QFace娱乐资讯网

独家狂妻(三界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独家狂妻(三界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独家狂妻(三界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聪明累积非一书之功,多读独家狂妻小说免费章节阅读这样的小说,让你积累聪明满满,两人走到案变,唐鸣风默了默,取了笔蘸了墨递给铺好纸的柳青沫。她接过去沉吟了一下,对着面前的链子画起来,不多时就画好了。 唐鸣风取起来轻吹了一下,然后认真的研究。只是他显然也没见过这样的链子,看了半天之后,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坠子上。 “看出什么了吗?” “坠子上没有什么纹饰么?”唐鸣风询问,因为以柳青沫画出来的链子,真就是看不出什么端倪。 “没有,干干净净的,泛着淡淡的银光。我一直...

独家狂妻出色章节试读

柳青涵带着两个侍婢,四名护卫气势汹汹而来。为显示高傲,她每踩下一脚,似乎都用尽了全力。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柳家二小姐到了。但她一进院子,看到那满院子千娇百媚的秋海棠,再看看那趴在地上一副傻样的柳青沫,她脸上精致的妆容甚至气得扭曲。

此前她一直忍着,那是因为祖母说过让她别轻举妄动,一切都会帮她做主。可是在听说庆王殿下又是给傻女安排近侍,又是给这傻女送盆景这么上心时,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何人来此。”暗冥冷漠问道。

但柳青涵根本不理会暗冥,在她眼里暗冥不过是个卑贱的下人,根本没有资格跟她说话。所以她带着人,直接要越过暗冥闯到柳青沫跟前。

“站住!”暗冥横臂拦人,口气十分冰冷。常年孕育的杀伐之气一泄,气势颇为惊人。

柳青涵也是被震了一下,但她究竟是柳家嫡小姐,娇生惯养跋扈惯了,也不是那么轻易被压制的。此时一恢复过来,当即扬手就要甩暗冥一巴掌:“你是什么狗东西,竟然敢挡本小姐的道!”

暗冥退后一丈,柳青涵甩了空,因为用力过大,脚下一时站不稳的往前一扑。幸好被身后两名侍婢扶住,否则她必然要摔一个狗吃屎。

“我不是狗东西,而是庆王殿下派来保护王妃的护卫。王爷有令,成亲之前,任何人不可擅自打搅王妃。”暗冥一字一句,扎得柳青涵心口一阵阵的疼。

是啊,昨儿在厅堂,庆王殿下就护着这个傻女。如今更是派一个护卫来羞辱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他这样对待?明明那日看到她时,他的眼神那样惊艳!

没错,就是惊艳!一定错不了!庆王殿下是喜欢她的!

“混账东西!我才是王妃,圣旨弄错了!庆王殿下要娶的人是我……柳青涵!你张大你的狗眼看看,那废物有什么好?庆王殿下怎么会娶她?”柳青涵尖锐的骂道。

暗冥被她一口一个狗东西狗眼说得已经不耐烦,当即是手握剑柄冷声道:“柳二小姐,请你注重措辞!”

那四名柳家护卫见此立即拔剑护住柳青涵,倒是颇有人多势大的阵仗。

“哈哈……怎么样?你这不长眼的东西,要知道这里是柳家!在柳家,就是本小姐说了算!你们,去把那个废物给我拿下来!”柳青涵见自己人多,当即嚣张不可遏制!

“是……”

然护卫们的“是”字还没说完,暗冥的剑已出鞘,紧接着四个人头齐刷刷的落地!鲜血溅了柳青涵一身,她错愕的看着暗冥:“你……你……你竟然敢杀本小姐的人!”

柳青涵自幼受到云氏的宠爱,柳明守只有这么个女儿,也是多有纵容。所以在柳家,确实如她所说的,是她可以说了算的。她完全没想过,在自己家里,竟然有人敢忤逆她!简直不可饶恕!

“你找死!”柳青涵面目狰狞,说罢她竟捡起地上的剑,当头就要砍暗冥!

暗冥掠身后退,柳青涵扑了空,却把目光看向柳青沫,眼底燃起一抹狠毒:杀了她,杀了她!一切就都好了!

念想间,柳青涵舍了暗冥,举剑砍向柳青沫!后者却仍然完全无知无畏的,傻傻的看着她。

“去死吧!”柳青涵自得的笑着,然而同时她却觉膝盖一疼,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倒向那一片艳丽的秋海棠。

“哐啷啷……”只见盆栽就像多米若骨牌被推倒似乎,一盆接着一盆砸在柳青涵身上!

突如其来的这一幕,让全部人都惊呆了。就连暗冥,也是一时停住的没反应过来。

而趴在地上赏花的某女,则掩面不忍直视。这么多盆栽砸上去,不死也重伤吧。而且秋海棠可不仅是用来砸人而已,这种艳丽的花儿可是带毒的,尤其是在有破损伤口可侵入的情况下……

哎呀呀……想想都觉得恶毒,可谁让这妹妹想杀她呢……

柳青沫收好手中自制的小弹弓,“呵呵……”傻笑着看这一幕。

暗冥倒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看到这阵仗,才明白王妃让他摆下那些花盆的真意。他眼角的余光扫向始作俑者,见柳青沫正傻呵呵的看着,装得真不是一般的像!他就不由后背发凉,深切觉得昨儿王爷十有八九是清白的。

王妃是一早预算到会有人来她院子里找麻烦,这才命他搬来这些漂亮而看似无害的秋海棠吧。

咳咳……不过这个柳二小姐,真的……好惨!

暗冥眸光扫向那瘫在花丛中的柳二小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阵仗没断几条骨头他绝对不信!

“小姐!”那两个吓得傻掉的婢女,终于是回魂了,尖叫着扑上去扶起柳青涵。

“小姐!”两人慌乱的扶起人来,柳青涵痛得惨嚎了一声,便是没了声音,却是痛晕过去了。

“啊……”一名婢女忽然大惊尖叫!

只见被她们扶起的柳青涵,左脸上竟然布满了血!其上还有道伤口正汩汩的冒着鲜血,这脸竟被划伤了?这对于一位如花似玉的,未出阁的小姐来说,可谓是天大的灾祸。

两名婢女看着地上狼藉的一片,看到那一块带着血的,被砸坏了的尖锐花盆,瞬间被吓得面无血色!想到老夫人的面目,两人忍不住惊恐发抖……

“来人呐!快来人呐……”

“大小姐受伤了……”

两名婢女不敢再耽搁,急忙呼人来帮忙。此时在她们的心里,柳青涵无疑还是柳家独一无二的大小姐。至于柳青沫这个傻女,并没有人放在眼里。

一时间立有人来帮忙,他们小心的抬起柳青涵,匆匆的出了院子。

暗冥看这情况,明白此事必然不可能善了。于是他默默的走向一边,深知此事必须禀报王爷……

彼时庆王府内,明太妃诵完经书,方从佛堂里出来。李嬷嬷服侍她用膳,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何事心神不宁?”李嬷嬷也是明太妃身边的老人了,鲜有这种沉不住气的时候。

李嬷嬷闻言连忙跪地:“老奴该死!”

“起来吧。”明太妃放下手中的筷子,目光平和的看着李嬷嬷。

“老奴不敢,惊扰了娘娘用膳,老奴罪该万死!”李嬷嬷是知道明太妃的手段的,在后者面前,她是万万不敢造次。

“说。”明太妃这一字有些重,李嬷嬷一哆嗦,立即回答:“是,娘娘。”

李嬷嬷稳了稳情绪,这才渐渐道来:“娘娘,王爷这回可十分不对劲。他不仅要娶那傻女,更是上了心。昨儿还亲自去柳家接那傻女出来,为她安排洗漱。两人在一品轩里,可是独处了大半天,到了傍晚时分,王爷才亲自送这傻女回柳家。”

“哦?”明太妃眸光微动了动。

“娘娘,王爷自打***以来,可是不愿意亲近什么女子。这回却偏偏对这柳家的傻女钟情,这万一是柳家使的手段,娘娘不得不防啊!”李嬷嬷苦口婆心道。

明太妃点了点头:“你起来吧。”

“是,娘娘。”李嬷嬷不见明太妃不悦,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还是着急。

明太妃却拿起筷子接着用膳,李嬷嬷再不敢多言,立即上前布菜。

待用膳完毕,明太妃漱口之后,才缓缓说道:“无论他们用什么诡计,嫁入王府以后,就得遵从哀家的规矩。是傻子或者不是傻子,对于哀家来说,都不重要。”

李嬷嬷闻言猛然抬眸,不小心对上明太妃射过来的眼光,她心中一抖,愈发恭敬道:“娘娘说的是!”

明太妃伸手,李嬷嬷忙上前扶起她。两人缓步走出殿,不再有言语交谈。但李嬷嬷知道,在明太妃心里,已经有了很好的应对之策。

事实上确实如此,在明太妃看来,无论柳青沫有什么三头六臂,庆王府都是她明太妃的天下。在这里,是虎得趴着,是龙也得盘着!

与此同时,唐鸣风正在书房中处理公函。不过他非常不专心,一双黑眸貌似在看着公函,其实脑袋里想的都是柳青沫。

过着一阵,唐鸣风干脆站起身,自铺开一张宣纸,提了笔墨落下,眸光温柔的开始作画。

不过他这画还只画了女子的脸廓,王府里的管家莫良就匆匆的跑进来。

唐鸣风眸光一沉,袖里一方纱帕立即掩住那未完成的画卷,抬眸颇为不悦的看向忠实的老管家,冷声问道:“何事慌张!”

莫良跑得气喘吁吁,还来不及喘口气,就迎上主子这样冷峻的视线,害他心头一紧张的,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

唐鸣风见此眉头紧拧,幸好莫良在他爆发前,连忙开口道:“王爷,不好了!柳家的老夫人,带了好多人围住了未来王妃的院子!看样子是要出大事了!哦哦,这里还有暗冥的飞鸽传书,王爷您看!”说罢,莫良连忙呈上暗冥的来信。

唐鸣风接过一看,唇角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

莫良斗胆一看,顿时有些停住!这个,那什么……王爷,这是在笑?只看了来信,就在笑?可是未来王妃不是出事了么?“走,去柳家!”唐鸣风收了来信,雷厉风行的走出书房,直奔向柳家去了。

莫良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但他还是赶紧跟上去安排马车,他还没见过这未来王妃呢。

独家狂妻出色章节试读

彼时柳家已乱成一团,原来柳青涵被打伤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般,一瞬间柳家上下全部知晓。

云氏得知消息心头惊怒交加,立即是赶去爱孙女屋里。接着她一看到柳青涵的伤,听着大夫说那脸上的伤很深,恐怕会留下伤疤,一时间是怒不可遏!

这时候云氏尚且不知道柳青沫院里有唐鸣风派来的顶尖护卫,她更是将柳明守的交代抛诸脑后,也不管柳青沫现在可是庆王的人了,当即是带着一帮家丁护卫,气势汹汹找上门来,务必是要将那丧门星好好治罪!

云氏气冲门庭,才到院子就是一嗓门中气十足的喝:“将那孽障给老身拿下!打三十大板!”

那声音惊如天雷,把在屋子里看艾嬷嬷绣花的柳青沫吓了一跳。两人面面相觑,知道是打了小的,老的找上门来了。

“王妃,您要不先躲躲,让暗冥顶着。”艾嬷嬷温馨提示道。

柳青沫深以为然:“好,我先去午睡。有什么事别叫我,去告诉你们王爷!”

艾嬷嬷面色微愣,然后莞尔笑道:“好,老奴谨记。”

“多谢多谢。”柳青沫无耻谢道,自个往内屋爬床去了,至于外头的风雨她很安心。她相信以暗冥的能耐,摆平外头那些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艾嬷嬷在柳青沫拍拍屁股走人之后,低头看着手中绣的花,嘴角抿着笑意半晌没动手。

“等等,艾嬷嬷。我觉得我这么走了太不仗义了,我得看看什么情况!”原本要去午睡的柳青沫,忽然又打道回府。

艾嬷嬷看着她,也不知道她要唱哪一出。

结果柳青沫偷偷摸摸的开了窗户,躲在旁边贼眉鼠眼的瞅着外头。看得艾嬷嬷嘴上的笑意更浓,倒也放下手中的活,起身过去在一旁看着。

那时暗冥拔剑站在门前三丈处,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声势!那些护卫一个个拿着刀剑扑上来,出手狠辣都是直取暗冥的死***!

暗冥估摸也是被点了火,下手那叫一个干净利落!竟然是一剑斩一个,完全不束手束脚的把人给杀干净!

看得柳青沫眸光闪闪,有些消化不住:“暗冥这个,也太***暴力了。”

“这些人气势汹汹,若暗冥不灭了他们的气势,必然要被冲进来。”艾嬷嬷倒是平静如初。

柳青沫有些惊奇了看了艾嬷嬷一眼,后者对上了她的眼神,见到她眼底的惊吓。艾嬷嬷心中一软,知道她必然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的场面,只是故作坚强而面不改色,当下柔声道:“王妃,若是被他们冲进来,云氏必然不会客气的将您拉下去行刑。”

“我知道。”柳青沫淡淡回了一句,目光重新看向外头。她心里自然都很清楚,也知道暗冥这么做是对的。只是纵然看过无数死人,她依旧没看过这么***的,甚至在电视上也鲜少看见的一幕,自然会消化不良。

而外头年事已高的云氏,在看到这阵仗之后也有些受不住,她忍住惊恐色厉内荏道:“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快将人拿住,是不想拿月银了是吧!”

那一众被吓傻的家丁护卫,听言心中一震,当下再度发力!

云氏气息缓了缓,苍白着脸一巴掌打向身边的婢女,喝回其神智道:“还愣着作何!还不快快去禀报侯爷,快快报官将此人拿下!”

“是……是……”婢女被云氏的气势震住,从那***场面中回魂,连忙跑去通知柳明守。

此时原本打算过来的二夫人李氏,听报说出了很多人命,她心头一惊之后连忙装晕过去。她自早上送了八个婢女过去后,便知道柳青沫院子里的人是庆王派来的,是故深知这回事情闹大了,为明哲保身,还是晕过去的好,免得被老太婆扣屎盆子……

柳明守被急召回府,听管家禀明事情,脸色顿时苍白。柳明远不在家,他究竟是一家之主,唐鸣风安排人过来,自然是有告知他的。

所以柳明守一早出门就交代了最有可能闹事的云氏,让她沉住气等他消息。为避免老人心中有梗,他并未将庆王在家里安插人的事情告知,可没想到就这样就闹出了大事来了!

待柳明守急匆匆走入柳青沫的院子,眼看这血色一片的场面,他真他娘的想一头撞死!怎么会搞出这么大阵仗,简直赶上沙场了啊!

“住手!住手!全部都给我住手!”柳明守大喝,上前将欲冲去送死的一名护卫手中大刀夺下。

云氏见儿子这动作,不由怒火上攻,震怒道:“明守,你干什么?”

柳家的家丁护卫停下手来,云氏急步上前,哆嗦着手,指着儿子大骂道:“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紧赶紧将这杀人犯拿下!速速送官府去,胆敢在我柳家明目张胆杀人呐!没有王法了吗?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抓人?”

“娘!”柳明守头疼极了,简直不知道怎么言语。他刚看了一下,对方一个人已经杀了二三十人。而且基本都是一剑毙命一个,出手快很准的。他早知道庆王派来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货色,但到了此时才肯定对方绝对是顶尖的杀手!恐怕也是庆王最看重的暗卫!

而这种忠直的护卫,只会服从主子的命令。就算是自己死,也在所不惜。哪怕是真的杀了他,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面对这种人,柳明守无法想象,自己的母亲竟然还带着二吊子的家丁护卫来找麻烦,这不是找死么?尤其是对方明显是奉命庆王的命,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庆王的人,这让他如何处理?柳明守深吸了一口气,想着不能伤着母亲,抬脚向前,将云氏挡在身后护住道:“娘,这到底发生何事,为何你们都在这儿?”

云氏闻言气更甚,见柳明守将她挡着,抬手使劲力气一把将儿子推开:“明守!你这是做什么?你是要袒护这杀人犯?”

“娘!”柳明守语气重了重,认真严厉道:“此人不能抓。”

“你说什么?”云氏老脸气得七窍生烟,新用的拐杖大力往地上一跺:“混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被人欺负到门上来,竟还不能抓!你你你……你真是气死老身了!”

“娘……”柳明守面色铁青,他倒是想做主,问题是……

还不待柳明守解释,即有人高声报道:“庆王殿下到……”

云氏闻言一哆嗦,她可没忘记上回的庆王所做,以至于现在一听到庆王二字,本能的吓了一跳。

柳家全部人看到一袭黑衣冷冽而来,面色阴沉不苟言笑的庆王殿下,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

就连柳明守,面色都忍不住白了白,当即率众跪地拜道:“微臣柳明守,恭迎圣王殿下。

不知殿下前来,有失远迎,还请殿下见谅。”

进院子的唐鸣风,看着这一地的血和尸首,黑眸沉了沉。众人因此愈发恭敬的低垂下脑袋,仿佛来者不是人,而是一尊阎王。带着高贵睥睨的姿态,如此不凡强势的可判任何人生死!

“都起来。”唐鸣风冷冷说了一句。

不过唐鸣风话落,众人除了哆嗦,却没人敢斗胆起身,就是柳明守此刻也滴着冷汗不知所措,更别说一脸苍白,几乎要昏厥过去的云氏--因为唐鸣风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身着闪亮亮银甲的二队皇廷侍卫军!

此时,唐鸣风的目光缓缓擦过众人,最终停在院子中唯一的房屋上。见那里毫发无损,脸色才稍稍缓和一些。随后,他的眼神又转落在那些尚存的明艳秋海棠之上,想到方才暗冥来信上的报告,心中涌上一片宠溺的笑意。

眼角的余光扫向一处窗台,见那里的窗户不自然的微开着,他抿唇按捺下笑意,跃身擦过一地的***,直接落在秋海棠边上。看着剩下不多的明艳海棠花,他尚且冷峻平静道:“暗冥,再给王妃多搬些秋海棠过来。”

暗冥闻言眼角抽了抽,当即握拳躬身道:“是,王爷!”

柳明守闻言心头微疑,云氏却是颇为怨毒的瞪着那些海棠花!

屋里柳青沫见到来人,不由撇撇嘴放下窗户,知道外面的大戏是怎么也不可能再唱起来了。

此时唐鸣风推开门,完全不理会身后一众人的目光,兀自踏步进屋去,并且“砰”的一声关上门……

艾嬷嬷见唐鸣风进去,行了礼自退下去奉茶,然后识趣的留给两人独处的空间。

屋外一众人傻愣愣的看着那紧闭的门半晌,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都有些转不过脑子,不由道这庆王殿下真是百无禁忌。

他就这么一个人,带着大批的皇廷侍卫,威风八面的来了,然后旁若无人的进了人家姑娘的闺房?“还不都散了!”柳明守站起身,立即是呵斥道:“都想等死么?”

众人闻言,连忙作鸟兽散。

“娘,您也先回去。”柳明守谨声道,他可十分担心老人家怒中失了理智,这时候万一再说什么冲撞的话,这闪亮亮的皇廷侍卫可不是摆设,万一将母亲一刀砍了,他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不过此时云氏倒也知道轻重,其实也是被唐鸣风吓怕了,所以并没有反对柳明守的话。等云氏等人也匆匆离去,柳明守赶紧吩咐人收拾残局。

总之,今日他柳家是吃了闷亏,但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了,犯不着跟皇廷侍卫过不去……

至于屋子里头,唐鸣风在艾嬷嬷退下后,是立即起身将柳青沫抱入怀里!碍于屋外人群众多,柳青沫也不能大阵仗的反抗,只能被男人得逞的抱着。

“哎……”唐鸣风只觉虎口一疼,他哎了一声看见自己的虎口上一拍森森牙印,没好气的看了柳青沫一眼:“你属狗的吗?”

“你才属狗!你全家都属狗!”柳青沫愤怒瞪回去。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独家狂妻(三界作品)穿越幻想小说一本由作者三界创作的穿越幻想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