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那年秋千微扬时(小星星啊作品)短篇小说
那年秋千微扬时(小星星啊作品)短篇小说

那年秋千微扬时(小星星啊作品)短篇小说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那年秋千微扬时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主角是沈从安的小说名字叫《那年秋千微扬时》,想起过往,我只能坐在秋千上,对着阴沉的天空冷笑。 那年魏童心消失后,我将自己伪装成她还在的样子,一度因为精神异常而看了医生。 后来,是让我记忆犹新的重遇,那时候的我,才从伪装中被拉回了现实。 一幕幕,一帧帧,逼她承认过去,逼她给我生个孩子,逼她将过去的一切抽丝剥茧。 我呆得不是地狱,是炼狱。 在知道她被***过后,我首先想到的是郑芸,然后是沈东阳,而正巧的是,前一刻我才通过沈...

那年秋千微扬时出色章节试读

最后,我并没有回答沈从安的问题,因为,对我来说,沈从安并不熟。

我挂了电话,披着床单穿好鞋子,心里感觉对朱总,也算略尽了几分友谊。

我就那样裹着白床单离开了酒店,从会所里拿回手包后,我当即便辞职了。

两天后,我穿着一条浅灰色的包腿牛仔裤,一件白色的针织上衣,头上戴着毛绒绒的白色帽子,手里拎着一只果篮,出现在市里的一家二级医院里。

“微微姐,你来啦!”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田芯对着我招手,十五六岁的她,本应该像清晨含包待放的花蕾,却因为肾衰竭,每日在医院里徘徊着。

田芯的病旁边,坐着她的哥哥,一个二十三岁的眼盲俊美男子。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将果篮放下,熟练地捡出几个水果打算去洗一下。

田芯用胳膊肘捅了捅她的哥哥,示意田墨跟我一起去。

田墨略显几分清瘦的俊庞微微泛红,摸索着站起身,拿起了一旁的拐杖。

我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明知他看不见,我还是快速的垂下头,躲开了他根本不可能存在的视线。

“不用了,我很快就回来。对了,芯芯这期的医药费我刚刚已经交了,你……你少熬夜翻译盲本。”

说完,我忙转身,却在走到门时,正撞入了沈从安的怀里。

我认出他的胸膛,有那股淡淡的烟草味道。

田芯在我身后轻轻地“啊”了一声,我一手抱着水果,一手拉住了沈从安的手,将他快速拉离了病房门口。

医院的走廊上,人来人往,跟我大多熟悉。

我垂着头,将沈从安拉进了安全通道,他脚步虽沉稳,但还是顺着我走了进来。

消防通道内亮着绿莹莹的四个字,昏暗中,我抬脸面对沈从安。

他的俊脸面无表情,视线与我的对在一起。

“沈先生,”我率先打破沉默,“你何苦对一个妓子穷追不舍?”

沈从安越了一步,一只手猛地扣在我的后腰,将我的腰肢往上一提,紧紧地按贴上他的腰腹处。

我怕随时有熟人进来,忙挣扎,他手臂越勾越紧,忽然阴沉的问我。

“那个男人,你跟他做过?”

我身形微僵,随后好笑,“男未婚女未嫁,为何不能做?沈先生,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吗?”

“魏童心——”

我摇摇头,“先生,跟您说过好几次了,我并不是你熟悉的那个人,而且不怕实话跟您说,跟我有过关系的男人太多了。”

“呵,你当我沈从安是傻子?”沈从安另一只手捏起我下巴,俊脸倾下,呼吸与我的***在一起,“那晚你与第一次无异,虽然最后也未动情,但我确信,你不可能四年内一直游走在男人群里。”

我眸光下垂,眸底几分嘲讽,淡淡地掩去了。

“心心,你该记得我的脾气,四年前我说过,再遇见你,我一定不会放过……”

“沈先生,”我声音几分嘲弄,“您这样逼着一个女人承认她是性冷淡,真的好吗?”

“性冷淡?”沈从安似是不相信。

我又挣了挣,没想到竟挣开了他,看着地面,我好似叹息一样,“是啊,我是性冷淡,因为经历过的情事太多了。您别再说什么像第一次,老干妈一样,自然是紧的。”

“……”沈从安并未应话。

我转身欲走。

沈从安却忽然在我背后冷冷开口。

“你是不是性冷淡,我需要再试;你是不是魏童心,我自会去查。“

我脚步一顿,却没回头,沈从安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

“而且,我自信你会配合,因为,这医院里有你在乎的人。”

我抱着水果仰高头,盯着天花板又叹了口气出来。

“链接。”

我听到自己的回答,而这两个字,是打开他一辈子悔恨的钥匙。

那年秋千微扬时(小星星啊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沈从安的名字在世界上很有名,世界各地遍布他的房产。

在一个天阴沉,下着雨夹雪的日子里,我用纸袋拎了两件衣服,走进他位于远郊的一幢私人别墅内。

别墅外只有一片草坪,暗灰色的墙体,一如他给人的感觉一样。

别墅内,燃了壁炉,葡萄酒的味道从我一进门,就窜进了我的鼻端。

沈从安穿着暗色的浴袍,浓发微湿,精健的胸膛似露非露,浴袍边缘下,是两条修长好看的小腿,他光脚踩在褐色的地毯上,漂亮的男性脚丫,十个脚豆微微的嵌进了地毯的长毛中。

他本是在餐桌前忙碌,见我进来,拿起桌上打开的红酒,一仰头,将整整一支全喝了下去。

我缓慢的脱掉脚上的高跟鞋,跟身上的墨绿色大衣,里面一条丝质的“敬业”性感粉色长裙,我腿上穿的是肉色的丝袜,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走近了沈从安。

在离他一步的距离时,我停了下来,他忽然上前一步,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抓住了我的长发。

他将我的头发向后拉,我的脸不得不仰高,他带着浓浓酒香的薄唇铺天盖地一样印了下来。

他吻我的脸,吻我的唇,咬我的脖子,将我重重地按在地毯之上……

他用尽了他一切能用的手段。

事后,我忍着极痛,将他撕裂了的裙子重新穿上。

我走到餐桌前,桌上是已经凉透的牛排,不用照镜子,我都知道自己头发散乱,妆面全花了,狼狈透了。

我举起刀叉,切牛排的时候,我因为力气耗尽,手都在发抖。

沈从安背对着我坐在地毯上,他身上仍然没有穿衣服,曲着一条长腿,有型的后背像是精美的古希腊油画一样。

我边吞着冷硬的牛排,边欣赏他无意中制造的美景。

“是不是冷淡,这下确定了吗?”咽下口中的食物,我问,本想多吃点,却发现自己真的没什么胃口,索性拿了餐巾擦干净了唇角。

沈从安回过头来,坐在地上,看着我,他俊美的脸庞似乎闪过什么,快得不轻易捕捉。

“魏童心,这四年,你倒底发生过什么事?”

我摇头,再度好笑,再度坦白一样的口气,“我真的不是那个人,也许长得像,也许气质像,但我真的不是那个叫魏童心的富家姑娘。”

沈从安眸光一沉,如鹰般的眸光紧紧盯着我的,他冷笑,“我可从来没说过她的家世。”

我单手支着下巴,手肘撑在餐桌上,捡起他喝干的红酒瓶,仰头,瓶口朝下的朝自己嘴里抖了抖。

几滴酒液落在我的唇上,我舔干净,似是觉得不瘾,拿了开瓶器抓过另一瓶未开的红酒,正想打开,沈从安已经踱步走了过来。

“说!承认你是魏童心。”

我回眸可悲地看着他,“堂堂前魏氏的独生千金,我曾在学琴时听过她的名字,听说她有一双很漂亮的手,很擅长撸男人的……”

“住口!”沈从安忽然吼了我一句。

我抬起自己的一只手看着,唇间是淡淡的自嘲,“这点也很巧,我的手也常被人夸赞,不管白天还是晚上……”

“我说住口!”沈从安猛地从我另一只手里劈手夺过红酒瓶,往旁边一扔,酒瓶砸在精美的壁纸上,红色的酒液马上染红了灰色的壁纸。

我的目光从壁纸上,移到了沈从安的脸上,他俊美依旧,只是一个吐息间,冷静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不管你是不是魏童心,我现在发现性冷淡似乎也很有意思。”

“……”我沉默了半晌,紧接着被气笑了,伸出一只手心摊在他面前,“沈先生,白白让您睡了两次,接下来再做,您是不是该给我钱了?”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那年秋千微扬时,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