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以书为友,一生受益;以书为伴,一生充实;以书为乐,一生幸福。让书籍成为您生命的一部分。小说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给朋友们,那种从身体内不断散发出来的汗水就似乎是一处无法断绝的泓流一般,连绵不绝,无法停止。 “不是吧,前两天来的时候,分明是看到了泽凌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如今竟然是大好了,二哥若不是说找了一个世外高人来,我可是一点都不信的。” 韩泽轩的眼神中带着暧昧不明的光,他的指尖在不断地叩击着桌面,看起来分明就是胸有成竹的样子,韩泽远的心里慢慢地暗沉了下去。 虽然知道韩泽轩这个人从来都是口不择言的,...

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柳若茗点头:“二皇子可放心,我是大夫,懂得怎么收了别人的心。”

而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从竹林到伯安侯府,不过是一刻钟的脚程,很快就到了,等到自己的双脚触及到地面的时候,柳若茗才真切地感受到了踏实感,她的手臂上如今定又是皮开肉绽了。

只是在韩泽远的面前,不愿意示弱,只以后笑脸浅浅回应:“后会有期。”

韩泽远思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后会有期。”

韩泽远是将柳若茗带到佛堂前的,原也是大有***意,就是为了让柳若茗有所触动,兴许可以***她与自己说出什么话来,可是她并没有,只是默然而立,似乎一定要目送柳若茗离开伯安侯府才可以。

“怎么,你还担心我不走吗?”柳若茗见韩泽远的眼镜一直定在自己身上,笑道。

柳若茗点了点头。

一点都没有回避这个问题。

韩泽远只好笑道:“罢了罢了,我走便是了。”

说着,一双足已经踩着佛堂上的青石板翩跹而起,一阵风从柳若茗的面前忽然划过,就似乎锋利的刀子割在她的脸上一般,再放眼看去,韩泽远已经立在了屋檐上,足尖轻点之间,与沉沉的月色倒是有着谜一般的契合感。

有风从韩泽远的袍子下翻卷而过,慢慢地落在了他的脚边,韩泽远的背影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后便是一个纵身,翻越到了屋外去,从那几丈高的房檐纵身下去,足见功力了得。

柳若茗这才蹑手蹑脚地要回到自己的卧房去,她都现在都不清楚,韩泽远到底是用什么办法将她带走,因为从外部的格局看起来,没有任何人被惊扰了。

一旁的竹林中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谁?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

柳若茗的心里一惊,闪身躲进了一处的树丛中,***正好有一处阴影,可以容她躲避。

“珠儿,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都不理我?”

一个生疏的男子声音传过来,柳若茗细细想去,却不知道这话是出自谁,他口中所唤的珠儿,是不是就说柳玉珠?

她在自己的清茗院做什么?且现在夜半三更的,也不怕失去了体面么?

这么想着,便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果然看到了柳玉珠的衣袂飞扬,那是一套淡青色的绫罗轻纱,记忆中是柳玉珠最喜欢的一套了。

“哥哥,你怎么不明白呢,如今这个时候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

柳玉珠的声音沉沉地响起。

那个男人沉默了片刻,忽然,树林中传来了更重的声音来,大概是那个男人情难自持,一把抓住了柳玉珠。

“你做什么?”

柳玉珠惊呼道,但是因为要顾及身边的人,所以并不能太过明显。

“当初你与我说你恨透柳若茗的时候,是我在帮你暗中周旋,我与她原本是有婚约在身的,可却为了你,屡屡背叛,如今她整个人像是换了一个***子一般,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有一阵沉默缓缓渗出,韩泽远这才听明白了,原来是那个为了攀柳玉珠而背弃了韩泽远的渣男,可惜本尊定是个软弱的包子,只被整个疯狗追逐,却不懂得反抗。

柳若茗的心中伸出了一丝的恨意,拳头攥在了手心中,渗透出了浓密的汗水来。

可是为什么这两个人此刻要在这里?

要知道,清茗院地处偏僻,且与主楼群是隔着一道闸门的,平日里此处是被隔离在主楼群之外的,柳玉珠偏生地来到这里,是几个意思?

柳若茗的心中忽然有了些不安。

总觉得她会在无意之间撞破了什么事情去。

“哥哥,你如今不是怕她了吧,当初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说过她软弱可欺,就算是死在你的手中也么有关系吗?”

柳玉珠的鄙夷喷薄欲出。

“我倒不是怕她,只是如今你也不理我了,我一时慌乱才想出了这个办法。”听了夏俊青这么说,柳玉珠的言语中才多了一些的愉快。

对了,是夏俊青,柳若茗本尊完全想起来这个名字了。

就是她那个青梅竹马的哥哥,她们家算是夏俊青的远方表***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夏俊青还能攀上柳若茗这根线,与他有了青梅竹马的情意,本尊对这个男人是有一些感情的,可是如今听了夏俊青的话,柳若茗难免要生出许多的厌恶来。

“妹妹,你觉得我今天的这个计策怎么样呀?”

夏俊青大概是感受到了柳玉珠的话语中带了松懈,就洋洋自得了起来。

计策,什么计策?

所谓一波未定一波又起,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柳若茗的手中没来由地酸痛了起来,之前开了肉的伤口如今似乎是被撒上了盐巴一样,隐隐作痛。

柳若茗知道,这是因为她的心脏骤然缩***带来的***痛感,她忍住了手脚带来的颤……抖,慢慢地恢复了神态来。

“你这个招数倒是不错,只是要连累了我晚上与你在这里。”

柳玉珠虽是这么说,可是语气中明显是带着***的意思了。

夏俊青冷冷地说道:“也不是只有她柳若茗一个人会下药,我也会,当初伯安侯让我与她一块入了书院,我们是一块学习医术的,只不过她那双手从来不害人,倒是将这用药的本事用错了地方。”

柳若茗的心头慢慢泛起了凉意,如今她用着医术害人,不过是为了自保,可是夏俊青呢?

想到这里,柳若茗忍不住要看一眼远处的佛堂和自己的卧房,他们下药的人应该不是自己,难道说是那些下人?

难怪今天韩泽远将她从卧房中搬出去的时候并没有人知道。

“我自然知道你是最厉害的,你可不知道,今天这个女人在皇宫内是怎么给我难看的,害得我在太后面前惹了不愉快,你真是及时雨,让我解气。”

说话之间,就听到了衣衫相互摩挲的声音,想都不用想,两人这个时候定是情到浓时。

柳若茗心中黯然,想不到这个柳玉珠与她的那个娘是一样的水***杨花,只要有人能够帮她,她就能使出浑身解数来,当真是有其母必有子啊。

若不是为了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背地里谋划着什么,这个时候她定投一枚毒气丸在两人之间,让他们真真地做一堆逍遥情侣去。

“可是哥哥,我的心中还有疑虑。”

终于,在一段的缠绵过后,柳玉珠开口了。

夏俊青的声音都多出了一些温柔来,问道:“你还担心什么?”

柳玉珠似是稍稍地摆脱了夏俊青的怀抱,说道:“你让众人都闻了你的迷魂散,又要等到四更时候才潜进柳若茗的屋子中去放***图,不很是大费周章吗?为什么不直接就收买她手下的人来做这件事情,还需我在这里陪你,你才肯做?”

柳玉珠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迷惑,夏俊青狡黠地笑着,疏导:“你说,我是为了什么呀。”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柳玉珠就已经听出了夏俊青话语里的意思来,柳若茗都可以想象到她的眉眼之间是溢出了怎么样的敷衍来。

夏俊青啊夏俊青,你这个备胎也是当得太惨了,殊不知,人家柳玉珠已经有了自己心爱的男人,现在整天就想着怎么增加和男神相遇的机会呢。

这么想着,柳若茗心头暗***,果然是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反正这个渣男是稳稳的备胎了,只是柳若茗为本尊要心痛一些。

“你好讨厌啊,你说,你为了见我,就用了这么阴损的招数来,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柳玉珠的声音里带着妖娆,那一声声哥叫得柳若茗的头皮也发麻了起来,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不如就来个将计就计,也好。

“珠儿,我就是要你知道,我今天做的这些,可都是为了你啊。马上要到举孝廉的时候,你可得在伯安侯的面前多多美言我几句,我的地位若是提上去了,到时候来迎娶你可不才好吗?”

有些尴尬慢慢地滑落。

柳玉珠似是有意岔开了话题,只淡淡地说道:“哥哥,如今已经快四更天了,你还不去吗?明天一早,我还要带着母***来个人赃并获呢。”

人赃并获?柳若茗的心中疑虑,若是说只放了一张***图,能成什么气候?莫不是还要在她的饮食中下药?

这么一来,柳若茗又不由得想到了那天雪凝与她提到的那个露欣了。

“我估***着那炉子里头的香灰快要烧完了,估计这个时候,柳若茗正在做春梦呢。”夏俊青笑嘻嘻地说道。

柳玉珠掩嘴而笑:“你好坏啊,这种损招都能想得出来。”

而后又是一阵衣物间摩挲的声音。

好,如今把握了他们全部的底牌,可以放心地回去了。

柳若茗忙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她知道从这片竹林到自己的房中有一条小路,只要开了窗子翻***就好,还好自己的前世是个喜欢运动的,要不然换成本尊这副娇贵的身体,还不知道是什么德行呢。

她小心翼翼地进了屋,只找到了那一道的香炉,将里头的香掐灭,又迅速地换上了与这香有同等气味的来,预备好要一切后,便翻身上……床。

“吱呀……”

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门开了。

柳若茗忍住笑意,只沉沉地***着,为了让夏俊青更加相信她已经吸入了迷……药,还故意将自己的衣襟解开了一些,露出脖颈上白皙的肌肤来,嘴里还不断地发出呻-吟声。

夏俊青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床边,先探了探柳若茗的鼻息,确定她是在***眠状态之后,才将袖子中的***图放在了柳若茗的一侧,柳若茗恍惚之间***到了什么东西,嘴里又絮絮叨叨地捻着:“来啊,来啊。”

这声音里自是带着娇-喘的,夏俊青虽然对柳若茗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对她那姣好的身段也不能说没有任何的幻想,就顺手在她的胸前抹了一把,细腻的肌肤传遍了身体,夏俊青自己都一阵酥软。

啪……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柳若茗的巴掌落在了夏俊青的脸上,夏俊青原本就是偷偷******地做事,现在被忽然打了个大耳光,吓得连忙躲到了床***去,还以为自己是被暴露了,一时之间被吓得魂飞魄散。

那柳若茗其实只是犯了一个身子,嘴里念念有词道:“我看你还敢不听我的话么?”

夏俊青这才慢慢地晃过神来,敢情不是自己被发现了呢。

他的眼里狠狠的,虽然占了便宜,可还是闷声地受了一个嘴……巴子,虽是想要报仇,无奈再这样下去,就要暴露了,只好顺着墙角慢慢地来到了窗边,又翻窗而出。

等到确定夏俊青走了之后,柳若茗才缓缓起身,看着手里头那被******攥着的***图,现出了一丝微笑来。

在高高的房檐之上,有一个男子的风袍在猎猎作响,此刻的他正朝着伯安侯府的方向沉思着,身后忽然之间就扭曲出了一个人形,那个人形风驰电掣地来到了韩泽远的面前,跪拜下去:“二皇子。”

韩泽远的脸上出现出了一丝的笑意来,说道:“云想,这次你辛劳了。”

云想一袭红衣加身,发丝被高高地束起,手上那一柄青龙宝剑在冷月中发出了熠熠的光辉,她的眉头轻锁住,道:“为主人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怕,几天往返的脚程,怕什么?”

说话之间,已经注重到了韩泽远所处的方位,正是他一手开办起来的食楼的房***上,且面对的位置是伯安侯府。

云想的脚速很快,轻功在身,可以日行千里,所以她前两天就已经到达京都了,正好遇上韩泽远有了自己的烦心事,便帮他潜入伯安侯府打探一二,她的速度是世上第一快,即便是在同一个空间中,她也能够通过奔跑来幻影移形,所以这几天她纵然是栖身于伯安侯府上,也没有人知道。

“主人还是放不下柳若茗吗?”云想的眼神中总是迸发出清冷的光来,对于她来说要理解韩泽远的情感太轻易,所谓情不知何起一往而***,她自己就是试法者,完全了然。

只是在韩泽远的面前,她的身份是冷酷无情的女杀手,心中不管怎么波动不安都不能表现出来,只是默然,等着韩泽远说出。

韩泽远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就是不懂她,分明举步维艰了,还是不愿意求救,难道说她有信心能斗得过那些人吗?”

韩泽远的声音沉沉响起。

云想不免觉得好些,这么多年来,她所看到的韩泽远都是最杀伐果断的,从来就不见他因为什么事情束缚脚步,如今一看,这柳若茗当真要成为韩泽远的劫了。

“主人动情了?”云想问道。

“我才不知道什么是情。不过是可怜天边沦落人罢了,若不是你告诉我她的那个表哥和妹妹密谋要陷害柳若茗,我还不会这么委屈自己找她呢。”

下午的时候,云想来报,将偷听来的夏俊青的阴谋诡计告诉了韩泽远,韩泽远才有了这个决断,反正恰逢白天的时候与她有些误会,不如就此解了,没想到柳若茗是这么倔强的人,完全地拂了他的好意,还非要提一个与自己互为攻守之势的要求来。

难道说面子很重要吗?

韩泽远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还说不是动情,能为一个人改变自己想法,就是动情。”云想淡淡地说道。

韩泽远转过身来,发现云想还跪在地上,她从来不因为自己是刺客而放弃妆扮自己,其实在平时韩泽远不需要差遣她的时候,她会在青楼之中厮混,但她不过以琴曲来寻找知音。

一般的男人是近不了她的身的,云想这个人的身上有许多的谜题,关于她的身世,还有她对未来的要求,韩泽远一概不知道。

只知道……

当年是她将云想救起,让她重新获得了自由。

云想又是个无依无靠的,约定对韩泽远一辈子生死相随。

记忆牵扯到更久远的的地方的时候,韩泽远就会让自己再回来,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唇齿之间有了一丝的温情:“你不放过我吗?”

云想的眉眼之间有了丝丝的笑意,她说道:“不是我不放过主人,只是要帮主人看清楚自己的心罢了。”

韩泽远不屑:“我的心我自己看得是最清楚的。”

云想默然,跟随主人近十年,每一次从后宫中抛出来的冷箭都可以被他清楚地躲过,不仅如此,还成功地帮韩泽凌找到了太后这座后山,如今也算是相对安稳了。

只是韩泽远的感情终究是一纸空文,云想不禁要迷惑,难道说韩泽远真的能看得懂自己的心吗?

虽是这么想着,却也不辩解,只是颔首。

韩泽远思考了片刻,问道:“你这次去宋国,有什么收获?”

虽然千思万绪,但是韩泽远总能在纷繁的事务中牵扯出事情的重点,云想沉思了片刻,说道:“回禀主人,宋国的三个王子,大的骁勇善战,老二的那个是文绉绉的家伙,却极懂得怀柔政策,倒是第三的那个皇子,如今仍是云游四海之外,不知所踪。”

云想说的话都是韩泽远已经把握的信息,他的眉头微微蹙起,说道:“怎么,老三还没有踪影?”

目前韩国与宋国之间虽不成水火之势,但韩泽远已有了先知先觉,假如能先拿下宋国国境内皇室之间的矛盾点,可以快速地破解了宋国固若金汤的局势。

两个摆在明面上的王位候选人不足以惧,倒是那个一直被传云游四海的宋如凡让韩泽远放不下心来,他一直都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停留,万一这个人如今就在韩国境内,又该如何?

这个人若已经打入了韩国的皇室内部了呢?岂不是要惹得韩国生灵涂炭了去?

韩泽远并没有告诉云想其中的意思,只是一味地追踪宋如凡的行踪让她多次发问:“主人,不过是一个云游四海的孤独人,何必担心?”

韩泽远沉思了片刻,说道,“殊不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是个军人,对这种东西有天生的敏……感,其中大有***意,不可多言。”

说这又问道:“云想,你可曾想过要找你的族人?”

韩泽远的话狠狠地撞在了云想的心头,她沉思了片刻,说道:“我的族人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若不是因为我命大,躲在井水,而后被人救起,如今早是白骨一堆,何必再去找他们,惹得伤心?”

当初云想被带来的时候,还是个衣衫褴褛的女子,韩泽远见她骨骼清奇,就答应收她做门客,原也不指望这个瘦弱的姑娘做什么,想不到她的武艺突飞猛进,十几岁的年纪就能与韩泽远精武堂中的彪形大汉对抗,且打成平手,至此韩泽远才决定将她带在身边吗,做自己的贴身侍卫。

“好,既你不愿意提起,那我就不提。”

韩泽远说着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什么今天与柳若茗的一席话,让他对女子本身的命运产生了思考,在这种境遇下的女子大多没有自己的选择权,他们所能做的不过是等一个男人来接,至于是好是坏全凭着自己的命运好坏了。

云想颔首,她想了片刻,说道:“主人可是怀疑宋如凡混入了韩国的国境中?”

云想的话语里存了冷静,韩泽远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有此想法?”

云想连忙摇头道:“云想怎么敢插手主人的事情,只是主人若是能够告知一二,云想心里有数。”

韩泽远默然,转身背对云想而立。

他的发丝在风中不断飞扬,眉宇之间的戾气慢慢地化出来,其实对于云想,他不会完全相信,她的身份背景清楚得像是一张白纸,没有任何附加的条件,也没有任何可以后退的退路,这一直都是韩泽远用人的忌讳,假如不是因为云想本身的倜傥之气以及惊人的天赋,韩泽远不会用他。

如今,云想问的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全部告知?

这么多年来,韩泽远不断增加的不是对人***的揣度,而是对人***的直接否定。

他转过身来,叹了口气:“其实这些事情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唯一关心的是,宋如凡会不会在边疆挑起战乱,会不会在韩国被左右夹击的情况下趁火打劫。若是这样,边境百姓就要生灵涂炭了。”

眉眼之间盛了******的担忧。

云想颔首,这不就是她追随韩泽远这么多年来,一直看到的样子吗?心忧天下,却对王位没有一点的渴望,全部的心思不过是在保全自己和韩泽凌罢了。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惊世皇妃(早起的木乃伊作品),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