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思忆(孤芳自赏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思忆(孤芳自赏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思忆(孤芳自赏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小说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哪部小说女主角叫覃廷橪,小编今天这就带给你思忆(孤芳自赏作品),门房也是聪明人,再加上本就是府里的家生子。自然知道主子的事情不是他们做下人的能够置喙的,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于是很上道的说道:“老爷放心,奴才明白。” 覃正贤对门房的反应满足的点了点头,而后在没人处看着辰依说道:“回去换身衣裳,待会来春熙院用晚饭。” 辰依今日一天都精神紧绷,这时候也觉得有些饿了,再加上父亲虽然先前一直没有问自己的事情,但是恐怕心里也好奇的紧,若是今晚不说清楚,恐怕他们...

思忆(孤芳自赏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大皇子这时笑的一脸温顺:“二弟怎么说话呢,别吓着小姑娘。”

说完又向辰依拱手一礼:“这位姑娘不要见怪,舍弟就是脾气不好,并没有其他恶意。”

宜平县主笑着对大皇子解释:“大表哥别小看人,覃妹妹才没有那么小气呢。”

二皇子听了宜平县主的话,眼神冰冷了许多:“你姓覃?”

辰依暗叫不好,宜平县主怎么要害时候掉链子,正想着如何应对二皇子。这时三品居门口又来了两个人,辰依一看竟然是他大哥、二哥。

辰依看见覃言浩他们后就像看到了救星。急忙跑过去:“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

覃廷橪这时不满的看着辰依:“你还说,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了,今日我好不轻易休沐想带你出来见识见识,都没机会。”

辰依尴尬的笑了笑,急忙问道:“那你们是不是接我回家的,我现在已经逛完了,我们这就走吧。”

覃言浩温柔的看了眼宜平县主,笑着对辰依说:“我们不是来接你的,只是刚好也来三品居看看。”

辰依心中哀嚎,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大家都这么不给力。

二皇子到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覃言浩他是熟悉的,眼神恶毒的看了眼辰依。不过很快又收敛了起来。

大皇子这时笑着对覃言浩说:“既然覃公子来了,就一起***看看吧。”

覃言浩和覃廷橪这才注重到大皇子三人,覃言浩愣了一下,本来要行礼,但是看到他们穿着一身便衣,随即明白可能对方不愿意暴漏身份。也就没有行礼。

辰依见覃言浩并没有拒绝,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们一起进入了三品居。

田宝很快迎了上来,看见辰依后愣了下,辰依稍微的摇了摇头。田宝眼神闪了闪脸上堆起笑脸:“几位客官想要几品包间,我们这里有一品间、二品间、三品间。”

几人已经从开始的宣传单子上知道了一品间是最好的。这时余言铭面无表情的说:“我们不差钱。”

田宝一下子明白了这些人是要一品包间的,他有些为难,皱着眉头解释:“这一品间现在还没有空出来的,几位客官看能不能换做其他包间。”

二皇子这时冷哼一声:“我们要的从来是最好的,既然有人定了,就将人打发了,难不成还让爷几个迁就不成。”

辰依皱了皱眉,田宝一脸的苦恼,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辰依。

辰依想了下,上前笑着说:“掌柜有所不知,我们这些人都是用惯了好东西的,实在是不能迁就。要不掌柜就看看有没有客人愿意让出来的,到时候他们全部的花费由我们出可好。”

辰依这是在隐晦的提醒田宝,这些人身份尊贵,他们惹不起。可以捡一些身份不太高的客人让他们把包间让出来,然后再给他们一些赔偿。

田宝听懂了辰依话里隐含的意思,笑着说道:“几位客官稍等,我这就去协调。”

辰依几人也跟着上了三楼,不一会田宝就将一个包间的客人请了出来。

那人虽然不愿理,但是听到田宝给的报酬,还有看见辰依一行人穿着不俗,也不想得罪人,于是就去了二等包间。

等伙计将包间收拾完毕后,大皇子对小二吩咐:“你们都出去吧,没有我们的传唤,不要进来打搅。”

店小二恭敬的应下后,便退出了包间。

辰依一行人才进了包间。进了包间后覃言浩跪下行礼:“草民参见两位殿下。”

覃廷橪和辰依见自家大哥已经行礼,也跟着行了跪礼。大皇子笑着扶起覃言浩:“覃公子不用多礼,这次我和二弟只是微服出宫。不需要这般注重规矩。”

等大皇子他们坐下后,看见覃言浩几人站着,二皇子冷冷的说:“大哥都说了,不要注重规矩,你们就坐下吧。”

辰依这才随着覃言浩坐下。辰依两侧坐的是她大哥和二哥。覃言浩旁边是宜平县主,覃廷橪旁边坐的分别是大皇子和二皇子,辰依正好和余言铭坐了个对面。

这时大皇子猛咳了几下,旁边就有随从上来给大皇子拍背,大皇子摆了摆手,随从就退到了一边。

余言铭皱着眉头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大皇子笑着说:“表弟不必担心,我没有大碍。”

大皇子说完又看向众人:“这三品居还真是名不虚传,环境布置的倒也清净雅致,竟然能想到用玻璃做窗子上的装饰,想必东家一定是一个有趣的人。”

二皇子这下再没说什么风凉话,只是轻笑了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辰依虽然心中欢喜,但是乖乖的坐着装木头,怕自己一说话,就让二皇子抓住由头,讽刺一顿。宜平县主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大哥的关系,这时也没开口说话。

覃言浩笑着接话:“大皇子所言甚是,没想到玻璃还有这样的妙用,装在窗子上倒是明亮了许多。”

辰依继续装木头,可是有人看不过眼了。就听余言铭冷冽的声音传来:“覃姑娘怎么这时候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还挺伶牙俐齿的吗。”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着辰依,辰依心里恨的余言铭牙痒痒,这家伙为什么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不过心里再恨,辰依还是甜甜的笑了下:“我只是觉得大皇子说的很对,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三品居。所以正在想。”

辰依说完后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万一对方又问她怎么办。正担心着,果然余言铭又说话了:“那覃姑娘想必现在想出来了吧,说出来让大家也听听你的见解。”

辰依现在都不知怎么应对了,尴尬的笑了笑:“小女子才疏学浅,只是觉得好看,也想不出什么来了。”

覃言浩不忍辰依继续尴尬,笑着解围:“这丫头平时就是调皮些,不知于兄是怎么看待三品居的?”

余言铭目光略过辰依,笑着说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辰依猛的抬起头看向了余言铭,心跳如雷鼓,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对了,他是熟悉田宝的。他会不会猜到自己身上。

余言铭看到辰依的反应,再加上掌柜向辰依求救的眼神,辰依主动解围的情景,那掌柜不就是她上次救下的人么。他猜测这个覃辰依姑娘和三品居背后的东家肯定熟悉。

这背后的人想必身份不简单,酒楼开的这般奢侈,要告诉他没有什么目的,他是万万不会相信的,看来得好好查查了,希望这人不会牵扯到他的利益,否则……

他倒是没往辰依身上想,因为他不会觉得一个小姑娘会有这样的谋算。就刚刚他的一句话,辰依漏出来的表情,他就觉得这丫头城府还不够。

覃言浩听了余言铭的话,笑着问道:“于兄这是何意?”

余言铭难得的嘴角扯出一丝笑脸:“也没什么意思,只是在这里有种身在山水间的感觉,有感而发罢了。”

其他人倒也没多想,因为他们根本不会想到他们一向看不起的商人能翻起多大的风浪。

辰依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余言铭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开口试探:“于公子见解还真是不一般,经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这背后的东家是有大才华的。”

余言铭也有心试探,目光扫过辰依,面无表情的说:“可惜了,从这布置的风格来看,这人是不愿意入仕的,不然我东君国也可多一位贤臣。”

余言铭说完用眼角余光紧紧的盯着辰依。辰依心下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人还不知道她的身份,笑的越发甜美:“公子说的是呢。”

余言铭没有从辰依脸上看出什么来,随也将头撇向了一边。

大皇子这时咳嗽了一声,接着道:“现在就是有些性情乖僻的人喜欢隐居山林,或者寄情山水,人家不愿入仕,我们也不能勉强。”

二皇子看了大皇子一眼:“这样的人纵然有大才,但野性难驯,不入仕也罢。我就不信,少了他们,我东君还不发展了不成。”

辰依听了二皇子的话,心中想到这二皇子还真是狂妄自大。

这时宜平县主终于忍不住了,笑着说道:“大表哥,是不是该让人上菜了。”

听到宜平县主的话,辰依就看到自家大哥嘴角的笑意柔和了许多。

随后大皇子就拿起了桌子上的菜单,翻开一看,笑着说道:“配着图画的菜单,倒是新奇,让人眼前一亮。”

二皇子也看了眼菜单,难得的夸赞了一句:“这三品居的东家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等到众人都点完了菜品后,很快小二便把酒菜端上来了。辰依等人用完餐后,就各自回府了。

辰依回到依华院后,都已经傍晚了。几人今天逛了一天,也累的紧了,就早早睡下不提。

思忆(孤芳自赏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第二天,辰依想到昨天三品居强行请出客人的场景,觉得有必要改革。这样一次两次还行,假如多了,恐怕三品居会得罪很多人。

辰依想到了现在的会员制,假如将这个用到三品居应该会少很多麻烦。于是辰依就在心里构思,琢磨了会,辰依终于想出了方案。

一品包间,必须先预存五千两银子,办张牡丹卡。以后来这里消费可直接从所交的银子里往出扣。若卡的余额不足一千两,客人必须补齐到五千两。

牡丹卡的数量为五十张,售完后就不再出售。持卡者要来三品居,必须先预定包间,并写明来时的时间。假如当天的包间已经预售完毕,则与客人协商可推迟安排。

二品包间,必须先预存三千两银子,办张兰花卡,兰花卡数量为一百张。

三品包间,必须先预存两千两银子,办张荷花卡,荷花卡数量不限。二品和三品包间其他规定都和一品间一致。

辰依都不仅为自己的想法叫好,这样不仅解决了当前的问题,而且客人要办卡,肯定得登记信息,这样她就能从侧面看出京城各个世家大族的经济实力了。

辰依本来想自己亲自出去,但是想到余言铭昨天的话,想必他虽然没有怀疑自己,肯定也会调查三品居的。

这时候自己去见田宝,岂不是正好让人看见。假如传唤田宝、田晶晶的话,余言铭也熟悉他们。

想了想辰依将自己的想法写在了一张纸上。让方妈妈去了一趟酒楼,将自己写的东西交给了田宝。

田宝接到辰依的书信后,打开一看。顿时心花怒放,他正在愁这件事呢,他家主子就传来了解决的策略。

接着田宝就按照辰依的指示,让人去办了相应数量的牡丹卡、兰花卡、荷花开。三品居的这一改革,非但没有流失客源,反而使人们对三品居更加欢迎了。

他们觉得,三品居的这一改革,可以使他们的身份优越感突出的更加明显。自己假如能拿到牡丹卡,就能证实自己高人一等似的。

至于没有那么多财力的人,则是选择了兰花卡和荷花卡。

三品居放出消息不过三天,牡丹卡、兰花卡已经被人预定一空。田宝喜悦的都合不拢嘴了。

辰依也听到了田宝传进来的消息,笑的眉眼弯弯。羽衣坊和三品居的生意红火,一时间名声大噪。辰依也就放下了心。

这天,城春进来禀报说门房送来一封信。辰依有些希奇,田宝每回都亲自派人往返话,怎么这回倒是写了一封信。

辰依狐疑的接过信,拿出来一看署名是齐思铭。信中说他在云州发现一种很漂亮的花,名叫相思泪,于是就想到了辰依。

他已经让人送了回来,现在让人寄存在琉璃厂。让辰依亲自去取,假如收到信后超过三天,他就让人把花直接送到府里来。后面还附上了培育相思泪的方法。

辰依看完信后,拧着眉头思考,这人还真是希奇,好端端的送她什么相思泪。她是很感激他救了自己,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他看上自己了,辰依再看了下自己,有些失笑。她现在才十二岁好吧。那人应该不会是这个意思。那他好端端的为什么给自己送花。

不会是他终于发现自己有事要求助父亲,怕父亲不相信是他上次救了覃家的人,然后想让自己去告诉父亲。所以现在才来讨好自己。

辰依瞬间明白真相了,这齐思铭还真是贼的很,知道他贸然说出自己上次救了她的家人,父亲肯定不会相信,想让她作证。

于是过了两天,辰依就带着城春一起去了琉璃厂一趟,心安理得的将那盆相思泪带回了国公府。

辰依不知道的是,远在云州的齐思铭接到消息后,心情大好,笑着对程远说:“本王就知道小丫头没有忘记我,不然也不会收下那盆相思泪。”

程远很想翻个白眼,他家主子这几个月来是魔怔了,阁几天就要念叨一回姓覃的那个小丫头。这回更是离谱,跟自己打赌送什么相思泪给人家。

不过这赌注他是输了,那位怎么就把花接了呢,难道不知道这相思泪的含义吗。可怜他腰包里的银子。程远心中百转千回。

齐思铭见程远不说话,好心情的说道:“你也不用太过在意输赢,输给你主子我不算丢人,这次的赌资本王就赏你了。”

程远收回自己的思绪,看了齐思铭一眼,恭敬的答道:“奴才谢王爷赏。”

城秋他们见了相思泪后,都感叹这花长得漂亮。

辰依也觉得这盆相思泪甚是好看。花瓣红艳似火,呈椭圆形,花瓣尖端卷起一颗珍珠大小的透明小球。叶子碧绿。尖端也卷起了一个透明小球。

远远的看上去就像是水珠挂在花瓣和叶子上,欲掉不掉的样子,就使人想起一个***在暗自垂泪的场景。这名字取得倒是恰如其分。

辰依觉得这样珍贵的花,还是找个专门的人来养比较好。于是辰依找来方妈妈:“我们院子里可有熟练养花的小丫鬟?”

方妈妈笑着回道:“我们院子里的全部花草都是由小丫鬟,香儿、菊儿照顾的。他们最懂得养花了。”

辰依将相思泪的培育方法给了方妈妈,吩咐道:“把这个拿给她们,让她们按照这个照顾好相思泪。”

方妈妈迷惑的问辰依:“姑娘不把相思泪摆在屋子里头吗?”

辰依想了一下笑着说:“先让他们养两个月,假如这花能活下来,再让城春他们学学如何培育,然后摆在书房。”

过了几天,辰依正在书房看书,感觉有人递给她一杯茶水,辰依随口说道:“我不渴。”不想那人放下茶杯,并没有走。

过了会辰依见那人还不走,抬起头来一看,是宋妈妈。宋妈妈自从她吩咐后,就很少来她的书房或者正屋。辰依迷惑的问:“妈妈可是发现了什么事情?”

宋妈妈笑着回道:“奴才就是汇报下这几个月其他院子里的情况。”说完宋妈妈抬头看了辰依一眼。

辰依也想听听这几个月府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笑着点了点头。

宋妈妈看见辰依点头,整理了下思路,笑着说道:“老夫人往常除了接受众人的请安外,天天都会在佛堂里呆上两个时辰。晚上吃完饭都会和霍妈妈在春晖院走一圈消消食。”

辰依点了点头:“年纪大了就是要注重保养,晚上消消食倒也好。”

宋妈妈接着说:“二夫人那里也没什么异常情况,就是偶然带着五姑娘和七姑娘到府外去转转。只是三夫人那里……”

“三婶那里怎么了?”辰依闻声宋妈妈不往下说了,急忙追问。

宋妈妈犹豫了会说:“就是有几回,听人说三夫人和三老爷把下人都轰了出来,在屋子说了好几个时辰的话。”

宋妈妈说完看着辰依的神色。

辰依想了会笑着说:“人家说不定有什么事情需要避开人的,这倒没什么。三叔从九岁开始,就一直养在祖母跟前,我相信三叔不会做什么对不起国公府的事情。”

宋妈妈点了点头,接着说:“我们大房这边,柳姨娘那里倒是安分,就是魏姨娘那里经常传出些抱怨的话来。”

辰依撇了撇嘴,她就知道魏姨娘那里不太安分。她都习以为常了。辰依又问道:“那二姐姐和三姐姐他们呢?”

宋妈妈笑着回禀:“两个姑娘天天除了上课就是待在自己屋子里头,偶然到府里的花园转转。不过听人说二姑娘学习越发刻苦了。”

辰依笑了笑:“二姐姐一门心思的证实她比我强,她努力学习倒也可以理解。”

宋妈妈笑着说:“这几个月奴婢也与其他院子里的妈妈们熟悉了,关系也处理的不错。

宋妈妈垂下眼皮轻笑一下:“姑娘看是不是打探消息的事情奴婢可以培养一个小丫鬟,隔三差五的注重着,奴婢这样时常往出跑,时间长了,别人难免会多想。”

辰依想了想也是,宋妈妈这个目标太大了,是她欠考虑。于是辰依吩咐:“这件事就按照妈妈说的办,你看上哪个小丫鬟,直接吩咐便是。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

宋妈妈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心里很是满足,能在主子跟前伺候才会培养出感情,但是宋妈妈面上不显,恭恭敬敬的说了声:“奴婢记住了。”说完后宋妈妈就退下了。

转眼进入了七月份,这天青鸾回来禀报:“主子吩咐的事情都已经办妥了,白善舞已经开始培训新人了。”

辰依想着她现在身边也没有什么事,传递消息的事情有城春和田晶晶也够了。就想起了培养暗卫的事情来。

辰依看着青鸾笑着说道:“现如今我身边就你一个董武功的,假如有人使用计策将你调开了,我岂不是危险了。”

青鸾不明白辰依为什么忽然这么说,不过这是主子在怀疑她的能力吗,作为暗卫保护不好主子,是他们最大的耻辱。于是青鸾表情郑重的保证:“属下一定会保护好主子的。”

辰依轻笑了下:“你还是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让你给我培养些武功高强的暗卫,以后做事也方便些。”

小编今天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的思忆(孤芳自赏作品),关注QFace小说资讯,阅读更多出色。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