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穿越小说,因为她们两个人似乎没有再向先前那样的一种冷凝的气氛了,但此刻他也顾不上想那么许多,看到怪老头醒来,马上问道:“师叔!你现在感觉如何,刚刚是谁伤了你?” 怪老头的呼吸有些粗重,显然还没有完全的缓过神来,秦清虹帮他顺着气,过了许久,怪老头才觉得好受了一些,说道:“方才我与那陌圣离谈话,一言不合,他竟然暗算我。” 怪老头武功高强,若不是这些年身子骨差了,也不会让陌圣离这么轻易就得逞。 “...

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自己还会怕了不成?

御花园格外的清幽,春日里花开遍地,繁茂的枝叶让人置身于花海之中根本就看不到身影,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忽然,前方传来一个男子痛苦的哀叫声,秦清虹下意识的警惕起来。

玉妃却丝毫没有预防的样子,对着秦清虹福了福,说道:“皇后娘娘,让臣妾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张和凝玉一样的脸看起来格外的扎眼,让秦清虹一开始对她就没有什么好感,像是心里堵了什么一般。

同时,秦清虹也绝不相信,玉妃是个简单的人物。

“去吧。”只见秦清虹摆了摆手,在原地等待。

还没有一会儿的功夫,玉妃又满面惊慌的回来了,发上的玉簪大幅度的摇摆着,只见她慌张的说道:“前面是六王爷!他似乎是被蛇咬伤了!”

六王爷?那是谁?

看到秦清虹脸上的迷惑,玉妃解释道:“六王爷叫龙文轩,是先帝的幼子!”

秦清虹不为所动。

见秦清虹丝毫没有要上前查探的样子,玉妃心里一慌,又接着说道:“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娘娘大婚那日掉落水中,就是六王爷亲自下水救的!”

原来是救命恩人?

可是,御花园天天都有人查探,怎会有蛇?

那六王爷应该也是玉妃今日计划的一部分吧?

心里已经知道对方不安好心,可秦清虹并不戳破,眸光一闪,已经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了,玉妃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眼底却闪现着精明的光线。

声音越来越近,走过了假山,只见假山一旁果然坐着一个男子。

男子的衣服洗得发白,衣服的料子也是市井百姓所穿的最普通的料子,上面打着大大小小的补丁,甚至有的地方连补丁都没有,直接一个破洞,简直比京城贫民窟的人还要寒酸!

这哪里像是一个王爷的妆扮?连街上的乞丐恐怕也穿的比他气派些!

怪不得那日宫女们说他不得龙天阳的喜欢!如今看来,哪里是不得他的喜欢,简直是厌恶!

“快点儿去叫人来救他!”当机立断,秦清虹急速地说道。

“是!”玉妃的嘴角勾起一抹诡计得逞的笑脸,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龙文轩的小腿上有一道浅浅的印记,上面挂着黑色的血滴,一看就是毒蛇所伤!

若是不快点儿把蛇毒逼出来,待蛇毒蔓延肺腑,很可能会丧失性命!

来***手的果断,秦清虹不敢拖延,对着男子腿上的痕迹,将嘴凑了上去!

苦涩的味道。

秦清虹一边吮吸,一边将毒素吐了出来。

而男子看到秦清虹的行为,脸上浮起一抹窘迫,像是有些不安闲,当看清楚她在做什么的时候,不由得愣了。

“我乃是贫贱之身,连下人都看不起我,姑娘何苦为了我不顾自己的性命?”龙文轩开口说道,声音不大,却正好传入秦清虹的耳中。

“何为贫贱?若自己都认为自己贫贱的话,旁的人又怎么高看你?我的眼中,从没有贫富贵贱之分。”秦清虹并未抬头,依旧对着男子受伤的位置吮吸着。

许是长时间看人脸色,受尽奚落,此刻忽然听到这样的言语,龙文轩感慨万千,心里不自觉的涌起一抹暖意。

通过龙文轩所在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女子好看的容貌。

额角几缕碎发,长长的睫毛扑闪,皮肤白皙,如同不染一尘的莲花,许是因为吮吸毒素的缘故,只见她嘴唇殷虹,上面有一滴血,她却并没有注重到。

可藕白配殷虹,却是另外一种漂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秦清虹一直将黑血吸成了鲜红色,才停了下来。

“你们两人在做什么!”

一声暴戾的怒吼响在身后,龙文轩下意识的一抖,满脸的惊慌,看到这个样子的龙文轩,秦清虹在心里叹息一声,看来龙天阳这些年没少欺负龙文轩!亏他们还是亲兄弟!

二人闻声齐齐往身后看去,正对上脸色铁青的龙天阳!此刻他手背上青筋暴起,血管都清楚可见!

而他的身侧,则跟着去找人而走开的玉妃。

原来玉妃打的是这样的算盘!

秦清虹微微一笑,眼底没有一丝惊慌,只见她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龙文轩示以安慰的眼神。

这一眼落在龙天阳的眼中,便成了二人眉目传情,无视自己的存在!心里的怒意不禁更甚!如同一团烈火在猛烈的燃烧着!心肺几乎要气炸了开来!

“你看到了什么,我们便在做什么。”秦清虹平静的说道,像是并未看到龙天阳的愤怒,面色不改半分。

做了这等不要脸的事情,竟然不知羞惭?半点儿悔过之心也没有?

玉妃见状,连忙从龙天阳的身后走了出来,神色哀戚,“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皇上,皇后娘娘只是一时糊涂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您可一定要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啊!”

看似是在帮秦清虹求情,实则更加坐实了她的罪名,这玉妃的本事,当真是不可小觑!

只见秦清虹微微眯起了幽黑的眼眸,里面闪现着雀跃的亮光,幽深的黑色,似乎能将人吸进去!周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这可是玉妃自己找上门来要和自己作对的,可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了!

自己找上门来的敌人,秦清虹从来不会心软!

玉妃的话语果然起到了火上浇油的效果,龙天阳气息粗重,双目通红,嗜人的眼神如同利剑!

“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声比一声浑厚,像是注入了内力。

龙天阳的目光在二人身上往返的扫视,之前的种种出现在眼前,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拥入脑海!

难道秦清虹入宫之前的奸夫就是龙文轩?

不然,大婚那日,龙文轩为何冒着溺水的危险,跳入湖中救下秦清虹?

不然龙文轩为何在秦清虹病重之时,偷偷将灵药混入太医开的方子之中?

这样看来,暗中让秦清虹刺杀自己的,也是龙文轩?他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这龙文轩果真不简单!心机狡诈!

这二人到底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勾当!

再看今次,秦清虹不顾自己的安危,亲自将龙文轩体内的毒素吸出,这般将生死置之度外,不是生死相随的恋人是什么?

好!很好!

一连串的联想拥入脑海,龙天阳的脸色陡然变黑!

玉妃跪在地上小心的觑着龙天阳的脸色,看着他越来越严重的表情,心中窃喜,继续火上浇油道:“皇后娘娘,你就快来给皇上认个错吧!皇上顾念夫妻情深,定然不会重罚的!”

秦清虹哪里会搭理她?只是静静地站着,面上云淡风轻,等着龙天阳的下一句话。

而一直未曾说话的龙文轩虚弱的咳嗽两声,强忍着腿上的疼痛,想要站起来,但努力了几次无果,又有些颓然的坐回到地上。

秦清虹撇下旁人,马上伸手去扶,这一幕落在龙天阳的眼底却更加刺眼。

“皇兄,我乃废人一个,死不足惜,但皇后并无过错,救我也是出于好心,我从未求过你什么,但请皇兄念在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上,放了皇后,我愿意接受一切的惩罚。”

有些低声下气的话语让秦清虹心里一酸,连在自己的亲兄弟面前都这么低贱,可想而知这么些年,龙文轩过的是有多么艰辛!

“龙天阳!,放了他!有气朝我撒!”秦清虹也怒了,正如她不能理解自己的亲妹妹将自己从高楼上推下一般,此刻的她,也无法理解龙天阳对龙文轩的那种敌意。

看着秦清虹气势***,半分没有认错的样子,龙天阳慑人的双眸如同利刃,只恨不得将她撕碎,此刻只听他愤恨的说道:“既然你二人这般的情深意笃,那朕就成全你们!”

成全?这话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龙天阳说出了让全场哗然的话来!

“将皇后赐给六王爷为妃!择日大婚!”

平地一声惊雷,众人的眼底皆是一片不可置信,将皇后赐给六王爷为妃?

六王爷?这个废人?

这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六王爷懦弱无能,连个下人都能随意的欺负他。住的府邸,连宫女和太监们都不如。

宫中人尽皆知,他甚至身有残疾,不能行人事,一辈子都无法拥有子嗣。

而皇上却要将皇后指给六王爷?

莫说是旁人了,就连一向淡然的秦清虹听到此话,也不由得愣了一愣。

龙天阳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将自己的皇后指给旁人,这不是打自己的脸么?

自古皇帝不都最在意自己的面子的吗?这龙天阳,竟然不怕旁人议论?

但也只是片刻,秦清虹便回过了神来,脸上出现一抹笑意。

六王府,确实是个不错的去处。

至少,比皇宫要简单的多。

有的人喜欢权利的巅峰,但她秦清虹,只想要平静的生活。

皇宫,确实是不适合自己的。

至于龙天阳怎么想的,和自己毫无关系!

而且,这个男人太危险!在他的身边,无时不刻要打起精神!时不时还会被他打得心脉俱裂!

看着秦清虹半分没有失落,反而满脸的喜悦,脸上甚至跳跃着闪闪的兴奋,龙天阳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

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这个惩罚似乎正中她的下怀?

心中马上涌起一丝悔意,却很快就被按捺住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唯有如此,才能打乱龙文轩的计划,将秦清虹这个眼线从眼前铲除。同时,也算是对龙文轩的警告!

若他知趣,从此收手,此事便作罢。

若是不知趣,就别怪他龙天阳不念及情义!

思绪已经百转千回,纵然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划过,但龙天阳还是压抑住了。

只是此刻的他,还没有发现这种感觉是嫉妒。

秦清虹难得的依照宫廷礼仪对着龙天阳福了一福,膝盖弯下了一个虔诚的弧度,眼眸一扬,清丽的嗓音悦耳而动听:“多谢皇上赐婚。”

场中的宫人们又是一阵轰动,私下用眼神交流着,难不成这皇后是疯了不成?面对这样的惩罚竟然不哭不闹?还笑着接受了?

试问有哪个女子不想当皇后,而想去当一个废柴王爷的妃子的?

这皇后大病之后,病糊涂了?

就连一直沉默站在一旁,未曾言语的龙文轩,一时间也弄不懂了。

一直以来,连下人都看不起自己,可这个女子却愿意嫁给自己?她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一脸严厉的龙天阳并未叫秦清虹起身,而是一拂衣袖,生气的转过了脸,心里却在拼命的压抑想要留下她的冲动。

秦清虹却浑然不知,自己站了起来,重新搀扶上龙文轩的胳膊,冲着他微微一笑。

这莞尔的笑脸像是春风般和谐暖和,让人心动。

只听她温婉的说道:“咱们回家吧。”

咱们回家吧?

这话听在龙天阳的耳中格外的刺耳,看来这二人果真是有私情的!

可恶!这个女人,何时对自己这么温柔过!

秦清虹甜美的笑脸却让龙文轩不由得看的呆了,这么些年来,她是唯一的一个对自己笑的人。

这笑脸不是嘲笑,不是讥笑,也不是冷笑,而是暖和的笑!这种笑脸能够扫走内心的一切的疲累!

回以一个儒雅的笑脸,龙文轩转过了身,在秦清虹的搀扶下缓缓地向着远方走去。

夕阳的余晖将二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唯美中却又染了三分凄凉。

看着这二人的身影渐行渐远,龙天阳狠狠地捏紧了拳头,心里有一块儿像是被抽走了什么一般。

而此刻的站在龙天阳身侧的玉妃,脸上的自得之情丝毫不加掩饰!

甚至布满了挑衅!

从此,秦清虹再也不是威胁了!

她的地位,只能是任人宰割的份儿!

没有舒适的马车,秦清虹扶着龙文轩,徒步向着宫门而去。

原本的夕阳早就已经被黑暗吞噬了,黑暗笼罩着整个大地,独有一轮明月悬挂在上空,好不寂寞。

二人一路无言,许是龙文轩的性格太过于沉闷。

出了宫门,行走的方向却越来越偏僻,等到他们走到六王府的时候,月亮已经高高的挂在枝头了。

饶是在心中设想了千万遍,秦清虹也没有想到,眼前的六王府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大门只是一个装饰,因为它是由破旧的烂木板堆砌而成,上面甚至长满了幽绿的青苔。往前走去,是一个大大的庭院,但也只是单纯的大而已,并没有一丝生气。

庭院无花无草,和这个季节尤其不搭。零散散的几间屋子,破败的房间,漏风的纸窗户,就连普通百姓的瓦砾房,都比这里好上许多倍。

这样的空旷尤显寂寞,走起路来,甚至可以听到清楚的回音。晚风乍起,又平添一分寂寞。

秦清虹可以想像,龙文轩一个人的身影,在这样的空间里,来往返回,无人问候,无人说话,只有自己的影子,是多么的寂寥。

再加上大家对他的羞辱欺凌,他的心中该有多少苦无人可诉!也正是这一刻,秦清虹心底忽然涌起了想要保护这个人的冲动。

他该是需要保护的额吧?

看到秦清虹眼底的震动,龙文轩愧疚的说道:“真是委屈你了。”

只见秦清虹毫不介意的微微一笑,眼底真诚:“你于我有恩,那日若不是你跳入水中救我上来,我早就魂归西天了!此后有我,这里必定会像一个家!”

心里又是一抹暖流涌起,身为堂堂大将军的女儿,她竟然毫不嫌弃这里的惨败,还出言安慰自己。

龙文轩淡淡一笑,指了指靠南的房间:“你来的忽然,我丝毫没有预备,就先去住我的房间吧。”

“那你呢?”龙文轩笑起来格外儒雅,半点儿没有宫人所说的那般懦弱,这才是他真正的性情吧。

想来是因为龙天阳处处针对,他才刻意装成懦弱的样子,保护自己吧。

“我住靠北的房间,那里小,收拾起来也方便一些。”

龙文轩眼底坚定,清虹知晓他其实也是个坚持的人,也不推脱,直直的就去了。

房间虽然破败,却收拾的十分干净,书桌上放了几本书,微微泛着昏黄。

念及龙文轩的腿上还有伤,秦清虹到处找了一遍,终于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些草药。

虽不是什么名贵的药材,但有总比没有的好。

细细的将药草捣成粉末,正欲给他送去,一个生疏的声音却从身后传了过来:“没想到堂堂皇后竟然一朝成为弃妃!下嫁废柴六王爷!”

来***手的警惕让秦清虹全身戒备,她飞快的扫视了一眼四面有什么可以当做武器防身的东西,可这房间干干净净,除了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就只有桌上的几本书!

该死!

一声暗骂,秦清虹谨慎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屋内烛火昏暗,男子一身黑衣,面上围着黑布,只露出一双如同苍鹰一般的双眸,根本就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

看着此刻的秦清虹如同一株带刺的玫瑰,似乎随时都做好了与自己同归于尽的预备,男子的眼底出现一抹出兴味。

果真和平常女子有很大的不同!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我合作有很大的利益!”黑衣男子的声音布满了浓浓的诱惑,可正如他的妆扮一般,让人分不清真假……

脑海之中已经百转千回,千万个念头一闪而过,这黑衣男子,究竟是谁,来找自己有什么目的?

他又是如何这么快得到自己要嫁给六王爷的消息?难不成,他也是皇室中人?

凤眸一扬,秦清虹平静的问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既然不知道男子是什么身份,也只有通过他的目的来判定了……

男子似乎是在笑,如鹰一般的双眸微微弯起,只见他向着秦清虹走进了一步,将脸贴在她的耳边,声音不大,却正好传入秦清虹的耳中:“我要龙文轩的命……”

龙文轩?

那个手无寸铁,任人欺凌的人?

这样的一个绝顶高手,竟然会特意来拜托自己这个手无寸铁的女子,杀掉龙文轩?

未免也太可笑了一点吧?

眼底精光一闪,只见秦清虹手指一弯,飞快的攀上男子的黑色面具,冰凉的手指微微用力,想要一睹男子真容。

可示簿残子似乎早就已经识穿了秦清虹的小伎俩,一个回旋,反手一转,紧紧地扣住了秦清虹的手,将她反身扣在书桌前,动弹不得。

幽黑的眼底隐隐闪着怒意,男子的声音冰寒,如同冰柱射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不然我现在就解决了你!”

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秦清虹心中暗恨!

顶级的现代杀手,到了古代,竟然这般无用武之地,当真憋屈!

“放开我!”秦清虹一声怒吼,却怕龙文轩听到赶来,刻意的压低了嗓音,与此同时,她又心生一计:“你让我杀的,可是我未来的夫君,我若是帮你做,你给我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黑衣男子挑了挑眉,手上的力道却未松分毫。

秦清虹轻笑一声,脸色陡然转冷:“我要你的命!”

话音一落,秦清虹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道暗器,那暗器呈四叶草状,尖锐无比,锋利的刀尖若是刺中皮肤,必定当场毙命!

以前做杀手的时候,最拿手的便是暗器,只见秦清虹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那暗器眨眼间便扫射了出去,带了了一阵冰寒的冷风,空气都骤然冷了几分,直逼黑衣人的脖颈!

黑衣人的武功也不是盖的,虽然秦清虹的动作忽然,让黑衣人毫无预防,下手的手法也十分高明,可黑衣人一步后退,浑厚的指尖还是稳稳的接住了那暗器。

“你……”秦清虹面露惊奇,向来出手必中,这次竟然失手了?

也不知是自己退步了,还是面前这个人太厉害?

只见黑衣人手中握着暗器,如鹰一般的双眸忽然危险的眯了起来,有些阴晴不定的盯着面前的女子。

这暗器原本是属于黑衣人的,不知秦清虹何时从他的身上偷走了暗器?

难道是方才她假意要掀开自己的面具,实际上真正的目的是暗器?

再想起她出手的手法,黑衣人的鹰眸出现起一抹兴味,这个女人,真是低估了她,倒还有几分本事!若是能收为己用,还真是个好助手!

秦清虹脸色难看的紧,那黑衣人的眼睛上下逡巡着自己,让秦清虹十分不安闲,他的眼神,就像是猎户寻到了属于自己的猎物!直觉告诉自己,被这个人盯上了,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一指流年(呛口小辣椒作品),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