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穿越幻想小说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给你带来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小说,人生如书,要专心灵去历阅;山川如书,要用双脚去“走”读;日月如书,要用灵魂去感悟;祝福如书,要用快乐来阅读。世界读书日,祝你越读越幸福。“现在没有邪帝的消息吗?也不知道那群狼战斗力怎么样?邪帝他们还活着吗?”石云叶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云淡风轻的语气问道。 “回皇后娘娘,并没有打探到邪帝的消息,至于他们是死是活,就更不知道了。”探子双手作辑,乖乖的答道。 “行,你先下去吧。”石云叶小手一挥,示意他离开,“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不管前面有什么,我们都得去闯闯。” 石云叶丝毫不担心明天的事,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好,你要...

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我当初就不该放你们母女出来,三番两次做出这种事来,偷情都能偷到皇宫里去!”老夫人有多后悔让王念雪出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王念雪护着石云珍,向老夫人吼道:“云儿现在是安王妃,你不能这样打她!”

不管怎样,安王能娶云儿就好了,总比嫁不出去的要好。

石云叶在一旁听的好笑,就石云珍这样的还能做正妃?简直是痴人说梦!

“安王妃?哼!安王能娶她就算不错的了!”老夫人狠狠的瞪着母女二人。

石兴文忽然起身,瞪着母女二人,被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来人,将这二人拖出去杖责二十,连夜给我送去家庙,没有我的命令不可踏出一步!”

家庙,进去了就永远别想出来,直到石云珍出嫁那天为止。

而王念雪,自然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老爷,你不能如此狠心,我好歹是宇儿的娘亲呐!”王念雪抱着石兴文的大腿求饶。

她原本还有翻身的可能,可若是进了家庙,就永远只能待在那里了。

石兴文冷哼一声,一脚踹开她,转身就走。

“还不去办!”老夫人催促了下这些奴才,奴才们才敢动手。

三姨娘暗中嘲笑,脸上却微微有些担忧,“明日是云叶的大婚之日,如今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怕是会影响到云叶的婚事……”

石云叶好歹有恩于她,至少要报答她点什么。况且现在卖给她一个人情,日后石云叶做事也会顾虑着她一点儿。

老夫人沉默片刻,似乎在想着如何将此事掩盖过去。

“你重新安排一下,明天的嫁妆加倍,一定要办的风风光光!”老夫人肉疼的说道。

那些可都是钱呐!

“妾身会安排好。”三姨娘浅笑道。

“云叶多谢祖母、母亲,时候不早了,云叶先行告退。”

石云叶莞尔一笑,离别了众人。

明天,她终于要摆脱这个石府了,王氏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报应,与其让她死不如永远困着她,以王氏的性子觉得不会有好下场。

由于心情好,石云叶早早就睡着了。

第二日天还未亮,几个丫鬟便在院子里开始忙碌起来。

“小姐,该起床了,小心一会儿误了吉时。”

睡梦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叫她。

石云叶懒散的睁开眼睛,看到几个丫鬟在房间里晃悠。

扶起石云叶,倩影兴高采烈的举起毛巾为她梳洗。

石云叶这才想起来今天时什么日子,夺过她手中的毛巾自己清洗起来。

今天可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她怎能不急?

喜婆赶的很巧,过来为她梳妆。

“哎呀,这明王妃真是漂亮,妆扮起来肯定惊艳四方,跟咱们明王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喜婆进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大喜的日子自然要说喜庆的话。

石云叶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乌黑的三千青丝高高挽起,纯金打造的凤冠戴上,倒还真是美人一枚。

眼中闪着幸福的笑脸,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皮微动,玫瑰花瓣般的小嘴怒放,就连石云叶自己都看的有些痴迷了。

她从来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今天才是第一次打量这张脸。

“小姐,王爷能娶到你真是福气!”倩影搭着她的肩,打量着她说道。

在她眼里,小姐是最优秀的人。

眉头微挑,石云叶打趣她道:“还不知道有谁能有福气娶到你呢!”

倩影闻言,害羞的低下头不说话。

天破晓,石云叶根本不敢往下想。

坐在房间里,等着王府的人来迎亲。

而明王府那边,宫宏明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将人接过来了,假如不是为了什么吉时不吉时的,他早就直接带着人过气迎亲了。

宫宏卫站在他身边,看着一群下人为宫宏明化妆。

平时不注重外表的宫宏明也是一脸的慎重,稍微有点化得不好的地方他都得炸毛了。

今天他要迎娶那么漂亮的新娘子过门,自己怎么能不弄的好看点。

“笨手笨脚的,这边太浓了!”

宫宏明有一句没一句的吼道,吓的几个人动都不敢动。

宫宏卫实在看不下去了,没想到有一天他这个冷漠无情的皇兄也会变成这样。

“行了,你又不是新娘子化那么好看做什么,你就不急着去接皇嫂?”

“还未到吉时。”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的管家说道:“王爷,吉时已到,该去迎接王妃了。”

此话一出,宫宏明像一只猎豹一样,快速的划动轮椅往外走。

宫宏卫无奈的摇摇头,跟在他身后。

“真没想到,你是我们兄弟几人中最早成亲的一个。”

宫宏明从来不近女色,世人以前都以为他是断袖。

宫宏明自得一笑,懒得理他,他现在一心只想快点去石府将人给接回来。

长长的队伍从王府排到皇城大街上,吹啦弹唱一路上都不停。

这个婚礼排场之大让人无法想象,浩浩荡荡的人群跟着王府的喜轿去接新娘子,宫宏明似乎是怕别人不知道一样,整个皇城几乎都是明王府的人。

看热闹的百姓也不少,从来没见过这么隆重的婚礼,就是新帝登基也没有这么热闹过。

宫宏明坐在轿撵上,穿惯了黑色衣服的男子,今日一身红色整个人倒显得更精神、俊朗,更邪魅、妖冶。

直到石家门口,队伍才终于停下来,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宫宏安推着宫宏明的轮椅往石府走去。

石家人早早就在厅内等着他。

“王爷,要先拜见过谢王妃的父母才能去见王妃。”管家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宫宏明微微蹙眉,不就是接个新娘子吗?怎的这么麻烦。

不过一切还是得按照规矩来,婚礼只有一次,他自然会规规矩矩的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

普通人家迎娶新娘子,自然要跪下来给岳父岳母敬茶,说几句好听的话哄哄他们。

究竟是人家嫁女儿,难免心里会有些难过。

可宫宏明完全没有这么想过,再说了,让他敬茶什么的都是白日做梦,而且他绝对不会相信,石家的人会舍不得石云叶嫁出去。

按着管家说的,去了一趟正厅,只是看了众人一眼,宫宏明就不愿意多待,自己划着轮椅往后院走去。

众人看着他这样,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扶额紧跟在他身后。

老夫人和石兴文尴尬的站在正厅里相视而望,没想到明王能把他们无视的如此彻底,一句话还没说上,人就往后院跑。

“王爷,王妃说您现在还不能进去!”怜霞怜雾状着胆子站在外面拦着他。

天哪,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怎么就落到她们手中去了,真不敢想象王爷事后会怎么惩罚她们!

宫宏明脸色微变,眉头一皱。

这群人还真是长胆了,竟然敢拦他?

宫宏卫见状况不对,立马上前问道:“这哪有新娘子把新郎拦在外面的道理,快些让开,皇兄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

他不喜悦了他们都得倒霉。

怜霞闪了闪眼神,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但依然故作淡定,“王,王妃说了,想娶她没那么简单,你,你们要拿出诚意来。”

她吓得说话都结巴了,可是她心里清楚,这王妃比王爷重要。

宫宏明闻言,脸上的怒意散去,眉头微挑,紫色的眼瞳望着房间内,“说说,你们王妃想要什么诚意,本王一定做到。”

怜霞低下头沉思,片刻后才抬头说道:“王妃说了,你们要闯三个关卡,全部通过了才能进去。”

众人汗颜,这样的新娘子还是第一个,竟然敢把夫君挡在门外,况且这个夫君还不是普通的男人,而是高高在上的明王!

宫宏明拧眉。

三个关卡,全部通过才能进去?

那他要是通不过岂不是不能娶这个女人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这世上难道还有他宫宏明办不成的事?

“什么关卡,你说吧。”宫宏明无所谓的挑挑眉。

怜霞不说话,只是死死的守在那里。

婚房里忽然走出来一个女子,一身红衣却不是嫁妆,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气质赫然是石绮瑶。

她今天是石云叶的伴娘,得石云叶的命令恶整宫宏明。

“绮瑶见过两位王爷。”石绮瑶不急不缓的向两人行礼。

她是不急,可宫宏明急得就像心里有只手在挠他一样,那只手亦然是石云叶的手,恨不得下令把这群人全部都抓起来,然后他进去抢亲。

这样的速度,他真的等不及!

宫宏卫微微有些震动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倒是个美人,“谢小姐,有什么招数就赶紧使出来吧,没看到皇兄都急得跳脚了。”

这种场合他也不忘打趣宫宏明。

石绮瑶浅笑,缓缓开口道:“大姐姐出的第一关是让王爷抚琴一曲,以表示对大姐姐的爱意。”

噗!

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出色章节试读

众人都忍不住笑出来,宫宏卫更是不给面子的大笑。

抚琴是女子做的事情,而现在这个王妃竟然让王爷为她抚琴,这其实众人更难以想象的是,宫宏明从来都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冷面冰山,让他坐在一架琴前像一个女子一样抚琴,还必须表达出对王妃的爱意,这种场面光是想想就够了!

宫宏明眉头微蹙,满脸的阴郁,他会弹琴,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管不了那么多,眼下什么最重要?当然是那个女人最重要,他相信今天这琴若是不弹,以石云叶的性子说不定真的不会嫁,反正她又不缺爱慕者。

“拿琴来!”男子威严的声音响起,却没有任何不满的情绪。

他们没听错吧?明王要为王妃抚琴?

虽然很震动,可是王爷吩咐的事他们哪敢不去做,再说了他们也很好奇明王抚琴是什么样的。

很快,一个奴才抱着一架琴过来,摆在宫宏明面前。

众人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指尖轻触琴弦,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声音。

指尖下,是司马相如的《凤囚凰》,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能看到宫宏明弹琴。

男子站在日光下,紫色的双眸注视着面前的琴,脑海中却想着石云叶的点点滴滴,从相遇相识到相知。

无意间,宫宏明的嘴角浮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人们似乎都沉浸在这首曲子中,眼神盯着那个伟岸的红色的身影,坐在琴前,认真的弹着一首曲子,如画中的人儿一样,美的那么不真实。

缓缓闭上眼睛,似乎自己走进那副画里一样。

整个怡园安静的只有琴声。

石云叶好奇的起身,站在窗边,窥视着日光下抚琴的男子,她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为她抚琴,看来她前世真的是没有白死。

不知过了多久,一场曲子终于结束,众人不经赞赏起来,明王果然是个多才多艺的男人。

原本还等着看好戏的宫宏卫也变得正经起来,长这么大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宫宏明,他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他的王妃抚琴,这也是宫宏卫想都不敢想的事,可他的皇兄都做了,可想而知这个皇嫂在皇兄心中的位置到底有多重要!

“第二关呢?”宫宏明最先回过神,直接问道。

他今天一门心思只在将这个女人娶回家,别的什么都不想。

石绮瑶的思绪被他打断,淡淡开口:“大姐姐出的第二个关卡,王爷要为大姐姐写一首诗,以表达对大姐姐的爱意。”

众人深深松了口气,这个关卡应该还不是很难的,像宫宏明这么多才多艺的男子,写一首诗一定难不倒他。

宫宏明也松了口气,还好这个不是让他把《凤囚凰》唱出来!

“笔墨伺候。”宫宏明又开口道,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

奴才拿起琴,又换上笔墨。

宫宏明沉思片刻,似乎在想歌的内容。

好久,才终于愿意去蘸那墨汁,抬笔在纸上写着。

众人期待的眼神看着宫宏明面前的那张纸,似乎要涌上去看看他写的是什么。

只见纸张上是刚硬的几行字,笔风坚韧有力,隐隐透着一股王者之风、冷峻威严。

这就是宫宏明的笔风,无不透着他的气质,让人过目不忘。

宫宏卫接过他手中的诗,大声念出来:爱字几画墨研颜,韩城旧楼月挂钩。

文案清帐烛火红,静思一人得白首。

一花开落一花香,生得来世灯下伴。

一砂飘落一砂追,世世生生情永盼。

配合着这首诗的风韵彼风无月风无空,宫宏卫一字一句的念着,雅致的声音就如同这词一般,沁人心扉。

众人只感觉精神有些恍惚,这能得明王一首情诗,这是多大的殊荣?

丫鬟们害羞的低下头,若是这首诗是写给自己的该有多好……

“好诗啊!”人群中不经有人赞叹道。

“明王如此有才华,今天的新娘子又是个大美人,果真是郎才女貌啊!”

宫宏明微微挑眉,自得的笑着,静等里面的人回答。

石绮瑶也是一愣,接过宫宏卫手中的纸,马上进去询问石云叶的态度。

“姐姐,明王这首诗如何?”

石云叶扫视一遍,嗯字挺不错的,莞尔一笑,这才说道:“就算他过关了吧,预备第三关。”

而门外的宫宏明听到这话,气的差点没跳起来,什么叫算他过关了?这么好的诗,她还不满足?

石绮瑶走出来,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宫宏明,开口说道:“恭喜王爷第二关已过,王妃说的第三关是。”

说到一半忽然停下来,似乎很难一样。

宫宏卫挑了挑眉头问道:“是什么?快说,别把我们明王急死了。”

众人想笑却又不敢笑,倾慕的目光看向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敢问世间哪个男子能为自己的夫人做到这般,为她弹琴为她写诗,更何况是明王这样的天之骄子。

“第三关是让明王将将刚刚那首诗编成琴曲唱出来!”

这不说还好,一说一瞬间全部炸开了锅。

编成琴曲唱出来?

这王妃也太会刁难人来吧!

宫宏明蹙起眉头,脸色一沉,这女人太得寸进尺了!

别的还好,让他唱出来,还输在这么多人面前期,把他当戏子吗?

见宫宏明不说话,众人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不娶的节奏了吗?明王也觉得太过了?

而就在众人以为明王要放弃时,宫宏明向宫宏卫挑了挑眉头,王府的侍卫见明王的眼神,便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众人还在迷惑之中,王府的人却全部涌进房间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抢亲让现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八个丫鬟愣愣的看着涌进来的人却不知道怎么办,想上前去拦却又不敢,若是惹怒了王爷她们可是吃罪不起的。

石绮瑶更是一脸茫然,这王府的人也忒牛逼了吧!

混乱中,侍卫们不管不顾的往里面闯,石绮瑶娇小的身影被卷入其中。

一个侍卫不小心撞,石绮瑶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

微倾的身子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石绮瑶迷惑的抬起头,看向身后的男子。

一身红装,嘴角扬着一抹不羁的笑意,却那么迷人。

“弦卫王。”石绮瑶有些慌张的道歉。

“当心点。”宫宏卫淡淡开口道,朝她微微一笑,便混入人群中。

房间里,石云叶早知道他们的动静,却一直坐在镜子前,凤冠霞帔,好不迷人。

在侍卫的帮助下,宫宏明来到她身后,一把将穿着喜服的美人儿捞入怀中,直到拥有她时,他才终于觉得安心,才觉得满足。

盼了这一刻多久,他就有多喜悦。

“回府!”宫宏明扬声吩咐道,冷峻的脸上多了一抹自得的笑。

石云叶乖乖的躺在他的怀中,一声不吭。

一干人被这对新婚夫妇逗的咯咯笑,这绝对是史上最与众不同的婚礼。

浩浩荡荡的人群折回石府门口,就连最后的端茶奉水宫宏明都直接免掉了,人都抱到手了,还走那些过程干嘛?

老夫人和石兴文心里还是有些不舒适,这明王也太不懂规矩了,该走的礼仪他是一点没走。

只是心里再不舒适也不会说出来。

在宫宏明心里就是这样的:云叶在石家都没享受过身为小姐该有的生活,他们不尊重云叶,凭什么要他尊重他们。

但是回王府的路上,宫宏明必须和石云叶分开,好不轻易盼到的美人,千万种不舍,他忍!只要过了今天就好!

上了轿子,石云叶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新婚还是有些紧张的。

“大姐姐,今天您的婚礼办的真特殊,真风光。”石绮瑶身为伴娘,与她同坐一顶轿子。

石云叶浅笑,“日后你的婚礼一定也会很风光的,你的及笄日也不远了吧?”

石绮瑶似乎不比她小多少。

“明年就是了,若是也能找一个如意郎君,绮瑶就满足了。”石绮瑶脑海里浮出宫宏卫的容貌。

“放心吧,你这么优秀还怕找不到?”

石绮瑶是几个姐妹中她最喜欢的,为人谦和,沉稳大方、没有心计。

“姐姐过奖了,绮瑶这一生只求真心相爱,贫富我倒不会在意。”假如能像大姐姐和明王那样,才是真的相配。

轿子里,两人在谈着此事,外面的人也没闲着。

宫宏卫坐在马车上,与宫宏明挨着聊天。

可以看出,今天的皇兄心情不是一般的不错。

“皇兄,你觉得今天那个石家小姐怎么样?”宫宏卫侧着身子,毫无疑问那个石家小姐指的自然是石绮瑶。

今天第一次接触石绮瑶,没有皇嫂那样坚韧高傲的性子,却也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能比的。

宫宏明微挑眉头,淡淡开口:“本王如何知道。”

他只知道石云叶,眼中只有石云叶,除此之外的女人他从未正眼看过,又如何知道石绮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宫宏卫囧,好吧,他就知道会得到这样的答案,问这个人就是白问了。

虽以入秋,可这晌午的日头还是有些火辣辣的,还好再过不远就到王府了。

来给宫宏明道喜的没有几个,都是朝中大员与商界的大老板才有资格进这明王府,王府中只对外开放前院,后院却是重兵把守着。

众人也不会起疑,只当明王这是占有欲在作怪罢了。

而今日,皇上却亲自登门为宫宏明夫妇道喜。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点墨余香(汉水滔滔作品),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