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草头郎中(青衫司马作品)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草头郎中(青衫司马作品)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草头郎中(青衫司马作品)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8-12-3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本好书是伴随人一生的财富,是照耀人一生的阳光,是带领人一生的指引,是陪伴人一生的伙伴,小说草头郎中带给你,拿到胎阴玉,李卢和张岚烟就赶回了义庄。两人摆上果品祭礼,拜祭了师父老李头。 “师父在上,弟子李卢叩首,今夜,弟子要再入鬼城,封印鬼胎。虽然,师弟年幼,未出娘胎,先胎死腹中。但为祸相邻已是不赦。万般无奈,出此下策,愿师父在天之灵,冥冥中多多保佑。”说着,李卢朝躺在门板上停尸的老李头磕了三个头。 “岚烟,要不,你在家中为师父守灵?今夜,我一个人去就够了。”李卢捧起胎阴玉,打算出门。 “...

草头郎中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当再次陷入循环后,李卢彻底绝望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等待着死亡的降临。等待?对,只要等到天一亮,鬼怕阳光必然会离去,那么自己也就获救了。想到这,他就如释重负地在地上休息。这时,他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抬头一看是老李头。“师傅。”李卢兴奋地叫了一声,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老李头没有说话,只是向他招招手,就向小路方向走去了。李卢赶紧跟了上去,他知道只要跟着师傅必定能走出这恐怖的“鬼打墙”。

可是,当他再次路过那堆石块时,李卢放慢了脚步,而老李头却依旧顾自己在往前走。李卢意识到师傅根本没带自己离开“鬼打墙”而现在连他自己也陷入了这个无限循环之中。“师傅,等等。”李卢快跑两步赶上老李头,喘着大气说:“师,师傅……我,我们……是不是走错了?”老李头依旧没有回答,他慢慢将身子转过来……李卢只望了他一眼,就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他不是师傅!一张五官扭曲的脸出现在李卢面前。李卢尖叫一声,拔腿就跑。那个五官扭曲的生疏人,快步追了过来。李卢一边跑,一边不时回过头去看,他发现生疏人一直和自己保持一定距离,紧迫不舍,自己快,他也快,自己慢,他也慢。现在李卢终于知道老人们为什么会说被团在“鬼打墙”里的人都会筋疲力竭而死了。

跑,小路石块;跑,小路石块……李卢在这个无限循环中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了,步子几乎是拖着地面磨出来的。而那个身后的生疏人却还在保持同样的速度,同样的距离紧紧跟着他。李卢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终将活活累死,不过他没有丝毫办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条无限循环中无休止地跑下去。此时,李卢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都在燃烧,两条腿已经开始拼命地发抖了。他的脚上似乎绑上了两座泰山,每一步都显得如此的艰难。正当他的身子向前慢慢倾倒下去时,他感到后背一股清凉传来,两眼前闪过一道刺目的亮光。他倒在了老李头的怀里。李卢知道他得救了。他用力睁大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义庄的院子里。老李头扶着李卢,捡起掉在一旁的物件,走进了义庄。李卢在木交椅上坐了许久,才慢慢缓过劲来。老李头说见他迟迟不回来,本想到外面看看,却发现他在院子拼命地打转,怎么叫他也不应。老李头心中便知徒弟是中“鬼打墙”了。于是他就咬破舌尖,将一口血喷在李卢背后。李卢这才清醒过来。老李头又对他解释“鬼打墙”。

这“鬼打墙”是鬼将人的双眼遮蔽,使他神志不清,虽然赶来跑去,却走不出鬼界范围。然而被遮蔽之人必定阴重阳衰,身体虚弱。若遇强壮盛气之人,不但没有效力,要是碰上内行的人,用齿咬破舌尖***一洒,那鬼便会非常难受。甚至有因此而消灭其鬼体,散失其魂魄者。你染了病,身子虚,阳气就弱,再则这里离坟山近,少不了有些孤魂野鬼一时贪心,便来捉弄你。化些纸钱给他也就是了。

老李头一边取出些纸银锭和香,一边和李卢说:“耳听三分假,眼见未必真。有时,有眼不如无眼。无眼心明,看事物反倒真切。不会被外物迷了心志。”李卢点点头,随他来到院中。老李头将纸银锭在院里点着了,又将香引燃,望空拜了几拜,就将香插在了地上。只见那堆银锭火势先是旺得很,一下子又暗了下去。眼看火着苗变成了幽蓝色,就要熄灭,老李头大呼一声:“不好!李卢快将供案上的柳树枝取来!”

老李头见火势有变,就知那鬼不肯领了银锭就此善罢甘休,于是忙令李卢取来供案上的一枝柳树枝。李卢取来柳枝递给老李头。那柳枝长三尺三寸,一头缠着些红线,一头有些柳叶。老李头提着缠线的一头,将另一头指着火堆说:“无名游魂且听真,怜尔孤苦身世凄,焚纸送财度一程。莫纠缠,快离身。若自不识趣,祖师有言明,赐下打鬼柳一枝。一鞭汝身,短三寸;二鞭汝身,伤灵魂;三鞭汝身化烟尘。”

老李头一念完,那火苗一摇,直向柳枝烧来。老李头抖手就冲火堆一鞭,直打得灰烬飞扬,纸片飘飘。其间毫无停留,老李头的第二鞭甩手又打向火焰中部,一道火焰被打得断成了两截,上截瞬间熄灭。第二鞭的余力还未散尽,老李头已顺势打出了第三鞭。耳听得铿然声响,这一鞭仿若打在了什么东西的身上。随即传来一声嚎叫,一道蓝光遁入坟山之中。老李头收势将柳枝托在背后,骂了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说完,他将柳枝又供在案上,并且拜了三拜,李卢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服过药,李卢的病好的差不得了,老李头开的方子确实不错。此时老李头已将饭菜做好,并供过了祖师。吃过了晚饭,老李头问李卢:“李卢,病怎么样?”“差不多了,身上也恢复了气力。”“哦,这就好,药渣呢?”“还在灶上搁着。”“什么!”老李头双眉一皱说:“赶紧倒掉!药渣千万不能留在屋里过夜,会带来晦气!一定要倒在路上,让千人踩万人踏。药渣碎了,病也就痊愈了。”李卢听完,忙拿起药罐走到义庄外,将药倒在村里的大路上。他倒完药渣刚要回去,却看见路的不远处有一个人鬼鬼祟祟,行为诡异。贼!这是李卢的第一个反应,他放下药罐亦步亦趋地尾随在人影后面。

人影慢慢悠悠向荒野走去。这里的草有半人多高。李卢紧紧跟在他身后,心里很纳闷:他是要去哪里?走了多时,李卢看到远处有几盏灯火闪动,再往前迈了几步,眼前顿时有一束光射来。刺眼的光线使他不得不遮住双眼。等感到光线变弱了些时,李卢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切使他惊呆了。

李卢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座古城之中。天色灰蒙蒙的,弥漫着一层薄烟。城中街道纵横,商铺林立,灯光闪烁,吆喝之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摊铺上所呈列的货物玲琅满目,形形***,不尽相同,千奇百怪,难以述名。其中的任何一件东西对于一个活了十五年的李卢来说,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实在是世上罕有,人间绝无。他向四面环顾,见道路两旁各种建筑鳞次栉比。药店当铺,茶楼洒肆,句栏瓦舍,赌场作坊一应尽有。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往来的行人都低着头,行色匆匆。他们手中都提着一盏白色的灯笼,上面写着一个硕大“冥”字。李卢下意识地去看那些行人的脚,虽然早在他意料之中,不过他还是吓得不轻,那些人虽然穿着长袍,不过他可以确信他们都没有脚!因为他们在“行走”时,长袍的下摆根本没有动!确切地说,他们都是在飘!他们都不是人!而这里,俨然是一座冥府鬼市,阴司鬼城。

草头郎中(青衫司马作品)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列位看官,那鬼市与海市蜃楼其实并不完全相同。海市乃是幻境,不过一光影而已。而那鬼城之中,人马有声音,百物有形,皆有实体,非是虚幻。各种物品,闻之有音,嗅之有味,触感之有感,与人世之物一般无三。诸位莫道是说书人胡言捏造。那鬼城、鬼市历来多有记载。北宋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载曰:“欧阳文忠(欧阳修)曾出使河朔,过唐高县驿舍中。夜有鬼神自空中过,车马人畜之声可辨。”又有清代的刘献廷著《广阳杂记》曰:“莱阳董櫵云:登州海市不止幻楼台殿阁之形。一日见战舰百余,旌仗森然,且有金鼓声音.”其中记载较为具体的还有清代《兴山县志》。其载:光绪十年三月,邑凛生陈宏庆经彩旗(村),远望神农(架)积雪,询之土人云:上山常八月雨雪至明年六月,始晴。又常六月飞霜。久雨初霁,峰峦隐现,有如城郭村落,相传为山市。每岁元宵、中秋夜、除夕,时间爆竹鼓角声,又常见人迹。”类似记载不胜枚举。三人记载的蜃景中都出现“车马人畜之声。”“金鼓声”、“爆竹鼓角之声”之类的奇观。可见此非后人所言的海市蜃楼。闲话少叙,书归正传。

正当李卢站在城中不知所措时,一位小孩来到他身边,指着不远处的一座两层小楼说:“大哥哥,那边茶楼有人找你。”说完,他转身离去了。“哎,等一下。”李卢想伸手去抓他的肩膀,可是触手之处仅为一片虚空。男孩远去了,李卢才回过神来。对了,他也不是“人”。没法子,这里自己“鬼生路不熟”的,只有去会会茶楼的那位了。

他来到楼前,抬头一望,匾上的“百茗楼”三个字,苍劲有力。他迈步进去,看见楼里坐着不少人,可他根本不知道是谁找他来的。无奈,他只好四下环顾寻找,发现墙边坐着一位怪人。为什么称他是怪人呢?因为他穿着一身黑袍,腰束一根白丝绦,戴着一顶斗笠,右手边搁着一把黑伞,脚下一双黑缎布鞋。对,他确实是有脚的!不过,天又不下雨,他却戴着斗笠还拿着伞,实在希奇。怪人用手指敲敲桌面说:“来,这里坐。”他说话时,只顾着自己低头喝茶,根本不看李卢一眼。斗笠将他的脸遮住了,完全看不清相貌。李卢在他对面的座位坐下了。怪人说:“你最好在三更前赶紧离开。否则,三更一过,鬼城闭市,城门一关,你就出不去了。记住,没有活人在鬼城里过夜的!”说完,怪人右手握住伞,左手压了压斗笠,大概要走的样子。李卢赶紧站起来,而那怪人依旧坐在那里,喊了一声:“小二,结账。”李卢望了一眼,见小二正在给邻桌上菜。当他再回过头来时,怪人已经不见了。

一抹屁股走了,要赖账?李卢心下这样想。他倒是走了,那我压桌,我可是一个子也没有。于是,他走到怪人的位子上一看,发现凳上搁着一锭银子。他拿起来,感觉很轻。竟是一个纸银锭!李卢吓得忙放到桌角上。此时,小二过来了,并很自然地将银收走,还对李卢说:“刚好。”李卢望了一眼小二的背影。他也没有脚!

出了茶楼,刚好敲过一更。李卢置身于茫茫“鬼海”之中,不知该往哪里去。不过他知道,自己必须在三更前离开这里。因为在这里过夜的,都不是活人!“我是从街那头进来的。”李卢回过身,朝着长长的街道走去。街道两旁的小贩依旧在吆喝着,那千奇百怪的货物再也无法吸引李卢,他必须赶紧离开,必须!李卢跑了起来,两旁的建筑物被飞快地落在了后面,那些叫卖声也在渐渐消失。跑着跑着,李卢停了下来,因为前面没路了。街道尽头是一座高大的宅子:朱漆大门,两头石狮子,很威武。不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李卢拼命回想,自己确实是从这边进来的。可是……可是路呢?

李卢呆呆地愣在宅子前,怎么也想不明白:进来的路就这样凭空地消失了?不可能,自己一定是忽视了什么地方!是哪里呢?还是……其实路一直都在,只不过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所以自己看不见了。“鬼打墙!”这三个字一下子出现在他脑海里。这就好办多了,他知道鬼打墙的解法。

他用力咬破舌尖,迅速扭头,将一口血往后喷去。一道殷红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散落在地上,碎成无数个鲜红的点。李卢向四面扫视了一遍。不过一切都依旧同原来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宅子还在,朱漆木门和石狮子也在,然而,意想当中的那条路却没有出现,耳边传来二更的鼓声。剩余时间不多了!他一定要在余下的一更内找到出路,并从城门出去。

李卢瞪大眼睛在每一个角落仔细地搜寻。他不得不另寻一条路线,或许能绕到宅子后面去,抑或是找到另一条通向城门的路。虽然昏暗的光线使他的双目看得不那么真切,但他确实在大宅和紧挨着的邻屋中间找到一条狭窄的缝。这条缝夹在两堵墙之间,又窄又黑,几乎难以发现。不过,像李卢这么点大的孩子且身形又瘦小,侧着身应该勉强还能钻进去。

李卢紧紧的贴着两堵冰凉的墙,一步一步往里挪。他的头发磨着粗糙的墙壁发出“沙沙”声响,手掌也被划破了,映出几道血丝。他终于挨出来了,拍拍身上的土,向四处张望了一下,自己正处于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巷子两旁有几户人家的屋里点着灯。零零星星的烛光映得巷子恐怖阴森。李卢觉得路即使在自己眼前看起来也不很清楚。不远处的路根本完全埋在黑暗里。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走了不久,他听到一阵嘈杂声。远处有一些灯笼火向这边移来。他闪在一边,幽蓝的灯火慢慢近了。灯笼上是一个硕大的“冥”字。他们都没有脚一边向这边“飘”来,一边谈论。这是一些从鬼市上收摊回来的摊主。这就意味着“鬼市”就要闭市了。那么三更就要到了!那些鬼从李卢身边路过,一个个呆呆地望了眼他就离去了,李卢在无意间看到他们嘴角扬起了一道诡异的笑!

就要没有时间了,李卢此刻顾不得害怕,拼了命地往前跑。其中有一两个来不及躲闪的“行人”,他就从他们身子里直接穿了过去。小巷的尽头处是一条岔路,李卢毫不犹豫地拐进右边一条。可当他走到尽头时发现这却是一条死胡同,他不得不又回过来拐进左边的一条。这条路的尽头依旧是两条岔路。这次李卢果断选择了左边一条。这条路的尽头还是岔路。左边一条,尽头,岔路;左边一条,尽头岔路。李卢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阵嘲笑,一张张诡异的鬼脸出现在他眼前。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过是他们的一个玩物,正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草头郎中(青衫司马作品)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一本由作者青衫司马创作的末世科幻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