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民间代理人(符号01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民间代理人(符号01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民间代理人(符号01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9-02-03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也许你没有大量的财富,但阅读可以使你精神富足;也许你没有很多的朋友,但如民间代理人小说免费章节阅读这样的热读小说却从没有将你抛弃不顾;老大肖庆明气冲冲放了几炮走后,老二肖庆兵一***坐到药店的白色地板砖上,双手抱头,声音不大痛楚地喊着说:“三兄,三兄我眼发黑心里发慌。” 春皓紧急吩咐汪琪去打两支葡萄糖注射液,把二哥就地向后平躺地上。白色地板砖很洁净,二哥的衣裤很久没洗该换啦;再说,这是病情需要。把二哥躺好后,春皓狠掐二哥人中,汪琪把倒在碗里又兑了开水的葡萄糖注射液端来。春皓在后把二哥的头和上身扶起,让他喝下去。..

民间代理人(符号01作品)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2003年秋后的一个平常日子,约下午五点许,鄂西北小镇新市镇的大街上,一位风姿绰约的青年女子推着崭新的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男孩,男孩看上去很年轻且面色苍白瘦削,猜不准男孩的年龄十七八岁呢,还是二十多岁。人们纷纷驻足观望,猜测这是一对小夫妻呢,还是别的什么关系,人们还猜测:男孩为什么坐轮椅呢?发生了什么病害呢?是哪里人呢?男孩还能不能丢掉轮椅站起来呢?

青年女子把轮椅推到新市药店门口。青年女子接过男孩递过的小包,从包中取出人民币后又把包还给男孩,然后走进药店。

汪琪按青年女子的要求配药。

天黑了,已经很晚了,还是推男孩的青年女子来到新市药店,向值班的春皓简述男孩发烧要打点滴,并口述需要用的药物名称。

春皓告诉她:“我们是药店,不打针。”

青年女子面无表情,懂理地小声说:“大哥这我知道。我刚从医院出来,医院不出诊,病人已睡下,残疾人抱上抱下不方便,我抱他太吃力。旅店老板说了,你能帮帮忙。”

春皓沉思片刻,答应帮忙。他让那女子先一步走,他随后就到。

旅店名叫“浴池”旅社,距新市药店很近,不足百米,在东边。春皓一手拿着配好的糖水瓶、一次性输液器、橡胶止血管、胶布,一手拎着手提矿灯,来到浴池旅社,按女店主的指点来到二楼北边一间住房。

听到敲门声,房客——那位青年女子很快打开门,打开吊在房中间昏黄的小瓦数的电灯泡。青年女子还在穿衣服,她是刚刚从被窝中起来的。房中只一张大钢丝床,床上一个大被子,躺着那个坐轮椅的男孩。男孩里边的被角叠起,当然是青年女子刚起来时掀开的。春皓想是一对夫妻无疑。

青年女子下楼找来一根竹棍,在春皓协助下把竹棍竖着绑到床腿上。春皓再把糖水吊瓶绑到竹棍上端,撕掉一次性输液器的塑料包装,把输液器扎到糖水瓶口的橡皮盖上,放水、排气,再把胶布撕成小段粘到袖口上,之后用橡胶止血管捆起男孩的胳膊,青年女子打开手提矿灯把光柱对准男孩的胳膊。

青年女子小声说:“电灯泡不亮,你不带矿灯来不中。”

春皓弯腰用棉球签给男孩鼓起的手背上的静脉管上擦拭,说:“太节约了。我没想到房里的灯泡小,带矿灯是天黑路上照明,想不到又有别的用途。”

扎上针,胶布把连接男孩手背静脉管的针头和塑料细管固定好,春皓这才直起腰,轻轻地说:“你们是夫妻?”

男孩躺在枕头上的头和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微微动了一下。青年女子低低地说:“不是。”

春皓迷惑地望着他们。

青年女子垂下头说:“我们是姐弟。”

“哦!”春皓有些不理解。

睡那里打吊针的男孩有气无力地说:“她是我二姐。”

春皓看着青年女子说:“你弟弟怎么受的伤?怎么站不起来了?”

青年女子平淡地低声说:“工伤。伤的重。”

接下来的日子里,坐轮椅的男孩在新市镇安了家,人们经常看到轮椅和轮椅上的男孩。推轮椅的不再是青年女子,多数时候是男孩一个人用手慢慢转动着两边的车轱辘,少的时候是一些孩子推着。

男孩在很短的时间里***三次,***的方式都是开液化气罐;每次中途关上阀门停止***……究竟,他很年轻,他留恋这个世界,他不想死。他没有钱,没有人照顾;两条腿又不能动,不死又不行啊!

停止***以后,男孩就给肖春皓打电话求救。每次,肖春皓都鼓励男孩,给他唱歌,给他讲张海迪,讲保尔•柯察金。男孩感动几天,后又走向***之路。

春皓很无奈。男孩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现实:生父和母亲下世;老态龙钟的养父无力照顾他,他跟养父合不来也不让养父管;***不许进家门;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都在广东打工,管不了他也不管他。男孩头脑和上肢正常,小腹以下无知觉、大小便失禁。男孩所打工的矿赔付的四万五千元,哥嫂借用一万,二姐借用两万,剩余的治病、吃饭和租房,已剩余不到八千。男孩不想等到粮尽弹绝饿死、病死。春皓找当地的民政部门,答复是:要向福利院交生活费、护理费,治病要交医药费。此路不通。另一条路是打官司要养命钱。帮男孩打官司的律师都要事先支付代理经费。已经有两位自称是律师和法官的男子找到男孩。男孩问:我给你们拿代理费一万,官司败了这一万你们还还我吗?来人呵呵一笑说:输官司赢官司你都必须拿代理费。男孩问:赢了官司咋分?来人答:各人一半。

在一个阴雨天,春皓带上男孩到枣阳市司法援助中心求助。上车时,春皓让客车司机和旅客帮忙,一人一边抬着坐在轮椅上的男孩上车,上车后轮椅放在车中间过道上。下车时用同样办法抬下去,租了一个机动三轮车,他们来到法院法医鉴定室。法医让车开到旁边的市供销社大门中间避雨。法医就站在那里作记录,之后说:预交三千元鉴定费我们办理。

春皓迅速地转动着脑子,几秒钟之后说:我们考虑考虑再说。

机动三轮车开到市司法局后院内。

男孩坐在车厢内的轮椅上,春皓下车到二楼司法援助中心。一个值班的青年,春皓熟悉,2000年新市供销社破产时,他是破产组中法院方的工作人员,大概是陪审员吧。近几年法院大力清理非在编人员,春皓想:这位姓靖的仁兄大概被清退了,改了行,当了法律工作者吧。

春皓简明扼要地说了情况,问援助中心能否帮忙。新市法庭的欧阳宗仁对春皓说可以向援助中心求助。

靖峰坐办公桌边写着,抬头瞥了一眼,说:“这个案子我们可以办,代理费两万。案子结束后执行标的款按五五分。”

春皓问:“也就是说,诉讼费用必须由当事人承担,诉讼风险全部由当事人承担。假如有结果对半分。”

“嗯。”

“寻求法律援助不成?”

“这个案子没人搞法律援助。”

对靖峰的这番答复,肖春皓非常不满。事隔多年以后,肖春皓通过这个案子的诉讼和执行才有深刻的体会。

春皓带着男孩乘客车从枣阳回新市。大雨在车四面的玻璃上刷洗着积尘。看着模糊的车外天地间密集的雨丝,春皓似乎看到汪琪二哥汪柱花斑较多的娃娃脸……

汪柱离婚后,又订了婚,跟着春皓侄子肖林一同赴河北沙河市新城镇白错铁矿打工,待挣了钱后回来年底结婚。干了两月,汪柱因腿伤化脓感染,提出休病假,小工头陈福不答应,说今日晚上的班你坚持完了明天你休息。恰巧这天晚上洞顶上落下一块巨石砸到汪柱身上,脑浆迸射,当场毙命。同时值班的肖春皓四弟肖庆成吓瘫了,两个小腿肚子直哆嗦,蹲那里半天站不起来,肖春皓年轻的侄子肖林用手刨啊刨……

此刻正是2001年11月19日晚上七点以后新闻联播尾声,电话一响,肖林打来电话说汪柱砸死了。

接电话的春皓简直不敢相信,瞪大眼睛问:“什么时间?”

肖林在电话里说:“刚才。”

春皓说:“抢救!送医院抢救啊!”

肖林说:“死了,不用抢救了。”

汪琪在后边院子里收晾晒的衣服,公历十一月的季节,天早黑下来,并呼呼刮着阴冷的老北风。听到春皓“汪琪,汪琪”的叫喊,她很厌烦地怒声道:“叫啥子叫!叫魂?我没有死!”

对汪琪嫁给自己后的怒声恨语,春皓虽然听着扎心、刺耳,也无可奈何,闷在心里,承受不起时就吵几句。现在他没有跟汪琪计较,对已从后边院子回到屋内、双手抱着一堆衣服的汪琪说:“汪柱砸死了,在铁矿井下。”

汪琪进屋时还是一脸的不悦,听春皓这样一说,头都炸了!汪琪满脸怨怒马上换成无限惊愕,瞪圆原本就大的双眼,心提到嗓子眼,音调抬高八度地尖声问:“你说啥?”

春皓沉声说:“汪柱刚才在铁矿井下砸死了。”

“……!!!”

汪琪张着的口半晌没有出声,圆瞪的两眼直直地定格在明亮的灯光中的屋内的一角。接着汪琪失声恸哭。兄妹情深,尽管兄妹间时不时有那么一点儿小磨擦。她称作小哥的汪柱忽然以这样的方式暴亡,汪琪是难以接受的。

肖林在电话里还说,家里尽快去人安排汪柱舅的后事。

谁去呢?死者的父母亲友应该去,还应当去一个懂法律的法律顾问。汪琪的二哥不幸罹难,汪琪作为妹妹和大哥汪广更应该去。春皓想,应该去的还有自己。作为汪柱的妹夫。但,汪琪不能去。汪琪身体不好。河北沙河市距湖北枣阳市路途那样遥远,汪琪虚弱的身体承受不了长途颠簸,还有一个时时待哺的一岁多的小女儿跑跑——又叫心儿。春皓体质差,近日又患重感冒,杂务又多,去不了。春皓紧张地思忖:岳父要去处理儿子的后事,他当过几十年的村干部,身板硬朗,此刻还在邢川村建筑工地上做拎灰桶搬砖头的小工。岳母不能去,春皓担心一向虚弱的岳母承受不了飞来横祸的打击。

春皓给在枣阳棉纺厂上班的大舅倌汪广通电话,报告噩耗的同时,提出请律师,汪广可在市内请一个熟悉的有工作经验的、人品好的律师。

春皓安排在店里帮忙的二侄子肖平去白马处出租车停靠点找一个三轮麻木去十里外的邢川村接工地上干活儿的岳父。

安排罢这些,春皓焦虑地等待大舅倌汪广请律师的信息。

半小时后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习云说住在同一楼的那位律师还没回来,汪广不断与她在联系。习云说春皓,你不能去,你在新市不是也有这方面的熟人吗?做好两手预备,住同楼的律师要是去不成呢?

春皓跟新市法庭的朋友欧阳宗仁电话联系。欧阳宗仁说法院有规定,法院工作人员不能从事各类案子的诉讼代理。春皓向新市法庭的黎管强求援,问小黎能不能以亲友的名义代理。黎管强挻不好意思的、委婉地拒绝了。

间隔三十分,春皓就跟汪广联系,直到十点,汪广说在枣阳市内请律师没希望了,春皓才去找新市法律服务所的小景。

小景的住处在街东黑黝黝的村庄深处。打固定电话没人接,手机关机,敲门敲了十几下,引得四邻狗吠不断。没把小景敲出来,倒把旁边居住的小景的二哥惊动了,屋门响,一串脚步声,紧接着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小景二哥在黑影里说,小景去北京了,有半月了,案子的事。

法庭里两位朋友帮不上忙,信得过的小景出差了,只有选择小邹了。小邹跟春皓很熟,目前担任着钱岗法律服务所主任一职,同属一个乡镇。多年前小邹竭力拉春皓到“所”里上班。春皓给小邹多次提供过医疗服务,小邹却还没有给春皓帮过什么忙。得知汪柱出事的那一刻,春皓便想到过小邹。小邹的名声不佳,小镇上风传他贪酒贪色又贪钱,使得春皓不得不有所顾虑。假如法庭的朋友肯帮忙,假如小景不出差,春皓绝不会找口碑极差的小邹。

春皓步行到小景住处,步行返回店里。大街上路灯已熄,黑暗普天盖地,偶见楼上晚睡的住户窗子里透过窗帘缝隙的灯光。老北风挟着严寒夹杂着黑暗把整个镇子吞没了。

慌忙中,春皓忘了带上手提矿灯,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到了大街上水泥路面是平坦的,好走多了。

回到店里打电话,小邹说在家等他。

春皓把放在店里门内侧一角的重庆80摩托车推出店外,发动,骑上。重庆80摩托灯光本来不太亮,但越是黑天它就显得格外明亮。

小邹的住处在钱岗粮管所院内。

春皓把摩托车扎在一间平楼门口,熄了火。小邹两口子很客气,男的敬烟,女的端上热茶。春皓摆一下手说不抽烟,接过热茶放到一侧的桌子上。春皓简要地叙述了一下情况后,说:“我去不成,有劳你代我跑一趟。今黑辽就走,请出租车。小邹,我先给你拿一千元酬金和两千元小车费,事情办得好另外有奖。食宿车旅费全由我出。”

小邹拍着胸口慷慨激昂地表示:“肖哥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肖平人年轻,一个人坐在电动三轮麻木里,月黑风高,经过李冲水库长堤,想到熟悉的相处友好的汪柱舅刚才在一个生疏的地方砸死了,有些害怕。

汪琪当年五十几岁的父亲已经在工棚里睡下,回新市的麻木车厢里,他一路上浑身哆嗦。

民间代理人免费在线阅读

在丧子的悲痛中,第二年,也就是2002年,汪琪母亲也因病去世。

汪琪小哥先一天黑辽出事,第二天上午汪琪母亲来了。担心母亲承受不起飞来横祸打击,汪琪、春皓瞒着她,刚刚会说话的一岁的跑跑在姥姥怀抱中却告诉她:死,死,二舅砸死了。五十四岁的老人一愣,还没醒转过来怎么回事,汪琪拍拍小女儿***说:乖乖不许瞎扯。

小哥遇难,汪琪万分悲伤。小哥结婚离婚再又订婚,为筹款结婚而打工下矿井出事。小哥不该跟那个大字不识一个、连五只羊都数不清的傻女人成婚。小哥本来不要那个二百五女人,父亲说已花去一千块,你退了亲我不再管你了;小哥没有更大的能耐,委屈求全了。婚后,一天小哥逮住她不识数(外表跟正常人一样)的女人跟她姐夫在自家新房新床上干那苟且之事,小哥气得浑身直擞。小哥一问,那傻女人竟然说婚前在山上放羊姐夫就跟她干了好多次。小哥可以忍下这口气,以后提防着点儿就行了。小哥忍不下的是,傻女人的母亲不许小哥“乱说”,“乱说”对搞傻女儿的女婿名誉不好,小哥气不过顶嘴,傻女人的母亲不依不挠,最后离婚了。小哥离婚后不乏媒人说媒,其中柳仁庆内容介绍的其刚离婚的其妻侄女,方方面面都好,柳仁庆张嘴要一万元好处费,后又降到五千,因为拿不起这笔钱这门亲事告吹。接着又有人内容介绍了一门亲事并订下了……

跟小哥一起生活了三十年啊!在南阳读医大,小哥在市内蹬人力三轮车,经常载着她和她的女同学,她的男友肖春皓转悠。有一回汪琪和男友肖春皓到小哥的租住处休息,小哥到她的租住处与刚来的母亲叙述家常,就在那个时刻里躲过了肖春皓前妻二姐夫安排的“黑白两道”的攻击。

小哥由于先天的不足,身体不太好,手脚动作不太利索,说话有点儿缓慢。

汪琪感到万分对不住死去的小哥!小哥处在社会底层中的底层,处处受欺负。念小学时因为顽皮老师常打他;在村里种地,一些人看他身体有缺陷故意凌辱他;在南阳汽车站火车站蹬三轮车的两三年里,一些刁钻的乘客不仅不付用车费反倒打他耳光子……作为妹妹的汪琪毕业结婚以来,仅仅是常管他吃一碗饭,从来没有能力给他大的帮助。愧,真是有愧啊!

汪琪认为祁大力发明家人不错。小哥跟傻女人结婚买的彩色电视机,傻女人的母亲和姐姐说牌子不好,要换成牌子响的好的,这一换差四百元,春皓不吱声,祁发明家二话不说掏出四百元。汪琪为三轮车的事永远记恨着她的男人肖春皓。小哥在南阳蹬的三轮车,是借春皓的钱买的。小哥有些懒,又喝酒又吸烟。勤快的房东大妈一个月能挣千把块,小哥一个月能挣大几百块,年底一算账几乎分文不剩。小哥从南阳回家,不干那下笨力气又讨气的活儿啦,可借春皓买三轮车的钱仍没还,小哥就把三轮车抵给春皓。三轮车放后面院子里,弃之不用,风吹雨淋日晒,一年又一年,锈蚀得不成样子。军品店店主小闫弄去,拾掇拾掇作拉货的板车用,免费。三轮车放乡下,上街拉运点什么东西能派得上用场。抵偿给春皓倒好,成了废品。汪琪怨恨地想:春皓宁可把它扔了,也不愿给小哥,而她可怜的小哥与汪琪情同手足啊,你肖春皓再怎么辩解都是徒劳的!只要汪琪活着,只要汪琪想起废弃的三轮车和她亲爱的小哥,她都情不自禁地双眼噙满泪水和对肖春皓丝丝缕缕天长地久般的恨。

那个军品店的小闫,汪琪非常小瞧他。小闫作为春皓的朋友,小闫租的一间门面窄小,货没地方放,几年来就在春皓汪琪的楼上堆码。就是这样一位朋友,竟然干了一件欺负小哥的蠢事!小哥在小闫的军品店赊了一双鞋,几十块钱,小闫催要了几次没要到。有一天,小哥到军品店买衣服,付钱时,小闫一把抢过小哥手中全部的钱,算作偿付赊欠的鞋款,选好的衣服因没有钱而没有卖给小哥。对这件事,汪琪一面埋怨小哥久拖不还买鞋款,一面记下了小闫狗眼看人低的劣迹。一个正常人,一个朋友,怎么会对他朋友的妻兄做出如此下策之举呢?小闫请客,汪琪尽量找理由不去,小闫到药店玩也罢取他放楼上的货也罢,汪琪总是冷着脸有一句无一句地应酬着。小闫的媳妇长年在外打工,一个人带着念小学的儿子十分***,就找机会跟汪琪套近乎。汪琪万般厌恶地想,就算这世上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跟你这样抠嗦这样狭隘的男人***。

法律服务所小邹干了那样的缺德事,在大街上碰面汪琪不理睬他,在店里汪琪也不卖给他药。

小邹厚着脸到店里找春皓,笑嘻嘻问:“***,肖哥唻?”

冷着脸瞅住一个地方的汪琪答:“不知道。”

小邹自知没趣,只好退出门。

小邹身为小镇上法律服务所主任,爱吃爱喝爱嫖爱赌,他这样的烂仔自有他的一片蓝天绿地。切莫以为他没有干过几件漂亮事。在提供法律服务方面,他曾将一个在执法中打伤犯法者的派出所长告倒,那人很尊敬他。小邹朋友多,他的朋友中有一些人也是春皓的朋友。遇有朋友结婚之类,小邹乐于跑腿送请柬,收礼款记帐单。

他把请柬拿在手上走进店里,“***,肖哥呢?”

汪琪毫无表情的脸和冷冰冰的声音:“不知道。”

“这是请柬,你收下吧。”

“你自己给他,我不管!”

“放这桌子上,你给他吧。”

一天黑辽小孩发烧,小邹敲半天门门才开。“***,肖哥唻?”

“不在。”

“你帮帮忙,你侄儿发烧,麻烦你去打一针。”

“药店不许打针看病。你到医院去吧!”

“那,***行行好,给包一顿药吧。”

汪琪勉强包了药。汪琪想,早知道敲门的是这个坏蛋,说什么也不开门。汪琪认为小邹不是人中的数,她在心里无数遍地诅咒他,从来不正眼看他一眼,看他嫌脏了眼,跟他说话还不如跟狗说话。亲爱的小哥暴死他乡,需要亲友去抚慰他的亡灵,但矿老板的几个臭钱和一个性服务小姐的一晚服务就让小邹的职业道德让狗吃了,让狗吃了啊……

小编今天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的一本由作者符号01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小编今天十分喜欢。关注QFace小说资讯,阅读更多出色。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