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以疼痛之名(祺小朵作品)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以疼痛之名(祺小朵作品)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以疼痛之名(祺小朵作品)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9-02-0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以疼痛之名小说免费章节阅读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言情小说,2012年1月28日星期六雨 现在是早晨8点。 我在清晨5点的时候忽然惊醒,然后坐起身来,呆呆地望着对面雪白的墙壁三个小时之久。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或许什么也没想。我只想安静一下,忽然地渴望安静一下。 我的右手边放着我的手机,拿起它,我开始一个一个地删号码。 我的手机里有很多电话号码,大部分是出版社以及一些编辑、作家的,还有我曾经的同学、老师的。...

以疼痛之名(祺小朵作品)火热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当我第N次告诉茹颜我叫申屠安冉而不叫小东西的时候已是10天后的那个中午,她坐在教室里很不雅观的啃着一只鸡腿。上次的事情很平静地过去了,学生打架老师连问也没问一声,还有我整整迟到一节课那事儿,班主任也没提过。茹颜跟我说,告诉你小东西,在这学校,混的人多了去了,学校没法管,你爱怎样就怎样,我罩得住你。又说,那个刀疤不是怎么好惹的家伙,尽量别去惹他。不过,再怎么着他还是得看看我的面子。

讲得我像个要去到处惹事儿的小人精似的。

从茹颜嘴里,我还知道挺多事儿,譬如那个杜北叶不叫杜北叶,而叫杜北冶。譬如杜北冶和刀疤一向不合。譬如上次他们打架就是为了争夺尹林菁。譬如杜北冶是高二年级乃至全校公认的校草。譬如杜北冶的头发不是挑染而是全染了以后掉了颜色。譬如杜北冶只喜欢漂亮清纯的女生,像我这样胖嘟嘟肥捏捏的女生连边儿都沾不上。譬如……

等等!他喜欢怎样的女生关我什么事儿啊?

我抬起头极其郁闷地望着茹颜。

“少拿这种眼神看我。”她放下手中仅剩的那根鸡骨头,拿出纸巾抹了抹她的小嘴巴,”那天他抱着你的时候,你的脸红得像个猴屁股似的,搁谁谁都知道你对他有意思。”

好吧好吧!我承认,当我第一眼看到他,他从人群中走过来,微微笑着说“对女孩子别那么粗鲁”的时候,就是那么潦草的一眼,却让我有种石破天惊的感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对他有意思”吧。只是在一个很平凡的夏日早晨,短短的几秒钟内,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天公作美,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地发生了。习惯了写浪漫的言情小说,对于自己的初次暗恋,我还是觉得有些没趣。

“有意思又有什么用?”我埋下头去,“还是开始就要被扼杀喽!”

“怎么讲?”茹颜凑近我。

“杜北冶是娃娃的男朋友啊!”

娃娃就是尹林菁,是班上其他人对她的呢称,很适合她,很可爱的一个称呼。可是茹颜却偏偏不愿意这样叫,她老说:“腻死了腻死了,恶心不恶心啊?”她总是固执地,连名带姓地叫娃娃:”哎!尹林菁……”

班上的人都有些害怕茹颜,因为她是个小太妹,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堆又一堆,还因为她爸在当地有点来头。她上次问我,进校门时那块大理石看见了吧?大理石上的校名看见了吧?校名下面的落款看见了吧?那就是我家老头子!

敢情她爸就是那个大理石上的落款!

可我知道茹颜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和她接触的10来天时间里,她总是很热情地帮我打理一切,仅管方式可能有些野蛮,但我看得出来,她绝对是真心的。她只是性格太直,直得让普通人难以接受罢了。幸好我是个写字的人,一般写字人的心思都比较细腻,细腻到,可以穿破一切直接看到别人的心,茹颜的心是正直的,我发誓!

此时,茹颜收拾着桌上的鸡骨头,头也没抬,“尹林菁说她不喜欢杜北冶,大概只是找张饭票吧!杜北冶呢也不见得喜欢尹林菁,那小子好强,喜欢美女,恰巧尹林菁漂亮,又是刀疤喜欢的,所以才在一起的!”

“真的?”我瞪着一双眼睛问她。

她抬头看着我,用油腻腻的手指指着我的眼睛,“小东西,你把你的眼睛瞪破也没我的眼睛大,嘿嘿。”

这个无聊的女人……

到新学校的十多天中,我给家里打过两个电话,第一个是报平安,第二个是安慰我妈。我说,妈!我在这儿很好!同学们都很亲切,学习氛围也好。我是在认真读书啊!什么?有没有流氓?妈!这是学校!没有没有!什么?别交坏朋友?我这儿的同学都很好的,大家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是,没发病过,知道知道,我是按时吃药的。哎呦我的妈妈,您就别操心了啊,我要上课去了,下次再打给你!拜拜!

挂下电话就听到茹颜在旁阴笑,她说,要是你妈知道她宝贝女儿第一天来就被男孩子抱,又交上我这个坏小孩做朋友,不知道有何感想。我反问她,你坏吗?她说,坏啊,打架挑事哪一样少得了我?别人都那么说!我说,茹颜你不坏,真的!你只是有一点点小骄傲,一点点小倔强,一点点小张狂,真的真的!只是那么一点点,你是个好女孩。茹颜愣了愣,然后开始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指着我的鼻子笑到上气不接下气,然后她停下来,喘息着说,小东西,我发现你特逗!真的!你超有搞笑能力!你把刚刚那话说给刀疤听,讲不定他会笑岔了气呢!我说茹颜我没开玩笑,我说真的!你不算坏小孩,比你坏的人多着呢!表面上装着一副正义的样子,背地里使啥坏心眼都不知道!茹颜笑呵呵地拍了拍我的脑袋,又低头看了看她漂亮的小手机。然后抱歉地对我说,小东西,又有人要打架了,非得我出马,下午你乖乖地听课闻声没?我说,茹颜你要是真是坏小孩你就应该带我去,误人子弟不是坏小孩的专长吗?茹颜定定地看着我,轻声说,小东西,你不会懂的,你和我不一样,我也不要你和我一样。她转身响亮地吹了一记口哨,娃娃会心似地理好桌上的书本走出教室门。小东西。茹颜伏在我耳边轻轻叫我。我们永远也定义不了自己的位置,就像我永远也不能自夸自己是个美女一样,全部的一切,都是别人帮你定义的。我在别人眼里,注定只是个坏小孩,没有办法改变的。她站直身子,灿烂一笑,转身走出门去。那一瞬间,我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想告诉茹颜,你很美,真的!你的心,就像你的人一样美。

坐在教室里,听着班主任口若悬河地讲课,我偏头看了看第四大组的茹颜的位置,她的位置总是空着的,桌面上干干净净,一本书也没有,偶然她在的时候也是看看小说睡睡觉。她读过我的小说,那天,她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拿着一本新出的杂志对我说,这本杂志我老看啦!知道不?里面有个叫”笔歌”的写得特好!她的点击榜我每期必看。我很镇静地说,我知道啊,她写过《时间偷走的岁月》对吧?她希奇地望望我又看了看手中的杂志。怪了!她大叫,这是“笔歌”新杂志里的,你怎么会知道?我不顾她莫名其妙,呵呵呵地笑了一阵,然后说,我还知道她下一篇小说《笔与歌》呢!见茹颜一脸惊异的表情,我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嗓子,郑重地告诉她,茹颜小姐,现在在你对面坐着的,就是”笔歌”本人,来来来,热烈欢迎!她当时就傻在原地,半分钟后,整座学校里回荡着一阵刺耳的尖叫。后来,她骂我缺心少肺,骗光了她这辈子的眼泪。现在想起来觉得好笑,我与茹颜的相识和相知在旁人眼里似乎那么不可思议,我和她是完全不同的女孩儿,她漂亮时尚,我灰头土脸;她从不读书经常翘课,我却是一节课也不愿意落下的乖宝宝;她吸烟唱歌打架挑事样样不差,我却只爱埋头写字偶然小资地唱唱情歌。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平行平行,到了尽头就有了交点,彼此穿插到对方的生命中去了。

我问茹颜,你和娃娃很要好吗?

相比茹颜来说,我和娃娃感情要淡许多,仅管是与茹颜同时相识的,我只感觉她很神秘,不愿让人过分地靠近。

茹颜仔细想了想,说,小时候我们就熟悉,无所谓什么好不好啦!她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很巧妙地把话题引开去。我知道她在隐瞒我一些事情,可她不愿多说,我也不好意思再问。日子就在我们说笑打闹间一天天地过去。没有人在意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融入茹颜的生活,对于别人而言,她本身就是个非凡的个体。除了我与娃娃,没有人敢真心地靠近她的生活。日子一直在走,我的心脏没有再发过病。我以为这一切会继续下去。

直到那一天,我喜欢杜北冶的事不再是秘密。

以疼痛之名免费在线阅读

说起杜北冶,从第一次见到他到第二次见到他,其中相隔了一个月的时间。期间,我总是看到刀疤带着一群一脸稚气却拼命扮酷的小毛孩子游荡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头发红得刺眼,老远就能看到。刀疤熟悉我,许是听茹颜提过,每次在路上碰到,他总是阴阳怪气地叫道:“呦,这不是杜北冶的小情人申屠安冉嘛!”引得一群人侧目。他终究没有忘记当初我是如何让他在他兄弟面前下不了太又长了杜北冶势气的。偶然茹颜在我身边,便会用她的大眼睛瞪着刀疤,狠狠地说:“刀疤你别过分啊!我不许你欺辱小东西!”又环视了一遍跟在刀疤屁股后面的那群小毛孩儿,“还有你们!闻声没?要是谁敢惹她,我颜姐让你们好过!”

一片寂静。

刀疤总是能化解尴尬,他呵呵一笑,“颜姐,何必那么认真。我们还不至于对一个女孩子做什么,更何况……”他笑笑地上下打量了我几眼,“我和杜北冶品位不一样。”茹颜朝他白白眼,”这还差不多!”她说,转身拉过我的手离开。经过刀疤身边时,见他斜着眼冷冷地笑。笑吧笑吧,指不定你未来老婆丑成什么样呢!我在心里想。

学校不是很大,我在第一天来学校的时候就说过了。可是我却一直没有机会碰到杜北冶。他是高二(1)班的,离我们12班很远,隔着两座教学楼的距离。他与娃娃的约会一般会选在上课的时候,一大群人一起。而那个时候,我都会坐在教室里安静地听课记笔记,偶然实在听不进去的时候就写写小说或者散文。我有一本漂亮的硬面抄,是去年在“AR”里花了不扉的价钱买来的,放着一直不舍得用。到培烁以后,我开始用硬面抄记日记,一天一页,都是懒懒散散地记着些琐事,也有一些对杜北冶的心情。我天生就是个文字的孩子,我把这本日记看成一个故事,一个正在继续的,我自己的故事。

当日记记到第30页的时候,我第二次见到杜北冶。那天是在篮球场上,他穿着印着红色“7”字的白球服打球。在阳光照射下,他额前深蓝色的刘海显得特殊动感,随着他每一个漂亮的动作不停地跳跃。我抱着厚厚的英语词典经过球场时,他不经意向我投来一束目光,然后微微扬了扬嘴角,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我自做多情。后来我跑去找茹颜,我说你知道吗?杜北冶对我笑了,他对我笑了耶!超帅的!茹颜用一种看白痴似的眼神看我,问,你至于吗?就一破男人对你笑了那么一小下,整得自己跟个花痴似的。我说你不懂!那是我的感情!你茹颜活18年都没对一个男生动过心那是因为你还没进化完全!茹颜瞪着眼睛揪我的耳朵,小东西,你说什么呢?我的耳朵被她揪得生疼,也许是太过用力了,我可怜兮兮地说,茹颜,放手,疼!你眼睛已经很大了,别再瞪了啊!她朝我贼贼一笑,问,要不,你去向杜北冶表白吧?我连忙摆手,你疯了啊!杜北冶可是娃娃的男朋友!茹颜不屑地撇了撇嘴巴,她的男朋友又怎样?尹林菁只要招一招手,跟在她屁股后面的纯情小男生就可以从咱们教室排到校门口!我还是摆手,不行,杜北冶看不上我的,说穿了以后见面多尴尬。茹颜看着我,有些气恼,小东西!我原先以为你挺有胆的,想不到你也是个怕事的种!她放下揪着我耳朵的手,赌气似地转到一边不理我。茹颜!我轻轻地叫她,她没应声。茹颜!我说,你知道吗?我和你不一样,我不是漂亮的女孩儿,我没有可以骄傲的资本,杜北冶是我活那么大第一次喜欢上的男孩子。我知道他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知道我配不上他,可是,我不想让自己失望,我宁愿维持这种淡然的关系,至少这样,我还可以给自己留一点幻想的空间,茹颜,安冉是胆小鬼,我害怕被他全票否决。我只是想躲在角落里,让我远远的,远远的看他一眼就好了!我不要他的回应,真的!从他抱我的那一刻,我就这样决定了!所以茹颜,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求你,好不好?茹颜转过身,用她瘦长的双臂环住我的肩膀,她有些哽咽,她说,安冉你真傻!其实,我就觉得你很好,很清纯,真的!不像我,沾染了太多世俗繁华……

那是我和茹颜全部故事中,她唯一一次叫我安冉。她说她喜欢叫我小东西。她说她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觉得我与她身边的人不一样,她说,小东西,你永远都不许变,闻声没?不管这世界怎么变化,你都不许变!我记得当时我是无奈地苦笑的,我说,人总是会变的,茹颜我没办法向你承诺什么,很多事情来去匆匆,我不知道会在何时迷途深陷。讲完这些我看了看茹颜,她的眼神黯淡下去。轻轻抿了抿嘴唇,我们都保持沉默。

我喜欢杜北冶这事儿一直是个秘密。茹颜说打死她也不会出卖我。我知道,从上一次的谈话中,她已经真正体谅我了。她说小东西你知道不知道啊!你对杜北冶的爱是我见过最纯粹,最掺不进功誉名业的爱,我见过太多太多自私的感情,都很残忍。她说,小东西,要是他能像你爱杜北冶一样爱我,那就好了。我惊异地望着茹颜,我说茹颜,他是谁?茹颜摇摇头没说话,她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轻轻地弹去烟灰,任袅袅升起的烟圈模糊她漂亮的大眼睛。我知道茹颜有许多秘密,她一直把自己埋得很深,整日用昂贵的化妆品,鲜艳的服装把自己伪装。茹颜就像一只猫,漂亮的猫,骄傲时昂着头慢慢地走,受了伤却躲在角落独自舔伤口。我渴望靠近她一些,再近一些,至少那样,我们就能彼此依偎地多给对方一点暖和。

可是,茹颜却并不愿意让我过多地介入她的生活。她只愿意把她的快乐共享给我,每次她情绪低落的时候,她就不愿意让***近。她说,小东西,你离我远儿点,别靠近我,求你!她总是回头招呼娃娃。娃娃一直很安静,一句话不说地收拾好东西跟着茹颜出去,一去往往就是一整天。这整整一天时间里,我收不到茹颜一条信息一个电话,有时甚至连她的面也见不了。我知道茹颜不愿意让我卷进她乱七八糟的麻烦事中,她是为我好,可我还是忍不住孤独的感觉。往往这个时候,我就会不停地喝水不停地记日记。我的日记已经写了厚厚一百多页了。

这厚厚一百多页纸说明了一个问题,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来到这个学校3个多月,而现在,将近期末。这3个多月时间内,我只见过杜北冶数十面,几乎都是他在打篮球的时候我经过球场的。他记忆很好,每次看到我都会微微点头地表示还记得我,更有一次,他甚至跑过来问我,哎!你是那个谁谁,和娃娃一个班的吧?我轻轻地点头,说,我叫申屠安冉。他念了几遍我的名字,然后笑了,他说,我记住你了!

他的笑真好看。

后来我在日记里写:“杜北冶向我跑来的时候我正在看杂志上我新发表的点击榜,叫《你是我的谁》。他就是这样慢慢地跑到我面前,笑着说,你是那个谁谁,和娃娃一个班的吧?我点头,看着他好看的眼睛,认真地说,我叫申屠安冉。他又冲我笑了笑,哈了口气在手心,说,这鬼天气,好冷,女孩子该多穿点儿衣服,不然该着凉。然后他朝我轻轻招了招手,重回篮球场。我看着他高高瘦瘦的背影,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杜北冶,你是我的谁呢?这样的关心该让我如何理解?”

合上日记的时候我发现娃娃正站在我身后,她眨巴着眼睛问我,你写什么呢?我摇摇头说,没,没什么。她凑近我的脸,说,不是吧,安冉?我好象看见我和杜北冶的名字了。我说,我写你们俩很配呢!真的!她扑哧一声笑了,说安冉你脸红个什么劲啊?该不会喜欢我吧?我先申明哦!我只喜欢男人!我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捂住自己的右脸。呼呼,真的好烫呢!

跟娃娃相比,我就是一只不自量立的丑小鸭,我凭什么喜欢她男朋友呢?

茹颜总说我爱胡思乱想,她问我,你倒说说看,你哪比不上尹林菁了?我说,她比我漂亮不止一点点。茹颜气急败坏地说,小东西你有点儿自信行不行?漂亮怎么啦?又不能当饭吃!你写的一手好点击榜还可以赚两钱养活自己呢!我嘟囔道,漂亮怎么就不能当饭吃?男生看到娃娃眼睛都直啦!杜北冶不就也是因为她漂亮才甘心当她”饭票”的嘛!换成是我他能乐意?茹颜被我堵得哑口无言。许久,她才恨恨地憋出一句,小东西,算你狠!我说不过你。然后转身又自言自语道,哎!当初我怎么就没想到要把国文念好呐……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以疼痛之名免费在线阅读,一本由作者祺小朵创作的浪漫言情类型的小说,小编十分喜欢。关注未来小说导读,阅读更多出色。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