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亲爱的你别逃(殷暖暖齐允浩)第15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亲爱的你别逃(殷暖暖齐允浩)第15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亲爱的你别逃(殷暖暖齐允浩)第15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2-24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编给大家送福利啦,不用在辛劳找主角是殷暖暖齐允浩的小说,小编共享了亲爱的你别逃(殷暖暖齐允浩)第15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梁馨妙笑着说:“殷医生,你真希奇。我们都巴不得难得这么清闲呢,你还嫌无聊。你想想啊,连急诊科都这么清闲,可想而知,社会上就比较平静啦。像往日都是些车祸,打打杀杀受伤的,看到就无语了啦。” 也是哦,这小猫说的倒挺有理。殷暖暖赞赏地看着她。关注小编不迷路,更多出色优质小说带给大家哦!

亲爱的你别逃全文介绍


亲爱的你别逃第15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由于姚乐怡的警告,殷暖暖在接下来的日子对罗晓敏总是有点小心翼翼,能避则避;实在碰上避无可避时,她就赶在她开口前赶紧打声招呼赶紧走人,离她远远的。令她意外的是,罗晓敏对待她虽然一如以往的冷淡,但却没有再让她做过什么职责之外的事情,最多就是故意把棘手的病人分配给她,难缠的病例让她去跟…..总之也就是她份内之事,在齐允浩的帮助下,她也总算有惊无险的过完几个星期。
齐允浩这个人啊,让人真看不透。明明私底下就开朗活泼,放荡不羁。但一到科室,就一脸的严厉,说起话做起事来一板一目,假如不是他偶然俏皮地朝他打个眼色,或趁她不注重时偷偷揪下她的头发…..她还以为他真的变性了呢。
哎….殷暖暖坐在办公台上叹了口气。
配班的梁馨妙探过了头,迷惑地问:“殷医生,你怎么了?不舒适吗?”
殷暖暖缓缓地摇摇头,回答:“没有,就是太无聊了。”
梁馨妙笑着说:“殷医生,你真希奇。我们都巴不得难得这么清闲呢,你还嫌无聊。你想想啊,连急诊科都这么清闲,可想而知,社会上就比较平静啦。像往日都是些车祸,打打杀杀受伤的,看到就无语了啦。”
也是哦,这小猫说的倒挺有理。殷暖暖赞赏地看着她。
梁馨妙自得地摸摸鼻头,说:“不要太崇拜我哦。哈哈。”
殷暖暖不屑地哼了一下,这小猫,夸一下就飞上天了。她闲闲地开口:
“是哦,像你说的,假如天天都这么平静就好了。到月底发工资的时候,看到空空的奖金簿,看你还喜悦不喜悦地起来。”梁馨妙转念一想,对哦。没有业务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肯定就没有奖金的啦。她不由惨嗷:“不要啊,我这个月还要还信用卡。没有奖金就完蛋了啦。天啊,快来病人吧。”她宁愿忙点,也好有奖金还信用卡啊,还有她新看上的那套皮衣…..
“你少乌鸦嘴了,现在主任们都去病例研讨了,来了病人就剩我们几个值班医生和护士,出什么事就麻烦啦。还是少赚点吧。”一旁走过的韩丽立马打断她的幻想。
殷暖暖在一旁直点头赞同韩丽的说法,难得趁齐允浩他们去会议室病例研讨,一时半会估计也下不来,自己刚好可以偷闲一下。人生难得偷会闲啊…
可惜她还没来得及自得完,只见急诊科身边跑进一个匆忙的身影,撕破着喉咙直喊:“医生,救命啊!医生!!医生,快来救命啊!”
殷暖暖心里暗念乌鸦嘴,身子刷的站起来,匆匆扫了一眼呆在一旁没反应过来的梁馨妙,高声喊道:“还呆着干什么,快点预备。”说完身子往外跑去。
只见地上躺了一个粗笨的身影,是个孕妇,此时的她满头的大汗,脸色全白,只剩下乌青的嘴唇发出深沉的呻吟声。一见殷暖暖过来,她拼命地伸手拽住她的白大褂,气若悬丝地请求:
“医生,救救我,救救我的小孩。求求你,求求你….”
殷暖暖冷静地一边查看着她,一边温顺地回应:
“放心,你放心。现在到了医院,有我们在这里,你会没事的。孩子也会没事的。请坚强点,好吗?”闻言,那个孕妇如释重负,手一松,就晕了过去。
一旁的男人见状急忙冲了上去,扶起孕妇的头,自己一抬头满脸是水,已分不清是水还是泪。他冲着殷暖暖大喊:“医生,救人啊。快救人啊。”
殷暖暖冷静地回头向韩丽和梁馨妙说:
“妙妙,你马上快去推平车来,韩丽,马上给齐主任打电话,还有,通知儿科老总和妇产科老总马上下来。还有你们…”她抬头看了一眼呆在一边的其他医生,“你们别光站着啊,过来帮忙啊。”
几个值班医生面面相窥,为难地说:“我们不是妇产专科的啊,这种情况,你还是等妇产专科的医生来处理吧。”
“还等!这明显是胎盘剥离的现象,你没看到已经大出血了吗?现在是等的时候吗?快点帮忙!”殷暖暖怒气冲冲地大吼。几个老资格的医生怔了一下,这才急忙上前帮忙。
梁馨妙已经快手推来了平车,几个医生七手八脚把孕妇抬到平车上,在殷暖暖的指导下,几个人匆忙把平车推进急救室。
殷暖暖刚想冲进急救室,谁知被那男的一把拉住衣服,只见他双手抖得都差点抓不住。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求求你。”
殷暖暖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安抚地说:“放心,你等着。我们会尽力的。”说完急忙冲入急救室。
“妙妙,上心电监护仪。韩丽,通知了主任没有。”殷暖暖一边戴上无菌手套,一边问。
“已经通知了,他们已经从会议室赶过来。不过现在正是电梯繁忙的时候,他们在40楼的会议室,估计下来也需要时间。”
“好,韩丽,你马上打上静脉通道,手脚都要,用留置针头,还有生化,常规管留下3管血备查。盐水500ml,止血芳酸20ml,止血敏20ml。快上。”殷暖暖一边下着医嘱,一边轻轻脱掉孕妇的衣服。一看,不由皱起了眉头。
情况不妙,之前孕妇穿了厚厚的衣服看不出出血量,只看到裤子隐隐约约的血迹。现在一脱开裤子,衣服已经被鲜血浸湿了,而孕妇的***还在不停往外冒血。
“凌丽,马上通知检验科过来查血常规,联系血库备血,一旦确定血型,马上输血。通知手术室值班人员,马上下来急救室,预备手术。”殷暖暖的头顶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齐允浩,你快来啊。
“殷医生,不用送手术室吗?”此刻从其他科室赶回来的高凤燕护长冷静地问道。
“来不及了。高护长,赶紧做术前预备。”殷暖暖看到孕妇的腹部已经硬如石板,底下却在不停往外冒血,知道胎盘剥离的已经很严重了,再不争分夺秒地进行手术,估计大人和胎儿都保不住了。
“好。”高凤燕冷静地上前进行术前预备。
“妙妙,病人的生命体征,还有胎监情况。”
“血压50/30,心跳180,胎心音180….殷医生,情况很不好。”
梁馨妙惊慌地叫起来,监测仪器不停响起的报警声像催命铃一样,惊扰着每个人的心。
“冷静下来。”殷暖暖大吼一声。“加压输液,凌丽,血常规出来没有。”
“正在检测,还要几分钟。”
“手术室的值班人员到了。”梁馨妙像看到救星一样大喊。
“做好手术预备。麻醉医生,麻烦你马上出去签知情同意书,同时告知病人家属,假如万不得已,我们要切除病人的子宫。请他做好心里预备。”殷暖暖冷静地发声,麻醉医生应声急忙走了出去。
“可是,谁是主刀医生?”高凤燕问出大家心里的迷惑。手术室配班人员都到齐了,但是一般都是不同的病症有不同科室的主任主刀,手术室本身并没有配班的主刀医生。
“齐主任和妇产科主任正在赶回来,在他们赶回来之前,我来主刀。”殷暖暖嘴里一边说,一边在护士的协助下穿上无菌操作手术衣。
“殷医生,你并没有主刀的权限。这样做,会给你惹麻烦的。”高凤燕很清楚,她虽然也是执业医师,但现在正是跟岗轮科的时候,她并不能单独进行手术。再说了,手术的主刀医生一般都是主任级以上的,执业医师最多只是配班,在一旁配合而已。
“要不,你再等等。齐主任他们很快赶回来了。”高凤燕建议。
“等?再等就是一尸两命了。我等得起,她等得起吗?”
殷暖暖愤怒地指着已经进入昏迷状态的孕妇,生死关头,她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此刻韩丽匆匆从外拿着血袋冲进来。
“殷医生,o型血。”
“输上,快!麻醉师,进行麻醉….”此刻的殷暖暖,脑海一片空白,她所能想到的只是如何能拯救眼前这两条生命。
躺在床上的孕妇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刚才还跳的非常的胎心音此时竟然开始下降。
“殷医生,不好了,胎心音85,胎儿窒息了。”
“马上手术。”殷暖暖下了指令。一旁的高凤燕马上上前把无菌手术洞巾铺在产妇的肚子上。已经消好毒的肚子高高的耸起,硬的像石块一样。
冷静,冷静。殷暖暖手握着手术刀,下意识地舔着自己的嘴唇。就在她的手术刀即将划上产妇的肚子时,一双戴着无菌手套的手轻轻抓住她的双手,伴着冷静地男中音:
“我来。你休息一下。”
殷暖暖抬头,齐允浩,他终于赶到了。虽然已经带上手术帽和穿上手术衣,但他额头湿透的汗珠和被汗浸湿的手术帽表明,他已经很赶了。
跟他一起赶到的还有妇产科的主任,此刻也跟他一起上了台。儿科的老总—高宇峻也换上了无菌手术衣,站在一旁待命,以便胎儿一出来马上抢救。姚乐怡不知道怎么收到风,也跑了过来,此刻她也全副武装站在一边。
殷暖暖退下手术台,紧绷的神经似乎一下子松弛了下来,她脚一软,几乎跪倒在地。一旁的姚乐怡急忙过来扶起她,走到一边。
“放心,有他们在。大人和小孩都会没事的。”姚乐怡低声安慰。
殷暖暖抬头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抖的几乎拿不住东西。见状姚乐怡扶着她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自己走到高宇峻的身边待命。
“孩子出来了。”随着高凤燕的一句话,等待已久的高宇峻和姚乐怡急忙上前。
“小姚,预备气管插管。”看着孩子青黑的脸孔,高宇峻沉声下着命令。
“好。”姚乐怡拿着早已预备好的器械递给他。高宇峻没有再说话,专心抢救。
“血浆,继续上。缩宫素,肌注………”此刻殷暖暖的耳朵迷迷糊糊地不停飘过各种指令,然而疲累的她已经分不清是谁下的了。只恍惚记得各个不同颜色的衣服从自己眼前不停地走动,走动……
........................................................................................................................................
这一场抢救足足持续了12个小时,等他们从急救室出来换好衣服时,已经是半夜时分,皎洁的月光从办公室的窗投进来,留下一丝丝的银华。
殷暖暖疲惫地趴在办公桌上,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手术,但到后来齐允浩也要求她上台进行观摩并让她下相关的医嘱,实际考察她的临床应变能力。幸好休整了一下,她总算缓过气来,不敢怠慢地参与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抢救。由于一直在急救室里处置,他们并不清楚时间流逝了多久,直到病人的生命体征基本稳定下来,由相关人员送到重症监护室,他们才松了口气。这不,一出来,大家都累得直接趴下,办公桌,椅子,地上…..东倒西歪躺了一地…..
殷暖暖转转疲惫的脖子,拿起水杯走到外面走廊的角落,喝了一口水,她安静地坐着。身边传来轻柔的脚步声,殷暖暖回头一看,正对上齐允浩含笑的双眼,这人真是希奇,脑神经紧绷了这么久,放松下来竟然也看不出一丝的倦意。真不是个正常人,殷暖暖暗忖。
“累了吧?”齐允浩在她身边的长椅上坐下。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空荡荡的走廊上只剩他们两个身影。
“嗯。”殷暖暖点头。“以前也参加过长时间的抢救,但没这么惊心动魄。”只要回想到那哇哇直流的血似乎无法止住,她就不寒而栗。好几次她都认为,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要在自己的眼前逝去。然而抬头看到齐允浩,他除了眼神坚定,嘴里不停地下医嘱外,似乎并不紧张。那份淡然似乎传达给她一份安心,她才能坚持了下来。
齐允浩轻笑了下,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点上,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
殷暖暖惊奇地看着他,说:
“你….你….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印象中的他除了啤酒,似乎并不吸烟。
齐允浩扬扬眉,轻笑着说:
“男人嘛,总要有点爱好的。烟…”他低头吹吹烟头的灰。“可是个好东西。”接着又吸了一口,看着殷暖暖厌恶的表情,他不由生出坏心眼,把烟往她脸上一推:
“要不…你也来一口?”
殷暖暖一下子从长椅上跳起来,一把打开他的手,口里怒骂:
“混蛋,滚开。谁要吸你的烟。”
齐允浩闷闷地笑了几口,举起另一只手指在嘴边嘘了一下,指指后面的急救室。
殷暖暖骤然捂住自己的嘴巴,静静坐下,眼光狠狠地盯着他,假如眼神能杀死人的话,估计现在他已经被千刀万剐了。齐允浩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脸,然而高耸而颤抖的肩膀透露出他正努力地憋笑。这小妞太好玩了,就像玩具一样,按一下蹦一下…
殷暖暖恨恨地说:
“笑,笑死你算了。你都不累的吗?”她觉得自己都快累瘫了,怎么他还那么精神奕奕。
齐允浩耸耸肩,吸了一口烟:
“累啊,怎么不累。所以才靠它来提神啊。”他缓缓吐出烟雾,“以前更凶险的情况都遇见过,你知道我最高的抢救记录是多少吗?”
殷暖暖摇摇头,她觉得这次已经算是她人生中最漫长的一次抢救了。难道他还有更厉害的?
“4天3夜。”齐允浩好瑕以整地看着她。
“什么?!!”殷暖暖惊奇地叫出声来,齐允浩又嘘了她一下,示意不要吵到里面休息的人。
殷暖暖压低声音:“4天3夜???”我的天啊,真不敢相信。
“一直都没有合眼?”
齐允浩扬起眉头肯定地点点头。
“天啊,你们还是人类吗?”殷暖暖低呼。
齐允浩轻笑了一下,摇摇手里的烟头,说:
“所以只能靠它咯,没有它,铁人也撑不下去。我们都是交替着到隔壁的房间抽支烟醒醒神,赶紧再回到手术室抢救。不然你以为我们真不会累啊?”他把烟头按到一边的垃圾桶上沿,手低按几下眉心。
此时,殷暖暖才发现他的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一向英气硬朗的脸庞隐隐透出一丝疲态,原本干净的下巴此刻也冒出了隐隐约约的胡渣。
原来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精神。殷暖暖心底不由升起一丝异常的感觉,难道这是心痛?
摇摇头,她努力撇开想法,状如轻松地转移话题:
“对了,孩子怎么样了?”他们只顾着抢救大人,孩子由高宇峻初步处置后已经送回新生儿重症监护室去了,不知道情况如何。
“应该没问题,虽然窒息了一会,但气管插管后情况还算稳定,现在在温箱里,住一段时间院是难免的了。但这孩子命大,预后应该良好。”齐允浩回答。
殷暖暖侧头看着他,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细心,刚下手术台就已经打听好儿科那边的情况,像自己,都没缓过气来,哪想得到去打听那边的情况。
“可惜了,那个妈妈的子宫还是保不住。”殷暖暖叹气。
齐允浩好笑地看着她,习惯性地揉揉她的头发。
“能保住命就不错了。那种情况下,不切除子宫,她死定了。当然,也是你前期处置的好,我们赶到的时候直接进行剖腹手术,否则等我们到了再来那一套预备的话,神仙也救不回来那两母子了。妞,做的不错。”
对于这点,齐允浩打从心底对她赞赏。换了别的医生,谁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情况这么危急,自己又不是专科。万一出了什么事,背的罪名可就大了。轻则开除,严重的话说不定背上官司和法律责任。
殷暖暖有气无力地叹口气,无力地摆摆手:
“别夸我了,我那时候也是脑袋一片空白。你们老也赶不回来,我都快紧张死了。差点就直接给她做手术了。”回想下自己也真是冲动,虽然自己跟台做过不少剖宫手术,但每次都有上级在旁边指导和观摩,完全自己上阵的情况,还真没有过。
齐允浩的表情严厉了一下,认真地说:
“妞,虽然对你这次表现,我很赞赏。但并不代表,我同意你这么做。这次幸好我们是及时赶到了,万一我们没有及时赶到,你上了台,做的好了,医院也会处分你。做的不好,你就更麻烦了。以后碰上类似情况,我希望,你能更慎重地处理….”
齐允浩打断殷暖暖正欲反驳地话: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医生有医生的守则,医院有医院的规定。每一个小说大全都有它的小说大全规则,有时候即使你赢了小说大全,但你不遵守规则的话,一样会被判出局的。懂吗?”
殷暖暖收回嘴里欲反驳的话,他,说的对。虽然不忿,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我并不是怕因为你负上什么责任,像这次的事件,说句不好听的,假如你主刀,出了什么问题。我会负完全的责任。但是,妞…”
齐允浩一脸的严厉看着她,在她印象中,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跟她说过话。殷暖暖不由坐直身子,直视着他深邃的眼睛。
“我希望你记得,我们是医生,医生有医生的义务,但是,正因为我们是医生,所以我们所做的每一项医疗行为,都要在医师准则下进行。而不能随心所欲。即使….代价是惨重的。记住了吗?”殷暖暖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她第一次真正地感觉到。这时候的他,是个领导。
“那就好。不过就这次而言,你,做得很棒。这才是我的妞…”齐允浩随即恢复一副玩世不恭的二流子姿态,似乎刚才的严厉不曾出现过。
“谁是你的妞啊,不要脸。”殷暖暖气结地反驳。
就在他们两个其乐融融地在角落打闹时,罗晓敏站在急救室门口,冷冷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表情扭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殷暖暖齐允浩小说第16章全本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欲加之罪
就省总医院来说,一场持续半天的抢救并不算什么,更大更凶险的病症,它们也处理过。但这次来不及送往手术室,直接就在急诊科的急救室进行的手术,倒是头一回。所以此事惊动了院长。院领导还专门成立了小组,召集了各个参与抢救的主任级中层领导进行研讨。过后要求急诊科对这个案例进行讨论,吸取经验教训。所以在这天—周一的科晨会上,高凤燕护长当主持,急诊科除值班人员外,全部聚集在办公室进行案例讨论,医院还特意特派调查小组也前来旁听。
高护长翻阅着手头的资料,向大家简要地介绍了这次抢救事件的来龙去脉。当然,殷暖暖差点就下刀这点在齐允浩的刻意淡化下被略略带过,即使是在向院领导汇报时,他也轻描淡写地以一句在他的指示下进行而匆匆带过。所以即使有些医生想在这里提出对殷暖暖的质疑,也没有办法。
但在有心人的眼里,就不一样了。
高凤燕介绍完抢救过程,结果和预后,合上案例本。众人就病例中的处理都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综合讨论后,似乎告了一个段落。她抬头看着大家,问:
“对于这次病例,大家还有什么存在疑问的地方吗?”
众人摇摇头,然而一旁的高晓敏冷笑一声,说:
“我有疑问。我想知道,是谁授意给殷医生主刀的权力?她只是执业医师而已,并没有手术主刀的资格。”
众人的眼光一下子全集中在殷暖暖的脸上,连医院特派小组也紧盯着她。殷暖暖的脸一下子像火烧般,又红又烫。正当她预备开口解释时,齐允浩打断了她的开口:“这个问题,我已经跟院领导解释过。当时情况危急,我们正在赶过来。我授意殷医生在我们赶到之前全权处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吗?罗主任。”
一席话呛的罗晓敏脸上又红又黑,她不忿地反驳:
“齐主任,就算是你的授意。但她作为一个执业医师,自己的权限到哪里她自己不清楚?就敢自己上台做手术,万一这个病人抢救不回来,谁来担这个责任?到时候害得可是我们整个急诊科的人。”
她的话似乎有点合情合理,急诊科其他人员不由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人还将不满的眼光投向殷暖暖。
“按照你的说法,那殷医生似乎不该插手,那我请问你,等我们赶到再进行处理,这个病人还能不能抢救回来?罗主任,你应该心里有数。”齐允浩面色不善,阴鹫的目光盯着罗晓敏。
罗晓敏心里打了个哆嗦,但仍故作镇静:
“我们是医生,不是上帝。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专科的事情,本来就只能专科医生处理。我们急诊科的医生只能初步处置,没有动专科手术的权力。”
齐允浩一拍桌子,巨响吓了在场全部的人一跳。此刻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阴冷的怒气,空气中似乎凝聚了冰霜,让人呼吸都带着凉意。罗晓敏也吓到了,她从来没有看到过齐允浩发这么大的火,以往的他,即使生气,最多也是面色不好而已。而现在的他,就像发怒的狮子一样,从上到下都散发着火气。
“罗晓敏!”齐允浩第一次连名带姓地指着她吼道:
“你还是不是个医生,你还有没有一点点医者仁心?你把患者的生命放在何处?这件事情,别说殷医生最后没有上台进行手术,就算她上了,也是为了患者的生命而奋斗。将心比心,我为她骄傲。”齐允浩瞟了一眼坐在一边没有吭声的殷暖暖,继续说:
“我是她的带教,她出什么事情,我负责。还轮不到你来这里说三道四。假如一个医生不能把病人的生命权放在首位,那你做什么医生?不要把你个人的情绪带到工作里来,这是我们的原则。做不到或者看不惯,你可以申请调科。我立马给你签字。”
齐允浩的话像利刃般挖痛了罗晓敏的心。她的眼眶有点发红,他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重话,这次竟然为了她….罗晓敏狠狠地瞪了殷暖暖一眼,几乎要把她盯着血洞来。她不忿地咬着下嘴唇,没有再说话。心里却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殷暖暖为此付出代价。
殷暖暖何尝收不到她怨恨的眼神,只是这种情况下她还能做何反应?她轻叹口气,刚想出声,就被齐允浩的眼光挡了回去,他向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齐允浩向特派小组点点头,说:
“整个案例的来龙去脉就是这样,我认为,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们的处理是及时的,有效的,也是合理的。大家都尽力地拯救了两条生命,我为我的团队感到骄傲。希望你们也能感受得到。”
特派小组几个组员面面相窥了几下,带头的代表说:
“齐主任,你们的急诊科很好,不错。我们会将这些向院领导做汇报的。”
高凤燕见状急忙打圆场:
“是啊,我们急诊科的人员应该团结一致,争取创造更好的环境为患者服务。假如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就散会吧。赶紧各就各位。”
闻言大家赶紧一哄而散,齐允浩跟特派小组去院领导处汇报工作。殷暖暖刚走出办公室,罗晓敏忽然走过来,貌似无意却暗自用劲地用手肘一撞她的肋骨处,痛的殷暖暖弯下腰直呲牙。罗晓敏低声在她耳边说:
“你记住,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就算你安全没事,你也会害死他的。”
说完,罗晓敏一仰头扬长而去,剩下痛的直揉肋骨的殷暖暖一脸的无奈,她什么意思?难道说因为自己,齐允浩会受到惩罚吗?殷暖暖甩甩头,权当她只是放狠话而已。
……………………………………………………………………
好不轻易熬到午间休息的时间,殷暖暖在饭堂点了几个平时爱吃的菜,坐在角落里,菜香一阵阵地扑鼻而来,她却没有多大的食欲,有一口没一口地往嘴里塞着。
“殷殷….”殷暖暖随着叫声回头,看到姚乐怡捧着饭盆从不远处走来。她兴致冲冲地往她身边一坐。
“乐怡,怎么这么喜悦?”殷暖暖侧头有气无力地看着她。
姚乐怡扬起灿烂的笑脸,说:
“没有啊?我很喜悦吗?”
殷暖暖斜睨着她,冷哼一声,往嘴里塞一口饭:
“你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去了,怎么,你那个恶魔没有折磨你啊?”
姚乐怡皱皱鼻子,说:
“他啊,还不是老样子,跑腿的活让我干,自己就知道坐在那里下指挥。像上次那个宝宝,你知道的那个,他竟然让我自己去给这么小的小宝贝插尿管,幸好我技术过关。否则还真让他小看了。”殷暖暖呵呵地笑了起来,伸手推了一下她:
“你以为平时就光让你去留大小便标本啊?高主任的苦心你现在才理解了吧?”
姚乐怡撇撇嘴,刚想反驳,一阵带笑的男中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还是殷医生明白我的苦心,小姚啊小姚,你要能领悟到殷医生的一半,我也不至于这么辛劳。”
她们一抬头,正碰上高宇峻带笑的眼光。一旁的齐允浩也含笑地看着她们。姚乐怡此时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一声不吭的往殷暖暖身边一坐,低头吃饭。高宇峻和齐允浩也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
“高主任怎么也有闲情逸致来员工餐厅吃饭啊?”殷暖暖不由觉得好奇。
“呵呵…殷医生,瞧你说的。我怎么就不能来员工餐厅吃饭啊?”
高宇峻笑问。
“我们刚从院感办下来,就顺路过来喝杯东西。”一旁的齐允浩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哦…”殷暖暖了然地点点头。“对了,齐主任,那个….医院那边没说什么吧?”
“没有外人在,不用那么生疏的。叫我允浩吧。”齐允浩笑了起来。“没事,刚才宇峻也帮忙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假如不是你的果断处置,估计现在孩子的情况不乐观。”
“啊,谢谢你,高主任。”殷暖暖感激地向高宇峻点点头。此刻的高宇峻卸下往日科室里的一本正经,含着一丝戏谑的微笑,说:
“不公平,你叫他允浩,却叫我高主任。假如你真的想感谢我的话,就也叫我的名字吧。”
一旁的姚乐怡闻言嗤之以鼻。高宇峻挑挑眉头,望着她:“小姚同志,听闻你下午还想继续给小宝宝们洗澡?”
姚乐怡立马抬头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讨好地说:
“主任,主任。你人最好了。我最崇拜你了。”说完摇摇殷暖暖的手臂,一本正经地说:
“殷殷,我们主任啊,人最好了。你就听他的,以后不要见外,直接叫他的名字就好了。”说完又回头对着高宇峻露出谄媚地笑脸:
“主任…….”一边睁着大大的眼睛,像个兔子似的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殷暖暖忍笑受不了地拍了她一下。齐允浩不禁抚掌大笑:
“宇峻,你的徒弟真的很好玩。太好玩了,难怪你最近上班都乐不思蜀了。”
高宇峻自得地笑着说:“对吧?你也这样觉得吧?我现在觉得上班有意思多了。对着她可比对着科室那群老古董有意思多了。”
三个人不约而同嬉笑了起来,剩下姚乐怡一旁翻着白眼暗自怄气。
半响,高宇峻擦擦笑出的眼泪,喝了一口杯里的奶茶,开口说:
“不过说真的,暖暖。这次幸好有允浩帮你挡着,不然你还真逃不了被那群人唠叨一顿。”
暖暖?殷暖暖不由皱皱眉头,从来没有人这样称呼她。一旁的齐允浩也受不了地看着这小子,竟然自动升级为这么亲热的称呼。不过,殷暖暖还是感激地说:
“你们两个我都要好好感谢,要不是你们为我说话,还说不定要出什么乱子。”
一旁的姚乐怡不由插话:
“都是你们那个罗主任搞的鬼,唯恐天下不乱….”没说完,就被高宇峻的眼光逼了回去:
“少说几句,吃你的饭吧。”
“哦…”姚乐怡只好低头吃饭,不再说话。
齐允浩沉吟一下,开口对殷暖暖说:
“虽然罗主任的做法有些过分,但这次患者总算是平安无事,想必她也奈何不了你。但由此事后,你做事要更加小心谨慎。不要让别人抓到把柄。知道吗,妞?”
闻言,高宇峻吹了个口哨,说:“好亲热的称呼哦,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嘛。”
齐允浩一拳捶向他的肩膀,笑着说:
“没你想象的那么龌龊。我们只是高中开始的朋友,叫习惯了就懒得改了。”
完了。殷暖暖头疼地看着一旁眼光诡异的姚乐怡,看来今晚逃脱不了被刑讯逼供的命运。
高宇峻哈哈地笑了几下,换了一副正经的脸孔:
“不过,暖暖。允浩说的对,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医院不比其他地方,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有心人抓到把柄。还是小心为好。看情况,罗晓敏是有意要针对你。当然,原因我们大家都明白。”他斜睨了一旁的罪魁祸首,齐允浩一脸无辜地喝着咖啡。
“反正在科室里,小心她就好。”高宇峻发自真心地说。
“谢谢你们。以后我行事会更加注重,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对于这几个真心为她着想的朋友,殷暖暖是真的发从内心地感激,特殊是齐允浩。她偷偷看了一眼他,不料正对上他深思地看着她的眼光,心里不由一慌,赶紧低头往嘴里塞了一口饭。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推荐理由

亲爱的你别逃(殷暖暖齐允浩)第15章全本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亲爱的你别逃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