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小妖精(闻娇厉承泽)第8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小妖精(闻娇厉承泽)第8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小妖精(闻娇厉承泽)第8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分类: 空间系统小说时间: 2018-12-2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妖精闻娇免费阅读共享,一本好看的系统穿越小说 ,主角叫闻娇厉承泽,厉承泽捏紧了拳头。 该死的! 他们早就有一腿了对不对? 哦,那次绑架,闻娇救他的命,也是早有图谋对不对?想要在线阅读小妖精小说的读者,请到本站小妖精(闻娇厉承泽)第8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小妖精小说简介

修炼成精后,她意外得到一个委托系统,穿梭在各个世界,
一句话总结,满级号进新手村了!

小妖精第8章免费全文阅读

厉承泽究竟在宁城声名显赫,就算于安安让他沦为了上流圈子的笑料,但等他踏进慈善晚宴的现场,那些个生意人还是会挂起笑脸上前献殷勤,究竟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于安安和豪门千金的圈子合不来,因为只要她们一开口,就会让她想起闻娇,事实上,这些人也不喜欢她。所以她干脆就陪在了厉承泽的身边。
这对于大男子主义的厉承泽来说,显然是十分受用的,这让他充分展现了自己的保护欲。
“这位是于小姐吧?”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出声。
于安安捏紧了包,矜持地对着男人点了下头。
男人看向厉承泽,笑道:“厉先生的女朋友真漂亮,厉先生好眼光。”
谁不爱听奉承话呢?
这还是于安安这么久以来,难得听上那么一句奉承话。
究竟夸她善良、单纯的有很多,但夸她漂亮的却从来没有过。尤其是在经历了被人拿去与闻娇对比之后,她就越发想要得到“漂亮”的称赞。
于安安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厉承泽回头看了看她,也对那个中年男人回以了一句:“谢谢。”
但就在这个时候,四周忽然变得嘈杂了起来。
于安安迷惑地看向那些人,发现他们在朝大门的方向打量。
是什么人来了吗?
中年男人感叹了一声:“厉远来了。”
言语间竟然满是畏惧的味道。
厉承泽冷静脸转头看去,于安安便也跟着转头看去。
侍者拉开车门,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瞬间吸引走了全部女性的目光。
究竟他身上的气质太独特了。——高高在上、冷淡禁欲。
然后大家就看着他转过身,微微弓腰,冲车内的人伸出了手。
“厉远先生今天也带了女伴啊?”
“不知道是谁啊。”
“肯定比于安安强的。”
“嘘,小声点,别让厉大少闻声了。”
说是小声,其实并不小声。
这些女人恶意地对着她评头论足,恨不得将她踩进泥里。是源于妒忌。因为就算闻娇不是厉承泽的未婚妻,还有她于安安。怎么也轮不到这些女人。
于安安咬了咬唇,这样一番自我安慰,才没觉得憋屈。
但紧跟着那车上有女人被扶下来了。
女人穿着一条蓝色露背裹胸晚礼服,胸前垂下海洋之心的坠子,她踩着高跟鞋,鞋跟很高,但她却能走得婉约雅致。而且随着她的走动间,长长的裙摆也跟着微微晃荡起来,就像是海水层层荡开,带着迷人的色彩。
雅致、动人。
当她走下来的那一刻,全部人就只想得到这么两个词了。
她挽着男人缓缓走近,众人也将她的模样看得更清楚了。
她没有戴多余的首饰,上身的昂贵物品不多,但却生生带出了别人拍马也赶不上的贵族气息,似乎将几亿张扬又内敛地穿在了身上。
她化着淡妆,眉眼漂亮,如水一般。
就似乎从中国古典画里走出来的美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皆是醉人。
这下全部男性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所以,这对男女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夺走了整个晚宴厅的注重力!
“是闻娇啊!”
“闻小姐来了啊,她怎么和厉远先生一块儿来的?”
“这下……有好戏看了。”
于安安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她的额上、背上、掌心也都渗出了汗,她脑袋开始发昏,脚下开始发软。
她几乎要站不住。
她本能地畏惧闻娇的出现,从她第一次出现在上流宴会开始。而现在,一切都成真了!闻娇真的出现了!哪怕她就戴着那么简单款式的首饰,她就穿着那么一条颜色不出众的裙子……但她也轻易夺去了全场的目光……
仿佛真应了他们议论的那些话——
“闻小姐难道不强过她一万倍吗?”“野鸡披上再漂亮的羽毛也成不了凤凰。”
于安安不自觉地抓紧了厉承泽的袖子。
而厉承泽也在看闻娇。
多久不见了?
一个月,两个月?
她变得更美了。
以前的闻娇虽然漂亮,但放在上流圈子,顶多只算出色,但却不出挑。
可如今的她……
光只是站在那里,就光彩夺目!
她身上仿佛被赋予了一种奇异的魅力,每个将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人,都会被死死勾住。
厉承泽狼狈地挪开目光,然后看向了厉远。
厉远!
他怎么会和闻娇走在一起?今天他是闻娇的男伴?
厉远穿着同色系的西装,似乎是有意为之。
他的气质是在场全部人都模拟不出来的,当他和闻娇走在一块儿的时候,竟然有种相得益彰的味道。
厉承泽捏紧了拳头。
该死的!
他们早就有一腿了对不对?
哦,那次绑架,闻娇救他的命,也是早有图谋对不对?
厉承泽心底的火焰几乎翻了天,烧灼得他胸口难受极了。
她怎么能这样对他?
她怎么能!
就在这时候,厉承泽察觉到了于安安的颤抖。
他转头去看于安安,就见于安安死死攥着他的袖子,身体细微地颤抖着,她脸色发白,满头虚汗,大概是被闻娇吓住了。
是啊,闻娇换上了她的心脏,于安安看见闻娇,自然是害怕的。
闻娇就不同了,她挽着厉远的手臂,面带笑脸、神采飞扬,她多自信啊,她一定自信于,她将他玩得团团转,还弄走了于安安一颗心。她倒是健康了,可安安呢?安安只有他了,她只能在这个时候,柔弱无助地靠着他……
厉承泽咬着牙,心底的怒火和疼惜交织。
他拍了拍于安安的手背:“别生气,孩子要紧。”
“嗯。”于安安点了点头。
还好,厉承泽还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并没有因为闻娇的光彩照人,心神又飞回到闻娇的身上去。
转眼,闻娇挽着厉远走到了跟前。
厉承泽想也不想就上前一步,面色冷厉地道:“闻小姐真是好本事,这么快就勾搭上新的男人了。还不是别人,是我的小叔。”
闻娇先是诧异地看了看于安安:“你们……”
“闻小姐有资格来管我们?不如先说说你自己。”厉承泽粗暴地打断了她。
“没什么好说的。”厉远淡淡出声,“承泽,你的这个姿态,太难看了。”
见厉远这么快就护起了闻娇,厉承泽更觉得胸口堵了一口闷气,噎得他几乎窒息。他冷笑一声:“怎么?小叔叔打算娶我不要的女人过门给我做婶婶吗?我小叔叔还是放弃为好。究竟她……可不是软绵绵的小白兔!而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闻娇面色苍白,但眉眼却变得格外的冷厉,她厉声道:“够了!”
随着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一拳到肉的声音。
厉远一拳将厉承泽***了。
“我想揍你很久了。”厉远直接扯开了宝石袖口,随手扔到了地上,他挽起袖子,衣衫底下掩藏的肌肉微微隆起。厉远眉目冷锐,口吻斯文却又布满了暴戾的气息:“没教养的东西。”
于安安尖叫一声,跟着摔倒在地。
她小心捂着肚子,只能仓皇地看着厉远:“你想干什么?打人是犯法的!”
厉远却连半个眼神都不分给她,等厉承泽从地上爬起来,他又是一拳揍过去,拳风刚猛,和他的外表全然不符。
四周的人看得心惊肉跳,嘴里喊着:“别打了别打了。”
“厉大少!何必呢……”
“是啊是啊,叔侄打起来多不好啊……”
但真正上前拉架的人却没有。
因为没人敢拉。
厉远下手太凶悍了,厉承泽倒也不是吃素的,他凶性一起,毫无顾忌地就和厉远打了起来。
“嘭!”
“啪!”
“喀拉——”
身体碰撞地面,关节打折的声音接连响起。
男人成了斗兽场内的足足饿了好几天的凶兽,他们恨不得从彼此的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系统都看得心惊肉跳。
“厉、厉害了我的大佬,男主和男主他叔都为你打起来了……”
闻娇:“不要打搅我酝酿情绪。”
系统:“……”
闻娇立在那里,她盯着两个男人激烈地搏斗,眼底流露出几分悲色和几分怒色。
她的面色苍白,引人怜惜。
相比之下,那倒在地上只能徒劳喊出声的于安安,就被人忽略了。
“闻小姐也是真倒霉啊。”
“厉承泽怎么舍得?”

小妖精闻娇免费阅读出色章节

金家的慈善晚宴上,厉家叔侄大打出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上流圈子。但谁都不敢摆到明面上来议论。
厉家这对叔侄还是有那么些微相似之处的。
比如厉承泽可以大方带着于安安出席宴会,不顾流言蜚语。
厉远也可以挽起袖子,撕下高冷面具,说揍就揍,也不顾流言蜚语。
这会儿,闻娇就坐在诊室里,陪着厉远上药。厉远神色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假如仔细看,还能发现他嘴角带着点笑意。
而距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厉承泽面色阴沉地坐在那里,同样在上药。
只有于安安因为腹痛,被送去做检查了。
室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负责上药的护士都战战兢兢,手里的镊子晃了好几回了。
终于,厉承泽按捺不住了。
在他那个角度看过来,闻娇和厉远就像是亲密地对坐在了一块儿。
“闻娇,我这个叔叔,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以原谅你欺骗了我!你不能因为我和于安安在一起了,就用这个来报复我……”
厉远掀了掀眼皮,眼底透着冷光:“侄儿,过分自恋,是种病。”
“这是我和闻娇的事……”厉承泽“噌”地站了起来。
“还要再挨一回揍吗?”厉远眯起问。
“这回谁挨揍还说不准……”
“想砸了医院吗?”闻娇淡淡出声。
厉远一秒闭了嘴,并且收敛起了一身的煞气。
厉承泽却更不满了。
厉远的反应,就似乎他和闻娇之间有着很深的默契一样。
“你的女朋友来了。”闻娇出声提醒,并且指了指身后的病房门。
厉承泽顺势看去,才发现于安安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
“安安。”厉承泽马上起身迎上去,脸上倒是带着真实的疼惜之色。
于安安却静静掐紧了手指。
她腹痛,只能由厉承泽的秘书陪着去做检查。而厉承泽呢?还在这间诊室里,为了闻娇和他的叔叔起冲突。
她才本该是那个被放在心上的人。
怎么似乎反成了闻娇的主场?闹成了叔侄争抢她的局面?
于安安被忽视了个彻底,仿佛又回到了过去丑小鸭默默无闻的时代。
“承泽。”她低声喊,然后顺势靠在了厉承泽的肩上,她小声说:“我好累,有些站不住。”
于安安其实很少主动示弱,她只是会咬着唇,眼泪盈眶。这是她身上最大的闪光点。坚强、单纯。是天底下大部分男人都会喜欢的特质。
但她没发觉,自己在闻娇的影响之下,看着闻娇因心脏病展露虚弱,就轻易获得男人为其鞍前马后的样子。于安安有了不自觉的效仿。
厉承泽本能地抬手环抱住于安安。
但蓦地,他又想起来闻娇在跟前。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厉承泽差点缩回了手。幸好……他及时按住了。
“我们回去吧。”于安安说。
“好。”厉承泽环着她往外走,只是等出了门,厉承泽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闻娇却看都没看他。
一股恼怒从心而起。
他大度原谅了她,可她是什么态度?还是说,她和厉远其实早就有一腿?
“怎么了?”见厉承泽不动了,于安安出声问。
“没什么,进电梯吧。”
总得挑个机会,好好和闻娇谈谈!
本来他特意避开了闻娇,一是不想再挑起心底的怒火,二是不想再忆起过去的点滴。现在再见,他却忍不了了。
闻娇和谁在一起都行,但不能是厉远!
她不能马上琵琶别抱!
厉远也不够资格来挖他厉承泽的女人!
……
回去的路上,于安安就昏倒了。厉承泽不得不再次返回医院。
看护了好几天之后,医生通知他:“母体情绪波动大,身体不够健康,要多多注重。”
母体情绪波动大?身体不够健康?都是因为谁?
因为闻娇。
这个女人,捏造谎言,欺骗他的感情,扭头却和厉远凑在一堆,这两天八卦周刊上全是在写,闻娇疑似和厉远在一起的消息……
厉承泽拍了拍于安安的手背:“别怕,我会请营养专家,为你调养身体的。”
于安安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厉承泽走后,医生来查房。
于安安的被子滑落了下去,医生见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帮她盖了盖被子。
于安安骤然惊醒,抬头看去,就见站在床边的医生一身白大褂,眉眼英俊,脸上带着温顺的笑,十分具有亲和力。
之后天天医生都会到这间病房来查房。
他发现那个躺在床上的女孩儿,身形单薄,眉间带着轻愁,像是有什么困扰着她。可每当有人进门,她又会露出笑脸,是那么的阳光。
终于,医生忍不住问她:“你遇见什么麻烦了吗?看你似乎总是不太喜悦。”
于安安一怔,她先是摇了摇头,说:“我没有。”但紧跟着,她沉默了会儿,忽然又出声说:“假如有一个人害你失去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你会怎么办?”
“我会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最近厉承泽很忙,似乎忙于应付他的那个叔叔。于安安很久没有人陪着说话了。
面前的医生,神色温顺,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于安安忍不住将全部的事,都讲给了他听。
“她怎么能这样恶毒?”医生皱眉说,“她换走了你的心!她过得好好的,你却要忍受身体衰败的折磨!你还怀着孩子……”
终于有人在她面前愤怒地斥骂闻娇了。
于安安觉得胸口堵着的那口气松散了不少。
她咬了咬唇,说:“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受着。”
医生看着面前弱小可怜,面容清秀的女孩儿,她身上有种能打动人的力量。
这样的女孩儿,不应该遭受这么残忍的苦楚。
医生说:“有办法,有办法让你受的罪,都还到她的身上。”
过了几天,厉承泽来到医院。
他神色有些憔悴,显然因为厉远的出手,而费了不少的精力。
“厉先生。”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厉承泽认得这个医生,这人是宁城最年轻有为的名医,是这家医院花了大价钱,从国外挖回来的。
厉承泽看见他,心底咯噔一下,问:“安安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说:“她之前做过手术?”
“怎么?”
“对她身体的创伤很大,这一胎很可能会流产。甚至……她自己的身体器官也在走向退化衰败。她需要换肾。这是她的检查报告……”
厉承泽捏着检查报告看了很久,他一颗心沉了下去,仿佛又回到当初闻娇被查出心脏病的时候。
他坐在那里,不一会儿手边就全是烟头了。
于安安歪头看了看他。
他还在犹豫吗?
为闻娇拿走她的心,他毫不犹豫。
现在要为她拿走闻娇的肾,他就犹豫不决了?
于安安心底的怨气涨大起来。
她渐渐忘记了第一次见到闻娇的场景,她忘记了对方的温柔大方好相处,她忘记了自己曾经坐在对方的病房里,吃过对方的食物,听过对方弹琴,听过对方讲国外旅游的经历……
对方曾温柔待她,她却还之以毒牙。
而闻娇这时候刚刚睡醒,她披着外套,懒洋洋地下了楼。
闻母招手将她叫了过去。
“娇娇,妈妈问你,你和厉远厉先生是什么关系?你不会做出什么错事吧?”闻母焦虑地看着闻娇。
闻娇眯着眼,赖在靠枕上,说:“他在追求我,但我还没答应。”
闻母这才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早就和他有关系了……”
“怎么可能?你们的宝贝女儿不会做这么没道德的事,那个时候我和厉承泽还有婚约在呢。”
一边应付着闻母的问题,闻娇一边在听系统汇报。
“男二出现了。”系统说。
“就是原著里那个一双圣手拯救于安安无数次性命的帅医生?”
“可、可以去掉‘帅’这个形容词吗?不然我、我会以为,你又想搞这个医生了。”系统结结巴巴地说。
“可以搞吗?”
“不可以。”系统在闻娇的脑内大声说:“这个人说不准正计划着怎么搞你呢!搞死的那种搞!”
“哦。”闻娇眨巴眨巴眼:“不怕,我正等着他来搞死我呢。”
这段对话结束没多久,闻娇的手机就收到了厉承泽的短信。
他约她在医院见面。
闻娇很快就开车赶了过去。
厉承泽带着她走到了于安安的病房外。
“安安病了,因为你。”他说。
闻娇冷冷地看着他:“和我有什么关系?”
“闻娇,你还不肯承认吗?认错很难吗?你为什么会康复?因为你装着于安安的心!而她因为这场手术 ,她的身体器官衰败很严重,她快要保不住肚子里的孩子了,她很可能会丧命……”
“你在胡说什么?我康复,和她有关系?”闻娇皱起眉,一脸不可理喻地看向厉承泽。
“你骗了我,我以为你就是当年绑架案时救了我的女孩儿,所以我百般宠着你,甚至和你订婚,为你去找心脏,我找到了于安安……可实际上呢,于安安才是当年救我的那个女孩儿。你享受了她应得的宠爱。你还得到了她的心。这样还不够吗?闻娇!你到现在连错都不想认吗?”
闻娇的眼泪涌了出来,她咬唇,羞愤地看向厉承泽:“我和你计较过吗?你包养于安安,和她有了孩子!让我在整个圈子丢了脸面。我和你计较过吗?”
“你顾及的只是你的脸面!闻娇,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原来你不仅是个骗子,还是个死不认错,铁石心肠的骗子!”厉承泽咬牙怒骂。
于安安被声音惊动了,她扶着墙缓步走出来。
她虚弱地道:“闻小姐……”
闻娇直接粗暴地打断了她:“于安安小姐,我也很想问问你。当你被我未婚夫包养,和我住在同一层楼,和我坐在一起吃东西,听我弹琴,让我教你英语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当你知道他有未婚妻,还和他上.床的时候,你难道不会想起白天和我相处的时候吗?你难道没有感觉到那么一点点的羞耻吗?”
他们大声的争吵,将其他病房的人都引了出来,不一会儿的功夫,整层楼就都是人了。
于安安后悔她主动选择了这样一家医院了。
早知道,她该学闻娇,住贵族医院的。
旁边的人指指点点。
于安安脸色由白转红。
她急急地喘了两口气,然后猛地向后倒了下去。
厉承泽及时抱住了她,厉声下令:“把闻小姐看起来!”
闻娇摸进兜里,静静按下了一条早已经编辑好的短信。
发送厉远。
【救命!】
当保镖围上来的时候,闻娇抬头冷冷地看向了厉承泽:“你叫我来,是想要什么?要我道歉?还要什么?”
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慢步走过来,他说:“要你的肾,于小姐需要换肾。”
闻娇冷笑一声:“凭什么?”
“凭你的一切,都是于小姐给的。”
闻娇脸上的讽刺之色更浓了:“我家世富贵,从小不缺钱花。我的一切,都是我父母,我自己给的!”
说完,她看向了厉承泽,眼底的泪水终于撑不住落了下来,她悲痛又绝望地看着厉承泽,一字一句地说:“从今天起,我不爱你了。”
一瞬间,厉承泽心底像被针扎过。
但他很快***心肠:“带走她。”
比起已经恢复健康的闻娇,于安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骨血,更需要救赎。
闻娇背过身走远,问系统:“我演得怎么样?”
系统结巴了一下:“……我都以为你真的伤心难过悲愤绝望了。”
“唉,这么狗血脑残玛丽苏的台词,说完我自己都快呕吐了。”不过很快闻娇又喜悦了起来,“看来我还挺适合去演戏的嘛。”

小妖精小说推荐

小妖精小说主角之间有着化不开的误会,剪不断理还乱,虐心至极的情节,让人看的停不下来,追书的读者,请到本站小妖精(闻娇厉承泽)第8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