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5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5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5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分类: 悬疑推理时间: 2018-12-21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东北先生是一本文笔故事俱佳的悬疑小说,小编提供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4至35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假如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不是说,篡命师能像神明一样,把人的命运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爷当初说半命道是玩儿命的,难道就是这个意思?

东北先生小说简介

人这一辈子都有劫数,哪一劫当生,哪一劫当死,老天都已经定好了。我们吴家鬼脉,能篡改的就是劫数。换句话说,我们能让劫数延后,也能让劫数提前。
至于劫数来临之时,对方能否全身而退,在人,也在天。
我听到这时,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所谓的篡命师还是没能跳出天命的圈子,只不过是稍稍改动了一下命数的顺序?

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4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我爷仍然背对着我说道:你还记得,我教你占卦时,说的第一句话吧?
记得。我低声道,人立于天地之间,一切皆是命,知命顺命者,则赢;不知命自作聪明者,则输;不信命逆天命而为者,或会惨败!
不信命逆天命而为者,或会惨败!我爷苦笑道,就为了一句话,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逆天改命,半命道的传人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我们吴家的悲剧一代代延续了下来,周而复始,无人可破啊!
我惊声道:你是说,我们吴家人想要改命?
不只是吴家,是整个半命道。我爷说道,半命道究竟流传了多久,开山祖师是谁,已经无从知晓了。我们家的传承已经丢失了大半,剩下的那一知半解,说不清半命道的来历。但是,半命传人,肯定不止吴家一脉。据说,除了吴家的鬼脉,还有一个神脉。
我爷厉声道:推算命数只不过是命数师的基础。能修炼到***彻天机、知过去未来,并不是命数师的极致。命数师至高的境界就是篡命。半命道就是天下为数不多的篡命师。
我惊声道:命数真能篡改?
要是人能改命,我第一个不相信。命中注定的东西,哪怕是神仙都无法逆转。区区人力,能做到逆天改命吗?
假如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不是说,篡命师能像神明一样,把人的命运玩弄于股掌之间?
我爷当初说半命道是玩儿命的,难道就是这个意思?
能!我爷沉声道,半命道传承当中言辞凿凿,我们全部传人也都***信不疑。
我爷说到这里才低沉道:只不过,我们吴家从来没有成功过。因为,吴家传承的篡命之术,主杀不主生啊!
人这一辈子都有劫数,哪一劫当生,哪一劫当死,老天都已经定好了。我们吴家鬼脉,能篡改的就是劫数。换句话说,我们能让劫数延后,也能让劫数提前。
至于劫数来临之时,对方能否全身而退,在人,也在天。
我听到这时,忍不住问道:这么说,所谓的篡命师还是没能跳出天命的圈子,只不过是稍稍改动了一下命数的顺序?
按照我爷的说法,假如一个命数原本是一加二等于三,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把一加二变成了二加一,那么最后的结果不还是一样吗?
我爷摇头道:虽然只是动了一下顺序,但是结果却未必相同。假如,一个人命中注定三十有一小劫,五十有一大劫,你把大劫调换到了前面,甚至二十岁的时候,假如他躲不过那大劫,后面所谓的小劫也就不存在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明白了!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看来,篡命师的本事已经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了。劫数可不像是气运,一旦真正来临,人想跑都跑不掉,这就是所谓的在灾难逃。
用好了篡命术,吴家人岂不是可以达到一眼定生死的程度?难怪我爷说,篡命才是命数的极致。
我爷继续说道:篡改命数,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个代价可能要你来付,也可能是别人。有些代价,你一样付不起,就像你爹和你二叔。
当初,我算出了你命中的劫数全都来自于鬼钱,只要把鬼钱传给别人,你就能安然度过一生了。但是,不让你接鬼钱,就等于改动了你一生的命运。
当时,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给你改命,让别人接下鬼钱;二是用人命激活鬼眼通玄之术,传你吴家至高秘法。
我思来想去,只有找你爹商量。你爹想了没多久,就同意接下鬼钱。他说,假如鬼钱在他手里认主,他就带着鬼钱远走他乡,一辈子不再与你相见。
假如鬼钱反噬,那他就用命激活鬼眼通玄,一辈子保你无忧。
我爷低沉道:结果,他死了,死在篡命上。你当初没看见你爹的样子,他走的时候,是笑着的。他的魂魄没了,可是他能守你一生啊!
我爷哽咽道:而后就是你二叔。你二叔不知道鬼钱的事情,我也从没传授过他半命道的传承。但是,我知道,他的命数活不过三十,也不可能有子嗣。我只能选择保住你,保住吴家最后的香火。
你二叔也是我的儿子啊!我把鬼钱交给他的时候,我心***得滴血啊!可我有什么办法……
你二叔死了,他临死前,应该眼前闪现了灵光,看到了我所做的一切,所以他才拖着死人走了过来,拼命地喊我一声‘爹’。他心里有怨气啊……
我听到这里不由得一愣。所谓的灵光,就是人在临死之前,魂魄通玄看到自己真正的死因。有些人虽然寿终正寝,可也死不瞑目,要么是心有牵挂,要么就是灵光所致,让他看到了足够自己追悔莫及的事情。
我爷声音苦涩道:你二叔临死前抓着鬼钱,他的怨气也进了鬼钱当中。有他那一股怨气在,你的鬼眼通玄说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失手。所以,你想用秘术,一定要慎之又慎啊!
我爷不等我说话就继续道:他们两个走了之后,村里把这件事儿传得越来越玄,我就只能带着你走了。让你心里带着怨气,你永远也学不会吴家的传承,所以我临走之前就用秘法封住了你一部分记忆,带着你远走他乡,到了没人熟悉我们的地方。
我爷顿了一下道:那之后,我就一直守着你,也在收集沾着阴气的大钱,继续滋养鬼钱。因为鬼眼通玄,也是鬼通的极致,没有阴气滋养,鬼钱发挥不了效果。
从那之后,鬼钱再没找过你,甚至我自己都觉得,鬼钱可能不需要你来继续了。可惜,到了最后,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几次想放弃祖上的规矩,放弃收你入门,可是你不往这条路上走啊!
我听到这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爷却说道:我把你放出去,就是最后一次想要给你篡命。可惜,我还是输了。
当年,你二叔死的时候,我就该死了。我能活着,全是因为吴家秘法还没找到传人,鬼钱不让我死。这回,我必死无疑了。从现在算,鬼钱还给我留了七天的命,七天之内,我得传你鬼脉篡命。
爷……我刚说了一个字,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我爷厉声道:把你那点猫尿给我憋回去,等我真死了你再哭也不晚。还有,你给我记着,我死,你只能哭三声,多一声都不行!记住没?
我擦着眼泪拼命点了点头。我爷说道:你给我跪下,我说你就听,不许到我前面来。
我按照我爷的话跪了下来,我爷开始一点点教我鬼脉篡命术。
我爷以前教了我十二年,等于传给了我九成九的秘术,如今只用了七天就把吴家传承全都交给了我。
我爷却在这时说道:你从自己跪着的地方往左***三下,那儿有一把刀,你拿出来。
我顺着我爷说的方向***了过去,那里果然藏着一个暗槽,暗槽***就是一把血红色刀鞘的苗刀。
苗刀并不是苗族所用的刀,而是华夏的传统兵器之一,因为刀身如同禾苗,才被取名苗刀。明代戚继光抗倭时,戚家军正是使用苗刀力敌东洋武士刀,杀出了戚家军的赫赫威名。
我顺手将刀拔出刀鞘之后,雪亮的刀身竟在蜡烛的微光之下划出了一道霹雳似的寒芒,整座密室的温度竟然随之降低了几分。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苗刀狭长的刀锋上竟然刻满了怪异的符文,这应该是术士之间征战使用的法刀。
握在我手里的刀柄被人做成了小臂骨骼的外形,乍看之下就像是把人胳膊给接在了刀身后面。更让人觉得阴森的是塑造在苗刀护手上的那只头角狰狞的罗刹恶鬼,它正用双手撑着刀背,趴在刀上,张嘴咬住了长刀的血槽。
假如这把刀真的杀人见血,那人血一定会顺着血槽流进恶鬼的嘴里。那只恶鬼是在等着饱饮人血吗?
我正在惊奇的时候,我爷却缓缓说道:那就是吴家家传宝刀——罗刹。现在它是你的了。我以前教过你用刀,却一直不让你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把罗刹传给你。
罗刹是凶刀,却能护主,甚至可以救命。在吴家,只有继续了鬼钱的人才有资格拥有罗刹。至于,鬼钱和罗刹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祖上没说,得等你自己慢慢去找答案。
我爷的声音陡然拔高道:***,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你仔细听,都给我牢牢地记在心里,不要落下一句。
等我跟你说自己没什么可交代的时候,你就一刀把我的脑袋砍下来,把尸首留下密室里,重新封好密室,再也不用回来,知道了吗?
爷,你说什么呢?我让我爷的话惊呆了。

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5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爷让我杀他?我手中的长刀险些落在地上!
我爷厉声道:把刀给我拿稳了!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已经死了,你只不过是在砍一个死人。你给我记住,你可以拼上***命去救活着的同伴,但是,不要去理会已经死了的人,哪怕那是你的至爱***朋。明白吗?
可是……我想说我做不到。那是我的爷爷,哪怕他已经不在人世,我也不能屠戮他的遗骸啊!
我爷暴怒道:你给我听好,不动手,你就不是我吴乾坤的孙子,以后也不要说自己是吴家人。这是我最后告诉你的话,你一定要记清楚。哪怕……
我爷沉声道:哪怕以后再遇见我,必要的时候,也得杀我!
我猛然抬头道:爷,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爷叹息道:半命道迄今为止,没人能改命成功,但是,我不死心,我还要再试一次。但前提是我必须让你给我一刀。你要是想让我灰飞烟灭、永不超生,你现在就走吧!否则,你就下刀。
我咬着牙点头道:我听你的!
我爷的声音这才柔和了下来: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清楚,甚至要当成戒律,知道吗?
第一,不到生死关头,没有血海***仇,不是大恩难还,绝不可以动用篡命术。篡命术事关重大,一旦泄露,要么你会被终身囚禁,为人篡命;要么你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悔恨终身。切记,切记。
第二,半命鬼脉,鬼眼通玄;神脉,神手无双。假如将来有机会,无论如何也要弄到神脉的逆天手。记住,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弄来。我说你缺的那一双手,就在神脉当中。
第三,遇见半命支脉,不可轻信。切记,切记。
第四,不可过于相信鬼眼通玄。世上最难推算的就是命数。命数未必一成不变。术士篡命难如登天,上天改命易如反掌,太过依靠鬼眼通玄,说不定会让你万劫不复。
第五,半命道传承的要害是一口棺材。将来假如有机会,必须全力争夺,无论谁敢阻挡,皆可杀之。切记,切记。
第六,你命定的妻子,手心当中有三颗红痣。你们注定会在某个时间相遇,而她也会顺理成章地嫁给你。除她之外,你不能去娶其他人,哪怕那人让你爱得刻骨铭心,也不行!你能做到吗?
我爷爷连说了六件事,唯独这一件是在逼我回答。那时,我脑子全都乱了,也想不出该怎么做,只知道点头答应:我能做到!
我爷沉声道:我要你发誓!发血誓!
我……我没想到我爷会如此郑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我爷沉声道:我说一句,你说一句。我吴召在此,向天起誓。我若不尊祖父告诫,娶他人为妻,祖父吴乾坤之魂魄必下十八层地狱,永受酷刑煎熬,万世不可轮回。此誓,天地可鉴,神鬼共监。
我爷说完,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我爷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世上,不拿誓言当一回事儿的家伙大有人在,因为很少有人会见到誓言应验。但是,术士不同。术士天生就跟鬼神打交道,誓言一出必然成真,即使天地不罚,鬼神也绝不会轻饶。更何况那还是以术士之血为引的血誓?
我脑袋里的念头还没转过去,我爷就厉声开口道:你是不是不愿意发誓?说——
我愿意!我听得出来,我爷的声音里已经带起了悲意。无论是为了***情,还是为了让我爷走得安心一些,又或者为了让我减少一些心中的内疚……
我只能抽刀划破自己右手三指,抬手举向天空,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吴召……
我每说一句话,就有三颗血珠顺着我的手掌滑落,一滴滴地落在地上。我没有低头去看地面的血迹,却也知道,我的血正在一丝不留地渗进地底——那是鬼神在引导血誓。
等我最后一句话说完,耳边忽然炸起一声闷响:誓成!
鬼神共监!果然是鬼神共监。这道血誓怕是要跟我一生一世了。
我爷这才叹息道:好孩子,难为你了。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明白爷爷的良苦专心。爷爷想告诉你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活着,好好的活着,为我吴家开枝散叶。假如……我是说假如……有可能话,要***手结束吴家的悲剧。
一代又一代的吴家人,都在替先祖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我祖、我父、我……虽然自以为吃透了篡命之术,却都没能改变吴家人的宿命。
记住,一定要找到那口棺材。
记住,一定要有了孩子,再去斩断吴家的宿命。
动手——
我爷最后说出来的两个字几乎是在怒吼。我下意识地上前一步,举刀往他脖子上砍了下去。冰冷的刀锋带着风啸声贴近他后颈时,却被我生生停了下来。罗刹的刀刃虽然割开了我爷的衣领,却没伤到他半分。
我双手一松扔掉了罗刹,人也跟着跪了下来:爷,我真做不到!我……
哎……我爷低声叹息道,还是棋差一招。
我爷说道:你知道篡命最为忌讳的是什么吗?就是种种你能想到,却又无力改变的事情。我能想到你到了最后会不忍出手,可我一再地逼你又能如何?你不忍心下手,到了什么时候都会如此。算啦!你走吧!
我爷伸手拿出三枚鬼钱:它是你的了。你出去之后,就封死密道,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我双手去接鬼钱的当口,才在烛火的微光下看清了我爷的样子。我爷的脸上只剩下了蜡黄色的皮肤,两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一片灰白的颜色,就像变成了瞎子。
爷……我忍不住颤抖着手想要去******我爷的脸,我爷却说道:傻孩子,我早就跟你说了,我是死人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我爷虽然在说话,可是他的嘴唇却一动没动。说话的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鬼魂。
爷,你的眼睛怎么了?我看得出来,我爷应该已经离世很久了,可能我刚刚出师,他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他的眼睛怎么会?
我自己弄的。我爷说道,我得封闭七窍。人死之后进棺材,无非就是给鬼魂找个安身的地方。尸身易腐,人才想到了打棺材;假如尸身不坏,才是最好的棺材。我封闭了七窍,又服下了防腐的药剂,就算给自己弄了个肉身棺材吧!你也不用想着给装棺安葬了,就这样吧!你走吧!
我爷的话,明显前后矛盾。他上一刻,还说要让我斩了他的首级,下一刻,他就又说自己把自己弄成了肉身棺。
这肯定不对!
我沉声道:爷,你真在篡命?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我爷低声道:我在篡命不假。但是,我用的不是家传的篡命术,而是我自己***索出来的一点东西。吴家先人为了斩断吴家宿命,进行了无数种尝试,只要能想到,就必须有人去尝试,哪怕那是异想天开,甚至荒诞不经的东西。我只不过是在进行一种猜测罢了!
吴家先祖的篡命手札,都是在自己临死之前写好了放在尸身之下,再由后人取来装订成册。篡命手札在房梁上,你可以拿出来看看。但是我觉得那没有什么用处。
我爷最后说道:你出去吧!按我说的做,十年后,你再来开启密室。假如,我足够幸运,咱们爷俩儿还有相见的一天。假如……呵呵……我也错了,那也就是尘归尘土归土罢了,你也不用难过。
我爷这已经是第三次撵我走了,我只好给他磕了三个头,拿起罗刹离开了密室。
那次回乡,说我心里不难受,那是假的。可我却没有悲痛欲绝的意思,因为我爷说了,十年之后也许我们还能再见。虽然我知道那丝希望极为渺茫,但是有希望终归是好的,哪怕只有那么一丝,也足够成为我心中的心念,让我去坚持、去等待。
离开了小村,就是再回江湖,以篡命师的身份再回江湖。我不知道冥冥中有什么样的宿命在等待着我,可我知道,从我接下鬼钱、带走罗刹的那一刻开始,我的生活就不可能平静了。
我回来时在胡思乱想,离开时也一样思绪纷纭。
我再回到三溪市之后,直接把自己锁进了出租屋里,开始一页页地翻看篡命手札。那上面至少记载了十三代先祖关于篡命的猜想,就像我爷爷说的一样,全部猜想都显得荒诞不经,甚至有些惹人嘲笑,可是吴家的先祖却用生命去验证了那些猜测。我能看到的,只有手札中那种浓浓的悲意。
不改命,吴家后人就永远会孑然一身,难与爱侣长相厮守。
不改命,吴家人就得在子嗣之间做出牺牲,选择最有可能活下来的人,延续香火。
不改命,吴家人就会与鬼钱永世纠缠。
吴家人当年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吴家陷入了永无休止的诅咒?仅仅是为了篡命?
我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两个字上——棺材!
全部先祖都无一例外地提到了棺材。那口被半命道遗失的棺材,才是逆天改命的要害吗?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东北先生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作者构思巧,善于选点展开,行文跌宕起伏,耐人寻味。语言活泼明快,富有情趣。想知道东北先生小说结局的朋友,小编提供东北先生(吴召小说)34至35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