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借命(秦凝萱秦泽宇)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借命(秦凝萱秦泽宇)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借命(秦凝萱秦泽宇)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悬疑推理时间: 2018-12-20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谁有小说《借命》的资源?这本小说的主角叫秦泽宇秦凝萱,“泽宇哥,你看这个悬楼似乎都没有梯子,那他们是怎么上去的啊,不会是飞上去的吧。”我顺着陈洛雪说的朝着悬楼看去,刚才的时候只是注重这两个人了,却没发现这悬楼上都没有登攀之物,如此说来,岂不同神仙一般了。小编共享借命出色章节完整阅读,支持借命(秦凝萱秦泽宇)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借命小说简介

不可能的,秦泽宇只把秦凝萱当姐姐,秦凝萱也只把秦泽宇当弟弟...

借命出色章节完整阅读

我们跟着林语堂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来到青乌门的悬楼,这个悬楼的构造很非凡,***小上面大,就似乎是一支簪子从上向下插入地中一般,抬头望去,这个悬楼足有三四十米高,而此时悬楼的边上正站着一个老头,旁边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娃。
这老头鹤发童颜,穿着一身白袍,由于距离我实在太远,所以看不清楚,但是总感觉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天书这是收你为徒了吧。”这老头的声音刚劲有力,他明明说的声音不大,但是这声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听他这么说我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没,蒋爷爷只是让我带着这个牛……人皮袋子来找你们,他说你们见到了这个袋子自然就会相信我。”
那老头却是一摆手说道:“你不用给我解释,这人皮袋子是天书的贴身之物,就算他***觉的时候也是不会拿下来的,他曾说过假如有一天这人皮袋子交到了别人的手上,那么那个人就一定是他的徒弟。”
“可是……”
还未等我说完那老头便打断了我的话:“没什么可是的,你的身份可能你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跟着天书对你以后会有好处的,对了,你们村子的事语堂已经给我说过了,涂冥老鬼现在阴兵压境倒是没什么,我派人去帮你,可是你们村子里面有个棘手的人物,这个人背后的势力我们青乌门也惹不起。”说着那个老头和他旁边那个女娃竟然从三四十米的悬楼上一跃而下,直接落在了我的面前。
我和陈洛雪都傻眼了,这可是十几层楼的高度,一般人从上面掉下来早就死了,可是反观这两个人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假如说这老头会道法也就算了,可是他旁边的那个小女孩才只有十几岁,这不禁让我有些重新审阅了他们。
“泽宇哥,你看这个悬楼似乎都没有梯子,那他们是怎么上去的啊,不会是飞上去的吧。”我顺着陈洛雪说的朝着悬楼看去,刚才的时候只是注重这两个人了,却没发现这悬楼上都没有登攀之物,如此说来,岂不同神仙一般了。
“棘手的人物?你们不会是说全胜他娘吧,不应该啊,她现在依仗的是鬼王的实力,你们为什么害怕她?”
“不是,那个人与你朝夕相处十八年,是你姐姐。”老头这话一出我当场就傻眼了,我之前一直知道哑巴姐姐有问题,而且实力不容小觑,可是她究竟是我姐,我怎么样都没有把怀疑对象当成她,可是如今这老头却是直接点破,我这一时之间还真是难以接受。
我拼命摇头说:“不可能是我姐,我姐对我很好,你们要对付她干什么,你们……是不是知道她的什么事情?”说到这里我故意话锋一转,我爸当初就说这哑巴姐姐是陈舜天带回来的,可是身世却是一无所知,如今老头也提起我姐,看样子应该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陈舜天二十年前忽然失踪,别人都以为他死了,其实我是派他去了岗子村,此村镇有重物,如若不让陈舜天去,此物一出天下大乱,无巧不成书,陈舜***天运给你逆天改命,却正好用此物借你阳寿,如今已是覆水难收,这或许就是天意。”那老头说着长叹一声,看上去倒是有些唏嘘之色。
“你是说那个重物就是我哑巴姐姐?”听老头这么说我有些大惊失色,这十八年以来哑巴姐姐就如同我***姐姐一般,假如要是想害我们应该早就下手了,可是为何还要等到现在。
老头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相视无言,过了一会老头才开口说道:“好了,既然天书还在你们岗子村被围困,那么我就派人去帮他解围,玄熙,就让你去吧。”说着那老头看了看身边的那个女娃。
“我才不去,上次让他给我买糖葫芦吃都不给,就这还当我师侄,这次他就是活该,让他多管闲事。”那女娃人虽小,可是说话的气势却是不一般,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我这才好好打量了她一番,一双桃花眼,透着机灵,圆圆的鹅蛋脸,还有少许婴儿肥,看上去倒是挺可爱,可是却让人有种少年老成的感觉。
若是我平常跟老头这辈分的人说话早就礼貌有加了,可如今这女娃却是没大没小的。
我转头看了那老头一眼,倒是想看他如何扳回面子,可是这老头却是满脸赔笑,说道:“好好好,我等天书回来让他给你买一车糖葫芦,让你吃个够,这下行了吧。”此时这老头眼里满是宠溺,却丝毫看不到生气的样子。
这时那个叫玄熙的女娃才收起了生气的脸,然后笑着说这还差不多,说完她走到我面前问道:“咱们什么时候走啊?”
“妹妹,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那里可是危险得很。”我这话其实不是说给玄熙听得,而是说给老头,意思是我不相信这个女娃,让他再给我换一个,究竟岗子村现在确实特殊危险,别到时候折在那里,再回来找人就晚了。
“哦?你是不相信我咯。”玄熙倒是一脸鄙夷的看着我,似乎自己志在必得样子。
我赶***摇头,说道:“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那里太危险了,不适合你一个女……”我话还没说完,忽然我的嘴就被玄熙的手给捂住了。
玄熙看着我有些生气地说道:“今天不去了!不是七天吗,有的是时间,你晚上跟我出去。”说完玄熙瞪了我一眼,然后气冲冲的就扭头走了。
“你可真是谁不好惹你惹谁,这下好了,你把小姑奶奶给惹了,我看你怎么收拾。”旁边的林语堂看着我似乎一副同情的样子,我能看得出来,他似乎很害怕这个玄熙。
白袍老头没说话,只是无奈的看着我摇了摇头,也转身离去。
回去的路上我就问林语堂关于那个玄熙的事情,这林语堂倒是也没有隐瞒,直接竹筒倒豆子一般全盘托出,这听完我才知道我这下惹祸了,还是大祸。
玄熙本姓萧,是萧吉的后人,萧吉又名青乌子,是黄帝时期的人物,而他的身份则更是令人咂舌,寿星彭祖是他的师傅,他精通阴阳风水,创立青乌门,原本青乌只是一些风水堪舆之术,可是在历代的发展中却演化出了一些阴阳道术,原本青乌门下还有外八门,明朝朱元璋时期所兴起,分别为盗门、蛊门、相门、兰花门、神调门、机关门、红手绢、索命门,只是这些年来人才凋落,最后外八门不得已分家,如今在这江湖上也只有少数的人还能独掌大旗。
这萧玄熙的父***就是刚才那个老头的师傅,而那老头就是青乌门主徐道乾,如此说来萧玄熙倒是那老头的师妹,怪不得他对蒋天书如此不放在心上。
“师傅过不了多久就会退位了,到时候新的门主自然就是玄熙师叔,这青乌门全国数十万弟子,假如她一人掌权可见这势力有多大,我们平时让着她倒不是因为辈分,而是她太古灵精怪了,我们几个师兄弟都受过她的捉弄,今天晚上你可是要小心了。”说着林语堂撇了撇嘴。
听林语堂这么一说,我也知道自己当初说错话了,只是我现在最担心的倒不是萧玄熙,而是我们村子,万一耽误了事情可是后悔都来不及。
“行了,你别担心你们村子了,结界一开,就算是伏尸千里也没用,而且你当玄熙师叔的三千纸人是吃素的?你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每次她的花招都不一样,你可要小心。”
说完林语堂倒背手走了,临走之前他给了我们一份青乌门的地图,让我们两个好好逛逛,只是他一再叮嘱这地图上画红点的地方切记不要去,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听后问他却是不答,我低头看了一眼那个红点处,上面写着三个字擒明塔。
林语堂走后陈洛雪在一旁拉着我手说道:“泽宇哥,你晚上不要跟着那个女生出去,我觉得她可能会欺负你。”一边说着陈洛雪小嘴一撅,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
我倒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说:“就算她再本事大也只是一个黄毛丫头,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再说了今天确实是因为我小看了她,而且我倒是想看看她有什么通天的本事,究竟我还要请她去岗子村走一趟,看看心里总有把握。”
陈洛雪听后只好点点头,然后说:“那我晚上也要跟你一起去。”
等我们回到客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林语堂派人给我们送来了晚饭,吃过饭之后我和陈洛雪就一直在等着萧玄熙的到来,可是等到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还是没有萧玄熙的动静,此时陈洛雪看上去已经有些困意了,我看萧玄熙应该不会来了,于是便让她***了,而我也躺在床上,慢慢***了过去。
不知***了多久,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我竟然躺在冰凉的石板上,四面空荡荡的,之前还在我身边的陈洛雪此时早就没了踪影,我一阵心慌,转头看去,一座古代建筑的高塔耸立在我面前,这高塔上面挂着一块朱红色牌匾,上面写着擒明塔三个字。

借命在线阅读

麻绳吊在了他的脖子位置,脖颈皮肤上已经有一道暗红色的伤痕,他双眼圆睁,脸色煞白,张着大嘴一副惊恐的样子,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吊死的人舌头都是露在外面的,可是张全胜却只是张着嘴,舌头又去了哪里。
此时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拿起手电筒便向着张全胜嘴巴里面照去,这一照不要***,原本张着嘴巴的张全胜却忽然嘴巴***闭,猛然向我吐了一口,一块粘糊糊的东西吐到了我的脸上,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用手拿下来一看,竟然是他的舌头!
我吓得嗷一嗓子就喊了出来,连滚带爬的就向着山下跑去,张全胜死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通知他的家里人。
我不知道跑了多久,等我到了张全胜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大汗了,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心脏也在剧烈的跳动着,但是此时我已经没有闲暇的时间再去休息,***的砸向了张全胜家的大门。
很快院子里面便传来了阵阵狗叫声,微弱的灯光也从院子里面传了出来。
“谁啊,大半夜的还敲门。”
一个不耐烦的女人声音从院子里面响起,我听得出来,这是张全胜***声音,张全胜他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家里只剩下他们母子,这些年全靠大娘一个人养活他,确实挺不轻易,他爹死后也没在改嫁,所以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挺尊重她的。
“大娘,我是泽宇,我有点事想……想跟你说说。”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心似乎也提到了嗓子眼,我不知道如何开口给她说张全胜的事情。
吱嘎一声大门开了,大娘披着件衣服,有些迷惑的看着我说道:“泽宇,你这是咋了,气喘吁吁的,是不是出啥事了。”
“那个……全胜他……”话说到一半我又生生咽下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等等,我去把全胜叫起来。”说着大娘便要转身回去,我知道她这是以为我出事了,才想让张全胜出来帮我,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张全胜已经死了。
“全胜,赶***起来!那个……”
还未等大娘说完,我就进入院子一把拉住了大娘的胳膊,狠狠心说道:“大娘,有件事我要给你说,你挺住,我看见全胜在后山歪脖树那吊死了。”
“啥,你个小兔崽子大半夜的来我家咒我儿子死是吧?”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她一巴掌便朝我扇了过来,虽然力道不大,但是由于我刚才跑的太累了,还是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我揉了两下脸,继续说道:“大娘你别生气,我没骗你,全胜他……”
“干啥啊娘,这大半夜的你叫我。”我听到张全胜的声音停住了,此时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张全胜还是谁,可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不可能,我刚才在后山见到的明明就是张全胜,可是现在他怎么会出现在家里,我肯定是见鬼了。
此时我也不管大娘在我背后喊叫什么,撒开脚丫子就朝着我家的方向跑去。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天也有些蒙蒙亮,我回家之后赶***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这一夜发生的事情实在太蹊跷了,在床上迟迟不敢闭眼,那死狗的***味还在屋子里面弥漫着,让人不禁想吐。
可能是太累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迷迷糊糊***了过去,虽说***着了,但是***得也不踏实,一直在做噩梦,我就梦到张全胜吊在歪脖树上,阴冷的朝我笑着,他荡悠着身子还冲我说着:“你就不问问我这舌头咋没的,你就不问问。”
我拼命摇着头说我不想知道,可是张全胜却不管我,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然后将舌头给生生扯了下来,鲜血流的满嘴都是,滴答在地上,殷红了一片。
“因为你有个哑巴姐姐!”
我猛然惊醒,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薄被,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幸亏只是个梦。
我坐起身来用手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此时外面天已经大亮了,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熬到了白天,就在我刚要下床的时候,忽然院子外面传来了阵阵剧烈的砸门声,伴随着的还有女人的哭喊声。
我吓了一跳,赶***穿上鞋子出门去看,可是这刚一开门我就停住了,我家门口房梁上面竟然挂着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张全胜!
我猛然向后倒退两步,腹内感觉一阵翻江倒海,眼见的情景实在是太令人发指,张全胜的肠子从嘴里面被掏了出来,在脖子上面打了一个结,直接拴在了房梁上面,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也就是说他是活活的被人给掏出了肠子,鲜血顺着他的身子向下流淌着。
“我的儿啊,是哪个天杀的害了你啊,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张全胜他妈跪倒在地上悲痛欲绝,哭声震天撼地,白发人送***发人,这让哪个人也受不了,旁边围观了很多村民,都想上来拉着她,可是她却跟疯了似的,根本没人能上前来扶她,四周的人都在静静抹眼泪儿,究竟全胜也是从村子里面长起来的,这人一没谁能心里好受。
“都是你!今天凌晨你来我家说全胜上吊死了,结果现在他就吊死在了你家门口,还死得这么惨,你是欺负我们张家孤儿寡母吗!”大娘此时已经红了眼睛,一副要杀人的样子,死死的瞪着我,我根本就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咽了口唾沫赶***解释道:“大娘你听我说,我今天凌晨确实在后山看到全胜吊死了,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跟他从小玩到大,根本就没有仇,怎么可能会杀他!”
“我不管!全胜是在你家门口死的,跟你肯定有关系!”此时她估计已经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究竟他们家只剩下他和全胜了,如今全胜一死,她最后一根稻草也没了,破罐子破摔是很有可能的。
“全胜他娘,你看全胜手里是不是攥着什么东西?”人群中不知道谁说了一句,这一声让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张全胜的手。
确实有问题,张全胜的两只手状态不一样,左手是松散状,直接垂直耷拉下来的,可是右手却不一样,五指握拳,似乎在******攥着什么东西。
大娘上前***掰开了他的手,一块肉呼呼的东西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我看后心里咯噔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东西昨天晚上我就见过,这是张全胜的舌头!
“这是哪个天杀的畜生,害了我儿还要将我儿的舌头给割下来,这不是让他死了还要当哑巴,哑巴……对,秦泽宇,你姐姐就是个哑巴,我想起来了,张全胜小时候欺负过你姐姐,肯定是那个哑巴害得他!”说着她便起身一把将我推开,然后进入了院子,我见状也赶***跟了***,生怕哑巴姐姐出事。
令人迷惑的是,当她把门砸开的时候,哑巴姐姐根本就不在屋子里面,屋子空空如也,被子里的温度也是冰凉的,这也就是说哑巴姐姐已经是离开很久了,可是她能去哪呢。
“果然是你哑巴姐姐,杀人偿命,今天要是找不到她,我就杀了你!”说着大娘竟然进厨房抄了一把菜刀出来,在我面前恶狠狠的朝我比划着,我心上一惊,赶***向后退着,爸妈出门找人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回来,哑巴姐姐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现在真是有嘴也说不清楚。
“你干什么!他还是个孩子,把刀放下,全胜死了村里人都难过,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谁是凶手,而不是你现在的胡乱猜忌!”村长此时也拄着拐棍从门外走了进来,虽然村长年纪已经不小了,但是中气十足,这几句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今天要是不还我儿子一个公道,谁来也不行!”说着大娘竟然将刀指向了村长,我知道她是真疯了,这种打击之下,心智早就已经崩溃,哪里还能听得***别人说什么
村长见状也是有些害怕,究竟此时大娘已经疯了,做出什么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于是他赶***撤出了屋子,屋子里面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汗水从我的额头渗出,顺着脸颊滑落进了脖颈,大娘此时眼中布满了血丝,死死的瞪着我,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我甚至能够听到牙齿摩擦的声音。
“你们欺人太甚,我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把你们弄死!”话音刚落,大娘竟然举起菜刀朝着我的方向砍了过来,我哪见过这阵仗,猛然一躲,虽说头躲过去了,但还是被菜刀给划了一下肩膀,瞬间鲜血浸透了我的衣服,伤口处一阵火辣辣的***痛。
我咬牙朝着门口喊叫,可是门外的村民却一个上前的都没有,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惧怕,究竟大娘现在手里拿着的是菜刀,没人敢进来救我。
“他的命是我的,再碰他一下,你会死!”
一个生疏的女人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那声音冰冷的没有一点感情,却让人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我转头一看,停住了,因为这个人我熟悉,是哑巴姐姐。

借命小说推荐

男主秦泽宇会和女主秦凝萱会在一起吗?秦凝萱秦泽宇部分章节全文阅读共享,一本好看的悬疑小说,一起追书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