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微雨花间情上书(苏嵘生罗澜清)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微雨花间情上书(苏嵘生罗澜清)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微雨花间情上书(苏嵘生罗澜清)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8-12-2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又名《爱有余毒唯情可解》,小编提供微雨花间情上书(苏嵘生罗澜清)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不用不用!”我下意识的想和他拉远距离,不想再横生枝节:“小小都***着了,明天还要上学,你还是赶***带她回家休息吧。” “可你没车……” “我可以打车啊!”更多出色内容,欢迎关注本站阅读微雨花间情上书小说完整章节!

苏嵘生罗澜清全文介绍

同事们走得差不多后,徐康俊抱着小小走过来:“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不用!”我下意识的想和他拉远距离,不想再横生枝节:“小小都***着了,明天还要上学,你还是赶***带她回家休息吧。”
“可你没车……”
“我可以打车啊!”

微雨花间情上书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第二十五章 惹火烧身
那个盯着我的、眼神如寒气般能把我凝成冰柱的男人,正是苏嵘生。
我知道他误会了,刚想解释,可他却转过身和两位中年男人边说着什么,边快步往外走去。
我安慰自己,他会这么冷漠只是想和我保持距离,究竟我们的赌约还在继续。
夜***了,醉酒严重的直接在酒店住下了,还能移动的则叫了代驾司机。
同事们走得差不多后,徐康俊抱着小小走过来:“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不用!”我下意识的想和他拉远距离,不想再横生枝节:“小小都***着了,明天还要上学,你还是赶***带她回家休息吧。”
“可你没车……”
“我可以打车啊!”
他却不依:“一个独身女孩子坐***夜出租多不安全啊!你今晚辛劳的帮我照顾小小,还被那些喝醉的同事误会了与我的关系,我心里有愧。你若不让我送你回家,那我真的会很自责。”
我知道他家住东边,所以我故意说了一个西边的小区:“我们距离挺远的,送来送去的天都亮了,你真没必要送我。”
徐康俊最后想了个折中的办法:“那我送你上出租车,你回家后给我打个电话。”
来酒店前苏嵘生说过晚上一起回家的,我急着去找他,便说:“行。”
徐康俊抱着孩子跟着我走到了大街上拦出租车,我看到苏嵘生的车就停在百米开外的树底下。车里有忽明忽暗的火光,他应该是在抽烟。
我能感觉到苏嵘生是生气了,拦到出租车后,徐康俊用手机拍下车牌后才示意司机走。
绕过一条街后,我让司机停车,下车后蹲在路边给苏嵘生打电话。
直到电话挂断,他都没有接听。这条街是条小里弄,路灯很暗,树木又矮又密,又是***更半夜的,我一个人还真是挺害怕的。
我只好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还是没接,不过我看到他的车快速的朝我这边开过来了。
刹车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车子停下后他还是一如往常那般帮我打开车门。
我一上车就闻到一股酒味儿,想了想便说:“你今晚没少喝酒吧?能开吗?”
苏嵘生的嘴角弯起了一抹幅度:“关心我做什么?你还是去关心徐康俊吧?对了,我看那个徐康俊没怎么喝酒,你怎么不让他送你?”
他果真是生气了,我并不想他争吵,便说:“我可以解释的。”
“你不必解释,我刚才看着你们在路边拦车的样子,倒真觉得你们挺像一家三口的。”
他一副受伤者的样子,我忍不住说:“既然你这么***白不分,那我也知无不言了。今晚我好几次想去找你,可你身边总有身材火辣、着装清凉的***陪着,而且还贴得那么近,这又算什么?我看你那是想坐享后宫三千佳丽了!”
我越说越气:“我不过是帮同事照顾了下孩子,你就这么***我!我罗澜清也不傻,我是你得到后就不珍惜的麻雀,你现在被金凤凰迷得团团转,明摆着想找个借口和我分手。但你不必这般大费周章,挖坑给我跳,你只要说句分手,我立马走,绝不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说完后就瞪着他,他也瞪着我,就像在用眼睛打架。瞪到最后,大家差不多同时笑了。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好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我打开他的手:“你错哪儿了?”
“错在不该太爱你,不该乱吃飞醋,更不该把那种不安全的感觉发泄在你身上!”他说着******把我搂在怀里,手拍着我的背:“罗澜清,你知道吗?在看到全部人都误会你和徐康俊是恋人时,我的心都要爆炸了。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有多爱你,所以你以后不准再和我说分手的话,更不能怀疑我对你的真心。”
苏嵘生原本就是说情话的高手,此时又借着酒劲儿,更是把这些情话说得酥到我骨子里了。
他说着说着就在我怀里***着了,我便把他挪到后座上,开车带他回家。
第二天上班,我原本还担心有人会继续问我和徐康俊的事,没想到全部的人都像失忆了一样,绝口不提。
因为没人提,我也就没把这事儿放心上。但我没想到有人会拿着这件事,在背后设局陷害我。
公司因为天水国际项目的启动,每个部门都变得忙碌起来,我们秘书部同样如此。
各个部门送来的文件,都会放到我们这儿。我会在苏嵘生上班时,拿给他签字。
而他在签字时,会趁机***我或者***我几下,这隐秘而***的小说大全,倒是为枯燥的工作增了些趣味***。
这天设计院有一个人来找苏嵘生,他说他们设计院和施工单位在工地上挖地基时,发现这个设计图纸有不合理的地方,所以他们做了修改,想让苏嵘生看看。
当天苏嵘生去分公司考察了,而其他几位秘书也都不在办公室,我便说:“要不你明天再来?”
他面有难色:“这个工程挺急的,他们最迟今晚十点就要结果,要不你拿着U盘,等苏总回来的时候转交给他?”
我倒也没多想,觉得工地那边着急要结果,而我晚上回家能见到苏嵘生,就拿着吧,反正就是一顺手的事儿。
当晚,苏嵘生九点多进家门,我就把U盘给了他。
他边打开电脑边说:“发邮件不是更方便吗?他们怎么用U盘这么古老又费时的方式?”
我摊手:“我也不知道,下次见到我可以问问他。”
这件事情只是我工作中的一个插曲,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几天之后,忽然爆发了一个大事故。
我还记得那天是周五早晨,我是被苏嵘生讲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他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很低沉,我隐约听到他说什么图纸,便迷迷糊糊的睁着眼问他:“怎么了?”
他盯着我看了会儿,然后摇头:“出了一点事儿,我去趟公司。”
“等我一起……”
我半个身子都坐起来了,他却说:“现在才五点半,你还能***两个小时,待会坐地铁或者出租车来吧。”
我又***了会儿,但却***不着,可能是习惯了他的怀抱和气味的关系吧。
我七点多就起了,上班路上还买了早餐给他。一进公司,我就感觉到气氛非同平常。
还不到上班时间,可全部的领导都在会议室里进进出出的,而且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神色凝重。
徐康俊出来后,我静静问他出什么事儿,他本不想说的,在确认四面没有人后,才凑近我小声说:“天水国际出事儿。”
我眼皮一跳:“什么事儿?”
“现在还是机密,不能泄露。不过我可以和你说,你可不能外传。”
“嗯嗯。”
“我们的图纸外泄了,溪县旁边的一个楼盘一动工就打广告宣传,全部的户型和绿化,都和天水国际一样。”
“怎么会呢?”我第一个念头是不愿相信,可徐康俊还有其他事要做,我没能问到其他的他就走了。
当公司召集全部员工一上班就开全员大会时,我就知道这事儿是真的了。
近千人坐在***,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声音,每个人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不约而同的看向苏嵘生。
“各位,今天召集大家,是因为公司出了点问题。”苏嵘生的声音不大,却能很清楚的传到每一个人耳朵里。“我们天水国际的项目出了点问题,我们的设计图纸,被有竞争关系的房地产公司抢先一步发出来了。”
苏嵘生的话一落,底下一阵哗然。
几分钟之后,苏嵘生一个眼神,全场又归为寂静:“我苏嵘生从不信这个世界有什么巧合,而且是误差为零的巧合。图纸被其他公司抢先占用对我们的项目乃至整个公司有何影响我也不多说。现在我只给大家半小时的时间,泄露了图纸的人若能在半小时之内认错,那我还能给你一个认错的机会。若半小时之内没人认错,那整个公司都将展开逐一的调查。等我们把出卖公司的人揪出来,那你的下场将会很难看。”
我能感受得到苏嵘生的愤怒,他说完这些话后起身离开,进他的办公室时,还把门砸得极响。
销售部的经理说:“同志们,这可是苏氏建立这么多年,最大的一次丑闻!请大家积极配合到这次调查行动中来。犯错之人,主动和苏总联系,争取得到原谅。而其他人也可以互相监督。若是你们觉得谁有可能出卖公司,可以匿名举报。”
散会后,各回各的岗位,但大家都把工作上的斗志转移到对人的怀疑和批判上来。
秘书室的几位小姑娘也叽叽喳喳的议论个不停,我让她们少说话多做事:“公司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肯定会刮起一阵腥风血雨。但我们秘书部得沉住气,做好后勤工作。”
苏嵘生办公室的门是关闭着的,我一度想去敲门,想问问他的情况,关心关心他。但最终还是没去,怕我的关心对现在的他来说,也是压力。
但我真没想到,这把出卖公司的野火,竟然直接烧到了我头上。

微雨花间情上书小说26章全本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难以辩解的关系
在苏嵘生给出的限定时间里,并没有人主动认错。
这其实在大家的预料之中,犯错之人肯定抱有侥幸心理,不可能轻易认罪的。
当天下午,公司在找设计院重新设计图纸时,还成立了专门的调查小组。
每一个人都被调查小组叫去问话,压抑的气氛让大家都人心惶惶的,每个人说话做事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在这敏感时期被人揪了小辫子。
这一天我也被调查小组叫去了,为首的组长是一个中年女人,微胖的脸上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但镜片却遮挡不住她凌厉尖锐的眼神。
她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我坐下,我还没坐定她就突兀的问我:“罗主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若我们抓到出卖公司的叛徒,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惩罚他。”
我笑笑:“我只是秘书部的一员,这个问题还真不在我的职责范围,所以我不想做这种假设。”
她十分阴诈的笑了一下:“罗主任是第一个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不知道是真磊落还是假镇静。”
她这话颇具含沙射影的意思,我当即就有些沉不住气儿:“苏总命你担任调查小组的组长,就是希望你用确凿的证据揪出出卖公司的人,而不是让你把每个人叫进这里试探。你这样的工作效率,还真是对不起苏总乃至整个公司的厚望!”
自出事以来,苏嵘生因这事极具烦闷,好几晚都是在书房的沙发上***着的。我看着他几天就瘦削下来的脸,心里扎实心***,一心盼望着快点找出内奸,了了他心头的烦绪。所以在看到调查组组长这种办事作风时,我才会没压住脾气。
没想到她却揪住我的态度不放,阴阳怪气的说:“罗主任,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吧?”
我光明磊落,没在怕的。站起来“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组长,若你没有我偷窃图纸、出卖公司的证据,那我也不陪你玩这么幼稚的小说大全了,我要回岗位工作了。”
我说完就走,可刚把门打开,她就换了个语气,煞有其事的说:“罗主任还真是心浮气躁,连这点耐***都没有。那我也不和你转弯了,过来吧,我们来看点东西。”
她说着把电脑的显示屏转向我,当我看完那几个剪辑在一起的视频时,我的后背都渗出冷汗来了。
这个调查组竟然把之前设计师给我U盘的视频与公司出事当天、我向徐康俊打听情况的视频剪辑在一起了。
再傻的人看完这些视频,都会浮想联翩到很多东西。和慌乱相比,我更多的感觉是无语:“组长,我不明白你给我看这两个视频的意义,但我可以解释的。”
她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你说。”
“第一个视频是设计师拜托我把U盘交给苏总,事实上我当晚就交给他了,并从未打开过;第二个视频则是我上班后感觉到公司气氛不对,见徐康俊从苏总办公室出来,便好奇打听了一下而已。”
她双手合十放到桌上,整个身子前倾:“那我倒想问问你,当天进出会议室的人很多,你怎么只问徐康俊?”
“那是因为我刚到公司,和其他人都不是很熟。但我和徐康俊曾一起去溪县出过差,比较熟络而已。”
她加快语速,就像再逼问犯人一样:“不止吧?据说上次聚会,你还帮忙照顾他女儿了!”
我哭笑不得:“徐总离异带孩,他要应酬孩子却不乖,而我又比较喜欢孩子,就把他女儿接到聚会的地方了。以组长之见,难道帮同事都有错吗?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把孩子带到聚会场所也有错吗?”
她摇头:“苏氏向来是个颇有人情味的公司,对员工的私生活并不关注。但公司目前的状况你也知道,我们就对着重留意了这些方面。而你和徐康俊的种种迹象都有些可疑,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注重了。”
我真的很冤枉,但在她咄咄逼人的话语下,还是***张得吞了好几口口水。“怎么可疑了?”
她却不说话,又给我看了另一段视频,是肖姐接受调查时录的。
肖姐说:“我们一起去溪县出差时,我在罗主任的箱子里看到男士的衣物。罗主任说那是她溪县的前男友的,但我们在溪县的那些天,并未见到她与前男友联系。而且她一回宾馆就找借口回房间休息,很巧的是徐总的房间就在我隔壁,我有事找过他几次,但他从未开过门,不知道是***着了还是怎么的……”
肖姐这番话极具暗示意味,简直就是在变相说我和徐康俊有一腿。我当时一口老血都要被气得喷出来了,但我还是竭力克制。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你们用几个简单的视频和他人的几句闲言碎语就断章取义的结果。”
我说完推开门就走,她在身后说:“你若不认罪,那我只能把这些东西提交给苏总了。”
听到苏嵘生的名字时,我愣了愣,但这丝顾虑很快就消散了。
我问心无愧,而那些关于我和徐康俊有私情的指控,他作为我的恋人和公司老板,更能为我正名了。
“随便你!”我说完这些话就径直回办公室,陈雪爱见我表情不好就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儿,工作吧。
我话音刚落,那个调查组组长就出现在走道里,一身自得的进了苏嵘生的办公室。
我虽然假装不在意,但其实眼睛总会情不自禁的往苏嵘生的办公室瞟。
差不多半小时后,她才离开,临走前还自得地仰着下巴,机具挑衅的冲我眨了眨眼。
其他几个秘书也注重到,三个人便凑到我旁边:“罗主任,那肥婆冲你眨眼是什么意思啊?”
我并不想谈这个话题,便轻描淡写的说:“她可能是眼睛痛吧。”
整个下午我的心都一直提着,总担心苏嵘生会听信了她的话。但直到下班,苏嵘生都没从办公室出来,也没叫谁***。
下班时间一到,大家都三三两两的约着下班。李丽她们叫我一起走,我说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她们就先走了。
我坐在秘书室里等苏嵘生,但天都快***了,还是不见他出来。我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事儿,这才去敲门。
没人应声,我手脚并用的推开门。
苏嵘生就半靠在椅子上,眼睛闭着。我走上前轻轻的叫了他一声:“喂,你***着了?”
他这才慢悠悠的睁开眼,整个人都很疲乏的样子。就那样半睁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就像不熟悉我一样。
半响后,他才慢慢的来了句:“你怎么还没走?”
那语气,有点疏离,又有点怨恨。
我咬了咬唇:“我等你呢!”
苏嵘生“哦”了一声:“你先回去吧,我加班。”
他的整个眼神和语气都不同往常,这说明那个组长和他说过我和徐康俊的事了。而他的种种态度表明,他似乎信了她的话。
那一刻我觉得很委屈,感觉似乎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当初为了拿下那块坟地,我妈为了帮我而忍痛割爱,四处劝说。我从没想过让苏嵘生知道这件事,我不想邀功,更不想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我想询问他的话都到了嘴边,但最后又咽了下去。
苏嵘生既然没开口问我,那说明他对这件事还存有疑虑。现在我若主动逼问,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但只要给他点时间,我相信他能查清楚,还我和徐康俊一个清白的。
这样想着,倒也安慰了些,我便先回了家。
但我真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当晚苏嵘生没有回家,电话也是关机的。自我上次流产住院起,苏嵘生便是我随叫随到的对象,像这样彻夜联系不上还真是第一次。
说实话,我心里挺乱的,那种我与苏嵘生要彻底玩完的第六感越发强烈……
这一夜我也没怎么***,半夜时一度想和徐康俊联系。想问问他知不知道我们被冤枉的事情,一起出谋划策证实自己的清白,但我最终没那样做。若调查组的人真怀疑我们,那肯定会密切的监视我们的通话记录和在公司里的互动,这种敏感时期,不联系大概就是最好的保全方式了。
我五点多就起来了,坐最早的公交车到了公司。
我到公司时天空还是灰蒙蒙的,除了苏嵘生的办公室亮着灯外,其他地方都陷入一种***暗的光影里。
我穿着软底的布鞋,走在用大理石铺就的地板上,几乎发不出一点声响。我走过去刚想敲门,就听到里面的人说到我的名字。
我怔了一下,有些讪讪的收回手,原本想回避的,但双腿就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样,难以移动。
“苏总,这是我们今天调查的全部有关罗澜清的资料!”这个声音正是调查组组长的。
办公室里半天没人说话,大概过了五分钟之久,苏嵘生才说:“我不想细看,你大体说说吧。”
组长声音很洪亮的样子:“我们查到罗澜清与刘增发关系匪浅,她妈妈是刘增发的***妹妹。”
她顿了顿,接着说:“撇开这层***戚关系不谈,在我们公司与刘家达成协议签订了合约后,刘家的每一户人家又都收到了一笔不小的汇款,金额都是100万。”
听到调查组长说这些话时,我全身都气得发抖了。
我真想推门而入去辩解,但是我又不知道她所说的是真是假。若鲁莽闯入,只怕不仅讨不到好,反而会更加为难。
我继续待在那儿,想听听苏嵘生会怎么说。他的声音不大,但情绪显然不太平稳。“那罗澜清和徐康俊的账号呢?”
“罗澜清的账户里没有可疑的账目,但徐康俊的卡里却多了一笔800万的汇款,汇款日期与刘家的人是同一天、同一账户。”
那组长说完后,见苏嵘生没说话,又说:“不过罗澜清和徐康俊以及刘家人都关系匪浅,若是每人都分她一点,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里面又是一阵沉默,半响后,苏嵘生声音沙哑的说:“罗澜清和徐康俊上班后,把他们叫到我办公室。”

推荐理由

微雨花间情上书(苏嵘生罗澜清)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微雨花间情上书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