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清风挽心诉旧尘(盛知夏陆慕辰小说)第29章免费全文阅读
清风挽心诉旧尘(盛知夏陆慕辰小说)第29章免费全文阅读

清风挽心诉旧尘(盛知夏陆慕辰小说)第29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可以看清风挽心诉旧尘完整版?刚才在1227房间,她听到陆慕辰的秘书汇报,说是盛家来人,邀请陆慕辰出席她盛知夏的骨灰入海仪式。需要的朋友快来点击清风挽心诉旧尘(盛知夏陆慕辰小说)第29章免费全文阅读,本站内还提供有清风挽心诉旧尘免费小说哦!

清风挽心诉旧尘小说全文简介

作者:江小妃
主角:陆慕辰 盛知夏
他狠她入骨,她死后也不想让她入土为安,连骨灰也不放过,要把她的骨灰撒入海中。而她重生归来了,设计谋夺她家产,让她家破人亡,害死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也给了她报仇的机会,她也会把握机会。

盛知夏陆慕辰小说第29章完整章节出色试读

这个男人不打自招,盛知夏借着他说的话,把昨晚的某些部分回忆了起来,有人要卖了她,给她下了药,她在幽闭的酒店房间自残,险些被侵犯……
现在,侵犯未遂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竟然语气和善地说话,把她的东西原封不动地送来,他有这么好心?
“我无缘无故自己烧的?”盛知夏轻声问道,抬起自己的左手,手腕上有一块烧伤的痕迹,还有牙印,***痛清楚,正好跟男人说的话对上。
呵呵,自己玩儿火?自愿陪他喝酒?那牙印的伤痕之***,脸皮带血,不是绝望之下,谁会自残到这个地步?
“唉,你看你,楚媛,还跟哥生气了?昨晚不是逗你玩儿的吗?呵呵呵,话说,你没在我陆叔叔面前乱说吧?昨晚你跟我陆叔叔在一块儿,聊得喜悦吗?”
不等盛知夏询问,这个男人自己沉不住气了,盛知夏恍然大悟,这男人嘴里的“陆叔叔”是指陆慕辰。
原来如此。
她之所以有现在这样的待遇,能让这个男人对她客客气气,还***自把东西送来,全是因为她误打误撞进了陆慕辰的房间,而且整整一夜没有出来。
被陆慕辰陆大少宠幸过的女人,谁敢不给面子?看这个男人脸都快笑僵了的样子,八成是以为她得到了陆慕辰的青睐,所以小心客气,生怕惹她不喜悦,再让陆慕辰不喜悦。
盛知夏没回答男人的问题,一把把那个帆布包扯了过来,她仰起头问:“我的东西都在里面?你没在我包里动手脚?想再强X我一遍?”
她的脸上没有笑意,说话的嗓音虽然纤细,但语气不善,带着点莫生的强硬。
“你……”陆维新听她说话太难听,依照他从前的脾气,早就发作了,但他仰头看了看电梯***部的方向,还是忍住了,挤出笑:“小妹妹,瞧你说的,哥能逗你玩儿吗?你的东西,一样不少,都在里面,快,快打开看看。”
陆维新在锦城也算是个不差钱、有点地位的主,女学生什么的玩过不少,拿钱砸、使手段什么没干过?现在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问话,竟然特么地这么直白,用词一点不含糊,跟陆慕辰***过一晚,果然不一样了,说话底气都这么足。
昨晚知道自己惹了祸,陆维新一夜没***,愣是在楼下猫了一晚,吴德上下跑了几十遍,汇报说,一直没看见那丫头从1227房间出来,连卓秘书***看了,也悄无声息地退了出来,可能那丫头太好看,被陆大少给留下了。
陆维新吓得半死,恨不得跪在1227房门口谢罪,奈何陆慕辰不熟悉他,他也不敢随意放肆。
这不,几分钟前看到1227房门打开,这丫头一副被弄过的样子从里面出来,毫发无损,没缺胳膊少腿,他怕得要死,马上追过来打探情况。
“打开看看嘛,少了什么,哥赔给你。”陆维新指了指盛知夏手里的帆布包。
盛知夏死的时候,正好二十五岁,她经历不浅,也不好糊弄,像陆维新这种小角色,她看一眼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
他一而再地强调让她打***包看看,肯定是里面有什么东西,他迫不及待地想让她看到。
盛知夏现在处境不佳,连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谁都不清楚,她可以在面对陆慕辰时保持气节甩手走人,却不能稀里糊涂下去,任由别人说一些有关于她的、听不明白的话。
所以,既然这个男人让她打***,盛知夏便如他所愿,扯开了包包的系绳,往里一看,映入眼帘的是几叠厚厚的整洁的百元大钞——
红彤彤的颜色,霸气地塞满了狭小的背包空间,应该有五六万块。
盛知夏不自觉弯起了唇角,呵,真是有意思,重新活过来,世界都变了,人人都争着给她钱,从支票到现金,她这是什么运气?
陆维新见她表情有变,似乎是在笑,忙趁热打铁道:“楚媛小妹妹,听你们李经理说,你不是缺钱吗?哥正好打算拿钱去捐给慈善机构,去救助贫困山区的小朋友。既然你妈妈生病,那就先拿去用吧,要是不够,和哥说,千万别客气。”
盛知夏来不及说话,这时电梯正好到了一楼,电梯门打开,盛知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电梯外——
一身白裙戴着墨镜的贺橙橙。
手里捧着一样东西,用***色的布包裹,像是盒子模样。
忽然像有了感应似的,盛知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贺橙橙手里的东西——
应该是她的骨灰盒吧?
刚才在1227房间,她听到陆慕辰的秘书汇报,说是盛家来人,邀请陆慕辰出席她盛知夏的骨灰入海仪式。
这个自称盛家人的,应该就是眼前的贺橙橙,贺以南的***妹妹。
贺以南真的绝了,害死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却还能若无其事地把他们的骨灰当成礼物,送来陆慕辰这里,任由他发泄、糟践。
骨灰撒入大海还不够陆慕辰泄愤,倒进马桶冲走才算彻底如意?
盛知夏的手******地揪着帆布包,快把里面的东西都捏得变了形,她有满心的仇怨,她有痛不堪言的寸寸愤恨,她怎么能放过他们?
这电梯里的人,楼上的陆慕辰,逍遥地住在盛家老宅的贺以南,还有口口声声说喜欢“小轩窗”的邱梦!
一个都别想逃!
一个都别想好过!
上天既然给她机会重活一次,全部的恩怨她都要一一清算!
“请问二位下吗?”
酒店的服务生过来开电梯,礼貌地问候着电梯内的盛知夏和陆维新,贺橙橙全程得体地站在电梯外,表情肃穆,不苟言笑,可她的妆容显然精心修饰过,有一种病美人的柔弱。
“哦,小楚,咱们走吧,我车送你回去。”陆维新刚才也盯着贺橙橙手里的骨灰盒看了看,被服务生一提醒,伸手想去揽盛知夏的肩膀。
盛知夏没让他碰到,率先走了出去,正好与贺橙橙擦肩而过,与她自己的骨灰盒擦肩而过。
一个人死去不算什么,假如她的孩子也和她一起死去,她父母的车祸原因还没有调查清楚,她年迈的外公还不知生死,那么,这个死去又活来的女人,怎么能若无其事地不悲不喜?
贺橙橙戴着墨镜,看不清她的眼神,盛知夏从她身边走过,贺橙橙连扫也没有扫一眼。在陆维新和盛知夏出电梯后,贺橙橙在保镖和酒店服务生的簇拥下进了电梯,服务生礼貌地轻声问:“贺小姐,陆少那边说……”
服务生话没有说完,电梯门已经合上,把全部的声音都阻隔在电梯内。
盛知夏仰头,一直目送电梯上行。也许变成厉鬼更好,她想跟着她的骨灰上去看看,看看贺橙橙如何解说她的来由,看看陆慕辰如何处置她的骨灰——
多么可笑,陆慕辰恨她,难道她就不恨陆慕辰?
不同的是,盛知夏一死,陆慕辰的恨就算到了头。
可她盛知夏的恨,永无尽头。

清风挽心诉旧尘免费小说第30章出色阅读

“皇家紫禁”1227号房间门前。
保镖、服务生都已经走远。
贺橙橙对迎出来的卓不言道:“卓秘书,我哥说了,我***走得比较仓促,也不是好死,还怀了孕,这种死法是最凶的。请来的大师也说骨灰最好不要留,否则可能有什么祸害。多谢陆少为我们家的事费心,我哥说,我***生前跟陆少有矛盾,在骨灰撒入大海之前,让我带着***的骨灰,来跟陆少赔罪,也算是尽一尽最后的本分了,希望能与陆少冰释前嫌,让***走得安心一点。”
贺橙橙说话慢条斯理,一点不乱,声音也温柔极了,似乎无论从她嘴里说出什么,都让人不忍心苛责。
带着骨灰上门赔罪,这个赔罪的方式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既是对死者的不敬,也是对生者的折煞。要是陆慕辰还是纠缠不休,那便显得风度全无,不仅亵渎了死者,也让***无法接受。
但是,对盛家来说,这种赔罪方式,已经是他们所能给出的最大的妥协,把脸伸出来让陆慕辰打个够,这是对陆慕辰本人的尊重。
个中利害,卓不言看得清清楚楚。
“贺小姐,陆少正在休息,贺小姐可能不方便入内,不如我带着贺夫人的骨灰盒,***问一问陆少有什么指示。”卓不言得体地提出了一种方案,听起来像是跟贺橙橙商量,可是在1227房门前,只有他一个传话的人,昨天在盛知夏的遗体离别仪式上,也是他代替陆慕辰说话。假如贺橙橙不同意,那么一切都成空。
贺橙橙唇角扬起笑意,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骨灰盒递了过去:“那就麻烦卓秘书了,我在外面等陆少的指示。”
“好。”卓不言慎重地接过那个盒子,因为装了骨灰,似乎比此前的空盒子重了许多,锦城最后一位名门千金,真的被烧成了灰,一个盒子就装下了。
卓不言小心地捧着盒子,跟贺橙橙示意了一下,转身便进了1227房间的门。
门又从里面关上。
贺橙橙没敢动,在外面等着。
……
“啧啧,小妹妹,你知道刚才那位是谁吗?大明星贺橙橙,她本人比写真里的好看啊。”
此时的酒店大堂内,陆维新陪着盛知夏往外走。
盛知夏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灰和自己擦肩而过,却什么都做不了,贺橙橙的身边有保镖,酒店里安保齐全,她现在***着一张谁也不熟悉的脸,如何能冲上去说,把我的骨灰还给我?!
她现在遍身狼藉,处境堪忧,一切都要靠自己……
陆维新还没话找话地跟她交流:“得罪了我陆叔叔的下场可惨了,人死了,烧成灰都不算完,小妹妹你要乖一点,要听话,千万别把我叔叔给惹急了,知道吗?哥说的话你要记着。”
男人哄骗小姑娘的把戏,不过就是连哄带骗半威胁,煞有其事地把结果往严重了说。可惜盛知夏今年不是十八岁,陆维新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会信,更别说怕。
“你姓陆,你叫什么名字?”盛知夏忽然看着男人的眼睛,问道。
陆维新一愣,这女孩不按套路出牌啊,说一千道一万,怎么不像昨晚酒桌上那么好哄了?昨晚随便说个什么,畏畏缩缩的样子好可怜,他看得心里痒痒,又***又***,随便占便宜也不敢反抗,别提多带劲了。啧啧,可惜没***到。
现在她忽然问他叫什么名字,这是要干嘛?难道是要在陆少面前告状?
想到这,陆维新马上换了副脸色,笑嘻嘻道:“楚媛小妹妹,哥错了,成吗?昨晚是真的错了……”
“你叫什么名字?不敢说?”盛知夏不听他啰嗦,固执地重复了一遍问题。
陆维新心里满满的***奔腾而过,但他们还没走出“皇家紫禁”的大门,陆慕辰还在这个楼里,陆维新就算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随便在他的地盘发作。
这时,陆维新余光一瞥看见一个人,扬声喝道:“吴德!过来!”
吴德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陆总,陆总……哎唷,这位是……”
吴德一看到盛知夏,步子也吓得停了半步:“***,这不是昨晚的小妞吗?你好你好,还记得我吗?”
陆维新一巴掌就朝吴德的头拍过去:“名片!给她!贫什么贫?速度点儿!”
“是,陆总。”吴德忙拿了名片给盛知夏递过去:“小妞,我的名片。”
“饭桶!”陆维新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气得肺都要炸了,抬脚就想踹吴德:“我的名片!”
盛知夏已经接过了吴德递过来的名片,上面的信息是:“维新珠宝,艺人事务部经理,吴德。”
“哦哦,我们陆总的名片,拿好。”
等吴德把陆维新的名片递过来,盛知夏看到他的身份写的是:“维新珠宝CEO,陆维新。”
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珠宝公司,这个叫陆维新的,显然是个有点钱的富二代。但是盛知夏本身便是珠宝设计师,对知名的品牌如数家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维新珠宝”,肯定寒碜得可以。
在锦城,姓陆的人不少,但不是每个人都敢说自己是锦城陆家。这陆维新不知道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暴发户,仗着有两个钱,便为非作歹地玩女人。
“小妹妹,拿了我的名片,现在满足了?哥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可千万别太过分,咱们的事儿到此为止,就算交个朋友,怎么样?”陆维新是人精,软硬都能来,见威逼讨好不行,便拿出称兄道弟的一套法子来,企图跟盛知夏套近乎。
盛知夏把名片塞进了帆布包内,面色冷然地对陆维新道:“陆总是吗?有事我会再找你的,你和陆少的联系方式我都有。我现在要回去,你们不准跟着我。假如让我发现你们还想打我的主意,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她轻飘飘地说话,声音柔弱得不行,出口却是切切实实的威胁,她有陆慕辰的联系方式是什么意思,陆维新能不懂?
这是把陆少伺候得还不错,还有下一回的意思啊!
陆维新说话舌头都快打结了:“好……行,有事儿啊尽管来找我,小妹妹,你要真记恨哥,哥那可就冤死了,要怪,就怪你们学校的李经理,那人真不是个东西!你在陆少面前可千万别……”
“行了,我会看着办。”盛知夏打断他,把帆布包的绳子系好,连同那几万块钱,一起背在了肩膀上,朝大门走去——
尽管她穿着一身普通的并不那么干净的衣服,但她姿态端正,仿佛贵气与生俱来,哪怕是走在这七星级的酒店内,也显得理所当然。
陆维新跟吴德真没追上去,现在追上去意义何在?这女孩说话也不听,威胁也不怕,跟昨晚的表现太不一样了,像是彻底换了个人似的,她甚至还透露自己跟陆慕辰还有下文,这不是要人命吗?
“吴德,打电话给李和兴!妈的,这次要被他给坑死了!让他把楚媛给我堵了,不解决干净,老子找人弄死他!”陆维新啐了一口,盯着女孩远去的方向。
……
盛知夏离开酒店后,背后的帆布包里忽然有东西在震动,她拿出来一看,是一个破旧的手机。
此刻,正好有电话打进来。
盛知夏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爸”,已经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盛知夏站在太阳底下,看着自己生疏的影子,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却没有任何关切的问候,那边的“爸”张口就骂:“楚媛,你死哪儿去了?还不快滚回来换衣服!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盛小姐的骨灰入海仪式是下午两点?你要是敢坏了老子的事,老子明天就拔了你妈的管子!更别提骨髓配型了!”
骨灰入海仪式?下午两点?
盛知夏的眼睛眯了起来。

小编点评

莫名其妙的爱情来得忽然也去得忽然,作者句里行间一步步描绘出了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长跑, 也同时把读者带入了属于他们的世界。想知道清风挽心诉旧尘免费小说最后的结局吗?小编提供的盛知夏陆慕辰小说完整章节不容错过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