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摸骨师(李义凯)小说第63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摸骨师(李义凯)小说第63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摸骨师(李义凯)小说第63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悬疑推理时间: 2018-12-1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文笔精妙,刻画生动,情节丝丝入扣,这部悬疑小说不看可惜。摸骨师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杨洪军对我说:“虽然对方先动手,属于理亏,可人家是制药集团老总的少公子,现在你把人家给打成了这样,就算法律上人家制裁不了你,随随便便找个什么理由,都能让你们家的生意就此垮台,你动手之前怎么不把这些想想清楚?”

摸骨师小说简介

杨洪军对我说:“虽然对方先动手,属于理亏,可人家是制药集团老总的少公子,现在你把人家给打成了这样,就算法律上人家制裁不了你,随随便便找个什么理由,都能让你们家的生意就此垮台,你动手之前怎么不把这些想想清楚?”
杨洪军这么一说,我就有些担心了。我个人荣辱,那是小事,但是家里的按摩店,却是我的父母赖以生存的生意。于是我开始懊恼自己的冲动,图了一时之快,却有可能因此而惹出大麻烦来。于是我问杨洪军说:“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找你的侄女。”杨洪军叹息道:“还能怎么办?我会帮你透过一些关系去周旋的,但是前提是你不能就对方动手打人的行为提起告诉,也不能因此而索要赔偿。你要个十万八万的,人家眼睛都不眨就给你了,你打了人家的独子,换成是你,你肯善罢甘休吗?”

摸骨师(李义凯)小说第63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我也不希望由此来敲诈对方钱财,眼下看来,也只能让杨洪军出面,以警察调查的方式去斡旋,看看能不能把这件事最小影响地处理掉。
很快我的母亲和杨安可的妈妈也赶了过来,母亲看着我肿成猪头的脸,一下子就捂着嘴哭了起来,我宽慰她说没事,就是点皮外伤。杨安可的妈妈则在见到杨安可的时候,满脸都是那种夹杂着失望的怜爱,最终母女两也没多说什么,而是抱着对方哭泣。
我妈抓住杨洪军的手说道:“杨警官,我知道你是警察,你必须给我好好处理这件事,我家凯子为了帮你和人打架,被打成了这样,你必须要给我们家一个交代,否则我一定揪住你不放。”我的性格大多数像我母亲,比较闷,比较温顺,我印象当中母亲很少有这样暴怒的时候。杨洪军也宽慰我妈妈说:“大姐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尽量会让结果大家都满足。”
杨安可的妈妈也跟着宽慰我的母亲,说这都是她们家安可惹出的麻烦等等,还说会帮助照顾我直到痊愈。杨安可则在她们这些认争论不休的时候,蹲到我的床边看着我说:“凯子,我真不值得你这么做,我也就是心里过不去,所以想要换种活法尝试一下,没想到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真是对不起。”
我哼了一声说道:“对不起?你是挺对不起的我,当初让你跟我走,你走了不久什么事也没有了吗?现在倒好,我人吃亏是小事,我家里可能都会因此受到牵连。你说你好好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跟这样的人厮混在一起,你们去银行取钱的录像我看了,那家伙和你这么亲密,看样子你们风花雪月,***女爱,还真是其乐融融啊。”
杨安可听我这么一说,蹲在病床边上忽然脸上一红,我虽然眼皮肿的只剩下一条线,但是她这个细微的表情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回想一下这句话多多少少还有着一种不甘心的醋意。我不愿意让杨安可看穿我的心事,于是转过头去,不去看她。
杨安可对我说:“我本来是想随便找个人解解闷就算了,还没到你说的那一步…”我也没有追问,不知道她说的“那一步”究竟是哪一步。不过就这次她的处理方式来看,我还真是觉得有些失望,于是我背对着杨安可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当时从卡座上起来去上厕所的时候,那几个小混蛋在你的酒杯里下药了。我假如当时不拦着你让你回去喝酒了,你就等着给人当下酒菜吧。我救了你两次了杨安可,不用谢。”
杨安可没有说话,我也没回头。过了片刻后,她伸出手抓了抓我放在病床一边的手,在抓住我手的时候,稍微捏了捏我,然后轻轻地对我说道:“总之,谢谢你。”说完之后,她便放开了手,然后没再跟我说话。
我在医院只住了三天,这三天时间杨安可一直都在帮着照料我,但是我们俩之间的话却很少。杨洪军帮着我跟当时接警的警察做了工作,也分析了事发经过,他一直在强调这是年轻人酒后的一场误会。而被我暴揍的那家伙,家里起初是不依不挠的,但杨洪军亲自出面和人谈判,说我不会提告,也不会索赔,就当是一场误会。这富二代的老爹也算是个讲理的人,加上杨洪军以刑侦科科长的身份去谈,人家多多少少还是会给点面子,最后丢给杨洪军一句狠话让他管教好自己的侄女,这件事也就不再追究了。
我的伤不算重,第二天就已经消肿,三天后就出院了,只是需要一个礼拜后回来拆线而已。回到家以后,杨安可看上去还是会比较自责,究竟是因为她的关系我才会受伤,所以我在家静养的那几天,她也天天都来我家照顾我。她本身就是护士,照顾起人来还真是有一套。我妈起初的时候觉得杨安可就是个害人的小妖精,可一个礼拜下来,我妈对她的态度也出现了改观,从一开始的不搭理,变成后面的还要留她吃晚饭。
拆线那天也是杨安可陪着我一起去的,从医院里出来后,我跟她说我已经没有大碍了,不用天天都来照顾我,我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只不过因为缝针的关系我的头发被剪去了一大块,从今往后直到头发恢复到足够梳中分的程度,我只怕是要戴着帽子渡过了。
我心里知道杨安可照顾我是不愿意欠我这个人情账,更多则是在于内疚而已。于是看她犹豫,我就对她说,你把你的微信和电话告诉我吧,假如我再有什么不舒适或者后遗症,我再让你过来。
这招很老套,我知道。所以我在说完之后,感觉到脸上一阵热辣辣的。
杨安可算是个小美女,平日里绝对是不乏追求者的,所以这样搭讪要电话微信的套路,我想她早已身经百战。但她还是微微一笑,把电话和微信都输在了我的手机里面。我也跟着微笑了一下,假如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子笑,我们俩的恩恩怨怨,早前那几杯酒没能彻底了解,这一笑,也算是画个句号吧。
我告诉杨安可,今后别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下次也许就没这么走运,有人出来替你挨打了。她也答应了我,说犯过一次傻,将来不会再这样了。总之,从那天起,我和杨安可会时不时在微信上互动一下,从她共享的内容来看,是真的意识到这次自己的离家出走是在犯傻,渐渐也走了出来。她也从那时候开始,对我的态度好转了许多,虽然也没到交情很好的地步,但不会横眉瞪眼了。
然而我和杨安可的关系,却总是止步于好感。不过我也觉得这样挺好,少了许多尴尬,多了一些了解对方的时间。
那年6月份的一天下午,我正躲在屋里吹空调听音乐,杨安可忽然发来一条消息,内容写的是:“我幺爸来找过你吗?”我当时很希奇,杨洪军要找我的话,一个电话或者信息就可以搞定了,为什么杨安可会这么问我?不过她的言下之意,是说杨洪军即便现在没找,很快也会找我的意思。
于是我回答她没有,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顺便称赞了一下她昨晚发在朋友圈里的那条***还真是不错。杨安可回复信息说道:“我幺爸现在失联了。”
我一愣心想你们姓杨的一家还真是希奇啊,轮番玩失踪是吧,怎么了,他也受刺激了,想要换种活法?于是我宽慰她说你别担心,杨洪军都多大的人了,可能只是有什么事给牵绊住了而已,或者手机没电忘记充电罢了。
可杨安可告诉我,由于打电话是关机,打去办公室也没人接,所以她昨天晚上就去了杨洪军家里,因为她有钥匙,但是进屋之后发现有很多脏兮兮的脚印在地上,而且杨洪军的手机和充电器都丢在了沙发上,人就这么不见了。
杨安可说,杨洪军为人谨慎,凡是都很小心,绝不会出门连手机也不带,而且基本上杨洪军随身都要带着充电器以防电话没电,他的电话实在太多了。这次的现状是肯定不正常的,加上那地面上乱七八糟的脚印,她担心杨洪军会不会是被什么人报复给抓走了。
听她这么说,我也有些担心了。但是谁能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去抓一个公安局的刑侦科科长?难道说是那些以前被他抓进监狱的人现在放出来了,打算复仇?于是我告诉杨安可别着急,我马上找人问问。
接着我就给马天才打了电话,从他那吵杂的环境中我不难听出,这家伙正在打麻将。他依旧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对我说:“哟,凯爷,今儿刮什么风啊,您怎么给我来电话了?”我说你省省吧,似乎有点不对劲。
马天才说:“哪儿不对劲啊,今儿最不对劲的就是您主动给我打电话了…”我说你别闹,杨洪军不见了。
马天才一下正经了,问我出什么事了,我把杨安可告诉我的内容说给了马天才听,然后让马天才多路打听一下,杨洪军去了哪里。
堂堂一个警察,总不能就这么人间蒸发了吧?

摸骨师小说在线阅读

杨洪军的忽然失踪,对于我和马天才来说都是一个问题。究竟杨洪军对我们俩是有承诺的,加上杨安可的描绘里,认为杨洪军的失踪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撇开那些承诺不谈,我和马天才还是会有些担心他的安危。
于是我一边安抚杨安可的焦虑情绪,一边等待着马天才的回话。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马天才给我回了电话,说他已经打听到了,杨洪军现在人就在公安局里,在接受调查。我一听放心了不少,但是不懂的是为什么他会接受调查,难道说杨洪军有过什么违反警队规章制度的情况存在吗?
这时候我猛然想起早前我和杨安可被那个变态许某绑架的时候,许某曾用我的电话跟杨洪军有过一次通话,当时此人曾明确地提到杨洪军早年间曾对那个莲花堂组织做下过“混蛋事”,而当时杨洪军没有正面回答,事后我也不曾问过他,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一本正经的警察,若是说一定做过什么混蛋事的话,会不会就是他这次被紧急调查的原因。
不过好歹知道他是安全的,不是被人报复就好。于是我把结果告诉了杨安可,让她别担心,可能只是警察部门的例行调查。杨安可说她知道了,等一下就会去公安局找人去。我心想这女疯子还真是胆大包天啊,竟然敢去公安局要人,也懒得劝她了,只是告诉她找到人之后给我来个电话。
可是这一等就是一天,直到第二天中我才接到杨安可的电话。但是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却是杨洪军。我问他有没有怎么样,他说没事,就是早年间办了个案子,许某被抓后曾经提到过这件事,组织上经过研究觉得要调查一下罢了,被记过一次,观察留用。
我虽然无知,但是也知道这所谓的“观察留用”,对警察这个职业来说也是一件很大的罪责了。意味着先前杨洪军犯下的事情足以让他扫地出门,只不过念在功过相抵,于是再给他一次机会的意思。杨洪军没有多说,我也不便多问,正打算说了拜拜就挂电话,杨洪军却说道:“凯子,你约一下马天才,咱们今天晚上老时间酒吧里见。”我问他什么事,杨洪军说:“有新案子。”
自打之前几次的顺利破案,让我对侦查学有了浓厚的爱好。这几个月我在家没事干,还特殊去买了几本柯南道尔的小说来看,书中主角运用所谓的“基本演绎法”从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细节上寻找破案线索,每每都能令我大声称赞。所谓学以致用,我尽管没学到点什么,只不过几个月以来杨洪军也没带来什么新案件,我也实在是有些闷了。
当天晚上我们如约去了酒吧,还是早前的那个小包房里,不过这一回杨安可竟然也跟着来了,我和马天才都不明白这小女孩跟着一起来干什么,难道说杨洪军也承诺她,要带她进入警察系统吗?杨洪军从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中抽出一叠材料来,发给我和马天才一人一份,让我们回去后仔细读一下,不过现在不用读,听他说就是。
他提到,大约在一个月之前,本市东区一个高档住在社区发生了一起火灾,造成一个中年女性的死亡,当时警方给出的结论是用电不慎引发的短路失火,现场只找到一具尸体,当天晚上这个女人的丈夫带着孩子出去看电影去了,女人一个人在家被烧死的。调查后找到了短路的地方,断定那是一次非人为的火灾事故。
杨洪军说,在这场火灾发生后一个星期,同样是东区,警方接到报案在一栋公寓楼里找到了一具男性尸体,男人是死在自家的浴缸里的,整个人浸泡在浴缸当中只留下了脑袋在外面呼吸,可是希奇的是这个男性死者的身体表面皮肤有一定程度的烫伤,所以当时法医给出的结论是这个男人可能平日里有泡烫水澡的习惯,有可能是因为太过劳累泡进去之后就睡着了,然后蒸汽冒起来,造成的缺氧死亡。浴缸四周没有过多的水渍,也就是说死者死前没有挣扎的迹象,是安安静静地死去的。
这几个案子,前段日子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我曾经在父亲的收音机里听到过,当时还觉得有可能是夏天到了天气热了,于是火患增加了。还跟父亲讨论过这件事,没想到今天却被杨洪军忽然提起,他既然提出来,那就说明当初警方的调查是方向错误的,或者在这之后,警方又有了新发现。
果然杨洪军说道,又过了一个礼拜,依然是东区,在某建筑工地发生了安全事故,该工地的一位高级监理在晚上下班预备回家的时候,路过工地里停放的一辆渣土车的时候,渣土车后盖板忽然松动,渣土倾泻而下,就把此人给活埋了,当场死亡。经过警方事后调查,是因为渣土车驾驶员在下班的时候操作不当,没有拉紧后盖的栓子,恰好那名监理经过的时候松动了,造成了死亡。控制了那个司机之后他也承认没有仔细做好检查,其余的他也记不清了。
杨洪军接着说道,然后又过了一个礼拜,还是在东区…说到这里的时候马天才忍不住说道:“这东区怎么这么倒霉啊,每次都出事。”杨洪军没有回答马天才,而是微微皱眉说道:“这件事就发生在上周三,也就是五天之前,死者死亡的地点是在自己家的厨房里,整个人的脑袋都没入了锅内,而锅内全都是油。发现尸体的时候,油已经冷却了下来,但是死者整个头已经被炸得嘎嘣脆了。法医抽取的油样化验,也的确混合了死者的DNA成分,也就基本上确定了死者的死因是被油给活活炸死的。”
我和马天才瞠目结舌,心想这怎么可能,平日里炒菜做饭,一丁点油星子都能烫得我上蹿下跳的,这人就算是被打晕了然后丢进油锅,只怕是烫也烫醒了吧。假如没有人在边上的话,这样的情况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杨洪军说道:“而这就是希奇之处,在死者身体除了头部之外,没有找到其余的外伤,而且发现尸体的时候,烧油的锅子已经关了天然气,总不能有人一边把自己放到锅里炸,一边还顺手自己关天然气吧?”杨洪军说:“现场也没有其他人进出的痕迹,而警方也调取了死者死亡前后的小区监控,发现没有人从单元楼出入过。”
马天才问道:“那就更加不可能了,现在的社区基本上公共区域除了楼道内之外,都安放了安监设备。假如死者并非不小心死亡而是死于他杀的话,凶手总应该有个路子离开才对。”杨洪军说道:“问题就出在这里,死者被发现的死亡地点只是他名下房产中的其中一套而已,社区设备相对而言稍微老旧,但监控还是能够拍摄到单元的出平台,那是进出这栋楼唯一的通道。死者家住在十层,假如凶手作案后从窗户逃走,看上去不太现实。”
我想了想问道,那死者家属怎么说的?杨洪军说:“死者是独居,几年前离了婚,孩子是判给女方的,父母双亡,跟家里的亲属也并不亲密,死者被发现是因为隔壁栋的邻居炒菜做饭的时候从自家的窗户上看到了死者把头给扎在锅里,叫了几声没答应,这才打电话报的警。所以死亡后只是通知了他的一位远方表舅,对方表示会尽快来善后处理尸体。”说到此处,杨洪军望着我。我一愣后明白了,五天前发生的案件,接到通知的亲属应该此刻还没来认领尸体,换句话讲,此刻尸体应该是在东区的公安局停尸房里摆着的。
这就是说,我又要摸死人了。我摸骨主要是摸头,而这名死者在杨洪军的表达中,整个头部已经被炸得似乎薯条一样了,这可让我怎么摸?想到此处,我一阵恶心,差点就要呕吐出来。杨安可坐在我的对面,也是一脸难以接受状,她做过护士,对于那些血淋淋的伤者,或者死相可怕的死者应当是经常会见到,连她都这么抗拒,更别说我和马天才这种原本就没怎么接触过死人的人了。
杨洪军接着说道:“从单一的案件来看,这四个死者都有意外死亡的可能性,而就目前调查到的讯息来看,也没有第二人在场的证实,所以找不到他杀的论据。但是难道你们没有注重到,死亡案件的发生频率,恰好是每隔七天发生一次,地点也都在东区,假如单纯说都是意外的话,那这每隔七天死个人的规律,是不是太过于巧合了一点?”
马天才掰着手指算到:“杨警官,假如您的意思是每隔七天就死一个人,上一个死者死亡的时间是上周三,今天是礼拜一,是不是说在后天,就有可能新发生一起死亡案件?”
杨洪军没有说话,表情严厉,只微微点头。

摸骨师小说推荐

摸骨师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用深厚的文笔功底勾勒出了属于文里的世界,人物描写传神,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 ,引人入胜 ,越读越有感觉,实乃必读佳品!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