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青丝华发醉三世(凤惊冥白子衿)第24章免费全文阅读
青丝华发醉三世(凤惊冥白子衿)第24章免费全文阅读

青丝华发醉三世(凤惊冥白子衿)第24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凤惊冥白子衿全文结局是什么?青丝华发醉三世全文是出色的穿越言情小说,假如凤惊冥没骗她,她就是神医门的外孙女,借这个名号应该没事……吧。 “姑娘,日后有事可来找我帮忙。”老夫人急急的说了一句,“要不……要不你给我当孙媳妇吧。” 白子衿差点没一个踉跄,这年头都喜欢以身相许吗,自己不行就让孙子来?

青丝华发醉三世小说简介

“你是打算冻病,赖在我鬼王府吗?”凤惊冥讥讽扯唇,满是鄙夷。
白子衿一脸诧愕,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想,她抿了抿唇:“是啊,反正你也不在乎我,冻病冻死也和你没关系。”
凤惊冥心里忽然出现一股无名火,他正要开口。
“凤惊冥,你敢让人把我扔出去,我就睡在鬼王府外面,冻死了就是你的错。”白子衿一脸倔强。
凤惊冥冷怒:“白子衿,你已经成功引起本王的怒火了。”
白子衿不语,趴下又要睡觉,凤惊冥一把将她拉起来。
白子衿脚踝的瘀血根本没揉开,凤惊冥这一拉她根本站不稳,整个人朝旁边栽去,凤惊冥下意识的拉住她,把她往怀里一带。

青丝华发醉三世(凤惊冥白子衿)第24章免费全文阅读

“白二小姐,太后娘娘请您进宫。”一名太监站在门口,公鸭嗓格外的响亮。
白子衿推开房门走出,星眸看着太监诧异挑眉:“娘娘可有说找我干什么?”
太后可是一向不喜她,正所谓眼不见为净,太后也一直不愿意见到她,怎么今天还让人来传懿旨。
“奴才不知。”太监道。
太后传了懿旨,白子衿也不好不去,收拾了一下带着伊人进宫了。
半路上,伊人在白子衿耳边轻声道:“小姐,阿落说安敏郡主也被太后叫进了宫。”
白子衿眼底划过异色,沉姣也进了宫,太后是想干什么。
宫里白子衿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到了太后的寝宫,太后正高座在主位上,一身衣裳好不威严,见白子衿到了,太后瞥了她一眼。
而旁边,沉姣坐在那里,见白子衿也来了,神色微变。
白子衿将二人的微表情收入眼底,委身行礼:“臣女白子衿,见过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太后挥了挥手,随便让人给白子衿赐了个座。
白子衿坐下后,太后并没有马上开口说什么事,而是抿了几口茶,架子摆足了,目光才在她和沉姣二人身上打量。
白子衿带着淡笑,沉姣也神色不变,但心里却急得不行。
“白子衿,你可知本宫将你召进宫是为了何事?”太后一双吊眼看着白子衿。
白子衿淡笑:“臣女不知。”
她又不是太后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她又要使什么坏。
“你已经及笄半年了,和鬼王的婚礼也该提上日程了,这本不该本宫操劳,可谁让你双亲都死了,本宫又是鬼王的嫂子,难免要被你们二人拖累一番。”太后说到双亲都死时,眼底闪过嘲讽,讽刺白子衿这个克星。
白子衿心里一蹬,太后之前可从没这么好心过,想必是今日早朝凤惊冥露出了马脚,太后要试探她和凤惊冥之间的关系了。
沉姣知道事情的真相,急也是急在此。
“臣女多谢太后娘娘,但我外公说了,他还没同意……不过若是太后娘娘这么说了,臣女自然要听令了。”白子衿一脸喜意,星眸都染上了喜悦。
太后脸立即一黑。
白傲不同意凤惊冥和白子衿在一起,这事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但她这么说了,白傲到时追究起来,找的就是她了。
白子衿这话竟然是要把锅推给她!
“娘娘,我的嫁妆我娘十五年前就预备好了,凤惊冥的聘礼也下了,万事俱备,只待太后娘娘懿旨下了,随时都可以成婚。”白子衿笑眯眯的。
太后脸色十分不好看,她可不愿意得罪神医门,她看着白子衿良久,最后冷哼一声:“白子衿,这是太皇太后的意思,与本宫无关。”
“太皇太后娘娘真热情。”白子衿脸上带着浅笑,心里却十分的冷。
那日的事太皇太后肯定知道,就连凤惊冥昏迷几天的事她也知道,凤惊冥醒来就抗拒与她成婚,太皇太后那个老狐狸肯定起疑了。
这不,马上就让太后来试探她。
“还请太后告诉太皇太后娘娘,她若能为我和凤惊冥做主,臣女感激不尽。”白子衿一脸真诚。
太后看她看得无比,手一挥让两人下去。
白子衿和沉姣笑着告退,刚走了两步,忽然听到太后的声音:“凤烈歌有没有传信给你们?”
白子衿和沉姣对视一眼,白子衿回头对太后笑道:“烈歌公主他们还有半月就能回来。”
说完这句话后,太后一脸复杂,她看着白子衿和沉姣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待白子衿她们的背影完全消失后,太后的贴身宫女才不解的问:“娘娘,您为何要将太皇太后的事透露给白子衿,太皇太后知道了定会生气。”
太皇太后既然借太后的手来问白子衿,就是不想被白子衿知道,可娘娘这直接将事情告诉了白子衿。
“为何?”太后嗤笑一声,眼底满是冷意,“本宫可不会傻傻给她当棋子,她和白子衿的恩怨可与本宫无关,最重要的是……凤子宣将本宫的人都杀了,本宫一点都得不到烈歌她们的消息。”
她派人跟着凤烈歌,可那些人都惨遭毒手,没一个人活了下来。
凤烈歌又从不会主动给她传消息,她只能从白子衿和沉姣这里得知,可让她主动去问又拉不下老脸,刚好可以借着太皇太后这件事。
“凤子宣,一趟赈灾,他的狼子野心终于要暴露出来了。”太后冷笑。
贴身宫女欲言又止,娘娘不仅派人去保护公主,还让那些人找机会杀了七皇子,七皇子先下手为强也是正常。
不过,这些话贴身宫女可不敢说出来,只敢藏在心里。
出了宫,白子衿看向沉姣:“姣姣,太后问了你什么?”
“她想知道那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什么都没说。”沉姣也不是傻子,她早就做好了应对的方法。
“那里好。”白子衿松了一口气,一个太皇太后就已经够麻烦的了,再来一个太后,她怕是分身乏术。
不过,想到太皇太后,白子衿眼神很冷。
白阎说这几天太皇太后都没什么动静,就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一个连自己儿子死了都能假装什么没发生的老女人,真是麻烦。
“子衿,纸包不住火,鬼王的事能瞒一时瞒不了一世,你得赶紧让他重新喜欢上你。”沉姣道。
“好。”提到凤惊冥,白子衿十分的无奈,现在凤惊冥对她那个抗拒得,早上差点直接送她上西天。
她得回去好好打算,看怎么快速攻心。
两人一起回去,忽然沉姣开口:“子衿,玄王和茗余都住在私塾是吧?”
“是啊。”白子衿正想着自己的攻夫大计,听到她的问题,神色不解,“姣姣,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沉姣淡淡一笑,眼底却闪过复杂。
茗余救了她,又被她伤了,她该不该上门去道个歉。
白子衿也没多想,二人在大街上分了手,白子衿回了纱雅院,沉姣回了万宣商行。
晚上,沉姣在将军府打算睡下,可她脑海总是划过茗余那冷漠厌恶的眼神和脖子上的猩红,让她无法心安休息。
最终,沉姣起身穿衣:“罢了,总归是我做的。”
沉姣将白子衿给她的伤药拿了出来,把刀往腰间一别,朝私塾走去。
这个时候私塾已经关门,学子们正在休息,沉姣也不好劳烦夫子们来开门,直接从墙上翻了进去。
私塾是沉姣帮白子衿找的,沉姣对私塾虽然不熟也不生疏,找到了夫子和下人们睡的地方。
有几间屋子还亮着灯,是夫子们在为明天的课做预备。
“记得不错的话,应该是这间。”沉姣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间房间,眉头微拧,她记得是这间。
不过房间里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
沉姣抬起了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扣扣。”
“吱吖。”不多时,门就从里面被打开。
茗余大概没想到会是沉姣,他就穿着一身里衣,连外袍都没披。
“怎么是你?”茗余皱眉。
见他没有要请自己进去的意思,沉姣也没有尴尬,她的目光落到他脖子上,上面丝毫没有处理,已经结了疤,她道:“今天下午的事我错怪你了,对不起,还有那一刀……假如你生气,可以砍回来。”
沉姣神色坦荡,她说砍回来并非是玩笑话。
茗余全然没想到沉姣竟然会这么说,这哪里像一个女子,根本就是大老爷们该说的话。
“不用。”茗余神色缓和了些,没人会想平白无故被误会,“小小事情,你回去吧。”
“好。”沉姣歉也道完了,见茗余也不再计较了,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沉姣又回来,将手里的伤药递给茗余:“这是歉礼,虽说是小伤,还是上点药较好,走了。”
沉姣转身离开,大晚上的她也没有穿披风,冷风吹在她身上她像是丝毫感觉不到一般,大步向前。
茗余微微皱眉,这天气连他一个大男人都会觉得冷,她是打算来道个歉再顺便生个病吗。
思及此,茗余将房内的外袍拿出,朝沉姣追去。
可走到了门口都没看到沉姣,只有一道紧闭的私塾大门,茗余这才想起,私塾早就关门了,他也没有听到敲门声。
沉姣根本就不是走门进来的!
不走大门,只有一个方法了,茗余看向墙上,皱眉道:“这等行事风范,她当真是个女子?”
茗余低头看着手里的伤药,又看了看那没来得及送出去的外袍,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不过若是我,也不会走门。”
……
凤惊冥在城外有一处温泉,今日天冷,他忽然起意去泡温泉,泡了大半个时辰才回来。
府内下人大部分已经歇下了,凤惊冥没有惊动任何人,不动声色的回到自己房间打算歇息,可刚摸黑躺下便感觉到被子里有其他活物。
“谁?”

青丝华发醉三世25章在线阅读

低磁邪冷的声音自凤惊冥薄唇溢出,凤惊冥一手将被子掀开,一手内力一发,屋内的灯亮了起来。
白子衿:“……”
她已经缩成一团都还被发现,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凤惊冥冷冷的看着她,她只穿了一身里衣缩在他床里,脸上有些尴尬,却没任何的害怕和不习惯。
凤惊冥微微皱眉,不怕他的她,让他十分不悦。
“你怎么在这?”凤惊冥薄唇冷勾。
白子衿压下尴尬和mmp,理所当然的开口:“你在这里,我不在这儿在哪里?”
这话似乎没毛病,但……
“白子衿,你自己滚还是本王动手?”凤惊冥的好心情已经全然被打乱,他邪魅的脸色没了慵懒遮掩,满是冷戾。
他厌恶别人触碰他的底线,白子衿已经是第三次。
“不滚。”白子衿抓紧了被子,一脸的视死如归,“我告诉你,我今天敢来就没打算回去,你要敢对我动手,我就,我就……”
开玩笑,她白子衿既然来了,是那么好轻易赶走的人吗。
“就什么?”凤惊冥薄唇勾起嗤笑的弧度,桃花眼满是讥讽的看着她。
白子衿咬牙,然后大声道:“我就出去告诉天合全部人,鬼王不举!”
她一个美女躺在床上,他竟然要把她赶走,不是不举是什么。
不过白子衿还是有点心虚的,究竟凤惊冥好几次和她差点擦枪走火,举不举她最清楚。
咳咳,这都不重要……
凤惊冥神色骤冷,房间里的空气都骤然降温,这个问题是全部男人都不容侵犯的。
他走至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白子衿,本王真当小觑了你的不要脸,你这十五年的乡村野妇可没白当。”
白子衿羞涩一笑:“别这么夸人家,人家会害羞的,低调低调。”
“呵。”凤惊冥冷呵一声,神色厌恶,“白阎!”
白子衿马上知道了凤惊冥是要干什么,啥也不管了,放弃被子,整个人挂到凤惊冥身上,像个树袋熊一样。
凤惊冥身子一僵,就要将她甩下去,可白子衿拽得紧紧的。
“凤妖孽。”白子衿两眼泪汪汪,好不可怜,“我知错了,我不该胡言乱语,但现在大街上又黑又冷,我一个弱女子,你忍心把我扔出去吗?”
白子衿眨了眨眼睛,泪眼朦胧的望着凤惊冥,眼里全部是他。
凤惊冥望着这样一双眼睛,有些微微失神,不过片刻他就恶劣勾唇,冷笑:“与本王何干?”
同时,凤惊冥抓住她的左手,强硬的要把她拉下去。
白子衿的脸瞬间苍白,她的左手还没养好,被凤惊冥这么一拉极疼无比,但白子衿却依旧死死抱着凤惊冥不放手:“不走不走,打死我都不走,凤妖孽,别赶我走嘛,我可以给你暖床,你看看天气多冷啊。”
“本王不需要。”凤惊冥无情开口。
他要人暖床,挥手便有千万女子任他挑选,不需要白子衿这个君玄歌的女人。
凤惊冥又是用力一拉,白子衿脸色变得煞白,她终于抱不住了整个人摔到了地上。
凤惊冥本就高,白子衿一摔下去只觉得又冷又疼还委屈,一时间竟然没能站起来。
“白阎。”凤惊冥霸气的坐到床上,戏谑的看着站不起来的她,似乎在欣赏一场闹剧。
白阎不得不出现,他看都不敢看地上的白子衿:“王爷,有什么事吗?”
“你说呢?”凤惊冥冷冷的看着他。
大晚上白子衿会出现在他房间,白阎若不放水根本不可能。
“属下明白。”白阎硬着头皮走到白子衿面前,“白小姐,请。”
白子衿抿着唇,眼眸低垂,小脸有些委屈,她缓缓站起来,不过站起来时神色有些惨白。
她的左手被凤惊冥一拉本就痛,刚才凤惊冥将她扔到地上,她的脚踝又扭伤,此刻自己站起来脸色马上痛得惨白。
白阎原本想伸手扶他,但想到自家王爷看着,就忍住了。
“二小姐,请。”白阎开口。
白子衿抿着唇转身,脚步踉跄,每走一步她额头就有冷汗浸出,但她却没开口说什么。
凤惊冥微不可见的拧眉,她刚才扭伤了?
白子衿已经走到了门边,只穿了里衣的她被风一吹,显得有些可怜,凤惊冥的心有些烦意,他冷冷启唇:“站住!”
白子衿回头,神色希冀的看着他:“还有什么事吗?”
妖孽该不会是要留她了吧。
事实证实白子衿想多了……
“你的衣服,拿着滚,别脏了本王的屋子。”凤惊冥将床头挂着的衣服扔出去,一些衣裳散落到地上,但大氅却刚好披在了白子衿的身上。
白子衿抿唇:“哦。”
她拉进自己的衣裳,一步一步朝外走去,步伐缓慢,背影孤凄。
在凤惊冥看不到的角落,白子衿神色惨白一片,大氅下她的左手不停的痉挛着,她咬着牙承受。
看着白子衿的背影消失,凤惊冥心里忽然生出不爽,她就那么听话的离开了?
“王爷。”白阎走进屋内,看着自家神色冷戾到可怕的王爷,试探的问,“真的让二小姐这么走了?”
从前可是您舔着脸贴上去的啊,王爷您别失个忆就飘了啊……
“你很关心她?”凤惊冥冷笑一声,危险的目光落到白阎身上,“不若本王将她赐给你当媳妇?”
卧槽!
白阎几个颤栗,连忙开口:“不关心,一点儿都不关心,属下先下去了。”
凤惊冥神色冰冷一片,他冷笑一声,吹了灯上床,但一闭眼脑海里全是白子衿落寞的背影。
现在已是晚上,她就穿着一身里衣被他赶出去,若是君玄歌那个妖艳***趁机而入。
思及此,凤惊冥忽然睁眼,双眸含着戾气和冰冷,他倏的起身朝外走去。
守夜的白阎诧异:“王爷,您这是?”
“她顶着本王未婚妻的名头,现在穿着个里衣就出去,要是随便乱来,岂不是让本王难堪?”凤惊冥冷笑一声,似乎是在和白阎解释,又似乎是在和自己解释。
白阎只见自家王爷速度极快的消失在眼前,他无奈摊手。
王爷,早说了让您别作啊!
凤惊冥径直走向大门,却没追到白子衿,他俊眉一拧,白子衿走得那般快?
“王爷,您要出门吗?”守门的门卫开口。
凤惊冥摇头,薄唇轻掀:“以后别随便放人出去。”
落下这句话后,凤惊冥就翩翩然转身,留下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门卫。
他什么时候放人出去了?
凤惊冥走了不远,他脸色十分的冰冷,一想到白子衿他便心情烦闷,索性不想了,大步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忽然,他听到了花园里传来了窸窣声,双眸一眯,不动声色的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好了,雪花我没事,你别怪他。”
清脆的声音传来,凤惊冥马上认出了这是白子衿的声音,那个女人不是走了吗?
他往前走了几步,只见白子衿坐在花园内的石椅上,背对着她正和什么东西说着话,凤惊冥移动自己的位置上,看清了那团白色的东西——一只貂?
而白子衿,似乎是在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
“叽叽!”雪花一只爪子指着她,恨铁不成钢。
臭女人,你的手都要废了,你还帮那个男人说话!
“别气了,我这不是没死吗。”白子衿微微一笑,月光下的笑各位轻灵漂亮,“再者,也是我招惹他的,我活该。”
说罢,白子衿又抬起自己的脚,哪怕凤惊冥离得远,也很明显的看到脚踝处红肿一片。
“叽叽!”
你不听爷的话,你就算活该!
“对啊,我活该。”白子衿不在乎的一笑,用棉球沾着碘酒,揉着自己的脚踝。
一阵痛感传来,白子衿下意识的咬唇,不让自己呼痛出来,额头也沁出冷汗。
凤惊冥眼神一深,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他忽然有些不忍,克制不住的想上前。
白子衿似乎很怕痛,揉了一下就不揉了,瘀血根本没散,她一只手撑着下巴,神色惆怅的看着雪花:“我现在脚崴了,爬不出去了,估计今晚就得在这儿蹲一晚上了,不过这样也好,明天就不用烦恼怎么进来了。”
凤惊冥刚为她不把瘀血揉开而皱眉,又听到她要在花园这里蹲一晚,眉头皱得更紧了。
现在已经入冬,晚上如此的冷,她竟然打算在外面待一晚,是想把自己冻死吗?
“叽叽。”雪花一脸鄙夷。
活该!
白子衿翻了个白眼:“不和你说了,睡觉。”
说罢,白子衿竟然靠在石桌上,打算就这么睡了,风一吹,哪怕有大氅,他也看到了她的颤抖。
凤惊冥神色极冷,为了靠近他,她真打算把命赔上?
看她不过片刻小脸便冻得煞白,凤惊冥再也忍不住,脚步一踏走到白子衿身后。
“叽叽!”雪花一看到他,马上炸毛。
凤惊冥冷瞪它一眼,雪花马上怂了,瑟瑟发抖,白子衿已经睁眼,正要不悦呵斥雪花,忽然看到凤惊冥:“妖孽,你……”

小编点评

青丝华发醉三世全文小说让人观之便有种跟随女主身临其境被宠的愉悦!总之,此文称得上热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