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小心肝(棠心明旌)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心肝(棠心明旌)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心肝(棠心明旌)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2-1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是棠心明旌小说叫什么?小编提供小心肝(棠心明旌)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沙发里明老爷子正在看报,见两人回来,抬眼,“秘书室说你今天没有工作安排,去哪了?弄到这个点才回家。” 明旌弯腰,将心肝放在地上,“我记得,四年前我就成年了。”更多出色内容,欢迎关注本站阅读小心肝小说全文!

小心肝小说全文介绍

明礼袖手站在门边,低头说,“明董,少爷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去散散心,稍晚就又要进剧组拍戏了。”
明恒哼笑,“你别为他开脱!我看他之前英雄救美身体好得很。”
“爸,你累吗?”明旌斜倚在桌边,似笑非笑,“盯完我哥又来盯我。他没娶戎家小姐,你就把指望放到我身上。我就不明白了,明家有哪靠不住,让你非得想着找个亲家当靠山——”
“你给我闭嘴!”明恒将报纸拍在茶几上,怒不可遏。

小心肝(棠心明旌)17章完整免费阅读

明旌的公寓楼下,明礼本想绕道后座抱狗,没想到,少爷竟然自己将狗崽子夹在肘弯,一手点着它的黑鼻尖,凶神恶煞地威胁:“再敢往本少爷手上尿,就送你去做狗肉煲。”
心肝伸出舌头,在他手指舔了一下。
“饿了?饿了回去找明礼要吃的。”
明礼看着跟狗子互动得不亦乐乎的少爷,掏出手机做了个记录:爱狗人设。对很少有私人新闻曝光的少爷来说,算个难得的曝光点。
明旌按指纹推开门,没想到客厅里竟然灯光大亮。
沙发里明老爷子正在看报,见两人回来,抬眼,“秘书室说你今天没有工作安排,去哪了?弄到这个点才回家。”
明旌弯腰,将心肝放在地上,“我记得,四年前我就成年了。”
“混帐话,别说你才二十出头,就算你三十五十,也还是明家的人,由不得你乱来!”
明礼袖手站在门边,低头说,“明董,少爷是因为身体不适,所以去散散心,稍晚就又要进剧组拍戏了。”
明恒哼笑,“你别为他开脱!我看他之前英雄救美身体好得很。”
“爸,你累吗?”明旌斜倚在桌边,似笑非笑,“盯完我哥又来盯我。他没娶戎家小姐,你就把指望放到我身上。我就不明白了,明家有哪靠不住,让你非得想着找个亲家当靠山——”
“你给我闭嘴!”明恒将报纸拍在茶几上,怒不可遏。
心肝刚来到新环境,正东走走、西嗅嗅地熟悉环境,冷不丁被这一声断喝吓得夹起尾巴,退到明旌身前,朝着明恒就是一通汪汪汪。
气头上的老爷子火冒三丈,指桑骂槐地说:“这又是哪来的小***?什么野猫野狗都想往家里带。明礼,赶紧给我把这狗东西弄出去!”
明礼停在玄关没动,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明旌蹲下身,心肝马上摇着尾巴贴近他,一副忠犬的模样。
“它是我的,”明旌看向沙发里的父亲,“这间房子也是我的。这里是我家,爸,你来我欢迎,但请你不要忘了,在这里你也只是作客。”
明恒气得胸闷,一撑沙发站起身,刚走两步又停住,对垂着头的明礼吩咐,“下周新产品上市,记得给少爷空出时间。”
“我没空,”明旌摸着心肝的小脑袋,“军训结束我就要进组。”
明恒头也不回,“你假如不抽空出席,我就让你没有剧组可进——话我就搁在这里。”说完,门也不关,就离开了。
明旌将心肝放在腿上,许久,对门边的明礼说:“老爷子说话不顾及别人,你别往心去。”
明礼抬头,面色比平时更冷,扶了扶眼镜,“少爷说的哪里话。”
明旌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不在焉地摸着心肝的脑袋。
当年,明礼刚刚被带到明家的时候,老爷子也是怒不可遏,大骂着“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明家带”,恨不能将当时才刚刚成年的明礼撵出门。若不是明礼的爸爸给老太爷当了十多年的差,老太爷非要将明礼留下,明恒是不会答应一个外人改姓明的。
当时明旌还不到八岁,对那个场景下,站在众目睽睽之中脸色苍白的明礼记忆犹新。
从那之后明礼就跟着明旌,说是陪读也好、助理也好,明恒的监视也罢,反正十多年了,焦不离孟。尽管明旌心里清楚,明礼骨子里和自己不是一类人,但终究没赶他走过。
一个连姓氏都丢了的人,离开明家还能去哪儿?
刚刚老爷子一通指桑骂槐,明旌知道他说的是棠心。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明礼必然也是如被针扎。
“少爷,之后你怎么打算?”
“你指什么。”
明礼看着那个斯文得不真实的少爷,问:“等你进组拍戏,棠小姐要怎么办?”
棠心那边签的是临时约,也就是明旌需要保镖的时候随时叫她,按次计费。但等明旌一进组,自然不可能带个小姑娘保镖在身边,根本说不过去。
“这不用你管。”明旌说。
“我不是想管你的私事,”明礼一板一眼地说,“我只是需要提前有预案,以免情况发生之后措手不及。”
“你说什么情况?”
明礼面无表情地说:“比如,忽然公开。”
明旌抚摩心肝的动作一顿,小狗马上抬眼看向他。
“……我不会。”
虽然少爷这么说,明礼心里仍然完全没底。
相处这么多年了,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表面冷静自持的男人,骨子里是个怎样的疯子。
*** ***
程矜推开寝室门,刚好看见棠心正双手捧腮对着台灯发呆,连她停在身后都没察觉。
“明旌跟你告白了?”
棠心猛地站起身,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往身后藏。
程矜被她吓了一跳,一手按着毛巾歪过头,狭长的眼里带笑,“不会真被我猜中了吧?”
棠心一口气松了下来,“他闹着玩儿的。”
程矜收起笑脸,坐在她的椅背上,正色问:“所以他真的告白了,当面说的?”
棠心小声说:“他先问我喜不喜欢小狗,又问我喜不喜欢他。”
一向冷静自持的程矜愣了几秒,然后捂着毛巾笑得直不起腰来。
“矜矜!”棠心被她闹了个大红脸,推搡着她的肩膀。
“我说,为什么这位少爷的脑回路如此清奇?”程矜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
棠心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我都说了,他跟别人以为的不一样。”
“你又不是他的粉丝,到底为什么会这么了解他?”
棠心的笑脸一滞,不安闲地说:“也没特殊了解他,只不过觉得他私底下挺中二的。”
“被眠眠闻声,她得揍你。”
棠心做了个封口的动作,“千万保密。”
“保密什么?”沈眠眠拿着漱口杯站在门口,“糖果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程矜轻描淡写地说:“糖果被人告白了。”
沈眠眠脱口而出,“什么?少爷对你告白了?”
棠心:“……不是,没有,怎么可能!”
程矜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这要是真的,不亚于往他的粉丝群里丢了颗原子|弹,将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反应,你可得有心理预备。”
棠心摇头,“你想多了,我就是打工挣钱,没想那么多。”
话虽这么说,等灯熄了,棠心窝在被子里,打开手机正好看见明旌的最后一条消息。
死亡角度、直男自拍,普通颜值根本HOLD不住,可他看起来竟然还是很帅……真是有颜任性。
棠心默默地长按,保存到手机相册。
这也是她的……独家记忆。
在武校的时候棠心不用微博,来楠都之后,她特意注册了个号,ID是:这个果子甜。
唯一的关注对象是明旌,但从不点转评赞,安静得像个僵尸号。
就在她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叮的响了,微博提示特殊关注人更博了。
她翻开一看,是明旌发了张小狗崽子的照片——小家伙正从他掌心里不知埋头苦吃些什么,虽然他只露了一只骨节修长的手,但还是看得出,相处融洽。
文字内容也很简单,【我不会丢下你,心肝。】
很少更博的少爷一更新,评论区马上就炸了,无非是夸狗狗可爱,赞哥哥有爱心。
其中一个粉丝问了句:【少爷,狗宝宝的名字叫心肝吗?】
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竟然马上就被翻牌了,少爷回:【对。】
于是顷刻之间,少爷的粉丝们就都知道他养了只小黄狗,名字叫心肝,它小小的,又乖又可爱,贪吃不胖,而且可以一直待在少爷身边。
真,羡煞旁人。
棠心有种……被骂了的感觉,她忍了又忍,还是没能忍得住,评论了一条,【祝你们幸福!】
然后,愤愤地关了手机,裹起被子,毛毛虫似的滚了半天,她终于睡着了。
梦里,有个少年远远地喊她,“你别跑那么远,一会你爸找不到你,又要发火了。”
小小的她停下脚步,就看见穿着圆领海军服的少年迎面跑来,脸上挂着不耐烦,手里却举着根已经开始融化的雪糕。
“让你别跑、别跑,非要乱跑,你看雪糕都化了!”少年气呼呼地将雪糕递给她,“还不快吃?一会全化成水了,你又得哭鼻子。”
棠心恍恍惚惚地抬手,刚要碰到雪糕,就闻声激烈的狗吠,抬头,只见一头狼狗淌着哈喇子,咧着嘴朝他们狂奔而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少年牵起手狂奔。
别跑呀!越跑狗越追!停下,停下——她试图操控梦中的剧情。
还真的生效了,少年猛地停下脚步,将小小的她挡在身后,双臂张开,威胁着追上他们的狼狗,“有本事咬我啊!咬不死我,我就把你做成狗肉煲!”
大狼狗愣了一下,下一秒,真的后肢蹬地,朝他扑了过来——
“啊!”棠心猛地惊醒了,一身冷汗地坐在床上。
过了好一会,她才缓过劲来。
终于记起,这不完全是梦。
五岁和明旌一起拍综艺的时候,她因为贪玩擅自离开了大人的视线,被给她送雪糕的明旌找到时,已经不小心闯进了别人家的院子。看家护院的大狼狗追得俩孩子差点吓破胆,结果明旌将她挡在身后,“单挑”狼狗。
等工作人员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被大狼狗按在地上……舔。
棠心攥着毛毯,终于记起了被遗忘的一幕。她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少爷那么怕狗。
原来,是因为她啊……

小心肝(棠心明旌)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自从收养了心肝之后,少爷再没有假公济私地召唤过棠心,所以她也就连着好几天没见过他。
这个曾经远在天边,忽然近在眼前的人,仿佛就这样又消失在她的生活里。
沈眠眠问过她两回,少爷怎么不来折磨她了?
棠心撇撇嘴,“大概良心发现了吧~”
接连三天,到了军训结业的日子,棠心被钦点为优秀学员代表上台领奖,同台的十有八|九都是表演系的俊男靓女,她混在其中倒也不扎眼,小巧玲珑,顾盼生辉。
只是这些天,她都有点儿无精打采,这会站在队伍里,也一直在走神。
忽然身边的人交头接耳,躁动起来,棠心探头张望,却见领导们已经登台预备授牌了,连忙站得笔直,目视前方。
一个又一个人从她身前走过,停在其他学员代表面前。
终于,有人停在了她面前,很高,以至于她平视只能看见他的衬衣胸口。
“抬头啊,你太矮了,不抬头我可没办法替你戴上。”轻笑声从头顶传来。
只前三个字,棠心就听出来了,猛地抬头,正对上那双带笑的桃花眼,明亮而温柔。
明旌和周遭其他颁奖嘉宾一样,将勋章挂在棠心胸前,又大大方方地张开双臂,用周遭人也能闻声的声音说,“抱一下?”
棠心抬手,刚刚好,环住了他的腰,台下尖叫声四起,她才触电似的马上松开了手——天啊!她做了什么?
明旌唇边带笑,意味不明地说了句:“加油。”然后,就和其他嘉宾一起退到后排,与学员代表合影留恋,再然后,各自离场。
从头到尾,两人没有再交谈过,棠心更是一眼都不敢往他的方向看。
可即便如此,散会之后她还是马上就被一群迷妹围得寸步难行。
“棠心!你上辈子拯救银河系了吗?为什么每次走运的都是你?”
每双眼睛都布满了探究,棠心甚至闻声有人在小声议论,“她上次是装晕吧?身体那么好,怎么可能晕过去。”
恨不得,原地爆炸。
又有人插嘴,“别整虚的,我就问一句:跟少爷距离为0,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棠心觉得自己宛如溺水的人,呼吸都困难无比,忽然被人搭上了肩。
棠心正浑身都不安闲,忽然被人搭住了肩膀。
程矜和沈眠眠一左一右将她护住,程矜更是睥睨众生地不屑道,“距离为0什么感觉,有什么可问的,等距离为负再来问吧。”
棠心心里咯噔一下,这真的是友军吗?
果然,四周马上炸开了锅。
在一片混乱之中,三人好不轻易才杀出重围,直到没人跟着,才停下脚步。
程矜说:“糖果,我刚在台边等你,刚好站在明旌那个助理旁边。你知道他下来之后,跟助理说什么吗?”
棠心惊魂未定,摇摇头。
程矜与沈眠眠相视一眼,说:“他让助理把拥抱的照片洗一张出来,还说,终于有张合影了。”
脑海中仿佛升起一道烟花,炸开,纷纷落落,理不清头绪。
棠心闻声舍友的声音宛如从天边传来,“他对你似乎是认真的啊。”
*** ***
军训结束,紧接着就是国庆小长假。
沈眠眠要陪男票回老家,程矜订了机票去云南采风,棠心则要赶去《逆袭黎明》的剧组,为同样是楠戏毕业的学姐苏白梨做跟组武术指导——当然,这原本是棠铮锋的工作。
沈眠眠先走了,程矜临出发前又问棠心,“放假这么多天,明旌就放过你了?”
棠心满不在乎地说:“他又不是人傻钱多,干嘛上赶着要给我送钱啊。”
程矜沉吟,“他人傻不傻我不知道,钱倒是多的。所以为了能见你,这位少爷绝对不会吝啬于一掷千金,你等着看我猜的对不对。”
棠心拍拍鼓鼓囊囊的背包,“他就算找我,我也没空奉陪╯^╰”
常言道,话不能说得太满。
前脚刚跨出楠戏的校门,棠心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上的明扒皮,马上全神戒备:无论如何,不能上了他的圈套,打一巴掌给颗糖,她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贪甜呢!
“喂?”
“出发了?”明旌问。
棠心一愣,他怎么知道她要出门?于是下意识四处搜寻,果然,让她在路边的停车位里看见了明少爷最不起眼的那辆国产车。
她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明旌却没有打开车窗。
手机里,他说:“上车,这里人多。”
棠心回头,果然看见刚好有校友路过,只好绕道副驾驶,拉开车门的时候她就觉得有点儿不对——明明想好了,绝不中他圈套的呢?怎么又上车了╥﹏╥
等她抱着背包坐好了,明旌看了眼鼓鼓囊囊的行李,“你是去给苏白梨做武术指导,还是造型师?带这么多东西。”
棠心一愣,“你怎么知道?”去《逆袭黎明》的事,她没提过呀。
“明天才报到,今天这么急着过去干嘛?”明旌手握着方向盘,轻描淡写地说,“系上安全带,先跟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棠心咬唇,改口说,“我哪也不去,要早点进组熟悉场地。”
明旌叹了口气,抬起右手,张开五指。
棠心眨眨眼,“什么意思?”
“我晚上有商业活动,需要你做保镖。”明旌手放回方向盘,“五千,今晚结。”
棠心顿时想起了程矜的话:为了见你,少爷绝对不会吝啬于一掷千金。
……程半仙,请收下她的膝盖orz
“只是保镖?”棠心狐疑地求证。
“不然呢?”明旌反问,“你还想做什么?”
棠心咔哒给自己扣上安全带,正襟危坐,“没什么,确定一下而已。”
明旌收回视线,将车驶出泊位,嘴角不经意地弯起。虽然他也不想用钱来绑着她,奈何只有这一套,小姑娘才不设防……算了,反正他有,既然她要,就都给她好了。
棠心原本以为是小场面,所以明旌才会带着她去,结果到了地方把她吓了一跳。
那是明氏重工的集团大楼,因为规模之大,创收之高,一度成为楠都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傍晚时分,这里仍然车水马龙,穿着安保制服的人将平台看管得密不透风。
远远看见明旌的车,守在大楼门口的明礼就示意安保放行。
于是明旌这辆十来万的国产小车,就被停在了一众千万级豪车的中间。
棠心咽了口唾沫,开始打退堂鼓,这不是学校演讲之类的儿戏……
明礼替明旌拉开车门,他下车后,弯腰看了副驾驶一眼,然后探身低声说:“还不下来?”
“要不,我……还是去剧组吧。”
明旌挑眉,“要我亲手抱?”
棠心连忙打开安全带,“不劳少爷费力,我自己来。”结果,刚下车,棠心就被眼前的人墙给震住了——
一字排开七八个西装革履,负手而立的彪形大汉,都戴着耳麦,严阵以待。
“你有保镖了,那,我……”
“你不一样。”明旌淡淡地丢下一句,就低头与明礼交谈着往电梯走。
棠心犹豫了一下,就被那一众黑衣保镖给簇拥着跟了上去。她低头看看自己一身卫衣、仔裤的装扮,再看看少爷、礼哥,包括职业保镖们的正装,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电梯直接上了21层,同样戒备森严,保安们都停在电梯门口,只有明礼跟着少爷往里走。
棠心犹豫了一下,理论上来说,她应该跟保镖大哥们同进退吧?
“棠棠,跟上。”明旌语气平淡地说,“你是贴身保镖,跟紧。”
棠心偷偷看了周遭的大哥们一眼,很好,都跟金刚罗汉似的,眉毛都没动一下。专业!
她正闷头跟着往前走,忽然前面的两人停下了,她险些撞上明旌的背。
“去换衣裳。”明旌说。
棠心为难,她是去剧组做武指,又不是走T台,随身也不可能带西装礼服啊!
“棠小姐,”明礼推开了走廊边的门,“衣服已经给你备好了,换好以后到隔壁找我。”
门内,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孩双手叠放身前,对他们躬了躬身,“少爷。”
见棠心犹豫,明旌双手抄兜,不动声色地说:“做保镖也要有职业形象,何况,你是我的保镖,也是我形象的一部分。”
正所谓,拿人钱财□□,棠心乖乖地被留在了更衣间里,一分钟后,对着被那个疑似化妆师的姑娘翻开的巨型化妆箱,露出了“我可能不是个女人”的神色。
隔壁。
明旌闲适地坐在沙发里,拇指、食指捏着手机旋转。
明旌站在他身边不远,面无表情地问:“少爷,今天可以选择的保镖人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用棠小姐?”
“为什么不能用她?”明旌盯着旋转的手机,心不在焉,“用哪个当保镖,我总还能说得算吧。”
“可是你的安排让我非常不安。”
“为什么?”明旌抬眼,嘴角隐隐带笑。
明礼被这个笑脸弄得更加心慌,“少爷,你说过不会公开。”
“我说过吗?”
明礼:“……”
“别那么紧张,”明旌停下转动手机的动作,桃花眼里笑意盎然,“我只是讨厌这个地方,想到要跟一群讨厌的家伙共处一室,就觉得呼吸不畅。带着她在身边,会让我觉得好受一些。”
“……少爷。”
“我知道分寸,”明旌顿了下,垂下眼睫,“也知道我要什么。”
忽然,一个亚麻色卷发,浅色西装的男人推门而入,在室内环顾一圈,“阿旌,你带来的那个女孩呢?”

推荐理由

小心肝(棠心明旌)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小心肝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