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她比奶糖甜(童洛洛战骁)第1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她比奶糖甜(童洛洛战骁)第1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她比奶糖甜(童洛洛战骁)第17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2-1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搜索她比奶糖甜(童洛洛战骁)第15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的读者,是不是被剧情吸引的想要一口气看完?小说的主角叫童洛洛战骁,是一本好看的校园小甜文,战骁挑挑眉,道:“好吧,那我们一起做作业。” 就这样,童洛洛和战骁开始一起写数学作业。想要免费阅读她比奶糖甜全文的读者,到搜索她比奶糖甜小说,尽情阅读吧。

她比奶糖甜小说简介

童洛洛篇:
柔弱少女童洛洛,在公交车上看到小偷想偷一个少年的钱包。
她鼓起勇气将少年拽到一边,怯生生道:“哥哥,我们快要下车了。”
小偷没得手,恶狠狠地瞪了童洛洛一眼。
战骁篇:
战骁的摩托车出故障了,他决定坐公交车。
他在公交车上有些烦躁,因为旁边的女孩子身上太香了。
正当他考虑要不要找她要微信时,她把他拽到一旁,叫他哥哥,还用眼神暗示他,有小偷想偷他的钱包。
嗯,他要认她当妹妹。
情妹妹。

她比奶糖甜第17章全文阅读

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中,战骁击进了一个又一个球,几分钟之后,他进了最后一个球,云淡风轻地直起身来,拿着台球杆,冲陆经年慵懒一笑,道:“你输了。”
话音一落,围观的众人,瞬间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啊啊啊,一杆清台!传说中的一杆清台!”
“骁哥太帅了,简直闪瞎我的狗眼!”
“卧槽!骁哥酷毙了,帅得掉渣!”
“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
众人全都对战骁赞不绝口,夸战骁打台球的技术登峰造极。
童洛洛也非常激动,目不转睛地望着战骁,觉得他很厉害,让人特殊惊艳。
陆经年原本以为自己打台球的技术很好,绝不可能输给战骁,所以他刚才才自负地让战骁先开球,哪知道,他还没碰到球,就已经输了!!!
不过,陆经年也算输得起的人,他虽然怒火冲天,但还是对张曼婷道:“去道歉。”
张曼婷是陆经年的女朋友,她很不想道歉,可为了维护陆经年的面子,她只好走到童洛洛的面前,冷哼一声,没好气道:“对不起!”
童洛洛心里就似乎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道:“没关系。”
馅儿饼扫了张曼婷一眼,面色不悦,对战骁道:“骁哥,我们换个地方打台球吧!免得张曼婷等会儿又出什么幺蛾子!”
战骁沉吟片刻,看向童洛洛、纪海等人,道:“你们觉得呢?我们要不要换家台球厅?”
“换吧!”纪海果断地说道,“我知道四周有一家台球厅,环境还不错,我带你们去。”
接下来,众人商量了一下,很快就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离开这家台球厅。
于是,童洛洛去前台结账,打算支付她刚才打台球的钱。
然而,她刚想用手机扫二维码,战骁就递了一张帝豪台球俱乐部的会员卡给收银员,道:“刷我的卡。”
收银员小姐姐看了看战骁,又看了看童洛洛,果断接过战骁的会员卡刷了一下,扣除了卡上的余额,又将卡还给战骁。
童洛洛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战骁,谢谢你,但你不用每次都帮我付钱,我自己付钱就行了……”
“用会员卡付钱更便宜,因为会员充值时有优惠,充100元送100元,”战骁哑然失笑,一边对童洛洛解释,一边将会员卡放进钱包里,道,“走吧,小白兔。”
“诶,战骁,你们别走啊!”林清欢急了,慌慌张张地跑到战骁的面前,道,“刚才只是一场误会,曼婷已经向洛洛道歉了啊,你们留下来,跟我们一起打台球吧!”
战骁淡淡地扫了林清欢一眼,连话也懒得回答,直接朝台球厅的大门走去。
于是,众人换了一家台球厅,继续打台球,黄昏时才各自回家。
————《她比奶糖甜》————作者:落花浅笑——-代表作《穿越之坑爹小说大全》————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一周就过去了,三月下旬到了。
这天是星期一,天气晴朗,***明媚。
上午第二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赵老师是个中年妇女,波浪短发,左脸上有一大块紫红色的胎记,胎记约有桃子般大,看起来狰狞骇人。
赵老师是出了名的严格,一言不和就罚学生抄作业。
上课铃声响起后,赵老师走上讲台,将手中的教参书和试卷放在讲台上,脸色铁青,浑身的低气压瞬间令教室内气温骤降。
学生们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面面相觑,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不知道赵老师到底怎么了。
赵老师用锐利的目光扫视教室内一圈,目光最终落在童洛洛的身上,冷冷道:“童洛洛,站起来。”
童洛洛看着赵老师脸上那可怕的胎记,心中有些害怕,就似乎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哆哆嗦嗦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为什么不写作业?”赵老师板着脸,严厉开口,道,“周末的作业是两张卷子,你竟然给我交两张白卷来!”
童洛洛大吃一惊,道:“赵老师,我写了卷子的啊,我没有交白卷!”
赵老师冷哼一声,指了指讲台上的两张试卷,道:“你自己上来看!你只写了你的名字,一道题也没做!”
“啊?不可能啊!”童洛洛难以置信,连忙跑到讲台边一看,果然看到两张空白的英语试卷。
最希奇的是,试卷的姓名栏一处,竟然真的写着童洛洛的名字!
“赵老师,这不是我的卷子,我做了卷子的啊……”童洛洛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但她仍然试图向赵老师解释。
“不是你的卷子,难道是我的卷子吗?”赵老师怒火冲天,脸上的紫红色胎记都气得发黑了,大吼道,“童洛洛,你是转学生,你以前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我希望你以后认真对待英语这门科目,这是主科!
两张卷子,你竟然一个字不写,你以为你是在帮我写作业吗?你是在为你自己写作业!你是在拿你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童洛洛吓得浑身一抖,下意识地倒退一步,讷讷地解释道:“老师,这真的不是我的卷子,我做了卷子的……”
“是啊,赵老师,童洛洛是做了卷子的!”江少寒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帮童洛洛说话,道,“我上周五看到她做卷子了,请你相信童洛洛,两张卷子她都做完了!”
由于江少寒的学习成绩不好,英语经常不及格,所以赵老师并不喜欢江少寒。
听到江少寒的话后,赵老师怒极反笑,完全不相信他的话,道:“江少寒,假如童洛洛两张卷子都做了,那为什么卷子上是空白的?”
“赵老师,有人拿了我的卷子,换了两张白卷!”童洛洛无比委屈,郁闷地说道,“我被别人陷害了!”
赵老师冷笑一声,道:“陷害你?你是转学生,来学校还不到一个月,你跟别人无冤无仇,别人为什么要陷害你?行了,你不用狡辩了,每张卷子你给我做完,再罚抄五遍,明天早晨交来!”
顿了顿,赵老师又道:“你假如明天不交罚抄的作业,以后你的作业我就不批改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我懒得管你!”
“赵老师,我真的是被别人陷害的啊……”童洛洛百口莫辩,咬着下唇,看起来可怜巴巴的,就似乎被偷走了瓜子的小仓鼠一样。
“赵老师,请你仔细看一下试卷上的笔迹,”战骁从座位上站起来,冷静开口道,“你不是说卷子上写了姓名吗?那笔迹应该跟童洛洛的笔迹不一样。”
赵老师见战骁也来帮童洛洛说话,脸色更加难看,道:“我熟悉童洛洛的笔迹,那就是她的笔迹!”
童洛洛一楞,低头往试卷上一看,果然看到“童洛洛”三个字跟她的笔迹很像。
也就是说,有人偷了童洛洛写满答案的两张英语试卷,偷偷换了两张空白试卷给赵老师,还特地模拟童洛洛的笔迹,在空白试卷的姓名栏上,写了童洛洛的名字!
思及此,童洛洛又惊又怒,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林清欢,道:“林清欢,是不是你干的?你上次扔了我的捕梦网,这次你又偷了我的英语试卷,对不对?”
林清欢轻轻皱眉,慢条斯理道:“童洛洛,你怎么能血口喷人呢?你自己偷懒不做英语作业,凭什么说我偷了你的试卷?你真是太搞笑了!”
童洛洛气得半死,她觉得十有八九是林清欢陷害她,但她现在并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她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童洛洛,你回位,明天把罚抄的作业交给我!”赵老师漠然开口,环视班上的学生们一圈,道,“你们以后不准学童洛洛,响鼓不用重锤,希望你们都热爱学习,不要偷懒,懒到连作业都不写!”
说完,赵老师就翻开教参书,开始讲课。
童洛洛拿着那两张空白试卷,从讲台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满腹委屈,连眼圈都红了。
“洛洛,你别难过,”战骁叹了口气,柔声安慰童洛洛,道,“赵老师最近更年期,所以脾气不太好。”
“战骁,我真的写了作业的……”童洛洛撅起小嘴,柳眉紧皱,闷闷不乐地向战骁诉苦。
战骁转头看了一大组的林清欢一眼,心烦意乱,道:“我知道你写了,但现在赵老师不相信你的话,等会儿下课后,我帮你问问其他同学,看有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偷了你的英语卷子。”
童洛洛垂头丧气,道:“好吧,谢谢你。”

她比奶糖甜第18章节在线阅读

也就是说,有人进了教师办公室,乘赵老师不备,用两张空白试卷,偷偷换掉了童洛洛写满答案的试卷!
那么,陷害童洛洛的人,到底是谁?
众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林清欢,但林清欢很委屈地解释,声称她真的不知情。
童洛洛没有证据,也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林清欢干的,所以心乱如麻。
此外,教师办公室里没有摄像头,无法调取监控录像。
战骁为了查明事情的真相,迫不得已只好又重金悬赏,扬言假如谁告诉他,是谁陷害了童洛洛,就给告发者发一千块钱的红包。
可是,尽管战骁重金悬赏,但仍然没有任何人来告知战骁任何消息。
午饭后,童洛洛愁眉苦脸,别无他法,只得硬着头皮,拿起笔,开始重做英语卷子。
根据赵老师的要求,童洛洛要先做完两张卷子,再把两张卷子分别罚抄五遍。
这罚抄量可谓是相当大了,因为赵老师要求抄题,所以抄一张卷子,差不多要一个小时,而抄十遍卷子,就是十个小时!
做两张卷子还要花三个小时,换句话说,童洛洛起码要花十三个小时,才能完成赵老师布置的任务!
“啊啊啊,还有那么多,怎么办啊?”童洛洛快要哭了,奋笔疾书,拼命地写着英语卷子,“我今晚肯定要抄通宵才能抄完了!”
战骁看着泫然欲泣的童洛洛,沉吟片刻,起身离开教室,到高二年级的每个班里询问,问他们有没有四单元和五单元的英语卷子。
一刻钟后,战骁借到一张四单元的英语卷子,又将卷子放到童洛洛的面前,道:
“我没借到五单元的卷子,我们班是最早做五单元卷子的班,你现在不用做四单元的卷子了,马上抄这张卷子的答案,把答案抄在试卷上,我帮你做五单元的卷子,不然你今天通宵都写不完!”
说完,战骁从童洛洛的课桌上拿起五单元的空白试卷,模拟童洛洛的笔迹,迅速做起卷子来。
见此情景,不远处的江少寒微微皱眉,快步来到童洛洛的面前,道:“小可爱,我现在再去向赵老师解释,我等一下回来!”
话音一落,江少寒就匆匆忙忙地离开教室,去教师办公室寻找赵老师。
然而,不管江少寒怎么解释,赵老师也不相信童洛洛做了卷子。
江少寒怒火中烧,但也毫无办法,只得回到教室里,对童洛洛道:“小可爱,把你的英语作业本给我,我用手机把四单元的卷子照下来,我帮你抄卷子。”
童洛洛万万没想到,江少寒竟然打算帮她抄卷子,顿时受宠若惊,道:“啊?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万一赵老师发现作业不是我自己写的,而是你和战骁帮我写的,那该怎么办?”
“发现的时候再说!”江少寒眉头紧拧,道,“你本来就做了卷子,是赵老师不相信我们俩的话,她罚你抄那么多遍,你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写完!”
见江少寒也打算帮童洛洛抄卷子,战骁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他并不希望童洛洛欠江少寒的人情,以免童洛洛喜欢上江少寒——
江少寒是九中的校草,又是富二代,所以尽管他很花心,但喜欢他的女生仍然很多,就似乎飞蛾扑火一样,前仆后继……
想到这里,战骁沉吟片刻,淡淡道:“江少寒、洛洛,你们俩都别写卷子了,那么多卷子,我们三个人手都会写断,我马上打电话,让我助理找三个英语系的员工帮洛洛做卷子、抄卷子。”
童洛洛:“……”
还有这种操作?
童洛洛哭笑不得,道:“战骁,我觉得这样似乎不太好啊……”
“没什么不好,”战骁平静开口道,“你本来就做了卷子,你是被别人陷害的,也是被赵老师冤枉的,所以你没有必要罚抄,没有必要写这些本来就不该写的作业!”
童洛洛觉得战骁的话言之有理,讷讷道:“那、那你一定要让你的员工模拟我的字迹呀,一定要让他们模拟得像一点儿,别被赵老师看出来了!”
“我知道,你放心。”战骁说着,就给冯助理打电话,让冯助理马上来九中一趟,带走童洛洛的卷子,找人帮童洛洛做卷子、抄卷子。
冯助理听说童洛洛被赵老师冤枉之后,感慨万千,表示马上就来九中。
战骁挂掉电话,看向童洛洛,微微一笑,道:“行了,搞定。”
童洛洛眉开眼笑,道:“谢谢你!”
战骁哑然失笑,捏了捏童洛洛嫩滑的小脸蛋,道:“不用客气,小白兔。”
童洛洛眨眨眼,忽然想起最近很流行的一首神曲《小了白了兔》,所以笑嘻嘻地随口说唱道:
“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两了只了耳了朵了竖了起了来……”
这首神曲,是把原来的精选儿歌的歌词,每个字的后面都加了一个“了”字,而整首歌也因此变成很时尚的rap节奏,朗朗上口。
童洛洛的声音娇软清甜,非常好听,此时她笑眯眯地唱着卖萌神曲,配上她那白嫩可爱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像一只小白兔了,活泼又俏皮。
战骁对软萌的童洛洛毫无反抗力,只觉得心都要被萌化了,低声笑骂道:“操!卖萌犯规!你别再卖萌了!”
顿了顿,战骁又道:“走,我教你打篮球,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运动一下。”
童洛洛犹豫了一下,讷讷道:“算了,我还是做作业吧!要是赵老师看到我去打篮球,就能猜到我的英语作业是别人帮我做的,那样赵老师会生气的。”
战骁挑挑眉,道:“好吧,那我们一起做作业。”
就这样,童洛洛和战骁开始一起写数学作业。
当天下午,恒泰地产集团的三个员工,一起帮童洛洛做卷子、抄卷子,连班都不上了,折腾到晚上,才总算完成了全部的罚抄作业。
第二天早晨,童洛洛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员工们帮她写的作业,交给赵老师。
赵老师看了作业后,发现罚抄的内容竟然快要写完一个作业本了,顿时吃了一惊,所以并没有再生童洛洛的气。
此外,赵老师虽然觉得作业本上的字迹,跟童洛洛平时的字迹有所出入,但她认为大概是童洛洛罚抄时写字写多了,导致字体变形,因而并没有深究——
赵老师认为,罚抄的内容这么多,肯定不会有人愿意帮童洛洛写作业!
于是,赵老师提醒童洛洛以后一定要做作业,然后就放过童洛洛,不再追究此事。
童洛洛见自己蒙混过关,不由喜形于色,连声向战骁道谢。
战骁一心想要查出陷害童洛洛的人,但是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人来告密,连大红包也不能吸引告密者了。
换句话说,那人可能行事隐秘,当时并没有被其他同学看到!
想到这里,战骁心烦意乱,因为他担心那人以后还会陷害童洛洛,让童洛洛一次又一次地蒙受不白之冤……
童洛洛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然而,事实证实,她的想法太傻太天真——
中午一点多的时候,赵老师找人叫童洛洛去教师办公室。
童洛洛听说赵老师找自己,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惊恐地看向身旁的战骁,道:“战骁,怎么办啊?为什么赵老师又找我啊?我好害怕啊!”
战骁微微眯起眼,道:“不用怕,我陪你一起去,我在办公室门口等你。”
于是,童洛洛和战骁一起,朝教师办公室走去。
童洛洛刚走进教师办公室,就看到赵老师黑如锅底的脸,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童洛洛,你真是太不像话了!”赵老师拍案而起,暴跳如雷地吼道,“你为什么把我的全部教案和教参书扔到喷泉水池里?我昨天罚你抄卷子,你今天就报复我,是不是?你知道老师的教案必须手写,所以你就想让我把整本教材的教案重新手写一遍,对不对?”
童洛洛如同晴天霹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才战战兢兢道:“赵老师,我没有把你的东西扔进喷泉水池里,你为什么会觉得是我干的呢?”
赵老师气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道:“不是你是谁?除了你,我最近没有罚过其他学生!”
童洛洛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心乱如麻道:“赵老师,我真的没有报复你,你的教案和教参书在哪里?我、我能看看吗?”
“你别装模作样了,”赵老师黑着脸,怒冲冲道,“明明是你把我的教案和教参书全部扔进水池里,你还看什么看?”
“赵姐,你别生气,”易老师迅速走过来,表情尴尬,干笑着打圆场道,“童洛洛平时是个很乖巧的学生,我相信这件事不是她干的,不如我们就带童洛洛去水池边看看吧!”

她比奶糖甜小说推荐

她比奶糖甜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