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郑凌阳林竹)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郑凌阳林竹)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郑凌阳林竹)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2-17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免费阅读怎么样?小说的主角叫郑凌阳林竹,是一本好看的娱乐圈小甜文,郑凌阳喉间一哽,目光扫过手机屏幕清楚的字迹,终于再说不出话,悻悻坐下了。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全文小说故事情节出色纷呈,强烈推荐!!!我家经纪人会读心(郑凌阳林竹)第16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共享给您,不要错过。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小说摘要

紧张的能上天炸成一朵花!
林竹颤巍巍低头瞄了一眼钟影帝拿着话筒的手,原本要说的那一句“我自己来”生生被咽回去,视死如归地闭紧了眼睛。
哪怕……就这一次呢。
一次就知足了。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第16章全文阅读

另一头,郑凌阳捏着手机狠狠打了个哆嗦,脸色忽然苍白下来。
发出去的微博是他改了几次的,最多只算个铺垫,催着经纪人发消息请钟杳吃饭才是第一步。
只要钟杳跟他出来,他就能不经意找人偷拍两张照片,立个一心追逐同门师兄心中偶像、守望三年不断靠近的苦***设。打暧昧的擦边球虐一波粉,再脱身自立,一样不受影响地继续发展……虽然有些见不得光,可现在的粉丝正吃这个。
他太多年不温不火了,好不轻易赶上钟杳这么一个能蹭能挖的热度,不可能就这么眼睁睁地放过去。
没想到后面的全部计划都没来得及实施,竟然就被钟杳一记直球踢了回来。
经纪人愁眉苦脸,坐在边上叹气:“完了,谁说钟老师是上一代人什么都不懂,一糊弄就上车了的?人家比咱们眼还毒,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懂什么?他们那时候卖人设根本算不上炒cp!”
郑凌阳是听着中国演艺发展史过来的,闻言心头冒火,咬着牙闷声道:“他们那个年代最多是两个男演员搂搂抱抱,亲密一点儿热络一点儿拍几张照片,观众喜欢看,觉得新鲜,对他们来说就算暧昧炒作到顶天了——搁到现在算什么?根本没人当一回事!看都看麻木了!”
经纪人被他吼得心惊胆战,结结巴巴:“可,可钟老师亲口说他不炒……”
郑凌阳喉间一哽,目光扫过手机屏幕清楚的字迹,终于再说不出话,悻悻坐下了。
他也想不明白,钟杳一个十八岁就出来演戏,签十来年前的老式合同走老路发展,一头扎在演艺圈里的前辈艺术家,究竟怎么会知道炒cp这么与时俱进的现代词汇的?
郑凌阳咬碎了牙,偏偏再不敢顶着这一记直球动什么心思,悻悻扔下经纪人的手机,转身回了房间。
经纪人捧起手机,扯着袖子擦了擦屏幕,依然愁眉苦脸心事重重。
钟杳的回复里不光直说了不炒cp,后面还跟着第二句,说他有经纪人了。
现在的经纪人……功能都这么齐全了吗?
《无桥》剧组,临时开辟出的化妆间里,钟杳还在和林竹慢悠悠吃饭。
上一次是钟杳请客,只套出来一个林竹喜欢的糖醋里脊,这次有意引着林竹自己发挥买饭菜回来,才隐隐约约总结出林竹的喜好来。
林竹的口味很简单。
简单得有点儿不像个被娇惯养出的小少爷。
糖醋里脊,黄焖鸡,西红柿鸡蛋,素炒时蔬——估计着还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口味,才特意买了一道粉蒸肉一道文思豆腐。
林竹喜欢吃有滋味也顶饱的东西。
钟杳当初走得是演员的路子,却也没少碍于情面参加酒席宴会。后来自己出国被迫接触烹饪,知道越是富贵人家越吃食材,最重上等食材原本的鲜、香、嫩。
从小锦衣玉食养出来的,哪怕再聪明懂事,嘴也只会比常人刁,绝不会这么好养活。
林竹把最后一点儿西红柿鸡蛋倒在饭上,心满足足地眯着眼睛嚼嚼嚼嚼嚼,察觉到钟杳的目光才稍缓下动作,迷惑抬头。
不等林竹开口,钟杳已经夹了块糖醋里脊过去,笑着给他理理衣领:“慢点吃,细嚼慢咽养胃。”
林竹听话,眉眼已经又弯起来,果然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钟杳自己也夹了块糖醋里脊放在嘴里,慢慢吃了,看着林竹塞得鼓鼓囊囊的腮帮,忍下了想要再揉揉他脑袋的念头。
这个圈子里,任何人都讲究安全区。
钟杳是从最严苛的时候过来的,知道规矩,也知道不探知别人的**和过去是最基础的礼仪。可在某一瞬,他却忽然很想知道——
很想知道在两个人碰到之前,那个能灵巧避过人拉扯的,吃饭都不知道挑点儿精致上等饭菜的,手上带着伤的男孩子,究竟是怎么一路长到这么大,又长得这么好的。
他想知道。
林竹吃着吃着咻地挺身坐直,钟杳担心是自己想得太过入神,下意识敛下心神,抬头目露询问。
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的经纪人从黄焖鸡里瞄中一块肥嫩的鸡腿肉,眼疾手快夹起来,放进了他的碗里。
钟杳筷头一顿,正迎上琥珀色眸子里沾了细碎糖粒似的晶亮光线。
钟杳:“……”
钟杳忍了又忍,还是没管住手,在经纪人软乎乎的短发上***揉了一把。
现在还不知道也没关系。
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他可以慢慢知道。
林竹买的菜式多,分量却拿捏得刚好。两人吃饱喝足,就着鲜芋仙闲聊了一会儿,就差不多到了又要开始拍摄的时间。
在外头顶着太阳跑了一上午,钟杳原本想让林竹回房间歇歇,奈何年轻的经纪人依然精神头十足。一丝不苟地替他补了妆,利落收拾了东西,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一块儿到了片场,搬着小板凳执着地坐在了场边。
“坐这个干什么……”
钟杳哑然,按按他的肩膀,朝自己的位置示意:“吃完了饭轻易犯困,去那边歇一会儿。”
林竹回头望了一眼,脸上瞬间一烫,规规矩矩双手平放肩背笔直:“不用不用,我不困!”
钟杳躺过的躺椅!
林竹本来是打算趁着晚上偷偷去躺一躺过过瘾的,没想到这就被钟杳提了起来。虽然知道自己胆大包天的念头大概还没暴露,心脏也忍不住砰砰跳得飞快,恨不得在小马扎上坐出标准军姿:“我坐这儿挺好,离得近,看的也清楚……”
两人同房睡了一宿,已经比之前熟悉了不少。钟杳难得见到他原地红烧的架势,不由失笑,顺手把手机递给他:“想看我演戏?”
他已经补好了妆,又在预备入场,整个人的气势都和吃饭时的随意不同。一身的冷淡锋芒平白抹去七成,剩下三分也早对着林竹撤净,一身的雅致西装,衬得带笑嗓音越发磁性深沉。
林竹脸更红了,仅剩的一点儿食困也烟消云散,迎着他的注视囫囵点头。
钟杳:“想跟我演戏吗?”
林竹正惯性点着头,忽然意识到钟杳的问题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怔忡片刻蓦地回神,微微睁大了眼睛。
钟杳蹲在小马扎旁边,耐心地等着他的答复。
林竹的心脏忽然静静跳了跳。
……不会不想的。
他今天把那段视频发出去,操纵着手里的途径设法传遍全网,引导***洗清真相的时候,心里其实还惦记着那天试镜时的镜头——想着钟杳会对谁那样笑,会贴在哪个幸运的家伙耳边,说出那些温存暧昧的台词。
他都已经是钟杳的经纪人了,自然觉得知足,也并不嫉妒眼热。只是想起来的时候,心里终归还是有一点极细微的失落。
也就只是有一点儿失落而已。
饱饱吃上一顿饭,陪着钟杳好好拍一下午戏,晚上再偷偷去躺椅上打两个滚,这一点儿不争气的小念头也就一定烟消云散了。
他还没想过钟杳会蹲在他身边,这样耐心又温柔地问他,想不想一起演戏。
林竹心底满涨着喜悦满足,却又怕这样任性会给刚和川影合作的钟杳带来麻烦,抿着唇角进退两难,场务催场的声音已经从背后响了起来。
“不着急,小少爷得等晚上拍夜戏,到时候拿主意也一样。”
钟杳一笑,温声开口,抬手在他耳后轻轻揉了两下,把手机交到经纪人怀里,起身由执行导演领到了拍摄机位。
林竹坐在小马扎上,浑浑噩噩地看了整整两场戏,整个人才终于从红烧的状态里冷却下来。
头两场戏上午预先走过,这时候拍起来也很是顺畅。奈何卫导余怒未消见刺就挑,执行导演只能预先把人集合起来,不厌其烦讲着第三场的拍摄要点。场边钟杳也和编剧拿着剧本低声讨论,大概是正在讨论接下来的人设状态。
林竹慢慢复活,***搓了搓脸缓过神,努力想了一会儿自己能干点儿什么正事分散注重力,忽然想起吃饭前回了郑凌阳经纪人的私信。
拒绝得有点儿太直白了,不论对方说什么,都得好好措辞安抚才行。
林竹深吸了口气,又慢慢呼出来,努力叫自己沉稳一点儿,别因为有可能跟钟杳一块儿演戏就喜悦得满地乱蹦。
钟杳的微博两个人手机上都有,林竹切换了账号点开后台,目光一扫私信内容,忽然错愕地慢慢瞪大了眼睛。
钟杳正和副导演商量能不能给林竹多加两句词,冷不防一回身,自家经纪人已经满地乱蹦着窜到他身边:“钟,钟,钟老师——”
“怎么了?”
钟杳微微挑眉,目光落在他攥着的手机屏幕上,心头瞬间了然,笑笑接过手机:“怕你面薄,不好意思拒绝他。我预先说得清楚点儿,免得再麻烦……”
林竹缓过一口气,半生半熟奄奄一息:“可是——”
“钟老师连炒cp这词都会用了,果然与时俱进。”
编剧探头一望,推推眼镜好奇:“你真知道cp什么意思吗?”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第43章节在线阅读

编剧:“……”
林竹:“……”
钟杳:“其实国内对这句话的理解和英语国家有些差异。在国外这句话的意思不太健康,但是本土化久了,入乡随俗……”
林竹哭笑不得地松了口气,张口要解释,被编剧一把拖回,真心实意赞美:“对对,你英语真好。”
钟杳察觉出来异样,蹙了蹙眉,转向林竹想要细问。编剧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眼疾手快把剧本塞在了两人面前。
“来来,别管什么cp了,你们俩看看这么改行不行,争取让你们家小少爷多出几场……”
让林竹一块儿跟着演,其实也是剧组这边的意思。
川影没那么多的碍事规矩,副导演执行导演场务制片人都在镜头底下过过戏瘾。展源的戏统共加起来也不过十集,身边多一个帮忙的小少爷并不生硬,反而能把人物形象立得更加***。
林竹头天晚上表现得的确出彩,选角导演连那个角色的特约都没找,唯一担心的就是钟杳这个正主会不会不乐意自家经纪人抢风头。
现在钟杳为了林竹找上门来,无疑瞌睡正遇上枕头。
“跟你到最后一集行不行?”
川影内部分的细,分镜都有人专门画。总编剧正闲极无聊,难得遇上有兴致的工作,拿着剧本眼睛发亮:“就偶然出一出场,替展源跑跑腿办办事,来点儿甜的互动——师徒组招人喜欢!现在的观众最擅长拿放大镜找糖了……”
林竹抬手***揉了两把脸,分心听着他说话,把心底那一点儿细细的动摇***按了下去。
钟杳确实是不该懂得这些的。
十年前的同性题材更多存在于社会意义的讨论里,限度设得泾渭分明。要拍就是真刀真枪,要做***炒作就是止乎礼的简单打闹,并不像现在这样在踩线的边缘反复纵跳。
林竹追了十二年的星,自然知道钟杳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钟杳正剧出身,接的角色精选不少,却都是些无关情爱的大戏,除了独来独往的孤僻侠客就是铁血敬业的警察军人。总算熬到了能在荧幕上谈恋爱的年纪,就被天降污水泼了一身,断然脱身退出了那一趟搅不清的浑水。
不要说线下炒作,就算是角色需要,稍亲密些的镜头钟杳都没碰过。
现在看来……钟杳是真不喜欢这个。
不然也不会在理解出现了这么严重偏差的情况下,却还是拒绝了郑凌阳的邀约。
林竹藏在口袋里的手动了动,给自己静静喂了颗牛奶糖。
不喜欢也没关系……
他现在能陪着钟杳,就已经很知足了。
甜津津的香气在舌尖沁开,林竹抬头,看着钟杳全神贯注看剧本的身影,唇角慢慢扬起,眼里的光线又干干净净的亮起来。
编剧一无所觉,仍然眉飞色舞:“就让他们拿放大镜找!我看看——你不喜欢play with 人是不是?这样,你为剧情牺牲一下,反正是自家经纪人,三集摸个头,五集拉个手,七集意外拥个抱,十集让他陪着你殉情……”
林竹听他说得越发离谱,不等钟杳开口拒绝,已经忍不住开口:“梁老师,这样不太好——”
“是不太好。”
钟杳的声音同一时间响起,稍一沉默又补充:“殉情不吉利,这里适当改一下。”
“诶你这个老艺术家怎么不光英语好还迷信!”
编剧难以置信,抬头正要质问,忽然回过神:“前边行?你愿意跟他演亲密一点儿的?能下手摸他头,拉他手,在他迷茫的时候给他一个爱的抱抱?”
钟杳回头看林竹。
林竹不及挪开目光,整个人腾地红起来,手足无措:“不不,我——”
钟杳轻笑,抬手按住他头顶以防乱蹦:“我尽力。”
林竹心头不知是喜是忧,在他掌心下抬头,扯扯嘴角正要开口,钟杳却已认认真真地坦诚说下去。
“我尽力……争取忍到第三集再摸他脑袋。”
编剧:“……”
林竹怔怔站着,抬头迎上钟杳带笑的深邃目光,整个人轰的一下全熟了。
被期待的时间似乎总是过得格外的慢。
林竹一下午都没静下心,一直想着晚上的戏。
“别紧张,加的戏都在后头,今天拍得还是之前恐吓郑艺的那一场。”
晚上夜场要赶戏,时间掐得紧,晚饭来不及各自回去吃,只能在片场解决。钟杳找了块清净的地方,半强迫地拿走了林竹手里的剧本,给他耐心布菜:“照先前那么演,效果就很好。”
林竹并不害怕镜头,只是紧张和钟杳对戏,闻言脸上一红,轻轻抿起唇角:“我想演得更好点儿……”
他没办法不去重视这一次的机会。
不是场下对戏,不是临时配合,是正经落在镜头里的,会被完完整整记录下来的,将来会一块儿被无数人看到的合作。
林竹不想给钟杳拖后腿。
钟杳一笑,满满夹了一筷子鱼肉,给他放在饭上:“好,那就多吃点儿。”
钟杳做主定的晚饭,跟着剧组的供餐车一块儿过来的。为了给初试镜头的经纪人鼓劲儿,特意定了条上好的清蒸鲈鱼,鲜美香气诱得剧组众人眼睛发绿。副导演劝了半天,才没让和剧组同甘共苦的卫导把盒饭扣在人民的老艺术家脑袋上。
钟杳在圈子里周旋久了,早不介意身边目光,依然耐心哄着林竹多吃点儿饭,偶然同他提上几句拍摄的注重事项。
林竹听得专心,逐字逐句勤勤恳恳记着,凭本能动着筷子,被钟杳趁机投喂了大半条鱼。
最后的一点儿紧张,也不知不觉和着鲜嫩的鱼肉一块儿咽了下去。
晚饭过后,夜场预备赶拍。
钟杳张开手臂,让人替自己整理着着装,忍不住回头望向林竹的方向。
民国时期的上海滩,从洋装到礼服,从和服到长袍,穿什么的都不希奇。
林竹饰演的小少爷出身世家望族,穿了一身斯斯文文的明蓝色长衫,配上嵌了银丝云纹的白底马褂,转眼把因为一片西装礼服稍显刻板沉闷的聚会场点得亮了起来。
“别动别动,这儿还能往里扣点儿。”
林竹的身形要比预备好的服装稍单薄些,被一群人团团围着,服装师利落下手改制,三两下调整得合体,满足拍手:“绝了,这一场的造型能进宣传片!”
“谢谢您……”
林竹夸得有点儿脸红,本能地抬头找钟杳,正迎上朝自己投过来的深邃视线,目光藏都藏不住地灿亮起来,忍不住隔着人群朝他踮了踮脚。
钟杳一笑,正要比个手势夸夸他,余光扫过正往自己腰带上挂收音器的录音师,心头却忽然微微一动。
川影不用人配音,到现在还在坚持用原音实录,远景不能用吊杆麦克,这种无线收音是戴在身上的。
小话筒藏在领口,收音器就挂在腰带上,拿垂下来的衣服遮住,现在的小鲜肉都不一定怎么会用。
他穿的是礼服,衣摆一撩扣在腰带上也就行了。林竹的长衫穿脱起来却都要比礼服麻烦,又是依着身形修改的,稍不留神就轻易穿帮被人看出来,只能戴在腿上,再从衣服里把话筒送上来,在不起眼的地方别好。
林竹第一次演戏,估计得有人帮忙才能戴好。
有人帮忙……
钟杳蹙蹙眉峰,看着预备对林竹下手的录音员。
录音师察觉到他的动作,连忙调整位置:“钟老师,挂在这儿行吗?还是再往后一点儿?”
“这样就很好——我先过去一趟,抱歉。”
钟杳点点头,朝他稍一颔首,分开人群往林竹方向走过去。
他身形轩挺峻拔,往哪儿一站都是轻易能引人注重的存在,围着林竹的工作人员察觉到他的身影,马上齐齐让开。
林竹抬头,正迎上他的目光:“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会戴吗?”
钟杳从录音师手里接过话筒收音器,在手里掂了掂,往四处找着合适的地方:“这东西不好戴,我帮你。”
“我——”
林竹小时候没少往自己身上粘收音器掏话筒线,闻言眨眨眼睛正想回答,心头忽然静静一跳,张开的嘴慢慢合上,脸上腾地泛起热度。
要戴话筒,就得把收音器绑在腿上,调整好位置,再把线从衣服里掏出来,把话筒别在领口……
林竹深呼吸了两口气,尽力让脸上降着温,忽然也不太确定自己现在应不应该会了。
钟杳心无旁骛,找过一圈还是看中了化妆间,拿着收音器拍拍他的肩,把缓慢持续加热的经纪人领了过去。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小说推荐

被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小说作者的思路惊到了,副cp的设定很少见,作者不但将副cp给牵连在了一起,又牵出了其他人物的故事线,惊艳到了小编今天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