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第16章完整免费全文阅读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第16章完整免费全文阅读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第16章完整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南山夕女欢田事在线阅读“容婉啊容婉,你给我听好了,容水的***,我今天就要重新给我家柱子订回来!容水生是柱子的媳妇,死是柱子的鬼!想要免费阅读由作者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南山夕女欢田事全文资源》的朋友,小编为大家提供了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第16章完整免费全文阅读,支持阅读哦!

南山夕女欢田事完整版简介

作者:爱喜
主角:君离 容水
一朝身死,穿越到另外一个世界,变成一个八岁的小女娃,这一波不亏,好歹返老还童了,可以重活一世。凭借着现代的知识,带着家人发家致富,捡个小老公,岂不是美滋滋。

君离容水小说第16章完整章节出色章节试读

“容婉啊容婉,你给我听好了,容水的***,我今天就要重新给我家柱子订回来!容水生是柱子的媳妇,死是柱子的鬼!你以为你家当初把聘礼退给我家了,这门***事就吹了?没门!”
李翠花提着一个包裹,狠狠的掼在地上,踢了一脚,轻视道:“看好了,这就是当时你家退给我的聘礼,现在老娘全数拿过来了,仔细数数看罢!”
说着,她朝着围观的人群道:“各位父老乡***们都听好了!往后啊,容水就是我家柱子的媳妇了!谁要是敢和容家再定***,老娘咒他祖宗十八代!老娘要他家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人群一阵哗然,都被李翠花的无耻给震动了。不过这招虽说无耻到了极点,可也着实有效果,围观的人群里原先确实有几户人家相信了容水是龙女转世,想着被退过一次***不是什么大问题,眼看着容家越来越好,正有意向要上门来提***,结果今天见李翠花这么一搅和,顿时心里都打起了退堂鼓。
容水这姑娘好是好,可要是为此惹上了李翠花这种泼皮无赖那就没必要了,到时候李翠花天天上门来闹,家无宁日鸡飞狗跳的,谁受得了?
李翠花环顾四面,把众人的脸色尽数收入眼底,顿时满足了,自得洋洋的道:“啊呸,什么龙女转世,恐吓谁呢?容水要是龙女转世,那咱家柱子就是观音娘娘身边的善财童子转世,跟龙女门当户对,恰好是一对金童玉女!容水不嫁给我家柱子,还能嫁给谁啊?”
容明被李翠花气的双目赤红,把袖子捋上去就想揍人,容婉忙拉住他,低声道:“大哥,冷静点!你现在要是打了她,她告到村长那里,就更有理由说了!不能逞一时意气!”容明气的脸红脖子粗,低声吼道:“那就任由她如此糟践容家、糟践阿水?”
容婉双眼里闪着怒火,道:“当然不能!只是现在你绝不能动手,要是动手,李翠花就要在这上头大做点击榜了,那原本二妹还能躲过这一劫,被大哥你这么一掺和,就真要让李翠花得逞了!”
“你们二人都***吧。”
不知什么时候李氏也走了出来,她面色平静了不少,淡淡的对容明容水二人道。
“容明你是后生,又是晚辈,打了李翠花,李翠花要没完没了的,你阿妹说的对。”
“可是…”容明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心,“那咱们总得想点办法吧!”
李氏冷冷一笑,道:“没事,阿娘来处理。”
她迈过门槛,走到李翠花面前,道:“李翠花,做人要有点良心。当日求着要把阿水给你家柱子定***的也是你,柱子比阿水大了七岁有余,我原是不愿意的,可是你家柱子发热,眼见着人都要烧糊涂了,算命的说要找一个属兔的冲喜,恰巧阿水是属兔的,她当时才四岁,我心底不乐意,阿叔求到我跟前,说看在你我姐妹情分上,把阿水许给柱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咱就是***上加***了,也是一件好事。”
听了李氏的话,大家才知道原来容水是因为这个原因和赵柱子定的***,不禁都唏嘘不已,没想到李氏好心没好报,拿女儿给李翠花重病的儿子冲喜,等到容水重病时,李翠花却落井下石。
李翠花满脸不耐烦,道:“别跟老娘扯这些七里八里的玩意儿,老娘就一句话,聘礼老娘是给你了,你家阿水也要许给咱家柱子,柱子明年要参加县试,盘缠还短缺了些,这就要靠***家母拉拔一把了。反正话也说清楚了,只要等柱子过了县试,府试,考了秀才,再考了进士,到时候当大官,你家阿水就是大官夫人了,没准儿柱子还能给她挣一两个皓命回来,给你容家光宗耀祖呢!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人群里有人低低的啐道:“呸!还光宗耀祖呢!当谁不知道呢,赵柱子天天在城里走鸡斗狗喝花酒,大字不识得几个,只怕三字经都背不全,考哪门子的进士!想得美!”
李翠花闻言大怒,冲着人群咆哮:“谁?刚才是谁编排柱子?打量老娘没闻声是吧?给老娘出来!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
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只是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李翠花。
李氏眼神平静,弯腰捡起那个李翠花扔在地上的包裹,打开来,里面是几支锈迹斑斑的铁簪子,两匹已经糠了的布,一抖开,尘土漫天飞舞,并一个做工粗糙、银制的小平安锁,道:“李翠花,这就是你说的把聘礼全数送来?”
她嘴角挂着嘲弄的笑脸,道:“当年我记得阿水病危时,你问我索要的聘礼,可不止这些啊。四支纹银的簪子,寓意四季平安,两匹上好的棉布,一柄玉如意,两串檀香木的佛珠,两个精铸的平安锁,一个金镶玉的戒子。”
这么多年过去了,李氏随口就把名单报了出来,可见这些东西她在心里的记得多么牢固。
“那些东西,当时可真是我容家砸锅卖铁才凑齐的,你如今拿这几个破烂玩意儿,就想把我家阿水定走?李翠花!你这没脸没皮的东西!”
李氏说着,把包裹往地上一丢,冲上去,揪着李翠花的衣领,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她是使足了力气的,是以李翠花肥胖的大脸被她这一巴掌给打的偏了过去,嘴角渗出一丝血液。
李翠花不敢置信的瞪着李氏,回过神后,这下好了,就如一下捅了马蜂窝。
她跳脚怒骂:“李雪莲你竟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
李翠花一弯腰一低头,像头发疯的牛似的,冲着李氏犁了过去,把李氏撞翻在地,两人扭打起来。
李翠花个子高大肥胖,李氏瘦弱,又长期营养不足,根本不是李翠花的对手,眼看着挨了好几下,容明眼都红了,冲上去要帮忙。
容婉急得掉眼泪,一边急着拉住容明,一边埋怨:“阿水怎么还不回来!”
她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一道年轻却又不失威严的声音。
“何事如此喧哗!”
众人纷纷避让,看到枫木村唯一的文人,私塾的先生王栋满脸严厉的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容卿和容水,两人看到在地上扭打、吃了亏的李氏,都惊叫道:“阿娘!”便要冲过去帮忙。
王栋一手拉住一个,制止了两人的行动,吩咐旁边看热闹的人,道:“快去把二人分开,成何体统!”
于是这才有两个精壮的后生站了出来,分开了李翠花和李氏。两人都是目睹了全过程的,都很看不惯李翠花的做法,互相使了个眼色,故意拉了个偏架,架着李翠花让李氏踹了她好几脚才拖开两人。
王栋看见了,眼皮都没抬一下,假装不知道。
李氏被拖开后,容家兄妹都围了上去,心***的嘘寒问暖,而李翠花则被扔在一旁哎哟哎呦叫唤个不停,没任何人去问候她一句。
有人好奇的问道:“先生是个大忙人,平日里除了教授功课,难得出来一次,今日怎么过来了?”
王栋严厉道:“这村子里有不公之事,我自然要出来管一管了。”
说着,冷厉的目光落在哀哀叫痛躺着不起来的李翠花身上。
原来他是被容水叫过来的。
容水知道李翠花是趁着容家只有李氏和容小妹两人在家,容正在地里干活,容卿在上学,容婉在河边浆洗衣裳的功夫,特意赚上门来,想着李氏平素里***子柔和忍让,容小妹是个小的不懂事,石头里都能榨出油来。
没成想容明容水二人提前回来了,刚好撞个正着。容水知道这种场合她不适合出面,万一李翠花彻底不要脸皮了,往她身上泼***水怎么办?究竟这个年代,女子的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因此她看着李氏喝过水后,又嘱咐容小妹看好阿娘,以免她被李翠花气出个好歹来。又看到李翠花和容明在院子里对峙,于是悄了么叽的从后门出去了,先找了离家最近的容婉,让她赶***回去帮忙。
本来想着先去叫容正的,想想还是绕道去了私塾叫了容卿。容正***格老实,脑子木纳,不懂变通,不如先把容卿叫回去。容卿脑子灵活,鬼点子也多,再说也是上过学的人,也能过去镇镇场子。
容水跑到私塾时,容卿正在上课,她也不知道是直接冲***的好,还是等一会儿他们休息的时候再***的好,急得在窗子外探头探脑的。
没料到王先生却看到了她,问道:“那位小姑娘,可有何事?”
正端着书摇头晃脑的学生们也停了下来,都好奇的转头去看她,容卿也看到了她,皱眉道:“二妹?你怎么来了?”
容水无法,干脆直接跑***,拉起容卿的袖子就把他往外扯,对王栋道:“先生,家里有急事,对不住了!”
“慢着!”王栋拦住他们,希奇道:“出了何事要把容卿也叫回家去?若不是什么要***事就算了,功课要***,容卿还要预备来年县试呢。”

南山夕女欢田事全文资源第章出色章节阅读

王栋不是本地人,而是江南水乡的。他是当地世家望族的本家少爷,小时候就是有名的神童,三岁能识字,五岁能作诗,到了十岁的时候就考过了童生。之后早早考过了秀才,举人,贡士,十七岁就中了进士,才名远播,轰动一时,他年少气盛,自负才高,不懂与人为善,得罪了许多人而不自知。
殿试时因被别人进了几句谗言,当今天子嫌恶他心高气傲,不通人情世故,自恃有才便看轻于人,心中不喜,殿试给了他第二十九名,发配他去了户部当一个小小的工笔吏,日常抄写各种礼品单子,令王栋无法接受,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大材小用,愤而辞官,从此不问***,只一心游历各个明川胜迹。
三年前他游历到凤鸣山时,不幸失足摔下山坳,为村长所救,为了报答村长的恩情,他答应在村中开办私塾,当教书先生,传道授业解惑。原本只打算教一阵子就走,谁知一留就是留了三年。
他如今也不过才二十一二岁,说是先生,其实年纪也比这些学生大不了多少。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轻视看低于他,上到八十老翁老媪,下到刚会走路的娃娃,只要偶然在路上碰到了他,都会恭恭敬敬行个礼,唤一声先生。
不为其他,就为他是个正宗的进士。当朝崇文抑武,文人在朝堂上把握了极大的话语权,想要致仕,科举可算是最快、最稳的路途了。
在这个朝代,考过秀才就可以免除徭役,考上举人就有了做官的资格,考上进士就是天子的门生,直接下了殿试就进了官场。常言道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考上了进士,就是能够进入政治中心圈子的最低资格。
这些乡野村民不知道王栋是为天子不喜所以才不做官,都以为他是厌恶官场肮脏,不愿同流合***,就连江城的知府都知道王栋大名,更别说江城辖下的知县了,甚至还会有慕名来请王栋去做幕僚的。
只是王栋在这乡下呆习惯了,倒也真有了些闲情逸致闲云野鹤的心思,不愿踏足官场了,是以他仍然留在这偏远的小山村里教书。
王栋***子直***,不喜拐弯抹角,但是却对容卿这个学生很满足,觉得他虽然心思重了点,然而才思灵敏,在一众乡村娃子里如鹤立鸡群,格外瞩目出众。只可惜容家以前贫穷,为了填饱肚子,容卿经常学了两天,又跑回去干活,令王栋很是不喜悦。
他曾私底下找容卿谈过几次,说他天赋极佳,但十二岁才开始念书,已经是比别人晚了几步,如今还不能一门心思扎在功课里,三天两头的翘课,往后拿什么去跟其他学子拼?
对此,容卿也只能苦笑。
如今好不轻易听闻容家家境渐渐好了起来,容卿也不再动不动回去帮忙了,怎么又出幺蛾子了?
王栋目光如炬,灼灼的盯着容水,想听她说出道道来。
容水哪里知道王栋的心思,赶***三言两语把李翠花大闹容家的事说了一遍,就拉着容卿要急匆匆往回赶。
谁知王栋道:“不碍事,我同你们一道去罢。”
他是听容水年幼,遇事却也冷静冷静,说话更是井井有条,有头有尾,让他有些另眼相看,心里暗忖容水若不是个女孩儿,恐怕也聪明不输他二哥了。
再则容卿作为他最喜爱的弟子,家中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先生也少不得去给他撑腰。
容水求之不得,能有王栋去压场子,也不怕李翠花闹翻天了,路上容水用一颗糖豆支使一个小孩去帮她把容正叫回来后,三人也不等容正了,急急忙忙往容家赶去,于是这就有了刚才王栋震慑全场、令人拉开厮打的李氏和李翠花这一幕。
李翠花也是知道王栋大名的,气焰登时矮了一大截,胖大的身躯蜷缩在地上越缩越小,做出一副可怜模样,跟刚才气焰嚣张的样子判若两人。
李氏发髻也散乱了,耳环也被被揪掉了一个,不知掉在了哪里,她白着一张脸,任容明容婉扶着,大口大口的喘气,似乎累极了。脖子上有几道血痕,是让李翠花给抓出来的。
容卿看到母***受辱,心中愤然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待听到容婉哭诉李翠花威胁其他人以后不许给容水提***、用几个破烂玩意儿就想打发容家后,更是气得青筋直冒,剜了在还装模作样在地上打滚的李翠花一眼,眼眶发红,当即跪在了王栋面前,坚定道:“先生!容家家贫,无权无势,容卿省得此事!可是今日有人欺我容家势弱,辱我娘***、轻我二妹,这口气,容卿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还请先生替学生做主!”
李翠花在地上缩背,这才想起容卿是这个大学者王栋的学生,不禁有些后悔了,可眼珠子一转,一条毒计又上心头。
“哎哟喂!我不活了啊!李雪莲你打死我了啊!我的肚子啊!我要死了!当家的!我当家的在哪儿呢!”
李翠花捶胸顿足的在地上翻滚着,闭着眼睛光打雷不下雨,在那里哀嚎。
“李雪莲你打死我了啊!各位相***们都看到了,刚刚李雪莲是怎么打我的!哦哟,我的肠子肚子都让李雪莲给踹断了啊!我死了!我死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们的!啊哟哟!”
围观众人看到李翠花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诬赖李翠花,不由都嗤之以鼻,就李翠花那身板,一个***李氏三个,李氏让她挠得脖子里都流血了还没说什么呢,她倒好,倒打一耙先告状,怪李氏打了她,这不是搞笑么!
李翠花一骨碌坐起来,两手拼命在地上拍,哭骂道:“大家快来看啊!容家的婆娘,仗着自己儿子女儿的都在,欺负我一个婆娘啊!我都要让容家人打死了!”
她干嚎了两句,见没人理会她,嘴一撇,指桑骂槐的接着哭骂:“仗着自己有个靠山,就来欺负我这个弱女子啊!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王法啊!李雪莲!我告诉你!今儿这事儿没完!不要以为你找了个靠山我就怕你了!你把我打成这样,要么赔我一百两银子,要么就把容水许给我家柱子,否则,我就一辈子***在这儿不走了!哎哟,我的肚子!痛死我了喂!”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都佩服李翠花的厚脸皮。一百两!亏她说的出口,一百两足够普通农户人家嚼用十年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李氏气得嘴唇颤抖,眼前发***,好轻易没昏过去,她不像李翠花是泼皮破落户,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向来是个知情识趣懂进退的,像李翠花这种没脸没皮的事儿,她一辈子干不出来。
“李翠花!你少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把你打的半死了!就你那壮的跟牛似的,我能踹断你的肠子肚子吗?!”
看到李氏气得不清,王栋伸手把容卿扶了起来,笑了笑,道:“既然李大婶说自己的肠子肚子都断了,说不得要是真的,容家婶子自然得拿出钱财来替李大婶医治。”
容卿听王栋这么说,不由得一愣,想要开口说什么,被王栋伸手制止了。
李翠花原本还以为王栋是来帮容家的忙的,没想到他一开口却像是站在自己这边,这倒是意外之喜了。顿时喜出望外的附和道:“不错不错!就说王先生念过书的人,有大学问,一开口就是不一样!李雪莲,你乖乖的,要么把银子拿出来,要么把容水交出来!”
李氏脸色一白,正打算开口,王栋抢在她面前道:“诶,李大婶子且慢!”
他清俊的脸上绽放出一个浅浅的笑脸,胸有成竹道:“口说无凭,虽说我们都愿意相信李大婶不会骗人,可这再怎么说,也不能只听一家之言,是不是?既然李婶子说自己受了伤,此事好办的很。容卿,你且去村西头那边,请周郎中过来看看,就说是我请的,请他务必速达!”
容卿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会意一笑,点头称是:“是,学生谨记。”然后撒丫子往院子外跑了。
看着容卿去了,王栋似笑非笑的瞥了李翠花一眼,道:“若是李大婶果然受伤严重的话,那末容家婶子是必须掏钱了。可若是周郎中诊出来喝李大婶说的不是一回事的话。”王栋把脸一沉,道:“那李大婶这是信口雌黄,有讹诈的嫌疑了,到时候,我就只有请我县城的状师朋友,一纸把李大婶告上公堂了。”
李翠花这下有点慌了,她也模糊知道王栋有些门路人脉,之所以窝在这小山村里是跟他的***格有关,并非没有本事的人,假如真被告上公堂了,她有什么门路自救啊?!
她一慌乱之下,就有些头脑发昏了,脱口而出道:“王先生,话不能这么说啊,谁不知道容卿是您的自得弟子,现在我和容家有矛盾有冲突,是我们两家的事,您一个先生***来,本身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您还能秉持公正,不替您的弟子做主?”
她转身冲众人寻求附和:“乡***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谁知那些看热闹的现在大部分都是来看李翠花的好戏的,人群混杂的几个跟容家又过节的,早在王栋来的时候就偷偷溜走了,现在的李翠花可谓是孤掌难鸣,独木难支了。

小编点评

作者非常善于对这种题材的把控,全文逻辑清楚,剧情层渐式推进,笔下人物生动有个***,悬念高潮不断,十分值得一阅! 想阅读南山夕女欢田事全文资源的朋友,本站支持君离容水小说完整章节免费阅读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