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芳心暗许朝中郎(林夕容墨)第19章免费全文阅读
芳心暗许朝中郎(林夕容墨)第19章免费全文阅读

芳心暗许朝中郎(林夕容墨)第19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王妃!”秋桃睁大了眼睛一声惊叫。芳心暗许朝中郎小说在线阅读,男女主人公复杂的情感纠葛带来了全新的情感领悟。小说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道更快的寒光闪过,铛的一声响,利剑生生断成两截在距离林夕几毫米处停住。欢迎关注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芳心暗许朝中郎小说全文已全本简介

林夕只觉得心脏骤停,眼睛紧闭,浑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了,秋桃也彻底傻了眼,又很快反应过来,王府的人已到,她终于腾出手,将慢慢睁眼的林夕往后一护,捡起地上的短剑,加入了厮杀中。
该死的混蛋,王妃肯豁出性命来救她,这是她作为一个丫鬟这些年来第一次受到的感动,自小练武,被王爷练习,一颗心早走变得冷硬,纵然是看着自己的亲姐姐惨死也不曾落过泪,可现在她却觉得无比愤怒。

芳心暗许朝中郎(林夕容墨)第19章免费全文阅读

“王妃!”秋桃睁大了眼睛一声惊叫。
手势极快,剑已无法收回,黑衣人也是一骇,完全没料到堂堂王妃竟然会替一个丫鬟挡刀,就在这时,一道更快的寒光闪过,铛的一声响,利剑生生断成两截在距离林夕几毫米处停住。
林夕只觉得心脏骤停,眼睛紧闭,浑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了,秋桃也彻底傻了眼,又很快反应过来,王府的人已到,她终于腾出手,将慢慢睁眼的林夕往后一护,捡起地上的短剑,加入了厮杀中。
该死的混蛋,王妃肯豁出性命来救她,这是她作为一个丫鬟这些年来第一次受到的感动,自小练武,被王爷练习,一颗心早走变得冷硬,纵然是看着自己的亲姐姐惨死也不曾落过泪,可现在她却觉得无比愤怒。
那些黑衣人显然没料到黄雀在后,被包抄杀得几乎是节节溃退,鲜血如同漫天血雨,泛着一股腥味,月色渐渐明朗,一场惨烈的厮杀混合着惨叫声不绝于耳,林夕看的腿发软,特殊是秋桃,她的身上已经浑身是血,可她眸色阴狠毒辣,那是她从未见过的眼神,这是林夕第一次见到秋桃杀人,毫不手软,一剑封喉,不禁浑身打了个哆嗦,秋桃是容墨的人,万一哪天…她简直不敢想。
“我们中计了,快回去告诉主子!”有个黑衣人慌乱大叫,一人要逃,秋桃手提起,手中短剑飞出,正确无误的***那人心脏部位,一顿,整个身体软软倒下。
风卷过,林夕跌坐在地上,惨叫声渐渐低去,一个黑影踏月而来,蒙着面纱,气势阴冷骇人,所行处带起一股自有独特的气场,像一个厮杀后预备收尽魂魄的阎王。
这是容墨,即使蒙着面纱林夕也能认出他,能让人化成灰也认得的除了最爱的人便是最恨的人,容墨给她下了如此刁钻阴狠的毒禁锢了她的自由,所以便是她林夕最恨的人。
容墨一路穿过地上的尸体,衣袂飘动竟不染一丝一毫的血迹,仿佛他的身体会自动避开世间一切污秽,两旁的侍卫见到他纷纷跪下:“主子,已死六个,重伤三个,活捉一个!”
“没死的都带回去!现场留下十具尸体,防止他们自尽。”
“是!”
“不要看!”容墨在林夕面前停住脚步,弯腰,修长如玉的手遮住了她的眼睛,只听到几声异响,手移开时地上整整十具尸体,而且脸都被割伤,面目全非。
“王妃,王妃,你没事吧。”秋桃不知何时来到身边,眼神满是关切,林夕呆滞的眼神落在她的血衣上,摇摇摆晃的站起来,两只眼睛从未如此阴寒过,认真的看着容墨,一字一字问:“我被你利用了,是不是?”
空气静默,许久的凝固,林夕觉得连呼吸都变得讽刺。
“夜深了,回去吧。”容墨看她一眼,负手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解释和愧疚,在他眼里女人向来只分有用和没用,黝黑的眸子泛着幽幽寒光,让人看到的只是无底的深渊。
“容墨,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
林夕在愤怒,她更想不通,自己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妻,即使没有感情,刚才那么危险,可他怎么就忍心利用她把她耍的团团转。
心一寸寸的冰凉。
回到碧秋院,秋桃扑通跪在了地上:“王妃,奴婢知道你在怨恨,在生气,你要是生气就冲着奴婢发吧。”
林夕冷冷看她一眼:“你老实回答我,今晚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秋桃身子一僵,艰涩的点头。
果然,这就是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亏她刚才还护着她,寒心啊!
“王妃,奴婢只是通知王爷你要去顾大人那,也是怕万一出事王爷找不到我们,但是后来的刺杀奴婢是完全不知道的,这一点秋桃对天发誓,若有半点假话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经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
“我累了,你下去吧。”
“王妃!”秋桃手足无措,眼睛水蒙蒙的,似有些委屈。
林夕伸出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平静,眼里含着嘲讽:“秋桃,我是个黑白分明的人,最讨厌的就是玩无间道,你若是容墨的人那就好好的在他身边做条狗,不要再在我面前演戏,因为我会恶心,滚!”
秋桃是个没有眼泪的人,此刻却也泪眼朦胧,她紧咬下唇,知道林夕正在气头上,任何解释都听不进去的,于是便悄身退出。
林夕闭上眼,头痛的揉着太阳穴,一夜失眠,天慢慢亮了。
今天是容墨纳侧妃的日子,宫里头的赏赐一早就赶了个头趟,府里头的丫鬟男丁们一早起来就忙个不停,林夕开窗,看着澄澈的天际有一瞬间的恍惚,真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个穿越的梦,醒来还是现代社会的制毒专家。
“王妃!”林夕转头这才发现秋桃竟然站在门外,两只眼睛带着一丝期盼看着她,身上的血衣还未换,看来是站了一夜,气消了她也想过,就算她抛弃了秋桃,相信容墨也会很快塞给她另一个同样不纯的丫鬟。
“去换身衣服吧,看着恶心,一会伺候我更衣。”
听到她这么说,秋桃眼眸一亮,掩下心头喜色,立即福了福身:“奴婢这就去。”
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林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今天容墨纳侧妃,估摸着不少人等着看她这个正妃的反应吧。
门吱呀开了,林夕闭着眼睛,如瀑青丝倾斜在背后,闪着幽幽光泽。
“给我梳个最简单的发髻吧。”
“是。”
秋桃手法娴熟的给林夕挽了个清浅的简单发髻,末了用一只玉兰簪子一束,简单中透着一丝高雅,林夕亲自挑了件淡水蓝的束腰拖地长裙,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清雅精致,却又不失大气。
“王妃,其实王爷纳侧妃你可以不参加的。”
林夕笑,看不出喜怒:“为什么不去?好歹我也是大的她是小的,王爷呢?”
秋桃犹豫了会才道:“王爷,王爷迎亲去了。”声音越来越低。
林夕笑,死混球,跟她成亲倒让她自个儿过来,天差地别的待遇啊,不过当时自己的名声太差,得到那种待遇也是预料中的,顾婉书不同,她美名在外,娶了她长面子。

芳心暗许朝中郎小说在线阅读

走出碧秋院,王府的下人都对她行礼,眼神暗飞都带着一丝同情,林夕有些厌恶,没有感情的婚姻根本没有值得同情的支点。
大红的喜字几乎贴满了全部的窗户和门,除了碧秋院,这才是真正的成亲,不似她那次,换个白字就跟办丧事没两样。
“迎亲的队伍快要回来了吧?”
“估摸着快了。”
林夕在正厅挑了个僻静的位置安静的坐着喝茶,茶香袅袅,白色的烟气将她的脸晕染的如同透明一般,过往穿梭忙碌的下人都很有默契的绕开她,生怕这位王妃心情不好拿他们出气。
忽然有人喊:“王爷回来了。”整个王府瞬间活泛了起来。
迎亲的唢呐声已近在耳畔,几声爆竹噼啪响开,容墨亲自踢开轿门一只手递给顾婉书,他在笑,一笑便令四周三千花色顿失黯然,如三月春风和煦拂面,令人不知所归。
凝白的手没有一丝疑虑就将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暖和宽厚的感觉是如此不同。
顾婉书仅有的余光看着这只玉削般的手,嘴角不勉泛起一丝苦涩,但愿今后不会太艰苦才好。
今日王府倒也请了一些客人,不多,三三两两总比上一次热闹些,办的热闹是有道理的,总要给某人一个上门查探的机会。
七皇子容宣来的时候正好是新娘新郎要进门的时候,容宣穿着一身烟灰色丝绸淡纱轻袍,修长的身形十分挺拔,眉宇间的英气隐隐含着一丝无法揣测的冷意。
“容宣恭喜皇叔大婚,今日特意备了厚礼来讨杯喜酒喝喝,好沾点喜气。”
见到他,容墨一点也不意外,心里反而泛起一抹冷笑,看来自己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都是自己人就不必如此客气了,里面美酒一应具有,还请自便,今日忙碌恐招待不周了。”
两人眼神相撞,都是一样的平滑含笑,看不出一丝的猜忌和间隙。
容宣进门,扫视一圈看到了角落里的林夕,见她好好的,眸子里的疑虑更深,他嘴角微弯,走了过去:“皇婶。”
林夕抬起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有事吗?”
容萱笑笑:“我是来感谢皇婶上次的救命之恩的。’”
“不用谢,应该的。”
容宣的拳头静静攥紧又松开,眼里的憎恶一闪而逝:“不过皇婶看上去气色不佳,难道昨晚睡得不好,改日我让人送些宁神的熏香来。”
林夕的手指轻轻触过杯沿,这么明显的试探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于是淡淡一笑道:“还不是你四叔,昨晚弄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话未说完,她的脸色蓦然羞红一片昂然春色,就连一旁的秋桃也停住了。
容宣一僵,如此隐晦的夫妻之事张口便道,这个林夕是不是个脑子坏的,便有些尴尬道:“皇叔或是急着想给王府增添几个小世子,可以理解。”
探究的意味渐渐淡去,那抹娇羞不似作假,眸子里点点水光像还眷恋着昨夜缱绻。
该死的,连他也困惑了,昨晚自己的人到底是谁杀的,那些消息又到底是真是假。
“新郎新娘拜堂!”
气氛正凝固着,穿着大红喜服的容墨和顾婉书走了进来,两人并肩而行,看上去十分般配,那抹艳红像极了昨夜喷洒的鲜血,触目惊心。
今日的容墨脸上一直挂着淡笑,很浅,却别有一番味道,似融化的皑皑白雪,又似澄澈的天际,令人一瞬间的失神。
林夕眼尖的发现顾婉书带上了她昨晚送去的首饰,眼风不动声色的收回来,嘴角换上最看不出心情的弧度。
容宣坐在了她左手边的位子上,很快有丫鬟奉上香茶,端起轻辍一口:“皇叔真是好福气,听说这个顾婉书也是个美人儿,还是个才女。”
林夕点点头,慢条斯理道:“王府生活寂寞,有个姐妹作伴正合我意。”
容宣握茶的手一顿,眼里的笑意缓缓绽开:“皇婶果然胸襟非常人全部。”
才新婚一个月丈夫就娶小老婆,这啪啪啪的打脸甚至让他怀疑昨晚的缠绵到底是不是这个女人的幻想而已。
林夕不说话,那头新人已经拜了两次,就差最后一关夫妻对拜,两人面对面,容墨这一面正好对着林夕的方向,两人的视线有一瞬间的重叠,在那极快的几秒里林夕分明看到了一丝警告和疑问。
喜堂里气氛热闹,但无人敢起哄,整个婚礼进行的异常顺利,对拜之后就是给长辈敬茶,王府没有长辈,作为侧妃需按照规矩给林夕敬茶,这一关可免也可按规矩进行,一旁扶着顾婉书的婆子轻声问了一句,片刻那婆子便大声道:“给王妃敬茶!”
侧妃给正妃敬茶时需要王爷和正妃同坐高堂之上,东昭的这种规矩等同于在暗中警告侧妃认清主次不要逾越了身份。
林夕也有些讶异,因为顾婉书完全可以拒绝这次敬茶。
随着这一声敬茶,众人视线这才依次落在林夕身上,喜笑嘲讽各一不同,但一致的是他们都对隐在微光下,高洁如莲的林夕微微有一丝惊艳,那身淡蓝,蓝的好似将碧空穿在身上,眉眼含笑,又似不在笑,白皙的肌肤宛若天生通透,显得那双眸子愈发幽黑如潭。
容墨看了她一眼,兀自撩袍坐在了紫檀木椅子上,左方的位子正是空给林夕的。
“不好意思,我腿坐麻了,要不就分开敬茶吧,正好我这茶杯也空了。”
人群里发出一阵嗡嗡声,这似乎太不合规矩了,简直就是不把侧妃和王爷看在眼里,倒过来让他们来迁就她,可林夕就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还适当的扯了扯嘴角,歉笑道:“看来这人还是得多走动才行。”
众人无语,但看顾婉书,她却毫不犹豫的端着茶走向林夕,盈盈一福声,声音清丽如夜莺:“王妃,请用茶,以后婉书在王府若有不尽之处还请王妃指正。”
温婉贤淑,一言一行恰到好处,令人欢喜。
林夕也不客气,伸手便要接茶杯,眯眼笑道:“我也刚到王府没多久,谈不上指正,还是互勉吧。”
话刚说完,只听一声尖叫,顾婉书的膝盖忽然一弯,手中的茶杯顺势飞了出去,顾婉书膝盖着地,一旁的婆子脸色大变,急忙扶住她,秋桃大骇,迅速过来要替林夕挡一挡那迅猛如势的茶杯,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烫热的茶水泼到了林夕身上,烫的她也是一声尖叫。
整个过程发生的太快,甚至来不及让人做出反应,全部的人都是脸色一变,整个喜堂静默的可听针落。
“对不起,王妃,对不起,都是婉书该死。”顾婉书慌忙跪下道歉,一旁的容宣站了起来,皱眉道:“皇婶,你绊倒顾侧妃了。”
一语哗然,众人这才注重到林夕的脚确实向外伸着,顿时面露鄙夷,厌恶之色,但那是她为了坐的舒适,而且林夕很确定自己的脚并没有碰到顾婉书,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众目睽睽之下不容她解释,因为容墨已经走了过去,亲自扶起了顾婉书:“起来,天下之大,你要跪的是天是地。”
此刻自己若再坚持辩解,反而让人觉得心虚,而且很明显,全部人都不站在她这一边,林夕深呼吸,脸上瞬间换上了诚挚的笑脸,也去扶顾婉书:“妹妹,是我不好,坐姿着实难看了些才不小心将妹妹绊倒,秋桃,端茶来。’
“是。”
秋桃端来一杯温热正好平台的茶,林夕接过递给顾婉书:“这茶就让我敬你吧,就当道歉了。”
本是侧妃给正妃敬茶的规矩,今天蓦然变成了正妃给侧妃倒茶,有人觉得这个王妃真窝囊,谁知道刚才那侧妃是真被绊倒还是假被绊倒,也有人觉得这个王妃好聪明,瞬间就将局势逆转,还落了个胸襟开阔的好名声,唯独容宣讶异的看着她,方才是他指尖弹出了一颗小石子击中顾婉书的膝盖,本想让林夕出出丑,结果倒让她逆转过去了,不禁沉默坐下。
“对不起,各位,今日是我失礼了,我先回房换身衣服,你们继续。”
林夕使了个眼色,秋桃跟着她走出了喜堂,两人各自沉默,很快秋桃跟上些,忧心道:“王妃……”
林夕猛地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没什么可说的,人活一世总有意外。”
眸光忽然深远,清亮,林夕慢慢扬唇笑了,她不信刚才容墨没看到真相,那个角度他足可以看清一切,可他却没站出来解释,任由她被各种质疑厌恶的眼神凌迟着。

芳心暗许朝中郎小说推荐

芳心暗许朝中郎小说在线阅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