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小说第16章免费全文阅读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小说第16章免费全文阅读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小说第16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3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千万读者口耳相传的穿越精选之作。南山夕女欢田事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容水当然不会相信是“有水鬼作祟”,她怀疑是地壳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有心想去池塘边实地观察一下,伸手摸到鸡排已经不烫了,顿时想起山上还有一个性格别扭的小孩在等她,跟雪花离别后匆匆往山上去了。

南山夕女欢田事小说全文已全本简介

容水当然不会相信是“有水鬼作祟”,她怀疑是地壳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有心想去池塘边实地观察一下,伸手摸到鸡排已经不烫了,顿时想起山上还有一个性格别扭的小孩在等她,跟雪花离别后匆匆往山上去了。
等她来到第一次遇见黎君的地方时,黎君已经黑着脸在那里等她了。
他还是穿着一身黑,板着一张俊美的小脸,脸拉的老长,狠狠的盯着容水,抿着嘴角不说话。

南山夕女欢田事(君离容水)小说第16章免费全文阅读

容婉带着容水来到厨房外一个缺了一角的水缸前,道:“二妹,这便是我们的镜子。”
容水对着水缸照了照自己,只见自己的左脸全是黑乎乎的,右脸白白净净,一对比看上去丑的很有特色。她满足的点点头,道:“谢谢阿姐。”
化好“妆”后,容水赶紧来到屋外,容明正捏着一个小袋子等她。
容水正打算走过去时,又被李氏拦住,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生怕她出去不懂事被人牙子给拐了。
容水也不嫌她唠叨,耐心的听她叮嘱完,才跟着容明离开。
容明拉着容水的手,兄妹俩上路启程,李氏站在破旧篱笆围成的院子里,目送他们二人离开。
容水紧紧的攥着容明的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心里大为感慨,怪不得以前的标语都写“想要富,先修路”了。古时候这路坎坷不平,集市离得又远,翻山越岭的,大部分是山路,成年人走起来都吃力,更别说她现在是个小女孩了。
等她有钱了以后,一定要记得把修路这件工程提上来。
容明看她走得艰难,气喘吁吁,便道:“二妹,要大哥背你吗?”
容水摇摇头,拒绝了容明的好意。她现在这幅身体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是个小女孩不说,还那么虚弱,她以后要好好锻炼,强身健体,以免在这医学条件极为落后的古代,随便感染点什么毛病就夭折了。
理想很***,现实很骨感,容水又走了一段路后,脸都白了,看的容明心疼道:“二妹,你身子才好,何必这样勉强自己?”说着,便蹲下身子打算把她背起来。
“叮铃铃”,身后忽然响起了铃声,两人往后面看去,原来是一个老伯赶着一辆牛车正朝着两人过来。
“老伯!”容明赶忙朝他招手,等牛车来到面前停下后,对老伯做了个揖,恳求道:“老伯,您这是往哪去?”
那老伯一甩长鞭,道:“去集市喽,我这正打算卖了自家的菜,换两批布回去呢。”
容明大喜,拉过容水道:“老伯,这是舍妹,咱兄妹俩也是要去集市,只是舍妹身子瘦弱,受不住这旅途遥远,劳累不得,还请老伯怜惜则个,能否搭上舍妹一程。”
幸而那老伯也是个热心肠的,看了容水一眼,咋舌道:“倒是个标致姑娘!只是那脸上胎记,未免…”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可能觉得不妥就没说了,道:“有何不可,横竖我也是要去集市的,搭你兄妹二人一程又有何难!上来罢!”
容明感激道:“多谢老伯古道热肠!”
容水也跟着道了一声谢,容明就抱着她上了牛车。
老伯一甩长鞭,牛车开始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容水总算能休息一会儿了,心里也送了一大口气,等休息了一会儿没那么累后,终于有闲心环顾四面了。
古代没有环境污染,是以举眼四顾,四周皆是绿水青山环绕,鸟啼清脆,空气清新,是现代人久违的澄澈纯粹。
容水心想,穿来古代也没什么不好,白捡了一条命不说,就当来这里重新体验另一种不同的人生好了。
“话说这佟贵妃娘娘因故薨逝,也一年有余了啊。”
老伯是个善谈的,一边驾车,一边回头跟容明攀谈道:“说起来佟贵妃娘娘还是我们的同乡呢,都是江城的!”
容明笑道:“是啊,只不过贵妃娘娘是城里人,哪能跟我们这穷乡僻壤的村民算同乡呢?”
老伯摇头道:“后生仔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这枫木村总归是属于江城的,怎么能不算同乡呢?话说这贵妃娘娘薨了,七皇子君离也跟着没了,今上后宫后位空虚,是云贵妃娘娘的天下啊,恐怕这太子之位,也是云贵妃娘娘之子君楚的囊中之物了。”
容明敷衍道:“不好说,我们不过斗升小民,哪能知道皇家的事呢。”
容水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二人攀谈,心道这老伯的风采,颇有她前世时帝都司机的风范,好谈事。
老伯一路和容明天南地北的胡扯,也给了容水了解这个时代的背景的机会。
原来现在这个时代是有别于她前世历史上存在过的任何一个朝代,而是她完全没听说过的一个朝代大燕朝,现在是咸亨十四年,正值太平盛世。这太平盛世前朝没什么可争斗的,那后宫争斗的便比较凶狠,当今皇上的元后薨逝后就再未立后,宠妃倒是有两位,佟贵妃和云贵妃。一年前佟贵妃带着七皇子回江城探亲时出了意外身故,如今云贵妃专宠后宫。
容水对这些没什么爱好,听得昏昏欲睡,直到牛车猛地一震后才清醒过来,抬眼一看,容明已经下了牛车,朝她伸出双手,“二妹,已经到了,大哥抱你下来罢。”
容水任由容明抱她下车,老伯意犹未尽的跟他们道别后,继续赶车前行。两人的面前,便是这江水镇上十天才开一次的集市。
集市里摆了许多摊子,有用铜钱买卖的,有以货易货的,人倒是不少,熙熙攘攘的,只是场面上看起来并不十分繁荣,来往行人也大多衣着普通,难得见到一两个身着绫罗绸缎的有钱人。说到底这也就是一个镇的规模,要繁荣估计还得去城里。
容明拉着容水的手直奔杂货店而去,问店主道:“现在的盐怎么卖?”
店主扫了二人一眼,翻了个白眼,不耐烦的丢了一句:“有粗盐和细盐,你要买那种?”
容水见店主态度轻视,皱起眉头,心中不快。她知道自古盐铁都是朝廷专营,能够经营小铺子卖盐的,肯定是有些门路才能拿到盐引,否则贩卖私盐可是要砍头的。
但这也不能是店主狗眼看人低的理由,仅仅因为他兄妹二人穿着妆扮便如此看低于人,实在是让她这个前世从未吃过半点亏的性格起火。
容明却丝毫不以为意,显然是习惯了店主这样的态度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袋子,捏了捏,道:“粗盐。”
店主斜着眼睨他,道:“二十文。”
容明吃惊道:“上次来买,还是十八文,何以又涨价了?”
店主皱眉,越发不耐烦了:“哼,你这乡下小子定然是不知道如今云贵妃娘娘当宠,她的兄长云可久大人升任了盐铁使,第一件事便是涨了盐价?买不买?不买就出去!你不买,多的是人买!这还是粗盐,细盐可是要三十文一斤!”
容水心下思忖,短短不到半日的时间,就从两个人的口中听到“云贵妃”这个人了,看来这个这个女人应当是和历史上许多影响国家的妃子一样,听起来不像是什么贤惠的角儿啊。
容明无奈,道:“那好吧,给我称二斤。”
店主臭着一张脸刚预备进去称盐,忽然一个人也走了进来,道:“店主,精盐可还有?”
容水一看,是个束布斤作小厮妆扮的青年男子,穿的虽是短打,布料看起来却很不错,且精神奕奕,看起来平时不缺乏营养,想来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家丁吧。
店主一看他,毫不犹豫扔下容明兄妹二人,殷勤迎了上去,笑嘻嘻道:“原来是段小哥!有一阵时日不见,可想死我了,来来来,请进,我去给你沏壶茶。”
男子笑着摆手道:“谢店主好意,只是主家还有别的事务,就不叨扰了,还烦请店主把精盐称给我,我好早点回去。”
容明被店主晾在一旁,有些尴尬,低声唤了一句:“店主,我这盐…”
店主恍若未闻,继续和那男子交谈,容明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容水胸中更是窜起了火,这店主也忒嫌贫爱富了吧!
正当她想出言讽刺店主两句时,那个男子倒反注重到了这边的情况,对容明道:“这位可是要买盐?对不住,是我不该。”说着,对店主道:“既然那位朋友是先来的,那请店主还是先给他称了吧,我这边稍等一等,也不碍事的。”
店主听他这么说,只好进去先给容明称了两斤粗盐出来,送过来的时候满脸不悦,随便把草纸包着的一包东西粗鲁的扔到容明怀里,容明强撑着没发火,拿出那个叮当作响的袋子从里面掏出了铜钱递给了店长,拉着容水转身离开。
走了没几步,容水清楚的听到后面店主的唾弃声:“呸,穷鬼。”
容明置若罔闻,带着容水从容不迫走了出去。而容水则对店长嫌恶到了极点,她握紧了拳头,没有钱就要让人这般欺侮,那店长未免欺人太甚!她一定要想办法挣上大钱,以后来到这家店里,用钱砸死那恶心人的店长。
后来两人又打了些酱油和醋,一路上容明都没有说话,容水明白他嘴上不说脸上不现,其实心中着实也被气到了,不过无可奈何,只能隐忍罢了。
两人在经过一家饰品铺子时,容明低头对容水道:“二妹,进去看看吧。”
要是容水真的是个八岁的小女孩,可能会点头,但容水的心理年龄是个***,她在容明打醋时就看到了钱袋里已经没几个铜板了,期间容明还买了一碗茶水给容水解渴,自己却什么都没喝,嘴唇都起干皮了,原来剩着那几个铜板是想给她买头花。
容水心中再次涌上感动,她摇头道:“我不要,大哥买碗茶水喝吧。”
容明当然是拒绝,非要给容水买头花,两人正在推来推去时,忽然听到街中心传来一声尖叫:“啊!小偷!偷了我的钱!”

南山夕女欢田事小说在线阅读第17章

两人都转头去看,街上此时一片混乱,被偷的追着小偷开始跑,这时,斜刺里闪出一个人来,只见他放下手中的大包小包,一个回旋踢,小偷就被踹个正着,当场被踢飞出去三米远,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容水一眼就发现那个见义勇为的男子是盐店里碰到的那个,没想到他还是个练家子。他把小偷偷的钱袋抢了回来,还给了被偷的人,那人对他千恩万谢,他淡定摇摇头,便拎着那些包裹健步如飞的走开了。
“那不是黎家的家丁小段么!”容水回头,看到饰品店里的人说道。
“可不是,刚从我们这儿买了不少胭脂水粉回去呢。”
“他啊,真是要么仨月见不到一次,要么一次买仨月的份儿。哎,你们知道他说的黎家到底是在哪儿不?”
“这还真不知道,只知道他家有个少爷,你们说,那黎家定然阔气得很,要是能把我女儿嫁过去,可不是一桩美事?”
“得了吧,就你那满脸麻子的女儿,也想嫁给黎家的小少爷?你没看小段每次买东西都只拣着贵的买?”
“我女儿怎么满脸麻子了?我告诉你你再胡说八道我要打人了!”
容明见饰品铺的帮工自己先吵了起来,也不好带着容水进去,便跟容水保证下次一定给她买最漂亮的头花,带着她预备回家了。
容水自然对这些是无所谓的,她心里想着关于那个小段的事,首先他说的那个主家肯定是不缺钱的,可是那个仨月不出来一出来就买足仨月的份,这件事听起来有点可疑啊。而且一个家丁又不是护院,为何身手如此利落?
她想了一下,最后觉得终究不关她的事,也就作罢,转而烦恼怎么发家致富的问题来。
要怎么迅速的发财?在这个时代,只有两条出路,一个是致仕,一个是经商。
她一个女孩儿,自然是无法科考的,只能寄希望于她的二哥容卿了,可惜前期投入太多,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中,pass,那就只剩经商这条路了。
可她在集市上逛了这一圈儿,愣是没能发现什么超前的商机,普通的东西吧,这里也有的买,那些稀罕古怪的玩意儿,这里的人看样子也不是有钱的地方,恐怕也卖不出去。
容水思来想去,觉得既然集市上找不出什么来,那就另找出路,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的村子是三面环山,到时候去山上看看有什么发现吧。
其实她在前世做脑神经研究之前也学习过中药,她预备回去后到山上找找看有没有能卖的草药。
回程的路上他们就没那么好运了,只能靠两条腿走,走到后来,她还是没能坚持下去,被容明一路背回了家,容水心中暗想,我这具身体还是太瘦弱,以后要想办法弄点鸡蛋牛奶的东西来补补才行。
回家后李氏看着平安归来的容水这才松了口气,又赶紧给她洗去了脸上脏污,她这才又变回了那个白白嫩嫩的小萝莉。
很快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家境贫穷的容家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不外乎一些菜饼小米高粱饭,容水看着那猪食一样的食物倒尽了胃口,再加上高粱饭粗砾难以下咽,她吃了几口就借口不舒适放下了饭碗。
吃的也就罢了,前世习惯了独来独往的容水根本无法忍受和别人挤在一张床上同床共枕,可容家哪来一间独门独户的房子来给她睡?她只能跟容婉、荣小妹三人挤着睡,半夜因为没吃饱晚饭还饿醒了过来,偷偷起床去厨房看还剩了什么,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没有。
究竟在容家其他人看来,高粱饭再粗砾,可也能填饱肚子,是绝对不会剩饭的。
容水只好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走到院子里散心,抬头看到漫天繁星,如同一大把钻石洒在墨蓝色的天鹅绒上,银辉闪烁,美不胜收,可惜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她根本无暇去欣赏美景,满心怀念前世随便吃到饱的各种美食,心想真是受够了,她要赚大钱,她要住大房子,要一个人独占一间房,要吃好吃的!
第二天一大早她随便匆匆塞了几口小米饭后,就背了个篓子预备出门,被李氏一把拉住,问道:“阿水,你这是要去哪儿?”
容水道:“阿娘,我先前听那个上过私塾的柱子哥说过,久病卧床的话,就要多活动活动,身子才会好的快。我现在身子爽利了不少,所以想着去后山看看,顺便捡一点菌子回来吃。”
李氏听了,倒也没起疑心,只是叮嘱道:“后山你可以去,但你最多只能去到山腰那里,山顶上是万万不能去的,记住了没?”
容水点头乖巧道:“知道了。”
李氏这才放心,又叮嘱她在吃中饭前回来,给了她一张菜饼,放她出了门。
容水揣着菜饼开始往山上出发,心中布满雄心壮志,恨不得一进山就能发现一大片人参,那就轻轻松松发大财了。为了这个目的,她还偷偷把容婉那些用来扎头发的红绳拿了不少,想着免得要是真发现人参了,还能派的上用场。
容水要去的这座山在江城也算小有名气,叫凤鸣山,据说曾经有凤凰在此涅槃。有这个神话传说的加持,许多文人墨客游玩时便会喜欢来凤鸣山看看。
但自从一年前开始,凤鸣山却开始闹起了鬼,不论是文人墨客,还是猎户,只要去到山顶,就会碰到许多匪夷所思毛骨悚然的事情,回来后都吓破了胆,问他们到底碰到了什么,也只会说“有鬼”。自此类事件发生的越来越多后,凤鸣山闹鬼的传言也传遍了大江南北,从那以后,凤鸣山就冷清了不少,山顶更是无人涉足。
不过这些传言容水是不放在心上的,她可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秉持唯物主义精神的科学家,她才不信这世上真的有鬼。
不知不觉的,容水已经来到了山腰上方,一路上倒是捡了几个蘑菇,也发现了一些草药,但都是些没什么经济价值随处可见的草药,如车前草、薄荷一类的,采了也卖不上价格,让她不近有些沮丧。
她有些饿了,一面走着一面掏出那个菜饼,一口咬下去,牙差点没崩了,只好悻悻然的又收了起来,顺便在心里怀念蛋糕面包之类的柔软口感。

南山夕女欢田事小说全文已全本推荐

南山夕女欢田事小说全文已全本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