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别害我动心(佟桐宋辞笙)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别害我动心(佟桐宋辞笙)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别害我动心(佟桐宋辞笙)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2-11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身边的书迷朋友们都在追的一部高质量娱乐圈小说,别害我动心by君砚梨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宋辞笙没有回答他,他却又开了口,声音带了点嘲讽,“一向不会多管闲事的宋辞笙,总该不会因为一支钢笔就去找那个女人吧。”

别害我动心小说简介

宋辞笙没有回答他,他却又开了口,声音带了点嘲讽,“一向不会多管闲事的宋辞笙,总该不会因为一支钢笔就去找那个女人吧。”
宋辞笙终于停下脚步,“你想做什么?”
他皱着眉不悦地看着宋颂,对方却是带着微笑的,复杂的目光相织,宋辞笙这才想起,在某一意义上,他们还是敌人。

别害我动心(佟桐宋辞笙)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宋辞笙猛然站起身来,他双手插兜,眼神阴鸷地看向地面。
“好玩吗,宋辞笙?”宋颂问。
他慢慢地抬起头来,触及到宋颂半认真半玩味的眼神,不由分说地迈动长腿往外走。
“哎,你去哪?”
宋辞笙没有回答他,他却又开了口,声音带了点嘲讽,“一向不会多管闲事的宋辞笙,总该不会因为一支钢笔就去找那个女人吧。”
宋辞笙终于停下脚步,“你想做什么?”
他皱着眉不悦地看着宋颂,对方却是带着微笑的,复杂的目光相织,宋辞笙这才想起,在某一意义上,他们还是敌人。
宋颂嘴角弯起,朝他走了两步,嗓音轻柔,“我最亲爱的哥哥,你说我能做什么?”
那一双清亮的眼睛,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的样子的?宋辞笙眼里掀起波澜,却又在顷刻间恢复平静,他绕过宋颂走向门口,手在触及玻璃门的时候,脸忽而侧了侧,“请你适可而止。”
在门关上的时候,宋颂才反应过来,却是立即自得地笑了。
他还是第一次听他高傲的哥哥请求他,假如这算得上请求而不是威胁的话。
宋辞笙走出休息室,他拿出手机时却忽然看见佟桐发来一条消息。
“宋老师,你的钢笔我已经找人修好啦,现在给你送过来(*∩_∩*)。”
那个颜文字让他有些微的失神,他点开输入框,打下一行字却又一个一个地删掉。
假如他现在告诉她,那不过是一支普通的钢笔,她会不会失望,会不会难过?
那些一闪而过的诡异的想法让宋辞笙心烦意乱,他觉得自己是着了魔,正不知道如何回复,薛畅发来的消息拯救了他。
宋辞笙看完,告诉薛畅直接将文件送到休息室,接着往楼下走,到了一处无人的走廊,忽然闻声了薛畅的声音。
“你现在跟宋总是什么关系?”
“我跟他还能有什么关系?”她连朋友都不敢说。
宋辞笙脚步微顿,他闻声了佟桐掩饰的声音。他向来不是一个喜欢偷听的人,转身的时候却又听到身后的人又开了口——
“那你还在追他?”
沉默了一会儿,佟桐才装作大大方方的样子,“当年让你帮我递了那么多情书都石沉大海,现在哪还敢追。更何况,我只把他当偶像,以前分不清崇拜和爱情的区别才会做那些事。”
她不是不敢啊,宋辞笙一直是她追逐的目标,她只是想将那段自导自演的戏掩饰成自己的年少无知做出来的小事。不知道是为了欺骗眼前的人,还是为了欺骗自己。
宋辞笙不知道她话里的真假,似乎也不在乎,走回休息室时,宋颂已经离开了。他坐在沙发上,在薛畅敲门进来送完文件之后,宋辞笙忽然开口说道,“情书呢?”
薛畅的表情忽然变得慌乱,却还是强装镇静,“宋总,你在说什么呢?”
宋辞笙抬起头,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让她感到莫名的寒意,“我不喜欢下属骗我。明天办公室桌上,要么是我想要的东西,要么是你的辞职信。”
薛畅瞪大了眼睛,她知道自己瞒不过面前的男人。她手紧紧地抓着衣角,多年的不甘充斥在心底,她犹豫片刻终究还是问,“你不是从来不会接受她们的心意么?为什么换成佟桐就不一样了?”
宋辞笙呼吸一窒。按理来说,向来理智的宋辞笙不会在意那些东西,可那个时候,他确确实实像是变了一个人,只是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行事,完全没有考虑其他。
很久以后他才明白,那是因为,她是佟桐,从少年就开始追逐他的佟桐,所以她不一样。
假如是别人,纵然几分深情,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命运的某个节点一旦改变,就会走向不同的方向。早就在某个地方,哪怕只是一个想法的改变,未来的轨迹也悄然地改动着。
宋辞笙已经不想跟薛畅多说,“我接受不接受和收不收到是两回事。”
他并不在乎佟桐在信里写了什么,只是在乎这种被欺骗的感觉。
薛畅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挺拔的站姿,不知想到了什么鼻头顿时一酸,她以为他是铁石心肠,所以没关系,她只要默默陪在他身边就好了,他总会回过头看到付出许多的自己。可是有一天,他的表情会因为另一个人松动,这才是最让她害怕和不甘心的。
“我的电话,是你给她的?”
明明是个问句,却又含着笃定,似乎带着质问的气息,似乎又没有。
薛畅没想到他能知道这些,她当时确实给了佟桐电话,但是并不是出于好心。她是知道宋辞笙最不喜欢别人打搅他才给的,她这么做也不害怕,只是没想到这么小的事情、这么久的时间,竟然还能被翻出来。
她咬唇道,“我都记不清了。”
宋辞笙听了这话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没再追问,只是轻声道,“我也记不清了。”
生命里的众多人,都像流水一样去过了无痕。
“你出去吧。”他冷淡地说,左右不过一件小事。
薛畅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打开门之后望见门外候了很久的佟桐。
后者本来靠在墙上,闻声开门声立马直起身子,她看见薛畅眼眶有些红,佟桐低下眼睛不好多问,她猜想或许是里面的宋辞笙心情不好吧。
等薛畅走了,她才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一声“请进”,她屏住呼吸走了进去。
宋辞笙正低着头看着什么。
她拿出用盒子装得好好的钢笔递到他面前,“修好了。”
宋辞笙眼神一顿,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望面前的人,她眼睛亮闪闪的,脸上还带着几丝隐隐的欣喜。宋辞笙接过,打开盒子看了一眼。
“随便编造的一句话都信,还是为了一个不喜欢她的人。她恐怕不知道,那个人有多冷血。”
他脑海里忽然闪现这么一句话,惹得胸口一窒,抬头却看见她满含期待的表情。
“谢谢。”宋辞笙关上盒子,“这确实是我很重要的东西”
不知道出于什么,最后他还是没说出宋颂戏弄了她。
“没有,很轻易就修好了呀。”佟桐假装不在意地说,“我该说抱歉的,究竟是我弄坏的。对不起啊。”
宋辞笙的眼神顿在她喜悦的表情上,有几丝失神,他知道自己从来是铁石心肠,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不留情面,可为什么她还能拼命地往自己身边靠呢?
她不会痛的么?
佟桐见她不说话,将纸袋子放在一旁,“宋老师,我走了。”
她走到门边上,手刚触及把手,身后仿佛浸了冰水的声音传来,“是因为喜欢我吗?”
佟桐一愣,继而心快要跳到了嗓子眼,她没想过宋辞笙会这么直白,很久之后,她的心才感到了一阵钝疼,他说的那番话像是在撕裂她的心,纵然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局。
可她早已经是成年人,再也不会像当年那样自卑地连靠近都不敢,“我确实是喜欢你,可弄坏了任何人的东西我都会赔的,不止是因为你。”
宋辞笙呼吸一窒,他抬头就看见了她十分坦然的目光,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地承认。他皱了皱眉,“别喜欢我了。”
像是拜托她什么事似的。
佟桐看向他,笑得有几分嘲讽又有几分俏皮,“我对你的喜欢,又不是男女感情的喜欢。我只是崇拜你,想要做和你一样优秀的人。”
想跟他并肩,也看看他眼里的风景。
宋辞笙并没有什么兴致了解她的伟大理想,他的嗓音没有温度,“但愿如此。”
佟桐笑收敛了几分,哪怕她再习惯,听到他那些话还是很难受。她并不是一个刀枪不入的人啊,她脸上摆出僵硬的笑,随即看着他的眼睛说,“宋老师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我不值得。”
她脚步一顿,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说,“你值得,比任何人都值得。”
佟桐刚打开门就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吸气。
她话语中的坚定,就像是那次醉酒在电话里说得一模一样,如今更是清楚地响在他耳边。
他值得?宋辞笙嘲讽地笑了起来,她懂什么?
全部人都喜欢他表面的优秀,渴望成为他喜欢的人,渴望他的眼神只放在一个人身上,渴望他“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骨子里的冷血和怯弱。
他全部的骄傲,都只不过是强行堆起来的高墙,那座高墙护了他很多年。那里面藏着的孤独和卑微,没有一个人知晓。
他并没有爱一个人的能力,也不配被喜欢。不管是佟桐还是阮友烟。
宋辞笙就像是一个刺猬,只会把自己锋利的刺对着别人,永远不会展现自己的内心给别人看。靠近他的人,不会窥探到他的内心,反而越是往里面闯越是受伤。
很多人都想要了解他,靠近他,然而在受了伤之后只会选择放弃或是等待他敞喜悦扉,只有佟桐不管不顾地往里闯。即便是受了伤,依旧会笑得那么灿烂。
聪明的人就该知难而退。
他压制住自己心里异样的情绪,而后往后一仰冷笑了起来。

别害我动心by君砚梨小说在线阅读

从宋辞笙休息室里出来之后,佟桐很难过,她只是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自尊,可宋辞笙似乎识破了,她掩去眼角的水光,一抬头却发现薛畅没有走。
“学姐你……”
“以后不要再叫我学姐了。”
佟桐眼睛转了转,有些不明所以。
薛畅的脸色很不好,但还是牵强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会增加我们的距离感。”
“哦。”佟桐点点头。
“刚才宋总跟你说什么了吗?”薛畅的眼神带着试探。
佟桐眸色一暗,她想到刚才他说的那句话心里还有些抽痛,却还是勉强笑着,“我们就谈了一点关于剧本的事。”
两人说着说着就并肩走了起来,薛畅说,“宋总……不好亲近吧。”
“习惯了。”她笑着。
“说真的。”薛畅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也只有阮友烟能入得了宋总的眼。”
佟桐还未痊愈的心脏再一次受到重创,她苦笑着说,“是吗?”
“是啊。”薛畅装作不经意地说,“宋总最喜欢和最扶持的人,就是阮友烟了。”
“哦。”
佟桐假装不在意,低着头眼泪差点滚落下来。
薛畅假装察觉不到她的难过,“说起来宋总和阮友烟挺配的,你觉得呢?”
佟桐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冻住了,她先是脸色苍白地笑了笑,而后仓皇转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去宾馆的路不远,佟桐却艰难地像是走过了一个世界。
她心里纵然知道得清清楚楚,却还是忍不住心痛,先前面对宋辞笙的那种淡然,在一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甚至对于第二天要在剧组和宋辞笙对戏这件事,佟桐内心也产生了一些抗拒。
然而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第二天在片场里碰到宋辞笙时,佟桐的眼神多了一些闪躲。
宋辞笙心情有些莫名地沉重,但又觉得庆幸,他希望佟桐很快忘记自己。他无法给她想要的生活,事实上,他自己的人生都是一团糟。
佟桐不知道他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她已经将那件事摒弃到脑后,专心地预备今天的戏份。
拍完戏之后有记者来探班,宋辞笙话少,身边围的人却最多。几个娱乐记者从他嘴里撬不出来话,只好跑到其他人面前,问的还是关于宋辞笙的问题。
佟桐当然不可幸免。
“你觉得宋辞笙难相处吗?”
她拿着话筒,偏头看了宋辞笙一眼,斟酌着说,“宋老师只是比较内敛而已,他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演员。”
“那宋辞笙是你的理想型吗?”
这什么问题……佟桐勉强维持笑脸,“我欣赏他的才华,把他当成老师一样尊敬。”
宋辞笙看了她半晌,内心深处最私密的空间似乎被撬开了一角。很多人说过他高冷、不近人情,他也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在意别人的评价。可现在才知道,他并不是完全不在意别人的评价。
记者走之后大家继续拍戏。
接下来这场戏是谭碧弱在逃跑的时候被箭射中从马背上摔下来。工作人员在佟桐的身上绑好威亚,她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客串的马儿。
安全措施都预备就绪之后,佟桐骑在马上,在导演说开始之后,佟桐就开始骑着马“逃跑”。真正重头戏在后面,谭碧弱回头望了一眼,数支箭破风而来,她不慎中箭,摔下马匹。
佟桐做好了预备,没想到在箭支射过来的时候马忽然受了惊,前蹄一个跃起,佟桐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仰。虽然吊着威亚,佟桐最后还是直直地摔在了地上,半天缓不过神来。
直到最后,全部人都围在了她身边,她才咬着唇,面容扭曲,泪花一簇簇地不受控制地冒出来。
大家一起将佟桐扶起来,小苏将羽绒服盖在她身上,而后抱住她,“没事吧。”
“我没事。”佟桐捂着脸,感觉后面动都动不了,仍然说,“还能再拍,不耽误的。”
“没事?你这叫没事?”宋辞笙眉头紧皱,唇抿成一条直线,“现在就去医院看看。”
小苏也说,“对啊,桐姐,你这腰椎不是有点***病么?”
“真没事。”
宋辞笙见她眼角的泪水止都止不住,心里不禁有点生气,他不懂佟桐怎么那么会逞强,冷冷地说,“你是不是很喜欢自我感动?”
佟桐本来就因为昨天的事情难过,这被他一吼一下子眼泪流得更凶了,或许在宋辞笙眼里,她一直是在自我感动吧。
她嗓音很轻,仿佛在跟谁赌气似的,“对啊,我就是自我感动,又没想要感动你。”
宋辞笙的心被小小地撕扯了一下,他转而对小苏说,“带她去医院,出了什么事剧组担不起。”
他天生就像一个领导者,让人忍不住服从他的话,小苏听了立马应了一声,“哦。”
她拿出打给司机,过了一会儿脸上却露出为难的神色,“司机临时有事。”
宋辞笙刚想做些什么,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哎呀,那不正好该我出场了吗?”
一听这声音佟桐就知道是谁,戏精的人生处处都是舞台。
宋颂笑嘻嘻地从宋辞笙身后冒出来,“来来来,我送你们去医院。”
宋辞笙心里有种不安,他一把扯过宋颂,眼神阴鸷,语气含着嘲讽,“你是我经纪人,送她去医院算是什么意思?”
宋颂笑了笑,他凑到宋辞笙耳边,嗓音很轻,“我不是看你,挺担心的嘛。”
“别自以为是。”
他拍着宋辞笙的肩膀,嘴角慢慢地勾起,“我这是在帮你,你还不乐意啊?”
宋颂说完,转而走到佟桐面前,“走啊,整个剧组就我最闲,而且我车也闲,佟小姐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佟桐也不得不同意了,“那谢谢你了。”
“不必谢我。”宋颂扭头冲宋辞笙摆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佟桐没注重到宋颂希奇的表情,她疼得受不了,工作人员将她身上的威亚全都解开,在小苏的搀扶下,她才勉强站了起来。
宋颂见她走路似乎有些困难,于是理所应当地说,“我车子还在那边,我还是抱你去吧。”
听到宋颂稀松平常的语气,佟桐有些惊恐,她不停地摆手,“不用,我能走过去。”
宋颂却不听,执意要走过来抱她,佟桐刚想着怎么拒绝,高大的宋辞笙忽然将宋颂拽到一旁,不由分说地走到她身边将她抱了起来。
粗壮的手臂横在她腿上和背上,佟桐感觉自己浑身都发烧起来,一直被他抱了好一段距离,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心都快从胸膛里跳出来。
佟桐静静地抬起头,他的轮廓在逆光下镀上一层白,像是从天而降的神祇,让人恍惚想到当初见他时他高高在上的模样。
那时她刚入校,去参加学生会的第三轮面试,而宋辞笙当年早已是学生会主席。
佟桐本来就紧张,更何况再对上宋辞笙,手心都冒汗了。她心理素质差,最后在学长学姐的逼问下直接哭了出来。
宋辞笙全程没说一句话,走到一旁端了一杯热水放进她手里。
热气熏在她脸上,她抬头,心里似乎有一颗花芽冒出来,它慢慢地生长、慢慢地生长,终于在多年之后冲破她的胸膛。
她有些别扭地说,“谢谢你。”
“宋颂性子一点也不沉稳,我怕他再摔着你,剧组的进程耽误不得。”
他含着私心,可是一开口却给人一种公式化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佟桐闷闷地回答了一声。
她企图从他的行为里找到一丝他喜欢自己的痕迹,但是很遗憾,他总是不给她机会。
可是佟桐还是很喜悦,这总能说明她有那么一点非凡,哪怕是那么一点点也好,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
宋颂和小苏不一会儿跟了上来。
宋颂一边打开车门一边抱怨,“真不厚道,都不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
这个表现换成表演毫无违和感。
宋辞笙轻轻把佟桐放进去,而后起身将车门关上,佟桐坐在里面,她抬头看见宋辞笙似乎跟宋颂说了什么,但是声音很小很难闻声。
过了一会儿宋颂坐进来,一边起步一边说,“有什么了不起。”
佟桐噗嗤笑了一声,在意识到宋颂投过来的视线时,她收敛了一下。
不一会儿到了医院,佟桐拿出口罩戴上,宋颂绕到后面预备抱她,被她及时阻止了,“我能走。”
“你刚刚不还不能走吗?”
佟桐皱眉,她强调道,“我刚刚可没说我不能走。”
这明明是宋颂脑补的。
“你这样就不对了,我哥抱你就行,我抱你就不行?”
佟桐哭笑不得,她又不是芭比娃娃,“真不用了。”
“你不让我抱信不信我喊一嗓子让大家都知道你在这?”宋颂很自得地看着她。
佟桐笑了笑,“你还是担心自己吧,我假如喊一嗓子,你才是真的走不掉。”
他和宋辞笙乍一看还是很像的,假如他戴口罩更轻易被错认。
宋颂摸了摸自己的脸,“真是的,都怪宋辞笙非要长得跟我一样。”
佟桐:“……”
最后宋颂终于没再作妖,他带着佟桐去挂了号。
佟桐坐在一边排队,宋颂则在一旁玩手机,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也不避讳,就坐在旁边接了起来。
“爷爷过生日?”他很不耐烦,“你让我去干嘛啊?”
那头说了一通之后,宋颂极其敷衍地点点头,“行,去。去。”
在他庆幸自己结束这通电话时,忽然感觉到身旁有一束希奇的视线。宋颂扭过头,恰好撞上佟桐皮笑肉不笑的脸。
“你爷爷过生日啊?”
宋颂一时没反应过来,“对啊,怎么?你要陪我去?”
“呵呵。”佟桐冷笑了一声,她脑海里此刻出现出三个字——妈卖批。

别害我动心小说推荐

别害我动心by君砚梨小说在线阅读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