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水容夙雪)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水容夙雪)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水容夙雪)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最新上线的一部小说《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出乎意料的好看,很适合喜欢看穿越言情小说的读者。主要讲述了这一惊人的发现, 令水容慌乱无比。她下意识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撩起披着的宽松白袍,愣愣地看着自己已发生巨变的身体。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小说简介

不等水容询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夙雪已转过身来, 手上还端着一个药碗。
“雪师姐, 我这是……?”
拿薄被裹好自己,缩到床铺里侧, 喃喃问出这句话时,不知为何,水容莫名有种内心被看破的感觉。她的身体长大了,这又是脱离小说原文的新设定,长大意味着身体构造和思想的双重转变, 这就导致了一个尴尬时期的出现。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水容夙雪)第25章免费全文阅读

这一惊人的发现, 令水容慌乱无比。她下意识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撩起披着的宽松白袍,愣愣地看着自己已发生巨变的身体。
体内的情况尚不清楚,外表不单是手, 整个身体从上到下,均已变成了十六岁左右的少女模样。
甚至连她的平板也有了起伏。
不等水容询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夙雪已转过身来, 手上还端着一个药碗。
“雪师姐, 我这是……?”
拿薄被裹好自己,缩到床铺里侧, 喃喃问出这句话时,不知为何,水容莫名有种内心被看破的感觉。她的身体长大了,这又是脱离小说原文的新设定,长大意味着身体构造和思想的双重转变, 这就导致了一个尴尬时期的出现。
身体的成长, 或许可以用采撷灵力的后遗症来解释, 可思维方式怎么办?要是继续装出孩童的性格, 连水容自己都感觉很别扭,但思想的转变, 由幼稚到成熟又需要经历许多事,并非一朝一夕即可速成, 少说也要三四年。
虽然她的内心不是小孩子, 然而在夙雪和腾瑶宫的修真者面前, 总不可能表现得太不像个孩子吧……
脑中飘过诸多念头时,她的嘴里忽然被塞进了一根盛药的木勺。药呈糊状,平台的瞬间,苦涩让水容浑身一激灵。大概是怕她吃不下,药里还特意拌了些蜂蜜,苦中带甜。
给她喂下这勺药,夙雪才开口解释:“你莫要怕,我们阴幽魔修的体质有些非凡,正常的孩童,年及十二岁,便可现出***的外貌,但这也与魔修的灵根有关。”
将苦药咽下,水容诧异地看着她:“雪师姐的意思是……我到了十二岁,可外貌还是孩子的样子,其实是灵根的原因吗?”
“我不曾接触过纯水灵根的魔修,只是从母亲那里听说过,纯水灵根的魔修,放眼整个修真界亦是罕见的存在。”夙雪微微点头,又舀了一勺药送到她嘴边,“据说,纯水灵根会和我们体内的阴幽之息相冲,形成束缚,可能会令该灵根魔修的发育停滞。你现在变成如此,或许是在采撷灵力时,我的木灵力击破了你体内的束缚。”
她给水容看了手中碗里棕黄色的糊状药物:“这是我依照母亲留下的药方调的药,用以稳定你体内的阴幽之息。你虽凝出了阴幽珠,可你的修为境界还有些低,尚不能将发育时溢出的阴幽之力全部收纳到珠子里。”
听完解释,水容暂时松了一口气。看来雪师姐的好感度没有白刷,哪怕睡一觉就长大这件事,会让她被其他人当做怪物看,只要雪师姐还待她如初,她就心满足足了。
可一想到夙雪待自己好,她猛然间回想起了陷入昏睡前发生的事。
红帐雪肌,温软幽香。
采撷灵力时发生的一切,应该已经被坐在幻境外的千灼看了个真切。在那之后夙雪又是怎么回到荡云峰的?有没有挨十五道天雷?
念及此,水容不由得问了出来:“雪师姐,师父有没有再罚你?”
夙雪喂药的动作一顿。见水容正担忧地望向自己,她摇头道:“没有,倒是师父道歉了。她只是想让我对元神出窍一事认错,却不曾想到,你我当真会进行采撷灵力一事……”
提及采撷灵力,怕水容误会师父,她轻咳一声,“你不必担心此事会外传,师父亦是女性,又是我们剑宗的掌门,平日里虽不近人情,但待人处事并无恶意。”
其实水容知道千灼本性不坏,只不过她对千灼的了解仅停留在小说原文的描述里,与亲身体验一番相比,对这个角色的直观感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不过回想采撷灵力一事,水容忽然想起了先前听过的门规。
“门规第一百八十三条,不得行不伦不义之事。违者,受雷击五百道,放逐至朔方。”
在云雨楼筑基成功后,夙雪沉下声音,一脸严厉地将一百八十三条门规告诉过她。“不伦”,便是不符合伦理道德的事。纵然修真界的世界观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可同性之间的二三事……
谁又分得明白?
她出神之际,嘴巴仍配合着夙雪,把一大碗药糊都吃了。咽下最后一口药,水容偷偷看了坐在自己身旁的雪师姐一眼,想起她拥着自己时、让自己倍感舒适的温软,莫名感觉自己脸上烫了起来。
她赶紧侧过头,拍了拍脸。
不行……不能乱想!雪师姐是个正经人,往那方面想,简直是在欺侮她的一切好意。
她的动作自然引起了夙雪的讶异:“你的脸怎么了?”
“我……我感觉这张新脸的肉质真……真耐拍啊!”
水容感觉,她已经慌乱到语无伦次了,连搪塞的好理由都找不到。
偏偏这时,喜欢皮一下的系统还在她脑中优哉游哉地道:“宿主,请冷静,暂时不要让你的雪师姐看出来哟~”
“暂时”又是几个意思啊!
夙雪却是勾着嘴角笑起来,伸手盖住她的手背:“应该是饿了,连肉质都说得出口。”
她不提倒罢,一提,水容也觉得自己是该吃些东西了。究竟一睡就是三天,按小说的套路来说,陷入昏睡的主角一般只会被人喂些水和药,极少有被喂食物的情况。
水容动了动身体,酥软还没有消除,只怕走不到杏林堂的食堂吃东西,便朝夙雪投去为难的目光:“我可能还下不了床……”
“估摸你今日会醒,我做了些小点心,你先垫垫饥。”夙雪放下药碗,空着的手里忽然变出一个食盒,“还想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做来。”
水容摇摇头,道了谢接过食盒,小心地打开来看。但见精致的食盒内叠着五块大小适中的圆饼,仔细一嗅,糕饼独有的清甜中,还带着淡淡的灵酒醇香。
“是酒酿饼吗?”水容下意识脱口问出,又惊又喜地捏起一块,一口咬下去,发觉里面还有红豆馅。饼皮酥软而不腻,伴着红豆的香甜,又有灵酒的沁人清香在舌尖打转。
夙雪一怔:“酒酿饼?”而后摇了摇头,自己也有些茫然,“这是我们雪狐一族的日常点心,我单是记得它的做法,却忘了它的名字。”
感觉她的语气有些落寞,水容抹了抹嘴,轻声回答:“没事的,雪师姐愿意给它起什么名字,我跟着叫就是了。”而后笑嘻嘻地递了一块新的糕饼到她嘴边,“点心很好吃,雪师姐也来一块!”
小说原文里,夙雪也不止一次给女主做过这种糕饼。忘了名字并非是夙雪记性不好,而是因为往事太惨烈,惨烈到她拼命想要将之忘却,将关于雪狐一族的一切美妙记忆忘尽。
夙雪没有吃,而是不假思考道:“既然如此,你称它为‘酒酿饼’,我也这么称它好了。这是做给你吃的,不必给我。”
见水容仍举着酒酿饼不动,夙雪才凑过去,在饼上轻轻咬了一口。
看到酒酿饼只缺了一个小角,水容扑哧笑出声:“雪师姐,甜甜的豆沙都在里面呢,咬一大口可好?”
夙雪沉默了片刻,嗯了一声,张口咬去一半,柳眉微蹙。
许久不曾做这种精致的糕饼,平台的滋味,远不及以往那样香甜。作为稳定体内灵力的回报,她既然已决定要好好照顾小师妹,厨艺上理当精益求精才是。
然而水容却吃得很喜悦,和刚穿越过来那会儿一样,她把食盒中的糕饼吃得一干二净,连饼屑也没有放过。
她刚将糕饼吃尽,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不多时,玉谙便拎着自己的酒葫芦出现在二人视线中,一进门就压低声音道:“雪师姐我跟你说,丹宗内门也有新的记名弟子了,八成是挑了咱们剑宗这个空档……咦,小师妹醒了?”
未等夙雪回应,玉谙已惊异地凑到水容面前,捏住她的下巴往返瞧了几眼,又在她的平板上轻拍两下,捉起她的手笑道:“虽然还是瘦,但发育得不错啊!”
“玉谙。”
道出玉谙的名字时,夙雪竟是冷冷瞪了她一眼:“小师妹才醒来,你莫要吓着她。”
“知道啦知道啦,我怎么敢吓雪师姐的宝贝~”玉谙抿着嘴,马上放过了水容,扑闪着睫毛给她递了个眼神,而后转向恢复冷气逼人状态的夙雪,示意她借一步说话。
夙雪拿过食盒,将它放到灶台上,对水容微微点头后,随玉谙一同走到弟子居外。
等远离弟子居,玉谙才抛出了自己的问题:“师父和宫主那边的说辞,不知雪师姐可有想好?”
“师门不排斥魔修,实话实说便是。”
“那小师妹要怎么面对来自同门的异样目光呢?”玉谙紧跟着又问,“别忘了你那几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又是魔修,又是内门的记名弟子,少不了要招人眼红和非议!从前光听你随口说说,我就觉得这种生活够艰难了。”
可夙雪却摇着头,声音含笑:“不一样。”不一样。
那时她只是孤身一人,唯一陪伴她的玉谙尚未入门。
可水容不是。
水容身边还有她在,假如不出意外,她一直都会在。年纪这般小的阴幽魔修,很难独安闲修真界活下去,既然她已决定要护她,便要护到底。
闻言,玉谙先是一怔,而后明白了她的意思,也跟着笑起来。
“也是,当年我刚来剑宗内门,你都把我护得跟个宝似的,小师妹又是阴幽的人,你肯定会把她护得更好。”
笑完,玉谙继续道,“那你先留心一下丹宗新来的记名弟子。我才从破刃峰回来,从几个嘴巴不牢的弟子那里听说的,新来的记名弟子似乎认得水容,还扬言要给水容下绊子。”
这话令夙雪一惊。她白牙轻咬,冷冷挤出一字:“谁?”
“嘉武城,东篱袖。”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小说在线阅读第26章

又在床上躺了半日, 加以夙雪的灵力进行辅助,水容的身体才从酥软的状态恢复过来。
她的身体长大了一圈,原来的弟子服不能穿了,新的弟子服还在制作, 便穿了夙雪的旧衣服,拄着点柳杖,慢慢在弟子居旁的竹林小径上走动。
听玉谙说, 腾瑶宫宫主将于两天后的辰时, 在抚云仙山主峰召开纳新大典动员大会。届时,腾瑶宫上下但凡突破灵寂期的弟子, 都必须到场,除非外出执行任务,不得以任何理由缺席。
水容最不喜欢拖人后腿,趁着动员大会还有些时间,她便抓紧时间适应起新的身体来。
点柳杖轻叩小径, 笃笃声不断地响在紧跟着的夙雪耳中。
休息时, 水容接过夙雪递来的酒葫芦, 拔开木塞仰头便喝。夙雪不在的那八天内, 她竟是喝惯了“问寒宵”。
其实夙雪在得知玉谙竟然给她喝酒时,还是冷静脸把玉谙训过一通。但看水容对自己酿的灵酒并不排斥, 加之她身体的变化,几经考虑, 夙雪便默许了玉谙“教小师妹学会喝酒”的想法。
盘膝打坐消化酒劲时, 水容将自己惦记半天的疑问抛了出来:“雪师姐, 东篱袖为什么会忽然拜入我们师门?她是冲我来的吗?”
“那天在溪水村遭遇的鼎炉猎人,你可还记得?”夙雪并未马上回答,而是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想到自己被五个鼎炉猎人围攻,水容浑身一激灵,点了点头。
“还在嘉武城时,我向云雨楼主人询问过此事。”夙雪继续道,“回归师门后,我特意去问过一些从嘉武城来的弟子,依稀猜得,最近出现的鼎炉猎人几乎都来自东篱世家。”
这话,让水容忽然记起了胭姐姐说过的事。
东篱袖在血川妖谷外围得到过一枚忘貘卵。而忘貘在幼年期时,需要吸收大量的灵力进行成长。加之东篱世家的家底并不厚,只能通过雇佣鼎炉猎人来提供大量灵力。
但鼎炉猎人又恰恰是众多修真者厌恶的对象,要是折损了大批鼎炉猎人,东篱家不但无法回收灵力,还会因为肆意残害凡人,成为其他修真者势力的讨伐对象。
“鼎炉猎人只能提供一时的灵力,但这终究不是长远之计。”说话时,夙雪不禁看向丹宗内门所在的山头,“忘貘脱离幼年期,通常需要六十年的时间。东篱家既然只是个小世家,只能寻找人形鼎炉的代替物饲喂忘貘。”
她顿了顿,神情变得严厉起来:“比如,高阶的灵丹;再比如,普通修真者的精神力。扬言要给你下绊子,或许只是转移他人的注重力罢了。”
听罢,水容心中的疑云渐渐散开。
声东击西的道理,她懂。但正是因此,她又忍不住问道:“既然连我们都能想到,丹宗掌门应该也考虑过这些事吧?为什么还是答应东篱袖入门啊?”
得知过两天要开全师门的动员大会后,水容就将夙雪交给自己的师门常识灵笺看了几遍。
腾瑶宫有剑、符、丹三宗,目前师门内大部分的记名弟子都是拜入剑宗门下,待纳新大典时筛选一批,或收入外门作为抚云仙山的护山修士,或因为境界不够,而被直接赶出师门,再去投奔其他的修真者势力。
而符宗只收金丹期及以上的修真者,入门后以修习和研发符术为业。至于丹宗的入门条件,除了修真者的境界必须达到元婴期,家底足够承担练习时所需的丹炉和药材费用,连对灵根的纯度也有严格要求。
从近百年的统计来看,丹宗是有钱的修真者才能呆的地方。而因为入门条件苛刻,丹宗已经有十一年不曾收过新的内门弟子。
夙雪叹了口气:“具体原因暂时还不知。但东篱袖既是上古灵兽忘貘的持有者,本身的境界又已步入出窍初期,还是纯火灵根,单凭这几点,便可让丹宗掌门动心了。不过……”
水容看她对自己伸出手,下一秒,她的脸便挨了夙雪轻轻一揪:“记名内门弟子,终究还是记名弟子。无论是凭意外也好、关系也罢,通不过纳新大典的考核,照样要被赶出腾瑶宫。”
后半句话,她硬是没有说出口。丹宗近百年来收的弟子数量最少,但每五年上交的灵石却是剑宗的十余倍。东篱世家虽小,可家底多少还是有一些,或许丹宗只是将东篱袖当做临时的摇钱树罢了。
夙雪的本意,其实是为了让水容安心,但水容听罢却陷入了沉默。
她又何尝不是靠捷径入了剑宗内门、成了记名弟子。况且她还未正式拜入腾瑶宫前,就被告知自己一旦入门,必将成为祸端。
她不知夙雪对剑宗掌门说过什么话,才让她得以顺利拜入腾瑶宫,拿到内门弟子才有资格持有的八灵剑之一,但这个预言一直被她记在心里。明年的纳新大典,或许正是一个将她淘汰掉的好机会。
所幸的是,她还有一整年的时间为纳新大典做预备。
见她听完自己的话后,便低着头沉默不语,夙雪心中一惊,还以为是自己揪疼了她,忙松开手,揉了揉她的脸:“水容?”
水容自觉出神,便暂时将自己的念头抛在脑后,摇着头接过她的话:“说是这么说,我还是担心她会找我们麻烦呀……”
假如要声东击西,东篱袖必定要找一件足够闹得师门鸡犬不宁的事,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真正目的。既然她一来就扬言要下绊子,水容便觉得自己还得和此人斗智斗勇好一段时间。
她不可能一直窝在荡云峰不出去。在接受千灼师父为期十天的一对一基础剑诀和心法教学后,依照腾瑶宫的规定,她必须离开荡云峰,前往破刃峰,和其他的剑宗记名弟子一同演武习剑。
而破刃峰的演武场,距离丹宗的杏林堂又是相当近,加之水容几人通常会直接在杏林堂的食堂解决午饭,免不了要碰到这位新来的丹宗记名弟子。
水容不太愿意考虑人际交往方面的事,想不到有效的解决方法,便不再多想,又往口中灌了一口灵酒,预备站起来继续走一段。
“在嘉武城,冲撞的东篱家看管的人是我。”夙雪却忽然说道,“在那之后,纵使经历了东篱袖的亲自追杀,可对方应该连我们的具体身份都不会知晓。”
“不管是谁告的密,现在对方仅知道,自己是被一个名为‘水容’的孩子轻慢了。”夙雪继续分析道,“碰巧,东篱袖又在记名弟子处,得知前些时日来了个同名的孩子,至于这个孩子身边跟着的狐面女,因为在腾瑶宫里暂时找不到对应者,加之听说这个孩子来路不明、似乎没有什么背景,所以她只扬言要给‘水容’下绊子。”
听到她几度提到自己的名字,水容用点柳杖支撑身体站起来,讶异地看着她。
“然而,当时你我出门,你穿的并非腾瑶宫弟子服,我亦不是腾瑶宫的夙雪。”一双手很自然地扶过她的肩,夙雪的声音在她耳旁一句句落下,“即便东篱袖知道,‘轻慢’她的两个姑娘当中,有一人名为‘水容’,可当时的水容是个连还手之力也无的孩子,并非如今已经长大的内门弟子水容。”
闻言,水容眼前一亮:“雪师姐的意思是……”
“只要让东篱袖坚信,你与她当天追杀的‘水容’只不过是同名,亦与那位‘水容’是截然不同的两人,她便不会拿那天的事来寻你麻烦。”她的目光移向夙雪,只见对方笑得像一只狡黠的狐,“外在气质冷厉如剑,乃是我剑宗内门弟子的特色。你既已有本命灵剑,我便可以教你如何将剑意外放了。”
……
针对可能到来的麻烦,夙雪提出的解决办法非常简单,一个字,演!
既然这位“袖莲上仙”喜欢乱扣帽子,那她们自然要将剑宗特色演给她看,不求喝彩,但求她清楚,剑宗的内门弟子,个个不是好惹的主!
经过夙雪的一番集训,加上水容混社会时渐渐养成的冷漠属性,不到一天的功夫,软萌弱小的小师妹,便进化成了面瘫脸的内门剑修。
看着已经收敛起一切表情的水容,夙雪欣慰地点了点头,忽然问道:“师父平日的话颇有特点,不知你可有注重?”
水容冷声:“有。”
看着她的冷脸,夙雪忍住没有笑出声:“说来听听。”
“简洁。”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小说推荐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小说在线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非常值得一看。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