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腹黑帝王放过我(依依天枫小说)第23章全文在线阅读
腹黑帝王放过我(依依天枫小说)第23章全文在线阅读

腹黑帝王放过我(依依天枫小说)第23章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1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喜欢穿越故事的朋友,这本小说不看可惜哦!依依天枫是主角的《腹***帝王放过我》,语言流畅,故事内容也会让你捧腹大笑,很有趣的一本书!她爱好一来,挎了个包就去逛街,多走走也好啊,不然,不是白来一趟吗? 她一出去,就有人看着她窃窃私语,有些人很有礼貌地朝她一笑:“天师,抓妖啊?”本站共享腹***帝王放过我(依依天枫小说)第23章全文在线阅读,感爱好的朋友,不要错过喽。

腹***帝王放过小说简介

“天师,我们相信你的,每一次你的符,都很有效。”
她都不敢相信自已:“那是治根不治本。你们还是要多相信医术,多相信药效,我以后不会再画什么止痛符的了,你们都上瘾了一样。”
走过苦着一张脸的他,再往前走,好香的糖啊,是不是麦牙糖,一定是很纯正的,好想吃啊。
快步走过去,却让人挡住了路,双手还捧着金子:“李天师,可终于碰到你了,到贵府上,李夫人说李天师出来抓妖了,我们就往这里来。”
呜,她的名声还不够大吗?那个娘啊,为什么还要为她加响亮一点的名声,她都跟她说了,她出来逛街的,还要吹,说她出来抓妖。
最该死的还是,他们为什么要拿着金子来,好黄,好闪,好漂亮,让她的脚跟也定住了。脾气就好了,温柔地说:“有什么事吗?”还是先问问,免得叫她去***山老林里抓妖,那羊妖可放话了,见她一次打她一次。小命要***啊,不过,可以听听看有没有危险的先。
有钱不收会天打雷劈的。她对钱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腹***帝王放过23章全文在线阅读

以休养为目的,在家里***了好几天的懒觉。
她爱好一来,挎了个包就去逛街,多走走也好啊,不然,不是白来一趟吗?
她一出去,就有人看着她窃窃私语,有些人很有礼貌地朝她一笑:“天师,抓妖啊?”
她觉得自个像是大象一样,别人都是用一种仰视的眼光看着她。
不错嘛,风土人情味十足,古典味十足,以后要写古代的建筑,可以参照一下。
有人热情地叫住她:“天师,天师,正想到贵府上事去请你画二张止痛符呢?”
嘎,她都改行了,因为不知道能不能再回去,假如不能回去的话,这个什么天师肯定是不能做下去的了,会死人的。
她摇摇头:“今天不画符,没灵感。”
那人不解:“天师,画符还要灵感的吗?”
“当然要,非常的需要,就和写小说一样,没有灵感怎么写啊,你叫我画符,我只怕也只能画一些鬼画符出来给你。”她看她过关于这方面的书,听说还要什么什么的,反正很神明的事,别来找她,她不懂。
“天师,我脚痛的很,你的灵感在那里在,我马上让人去给你找回来。”
这,灵感可以这样找的吗?而且,他怎么那样迷信啊,依依的一个缺点就是话多,马上就进行思想教育:“有病就要看医生,不要听信牛鬼蛇神的话,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师,我们相信你的,每一次你的符,都很有效。”
她都不敢相信自已:“那是治根不治本。你们还是要多相信医术,多相信药效,我以后不会再画什么止痛符的了,你们都上瘾了一样。”
走过苦着一张脸的他,再往前走,好香的糖啊,是不是麦牙糖,一定是很纯正的,好想吃啊。
快步走过去,却让人挡住了路,双手还捧着金子:“李天师,可终于碰到你了,到贵府上,李夫人说李天师出来抓妖了,我们就往这里来。”
呜,她的名声还不够大吗?那个娘啊,为什么还要为她加响亮一点的名声,她都跟她说了,她出来逛街的,还要吹,说她出来抓妖。
最该死的还是,他们为什么要拿着金子来,好黄,好闪,好漂亮,让她的脚跟也定住了。脾气就好了,温柔地说:“有什么事吗?”还是先问问,免得叫她去***山老林里抓妖,那羊妖可放话了,见她一次打她一次。小命要***啊,不过,可以听听看有没有危险的先。
有钱不收会天打雷劈的。她对钱是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那老头看起来像是蛮有钱的一样,皱着眉头:“李天师啊,我儿子年方十九了,正要为他寻一门好***事,现在有几个女方家的,就不知道什么生肖会为我们开枝散叶多一点,我张员外只有一个独子,想要多一些子孙啊。”
不会吧,十九岁,好小哦。为什么要找别人啊,她就是一个似乎啊,而且,他家里只有独苗一根,就不存在着争家产的问题,他穿绫着佩玉的,看得出有钱人家啊。
那她嫁***,只要开枝散叶就好了,呵呵,她最欢的少奶奶生活啊。
依依藏住笑:“张员外,你儿子长得怎么样?”还是要看帅不帅先,不帅再有钱也不要。
张员外抚着下巴笑:“我儿子啊,那只是一表人材,千里挑里,百里出名啊。”
哇,是不是那么帅啊。那益别人的话,还不如益自已好了。
依依装模作样地说:“你且说说,现在说的女方家必什么的?”
“我儿子属狗的,有一家姓李的,那小姐是属猪的。”他很老实地说着。
依依摇头,叹着气:“不行啊?不配不配。”
“李天师,为什么不行啊?”他一脸的求知欲。
“猪配狗,那不是叫做猪狗不如吗?很低贱的哦,那下一家呢?”她没乱说哦,是有猪狗不如这个词儿的。
“下家是属鸡的。”他苦着一张脸了。
依依笑得喜悦:“那更不行了,你想想,鸡和狗,怎么个说法啊,鸡狗不宁,鸡飞狗跳。”
那张员外有些无力一样:“还请李天师指一条明路?”
“明路啊,其实,你们家也是有钱的对不对。”
他点点头:“还算不少。”
“你们需要娶一个贤良的少夫人,也不用到处去找了,眼前就有一个啊。”为自已找一门好***事是首要的任务,还用得着转行吗?直接就做少夫人。
张员外四处看看,人来人往的街上,什么人都有,他擦擦眼睛:“那一个?”
唉,她不就是女人吗?真是的。暗示不行,就明说:“张员外,不用看了,我啊,你可以啊。”
“你?”他惊叫出声,差点没有吓得下巴掉下来。
依依点点头:“是啊,是不是很兴奋啊。”他的样子,像是震动比较多。她长得也不吓人啊,还蛮有***格的,眉是眉,眼是睛,总结是眉清目秀,小佳人一个。呵呵,中等***吧,高等的还不太敢说,免得让人嘲笑。
“天师,别开玩笑。”他擦着汗。
依依收住笑:“我那里跟你开玩笑了,我是说正经的,我娘说我很能生的,以前看相的人,也说我很能生的,哦,呵呵,是我自个看的。”差点露了自个的马脚。
“天师,你都二十有二了。”他说得有些委屈。
二十二正好啊,不过古人成***得早,要是到了她这个年纪,估计是牵着走一个,背上背一个,手里抱一个,肚里怀一样了。这里超生不罚钱的,能生是厉害。
“张员外啊,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多少人要找个娘子,都要找一个比自已大的,因为大一点啊,还能***男人,还能护着男人,而且,老话说得对,女大三,抱金砖。
他一拍脑袋:“有道理啊,只是李天师,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依依摆摆手:“不会不会。”她觉得是自个老牛吃嫩草呢?帅哥帅哥,要是很顺利地嫁了,多好啊,没想到她在现代二十四了都嫁不出去,到这里,坐火箭一样。
“那就好,女大三抱金砖,我去和我儿子说一说。”他眯起眼笑。
人群中传来声音:“爹,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你很久了,有人欺负我,快来帮我去教训他们。”那撒娇的声音,让依依听了头皮发麻地看着张员外。
他讪讪然地笑:“呵呵,李天师,那就是我儿子。”
真是千里挑一,百里出名啊,不是一般的——丑,脸大如猪头,眼像毛毛虫,鼻如蒜头,血喷大口,反正,最难看的五官,都让他要了去,还胖得像是猪一样。
依依的脸色一变:“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好可怕啊,他竟然说得出口,说他儿子好看,为什么这里的人都喜欢骗人。
“李天师,那我们说定的婚事呢?”他叫着。
依依头也不回地走:“我什么也没有说过,你们千万不要靠近我,我身边有大妖怪,靠近的话,不出三天就能把你们吃了。”千万不要来纠缠,谢绝沟通。
太可怕了,她弱小的心灵给吓到了,幸好啊,幸好啊,假如像是以前那样子,入了***房才能见,那就晚了,要死的心都会有。
像是有鬼追着一样,她跑得很快,也没有看路,一头就撞在一个人身上,那人极快地往后一退,她整个人都摔在地上,下巴痛得想哭,要不要这样啊,她也是女人啊,为什么她一撞,别说吃什么豆腐之类的小动作,也不必当她是蛇蝎一样退得那么快,害她摔一跌。
身体上的痛是无所谓了,主要是摔在大街上,多没面子啊,想想,一个小***就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要多没有尊严就有多没尊严。
许久之后,一只洁净如玉的手才伸到她的面前:“小姐,你没事吧!”
依依抬起头,天啊,这个男人好漂亮啊。修长瘦削的身材,俊美的脸。最招人的是他的眼睛,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十分清亮,有着高山雪水般冰冷和透人骨髓的清亮,而且还像是绿水晶一样的漂亮,透明的绿啊。
他比那个着妖要好看多了,这里竟然还有混血儿啊,呵呵。
这就是男人和女人间一开始的偶遇,然后会发生一段缠绵绯侧的爱情。她写过好多小说,她看过更多小说,就是他了,他用她的眼睛,用他的干净透彻的气息,让她迷上了。
路边的行人都自动地退后,像是没有色彩的***白画一样,她的眼里,只有他。
“小姐,很痛吗?”他又问一句,淡淡的话音,像是冰雪一样很冷,但是,他的脸上,挂着一副迷人的笑。
她低低地笑,爱情来了,她的春天来了,女人当自强啊,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她就把那层纱给烧了。
她伸出手:“我好痛。”把她背回家吧。

腹***帝王放过24章完整章节阅读

绿色的眸子真的好漂亮,俊雅的五官更是出色的没有天理。
她都看呆了,直到他伸出了手,她******地握着,有一种很神圣的感觉,他的手好***啊,像是冰玉一样,而且,很软。
她靠着他起来,可怜的眼神看着他:“公子我的脚扭伤了。”
“你等等。”他收回手,像是有什么洁癖一样地缩得老远:“我叫人扶你去药铺。”连说话,也是细声细气的。
“公子,你就不能扶我一把去吗?”她怎么也算一个小美人啊。不,不是小美人,不小了,可是,要说大美人,又有点不好民思。
好哀怨的语气,让柏青一怔,这真的不再是那个威风,那个冷面的女天师,可是,她明明是李冰雪,她的传闻,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羊妖最先传出她的事,不再是个抓妖的天师。
李冰雪,那眸子还是那般的明亮,可是,却少了那种锐利之气。
她不断地靠近他,他还是慢慢地远离。
“你叫做什么名字啊,这么眼熟,我们是不是在那里见过,对了,在梦里,我见过你。”汗,她全然抄袭人家的歌词。好逊的搭讪法。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他看着她的眼,哪怕是一丝丝的变动,都会看得清清楚楚。
迷个的绿水晶啊,溺死她吧,重重地点头:“我想,我们一定熟悉的,头几天啊,我从山上回来,我就什么也忘记了。”失忆,永远最能推却全部的事。
“我叫柏青。”他淡定地说着。
“哇,好好听的名字哦,我叫依依,不,我叫李冰雪,呵呵。我小时候人家叫我依依,所以,我习惯了。”柏青,树树长青,真美。
他笑笑,俊雅的脸上,闪过一些光意,这个李冰雪,真如传说中的一样了。
“还好吗?”他看着她的脚。
她叹着气摇摇头:“不太好,似乎有些扭痛了。”
“哦,这样子啊。这街边有个药铺,正是我所开的、、、、、”他还没有说完。
她就就打断了他的话:“好啊,好啊。”手自动的抓着他,看着他一脸的愕然,赶***说:“呵呵,那个,我会付钱的。”
他也轻轻地一笑,为她的话,真是变得很不同了。
脚是有点痛,大夫就是他,她很愿意给他看小脚,古人不是说吗?露了脚给他看,一般都会别有好感,然后娶回家的吗?
可是,轻揉一会,她就想哭了,酸痛酸痛的啊。
“啊。”他一扭,她又叫了出声,连泡在眼眶里的泪水都挤了出来,不知是笑还是哭。“好痛,不要了,千万不要再动了。”
柏青的脸,一下就变得绯红起来。
她也意识到自个说了些什么,有些脸红。将脚缩了回来:“让它痛个二天就好了。”
原来,再接回去,痛得很啊。
他有些轻笑:“你怕痛。”
“我说不怕你信不信。”她泪水还挂在脸上呢?要说不怕,不是自欺欺人吗?
他笑得更轻松,李冰雪,就得真是有戏,还有着小女儿家的***。
她四处打量着:“你这里怎么******的,连个客人都没有。”
他眼闪了闪说:“我不喜欢太多人,来找我的,都是熟客。”
“那你不想多赚点钱吗?”有钱还不要,她一直在寻找着这种真理,可是很失败,她见到钱,就像看到了***爹***妈一样的欢喜。
这样真是俗气呢?柏青真好。又帅又斯文,还有自已的事业。
“李小姐,这个时候,大概也是吃午饭了吧!”他有礼地说着,含蓄地拒客。
她眼一亮:“是啊,吃午饭了,你会做吗?我想你的手艺一定很好的。”
粗枝大叶的她那里听得懂是人家的礼貌,还以为,叫她一起用饭呢?
他摇头轻笑:“我从不做饭。我的意思是,时间不早了,我午休这时到了,李小姐也该回去用餐了。”还真要他直说。
她失望地收回眼光:“那好吧,明天,明天我再来复诊。”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不用说了,好哥们了。
才一回到家,她娘就鸡猫鸭叫一样拉着她:“冰雪啊,快快,你大师兄和二师兄来看你了。”
汗,竟然还有师兄的,那个师爷收了多少人啊,竟然那么多抓妖的,那不是会没有饭吃,人多不赚钱啊。各行各业都是差不多这样子,同行竞争压力太大,太残酷了。
这世道,是不是很多妖啊。
“娘,我不记得他们了。”她认真地说着,关于理由,当然还是失忆好一点。
爱面子的娘可是那里也不敢讲,怕群妖一发怒,把她生吞活剥了。
以前是好,她很厉害,她也跟着吃香,一倒霉,自然是连带了。
有时候看到金子,要拒之于门外多难啊,勉为其难的接一些小的也好。
“没事,我跟他们说过了,你先***,不知道有什么事呢?”她满脸的沉重。
“老娘,我究竟是怎么长大的?”于过去,她半点不知道。
她娘叹气:“很小的时候,就有个道人来带走你啊,然后,就去婆罗山学法术。”
“就这样?”二句话就带过了她的过去。
她娘轻笑:“当然就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不负责的娘啊,二句话就是半生,呜,为什么穿越,不是碰到好人家,做丫头也不怕啊,丫头和少爷的故事也耐人寻味。
她骨子里,八成有一种自虐的精神,太威风的天师还不想做,想做人家的丫头,要是那些妖听到,眼睛都会掉下来。
走进厅里,二个男人就坐在那里了,二个都是青色的袍子,一个年纪看上去稍微大一点,那男子的眸子谧***,身上有着一股让人畏惧的气息,还有一种强烈压迫感,另一个,好漂亮,娃娃脸,似乎是李俊基一样,一只耳朵,吊着一个像是羊角一样的东西。
他一见到冰雪,马上就冲向她,然后,******地抱住她:“冰雪,冰雪你受委屈了。”
“道尔。”一声冷然的叫声出自那个男人。
抱着她的男子松了些手,一双眼用着可怜的眼神看着她:“冰雪师妹,太委屈你了,我们马上就去杀了羊妖,为你出一口鸟气,你因为什么也不记得了,还得帮他洗脚,洗衣服,你受苦了啊。”他又抱着她,泪水就在她的肩上落下。
依依吐口气:“你可不可放开我,我并不觉得委屈,我是自愿的。”
虽说抱着她感觉上也没有什么,不过,觉得他是不是热情过头了。
“冰雪,你变了。”他放开她,一双眼指控地看着她。
她点点头:“是的,我变了,你好,我叫李冰雪,请多多指教。”有礼地抓起他的手握着。
吓得他手发抖地叫:“大师兄她真的变了。”
那不动声色的男人冷眸子如刀一样的打最着她,最后,轻轻淡淡有些冷然地说:“是变了。”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腹***帝王放过我(依依天枫小说)第23章全文在线阅读的出色内容,情节波澜起伏,作者用***厚的文笔功底勾勒出了属于文里的世界,每个人物***格都拿捏得很到位,让小说给你的闲暇时间带来欢乐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