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佛系娇气包(奚溪曹砚)第30章至31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佛系娇气包(奚溪曹砚)第30章至31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佛系娇气包(奚溪曹砚)第30章至31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2-0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佛系娇气包小说免费阅读怎么样?小编今天提供佛系娇气包(奚溪曹砚)第30章至31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回过来继续把没吃完的粥吃完,瓷勺不时碰到碗沿, 发出细碎的脆响。粥吃完以后, 奚溪把碗勺留在原地,拖着步子去找衣服随便梳洗了一下,然后再次回到床上躺着。想进行佛系娇气包全文阅读的朋友,小编今天带来了佛系娇气包免费阅读,支持佛系娇气包小说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奚溪曹砚小说全文内容介绍

目光再下落,还有男士拖鞋,洗澡用的。
再用脑子想想,昨天曹砚在这里照顾她的时候,穿的布拖鞋也是男式的。
所以……他是把自己要用的东西买了全套在这里?
额……他想干嘛?

佛系娇气包第30章 免费阅读

奚溪保持着转头的***, 看着曹砚出去。
直到曹砚的身影在门洞里消失,门锁响一声合上, 屋里沉入安静, 她才回过头来。
回过来继续把没吃完的粥吃完,瓷勺不时碰到碗沿, 发出细碎的脆响。
粥吃完以后, 奚溪把碗勺留在原地,拖着步子去找衣服随便梳洗了一下,然后再次回到床上躺着。
没有力气多折腾别的,还是先把精神养好比较不为难自己。
因为身上***了很多,她又把稍微凉了的热水袋充了一次电继续放在被窝里,所以睡得也比较踏实。
入眠后睡得就很沉, 以致于早上醒得也很迟。
醒过来的时候脑袋是昏沉的,懵得不透气。就那么呆呆躺在床上呆了好一会, 才听到外面有细碎的乒乓声响。
听到声音后意识更清明了一点, 奚溪伸手去床头按一下开关打开窗帘。
阳光照进来, 懵的状态慢慢消退干净。
鼻子还是有点堵的感觉, 她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鼻音略重地开口:“你生病好了吗?这就过来了?”
话说完走到了外面, 看到厨房里站着的男人,奚溪愣了愣, 竟然不是小七。
昨晚不是很不喜悦地走了嘛, 怎么今天又来了?
奚溪站在隔断边没动, 表情微呆地看着曹砚。
曹砚也回头看了她一眼, 叫她:“洗洗预备吃饭。”
“哦……哦……”奚溪还是有点懵,磕磕绊绊地应两声,转身去洗手间在头上套上束发带,拿起牙刷挤上牙膏,按一下开关按钮开始刷牙。
一边刷着牙,一边用目光在洗手间的洗漱台上乱瞟,多了好几样东西,都是男人的东西。
牙刷在嘴里嗡嗡震动,奚溪把目光从洗漱台往上抬,往四面看了看,不止多了牙刷男士洗脸用品一些东西,还有毛巾,洗发水、沐浴露。
目光再下落,还有男士拖鞋,洗澡用的。
再用脑子想想,昨天曹砚在这里照顾她的时候,穿的布拖鞋也是男式的。
所以……他是把自己要用的东西买了全套在这里?
额……他想干嘛?
奚溪拿起漱口水漱口,现在怎么看“自己”这洗手间怎么怪异。
刷好牙细细洗了脸,抹上几层护肤品,再上一层很淡的妆。
在洗手间捣鼓好一切该捣鼓的,最后扯掉头上的束发带出来,她才出来。
衣服不想换,卧室衣帽间都没有门,有曹砚在,她更懒得换,直接找一件开襟软毛衣外套穿上身上,里面就是宽松软薄的睡衣。
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远远看着就很丰盛精致。
奚溪一脸狐疑地去到餐桌边,曹砚也更好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奚溪站在桌边不知道该坐不该坐,现在很清醒了,也不知道该跟曹砚说什么,忽然连“你怎么又来了”都不知道怎么问出口。还有洗手间多出来的那些东西,也不知道怎么问。
曹砚看她一直站着,抬眼看她两眼,开口说了句:“不要客气,这是你家。”
这确实是她家,奚溪拉开椅子坐下来,拿起筷子看向曹砚,看他先语气轻松地开了口,自己也随便找了个语气,反正不沉重,问他:“你怎么又来了?”
曹砚专心吃着早饭,“想来就来。”
奚溪夹了个蛋卷到自己面前的盘子里,看了他一会,又问:“不是生气了吗?”
曹砚很大度的样子,“生狼心狗肺的人的气不值得。”
她才不是狼心狗肺,奚溪夹起蛋卷咬一口,因为好吃,眼睛一亮不自觉转移话题,“你做的吗?很好吃。”
“不是。”曹砚也去夹一个蛋卷,“吴姨做的。”
这一桌子的早餐,都是吴姨在他的别墅里做好,他带过来的。
昨晚看到网上闹起来,奚溪的微博里又发了那样的动态,他那时正在公司,所以就直接开车过来,路上顺便去了超市,按网上搜的买了红糖益母草红枣红豆黑米白米一些乱七八糟的。
当然,除了上网查,他也问了他大姐一些。
曹砚可以说是直得撞墙都不打弯的直男,对女人可没那么了解,也就昨天网上一查才知道,女人每个月来那个的时候是那么悲惨的过程。
越看越觉得,哇,还是男人好,哥几个凑一起,打游戏飙车喝酒看小黄片,人生就很快乐了。
他一直觉得女人是让人头大的生物,看胡正的女朋友向柔就知道了,事儿特多,磨磨唧唧,这也管那也管,就差没买条狗链子把胡正给拴起来牵着了。
是酒不好喝还是游戏不好玩,交女朋友自虐干什么?
他之前秉持的态度一直是,他要交女朋友,必须是那种废话少的,不能管他,一切他说了算,可以反抗可以有脾气,但他会无视。他就要掌控一切,自己想要就要,你乖乖呆着,我养你就行。
想让他像别的男人那样把自己当成孙子哄女朋友,怕女朋友怕得要死,那不可能。
他曹砚除了曹老爷子谁都不怕,当然也不会怕女朋友。
现在看着眼前吃饭的娇里娇气、指甲染得胡七八道的女人,就觉得,有个女朋友似乎也挺好的。
心思不宁想她就来看她,想亲就亲,想抱就抱,应该还可以……实践小黄片里看来的那些东西。
不对,不是女朋友,是他老婆,他本来就可以亲亲抱抱那个什么。
奚溪不知道曹砚坐在她对面吃着早饭脑子里在想的是什么,她低头咬一口蛋卷,就低着头问:“你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
她不是一个很笨的人,假如说曹砚在亲她的时候说很喜欢她有生理冲动的作用,但曹砚都为她做到这程度了,她已经没办法再为他找别的借口。
曹砚本来脑子里还在想乌七八糟的事情,听到奚溪忽然这么问,自己微微停住了。
奚溪看他没回答,抬起头来看他,目光清亮,又问一遍:“是吗?”
曹砚清一下嗓子,端起牛奶喝一口。
被这么认真正式地问这种问题,他的性格又开始别扭。别扭了好一会,他选择正视奚溪,“是,天天都想你,没事就想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最想你,像神经病。”
“哦……”奚溪听完应一声,继续埋下头来吃饭。
曹砚看她听完他的“肺腑之言”一点都不激动害羞,应得这么平淡,心里有点不爽,刚想问她什么意思。就看她抬起头来,又说了句:“我很难追的。”
她看过小说,曹砚追女主殷宁的手段,她一个都接受不了。因为是强取豪夺文,所以总是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在强迫女主就范,制造一些极端情况,让女主没办法离开男主,就是一边强迫一边宠,和正常人谈恋爱那太不一样了。
奚溪接受不了那样变态的爱情,她还是喜欢正常一点的,喜欢就诚心诚意追,追到就追到,追不到自觉消失,动用极端手段逼迫算什么玩意?
那真是爱吗?那不是她想要的爱。
那样的爱情,只适合文里的男女主。
她是正常人,她要正常人的爱情和婚姻生活。
曹砚当然能听得出来她话里有劝退的意思,但他是随便被人说两句就能被劝退的人吗?他不是。
他也看着奚溪,“我跑得比较快,不怕。”
这是什么鬼对话?正正经经的气氛,被他一下子就闹没了。
奚溪抿着嘴角低下头来,再吃一块蛋卷后就没再吃了。她放下筷子,喝最后一口牛奶,松口气靠到椅子上,继续看着曹砚,脑子里有点乱。
来大姨妈的第二天,她身上还是没那么轻松。吃完早饭后就去沙发上歪着,摸起遥控器找电视看。
电视里画面闪动,其实她脑子里还在想和曹砚的关系,只觉得依旧很乱,理不顺。
其实她最不喜欢陷入这种复杂的情况里,曹砚来照顾了她,她昨晚就弄了他不喜悦,现在又劝退了一遍,但他还是不打算跟她离婚,而且表明了态度是真的喜欢她。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要怎么做才算对,有点烦燥,也很纠结。
然后想了一阵,又跟自己说算了。
她现在和曹砚是合法的***,再怎么搞,都不可能真的掰扯清楚,除非离婚。
但离婚这种事,只要夫妻双方中一方不同意,就不可能顺利离成,起诉什么的还是算了,影响太恶劣,她和曹砚之间也实在没必要。
所以,虽然她和曹砚的***有点希奇,但确实是正经的***,和别人的没差。
想着想着,她就给自己强行换了个思维。
她觉得自己不能一直陷在原剧情的怪圈里不出来,现在剧情发生了本质改变,她应该顺应剧情,而不该一直教条想着原来的剧情。
她一直把自己放在第三者的位置上,但现在明明她就是曹砚的正房啊。
恩爱都秀了两次,全天下都知道她是曹砚的老婆,为啥她还要把自己放在***的位置上?
不能再纠结了,她不是个适合纠结的文艺少女,她的生活态度就是轻轻松松开喜悦心的,简单一点佛一点,她也真没那难为自己的能力。
只要不走原小说那奇-葩的剧情,她为了曹砚把女主针对到死,自己作死,让曹砚最后把自己弄死,来啥都接受。
拥有超高质量的生活,且活得喜悦,是她的人生首要准则。
至于其他的,都可以慢慢商量慢慢解决。尤其是感情问题,只有时间能给出最终结果。不管结果是好是坏,她全都能接受,她最不喜欢为感情烦恼了。
是游戏不好玩还是电视剧不好看?为什么要因为感情这点破事影响自己的心情?
而且,看曹砚的改变就知道,她已经成功把原文女配的人设崩彻底了,也改变了主线剧情的走向。
她现在很有把握,原小说里压迫虐她的头号男主,不可能再走原剧情虐她。
所以,她原本的一些担心,其实现在都成了多余的。
剧情变了,那么接下来就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她被曹砚的追求感化,也爱上了曹砚,没有原女主殷宁什么事,那离婚的事就不谈了,他们和和美美办婚礼,反正都是彼此的唯一,她能接受。
第二种,她没被曹砚感化爱上他,离婚的事情继续一直谈,谈到离婚成功为止,两人分道扬镳。
第三种,曹砚还是爱上了殷宁,要和她离婚,那就让他俩去互坑去。
奚溪歪在沙发上这么捋,捋到豁然开朗觉得整个人的灵魂都轻松了起来的时候,一杯冒着热气的红糖水“啪”一声落在了她面前的茶几上。
头顶传来男人的声音:“别做梦神游了,喝了。”

佛系娇气包第31章 免费阅读

红糖水的味道飘在鼻尖,奚溪抬头看曹砚一眼, 不跟他纠结客气, 收回目光立马埋头起身伸手去端起茶几上的圆口大肚杯子。
弯把儿勾在手指间, 手指贴到杯腹的地方有稍微的滚烫感。
奚溪埋头喝红糖水, 目光虚焦, 落在晃成一道道圈荡漾着的糖水面上。
曹砚在沙发上坐下来, 没有要走的意思。
奚溪喝了几口, 把目光上抬看向了他, 试探着问他:“你今天不忙吗?”
“今天是周六。”曹砚往沙发上靠,右胳膊抬起打弯, 闲闲地枕压到头下,看着电视屏幕上跳动的画面, “没什么好忙的。”
看一会转头看向奚溪, “赶我走?”
奚溪摇摇头,受了人家的照顾,客气总还是要的,“没有, 就是担心你忙。”
心里想的是,你是大佬,你想留就留。
听到她这么说, 曹砚把目光又转向电视屏幕上去, 似乎在看, 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不管是窝在家里陪女人还是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都很不符合他的气质, 但是他偏偏又不想走。
因为一走,不管自己在干什么,都会不自觉想起这个女人。
那种感觉,并不比现在好受多少。
不跟曹砚说话以后,奚溪很认真地把红糖水喝完,喝完后伸手把见了底的杯子放回到茶几上。
放好杯子,她又靠去沙发一头,拉上自己的小毛毯躺下来。
这个非凡时期,干什么都没躺着***。
感觉浑身都***了,奚溪看一眼曹砚,摸起自己扔在沙发里的手机,解锁划拉了两下。
忽然想起什么,她又把目光转向曹砚,开口问他:“你真不走吗?”
曹砚也把目光转向她,看着她的眼睛,懒懒赖赖的,“不走。”
奚溪往起直直身子,样子有点喜悦起来,“那你能带我上王者吗?你上次说过,可以和周迟他们,一晚上就带我上王者……”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曹砚本来还以为她又在赶他走,听到她这么说,心里踏实了。
伸手往裤兜里掏手机,一边掏一边想,陪女人哄女人这事也不是太难嘛,打游戏多简单。
手机掏出来后解锁,他一边打开微信一边问奚溪:“什么段位?”
奚溪回答很快,“铂金,快钻石了。”
曹砚打开群聊天,按着录音按钮,跟群里的哥几个说:“来打游戏,王者,有号的上号没号的去借去买,铂金段位。”
语音发出去后,群里刚好有三个人响应,周迟、胡正和谢一鸣。
谢一鸣说:“冬瓜不在,估计还没起,那胖子就是睡神,尤其周末没事,必须睡到下午。”
周迟思维比较敏:“你不是看不上手游,从来不玩,跟谁玩?”
曹砚看看靠在沙发一头的奚溪,“我把她拉到群里。”
话音落下不久,曹砚就把奚溪拉到了他们的群里。
看到拉了个女人进来,非常稀罕,谢一鸣开口就说:“谁啊?砚哥你堕落了,你竟然也会主动带女人玩游戏。”
胡正也跟着说:“大明星不知道吧?”
周迟心说你们是傻吧,笑着招呼了一句:“欢迎大明星。”
奚溪被拉进群以后,看着里面的语音信息,都点开听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话,曹砚就发起了语音聊天。
五个人全部加进来,谢一鸣开口就问:“是大明星吗?”
奚溪声音轻轻的,“是啊。”
“哎哟哟……”胡正声音略高起来,“现在你俩是哪一步了啊?”
昨晚那恩爱秀的,他们哥几个也不是没看见,忒高调了。今天两人还在一起,曹砚还亲自带大明星玩手游,并且把他们也动员起来,已经非常能说明问题了。
谢一鸣反应过来了,也跟着起哄,“砚哥,头还剃不剃啊?我这儿可有证据,你要是不想剃,花钱来买啊,我可以考虑卖给你。”
说到剃头,曹砚转移话题,“别废话,赶紧上游戏。”
然后废话没再多说,几个人和奚溪之间相互加了加好友,五排组队开游戏。
四个高手带奚溪,这个游戏自然变得非常轻易。那四个人呢,注重力也自然不需要全放在游戏上,基本都是一边打一边跟奚溪说话。
他们几个兄弟在一起话很多,什么都说,天南地北地吹,更多的会说小时候的事情。
奚溪一边打游戏一边听一边笑,听到实在好笑的地方,笑到直接把手机扣在脑门上说不出话。
这样扯,不免就要扯到高中的事情。
谢一鸣问奚溪:“大明星,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管砚哥叫少爷吗?”
这个还有因由?原身的记忆里没有这个知识点,原文不知道有没有,她记不清了,所以摇头,“不知道。”
按常规想法,应该是家里有钱,就老爷少爷这种叫吧。但似乎,也没有谁叫过曹老爷子和曹爸老爷之类的啊。
谢一鸣要说话的音刚出来,胡正先接了话解释,“你是外市的,你不知道正常。从我们初中开始,砚哥和纪思南就被称为淞城二少,纪思南你应该熟悉的,你们圈里的人,今年不是还拿了影帝的称号嘛?他上学的时候是个书呆子,是我们砚哥最不爽的人,哈哈哈……”
说着不知道笑什么,奚溪也跟着笑,抬起头来看一下曹砚的脸色。
曹砚脸上没什么太多的表情,开口道:“这些破事提他干嘛?笑个屁你。”
“不行,得让我说完。”胡正继续说:“因为纪思南不混,人家是好学生,少爷的称号就落我们砚哥头上了。曹爷爷是最讨厌这个称号的,一听到就骂砚哥是封建余孽。不信大明星你可以回家试试,随便叫几声少爷,曹爷爷就得捶死砚哥……”
一边说着,几个人一边笑,奚溪也忍不住跟着笑。感觉打游戏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听他们吹牛逼比较喜悦。
笑完了,谢一鸣又接上,问曹砚:“欸,砚哥,我到现在还是好奇,当初打赌让你追殷宁,你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是不是因为纪思南啊?”
曹砚和纪思南被称为二少,自然是和家里的财力有关。两个完全不同风格性格的人被放在了一起,那也会自然形成对比。曹砚和纪思南没有成为朋友,成了少年时的死敌,反正互相瞧不上。
高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一点点风言风语,说殷宁喜欢的是纪思南,她只能看得上纪思南。当然没有实锤,因为殷宁跟任何男生走得都不近,尤其是有钱的男生,她更是满眼不屑。
现在曹砚和纪思南早成了两个世界的人,虽然少爷的称呼留了下来,但纪思南早不能称为淞城二少了。原因也是后来他家生意出了问题,要不然纪思南应该也不会去混娱乐圈,赚钱快嘛。
殷宁和纪思南现在都不是曹砚生活里的人,曹砚没什么爱好提他俩。再说,之前奚溪一直在他面前提殷宁,明显很在意,他也就更不想说她,随便丢一句:“忘了,没关系的人,提他们干什么?”
谢一鸣嘴快,“过阵子校友聚会,说不定都能看到。”说完又问奚溪,“大明星,我们高中校友聚会,你来不来?可以带家属的。”
奚溪抬眼看一眼曹砚,想了想,“过几天我要出去录节目,不一定在淞城。”
心里想的是,校友聚会的话,曹砚和殷宁又会碰上了吧。
“这么忙吗?”谢一鸣语气里有点遗憾,“还是挺想你来玩的。”
奚溪笑笑,“我不是你们的校友,去了也说不上话啊,肯定很尴尬。”
“有什么尴尬的?”一直没说话的周迟忽然开口,“熟悉我们五个就够了,我们跟他们也不算熟。”
周迟没说话还没有意识到,他一说话曹砚发现了,奚溪在游戏里一直只跟着他跑,似乎很有默契的样子。
哪怕周迟不需要,她也是玩着辅助在他旁边转圈圈。
现在在他旁边转圈圈跟他说话,嘴角压着意-淫的窃喜:“你们五个跟着我,我会不会被你们学校的女生用嫉妒的眼光杀死?”
“这很有可能啊。”谢一鸣语气夸张起来,“砚哥是淞城二少之一,现在已经不是之一了。而我们哥四个,那是城西四小龙,霸气、威风,绝对有面儿!”
奚溪还是笑,“低调一点低调一点。”
接下来他们具体说的什么曹砚都没太注重,自从注重到奚溪和周迟说话很轻松默契,他就不自觉把注重力放到了他俩的对话上。
听起来两个人确实没有什么,不过语气里那种熟悉感,以及奚溪在游戏里对他的依靠,让他非常不爽。
心里不爽他也没有说出来,把游戏打到中午,挂掉语音预备吃饭。
他和奚溪都不会做饭,吴姨也不在,只能叫外卖。
叫来外卖吃完午饭,奚溪还是回到沙发上躺着,曹砚也还是坐在另一头。
游戏没再打,一直打也累得慌。
奚溪躺在沙发上玩了一会手机,有点昏昏欲睡,但没睡着,就有了想上厕所的欲望。
她从沙发上起来,发现曹砚已经合着眼歪在沙发上睡了。为了不吵醒他,她轻着动作穿上拖鞋往前走。
有点迷迷瞪瞪的,明明已经小心了,然而走到曹砚旁边的时候,还是发生了意外,不小心被他的腿绊了一下。她整个人不受控制微微侧倾,直接趴在了曹砚身上。
惊了一肚子惊气,奚溪发现曹砚没睁眼,便试图想爬起来。结果刚起了一点,忽然一只手圈上来环住她的腰,把她给按了回去。
奚溪气息不稳,看着曹砚睁开了眼睛,连忙解释了一句:“我想去洗手间。”
曹砚抱着她没松手,看了她一会,忽然问了句:“你跟周迟很熟?”

推荐理由

《佛系娇气包》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佛系娇气包(奚溪曹砚)第30章至31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