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宠妻为后(甄宝铃萧霆小说)第16章和17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宠妻为后(甄宝铃萧霆小说)第16章和17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宠妻为后(甄宝铃萧霆小说)第16章和17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2-0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已全本小说宠妻为后上线啦,是很不错的重生小说,宠妻为后(甄宝铃萧霆小说)推荐给大家,上一世,甄宝铃是侯府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身边众多高门世子环绕,是太子信誓旦旦只爱她一人,非她不娶…… 最后,反倒责怪她死缠烂打,拆散了有***? 呵呵,这一世,太子就是跪死在她跟前,也别想她再多看他一眼。本站共享宠妻为后(甄宝铃萧霆小说)第16章和17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感爱好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喽。

宠妻为后小说简介

“甄宝铃,你撞坏了我的宝贝,你打算怎么赔?”萧霆转身坐在栅栏旁的石凳上,声音不疾不徐,却听得甄宝铃身子发***。
她能怎么赔?给他银子,他又不要。
“四表哥,我看那画像上似乎是个丢石子的小姑娘,”小宝铃伸长了脖子,仔细辨认坏了的画,她想起自家娘***的珍宝阁里似乎有一幅类似的藏画,画的也是调皮的小姑娘在做坏事,“要不,我赔您一幅类似的?”
萧霆嘴角一抹浅笑:“你是打算偷你娘***房里的古画,来作赔?”
呃,他怎么知道她要用偷的。
小宝铃内心很汗,一年到头好不轻易想干件坏事,还提前被人戳穿了。怎的他跟她肚里的蛔虫似的,连她想什么都知道。她娘***为人大方是大方,一应金银首饰名贵衣料,只要她和姐姐想要,从来不计较银子,可唯独一样,娘***房里的古画是绝对不外借,也不送人的。

宠妻为后16章全文在线阅读

甄宝铃被周遭的变数给弄懵了,这一个个生疏的人物齐齐跳了出来,还都位分尊贵。四皇子不必说了,甄宝铃才接触了一次,就彻底败下阵来,她的道行在他面前压根不够瞧的,三言两语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简直被吃得死死的。
眼前这完全生疏的贵妃娘娘,看着温婉极了,可莫名的,甄宝铃也有些怕她。呃,怕这个字可能不够正确,究竟甄宝铃没得罪过她,实在用不着怕。可人和人的感觉,就是那般微妙,只瞧了一眼,甄宝铃就不敢在贵妃面前放肆。
连小胳膊小腿都不蹦哒了。
小宝铃本能地往隆德帝怀里缩。
“哟,朕的小宝铃这是怎的了?”隆德帝晃晃怀里的娃,这么些年来,就没见小宝铃老实过,不是打了他的大公主,就是推搡他的二公主一***坐在地上哇哇哭,像眼下这般猫在他怀里,连小胳膊小腿都老老实实的摆着不动,实属罕见。
隆德帝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他记得小宝铃刚跑进来时还活蹦乱跳的,似乎她的小脑袋瞅了一下香贵妃,立马就蔫巴了?
隆德帝******小宝铃的脑袋瓜,失笑道:“怎的,朕的小宝铃还怕生呢?”
怕生?
甄宝铃敏锐地捕捉到皇舅舅的用词,这般说,这贵妃娘娘是才进宫不久的?可偷偷瞄一眼贵妃的脸,貌美是貌美,可怎么瞅着都不像十几岁的小姑娘呀,保养得再好,也能瞧出是生养过的***了。
恐怕孩子都跟她一般大了。
难不成皇舅舅纳进宫的是个小寡妇?
甄宝铃心头迷惑极了。
对这一世的变故,甄宝铃表示很不适应,缩在皇舅舅怀里好好消化消化。
好在,甄宝铃小时候确实是有些怕生的。在熟人面前皮得很,见着个生疏的大人,不相处个两三次,压根放不开。是以,甄宝铃此番的“怕生”,恰好地掩饰住了她的异样。反正隆德帝是没有丝毫怀疑的。
香贵妃看着面前的小女娃,倒是觉得万分可爱,趴在隆德帝怀里,像只累了要歇息的小天鹅,乖乖的。见小女娃耳边的碎发有些潮乎乎的,想来方才玩得很了,出汗了呢,香贵妃怜爱地掏出帕子,轻轻给小女娃拭去。
甄宝铃正要启唇说谢谢,大殿外传来内侍监给太子请安的声音,甄宝铃眉头一皱,真真阴魂不散。
不想看见太子,甄宝铃干脆趴在皇舅舅肩头装***。
却说,太子绕着那条小径,以及方圆五里的园子都找遍了,甚至动用了大批的宫女和太监,差点将御花园和凤仪宫周遭的地都翻了过来,都没找着小宝铃,内心很是不安。太子还记得,上回小宝铃失踪,是遇着条小蜈蚣,害怕得躲在山***里憋了半日不敢出来,饿得都蔫巴了,他就怕这回的失踪也是遇着了什么她害怕的东西。
好在,就在刚才有太监来报,说是小宝铃被四皇子带去翠微宫,眼下来承德宫了,太子才赶***赶了过来。给隆德帝和香贵妃见过礼,目光就落在小宝铃身上不挪开了。小家伙这是被四皇子抓去干啥了,向来精力极其旺盛的她,竟累得趴在父皇肩头***着了。
太子很有几分心***。
在来的路上,太子心头就冒出一个可怕的情景——俏皮可爱的小宝铃在小道上玩得好好的,忽然被四皇子抓进了翠微宫,惊得小宝铃丢下帕子做线索,心中期盼着他去救她。
好在小宝铃除了累,其他的倒也安然无恙,太子提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对于萧霆这个陡然从西北民间冒出来的冷脸四皇弟,太子满心里不喜,心中也很是怀疑萧霆的血统。若出生努努特族的香贵妃,十三年前偶然被父皇宠幸,怀上了龙种,为何当年不来寻父皇?非要等到萧霆都长大***了,才来寻?
若说其中没有鬼,太子是不信的。
而且,萧霆,无论是样貌还是周身气质,都与父皇截然不同,怎么可能是龙种?
偏偏父皇被香贵妃那个貌美的异族女子给迷惑了,她说什么,父皇就信什么,接到努努特族首领的来信,立马就派了半副皇后的仪仗,前往西北的山坳坳里,赶在除夕前风风光光迎了香贵妃母子回宫。从那后,父皇眼底只有香贵妃,专房专宠,再不愿去旁的妃子那歇息一晚,就连除夕夜这般重要的日子,父皇都去了香贵妃宫里,没与母后共同守岁。
可以说,香贵妃和萧霆两人的出现,打破了以往后宫中皇后一人独大的局面,这让皇后和早慧的太子有了危机感。
所以太子很不喜欢萧霆,尤其得知萧霆还拐走了他的小宝铃,就更讨厌萧霆了。
好在,他的小宝铃又回到他的视野里了。太子的目光温柔地投在小宝铃熟***的侧脸上,白嫩嫩的脸蛋靠在父皇肩头,红红的小唇微微张着,一根散落的头发丝儿还黏在小嘴上,真真可爱极了。
甄宝铃隔着眼皮都感觉到太子望来的目光了,讨厌极了,她才不要被他看呢,小宝铃假装在“***梦中”***得香甜,小脑袋一扭,就朝向那头去了,后脑勺对着太子。
哼,看他还怎么偷看。
“父皇,德嫔娘娘在外求见,似乎是为着二皇兄的事,”太子恭敬地向隆德帝禀报,说完再看向小宝铃时,声音都柔了很多,“小宝铃***着了,儿臣抱她去偏殿先歇个晌。”小家伙贪玩,白日***饱了,夜里才有精神赏花灯做小说大全。
隆德帝知道太子和小宝铃感情好,每每小宝铃进宫,太子都要陪她玩个大半天的,待她比***妹妹还***,交给太子,隆德帝很放心。
却急坏了装***的小宝铃。
她才不要被太子抱呢,早知道他要抱她,她就不装***了。糟糕,太子的手***上她的后背了,小宝铃难受地瘪瘪嘴,正要假装悠悠醒转时,立在一旁的香贵妃开口了:“还是我来吧,等会儿各府的公子和女眷都要进宫了,太子殿下还有的忙呢,小宝铃就交给我来照顾吧。”
太子一愣,心中不大愿意。他不喜欢香贵妃母子***近他的小宝铃,他们抢走了父皇还不算,如今竟还要联手抢走他的小宝铃?
隆德帝却乐意看到爱妃***宠他最爱的外甥女,点点头表示同意。
太子再讨厌香贵妃,都不敢在隆德帝跟前给她没脸,也不敢违抗父皇的命令,只得生生停手,后退一步。
于是乎,***得“迷迷糊糊”的小宝铃被香贵妃小心翼翼抱往了偏殿,成功躲开了太子的咸猪手。
却不料,在偏殿听到了了不得的事情。
四皇子萧霆竟是努努特族的后人!
甄宝铃记得,上一世的这一年,努努特族首领忽然被曝出通敌***,皇后的大哥当时掌管了西北一带兵权,说是情况***急,还没来得及禀报隆德帝,就径直率领了几万人马,踏平了努努特族所居住的山坳,族人尽数灭绝,血流成河。

宠妻为后17章完整章节阅读

今年的元霄佳节,因着香贵妃和四皇子是头一年在皇宫里过,隆德帝特意交代要隆重些,要热闹些。宝铃迷迷糊糊在承德宫偏殿***了一觉,醒来时已华灯初上,到处挂着亮亮的大灯笼。
“四妹妹,快来快来,她们都去那边抢吃的了!”
宝铃才刚掀开锦被,悬着***坐在床沿呢,甄宝琴提着小裙摆就跑进来,神情兴奋地囔。
“什么吃的?”还用抢?甄宝铃立马来了精神。
“冰糖葫芦!谁先抢到灯笼,就有个冰糖葫芦!”甄宝琴激动得双眼发亮,话都说不清楚了,拉住小宝铃的手就往外跑,生怕去的晚了,就没了。
小娃娃都嘴馋,宝铃这副六岁大的小身子也不例外,耳朵刚听到冰糖葫芦四个字,舌尖已开始泛甜。实在不能怪这些娃娃,大隆王朝勋贵之家的规矩严,为了小女娃牙齿好看,不长龋齿,轻易是吃不到这种酸酸甜甜的零嘴的。难得皇家夜宴有这等零嘴,还不馋坏了她们?
小宝铃的腿,也朝御花园跑得分外来劲,仿佛真的怕落后就没得吃了。
“再高点,再高点!”
“哎呀,又没够着!”
“呀呀呀,我够着啦!”
御花园宽敞的空地上,搭起三四个葡萄架似的藤蔓架子,高高的藤蔓上吊着各式各样的大红灯笼,有高有矮。小女娃们跳起来够,够着矮处的灯笼,便有一颗圆溜溜的糖葫芦吃,若能跳起来够着高处的灯笼,奖品则是一长串糖葫芦,有三颗的,有五颗的,还有足足七颗的。
这个玩法新鲜,三公主带头去够,一群赴宴的小娃娃响应,等甄宝铃姐妹跑到时,藤蔓架下已三五成群聚集了好些小贵女,正疯狂地跳起来够呢。
“呀,宝铃来啦!”这一群小伙伴向来以甄宝铃马首是瞻,一见到甄宝铃的身影,立即纷纷朝她呼喊,“快来,快来,给你留了好多个灯笼呢!”
小伙伴们纷纷腾出地来,给甄宝铃让道。
甄宝铃好些年没与这些个小伙伴玩跳高高了,一回到六岁的小身体里,浑身布满了劲,哪里还控制得住,跑过去就开始跳高高。
小宝铃打一岁多会走路起,就一天到晚蹦个不停歇,身体柔韧***、弹跳力都特殊好。眼下这个小小说大全就再次凸显出来了,小宝铃随意一跳,就够着个同龄小伙伴跳了好多次,都没够着的大灯笼。
“哇,是个五颗的糖葫芦。”
一个薰紫色裙袄的小姑娘,羡慕地直叫唤。其他小姑娘也纷纷拍掌,望着宫女从藤蔓上取下的糖葫芦,双眼直放光。
小宝铃很自得,拿着糖葫芦嘎嘣咬一口,酸酸甜甜,滋味儿比想象中还要好,不愧是御膳房做的。宝琴比小宝铃还嘴馋,凑过来就要吃。
宝铃先是一愣,后来咧嘴一笑:“喏,给你。”
这个宝琴姐姐,宝铃很喜欢,大大方方让给她吃。自己想吃,大不了再去够。大概宝铃真的很有跳高天赋,没费什么吹灰之力,就够下来好几个高处的灯笼。宝铃豪***,没有独吞,而是拿着分给那些鼓掌助威的小伙伴们,一人一串,大家一起吃得乐呵呵的。
“切,不过是几串糖葫芦罢了,这也能显摆。”
忽然,那头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甄宝铃扭头一看,只见大公主和二公主陪着一个高个子小姑娘走来,穿着大红镶嵌金边的袄裙,连外头的披风都是金线织的。七八岁的年纪,走路时高抬着头颅,满是傲气,目光从不正眼看向家世比她低的姑娘。
这小姑娘正是皇后娘家大哥的独女,钱曼曼。
京城贵族圈里,名门小娃娃那么多,不可能人人都喜欢甄宝铃,总有那么几个奇葩,仗着自家爹爹位高权重,忍不住要触甄宝铃霉头的。要说诸多贵女中,谁最不喜欢甄宝铃,这钱曼曼若排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钱曼曼讨厌甄宝铃的理由很简单,她是皇后娘家嫡***的侄女,按理说,她才是太子正儿八经的***表妹,比甄宝铃这个表姑姑家的表妹从血缘关系上要***多了。可偏偏太子待她远不如甄宝铃好,甚至对还不如唐月儿,心高气傲的钱曼曼就很不服气。
面对她,甄宝铃向来没怂过,手里拿着串糖葫芦,大大方方应对挑衅:“哦,看来钱姑娘很擅长,正好,大公主和二公主来得晚,还没尝到呢,不如让我们瞧瞧钱姑娘的本事。”
说罢,主动退后,让出一条道来。
钱曼曼瞅了眼矮个子甄宝铃,她一个六岁的小娃都能够下那么多糖葫芦,自己好歹八岁了,长得又高,还能输给她?扭头看了眼大公主和二公主,得到鼓励后,鼻子一哼,就上前去。
与钱曼曼交好的大公主和二公主,都是皇后嫡出的公主,虽然从小被皇后教导,要好好与甄宝铃玩,不得耍公主脾气,但教导归教导,她俩究竟是皇后嫡出,真正的金凤凰,习惯了被众人环绕,唯我独尊的感觉。
可每每甄宝铃一出现,那些围绕在身边的小伙伴,总是瞬间就跑到甄宝铃身边去了,这样的落差,让她俩打心眼里讨厌甄宝铃。恰巧钱曼曼是个炮仗脾气,又与甄宝铃不对付,倒是经常给大公主和二公主当枪使。
今日三人一出现,钱曼曼就挑衅甄宝铃,说到底还是大公主和二公主的功劳,两人说了一路甄宝铃的坏话。什么她们太子哥哥明明刚学着处理政事,很繁忙,但甄宝铃真真是不要脸,不过是进宫罢了,竟还要她们太子哥哥早早到甬道那儿去等着,白白耽搁时间,害得太子现在还没处理完事情,元宵夜都不能陪她们赏灯。
钱曼曼本就讨厌甄宝铃总黏着太子,听了这样的话,不气才怪。
“甄宝铃,原来你专挑矮处的灯笼呀,难怪拿下那么多糖葫芦。”钱曼曼走到架子下,见稍微矮点的灯笼都被撤下了,只剩下十来个高处的灯笼还挂着,目测,个子高的她一伸手应该能够着,便阴阳怪气地讥讽,“不过也是,谁叫你个子矮呢。”
这话一出来,甄宝铃没计较,倒是得罪了一大批方才只能够着最矮处,拿一颗糖葫芦的小姑娘,她们平日就不喜欢傲气的钱曼曼,眼下更是讨厌了。
有激动的,不服气道:“钱曼曼,你个子倒是高,是咱们这里最高的,有本事你将那挂在最高处的灯笼够下来呀!”
甄宝琴则受不了钱曼曼贬低自家四妹妹,四妹妹不过是年岁小些,还没长高罢了,哪里就矮了?
何况,她四妹妹很厉害,随便一跳,就能够着比身子高出许多的灯笼呢。气呼呼附和道:“对,钱曼曼,有本事你将那最高处的灯笼够下来,要不,你可比我四妹妹差远了!”
在宝琴眼里,只要她四妹妹出马,什么灯笼都能够下来的。
钱曼曼抬头一望,那最高的灯笼确实高,可她手臂长啊,只要伸直了去够,估计没有难度。一侧头,见太子表哥正从那条小道上过来。
当即底气十足:“这有何难!”
不过却看向个子矮小的甄宝铃:“但,只我一人去够,也太没意思了,甄宝铃,你敢不敢与我一道?”
钱曼曼料定甄宝铃太矮,跳起来也绝对够不着的,到时在太子表哥面前露脸的便只有她自己了。八岁的小姑娘,此刻惦念太子表哥,心中想的自然不是情爱,只是单纯觉得表哥与她血缘关系近,就该与她更***近些才对。
甄宝铃没看到太子,要不然,她铁定不会应下的。
太子在身后站着,她在前头卖力地比试,看上去倒像是与他***表妹在争宠,这种事,这一世的甄宝铃才不屑做呢。便是上一世也没做过,只不过每次钱曼曼都找她单挑,不服气的甄宝铃都应战了而已。
太子刚料理完那些难缠的藩属国特使,一回宫,就听宫女说他的小宝铃来这御花园够灯笼了,想着小宝铃晌午不搭理他的事,忙过来陪小宝铃玩。宝铃才六岁大,就算因为莫名奇妙的理由不理他,也总归是孩子,哄哄就好了。
没想到,他才靠近藤蔓架子,就看到小宝铃又在与钱曼曼“争宠”了。对,太子每次都将小宝铃的应战,当做是争宠,争夺他的宠爱。
被小表妹争夺的感觉,太子很喜欢。
立在人群后,静静观战。
却说,藤蔓上挂了十三个灯笼,钱曼曼命宫女撤掉了三个最矮的,余下十个最高的来比赛。规则是,她和甄宝铃轮流够灯笼,谁够下的灯笼多,谁赢。
“我先来。”钱曼曼上前就将最矮的那个拿了。
钱曼曼本来就高,还取下最矮的那个,其余九个对甄宝铃来说就更不易取了。摆明了是很不公平的。
但甄宝铃毫不在意,她弹跳力好,曲曲腿再跳起就好了。
但甄宝铃没想到的是,她才曲下腿,肩膀忽然被一只大手按住,使她跳不起来了。回头一望,竟是……四皇子。
“这种不公平的小说大全,何必要玩?”萧霆看向小宝铃双眸,松开大手,******小宝铃的发***,一字一句道,“记住,下次不要再与,无耻家族,出来的人玩。”
无耻家族?
无耻家族出来的人?
这般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贬低钱曼曼背后的钱国公府,让一旁围观的贵女,纷纷一脸崇拜地看向四皇子,她们老早就看不惯钱曼曼的嘴脸了,只是都没胆子得罪她。如今终于出了个敢怼钱曼曼的人,她们都像仰望天神般仰望四皇子。
十二岁的四皇子,一身竹青色锦袍,高大的身子站得笔直,浑身清冷的气质,容貌也好,白皙的脸庞很是俊俏,似乎比太子殿下更有男子魅力呢。一些年岁稍大的贵女,心头猛的乱跳,十一二岁的姑娘正处在情寇初开时,很轻易被魄力十足的男子给俘虏了心,一个个眼神发光。
钱曼曼、太子殿下,大公主和二公主,则是面色铁青。钱曼曼身后的钱国公府,可是皇后的娘家,是太子殿下、大公主和二公主的母族,竟被个才进宫的四皇子给贬斥成无耻家族?
他们的脸往哪搁?
萧霆却宛若未见,自顾自抱起小宝铃,目光温柔地笑:“想吃糖葫芦?四表哥给你拿就是。”萧霆个子高,一抬手就将最高处的灯笼取下,连同藤蔓上吊着的糖葫芦也取下来,塞到小宝铃手中。
甄宝铃有些懵。
四皇子怎的如此胆大?公然喷击皇后的娘家?
可很快,甄宝铃想明白了。上一世的四皇子和香贵妃,都被皇后娘家大哥给杀害在西北山坳坳里,这一世的四皇子母子却安然无恙,还进宫了?莫非是机缘巧合下,提前知道皇后要诬陷他们通敌叛国,提前知道皇后大哥要带兵血洗他们,做好了对策,这才逃过一劫进了宫?
兴许在进宫的途中,还遭遇过刺杀。
四皇子铁定是知道要谋.害他们母子的人,是皇后及其娘家人,所以才厌恶得这般明显。想清楚了这层,甄宝铃对四皇子的态度,就不觉得希奇了。
而且甄宝铃还知道,上一世的努努特族是个很牛逼的民族,区区五千人不到的少数民族,出了好几个保家卫国的响当当的名将,在西北一带颇享盛誉。换句话说,四皇子身后是有强大军事背景的,母族很牛逼,再加上隆德帝对他们母子的偏爱,足以让四皇子在宫中横着走。
太子平日修养很好,对两个兄长和一群姐妹都和颜悦色,从不摆太子架子,可今日被四皇子公然喷击母族,年仅十二岁的太子,再沉稳,也到底年轻没经验,一张脸涨红了,挡住四皇子的去路,冷脸道:“四皇弟慎言,再这等胡言乱语,休怪本太子不念手足之情……”
忍了半个月,太子早就想教训目中无人的四皇子了,眼下逮着机会,便要行使储君之权。
可,太子想耍威风,也得看四皇子给不给他这个脸?
“胡言乱语?”萧霆想起上一世,皇后兄妹对他族人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这一世皇后兄妹的故技重施,忍不住讽刺,“是不是无耻家族,问你母后可破。”

小编点评

宠妻为后主角是甄宝铃萧霆小说莫名其妙的爱情来得忽然也去得忽然,作者句里行间一步步描绘出了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长跑, 也同时把读者带入了属于他们的世界。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情节都让人忍不住地去追看,思考。 我之前一直因为这本书过高的赞誉而有点不想看,但如今一看,才知道真的是名不虚传。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