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悬疑推理时间: 2018-12-07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在线阅读讲述的北极光保险公司有一组保险调查员,由总爱插科打诨的强总带领富二代女杜心茹、痴情男百天明、退役警察张东这三个各自拥有不同专长的人组成,却成了一支保险调查界的奇兵,全部棘手、危险、离奇的保险事故交到他们的手中,欢迎关注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小说简介

夜色之下,霓虹灯璀璨、绚烂,香港圆方商场人潮拥挤,圆方戏院外也同样挤满了人,他们是冲着电影首映礼来的。他们途径的过道两边整整洁齐地摆放着鲜花和宣传牌,宣传牌上的配图和色调都十分低沉压抑,人影闪动,看不真切,不过电影题目倒是十分醒目——《嫩模血泪史》。
这是松哥投资的第一部电影。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在百天明去夜店接近“猎物”的时候,小杜队长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夜色之下,霓虹灯璀璨、绚烂,香港圆方商场人潮拥挤,圆方戏院外也同样挤满了人,他们是冲着电影首映礼来的。他们途径的过道两边整整洁齐地摆放着鲜花和宣传牌,宣传牌上的配图和色调都十分低沉压抑,人影闪动,看不真切,不过电影题目倒是十分醒目——《嫩模血泪史》。
这是松哥投资的第一部电影。
松哥是有名的富商,在香港算得上是呼风唤雨的头号人物。
松哥走过红毯,站在了台中心,两个嫩模一左一右被他搂在怀里拍照。台下记者们忙碌个不停,镁光灯闪耀个不停。
“杜老板,左边左边。”
“杜老板,右边来一张啊。”
“杜老板,照顾照顾中间啊。”
……
松哥喜欢笑,在这种场合就更不会吝啬笑脸了,面对诸多记者的要求,松哥不仅不觉得麻烦,反而点头笑道:“囡囡囡囡,全部听话听话呀,左边来两张,好了好了该右边了,来来来,中间再拍两张!”
松哥招呼记者的时候,余光瞥见远处一个朴素的身影,抬头看去,一个女孩正低头看着手里的ipad。
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百天明口中的小杜,KS 保险调查顾问公司调查主任。至于她为什么不呆在保险公司而是跑来电影首映礼,估计现场只有她和台上呼风唤雨的松哥清楚了。
“松哥!”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脸和妆容一样精致,美得让人难以挪开眼。
松哥收回视线,见是Cicibaby,脸上再次有了笑脸。
Cicibaby看了看两位倚靠在松哥怀里的嫩模,说道:“松哥真是威风,这天下全部的漂亮女人都被你给把光了!”
松哥听出了Cicibaby话里的醋意,说道:“刚才你又不过来一起拍照?”
Cicibaby识趣,顺势笑着说道:“我刚刚还没到,我也是刚到。”
松哥也故意打趣她:“哗,分明是大明星耍大牌。”
Cicibaby笑得灿烂动人,“我Cicibaby怎么说也是这部剧的第一女主角。”
那意思是,作为第一女主角好歹也享受享受第一女主角的风光。
松哥摇摇头,脸上笑脸不减,“第一女主角这五个字花了我五百万呐!”
所谓一字千金,估计就是这么回事了。
Cicibaby得了便宜也懂卖乖,娇羞一笑。
“不是说你女儿也会来捧场吗?”Cicibaby忽然想了起来。
松哥指了指站在远处角落的那个朴素女孩杜心茹,“喏,在那儿。”
此时,杜心茹仍然低着头看着ipad,她总是这样,看东西的时候旁若无人,仿佛谁也走不进她的世界,也没办法把她从她的世界里拽出来。
Cicibaby比杜心茹小了近10岁,她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人,Cicibaby理解不了杜心茹为什么要放弃富贵人生去过“节衣缩食”的生活,杜心茹则对Cicibaby这一类人完全没有好感。
“你女儿挺怪的。”Cicibaby顺嘴一说。
杜松的视线落在女儿身上,少了些江湖气,多了几分柔情。
“我第一次做电影老板,她愿意赏脸来签到也算不错了。”
Cicibaby注视着杜心茹,若有所思,“介绍你女儿给我熟悉吧。”
杜松倒也爽快,直接回答:“好,一起过去打个招呼吧。”
杜松伸手拉着Cicibaby,Cicibaby顺手挽住了杜松的手。
当杜松和Cicibaby走过来时,杜心茹是有所察觉的,但她不想表现出任何一丝主动。
“你好!我是这部戏的女一 Cicibaby。”Cicibaby主动伸出了手去握。
“我是 KS 保险调查主任,杜心茹。”杜心茹回答得十分冷淡,手也只是敷衍地握了一下,大有完成任务的姿态。
其实哪里需要杜心茹介绍?那些年轻模特、演员们在预备接近他老爸的时候就已经打听了个干净。当然,杜心茹相信她们打听到的也不是什么好词。身边的人都觉得她古怪,她不是不知道。
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松哥低头在杜心茹的耳边低声说道:“她是我女朋友,我们熟悉有半年了。”
杜松在金融界是何等地位,虽然他待人接物的时候总是笑呵呵的,但自有不怒而威的气质,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温柔过?温柔中甚至还带着几分讨好。
杜心茹看了看 Cicibaby,半年,相比起那些露水姻缘确实算长的。
“我是她女儿,我们熟悉有六十几个半年了。”杜心茹这话是说给Cicibaby听的,也是说给她老爸听的,她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暗示他们的年龄差距。
Cicibaby来见杜心茹时是打算其乐融融客套一番的,却不料杜心茹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反而让她脸上挂不住。
Cicibaby脸色冷淡下来,自己找着台阶下:“电影马上开场了,我先进场。”
松哥意识到Cicibaby心里不愉快,正要挽留,Cicibaby却客套地笑笑,折身进场了。
气氛着实有些尴尬,松哥打圆场一样,对杜心茹说道:“我们先入场吧。”
杜心茹惊奇地看着松哥,“我没打算进去看啊。”
杜松微愣了下,脑海里回想起这些年来和杜心茹相处的场景。他爱这个女儿,他也能感受到女儿对他的爱,可是他们见面的时候却总是这样不冷不淡,气氛不算紧张却总是尴尬。
“小杜,你也不小了,是不是该学学怎么收敛自己的脾气了?不要一碰到事就耍小性子……”松哥想劝劝自己的宝贝女儿,话还没说完,杜心茹就打断了他。
“你也知道你女儿不小了?怎么还找个比你女儿小的?”杜心茹几句话就说得杜松哑口无言。
酒店里往来的人多,杜松不方便在这种场合多说什么,只好劝道:“算了算了,和爸爸一起进去吧。”
杜心茹一脸倔强,“你不是比戏更好看吗,五十多岁的人,和一个比你女儿还小十年的人拍拖,还说年底就结婚。”
“哗,你听谁说的?”松哥一脸愕然。
“全部亲朋好友都打电话来向我打听,还说出来的八卦杂志都在这么写。”杜心茹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作为男人,杜松的心里也许会走进很多女人,作为女儿,杜心茹的心里只有她的妈妈。
杜松最怕的就是看见杜心茹流眼泪,见她眼含泪光,顿时慌了神,一扫平日里叱咤商场的模样,急忙解释:“宣传来的!宣传来的!点子是电影公司想出来的。”
杜心茹咬着唇,忍着心里的痛,泪眼注视着老爸:“我这次之所以愿意来你的电影首映礼,是因为我想认认真真地对你说,假如你真的选择和那个Cicibaby结婚,我们就断绝父女关系。总之,你和她结婚之日就是失去我这个女儿之时。”
“小杜,不要说这种话。”杜松真担心杜心茹会急坏了身体。
“你老爸是浪子来的嘛,怎会结婚呢?你看,我和你妈妈不也没有结婚嘛。”杜松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杜心茹了。
杜心茹对老爸也算了解,知道他不管怎么花心,都不会忘了自己有个宝贝女儿。
“你记得就好。”杜心茹的心里是甜的,但这甜里仍然有些许的苦涩。她总是那么固执,固执地想尽办法干扰老爸沾染别的女人,可她心里又很清楚,她所能做的非常有限。
杜心茹对老爸给的答案说不上满足,也说不上不满,只是觉得委屈。
看着杜心茹离开的背影,杜松心里很不是滋味。
杜心茹越想越委屈,越委屈就越生气,从圆方戏院走出来的那一刻眼泪在眼眶里晕开了花。
杜心茹自进入首映礼现场就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模式,她早就察觉到电话在响,却无心顾及。在她冲出门口时,电话又震动个不停,扰得她心烦意乱。
杜心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晚上12点了。在这个点儿上,也就只有百天明会一再骚扰她。
杜心茹刚打开手机就看到一堆信息:
“你去哪儿了?”
“Come!”
“救命啊杜队长!”
一看到百天明发的一连串消息再加一堆表情符号,杜心茹就猜到这家伙又喝醉了。
杜心茹本想收起电话,佯装没有看见,电话铃声却又响了起来。
杜心茹有些不情愿地划动了接听键。
“小杜……是我……”
电话那端的百天明果然醉醺醺的,让杜心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真是麻烦,你在哪儿?”
百天明刚要回答她,就哇啦一声吐了出来。听到呕吐声,杜心茹的脸上再次布满了嫌弃的神色。
尽管杜心茹嫌弃了百天明千百遍,但她还是要去把他载回家,谁让她是队长呢!
杜心茹坐在出租车上,心里一肚子的火,泡妞的是你,收拾残局的却是我。换句话说,被取悦逗乐的是别的女人,收拾百天明这个醉鬼的却是她,真是头疼!
杜心茹找到百天明的时候,百天明正醉倒在路边不省人事。
“醉鬼一个!”杜心茹没好气,从车里走出来把他扛在了肩上。
“小杜队长,你好香啊。”醉成烂泥的百天明迷迷糊糊间闻到一阵香味。
“你很臭啊!”不是杜心茹抬杠,是百天明身上真的有一股酒臭味!
百天明醉呵呵地笑着:“男人当然臭了,不然怎么会叫臭男人啊。”
恍惚间,百天明用手缠着杜心茹,惹得杜心茹一肚子官司,最后像拖死猪一样把百天明拖上了她的车。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第19章免费全文阅读

一阵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原本要归于安静的夜晚吵闹得不得安宁。
那是秋风洗衣店柜台上的四个手机传出的铃声,像四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又像絮絮叨叨的监工。
一个身形娇小的女人捧着一大叠待洗的脏衣服从屋子里走过,脚步仓促凌乱,既想接电话,又担心衣服会洒落一地。
每当这个时候,女人就最担心有客人上门,偏偏怕什么来什么,一个提着一大包脏衣服的男人走进了店里。
已经忙得不消停了,哪里还有精力招呼客人。
女人把脏衣服放在筐子里,这才露出一张清秀的脸。
大晚上的听着手机铃声响个不停还挺闹心的,前来洗衣服的张东皱起了眉头。
叶子却并不着急,迤迤然走向柜台,查看着电话。第一个是常客黄先生打来的,第二个是一串生疏号码,第三个是老板打来的,第四个电话没有来电显示。
疲惫的叶子既不想听常客絮叨,也不想再接业务,至于老板啰里啰嗦带着责备的吩咐她更是不想听,倒是那个没有显示来电信息的电话让她稍稍有点爱好。
叶子拿起了第四个电话,试探地:“喂?”
电话那端安静得有些过分,让叶子的心忐忑起来,她仍然用试探地语气说着:“我是叶子……您是哪位?”
“哦……肥波哥……”叶子有些慌,声音也有些变声。
“肥波哥,我不在香港啊,我现在还在东莞没回来。”
一旁的张东看着眼前斯文秀气的女人睁着眼说瞎话,不由得笑了笑。
“哎!下个星期啦…下个星期底回来…就马上找你啦,就这样啦,Bye Bye!”叶子仓促地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叶子稍稍松了口气,她的余光瞥见张东正在看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张东。
忽然,洗衣店内多出来半个肥大的人影,张东和叶子几乎同时顺着人影向店门口看了去。
是一个肥仔,生得一脸横肉,冷着一张胖脸凶狠地盯着刚挂了电话的叶子。
叶子看清来人正是电话里的肥波后打了一个激灵,害怕地暗自嘀咕起来:“就知道说谎骗不了人,要坏事了!”
“肥波哥!”叶子强作镇静,赔着笑打着招呼。
张东笑着摇摇头,这女人怕是麻烦大了。
叶子把肥波请到了店里的后巷,肥波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也腻了叶子的寒暄客套,直接破口大骂:“三八!连我肥波你都敢骗?!”
肥波混迹江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谁敢像叶子这样把他当猴耍。
叶子吓得脸色惨白,赔着笑脸,“唏!跟肥波哥开个玩笑嘛!其实我早就看见你了,我这么大个店在这儿,你还怕我走了吗?”
肥波闷哼一声,眼中似有杀意,叶子暗暗在心里叫了声不好,发软的双腿想往后退,可还没来得及跨出一步,肥波就冲了上来按住了她的头。
肥波揪着叶子的头发,按着她的头往墙上撞,“三八,我们收了老板钱,不做事会被人斩的!”
叶子顾不得痛,喊着冤枉:“钱我一分都没有收,是你收的啊肥波哥。”
肥波怒骂:“你不会天真地以为我给的那只迪通拿是生日礼物吧?”
生日那天,肥波给了叶子一块劳力士迪通拿手表。
“我不是退还给你了吗?”叶子痛得嗷嗷直叫。
肥波气哼哼地掏出一只手表,“这只?”
肥波在叶子面前亮了一下手表,随后生气地扔在了地上。手表落地,碎成了一地零件。
“假的!”愤怒之下,肥波喝骂的时候唾沫横飞。
肥波指着叶子,“几万块的东西你也敢骗我!”
叶子不愿意做事,这已经让肥波怒火难消了,竟然还用假货忽悠人,不是拿他肥波的脸当地毯踩又是什么?
叶子两眼茫然,“假的吗?我当初明明收到的就是这只啊。”
叶子以为,只要死咬谎言就不会被拆穿,真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女人!肥波懒得和她多说,胖手在她清秀的脸上响亮地扇了一巴掌,另一只手继续拽着她的头发撞墙。
暴怒之下,肥波已经忘了叶子是个瘦小的女人,根本经不住他这样的暴打。
又是喝骂又是砸墙,后巷的动静实在太大,让张东循声追了过来。
“喂!停手!”
叶子一看到张东就跟见到救命稻草一样,喊起了救命。
肥波停了手,转身去看张东。张东趁机把叶子拉到了自己身后,刚才那个清秀的女人一转眼就变得头发凌乱、满身是伤,任谁也看不过去。
“兄弟,有事慢慢说,何必动手?”张东不清楚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不敢乱劝。
肥波正在火头上,对张东这种忽然冒出来的和事佬十分不满,喝骂道:“我和这个三八的私人恩怨,关你什么事!走开!”
一个人高马大、体型彪悍的大男人动手打一个娇小的女人算怎么回事?张东道:“信不信我报警?动手动脚打女人,你还是男人吗?”
叶子躲在张东身后,附和着指责肥波:“对呀对呀,你还是男人吗?”
肥波真是觉得火大,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人敢拿他当猴耍,现在一个莫名其妙跳出来的路人甲也敢对他大吼大叫,顿时拔高了音量喝道:“当我肥波好欺负吗?”
肥波眼里凶意越来越浓,叶子看得浑身发抖,小心提醒张东:“他是黑社会来的。”
张东在听到“黑社会”三个字时没有任何畏惧,忽然,那肥胖的古惑仔冲了上来,挥拳砸了过来。
这世上有两种胖子,一种是虚胖,没什么力气,到哪儿都跟个病秧子似的。另一种是实实在在的胖,胖得壮实,一拳下去就会要人半条命。肥波无疑是后者。
张东往后侧方向闪了下身体,躲开了肥波这一拳,同时伸出手臂格挡,让肥波没办法打到叶子。
肥波没想到这忽然冒出来的路人甲竟然身手不错,让他险些吃亏。
叶子一看张东会些拳脚功夫,眼睛里顿时有了光线,她小心地借着张东的身体避开肥波。
肥波的拳脚有力得益于他的胖,但他动作迟缓、反应迟钝也和他的胖有关。一个回合下来,肥波被张东***在地。
肥波一身肥肉撞倒周边杂物,扫帚、衣架、抹布,乱七八糟一大堆,落了他一脸,砸得他晕头转向。
肥波的胖手抓开脸上的破布,这才看清张东竟然稳稳地站在原地,连发型都不带乱。
肥波还没来得及动弹一下,头顶上的杂物有了松动,轰隆一声又砸了下来。
“嗷——”肥波的惨叫声在清冷的后巷显得十分清楚。
叶子眼里浮起自得之色,“活该!嗱!以后不要再烦我啦!”
“走啊!”张东拉着叶子的手就走。
肥波痛得顾暇不及,一双胖手捂着头上的伤口,只觉天旋地转,像要晕倒一样。
*
叶子坐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门外的长椅上,头发打理好后,整个人稍稍有了点生气。脸上的淤青很明显,让她清秀的脸看起来有些可怜,额头还高高地肿着,同样有一团团紫红的淤青。
叶子试探地摸了摸脸,好痛。
她的左手也破开了一条伤口,血珠渗了出来。
张东从便利店买了些药品出来,坐到了叶子身旁。
张东动作麻利,很快就拿出了药品,熟练地擦拭着叶子手上的伤。
叶子着实没想到,最后一个到店的客人会帮她这么大忙。
“谢谢……刚才假如不是你,我可能会被他打死。”叶子一想到肥波刚才的样子就感到一阵阵后怕。
张东手上的动作没停,只是问:“你怎么会和黑社会打交道?”
“他是我同事来的,我们都是卖保险的,是他逼着我和他一起做坏事。”面对热心的张东,叶子情不自禁地敞开了心扉。
“什么坏事?”张东随口问。
叶子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对张东隐瞒的,坦诚地说道:“他逼我出卖客人资料,卖给那些美容公司、财务公司、***公司…”
叶子瘪瘪嘴,“总之,都是些违法的事。”
张东眉头一皱,“你答应他了?”
叶子摇头,“当然没有。我这个人虽然贪财,但也知道有的钱能赚有的钱不能赚。总之,违法犯罪的事我不做,***我也不做。”
叶子信誓旦旦的样子颇有些可爱,让张东为之一笑。
一阵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打断了叶子的思绪,让她浑身一震。
自从接了肥波的电话后,叶子就像落下了后遗症似的。
“不用怕,是我的手机响了。”张东指了指手里的手机。
叶子噘着嘴,自己确实有些反应过度了。
“喂?强总?”
叶子看着张东接电话的忙碌样子,摇摇头,都是为了生活奔忙的人,这么晚了却还要操心各种事。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小说推荐

守护神之保险调查同名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用深厚的文笔功底勾勒出了属于文里的世界,人物描写传神,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 ,引人入胜 ,越读越有感觉,实乃必读佳品!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