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沉王(江沉沙杨小月)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沉王(江沉沙杨小月)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沉王(江沉沙杨小月)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热血青春时间: 2018-12-0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文笔精妙,刻画生动,情节丝丝入扣,这部小说不看可惜。沉王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氛瞬间凝固。江沉沙的背后掀起一层冷汗,他堂堂北雁军的少帅,竟然在一个姑娘面前产生了临阵脱逃的念头。

沉王小说简介

江沉沙端稳木盘,推门而入。
房间里开着窗,但仍散不去一股草药的味道。那姑娘倚坐在床上,斜披着一头长发,原本苍白的脸上已有了血色。
“姑娘,该喝药了。”江沉沙把汤碗递了过去。

沉王(江沉沙杨小月)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请进。”屋内传来了女声,有些沙哑。
江沉沙端稳木盘,推门而入。
房间里开着窗,但仍散不去一股草药的味道。那姑娘倚坐在床上,斜披着一头长发,原本苍白的脸上已有了血色。
“姑娘,该喝药了。”江沉沙把汤碗递了过去。
姑娘不为所动。她眨着眼睛,把江沉沙上下打量了一番:“就是你吧。”
“嗯?”
“是你把我救出来的吧。”她问。
江沉沙点头:“是。”
那姑娘撇开目光,看向窗外。沉默片刻后,她深吸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听说——我当时是光着身子的?”
气氛瞬间凝固。江沉沙的背后掀起一层冷汗,他堂堂北雁军的少帅,竟然在一个姑娘面前产生了临阵脱逃的念头。
他再次点了点头——艰难地。
那姑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脸颊上忽然飞起两片红晕。她虚弱地撑起身子,双膝跪地,抱起拳道:“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江沉沙忙把她扶了起来:“快起来,他们说你还不宜动气。”
“方才我得罪了位小兄弟,还请你转告他,我会去赔罪的。这份救命的恩情,我也一定会报。”那姑娘喘着气,接过药汤。她喝得很艰难,每咽下一口,眉头就拧紧一分。
这也难怪,直到昨天,她都还连水都喝不下去。
江沉沙静静等着,拿起了那白玉坠子。之前这坠子上满是血污,看不太清楚,现在一看,那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又涌上了心头。
这是半块白玉珏,断口虽不规整,但也已经被摩挲得光滑润泽,想必是被贴身戴了很久。
“原来没丢……”看见这玉坠,那姑娘的眼眶忽然红了。
“原先的绳子应该是被泡烂了,府上的家丁帮你重新穿了一下。”江沉沙把它递了过去,“在下姓江名川,不知姑娘芳名?”
那姑娘“啊”了一声,似乎犹豫了起来。半晌过后,她启唇道:“我叫宁误,宁死不屈的宁,误入歧途的误。”
宁误,应该不会是真名。江沉沙虽然没有接触过纵横家,但他听说过不少传闻。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这些能窥测天意的奇人们,往往顺势而易主,连主公都不止一位,更何况姓名了。
彼此都用假名来招呼吗……江沉沙在心里苦笑一声。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叫这个名字。”宁误咬了咬下唇,“你喊我……小误就行。”
“那么,误姑娘,我有些疑问,还请姑娘指点一二。”江沉沙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那白玉坠子,你是从哪得来的?”
宁误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江沉沙会这么问:“这是家里人给我的,我从小就戴在身上。”
“它是被摔碎过,还是原本就这样?”
“一直如此。”宁误眨了眨眼,“少侠,你怎么问起它来?”
半块玉珏,也就意味着它原本应是一对……江沉沙猛地一怔:难道我以前见过另一只?若真如此,那么在北雁军中,一定有和这姑娘有关联的人。
“少侠?”宁误轻唤了一声,这才让江沉沙回过神来。再抬眼看去时,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位生疏的姑娘亲切了不少。
“抱歉。”他赔笑一声,重整思绪后再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困在那个地穴里?”
宁误的目光里仍含着迷惑。她轻捏着手中的玉坠:“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我有时间。”江沉沙正襟危坐。窗外桂花零落。
宁误把坠子戴在脖子上:“我是纵横家,这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当时你们闯入地穴,假如不是我施展了纵横之术,毒气一旦遇上火,我们连全尸都留不下来。”
有这回事?江沉沙心里一惊。他落地后没多久就被困在了幻象之中,对于宁误说的这些并无印象。
“当今天下,懂纵横之术的不过百人,而能看透一载光阴之外的,更是只有寥寥十几人。”宁误缓缓道,“在这十几人之中,只有一位是三秋人。”
“三秋人?”江沉沙头一次听说,“是指纵横家的首领吗?”
宁误略一沉吟,摇了摇头:“是先皇设立的机密组织。三秋人都是诸子百家的顶尖高手,先皇希望他们能够占破天机、通晓阴阳万物,从而保护大嵬江山,直至千秋万代。”
在北境可从未听说过这些事。战场瞬息万变,边关战士们都是活在当下,吃完上顿就开始盼下顿,哪里顾得上千秋万代。
江沉沙重整思绪:“这跟地穴有什么关系?”
“那位加入三秋人的纵横家,是我的……旧人。”宁误握紧坠子,“为了寻他,我四处打听三秋人的下落,才会找进这座深山。”
旧人?莫非就是北雁军中人?江沉沙心里一紧。
“然后你误入了地穴?”
“不。”宁误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我是被一路追杀,迫于无奈,主动躲进去的。”
她的眼睛……没有说谎。江沉沙眉心一紧:“为什么会被追杀。”
宁误叹了口气,把话锋一转:“先皇驾崩之后的事,你知道多少?”
“百家大流放,还有……”江沉沙轻吸一口气,“江府被一夜屠门。”
“我们那位新天子的手段,可远不止如此。”说到这,宁误闭上了眼。她飞快地默念了什么,忽然把双眼一睁,金色的光线在瞳上骤然绽放。
纵横术?
江沉沙忍不住朝前倾了倾身子。只见一对罗盘在她眼前层层展开,复杂的金线纵横交错,细如毫芒的字符在其间星罗棋布。
“唔!”宁误浑身一颤,眼眶里忽然涌出了血。她伏在被子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没事吧!”江沉沙站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慌。”宁误擦了擦眼角的血,面色苍白,“江少侠,对不住,我刚才试了试你。”
江沉沙一脸茫然。
“有些话,我不敢随意说。”宁误莞尔一笑,汗珠顺着颈脖滑下,“别看我这副模样,我可是很惜命的啊。”
难道她用纵横术窥探了我之后的言行?一种微妙的错乱感涌上心头,江沉沙忽然来了兴致:“你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大流放和江府屠门案,都是李濯登基之后的事。”宁误直言不讳,“早在先皇驾崩之前,他就已经做了许多预备,其中有一项,就是追杀三秋人。”
江沉沙并不质疑,那一夜江府的惨状出现在脑海中。对于李濯的残忍手段,他早已恨之入骨,无论那个暴君做出什么,他都不会觉得惊奇。
“少侠,”宁误淡淡一笑,“杀气太重了,收一收。”
江沉沙回过神:“见笑了……”
“能帮我倒杯水吗?”宁误指了指桌上的茶壶。喝过后,她长出一口气:“所谓的追杀,说白了,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连坐,对吗。”江沉沙放下杯子,“只要与三秋人有关的,一律格杀勿论。”
宁误点了点头,恨恨道:“我是在问路的时候被盯上的,被辰王教发了红榜。那帮教众做事和疯狗一样,一旦被咬上,根本甩不掉。”
“辰王教?”
“怎么,去年闹得皇都满城风雨,你竟然不知道?”宁误有些不可置信。
江沉沙苦笑一声。除了四年前自己受诏入宫接受封赏外,他这几年就没有从前线上退下来半步,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什么教。
“就是一帮狂热的信徒,坚信李濯是辰王转世,到处宣扬他的功绩。”宁误的语气里满是不屑,“当时惹得先皇都震怒了,皇都戒严,杀了好多人。后来这帮人就转到了暗处,耳目还颇多呢。”
辰王转世?好大的口气。江沉沙在心里冷笑一声。“辰”乃是天地间第一位王的名讳,他李濯有何能耐,敢自称是辰王转世?
宁误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又扬起嘴角添了句:“那帮人还自称看过李濯的***,说有辰王印记。我真是好奇得紧,他们看的到底是哪儿?”
沉默片刻后,二人相视大笑起来。

沉王(江沉沙杨小月)第16章免费全文阅读

“来龙去脉,我大概知道了。”江沉沙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不过照你所说,那地穴里的阵法也是三秋人设下的?”
宁误面露难色:“应该是吧。”
能和千岁换命阵这种邪术扯上关系……
“你的那位旧人,到底……”江沉沙话刚出口,就自知不妥,赶忙收了声。
“我明白你的意思。”宁误提起脖子上的白玉坠,“等找到了他,我一定要好好问清楚,不合我意,便狠狠给他一巴掌。”
说着,她想抡起手,无奈气力虚弱,抬不高手臂,只得笑笑作罢。
“没想到我会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宁误看着自己瘦如枯枝的手腕,神色有些惨淡。
狼狈吗……江沉沙默不作声。在他看来,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了,那千岁换命阵里匍匐着的无数怪物,曾经可都是人。
正当此时,他双耳一动,闻声屋外传来了脚步声。
“江少侠,老爷有请。”是小青的声音,“若方便的话,请姑娘也赏光同去。”
现在?江沉沙有些诧异。他开门应了几句,末了,又问道:“杨少爷回来了吗。”
小青摇了摇头。
还没回……江沉沙隐隐有些担心。杨千钧虽然揽了责,但再怎么说也是为了妹妹的安危,如今杨小月好不轻易保住了性命,他却为此挨了一巴掌,心里自然不会好受。
不过,之后的事就不归自己管了。
“误姑娘,能走动吗?”他回头看去,却见宁误已经站了起来。
“恩人之约,我岂有不去的道理。”宁误调整呼吸,蹒跚地迈出脚步。她的腿已经不知有多久没有用过了,没办法马上走稳。
江沉沙要去扶,宁误却摆了摆手:“不能再麻烦你们了。”
一踏出房门后,潮湿的苦味就扑面而来,风也更冷了些。抬头看去,云里呈现出沉沉的黑色,若不是那房间里的药味太重,江沉沙应该能更早察觉。
大雨将至,就像那天的洛城。
“请随我来。”小青做了个“请”的手势,向正厅走去。
江沉沙跟在宁误后面,本想在必要的时候帮忙扶一下,却没想到这姑娘一路越走越稳,到后来几乎就与常人无异了。
正厅门前种着两棵桂树,满地的碎花随风而走。
“老爷,少侠他们到了。”
只听杨逐笑道:“快请进!”
待二人入座,杨逐把手一拍:“上菜。”
“抱歉啊少侠,虽然有些唐突,但无论如何我都想好好谢谢你。”他端起酒,“一会儿我还要去村长家赴宴,所以才把你早早喊了过来。”
是因为杨小月吧。江沉沙也不多说,敬了回去。
杨逐又斟满一杯:“少侠,你和那小兄弟为了小月做的事,我都听村长说了,如此恩情,杨某实在不知如何报答啊!”
说罢,他端杯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一饮而尽后,他再斟一杯道:“如今,令正也醒了过来,实在是值得庆贺!来!”
令正?是指宁误吗?江沉沙久居北境,接触的酒局大多不拘小节,所以对一些称呼并不熟悉。但他也不好无礼,只得端起了杯子:“这都多亏了贵府的……”
话音未落,他忽然感到背后一凉。侧眼看去,只见宁误满脸通红,咬着下唇看着自己。
难道!江沉沙忽然觉得耳朵滚烫。他忙改口道:“杨大侠,误会了!我和误姑娘并非你想的那样!”
杨逐“咦”了一声,随即大笑着自罚一杯:“我看你那般关切她,还以为你们是一对呢!”
啧。
江沉沙看向宁误,压低声音:“实在抱歉,我不太懂这些。”
宁误只点了点头,脸上还是红的。
他一口闷酒喝了下去。
酒过三巡后,杨逐似乎喝得有点飘忽。他晃悠悠地站起身:“江川老弟,从今往后,你们几位就是我杨府的大恩人,安心住下便是!”
“您喝多了。”江沉沙笑笑。
“我并没有在说笑!”杨逐双手撑在桌子上,眼睛直盯着江沉沙,“我这府上,难道有什么不和你心意的吗?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远离世俗,还管他什么大流放!”
“承蒙您厚爱,不过……”江沉沙端起杯子,“我今晚就会离开。”
“今晚?可我听说,小误姑娘的余毒还未散尽,不宜走动啊。”杨逐一愣,随即眯起眼笑了,“况且……老弟,你可别忘了,你还是我的门客。”
忘了还有这一茬。江沉沙皱紧了眉头。
“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那小兄弟和这位姑娘着想吧?”杨逐眼里的酒意已经散去大半,“他们愿意走吗?”
“杨老爷,我……”宁误刚要说话,却被江沉沙打断。
“对不起。”江沉沙抱拳道,“我那小兄弟,想必比我更急着要赶路。至于误姑娘……”
他看了一眼宁误。
“恳请杨府,收留她些时日。”
宁误瞪大了眼睛。
杨逐皱起眉,眼角的刀疤抽动了一下:“你们不是同伴?为何留她一个?”
“算不上。”江沉沙把脸色一沉,语气里毫无波澜,“我与误姑娘只是萍水相逢,救她一命,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今后,我要继续南下,路途艰远,难以顾及姑娘周全。”
言外之意,是把宁误当作了累赘,虽然有些狠决,但这是江沉沙一早就下定了决心的。他生长在军中,只会和男人打交道,领着一个青莲子就已经有些吃力了,再带着个姑娘赶路,难免会照顾不上。
更何况,她可能还与北雁军有关。
他盯着酒杯,目光淡漠。宴席的气氛瞬间变得很沉重。
宁误轻轻闭上了眼,躬起身,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诸位救命之恩,我来日必报。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给在座各位添麻烦。”
说罢,她拂袖起身,最后看了江沉沙一眼,大步出门。
“你们这……”杨逐看向江沉沙,“老弟,这真是你的本意?”
江沉沙走到厅正中,把衣摆一掀,低头作揖:“这几日,承蒙杨府照顾。江沉沙,在此谢罪。”
“江沉沙?”杨逐一愣,警觉起来,“你用假名?”
江沉沙咬紧牙关,把心一横。
“我乃是镇安大将军江怀远的儿子,家父被奸人所害,府上满门被屠。我背着通敌叛国的罪名,从皇都逃至此,捡回一条命。”他抬头看向杨逐,“再留我,恐怕会招来无妄之灾!”
这一番话说完后,众人皆惊。门外冷风骤起,乱花飞旋,沉闷的雷声从远方传来。
对不起了。江沉沙垂下目光,忽然觉得有些冷。他不想再连累更多的人了,哪怕是蛛丝般微弱的联系,他也必须斩断。
“老弟的酒量不行啊,”杨逐勉强笑了笑,“这都开始说胡话了。”
江沉沙也不言语,用戒指划破掌心,鲜血瞬间涌出。他把手横着一挥,一闪间,血刀将飞入的一朵落花一斩为二。
“这……”杨逐的脸色煞白。
“兵家,血术。”江沉沙收刀入手,“江家是大嵬最后的兵家血脉。”
“竟是真的……”杨逐沉吟片刻,起身将他扶起,“我还在江湖时,便十分仰慕大将军。没想到一代忠良,竟然落得如此下场……少侠,快请起。”
说罢,他招呼家丁:“小青!拿些便于活动的衣服,还有干粮、盘缠。”
不愧是一府之主,果然是明白人,当机立断。江沉沙抱拳:“多谢。”
“江少侠,恕杨某无能,不敢留你了。”杨逐恭敬地作了一揖,语气里有些愧疚,“民不与官斗,更何况在金云村。远离纷争是这里的存续之道,我实在是……”
“是我自己要走,与你无关。”江沉沙笑了笑。
“你们要南下?”
江沉沙点了点头。临渊学宫的事,他不打算说。
“趁着这几日没有雾气,从这里顺着河道向南走上一个月,有一片名为‘云鹘’的百里大泽。”杨逐取出江沉沙的地图,指着说,“若能渡过大泽,你们就到了焕城的边境。”
焕城是池国的六城之一,又有“金火城”的美名。江沉沙虽然驻守北境,但对于大嵬最大的邻国,他还是十分了解的。大嵬定的罪,池国未必会认。
只可惜,他不是要逃,而是要杀。
“少侠,你听我一句,还是去劝劝小误姑娘吧。”杨逐把地图递给他,“你方才实在是言重了。她要是赌气出了村,孤身一人,可是会死在山里的。”
江沉沙看了看门外的天色。连天的乌云压暗了残阳,混沌之中好似烧起来了一般。
他叹了口气:“我去带她回来。”
话音一落,江沉沙飞身出了正厅。问过家丁后,他一路穿出杨府,来到了街上。左右环顾,冷风吹过衣架,村民们步履匆匆,都在赶向家里。
“误姑娘!”江沉沙喊了一句,无人回应。
一种莫名的不安感涌上心头。
“误姑……”
刚一开口,他惊觉身后有气息。本能地想要避开时,一双手已经猛地探了过来。

沉王小说推荐

沉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用深厚的文笔功底勾勒出了属于文里的世界,人物描写传神,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 ,引人入胜 ,越读越有感觉,实乃必读佳品!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