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小良辰(倪央许辞)小说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小良辰(倪央许辞)小说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小良辰(倪央许辞)小说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8-12-0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身边的书迷朋友们都在追的一部高质量小说,小良辰小说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他的目光一向内敛又平静, 不带喜恶, 看着大姜的时候却陡然起了波澜, 说不清是责备还是无可奈何, 一边沉沉叹了一口气。

小良辰小说简介

他的目光一向内敛又平静, 不带喜恶, 看着大姜的时候却陡然起了波澜, 说不清是责备还是无可奈何, 一边沉沉叹了一口气。
倪央拉着门, 等许辞和大姜进来了,她看着许辞与大姜的背影,还是快步走上前。

小良辰(倪央许辞)小说第17章免费全文阅读

只是东方人本身就显小, 而倪央的容貌放在东方人里都有些偏少女幼龄,是以那些来搭讪的人, 大多数会很好奇地询问她的年纪。那些想与她有露水之交的,更会直白地问她是不是成年了。
想起先前的事, 倪央抿唇, 多少有些无奈。
被许辞撑住的大姜这时候却忽然“唔”了一声,像是有些不舒适。
倪央回过神来, 忙对许辞说道:“不用了,我不冷,我帮你把大姜扶进来。”
许辞听她拒绝,目光压抑下了不为人知的情绪。
在让倪央多披一件衣服这件事上, 他没有坚持, 但是他并不想让倪央过来帮她。
他示意倪央去扶着门:“大姜太重,我一个人来就行。”
许辞说着,抬眸看了倪央一眼。
灯光下的倪央肌肤很白, 莹莹如玉, 眼睛湿漉漉的, 干净漂亮。
她这么干净, 他不想让她沾到酒气。
他又侧眸看了眼醉死过去的大姜, 浓眉紧紧皱了皱。
他的目光一向内敛又平静, 不带喜恶, 看着大姜的时候却陡然起了波澜, 说不清是责备还是无可奈何, 一边沉沉叹了一口气。
倪央拉着门, 等许辞和大姜进来了,她看着许辞与大姜的背影,还是快步走上前。
她想帮忙,许辞却侧身带着大姜躲开了。
倪央只得快步走过去把沙发上的抱枕挪了挪,给大姜让出地方,她问许辞:“大姜这是怎么了?”
“喝酒了。”许辞把大姜放到了沙发上,终究皱着眉。
她当然知道大姜是去喝酒了,他身上酒气这么重:“为什么喝酒?”
“借酒消愁。”许辞话音一落,他兜里的手机一个劲儿地响了起来。
是“门前大桥下”的手机铃声。
许辞没动。
倪央提醒他:“手机。”她没想到许辞这么正经的一个人,竟然用着和大姜同款的手机铃声。
“这是大姜的手机。”
许辞没有接电话,而是问倪央:“我能去接杯水吗?”
倪央点了点头。
许辞熟稔地走到了厨房去接了杯凉开水出来,从兜里没拿出来手机,却拿出来了些药盒。
他兜里的手机铃声正唱到了“游过一群鸭”,许辞清俊的面庞上,脸色有些难看,他解释道:“给大姜打电话的,是他……”
许辞一顿,斟酌了一下语句:“是曾经被大姜追求过,没成功,离婚之后又回来找他的女人。所以我觉得我不能接,这事我不能插手。”
倪央半晌没说话。
许辞这句话里没一个字是难以理解的,但是信息量大得要命。
她想了一会儿,越想眉头越紧,小脸儿一肃,看着大姜的时候,目光里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
曾经追求过但是没追求上……离婚之后又来找……
大姜这是被备胎了啊。
“大姜……”倪央想问大姜是不是还喜欢许辞口中的那个人,但是话说到一半又停住了。
许辞告诉她这些就足够了,她不想再主动去打探大姜更多的私事。
倪央垂了垂眼,看着桌子上乘着水的玻璃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许辞动作熟练地捏着大姜的下巴把药给喂了进去,做完这些,他修长的手指上沾上了些从杯中漏出来的水和白色的药末,许辞的眸色一黯,对倪央说道:“我能借一下卫生间吗?”
倪央点点头:“你去吧。”
刚才许辞给大姜喂药的时候,她不动声色地观察了很久。
许辞的动作熟练到让他怀疑,大姜这不是第一次醉酒,许辞也不是第一次应对这种情况。
但是他们怎么会到了她这里来了呢?
许辞从卫生间一走出来,就看见倪央半蹲着身子盯着躺在沙发上的大姜看。
他看不见倪央的脸,但是单看她小小的背影,就觉得她似乎格外专注……
一个醉鬼,有什么值得她专注的。
“老师……”他喊了她一声。
倪央正猜着大姜是喝了多少酒,闻声许辞叫她,她回头一看。
许辞在卫生间里面的时候洗了手也洗了脸,外套也解了下来搭在胳膊上,内里黑色衬衫的扣子原本一直扣到最顶上那颗,现在却被他解开了,起伏的锁骨格外明显。
倪央多看了两眼,又垂下眼去:“怎么了?”
“半夜过来,打搅到老师了。”
倪央的眉心轻轻动了动。
她确实有被打搅到。
但是似乎她对于许辞和姜原子的容忍度比较高,这种事情假如就这一次,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倪央站了起来,面容严厉:“你们两个晚上这么晚是去哪儿了?学校宿舍没有门禁吗?就不怕受罚。”
许辞抬手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我没有门禁。”
“但是他有。”许辞指了指姜原子。
这也是他头疼的地方。
几年之前姜原子就曾经因为多次夜不归寝被学校通报批评,后来在出了事之后,直接被学校开除了学籍。能够让姜原子重新回来,学校是给了多大的让步,许辞心里都清楚。
现在似乎死灰又要复燃了……要是事情重新回到之前那么糟糕的境地……
有些棘手。
倪央没有问许辞为什么没有门禁,她皱眉看着姜原子:“一次不归寝会怎样?”
“一般查不出来。”许辞上学的时候一向遵守规矩,按理说他是不会在意违纪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的,但是他读博士那两年,正好是大姜违法乱纪最风生水起的时候,他耳濡目染,该知道的套路也就都知道了。
“不会怎么样,那还好。”
许辞忽然轻轻挑眉看着倪央。
倪央正颇感欣慰着,对上了许辞的目光,眼睛飞快眨了两下。
她垂了垂脑袋:“我又不是学校教导组的。”再说了许辞和姜原子不都是能动院的学生,她能罩一罩就罩一罩吧,他们只是一次不守纪律,又没有太坏。
倪央看了眼姜原子,又问许辞:“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许辞拧眉也看着姜原子:“我……”
“最近学校有比赛,四周的旅店都满了,所以我才来了这里。”许辞的声音微微弱了弱,“我想先打搅老师一个小时,等到他醒了,我就带他离开。”
倪央皱眉思考了一下这件事的可行性。
再等一个多小时,怕是就要接近晚上十二点了,他们两个打车去别的地方住旅店,到了早上要上课的点儿再起来,倒是真有够折腾的。
但是真要让他们两个待在她这儿,她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别别扭扭的。
“你等等。”倪央对许辞说道,一边去卧室拿出手机去给老顾打电话。
许辞在她离开后,把现在这屋子里面的摆设都看了一遍。
这屋子里现在到处都是她的东西。
一如方才在卫生间看见了洗手台上摆着的那些属于她的瓶瓶罐罐的瞬间,许辞的眼里兜起了几分笑意。
倪央给老顾打电话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忐忑,都这个时间了,虽说老顾没睡觉的可能性要大些,但是万一他睡了打搅到老人家就不太好了。
所幸电话被接起来的时候,那头老顾的声音很是欢快精神:“央央,找老顾有事?”
“有事。”倪央朝外看了一眼,“顾教授你熟悉姜原子吗?”
“熟悉熟悉。”老顾在电话那头笑,“我徒孙。”
徒孙……倪央抿唇:“你徒孙现在在我手里。”
老顾比她还随意,把这事告诉了老顾,老顾肯定也不会责罚许辞和姜原子,倪央就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说了。
老顾显然没料到姜原子会醉酒,原本开着玩笑的语气忽然变得火急火燎了起来:“央央啊,你现在和许辞好好看着他,我现在就找找我旧房子的钥匙,待会儿让许辞把他带我那儿去啊,许辞认路。”
倪央一句一句记在心里了,答应了老顾。
挂了电话之后,倪央把老顾嘱咐她的同许辞讲了。
老顾的第二通电话直接打给了许辞,他让许辞把姜原子带到他的公寓去。
许辞挂了电话,重新穿上了外套,撑起来大姜往外走。
倪央这时也围上了围巾穿上外套要跟着。
许辞转身看了她一眼,看见了她脸上的紧张焦灼模样,轻笑了一声:“你不要跟着了。”
倪央盯着大姜庞大的身子看,她总觉得许辞的身板会支撑不住,她跟着也要应对一下突发状况……
“在担心什么?”
他怎么又知道她在担心……倪央的身子微微一顿,连忙摆手。
她是有些担心,但是显然这担心没法直说,男孩子肯定都不希望被人说成弱鸡,倪央软声说道:“我只是有些担心你和大姜的安全。”
许辞默不作声。
他觉得假如倪央把她话里最后六个字给去掉,他会喜悦很多。
“老师……能不能不要早休息,等等我?”
倪央点头:“会的,你把大姜安置好了之后,一定要记得要告诉我。”
“打搅到老师了。”
“没事。”自家小白菜的事她帮帮忙也应该,倪央朝着许辞笑了笑。
许辞很快离开,倪央转身回到了客厅。
她把桌子上被大姜用过的饮水杯收到了厨房的洗碗池里,又闻着屋子里淡淡的酒气,皱着眉去打开了客厅的窗户。
窗户打开了又有些冷,倪央重新给关上了,自己进了卧室关上了门。
在卧室里闻不到客厅的味道了,倪央正在手机备忘录里写着“早上开窗透气”,门铃响了。
她走到玄关的时候,又听到了许辞的声音。
“你怎么回来了?”打开门之后她有些惊奇,下意识往他身后看。
“顾教授的家离这里不远。”许辞看着她的动作,目光略沉,“顾教授找人来照顾大姜了,你不用担心。”
“那还好。”倪央舒了一口气。
她又看着许辞,蹙了蹙眉:“那你回来……”
他又回来不会只是为了和她说一声吧,这也太麻烦了。
许辞的声音里含着轻轻的笑意:“我来找你。”

小良辰(倪央许辞)小说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倪央淡淡挑眉, 等着许辞的下文。
许辞继续道:“刚才过来把老师的客厅弄乱了,我现在重新给收拾收拾。”
他的目光显得波澜不定, 看着倪央的目光认真又真诚。
“这样啊……”倪央虽然被他们打搅到,但是本来她就没有多生气, 闻声许辞这样说, 心里莞尔,她笑道, “这就不用啦,你也快回去休息吧。”
许辞只默默看着她,等了一会儿之后才点头离开。
他走下楼道,回身看了一眼, 而后转过身来, 看了一眼路灯。
他本来是没有再上楼一趟的打算的。
但是他在安置好大姜,又走到这里来之后,看见了站在路灯下的施云景。
施云景显然也看见了他, 他们两个人没有交谈, 相视数秒。
所以他又重新上楼来了。
施云景要是误会什么……他最好误会些什么, 这样他也省力。
第二天倪央到办公室的时候, 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了许辞。
她的桌子被他收拾出来了两块相对的区域, 属于他的那边, 书和纸张开始多了起来。
“昨晚休息好了?”倪央把包搭在了椅背上, 坐下来之后问许辞。
许辞抬眸看她, 轻轻点头, 并没有说太多的什么。
“姜原子呢?”倪央有些不放心大姜的状况。
许辞的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 目光又阴沉了下来:“他醒酒了。”但是情绪状态还是有些糟糕。
只不过坏的这一面许辞并不想让倪央知道。
不想她太担心。
“昨晚……”他垂眸,长长的眼睫毛微颤,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歉意,“打搅到你了。”
这都道歉了三次了……倪央温柔一笑:“别放在心上。”
“以后不会再让大姜过去了。”许辞抬起脸来,也是一笑。
倪央只是垂了垂眼,她确实有被打搅到,可是要是许辞和姜原子再碰到差不多的情况无处可去,她也觉得有些惦记。
她这还真是为了小白菜们操碎了心啊,倪央轻轻一笑,对许辞说道:“下次不要再让姜原子出来喝酒了,否则要是让我知道了,小心我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许辞的目光微动。
她这是把他和姜原子看成是可以包庇的人?
思来想去,他和姜原子能同她搭上关系的地方,也就他在她的班上上课这一件事。
所以她是因为他,才会包庇他们?
行吧。许辞的眼睛里笑意闪烁,声线朗朗:“我答应你。”
他把“我答应你”这四个字说得若有其事,搞的正“虚张声势”板着脸端着嗓子教训人的倪央耳根子软了软。
真软了软。
许辞这嗓子,还真好听。
她忽然就想起了昨晚他向她读莎士比亚的那些精选句子的时候,腔调像是读诗一样,轻缓如风。这样的嗓音和发音很难得,她应该录下来经常听一听的。
“记住就好。”她红着脸说道。
今天倪央是有一节课的,十点多的时候上课,要上一个半小时多五分钟。
她和许辞一块儿进了教室,倪央先进,许辞在后。
许辞关上门,找了个位置坐下。
等到上课的铃声响了,这屋子里人也满了。
虽然是个二十人的小教室,却容纳了不止二十个人,因为还是有人搬了板凳进来旁听。
倪央上了这么久的课,也已经开始习惯了班里多来几个人的状况,班里出勤率大于百分之百,倪央省了功夫再去清点人数,乐得安闲。
下课的时候,刘庆宇过来找她,想让她去做学校话剧团举办的话剧比赛的评委。
倪央对这个倒是还算感爱好,但是刘庆宇说的时间在周末,周末她有别的安排,也就没有答应。
离开教室的时候她去把办公室的钥匙递给了许辞,嘱咐许辞帮她看着办公室。
她自己就不打算回办公室了,那里有许辞看着,她比谁都放心。
倪央打算先去食堂吃点东西,然后再去图书馆待着,把自己的工作汇报给做完,等到晚上,最后回家。
她没有留意到自己去给许辞钥匙的时候,教室里的窃窃私语声。
倪央离开,严寒的风让她扣严实了衣服外套的扣子,手机铃声响了,她戴上耳机接了起来。
有了上次在风中接电话冻僵手指的经验,倪央这回记得戴着耳机出来了。
打电话来的是施云景,倪央声线软软地喊了一声“哥”。
施云景沉默了一两秒,倪央闻声电话那头没有声音,调了调手机的音量。
“央央……”施云景的声音略显干哑。
“嗯?”这段时间施云景从来没有打电话过来,只是偶然周末会送些吃的用的到她的公寓来,是以在接到了他的电话的时候,倪央还有些惊奇。
“你……”施云景的声线压抑着,听上去并不明朗,“我要走了,你能来送送我吗?”
倪央往食堂走着的脚步顿了一下。
对哦……
确实快到了施云景归队的时间了。
可是……倪央皱了皱眉,她有在备忘录里记过施云景归队的日子,他应该是会在下个月中旬才走啊,怎么这么快?
“你是要提前归队了吗?”倪央多问了一句。
“嗯。”施云景回着她的话。
他现在就站在a大的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目光稍微有些放空。
他回来是因为她回来,他离开是因为她不在。
这个理由,现在能说吗?
施云景不敢说。
他在见倪央第一眼的时候是在倪春舟和施文英的二婚婚礼上,倪春舟爱排场,施文英也爱面子,婚礼排场很大,请了很多人。
但是施文英和倪春舟的结合,让他有些不喜悦。
施文英在他生父最艰难最低微的时候选择了离开,虽然她是个好母亲,对他和他弟弟施云焘都还不错,但是他的心里,一直带着点埋怨。
这点埋怨,随着时间流逝集聚了起来,在他生父因病去世的时候到达顶峰。
施文英和倪春舟的婚礼日子,选在了他生父去世之后的第三个月,那时候他心情压抑,婚礼现场只是坐在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然后他看见了倪央。
倪央那时候年纪还小,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她没有看见他,只是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在吃东西。
她吃东西的速度很快,动作却显得慢条斯理,腮帮子鼓着,也不狼狈,肌肤细腻,倒是显得很可爱。
后来有人指着她给他认,说这个是倪春舟的亲侄女。
他很早之前就听说过倪央的名字。
还有倪央父亲的名字。
倪央父亲倪春杉是国内物理学界的泰斗,有此虎父,倪央也不简单,虽然没有继续自己父亲在物理学上的天赋,却在语言学习上天赋异禀。
想想那时候他见她,她才十几岁年纪吧,物理化学成绩一塌糊涂,却已经会好几门外语了……
之前他在听说倪央这么小年纪就会这么多的时候,以为这个女孩会是个少年老成、戴着黑框眼镜的刻板的书呆子。
可是他没想到她会这么鲜活生动。
从此倪央成为了他的光。
他有心求学,却因为施文英刚带着他和施云焘离开的时候生活困苦,选择了毕业就去参了军,每次看到那些学历高的人,他有多羡慕,只有他知道。
施云景看着身边经过的三五学生,握着手机的手指就一点点圈紧。
他的目光一向冷硬没有什么感情,在看见那些学生的时候,艳羡的情绪怎么都藏不住。
想得太久了,渴慕得太久了,梦里全是,心肝都疼。
“央央。”他再度开口,唇瓣泛白,“来送送我吧。”
第一次还是问句,现在的语气,却不再是询问了。
“哪天啊?”施云景平时挺照顾她,他走,倪央确实也觉得自己是要去送送的。
“周六。”
倪央皱眉。
她本来是打算周六的时候去城市边缘的一个的风景区走走,活动活动筋骨来着。
“行,我去送你。”倪央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打算,爽利地答应了施云景。
施云景心里头稍微松懈了一下,他的眉目一软:“好。”
“我请你吃顿饭吧。”倪央走到食堂这边,忽然提到。
施云景正想答应,又闻声倪央继续说:“让叔叔和婶婶也都来吧,婶婶现在怀孕,你说去哪里比较好?”
倪央不喜欢施文英,但是对于一个怀孕的长辈,该留心的地方她还是会留心注重到。
但是倪央留着自己的小心思,她现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几个餐馆,都是那种饭店***很高,但是以她的经验,显然并不是很可口的饭店。
倪央回来短短几个月,江城的饭店已经被她研究得差不多了。
倪央看起来是个性子软的,其实不是,她全部的锋芒都暗藏在心里。
别人眼里她是块软绵绵的棉花糖,从外表到声音都像是个软到骨子里甜到心坎里的小可爱,其实这棉花糖里头的芯儿,才不是什么流浆糖心,该是些硬邦邦的石头才对。
她要是不愿意,那些惹恼过她的,静静就会被她膈应一下。
倪央不想和施文英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
她的话却被施云景给打断了:“不用了。”
“啊?”倪央觉得在施云景离开之前他们一起出去吃顿饭算是常规操作,虽然他们这一家本来就生疏,但是好歹还是得做做表面点击榜的。
“这两天我要去看看我一个战友的家人。”施云景找着理由,“你不用费心思想着要请我吃饭,你好好照顾自己。”
施云景的个子很挺拔,多年的军营生活让他的身上多了分***小生不会有的糙砾气质,站在行人里学生居多的大学校园里,显得很惹眼。

小良辰小说推荐

小良辰小说在线阅读故事情节的铺展,对人性心理的理解,人物形象刻画,人物性格的描述等都给读者带来细腻的感受,回味无穷,更多的是对亲情,友情,爱情以及世间红尘滚滚的真实理解,对人生的感悟。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