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上仙好生无耻(若依琉亦)第39章至40章全文在线阅读
上仙好生无耻(若依琉亦)第39章至40章全文在线阅读

上仙好生无耻(若依琉亦)第39章至40章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玄幻修仙时间: 2018-12-0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在哪阅读若依琉亦小说?小编提供上仙好生无耻(若依琉亦)第39章至40章全文在线阅读:坐在另一侧的杨大锤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啧啧’道:“我说你们这一大一小的,那姑娘还没死呢,你两就哭的死去活来,这要是真有个……唉……唉……别打了别打了”

若依琉亦小说介绍

置坐了下来,揉了揉被打疼的肩膀:“不是胖爷我说你们啊,该难过的是你们爷吧,媳妇都被别人抢跑了,他还没哭呢,你们不去安慰安慰也就算了,在这儿倒是哭起来了。”
这不说倒好,一说武罗哭的更厉害了:“你以为我不担心啊,我都去了好几回了,可自从魔界走后,爷安排完傻大个将那只鼠妖送去锁妖塔,自己就躲在了屋里,谁也不见,现在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上仙好生无耻第39章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十九章 公孙墨奇
阳华山沧夷阁
“既然找了小依姐姐,师叔为什么不将她从魔界那里抢回来啊”莫玉哭丧着一张脸坐在一边道,说着眼泪还吧嗒吧嗒掉了几滴。
“你以为爷不想啊,谁知道那个可恶的恒铭在依丫头身上使了什么阴招,要是硬抢过来那恒铭使了绊子,依丫头有个三长两短的,爷还怎么活啊。”坐在一旁的武罗也嘤嘤的哭了起来。
坐在另一侧的杨大锤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啧啧’道:“我说你们这一大一小的,那姑娘还没死呢,你两就哭的死去活来,这要是真有个……唉……唉……别打了别打了”
“你说谁死了呢?你说谁死了呢?你才死了呢”武罗一听就不喜悦了,伸出手连环打在杨大锤身上。
杨大锤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武罗推开:“胖爷我死了,我死了行了吧,平时看着娘里娘气的,劲还挺大。”杨大锤看着武罗又要伸出手,急忙躲开,胖爷不跟武大娘斗,转身走到靠近莫玉的位置坐了下来,揉了揉被打疼的肩膀:“不是胖爷我说你们啊,该难过的是你们爷吧,媳妇都被别人抢跑了,他还没哭呢,你们不去安慰安慰也就算了,在这儿倒是哭起来了。”
这不说倒好,一说武罗哭的更厉害了:“你以为我不担心啊,我都去了好几回了,可自从魔界走后,爷安排完傻大个将那只鼠妖送去锁妖塔,自己就躲在了屋里,谁也不见,现在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杨大锤瘪了瘪嘴,摆了摆手道:“得,当胖爷我没说。”转而十分不解道:“不过胖爷我走南闯北的,也没听说过恒铭这号人物,而且看今天的架势实力应该不小啊,那么一大帮妖妖魔魔的来的时候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莫玉抽了抽鼻子:“是啊,师叔那么厉害都没有察觉到。”
武罗那绣帕使劲醒了把鼻涕,又甩在石案上,那绣帕直接弹到了杨大锤跟前,杨大锤捏起手指,夹起一角直接扔了。
武罗掐着腰,愤愤道:“也不知道那小白脸学会了什么歪门邪术,不过他再怎么厉害,也不是咱爷的对手,就那点……”
“几位爷,咱爷出来了。”不知何时二八走了过来,二八一直守在琉亦门外,一看琉亦开门走了出来,便极有眼力见的跑过来禀告一声。
武罗一听,不知从哪里又抽出了一张手帕,掩唇哭着向琉亦的内院奔去:“爷啊……”
夜色渐沉,斑驳的星光陆续爬上了云巅,半躺在房顶的琉亦看着漫漫星空,以前若依经常会拉着他看星星,但他总觉得这自古一成不变的东西也没什么可看的,以至于每次若依都扫了兴致,如今琉亦难得能专心的看一次,可这满眼的星辰终究还是没什么可看的。
琉亦低下头,苦涩一笑,抬起酒坛仰头灌了下去。
“亦儿”缙弈担忧的声音在琉亦身后唤道。
琉亦放下酒坛懒散的置在曲起的膝盖上,侧首看了一眼缙弈,声音略微沙哑道:“师兄”
缙弈叹了一声,走到琉亦的身侧坐了下来,皱起眉头看了一眼闲置在一侧尚未愈合的手掌:“亦儿,这是何必呢,你明知被龙渊剑所伤,伤口根本无法愈合,而且你现在还未恢复真身。”
琉亦又灌下一口酒,随意用袖口擦了一下留在嘴边的酒渍,低手看了一眼依旧泛着艳红鲜血的伤口,微微抬起手掌,无谓道:“不过是一道伤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是一种提醒吧。”
琉亦放下手掌,抬起头看着远处,苦笑道:“以前有月见和师父时,我琉亦天不怕地不怕,无论闯多大的祸,都有他们纵着,不想他们却都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后来大师兄让我勤于修炼,可师兄对我来说就像一片天,我日日偷懒,便想着无论发生什么都会有师兄顶着。”琉亦低首酸涩的笑了一声:“可他也走了。”
琉亦抬起眼继续道:“后来自己变强了,便觉得已经无所不能,到头来……我连一直狐狸也没有守住。”
忽而自嘲的一笑,转头看向缙弈:“我未履行承诺,师兄你说,下次心烟儿见到我会不会砍了我。”
武罗等人见到琉亦时,琉亦已经拿着酒坛无声的坐在了屋檐上,武罗觉得琉亦此时只想一个人静静,便拉着二八、莫玉和杨大锤蹲在了屋檐下,刚刚琉亦所说的话也尽收进了耳朵里,武罗和莫玉心头一酸,掩着唇哭了起来。武罗想要抱着杨大锤以求安慰,却不想被狠心的推开,只好转身抱向二八,二八性情不似杨大锤,只***着头破让武罗靠着。
“亦儿”缙弈从未看到过琉亦的神情如此落寞,拍向琉亦的肩膀,担忧的唤道。
琉亦侧首看了一眼缙弈,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笑道:“师兄,你放心,爷我最近不过是被那个整日哭哭啼啼的武罗传染了,纵然天塌了,我琉亦也不可能颓废了。”仰头看向天穹,目光坚定道:“既然我琉亦已经向魔界开战,便绝不会退缩,他们敢从老子身边抢人,老子绝对让他们付出代价。”
“你想怎么做?”缙弈问道。
琉亦坐起身,冷静道:“今天他们如此明目张胆,目的应该不只是挑衅,我怀疑他们是要试探什么。”
缙弈点了点头:“嗯,我也觉得可疑,而且还有一点我也十分在意。”
琉亦眼眸微眯,冷哼了一声:“十万妖魔能够悄无声息的踏入沧夷,看来那恒铭可比我猜测的要有能耐。”
“我总感觉恒铭带来的妖魔数量只有一小部分,妖魔之多恐怕难以预估。”缙弈蹙眉道。
琉亦冷哼了一声:“他们费劲心思预备了两万年,要是连这点能耐都没有,还真不配我这个上古战神向他们开战。”
缙弈正色道:“沧夷阁弟子之数远不及魔界,纵然你现在实力大增,但以少胜多并不是上策。”
琉亦望向缙弈邪魅一笑:“谁说我们只有沧夷了。”
缙弈愕然的看向琉亦:“什么意思?”
琉亦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转首饮了一口酒道:“冥界早已经投靠了。”
“冥界?他们不是向来不管世间之事了吗?”缙弈有那么一瞬间的震动。
琉亦鄙夷的一笑:“只能怪魔界太过自负,逼得冥界无路可走。”
琉亦如此说来,缙弈大致也能猜出缘由来,点了点头,忽然笑道:“怪不得看你身边一直有个鬼修跟着。”
“那小依你打算怎么办?”缙弈定睛的看向琉亦。
琉亦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小依现在应该对恒铭还有利用之处,暂时不会伤害她,但也决不能让若依在魔界待太久。”
“不知道恒铭对小依做了什么,小依现在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想要她回来恐怕没那么轻易,除非……恢复她的记忆。”缙弈道。
“恢复记忆”琉亦思楚着喃喃道,转头看向缙弈:“师兄可有方法?”
缙弈摇了摇头:“没有,自古断情思、饮离尘皆可除去记忆,若如何恢复却从未有过记载。”
琉亦沉下眼,拿着酒坛的手抵着下巴沉吟起来:“离尘水?孟婆的离尘水。”琉亦想起了之前在冥界见到的孟婆疯了一般到处喊有人偷了她的离尘水。
“二八”琉亦忽然开口唤道。
“啊~在,爷……”二八急忙推开武罗站了起来。
“我知道解除之法。”二八望着忽然出现的男子,将接下的话咽了下去,无助的抬头看向琉亦。
“嘿,你怎么还在呢?”杨大锤指着男子道。
武罗上前打下杨大锤抬起的手:“小哥爱去哪去哪,管你什么事。”走到男子身前,长袖掩唇,***问道:“忘了问公子名讳了,不知公子来自哪里啊?”
男子向后退了一步,作礼道:“公孙墨奇”
“呀,好名字啊”武罗娇滴滴一笑,称赞道,说着又跨上前了一步。
公孙墨奇道了一声谢,被逼无奈又向后退了一步。
琉亦看向廊下的公孙墨奇,想了片刻才记起来是之前在女烝山碰到的凡体妖身的男子。
琉亦饶有兴致的跃下房梁,走到院子中的石桌旁坐了下来,放下手中酒坛,看向公孙墨奇:“那你说说如何解。”
被解脱的公孙墨奇向琉亦走了过去。
此时缙弈、武罗等人也走了过来。
公孙墨奇开口道:“情丝与离尘皆可失魂,但断情丝,不过是斩断人之所爱,纵然不会失了全部记忆。我假如没猜错,你找的那位姑娘应该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而能至此的,世间只有离尘水。”
“怪不得之前孟婆一直说有人偷了她的离尘水。”二八在一旁喃喃道。
“天哪,离尘水?自古传言离尘水乃是由万物六欲所酿,除前生毁灵识,有失无得,那依丫头岂不是……”
看着武罗又要哭起来,杨大锤急忙打断:“你这又要哭个什么劲,这小哥不是说了嘛,他有解除之法,让他说完啊。”
武罗立马收回了眼泪:“小哥,你继续。”
公孙墨奇继续道:“古有云:天有五行,金木水火土,分时化育,以成万物。人、仙、妖魔、鬼修,爱恨情仇,喜怒哀乐,吉凶祸福,生老病死皆与五行相关,虽然离尘水乃是六欲而成,亦与五行相系。五行既相生又相克,只有找到与六欲相克之物便可化解离尘水。”
“那你可知六欲相克之物是什么?”
公孙墨奇看了一眼缙弈,肃声道:“火,青丘的心月灯;木,东始山的血木荆芑;土,大騩山的狼草;金,赢母山天之九德长乘的发肤;水,太白山冰洞的池水;以及最后的药引——离尘水。”
杨大锤撸起袖子道:“前面罗里吧嗦的胖爷我一句也没听懂,不过后面倒是听懂了,不就是取几样东西吗?胖爷随随便便就能给你取来。”
武罗白了一眼杨大锤:“随随便便?就那太白山的独眼大白蛇就能一口把你吞了,我去了都未必有把握取来,你倒是说的轻便。”
“切,你就是胆小,不过是一条大白蛇就把你吓成这样了。”
“你……”
“爷,要不要小的先去把离尘水取来?”二八走上前插话道。
琉亦指尖敲了敲桌子道:“暂时不必”抬眼看向公孙墨奇,冷淡道:“爷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公孙墨奇垂眸看向眼前气息凌厉的男子:“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我帮你只是因为你身上有我熟悉的东西。”
琉亦收回目光忽然笑了起来:“没想到去了趟女烝山倒是捡了个宝回来。”
站起身,向屋内走去,厉声吩咐道:“武罗,明天让全部沧夷阁弟子在大殿等着,战可是要开了。”
“是”

上仙好生无耻第40章全文在线阅读

第四十章 苦其心志
朝阳初露,武罗、熏池、二八、杨大锤、公孙墨奇便候在了琉亦的门外。琉亦打开房门,早春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都齐了?”
武罗作揖:“都齐了”抬起眼看向琉亦:“爷,今早青丘和冥界的也都到了。”
琉亦看向老奸巨猾、眉眼带笑的武罗,眉峰一挑:“好”说着提步向大殿走去。
“你这老家伙的手是不是早就开始痒了?”琉亦边走边笑道。
武罗嘿嘿一笑:“爷不也是一样。”
到了正门大殿,仙者、狐狸、鬼修挤满了整个大堂,还有些地位低的都被安排在殿外候着。
琉亦携着武罗、熏池、二八、杨大锤、公孙墨奇傲然的走到主位前,待站定武罗等人恭敬的候在了琉亦的两侧,随即‘哗啦’一声,整理、嘹亮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拜见上神”
琉亦看了一眼站在一侧的缙弈,又扫了一眼并排跪在前面青丘国主雪琴、冥界十殿阎王转轮王薛,长袖一挥,皆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琉亦朗声、冷静道:“既然你们到此,应该知道我琉亦所谋之事,假如有心为了四界,爷我便收了,假如只是为了身份,打哪来的就回哪去。”
站在身后的武罗听得这段话,心里不禁长叹,此话说的果真符合琉亦的性格,言简意赅、不留半分情面、睚眦必报啊。
缙弈也看向了琉亦,究竟是一国之主、一界之尊,这般薄了他们的面子着实有些不妥,但想想心中难免苦笑,月见上仙、师父、师兄不都是这般性情嘛。
下面的雪琴、转轮王薛皆不禁浑身一颤,又跪了下来,身后的狐狸、鬼修也跟着‘哗啦’跪下。
这次琉亦却没有去扶,而是随意坐在了主位上,定睛看向他们。
转轮王薛叩首,惶恐道:“上神宥恕,冥界也是逼不得已……”
“得了得了”琉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别在这哭委屈了,冥界如今如此被魔界欺压,也是你们十殿阎王自作自受,冥界自古不问世事,不是让你们待在窝里偷闲的,要是我师兄看到你把这冥界弄成这破样子,非得气死不可。”
转轮王薛连连作揖:“是是,上神教训的是,冥界受损是我们十殿失责,也有愧于冥炎上神。”
“你也别整这些虚的了”琉亦瞥了一眼,继续道:“你说这些我师兄也听不见,自知有责就回去好好整治整治,别老上爷我这找麻烦。”
转轮王薛抬起头,支吾道:“那与魔界一战呢?”
琉亦的目光微瞋,转轮王薛急忙缩回了头:“你们冥界都这样了,还想打呢,亏没吃够啊。”
“可……”一金色的灵珠迎面扔了过来,转轮王连忙接住。
琉亦道:“这灵珠是爷我的灵气所化,能保你们一段时日,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先找几个用得上场的给我打打下手就行,其他的你们冥界暂时就别插手了,回去好好整顿,随时候着,到时别让爷丢脸。”
转轮王薛叩首:“谨遵上神旨意。”
琉亦转头看向雪琴,雪琴恭敬三叩首道:“青丘甘愿受罚。”
琉亦注视着雪琴静默了良久,笑了一声,开口道:“不错,还记得爷说过的话。”
琉亦站起身,肃然看向雪琴:“罪就免了,不过爷我给你三天时间,把青丘魔界的余党清理干净了,否则别怪爷将你们全部喂给猼訑。”
站在一旁的武罗差点笑出了声,又生生忍了下去,也不知猼訑听了会作何感想,估计也吃不下去啊。
琉亦停了停,思楚道:“另外,你派些狐狸隐在凡界,以防不测。”
雪琴重重磕了一头道:“是,谨遵神谕”。
“师兄”琉亦转头看向缙弈,缙弈上前欲要叩首,琉亦急忙扶住,蹙眉道:“长兄如父,师兄你老拜我干什么。”
“虽是如此,可你现在是上神之身,我拜你也没什么不妥的。”缙弈正色道。
“爷我这没那么多规矩”以防缙弈又要讲道理,紧接着道:“师兄,你安排些得力的弟子也同去凡界,与青丘明暗照应着。另外,盘点一下,将受伤和修为低的弟子安排去禁地,派其他弟子轮流看管。”
缙弈作揖回应道:“是”
琉亦正过身,看向众者,侃然正色道:“此战已出,箭已搭在弦上,魔界敢犯,必让他们有去无回,你们可别给爷丢了脸面。”
“放心上神,我们绝不负重望”转轮王薛上前肃然道。
音落,其他众者也齐刷刷跪了下来,大呼道:“绝不负众望。”
缙弈处理完一些事宜,回到内院时天色已晚。刚踏进屋,泠香便上前帮缙弈退去外衣。
“你看到玉儿了吗?这一天也没看到他的影子。”缙弈问道。
泠香轻柔笑道:“玉儿今天从大殿回来后,就回房修炼去了。”
缙弈停下手中的动作,诧异的看向泠香:“修炼去了?何时开始变的如此积极了?”
泠香轻轻笑了笑,又迷惑道:“我听玉儿说,亦儿今天在大殿将冥界的转轮王薛和青丘国主训斥了一番?”
缙弈帮泠香将外衣搭在架子上,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亦儿的性子。”牵着泠香的手坐了下来,倒了杯茶递了过去,欣慰的叹道:“不过亦儿真的长大了,做事随性,凡事却想的周全。今日虽掌了他们的脸面,但不过也是想教导一番。冥界乃是师兄身为上神时所建,如今一年不如一年,如若就这么毁了岂不是伤了师兄当年的心血。而且青丘虽然素来与我们无往,但究竟也是小依的故土。”
泠香看着手中的茶水,涩然道:“刚见到亦儿的时候,还只是个逍遥安闲的孩子,身边还有冥炎上仙和菀儿护着,现在一眨眼,就要背负起千钧重负的天下苍生,小依被魔界带走,而身边也只剩下无能为力的我们了。”
缙弈将泠香轻揽入怀,叹道:“也许,师父说的必先苦其心志便是如此吧。”
天色虽已深,但琉亦却无半分睡意,也不愿起身,便躺在榻上闭目静神。
忽然室内响起轻如蚊吟的脚步声,琉亦未动,却睁开了眼,侧耳倾听,脚步声不似武罗他们,但却熟悉无比。琉亦邪魅的挑起唇角,又缓缓闭上了眼睛,似睡了过去一般。
来者轻步走到了琉亦的榻前,站立了一刻多钟却未有任何动作,琉亦也只感受到了对方稍微的呼吸声。
又过了片刻,对方深呼了一口气,慢慢探过身来,玉指正欲触向琉亦的天灵,腕间一紧,琉亦猛地睁开了眼,一双墨瞳在暗夜里亮的惊人。
事过忽然,竟呆立在原地忘了逃走。
琉亦狡黠的勾起嘴角:“我什么时候教过你大半夜偷看别人的灵识了?”
醒过神的若依大惊,急忙抽回手,手却被死死的扣着,可等再使力时,琉亦却忽然松开了。
若依有一片刻的讶然,又迅速醒悟过来,转身便跑,还未等转过身,室内已被金色的结界所束。
琉亦也不知何时站在了若依的身前,胸口的衣襟大敞,若依连忙侧过头,斥道:“你睡觉怎么不好好穿衣服。”
琉亦低头看了一眼,伸手理了理,撇嘴道:“谁让你看了。”
若依看琉亦已经理好了衣襟,转过头,嗔怒道:“放我出去。”
“不放”琉亦笑着摇头道。
若依看着琉亦的笑眼中含着坏意。向后退了一步,紧张道:“你……你要干什么”
琉亦环臂走上前,直至将若依逼至床榻边,笑着道:“不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脑袋这段时间都长了些什么,爷我煞费苦心成天对你谆谆教导,没想到真让个小白脸给拐跑了。”
若依听不懂琉亦说些什么,想要反抗却不受控制、动弹不得,忽然腰间一紧,琉亦修长的两指猝不及防地点上额头,顿时一道金光在额间炸开,萦绕在灵海间的气息不似琉亦外表霸道强硬,却温顺、轻柔至极。
随着金光渐渐退去,琉亦的脸色也愈加深沉。待收回手,却坐在了床榻上,眉头紧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沉默了片刻,忽然站起身,抓起若依的手就向自己的灵海探去。
若依心口忽然升起慌乱的惧怕,急忙抽回手,向后退了几步:“你又要干什么?”
琉亦叹了一声,走到案前坐了下来,倒了杯茶道:“你来不就是想探我的灵识嘛,爷我只是顺手帮帮你,说不准你就全想起来了。”
若依怔然的看向琉亦,嘴唇动了动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一时四面静了下来,若依站立在原地,发现自己对这份静谧却无半点不适与不安。
抿了抿唇畔,开口道:“你为什么要逃婚?”
琉亦抬起头看向若依,眼中茫然,想了片刻,才将事情对应起来:“逃哪门子婚?本来就不是真的要娶……唉……唉”
“你个大骗子”还未等琉亦把话说完,若依心中的怒火就燃了起来,也忘了结界,转身就往外跑了出去,结界也在若依即将触及的瞬间散了去。
“丫头?你可想死我武罗了,你知不知道……。”若依出门时正巧碰到了武罗,可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行云走了。
武罗背着昏迷的杨大锤就要去追,却被琉亦唤了回来。
“别追了”又喃喃道:“脑子都没了,性子咋改不了呢。”
抬头看了一眼武罗背上睡的正香的杨大锤,随口问道:“他怎么了?”
武罗瞥了一眼若依离去的方向:“应该是丫头干的。”
琉亦点了点头,摆手道:“行了,没事了,回去吧。”
武罗茫然的看了一眼琉亦,点了下头,‘哦’了一声,正转身要走,又被唤了回来。
琉亦看向武罗问道:“我记得那丫头给我做了好几件衣服来着,都哪去了?”
武罗眨了眨眼睛,错愕道:“爷那些衣服都过了一万年了,您都穿不上了”又支吾道:“您都糟践成那样了,早就让丫头扔了。”
琉亦失神的点了点头,也未听到武罗后半句话。
武罗看了看琉亦,觉得不会再问什么了,便背着杨大锤转头走了。

推荐理由

《上仙好生无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上仙好生无耻(若依琉亦)第39章至40章全文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