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夫为君纲(容樾聂子英)第1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夫为君纲(容樾聂子英)第1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夫为君纲(容樾聂子英)第1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8-12-0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好看的最新耽美小说《夫为君纲》讲述了主角容樾聂子英的爱情故事,非常的搞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容樾当坏人的时候,心心念念的还是只有那一个人。 “除了你以外,我别无所求,”何其痴心不二。想要免费阅读夫为君纲小说的读者,小编建议您到本站体验夫为君纲(容樾聂子英)第13章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夫为君纲小说简介

容樾当乞丐的时候,只为了师父那一棵玉树前赴后继。
“师父要是树,也是玉树临风的那种”,何其油嘴滑舌。
容樾当书生的时候,只愿与那个凭空出现的表哥吃一颗桃子,美名其曰“分桃”。
“分桃为结,永结同心。如今我是你的人了,不许赖账”,何其深情。
容樾当坏人的时候,心心念念的还是只有那一个人。
“除了你以外,我别无所求,”何其痴心不二。
容樾当将军的时候,嘻嘻嘻嘻,流氓手段,花招百出。

夫为君纲第13章全文阅读

聂子英与宣漓的第三日过的也是稀松平常,没有消遣,没有欢笑。
除了一日三餐和同房共眠,他们之间再无任何的交流,自从那天无缘无故的争端之后,全部的一切都仿佛销声匿迹的一般。
宣漓第一次看见这样冷漠的聂子英,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冷漠的容樾,宣漓不知道触动了聂子英心中的那一根弦,让他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不再笑脸相迎。
第四日悄然来临,不知不觉,聂子英和宣漓的七日相处已经过去了三天,宣漓想改变这样微妙的关系,遂拉着他去四周的都城逛,让聂子英领路。
不想央夏的都城变得平和许多,战争不再,云氏重新夺回央夏皇位,逢氏满门抄斩,央夏国终于在短暂的阵痛后得到了喘息,渐渐走向了和平。
人言入耳,聂子英心中却五味杂陈,他的大仇终于得报,虽然他没有杀尽逢氏满门,但他还是让逢烨死无葬身之地了。
两人走在都城的街道上,十分惹人注目。
街上的人看到两个俊俏至极的美男子一前一后行走,不由得驻足欣赏,宣漓扯着聂子英的衣袖,见围观的人多起来只好另移他处。
一路上他们听到云氏新皇的流言蜚语,新继位的皇帝是云辰。
如今云辰登基并不设美女后宫,只养着他的侄儿云如贺,以作娈童,听着有些强横霸占之意,但云辰十分宠爱云如贺,处处依着他。
男风断袖自古有之,并不稀罕,云辰这么明目张胆也是前无古人。
聂子英听说过,也想起破庙那一夜云辰和云如贺两人相互依偎,云如贺十分害怕,云辰就把他抱在怀里说话安慰他,云辰睡前轻轻吻了一下云如贺。
那一幕聂子英都看在眼里,他也曾痴心妄想过,他对他的师父那样微妙至极的感情是否就是如此,他坦言承认,却得不到回应。
逛街也是索然无味,后来两人才悻悻回了竹园,
聂子英在竹林中练剑,他紧紧握着竹剑,一阵落花流水的剑意倾泻而下。
累了就停下来倚着石头坐下来,聂子英看着手中的剑穗,剑穗精美,穗柄缀着一颗玉珠,他望得出神,遐迩中也反思自己为何生气,明明师父只能待上几天,他还要闹气,他明明不舍。
正当聂子英想的入神之际,竹园中一阵响动惊得飞鸟出林。
忽然一群士兵持刀围着聂子英,不知何时闯进来一群士兵,让聂子英一惊。
一个将军走近,对他说道:“聂公子,皇上有请!”
原来是云氏新皇云辰忽然派兵围山,不知又是为了何事。
聂子英脖子被他们架着刀,不敢动弹,只好随他们走了一趟。
被带到云辰面前,士兵也走开退离了。
聂子英一脸懵懂,他其实对这个人并没有好感,忆起往事,他会想假如没有遇见这对叔侄,也许后来没有这么多事情,他的好伙伴也不会死得这么惨,这样他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人。
聂子英向云辰抱拳见礼:“恭喜皇上,重夺江山!”
见云辰轻点头,却不说话,聂子英却道:“不知皇上找我有什么事?”
“听说你身逢大难,逢氏把破庙屠戮了。我在那一夜受过你们的照顾,我也十分感慨,你与逢氏作对,也帮了我们大忙,我此番找你,是为拿回我的龙纹玉佩,之前承诺的我会报答补偿。”云辰说道。
聂子英双拳紧握,冷笑一声:“不需要了。”
聂子英把龙纹玉佩拿出来丢给云辰。
“你以为我稀罕吗?你以为你能补偿得了吗?”聂子英低吼道。
“他们死了!他们死了!你知道我在逢府受了怎样的折磨吗?你体会过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吗?你以为罪魁祸首只是逢氏吗?”聂子英怒眼大吼,已然无法压制他心中的深藏已久的愤怒。
云辰被吓到,往身后退了一步,又面露无奈:“已经发生了,我确实无法扭转,只能为你默哀。”
云辰又慢慢说道:“事实上,如贺在随我前往边关的时候被人射中一箭吓着了,有些失心疯,什么人都不记得,一直想着被逢氏的人追杀躲藏,嘴里念着玉佩,我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办法让他恢复过来。”
云辰深深呼吸,说:“我不能抛弃他,他是我的全部,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也会让他恢复过来的。”
这一丝的情深,浓浓淡淡,宛如清风过境,润物无声,聂子英也能清楚地感觉得到。
聂子英一闭眼,深深呼吸,才说话:“他们回不来了,我也回不去了,我宁愿我从来都没有救过你,没有帮你那一次。我很想再解决一个仇人,可是命运面前我是无力的,你走吧,你可以为云如贺做到这一步,我会祝愿你的!”
短短相聚,寥寥几句,再无多话。
聂子英与云辰和云如贺的缘分就此了断,云辰得到龙纹玉佩后便带兵退出竹林,聂子英没注重到从他触碰的龙纹玉佩流出的一丝青烟萦绕在他手心,渐渐消失于无。
空林寂静,一时空荡,聂子英心绪翻涌,竟跪地而泣,他捂着眼睛忍不住哭泣起来,想起那些逝去的朋友,他的心就忍不住抽痛。
听到大动静,宣漓飞身而出,出来寻找聂子英的身影,他看见聂子英跪在地上低着头低泣,从竹端上飞落下来,抬手抱住蜷缩低泣的聂子英,轻轻拍着他的背,不知他刚刚遭遇了什么。
宣漓问道:“子英,怎么了?”
见聂子英还是不说话,捂着脸,靠在宣漓的身上,宣漓又问:“子英,别怕,师父在这呢!”
“他们回不来了!他们回不来了!师父,我这几天老是梦见他们,我觉得其实是我害了他们,我也是该死的一个!”
聂子英自责,抓着宣漓的衣襟,像一个失魂落魄的人。
宣漓知道他心魔又起,被以前的事情折磨,他把聂子英的头揽在肩上,替他抹干眼泪,“子英,他们并不会怪你,你替他们报仇了,他们很欣慰。子英,不要想这些,睡一下,师父陪着你。”
在宣漓轻柔的语气中,听着轻轻的呵声,聂子英靠在宣漓肩头上慢慢睡去,他对这个人毫无预防,把自己放心交给他这个人。
宣漓抱起聂子英,一路走回别墅,将他放在自己的床上,替他盖好被子,坐在床边看着聂子英,一直到夜晚,一直到天亮。
“师父?”
聂子英梦呓,才缓缓睁开眼睛。一室明亮,原来已经过了一夜到了早上。
聂子英伸手挡着眼睛,深深呼吸。
“我在。”
这一声清音,仿佛如泠泠琴音透入他的心中,他的手被拿开,被人抓在手中,此时他的师父宣漓就坐在床边看着他,温柔的神色仿佛是另一个人。
聂子英感觉到被握住的手是暖和倾心的,不由得扬唇一笑,倾尽此生,他反握住宣漓的白皙如玉的手,翻身坐起,将宣漓抱住,紧紧依靠。
这一夜,他的师父竟在床边坐了整整一夜,只是为了守着魔怔的他,聂子英心里的许多情感涌上心头,再无法说出来,只想紧紧抱着眼前的人,也许这个人不必懂,但他念着,想着,从未如此心动过。
宣漓微愣,没有那些无聊的心机,也没有许多复杂的构想,也轻轻抱住他。
“师父,前天我不该与你生气的,我才没有那么小气呢!嘻嘻,我只是想到师父能陪伴我的时候不长了,有些小情绪罢了,师父你也不要生我的气,我只是舍不得你……”
聂子英像个小孩子紧紧依偎着宣漓,抿唇笑着,心里已开了千朵万朵的花,心花怒放成一片灿烂的花海。
宣漓轻轻拍着他的背,低眸低言:“我知道,我知道子英心里所想,只是我有我的心结,我也不愿时间过得这么快。”
他忽然愤恨凡微星君,所给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七天,竟然已过了四天,宛如流水而逝,伸手抓也抓不住,他早知了聂子英的结局,却无力改变。
在聂子英面前,他平日的冷酷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只想待这个人好,想要把以前欠缺的好好补上,却忘了这个人是他要报复的对象。
“师父,为我吹一曲吧!”
“为何?子英何时喜欢上的?”
“师父喜欢的我都喜欢。师父的箫声总有万千情绪,你平时不喜形于色,却喜欢借物言志,临走之前,师父为我吹上一曲吧!”
聂子英并不知道,宣漓走的时候就是他死的时候,只是他如此依恋这个人,什么都不会怪他的。
“嗯。”
师徒关系再回正常,聂子英有了往日的笑脸。
这两日,他们在竹园过着闲云野鹤、神仙都羡慕的日子,这只属于聂子英和宣漓。
粗茶淡饭也不减往日的轻快,简衣青衫在绿竹间穿梭,箫声鸟语在云外飞声。
某日宣漓站在清水湖边***后凝望发怔,水中的倒影粼粼闪闪,不改玉人风姿,聂子英在水上点步轻走,时而旋转,时而跳跃,天地间飞鸟出林,游鱼跃水,只有他们两人相视一笑,把平生的欢喜存忆,他也不斥聂子英的顽皮,只觉得恰到好处。
在天宫,在那一片冷漠中他确实失却了什么,只有两人的相处,把凡尘忘却。
他忽然知道容樾这个人声名虽坏,但却极讨人喜欢的原因了,因为他足够潇洒安闲的姿态,那是宣漓一生都无法获得的东西,假如这一刻天长地久,他是否愿意,他也无法给出正确的答案。
这几日悄然流逝,浮光掠影也不够数落了。

夫为君纲第14章节阅读

冰释前嫌之后,第六日,宣漓同聂子英再去央夏的都城,依然的平和,依然的人声鼎沸,依然的谣言漫天,云氏新皇云辰和他的爱侄云如贺是人们口中饭前饭后的谈资,聂子英跟在宣漓身后,纵然目光相聚,他们也坦然了许多。
聂子英买了各种玩意物件,他们逛遍大街小巷,穿梭其中,也碰到流氓混混,当然是觊觎宣漓的美色,聂子英课不许别人和他抢师父,出手教训了这一群人,临走时狠声说道:“这里以前我才是老大,也要看看是谁的地盘,敢肖想我师父,滚下你的十八层地狱!”
在都城有名的酒馆吃饭,聂子英点了许多美味的菜肴,让宣漓亲尝,宣漓才尝一口便不想平台了,说道:“这些难吃得紧了!我要吃子英给我做的!”
聂子英忙捂住宣漓的嘴,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怕人误以为嫌弃菜品,会招打的。他自然懂得这规矩。
“师父,别说这么大声,人家闻声怎么办!”
聂子英如此动作,也招人奇希奇怪地瞧着,他环顾四面,傻傻笑了两声,才松了手坐回自己的位置,又小眼神偷偷看自己的师父,见他并无怒色,才松口气。
“你点的你都吃了,我不饿,我只吃子英做的。”
无奈,聂子英又惊又喜又悲,从宣漓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惊天动地,他听着心里喜滋滋的,但桌子上这么这么多东西他看着就饱了,无奈师父下命令了,他只好生吞硬嚼全吃完了。
回到竹园时已是傍晚,暮色苍然,秋光漫漫,映照在两个颀长身材的人身上,如画的身影连秋光也为之一动。
聂子英撑着腰子碎步走在宣漓前面,脚下是小块石头,他一步一步走在其上,颇有些小孩子心性,他朝着慢走的宣漓招手,指着浮在西边湖面上的太阳,“师父!你看夕阳,太美了!”
两人一同望着将要没入湖边的太阳,湖光潋滟,一同浸染着橘金色的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再没有比这更动人的景色了,最美妙的是和最好的人一同欣赏,宣漓侧眼看向聂子英,把他那一抹灿烂的笑脸收入眼中,一时间怔住,不想移开。
在他们走后,忽然一道红袍身影显现,默默地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左手一抬,一把光华闪动的白色长剑出现在手中,剑身上刻有“月离”二字,月离剑本是婴合君容樾的仙器,却为何在此人手中,自从天灯燃府后容樾的月离剑也便消失了。
晚间聂子英做了鱼和少许菜肴,晚饭后,两人在一室说话。聂子英问:“师父,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宣漓下凡以来,从未透露自己的名姓,聂子英也只叫他师父。
“怎么,忽然问起师父的名字?”
“我是师父赐名的,是师父的徒弟,却不知道师父的名字,自觉得怪怪的。”
“嗯,”宣漓沉吟,才说:“我来这里本是隐姓埋名,但子英想知道我的名字,必须把你自己的名字写出来,我才能告诉你。”
聂子英只是乞丐出身,没什么大本事,目不识丁,怎么会写自己的名字,宣漓分明就是为难他,但宣漓也有自己的令一番用途。
“哦。”聂子英躺在自己床铺上思考,不知字体为何物,想了许久他恹恹睡去。
最后一日,聂子英独自一人在竹林中比划,拿着刻刀在竹子书写,感觉怎么都写不对,但他不想放弃,心念道:“我怎么能为这一点小困难折道呢?师父这么做也有他的一番道理,我见多识广,绝不能这么轻易放弃!”
“他捉弄你如此,你竟然还不生气!”一声魔音入耳,聂子英一抬头眼前已变化了场景,他拿起竹剑警觉起身。
“谁!出来!别装神弄鬼!这里可是我师父的地盘!”
“哈哈!他以为设了结界我就进不来,我也才好不轻易找到你们的气息!”
聂子英眼望前方,出现一道红袍身影,向他走过来,只见那人慢慢摘掉袍罩,露出邪魅英俊的面庞,看着聂子英却又款款情深。
“你是何人!”
“又是这种问题,我都已经不耐烦地听了许多遍了,我倒要问问——你是谁!是一个小乞丐,还是他的宝贝徒弟,还是一个同我一样的杀人狂魔?”这个人如同鬼魅般绕着聂子英,聂子英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怒视他。
又听他再说:“你杀人的时候可是连眼睛都不眨,现在竟然怕了?”他提起聂子英疯魔杀人的记忆,聂子英大怒,往他身上一砍,竟竟他砍作两半,这两半化作雾气另移他处,又糅合成原来的模样。
“你想干什么?”
“我?哈哈!我当然是要来接回我媳妇的!”
只见这个人定定地看着聂子英,聂子英大赧,移开眼睛,嗔言道:“谁是你媳妇!你给我滚开点!我都不熟悉你!”
他笑道:“你下凡历劫,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总有一天你会承认你是我媳妇的!”
聂子英只觉这人无礼,不想与他多说:“你将我困在这里做甚?让我离开!”
“你对我总是这么凶巴巴的,一点都没有好脸色,却对他总是献殷勤,不知道自己热脸贴着别人的冷屁股。你不知道自己被他害得有多惨,竟然还心心念念想着他,这一世亦是如此,你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是谁、不想知道你的小乞丐伙伴是怎么死的吗?”这人忽然话锋一转,更让聂子英警觉。
“他们究竟怎么死的!”聂子英最大的心结便是绿瓜他们的死,他至今无法释怀。
“你不信我,我又何必说?”他轻移一处,佯作休闲。
“不说便不说。”
“那本公子偏要说说你的前因后果,你失去了一切的罪魁祸首!”
这人说下去:“你的师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要是他没来,你好歹有一个好一点的结局,这七天里他把你弄得晕头转向,你可知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他要把你处决了!他对你从来没有愧疚,没有师徒之情,更对你没有情愫,他一直都不喜欢你,一直深恨着你!”
红衣人声如蛊惑:“你想想,你师父要是没来过,你就没有名字,你也就不会武功,更不会帮那一对皇族叔侄去取得通关令牌,更不会被逢氏的人抓住折磨得生不如死,你的小乞丐伙伴也就不会被逢氏的人不留活口,你也不会苟延残喘至今,抱着如此深沉的愧疚活下去,你难道听不到他们在责怪你吗?”
“你难道听不到他们孤魂野鬼般的悲泣吗?要不是你的师父,你一直敬爱的师父,你就不会有那样的境地,他如今的现身只是把你送入地狱,让你死得甘心一点!可你真的甘心吗?”
这个人如魔音的口吻在聂子英耳旁说着,在一条一条数落着罪魁祸首,聂子英听着全身竟颤抖起来了,他难以置信,他隐隐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气。
“他是我师父!他才不会害我的!”聂子英仍然坚信。
“他是你师父,可你是他仇人!你以为他待你很好,把你当宝贝一样呵护着,你可知道你的每一世他都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
这个人忽然瞬移到聂子英的面前,一手轻轻拍着聂子英的头,红光一现,聂子英的脑海中闪过他前几世的景象,是他一幕幕死去的记忆,而记忆之外是那个设劫的人,他在一旁冷漠地看着,高高在上,自视甚高,而那个人就是他的师父,清衣白袖的宣漓。
聂子英撕心裂肺地感受中,连同这一世全部的痛苦被激起,他目眦尽裂,痛苦欲死,却悄然流下一滴泪,不明所以,他那么清楚地感受着,被他敬爱的师父,他的师父一手翻云,一手覆雨,任意处置着他,他怎能甘心接受!
聂子英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把我不想看到的给我看!”
“我宁愿只有一些美妙的幻象,为什么我的一生永远这么坎坷忐忑!”
“他是我师父!就算他真的要杀我,也得他来杀我,否则别人给我说的、给我看的,我通通不信!”
聂子英满眼通红,手上忽然有了万钧的气力,执起竹剑对这人狠狠一砍,将他挥退,聂子英仍然不依不饶,也将这个人视作仇敌。
冰冷的竹剑忽然有了剑光、剑气、剑影,聂子英已达到一定剑境,与聂子英对峙的这个人暗沉双眸,空手接招,面对身为凡人的容樾,他竟也有一时的力不从心。
“哼!我怎么都说不通你,你真是你个木头,自以为一心一意就能把别人打动,别人不一定瞧在眼里!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媳妇!”
聂子英的挥砍十分有力,剑气加身,竹剑有了披荆斩棘的威力,聂子英已不得清醒,疯魔入心,沉意无思,只把眼前人认作他的敌人,红袍人看在眼里,更是无法脱身出聂子英狂乱的剑法。
那剑法他亦是认得,凤齐君宣漓绝世无双的剑法,现今在聂子英的手上更是出神入化,他知道凤齐君深恨容樾,怎么会把他的剑法教给容樾,难道凤齐君宣漓如今也转了心性?
他见聂子英沉在幻境中,眼前的人不论是什么人都欲砍杀,但他不想伤他,也并没有把魔力发挥出来,只是双手接招,却怎么都制不住聂子英。
“怪了!他如今只是个凡人,怎么也这么厉害了!”红衣人惊恐道。

夫为君纲小说推荐

夫为君纲小说不乏励志奋斗的清新朝气,是一本好看的耽美小说,风格独特,内容轻松有趣。假如您在追书,小编就为您共享夫为君纲完整免费阅读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