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夫人求专宠(容苏谢少临小说)第48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夫人求专宠(容苏谢少临小说)第48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夫人求专宠(容苏谢少临小说)第48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8-12-03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夫人求专宠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虐心故事:自从顾砚倾出现后,穆家一直以来几乎就没发生过什么好事,继而连三有人为她受累,还有当年大姐的死............目前小说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夫人求专宠(容苏谢少临小说)第48章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夫人求专宠全文小说简介

穆敏当下再也克制不住积压的情绪,憎恨的目光直射顾砚倾。
瞧着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尚处于震动之中的顾砚倾,穆敏手脚冰冷,恨意森森。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穆家支离破碎……
她忽然上前,伸手拽顾砚倾,攥住她手臂就要往床下拖。
顾砚倾目光呆滞,全身不停的颤抖瑟缩,穆景霆怎么会变成植物人呢?
穆敏瞧着她fa愣的表情,加重力道继续拉扯,一下子就把她拽倒。
顾砚倾连同着缠在身上的被子滚落,眼看着人要坠地,一道坚稳有力的的手臂在裴易哲伤口裂开而失力的瞬间,及时托住了她,把她重新扶回上。
穆敏皱眉扭头。
看清那忽然出现的男人时,几秒钟的诧异,随即眉头锁得更紧,从眼里***的怒火顿时烧到了极致!
肖亦辰伫立在床边,挡在顾砚倾前面,静默的看着穆敏。
“亦辰,你……”穆敏注视着熟悉又想念的男人,咬紧唇瓣。
肖亦辰皱紧了眉,微微叹息之间沉声开口:“没弄清来龙去脉就怪罪别人,敏敏,你能不能成熟理智点?她是你弟弟拼了命保护回来的人,是你的弟媳,更是你应该嘘寒问暖的对象,而不是你视为仇人的对象。”
穆敏攥紧了指尖,眼泪不知怎么的扑簌簌滚了下来,脸上的表情错综百变。
委屈,愤慨,憎恨,难过……种种,种种悉数涌上心头。
“让开!”她抬袖抹了把眼泪,冲他低吼。
肖亦辰挺拔温润的身躯终究挡在顾砚倾床边,“敏敏,难道你就从来没为自己犯下的那些错忏悔过吗?我为什么无法爱你,为什么大家拼了命都要守护顾砚倾,你难道还想不明白吗?趁我没有对你彻底失望,收手吧。”
穆敏浑身一震,定在了原地。
裴易哲看了眼僵持的肖亦辰和穆敏,打算开口赶人,好让顾砚倾安静的休息。
穆敏就那么定定的杵着,泪水珠串般滚下脸颊,唇角被自己生生咬出血来。
“带我去。”顾砚倾怔怔的下床,惨白的小脸缓缓抬起。
穆敏的视线从肖亦辰脸上又移回顾砚倾,蹙紧了眉,却没有出声。
顾砚倾踩着拖鞋上前两步,“易哲哥,带我去看他。”
裴易哲顿了顿反应过来,担忧道:“可是你……”
“我没事,至少走路是没问题的。”顾砚倾伸手碰了碰他袖子,态度坚定。
裴易哲蹙眉瞧了她片刻,叹了口气,妥协道:“那你扶着我,慢点儿。”
“谢谢。”
顿了顿,裴易哲嗓音低缓的说,“好姑娘,别哭了,要是景霆看到你这样,会心疼死的。”
顾砚倾隔着西装抓住他的手臂撑力,垂眸看着路面,眼眶湿热。
裴易哲递给她纸巾擦眼泪,看着她的眼神柔和亲切,带着巨大的安抚力量。
顾砚倾走后,肖亦辰上前拉住穆敏的手:“我们也过去看看。”
穆敏眼眶湿红,诧异的望他。
肖亦辰低声叹息,却是抬手用指腹替她揩去眼角的泪。
穆敏张开嘴动了动,话咽了回去,双脚不由自主的跟着他动了起来。
顾砚倾捂住胸口,一步一步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口。
墙是透明玻璃做的,百叶窗拉开着,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的情况。
她苍白的双手趴在玻璃墙上,望着全身插满各种管子的男人,心跳都止住了一般。
顾砚倾惊慌的盯着床上紧紧闭了眼睛躺着的穆景霆,瞳孔一缩再缩,手心紧紧贴着玻璃墙,恨不得身子直接穿透过去。
医生交代过,伤患处于极不的阶段,不能进去探视。
怎么会变成这样……
顾砚倾脸色灰白,怔怔的盯着里面,目光都快碎裂了似的。
那个挺拔俊朗的男人,此时此刻头上缠满了绷带,只能依靠呼吸器和一堆仪器和管子维持生命,身上盖着白白的被单,呼吸罩下的嘴唇皲裂煞白。
穆景霆……
顾砚倾捂住嘴,一时间到底是没忍住,呜呜的哭出声。
裴易哲站在她身侧,视线担忧,亦是难受。
当时情况紧急,景霆在爆炸的最后一刻,一把将他和孙恒推了开来,所以他和孙恒都很幸运,只受了点小伤。他断了一只胳膊,孙恒腿上烧伤暂时无法下床,只有景霆他自己伤得这么严重……几人站在走廊上,脸上的表情个个凝重,仿佛都没有了呼吸。
裴易哲低声缓缓开腔:“本打算等你养好了伤再告诉你景霆的事,没想到你刚醒就全知道了,医生说能不能醒就在这两天,醒不来可能一辈子都这样了。”
顾砚倾双手捂住脸,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他在地下通道找到我的时候,我对他那么冷漠,他冒着危险救我,本应该感激都不来及,就算陈珊说他是为了报复我爸和我妈,才故意接近我,我也不该在那种时候对他发脾气……”
裴易哲怔了怔,过了一会儿,才沙哑着回道,“砚倾……其实陈珊这话没有撒谎,我不想骗你,景霆也打算要告诉你,只是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你开口。那时候他年轻,不够成熟,确实单纯的想通过你报复发泄,可时间和经历都会让人不断地长大并改变。他曾经和我说过,曾经做过最愚蠢的事就是想利用你以牙还牙,其实就是对他自己以眼还眼,随着他对你的观察,到后来不断的接触和相处,他对宋穆两家的恩怨都看开了,甚至一度自责对你和你的家人有过那样卑劣的想法。”
说着,裴易哲垂下了眸,“景霆和我都不知道你怀孕了,我也是刚刚听医生说才知道的,假如景霆知道你怀里他的孩子,绝对不会把你交给陈珊,让你冒这种险……”
裴易哲没再继续说下去。
顾砚倾感觉都快要窒息了,极力抑制着低声抽噎,抬眸再次望向房间。
男人紧闭着双眼,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像是对周遭的一切都失去了反应,一动不动,被冰封在了空气里,随时可能融化消失。
顾砚倾一口气悬在心上,很久很久,久到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整个世界,变得无比寂冷。
不知道站了多久,身体虚弱没能支撑得住,顾砚倾软软歪倒,被裴易哲及时扶住。

夫人求专宠第48章全文在线阅读

警员们心下皆是惊异,视线转了转,便发现忽然从诊所门外冒出的白烟。
众人皆是一震,登时明白了穆景霆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情势危急,全部人不得不急速撤退,再往前去一定会损失惨重!
段容深眯起眼睛,扭头望向那片催泪烟雾,心下一沉:“陈珊死之前还安排了远程操控?”
“逃已经来不及了。”穆景霆紧盯着面前的裴易哲等人,“我数到三,然后全部趴下。”
心脏仿佛都要停止跳动,顾砚倾闭上眼睛前,与穆景霆对视上一秒。
男人目光温柔重重,低声在她耳边呢喃:“还记得上一次拆弹的时候吗?我依然是那个意思,生未同衾,死同穴。”
顾砚倾心脏震然一颤,幡然醒悟。
一个为了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顾的男人,能在这种时候对她这样的男人,就算曾经对她有过恶意的目的,那又如何?
他现在是爱着她的啊,把她当做了自己的命一样,那么,这一切,便已经足够了。
身后震耳欲聋的炸裂声骤然响起,顿时一片火光冲天!
她紧紧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出现出十多年前的那场大火,那场吞噬了她至亲的大火!
剧烈的爆炸,冲天的火光,顾砚倾大脑一片空白。
刚才还好端端的诊所,顷刻间崩塌燃烧,团团烈火冲飞铁门,蹿升空中!
顾砚倾闭上眼睛前一秒,仿佛看到穆景霆对她笑了笑。
那笑,是坚定,却暖如春风……
巨大滚热的气浪推涌而来,千钧一发之际,他用身子盖住了她。
……
不知道睡了多久,顾砚倾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撑着床坐起身,头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她蹙眉抬手,摸向贴了纱布的额头。
鼻尖溢满熟悉的消毒水味,她略微打量四面,确定自己是在医院里。
可下一秒,顾砚倾忽然掀开被子,要从床上下来。
视野里灯光忽然摇摆,她脚尖刚刚彭迪,眼前顿时一黑,身体晃着往下摔倒。
身后的裴易哲立即上前,拧眉一把接住坠落的顾砚倾,惊奇的发现她全身温度冰凉。
护士连忙过来帮忙,一起把顾砚倾重新放回了床上。
顾砚倾想动,身上软得没了力气,伸出苍白的手揪住裴易哲的袖口。
裴易哲脸上多处破皮,左臂裹着绷带绕到脖子上挂着,显然和她一样,在那场爆炸中受了伤。
顾砚倾收紧了心脏,动了动惨白的唇,刚发出“唔”的声音,慌忙扭头凑到一边。
只听“呕”的一声,她弓起背脊,往地上吐了一滩。
护士慌忙给她拿来垃圾桶,却晚了一步。
“砚倾,你怎么了?”
裴易哲疾步上前,随手拽了好几张纸巾盖住呕吐物,要扶她躺下,才发现他屁股下面红色的血迹,就连床单也被染上。
顾砚倾弓腰捂住肚子,但很快人已经无法在坐稳,歪倒在床上,紧紧蜷缩身体,表情看起来很痛苦。
“你怎么了?小嫂子!给点回应!”
顾砚倾只觉得五脏六腑绞住了般的疼,强忍住泪,破碎的呓喃:“宝宝……我的宝宝……好痛……”
裴易哲的视线马上落向她紧捂的腹部,迅速明白过来,忍不住短暂的惊奇。
“你怀孕了?”
顾砚倾脸色煞白,冷汗淋漓,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砚倾竟然怀上了景霆的孩子,他们竟然都不知道,甚至把她送入了陈珊的手里。
他反应过来,忙冲身边的护士喊道:“我去叫医生过来,你先照顾好她。”
顾砚倾的腹部一阵一阵的痛,忽重忽轻。
等裴易哲叫来医生的时候,顾砚倾腹部的疼痛稍微缓解,屁股底下除了一开始流的血,也没再流了。
医生先快速做了个检查,收起听诊器时,面色冷肃:“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你们也太粗心大意了!她怀孕了你们事先都不知道?你看她这身上和脸上的外伤,孕妇刚醒过来,你们又给她心理刺激,要是还有下次,这肚子里的孩子你们看着办吧!”
裴易哲无从开辩,只是紧紧皱着眉。
医生悠长的一声叹息,退出了病房。
“嘭——”
突如其来一声巨大的撞门声!
整个房间像是发生了地震一般,房门应声而开,穆敏快步冲了进来!
在家里睡得好好的,却忽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她弟弟性命垂危,她和母亲起初以为是恶作剧电话,但当对方正确说出全部信息时,两个人的心统统跌入谷底。
看了网上的新闻后,才得知景霆是为了救这个女人差点死了,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
也总算是让她找到了顾砚倾的病房。
穆敏盛怒之下,冲到床边,神色憎恶的看着坐起来的顾砚倾。
妈她知道景霆变成这样后,也晕倒了,还没清醒,都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女人!
穆敏伸手一拽,瞬间便将顾砚倾被子连人一并扯到床沿!
裴易哲眼疾手快,在顾砚倾即将坠地之前,用仅有完好的右手撑住了她,一个侧身,隔开穆敏。
“裴易哲,她把景霆和我妈害成这样,你还护着她?”
顾砚倾全身冰冷,微微抖着唇问向穆敏:“你……你刚刚说什么?景霆他怎样了?妈她又怎么了?你们快告诉我……”
“你一点儿都不知道?”穆敏哼笑,讽刺的声音刺穿顾砚倾的耳膜。
“我弟弟他变成植物人了,你满足了?我看过新闻了,他要不是为了救你,就不会变成这样,我早就说了你是扫把星,你怎么就不早点滚呢!”
“我告诉你顾砚倾,我弟要是死了,我妈要是因为这件事被刺激出了事儿,我绝不饶你!”
“什,什么……?”顾砚倾大脑轰的一声,上下牙关颤到说不出完整的话。
啊,她想起来了,爆炸前记忆里最后的场景……
他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护住了她,她才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平安无事。
那么大的火浪和热气,他及时推开了裴易哲,又护住了她,只有他自己距离得最近,承受了最大的危险。
生命垂危,植物人……

夫人求专宠第48章完整版阅读

顾砚倾听得出来,邹辉的距离并不远,“哒哒”的脚步声在通道中回荡,渐渐清楚。
几乎是本能的,她转向穆景霆身前,等回过神自己跟他贴得太近,男人有力的长臂已经把她圈入怀中,紧紧护住。
亲眼目睹了陈珊被火烧死,顾砚倾紧张的攥紧十指,仿佛那道朝她走来的黑影,就是附身在邹辉身上的陈珊,凉飕飕的寒气从脚底不断涌入脑袋。
她努力镇静,压低抑制不住的颤抖声音:“陈珊***了,但她生前在四周埋了炸药,随时可能有引爆的危险。”
即便不愿和他说话,有些却不得不说,她必须将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尽可能多的告知他。
男人对着黑暗里的顾砚倾,悄然叹息,亦是疼惜。
她叙述得淡然,实则又经历了残忍至极的事,不论死去的方式是哪种,光是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忽然流逝,本身就是鲜血淋漓。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握住顾砚倾的手:“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
顾砚倾的小手在他掌心微微颤抖,若不是四面光线太暗,恐怕她脸上表露的全部情绪都被看了去。
痛吗?是很痛。
可比这更痛的是她怀疑了他,甚至分不清真假虚实。
穆景霆正要带她迅速撤离,身后的邹辉忽然发出阴森的冷笑。
一道红色光束嗖的穿透黑暗,直射向穆景霆怀中的人儿。
只一瞬间,穆景霆霍然定在原地,顾砚倾尚未弄清状况,抬头诧异的望向他,试图看清他面上表情,可接下来却看到一个忽然移到他额前的红点!
顾砚倾轻呼出声:“穆景霆,这……这是什么?”
黑暗里,穆景霆一动不动,低眸看她:“别担心,我会带你出去。”
红光暗影下,顾砚倾仿佛看到他脸上滚下的汗珠,以及吞咽时都小心翼翼的喉结。
忽然想起了什么,凭着瞬间的直觉,顾砚倾再次看向他头上的红点时,整个人震在原地。
是啊,她怎么就忘了,邹辉和陈珊早就计谋布置好一切,娜会这么轻易就让他们逃出去?
即使孤军奋战,但身陷悲痛中的邹辉,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隔着两米远的距离,邹辉握着红外夜视手枪,笑得愈发阴森。
只要他扣下扳机,“砰”的一声,穆景霆当场就会被击毙。
因为陈珊的死,邹辉几乎失去了理智,恨不得把全部人都弄死。
可是想了想,他又觉得这样把他们打死,未免死得太轻易了。
邹辉目光嗖的从穆景霆身上移开,落向他怀里的顾砚倾,笑道:“怎么不跑了?刚刚不是跑得挺带劲的吗?穆景霆你比我想象中厉害的多嘛,竟然能直接找到这里。”
“呵,不过有什么用呢?我最后还是会让你们给姗陪葬。”
话落的瞬间,骤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紧接着便是来自穆景霆竭力隐忍的痛呼,贯穿顾砚倾全部的听觉。
“穆景霆,你走!”顾砚倾用力推他一把。
假如邹辉的愤怒注定要牺牲谁来平息,那就让她一个人陪葬吧。
不管穆景霆到底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刻,她还是真心希望他你那个好好的活下去。
邹辉并没有一枪击中要害,子弹惊险的从穆景霆左臂擦过,贯破西装的袖子。
穆景霆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忍着剧痛折回顾砚倾身边,一把捉住她的手腕,死死不肯放开。
他的声音很低,仿佛来自幽远的峡谷:“砚倾……就算是死,我也会陪着你。”
顾砚倾一震,对着潮湿的空气深深呼吸。
她忽然转过身,抬头,睥睨向对面的邹辉:“邹辉,爱一个人不是像你这样的,假如我是你,在她走错的那一刻就算拼尽全力也要把她拉回正轨,而不是陪她更快的坠入深渊,最后痛苦的离开。况且,你这么做就算是替她报仇了吗?她临死前又真的希望你这么做吗?”
顾砚倾低低的一声叹息,“她还爱着你。”
邹辉怔住,放在扳机处的手指迟迟没有扣下。
他扬声质问,“顾砚倾,你什么意思?”
听出邹辉语气里的动容,顾砚倾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难道你没看出来么,假如她不爱你,怎么会把自己全部的秘密都共享给你,即使当初你对她那样,她还是让你留在了她身边,因为爱所以信任,你不懂吗?”
“她选择***的事,你事先并不知道吧,我没猜错的话,她根本不想让你知道,她本来只是打算和我一起死在地下室的,没想到中途你冲了进来。”
“她这么做是希望不再把你卷进来,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
顾砚倾的声音轻轻落下,穆景霆已经悄然潜到邹辉身边。
等邹辉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穆景霆挥出手臂,用力朝对方的后颈砸下!
邹辉闷哼一声,下意识的后退,很快身体失去了平衡,高大的身躯猛然往后倒下。
穆景霆旋即起身,立即反剪邹辉的手臂,脱下身上的外套,绑住他双手,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落。
时间仿佛沉寂了一秒钟。
通道出口的门被人打开,来自黎明的第一缕亮光悉数穿射而入,微微刺眼。
一行人疾步赶来,率先响起孙恒激动的声音:“太好了,穆总,太太,你们都平安无事!”
裴易哲眼尖的发现穆景霆手臂上的伤:“景霆,你受伤了?”
穆景霆闭了闭眼睛:“……没什么大碍。”
几人走到地面,朝霞浮出山顶,红黄相接的光线照耀村庄。
随着窸窸窣窣的稍微动静,顾砚倾看到从地平线慢慢走入视野中的警员们。
裴易哲和孙恒擦了把汗,把抬着的邹辉放下。
受到光线的刺激,邹辉悠悠醒转,缓缓睁开眼睛。
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邹辉不但没有露出绝望的表情,反而笑了起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成熟男人,竟然被一个小姑娘揭穿了心思,多么荒诞耻辱啊!
这些年,支撑着他活下去的是珊,又或者,他们其实在彼此互慰,才撑到了现在。
对不起,珊,没能帮你报仇,让你一个人暂时孤独的离开了……穆景霆注视着那栋废弃已久的建筑,眯眸盯着宛若海市蜃楼般,影影绰绰从四面悄然靠近的警员。
蓦地,他眉尖狠蹙,朝那些警员嘶吼:“别过来,马上撤退!

小编推荐

夫人求专宠,笔下人物生动活泼,作者文笔有灵有爱, 让人观之便有种跟随女主身临其境被宠的愉悦!总之,此文称得上热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