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嫡女重生手册(赵芸楚裨小说)第十七章免费全文阅读
嫡女重生手册(赵芸楚裨小说)第十七章免费全文阅读

嫡女重生手册(赵芸楚裨小说)第十七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1-3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叫赵芸楚裨的小说——带给你嫡女重生手册第十七章免费全文阅读,实则,她不过是在暗中偷笑。今日一过,赵芸身上就贴上了孙韫的标签,必须得去孙家过水***火热的生活,孙文氏和孙蔓娘,可都不是好相与的。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

嫡女重生手册小说简介

“奴婢知道不该非议,但奴婢只是心***小姐。明明您才是府中嫡长女,但老爷夫人偏心二小姐也就罢了,府中下人也都更听她的话。别的不说,就咱们院儿里,有几个是真心侍奉大小姐您的?可不都是二小姐的眼线吗?”
翠竹是家生子,常听父母说一些府中密事,况且她本人也及其聪慧,所以看待问题也更为客观。

嫡女重生手册全文在线阅读第十七章: 穿越

容王府与丞相府相隔甚远,郑筠策马而归,小七已在府门前等候多时,远望见马背上英姿飒***的男子,匆匆迎上前,急得火烧眉毛。
不待郑筠勒马,小七便火急火燎冲上前:“王爷,大事不好了!”
小七做事一向稳妥,上一回如此着急还是郑筠摔断了腿,此刻这般鲁莽,想来事情不小。
猛然勒马,郑筠皱眉:“何事这般慌张?”
“郑、郑……代王!”小七一***张说话就结巴,说了半天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郑筠坐在马上,眉头皱得更***,“你且慢慢说。”
小七急得直跺脚,奈何半天都吐不出完整清楚的一句话,他闭嘴***呼吸几口气,平复情绪道:“丞相世子约代王到府上品茶下棋,所以今日代王去了丞相府。”
“他身体有恙,世子的约推掉便是,不必***赴。”郑筠不悦皱眉,担心道。
又想起丞相世子是燕支的哥哥,态度不满未免有些不妥,于是伸展了眉。
郑筠正想问问小七,小七开口了,焦虑道:“我的王爷啊,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代王他本来和世子爷下棋下得好好的,谁知丞相府的千金小姐——掉池子里了!代王他想也不想就跳***了……”
虽然是夏天,水仍然不免冰冷,身体健康之人落了水也要发个小烧,何况是拖着一副怏怏病体的郑卿!只是……向来风轻云淡的代王怎会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
代王和容王虽是同父异母,但兄弟友谊是几位王爷之中最好的。
登时,郑筠好不轻易伸展的眉头再次***锁。
“快说代王如今状况如何!”
小七不知从何寻了一匹马,翻身而上,“代王高烧不醒,怕是……已有宫中御医千万代王府邸医治,还不敢通知万贵妃。”
郑筠额头隐隐作痛,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他烦躁地抬手按了按,“命人把好口风,代王病重的消息万不可走漏半分,特殊是万贵妃那处,你随我去一趟代王府。”说罢已策马狂奔,看得出十分焦虑和关心。
小七迅速跟上。
残夜漫漫,夜凉如水,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被***暗的纱幕里,捕捉不到一丝光明,月吊星疏,似是预见了苍茫悲凉。
空气中弥漫着沉沉的湿气,一直蔓延很远很远的那头,前方***漆漆,像怪兽的血盆大口,看不见路,分不清方向。
郑筠想起那个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弟弟,周身散发着清苦的药香,手腕瘦削得可怜,皮肤总是带着病态苍凉的灰白色,嘴唇毫无血色,连一个微笑都如同雾霭般飘忽,仿佛在昭示着这人命不久矣。
御医说他可以活到三十岁、甚至四十岁的,他的弟弟不会那么快撒手人寰的……郑筠疯了似地往前冲,小七大惊失色的呼喊已听不清,远处是代王府,翻身下马,在代王府奴仆的带领之下一味地往前疾步而行。
推开门。
满室的水墨丹青,满室俱寂。
十几位御医侍立在床榻两侧,纷纷垂头,难掩悲哀之色。
冷凉的绞纱幔帐下,安静的躺着面如死灰般的男子,白玉无瑕的容颜,清华若谪仙,失了生气,像宫中艺人表演木偶戏的提线木偶,被抽走了灵魂。
那一刻,郑筠像是死了。
身在梦中,恍惚看见床上静躺的郑卿,他的手脚麻木不仁,看见自己冲上去怒吼、责骂御医:“无用!无用!不是说他可以活到三十岁、甚至四十岁吗!你们倒是把他救活啊!救活啊!”
小七扑上来阻止他:“王爷,代王已逝,代王一向最喜安静,让他安息吧!”
郑卿平静得像是***着了一般,嘴角残存着一丝微笑,一如他许多年来望着他时缓缓流露的笑脸,虚弱得像是风吹过便魂飞魄散的蒲公英,但蒲公英意味着却是新生……
他又醒了,颓然跪下。
郑筠想起第一眼见到这位瘦弱的弟弟,五六岁大,瘦瘦小小的身躯套在宽大衣袍里,灰色的眼眸像隔了雾看苍生,永远无法拥有常人的红润。
那时他便非常瞧不起这位弟弟,弱不禁风的像个女子,端坐在一张小杌子上,身板瘦骨嶙峋,此时正出神地欣赏一出皮影戏。
郑筠在母后的带领之下往他的方向走去,他听闻环佩声响,缓缓扭过头来,浮上些笑脸,灰沉瞳仁像搬进了星星一家,苍白的面庞顿时飘现浅到细微的粉红。
“哥哥。”
声语清脆得好似母后腰间节奏有致的禁步。
郑筠蓦地就怔住了,其他皇弟只会喊他皇兄,他却像民间人家一样,***切自然地唤他哥哥。
偌大宫闱,这大大可称作是触犯了宫规。
母后并未呵责郑卿,反流露出慈爱的目光望着他,轻柔声语道:“卿儿,在看皮影戏呐?你不是想要哥哥陪你玩吗,我给你带来了。”低头嘱咐半人高的儿子,“好好陪弟弟玩,不许欺负弟弟,知道吗,否则今晚用膳不给你吃凤梨酥了。”
郑筠气得直跳脚,拜托母后,我才是你的***生儿子好不好!
母后离去后,郑筠气得一***坐在地上,闷闷不乐。
迟疑半天,郑卿讪讪上前,轻轻说:“哥哥,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玩?”似乎很害怕他,却很想***近他。
眼神水汪汪,像他豢养的犬儿。
忽然间就不生气了,面对这张苍白脆弱的面孔,叫人如何也生不起气来。
……郑筠上前握***郑卿冰凉如水的手,一如多年前他温凉的手敷在他的手上,可怜兮兮地唤他:“哥哥,不要生气了。”
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郑卿的手指……忽然一动!
郑筠的身躯僵住,盯着郑卿微动的小拇指,半响,确认不是错觉,顿时喜出望外,揪过来一个御医,“他动了!他动了!你们快看看!”
御医们当然不会相信郑筠的话,全当作是悲伤过度的疯癫,可当御医们纷纷探头入内,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盯,看清床榻上本以确诊已死的代王郑卿,虚弱地抬手,揉着额头,冷漠的眉头***皱。
顷刻,数十位年过半百、资质***厚的老御医像是见到了什么骇目惊心的东西,猛地弹开,忙不迭离床数尺之远。
怫然不悦,郑筠扯过某位御医的衣领,怒斥:“说!究竟是怎么回……”
话音卡住。
只见床上的‘郑卿’缓缓睁开了妖精般漂亮的瞳仁,像是被强硬塞进了某只灵魂,失去生气的木偶附上了妖魔的记忆,活了过来,生气勃勃。
小七被吓傻了,面无血色,代王府的家奴被吓得石化了,纷纷落逃。
“禀、禀王爷。”年近半百的老御医兢兢战战、结结巴巴道:“是、是……”
这踏马的是穿越啊!
郑卿抬起眼帘,冷漠清寒的桃花眸冷峻异样,看清眼前古风古韵,傅山炉飘散的袅袅水沉香气息,包括床前那只长身玉立的美男子,吐出一口气,淡漠开口:“我擦咧,穿越。”

嫡女重生手册完整章节阅读第十八章: 清晨

前面是大片大片的雾霭,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的身子轻飘飘的,往前跑,雾随着她流动,逐渐散开,她看见了郑卿。
白衣谪仙,皮肤幻化成几近透明,像一团雾,身体像一团雾,墨发也似一团雾。
她不知为何,喘不过气来,很难受,胸口压着块大石头,仿佛永远都不会快乐了。
“卿,你要去哪里?”她闻声自己问道,想更往前走,脚步不听使唤,沉得挪不开。
他又是笑了笑,面容透出频临死亡的苍白,“小胭脂。”缓缓说:“我要走了,路很长,你不是一个人,你要幸福快乐地活下去,千万别弄丢了自己。”
“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你要去哪里?不!我不许你……”
郑卿已经消失了。
庄胭珞猝然睁开眼睛,绣昙花的幔帐***……暖和的锦被令她***绷着的神经一松,她翻了个身子,背朝外,蜷缩着,命里注定带了点悲恻的***。
他要走了吗,他知道路很长,让她别弄丢了自己。
魇梦浃席,晨风拂过而寒凉。
她睁着眼睛,梦清楚尖锐得就像真的一样,庄胭珞不断安慰自己,她既已重生,便能找到医治他的方法,她有足够多的时间改变一切。
这样想着,梦里的那些画面便随风散去。
起身抱膝而坐……梦中的那些画面真实得可怕,就像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她的闺阁,羽毛般柔软地落在锦被上。
庄胭珞抬手去触碰,暖意流窜,她猛地缩了缩,再抬手,手心朝向阳光,握***,许久才舍得松手。
周身暖洋洋的,甚至有些发汗。
真实美妙得可怕。
吐出口气,庄胭珞正打算***一个回笼觉,外间珠帘微动,青衣丫鬟放轻了脚步入内,原来是玉蝉,端着金盆温水,后头跟着几个提着食盒的小丫鬟,步子悄然谨慎,不细听很难分辨。
庄胭珞汲着莲花纹鞋往外探,玉蝉一下便瞧见了小小姐露出的小脑袋,含笑道:“小小姐醒啦?今儿可真早,往时莫不是***至日上三竿才愿醒。”扭头去吩咐着几个小丫鬟取出食盒里的早膳。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况且她今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庄胭珞跑进内间换了套玉色绣折枝堆花襦裙,想想又觉得哪里不妥,这才猛然记起今日她要去看包子,顺便去找容王。
若是小七不说,那个傻瓜表哥一定还不知道她是女的,庄胭珞假如穿女装,岂不是得把他活生生吓死?
于是默默翻出压柜底的紫金如意云纹直裾***衣,又默默地放下了,这件的颜色太花俏了点,往时她去逛青木娄才敢穿,但哥哥的衣服太大了……几番思量之下,庄胭珞还是换上了衣袍,束发,扎了个飒***的小髻。
珠帘微动,几个丫鬟闻声望来,顿时粉面飞霞,其中一人低嗔道:“好生俊俏美貌的小公子。”
那当然啦!庄胭珞自得洋洋,前世她常穿着这套紫衫去青木娄玩,可别指责女孩子家去烟花之地娄乃是不妥之举,她同平常女子不同,胆子格外大。
傅雪来到相府后,她偷带傅雪去过一次青木娄,她死活不肯去,借口说是怕又被卖去,其实是厌恶风尘女子……风尘女子又如何!庄胭珞愤然,风尘女子就不是人了吗,凭什么一个两个听闻尽显鄙夷之色。
庄胭珞所熟悉的风尘女子,莫不是因为家道中落,不得已才被卖入烟花之地,皆是***情中人,多愁善感,比一般女子更为果敢或温柔,妩媚水粉下更多的是不为人知的一面,哥哥他……
怅然,打算着过几日得空了去一趟,前世她入宫前都未能和她们离别。
庄胭珞回过神来时,身体已被玉蝉老老实实按到椅子上,漱了口洗了脸,整张脸都是玫瑰花香,天门蓝印花桌布上整整洁齐摆好玲珑剔透的水晶虾饺、嫩滑的布拉蒸肠粉、芳香四溢的荷叶糯米鸡、沏好的乌龙茶水。
庄胭珞惊喜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肠粉?肠粉看起来粉皮白如雪花、薄如蝉翼、晶莹剔透,吃起来鲜香满口、细腻***滑、还有一点点韧劲……以前哥哥给我吃过一次,让人一吃难忘。”
“正是呢。”玉蝉边抬手斟茶,边道:“是昨个晚上世子爷吩咐奴婢做的,小厨房一大早就忙活开了,厨房师傅里没有会做粤菜的,一边学着样式味道,一边满京华的找广东师傅。可不巧,上年做年夜席的黄师傅回老家了,可闹得鸡飞狗跳。”说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执起茶杯的手一僵,庄胭珞顿觉手中的茶杯水温烫人,灼得她虎口麻木。
庄胭珞抿一抿干燥的双唇,缓缓吐出二字:“他……说了什么?”
玉蝉斟完了茶,拿起一旁的瓷筷擦拭,回忆道:“昨晚啊……我在门外看着小小姐熄灯后,一转身,就看到世子爷站在奴婢身后,悄无声息地,我当时吓得差点没尖叫,世子爷一直盯着小小姐的房间看,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很久都没察觉到奴婢在看他。”
话落,玉蝉看定庄胭珞,只见小小姐呆滞了一瞬,低头垂眼,浓睫如扇,半响方舍得抬头,浮上些笑脸,双颊旋开蜜旋,纠结、喜悦、欣慰、迷惑,全部难辨的情绪一起涌上小小姐芙蕖般清美的脸庞。
眉眼笑得如同一弯新月,庄胭珞吃光了全部肠粉,外带几个虾饺,毫无顾忌地打了个饱嗝,吩咐玉蝉:“糯米鸡给我留着,我回来后要吃。”
玉蝉讶异:“小小姐又要出去?”
想到昨夜***夜堪归,玉蝉又是一阵惆怅。
“嗯。”庄胭珞抓一只虾饺往嘴里送,含糊不清地道:“爹上朝去了,娘呢?”
用脚趾头也想得到,傅雪此刻一定变着法讨好母***的欢心,可惜她一个身份不清不楚的客人,又有什么身份讨一品夫人的喜爱?庄胭珞微微一笑,用筷子将瓷碟盛着的虾饺戳得稀巴烂。
在玉蝉眼中,小小姐阴险狡诈的笑脸像极了蹲在角落里拿着巫蛊玩偶扎针的冷宫皇后陈阿娇。
庄胭珞不屑用这种阴险的小伎俩,古话说得好: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
“夫人在荣国公府赏花。”
顿了顿,玉蝉犹豫片刻道:“不知小小姐可知,那荣国公老来得子,对其子甚是宠爱,可谓盛宠,要星星,荣国公便会摘完天上全部的星星送给他。权贵宠子,确不稀罕,奇异的是,荣国公世子非但没有恃宠而骄,反屡屡立下大功,尚未弱冠便受封太尉,可谓荣宠不衰。”
“太尉甫一弱冠,尚尚书之女为妻,夫妻举案齐眉,恩爱不疑,可惜好景不长,太尉夫人因病薨逝,三年来,荣国夫人先后给太尉娶了五房夫人,小小姐猜怎么着,五房夫人皆无例外,莫名其妙撒手人寰,坊间无不在传太尉大人是天煞孤星命,煞妻,还说什么要娶个命带颜色的女子方能克制,命带颜色的岂不只有烟花女子,气得荣国夫人大发雷霆。”
庄胭珞不得不承认她还是蛮喜欢听这种八卦的,仔细想了想道:“太尉……两年前便是他带领哥哥去打仗的!哥哥安全无虞,全托了他的福。”
哥哥和太尉的关系可当骨肉手足,情同周瑜孙策之谊。
玉蝉见小小姐喜欢听八卦,打算多说一个,“昨夜……”
庄胭珞盯着户外景色,薄薄的晨熙落在大地,铺就一层浅金。
她头也不抬道:“玉蝉,去后院告诉傅雪,便说我找她,领她来西厢房,傅雪是江南书香世家,让她看看我的书籍,喜欢可随意借几本回房翻阅。做完这些你便可以回家了,莫忘了翌日清晨及早赶回府,我稍会命账房给你支一百两银子,回家还债置房。”
还不待说完,便举步往外走。
昨晚代王死而复生啦……玉蝉忧伤地说完最后一句话,小小姐,你急什么啊,就不能等我说完这句话再走吗。
还有……夫人可能会把你嫁出去。
玉蝉打死也不会说给小小姐听,她都能想象出来小小姐气势汹汹找夫人算账的模样,她可不想做城门的那条池鱼。

小编点评

嫡女重生手册(赵芸楚裨小说)第十七章免费全文阅读: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成功的之作。相信大家读完以后一定会喜欢上这部小说的!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