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前夫婚过不候(林佩函小说)第38章全文在线阅读
前夫婚过不候(林佩函小说)第38章全文在线阅读

前夫婚过不候(林佩函小说)第38章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8-11-30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前夫婚过不候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虐心故事:林佩函轻描淡写的瞥了一眼翟瑾瑜那咄咄逼人的脸,语气比她的眼神还要清冷寡淡,“是啊,我这就是相思成疾了,所以你哥昨晚就回来了嘛..............目前小说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前夫婚过不候(林佩函小说)第38章全文在线阅读。

前夫婚过不候小说简介

“我哥他回来了?”
翟瑾瑜从沙发上面站起身来,一副惊奇的模样,刚才讥讽林佩函时候的嘴脸,似乎顷刻间便消失了一般。
林佩函不屑一顾,昨晚没有关窗户,夜里风大给她吹感冒了,此时根本没有心思跟这个小姑子打嘴仗。
身后传来一阵轻慢的脚步声,林佩函回头,正是翟老夫人。
翟老夫人也见了客厅里面的两个人,眼皮微微抬了抬,视线随意的略过了翟瑾瑜的脸,倒是在看到林佩函略显病态的脸上顿住了。
“生病了?”
林佩函抿了抿唇,冲着翟老夫人颔首微微一笑,“劳烦奶奶关心了,我就是受了点小风寒,不打紧的。”
翟老夫人点头,虽是年过半百,精神面貌却十分的好,就连走路都还带着年轻时候绰约的风姿,韵味十足。
“陈妈,沏壶姜茶,用保温盒装上,”翟老夫人冲着厨房唤了一声,随后厨房便传来佣人的应好声。
“奶奶,不用预备姜茶的,我去事务所的路上随便买点感冒冲剂便好了,”林佩函本能的反抗翟老夫人的盛情。
不知为何,如今翟老夫人待她态度比之前温顺了不少,她反倒十分不适应了。
“诶,”翟老夫人摆手,声音没有起伏,“坐会儿吧,吃完早餐再走。”
翟老夫人径自朝着餐桌边上走去,林佩函此时也没有办法拒绝了,只能如坐针毡一般,陪着她坐到了餐桌边上。
所幸,一通电话解救了林佩函。
电话是林佩函事务所的助理打来的,助理在电话里面说到有一个比较紧急的案子,现在打算提起诉讼维护利益的受害人方正在事务所门口等着,声称要尽快见到林佩函。
林佩函在这个圈子已经算是十分有名的律师了,平日里就有不少的人慕名而来。所以,林佩函在事务所待着的时候,肩上的担子甚至比简岑还要重上不少。
翟翌晨忙公事到了深夜两点,最终在书房睡上了一宿。
不得不说,他从未睡过书房,一觉醒来,四肢有种莫名的酸痛感。
他伸手揉着眉心,有些追悔莫及。在书房睡成这样,还不如这两日在公司的休息间里面睡得愉快。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魔怔了,明明这两天在公司睡得好好的,脑子里面却总有一道声音牵引着他回了别墅。
可回来归回来,他还是没有和林佩函见上一面。或许,潜意识中,他的自尊不答应他放低姿态。
下楼之前看了一眼时间,本身也没做指望她还在别墅的,翟翌晨没有料到的是,下楼之后,翟老夫人却直言让他给林佩函送姜茶去事务所。
“平白无故预备这个做什么?”
翟翌晨从冰箱里面取出一瓶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之后,平淡的问道翟老夫人。
即便他对厨房的事情一窍不通,却很清楚这姜茶是拿来做什么的。
“佩函夜里受了风寒,脸色不太好,我特意让厨房备上的。”
闻言,翟翌晨心头没由来的一紧,虽然心底有所动容,面上却依旧云淡风轻,“哪儿这么娇气?再说,为何不让她自己带去事务所?”
她都在跟他闹离婚闹离家出走了,他还巴心巴肝上赶着去送东西给他,他又不是贱的。
“事务全部要事,她先行离开了。你是她的先生,送姜茶这样的小事,讨价还价太多就不好看了啊。”
翟老夫人脸上显现出一抹不悦,望向翟翌晨的眼神都变得有些不一样。
翟翌晨接收到来自翟老夫人眼神中的讯息,虽然依旧不情愿,却只能答应了下来。
坐在客厅里面的翟瑾瑜盯着翟翌晨和翟老夫人的方向,脸上带着一丝恼意,紧抿着唇的动作泄露出她眼底埋藏的恨意。
她不服,凭什么奶奶如此偏袒那个不知羞耻的贱人,而翟翌晨也在她的面前三番两次的服软。
她究竟有哪里好的!
林佩函在赶往事务所的路上,助理已经在电话中将这次案子的大概脉络跟她疏通了一遍。
今天来事务所请求援助的几个男人,曾经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按照他们提供的资料来看,是老板以公司的股份以及他们未支付的工资作为抵押,向市内一家银行申请了一笔不小的贷款。
而这位公司的老总,却背着公司全部的职员,裹着那笔巨款跑路了,将全部的烂摊子留给了他们这些对于此事毫不知情的职员们。
现在银行那边在催,公司因为抵押的缘故现在面临拍卖,公司上上下下几十位职员不仅面临着失业的危机,甚至因为公司老总的大手笔,害得他们也负债累累。
银行那边暂时除了抵押公司房产便没有任何其他的作为,反倒是相关的债主联合起来,告那位潜逃的老总不成,却将公司的职员都状告上了法庭。
林佩函自从挂断电话之后,柳眉就蹙得死死的,这次的案子,似乎并不简单。
她人刚到事务所,那些被状告的职员们纷纷蜂拥而至,将她围在他们中心无法脱身,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让本就有些偏头疼的林佩函更是头大。
最终,她被助理解救出来,让各位职员们描述了一下状况之后,开始制定方案。
“林律师,今天我们公司就要进行正式的拍卖了,我们公司还有些同事在公司守着,想要阻止银行那边的人采取动作……”
“不可取!”不等这位职员说完,林佩函摆了摆手,眉眼间已然添了几分疲惫。
“你们被公司老总钻了空子,从而借着你们的名义谋财跑路,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现在银行对公司进行拍卖也是在情理当中。在我们没有提出明确的证据证实清白的此时,一味的阻挡银行工作人员,这属于违法行为。”

前夫婚过不候第38章在线阅读

她倔强的仰起头,盯着翟翌晨看着的时候,眸光中只剩下坚定,“我从这个家里搬出去,不正合你意吗?只有我走你才可以和陆真羽百年好合不是吗?”
现在跟她说刚才那些话,有意思吗?
翟翌晨闻言,一双如同黑曜石般璀璨的眸微微眯紧,看着林佩函的眼神中添了一抹探寻。
陆真羽?
“你顾好你的陆真羽就行了,希望我现在离婚还来得及!”林佩函边说边推开翟翌晨,将行李箱再一次夺到自己的手中。
翟翌晨听出了林佩函话中的酸味,深眉更是皱成了一团麻花。不知为何,听林佩函说起他和陆真羽,他甚至有些气恼,也不知道从林佩函的嘴里还能听到多少难听的话。
想要解释两句,可是他却组织不出任何语言。
再者,这场婚姻是否继续作数取决权在他的手里,他不需要跟林佩函解释太多,她没那个资格。
“麻烦让让!”
一向爱整理的林佩函,这次收拾衣物全是胡乱的塞进行李箱的,只是为了能够赶紧逃离这令她窒息的地方。
很快便收拾好,无奈翟翌晨挡在了路上,她只能冷静气请他让开。
心里很多情绪翻涌着,像是热锅上的蝼蚁般疯狂逃窜着朝她的心口偷袭,喉咙口也似是堵住了什么东西,十分难受。
或许,是因为她内心有所期待吧。
期待着,他能够针对那照片上面的事情有所解释,可是,她等来的却只有沉默。
林佩函话音落下许久,而翟翌晨却纹丝未动,耸立在她的身前像是一座黑压压的大山,目光沉峻,自上而下的逼视着她,不给她留出一丝一毫的缝隙。
“可一不可再,可再不可三。同样的话,我不希望再说第三次。”
他一双黑眸凝望着她,满脸的不满,怒气几乎爆发出来,脸庞紧绷着的线条无一不在映衬着他此刻的盛怒。
“我并不认为,我的表述能力不合格,”他语气漠然寡淡,却是不容置喙。
言下之意,他都已经说过几次这婚不是她想离就能离的了,她却还是执意要走,岂不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翟翌晨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视过?
林佩函深深吸一口气,好看的一双杏眸中藏匿着讥诮,对于翟翌晨的话,她不置可否,就事论事,“夫妻之间没有感情,难道就这么一直死耗着?”
见翟翌晨只是沉默,也不搭腔,林佩函更是怒意丛生,拎着行李箱让轮子直接从翟翌晨的脚背上轧了过去。
脚上传来痛楚,翟翌晨回神那瞬,林佩函已经擦过了他身边。
情急则乱,方才林佩函说过的话在耳边交叠循环响起,眉头轻皱,肢体比大脑更快做出反应,他转过身便将林佩函的手腕扣住,三两下就将她抵到了墙角。
林佩函大惊失色,翟翌晨的动作让她猝不及防,一双明亮的杏眸瞪得溜圆。
抓着行李箱的手松开,滚轮朝着卧室一边滚动,林佩函还没有抽开视线去看那箱子,人就已经彻彻底底被翟翌晨控制在了臂弯和墙壁当中。
“翟翌晨,你……唔!”
不等林佩函好好将话说完,翟翌晨已经欺身而来,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他的吻,霸道且强势,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甚至抽出另外一只手摁住她的肩膀,让她完全没有办法动弹挣扎。
他的唇,不似他的人那般冷漠寡淡,触感软软的,即便是吻得用力,却好似有一种格外的魔力一般,动辄便让人沉迷。
林佩函也确确实实沉溺在这个吻当中了,从最初的挣扎反抗,到后来的顺从沉默,一切都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当中。
想到自己没有得到答复的问题,她的眼里添了一丝疲惫。
眼前这个吻得认真的男人,分明对她没有喜欢,甚至于说是厌恶她的,此时却对她做出这样的亲密之事。
这是多么的讽刺!
可是,即便这事情格外的讽刺,她却也依旧不争气,内心竟翻涌着一抹雀跃……毋庸置疑,林佩函想要从翟家搬出去的事情被翟翌晨给搅黄,滚到角落里面的行李箱在翟翌晨匆匆离开房间之后,又被林佩函重新捡了回来。
打开箱子,将衣物又重新挂到衣柜当中,动作熟稔的去洗手间里面拧开水龙头,任由冷水拍打在自己的脸颊两侧。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林佩函的心情也变得复杂了起来。
从这次翟翌晨离开之后,林佩函连续两日都没有见过他,虽然落得个清净,却还是有几分不适应。
究竟这五年里,每次回到水云间,毫无意外她和翟翌晨两个人都是成双入对的,而这次,情况却与之前大相径庭。
这应该算得上是两人第一次当着翟家其他人的面冷战了吧,林佩函嘴角勾着一抹苦涩的笑意。
半卧在卧室的床上,床头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房间的氛围显得静谧美妙,可是她却静不下心来去看书上的内容,因为,门口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停在了门口,却没有了声响。
她微微皱着眉头,那脚步声,她是有些熟悉的,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便是翟翌晨。
这两日她尽可能的用公事来麻痹自己,好借此忘了那天被他强吻的场景,可是,忙里偷闲的时候,她脑海中充斥的画面却依旧是那幅场景。
那个吻过后,他并没有解释任何,一如平日里的他一样,寡言冷漠。
但是,正是因为没有任何解释,林佩函才久未平静。
等了许久,门外的脚步声最终远去,直到一声关门的声响传来,林佩才将是目光从房门的方向收了回来。
嘴角微微挑起一抹笑意,笑中带着几分晦涩,更是没了看书的心思。
熄掉床头的灯,林佩函躺到床上,偏头看着纱窗外一览无余的星空,眼眶里面写满了连她自己都看不清的失望。
翌日,林佩函下楼的时候,一身职业装外裹着一件稍厚的风衣,脸色有几分憔悴苍白。
翟瑾瑜成日虽没事做,早起的习惯倒是一直保持着,端着一杯新磨好的咖啡在客厅里面品着。
听到楼梯间传来脚步声,她朝着林佩函的方向看过去,当她的身影入眼,翟瑾瑜嘴角弯起了一抹讥诮。

前夫婚过不候第38章完整版阅读

翟老夫人语速轻慢,秀眉轻拧,款步朝着林佩函她们的方向走来,目光只在林佩函和翟翌晨的脸上停留了一瞬,转眼间视线便落在了林少鹤那张疼痛到变形的老脸上。
翟翌晨大手一挥,林少鹤终于能够透一口气,另一只手摁着被翟翌扣得发胀的手腕,脸上虽然挤着笑脸,却也格外僵硬。
“翟老夫人,小女不懂事,我一时情急才失了分寸,让您见笑了。”
林少鹤的措辞很简单,不动声色将责任又抛到了林佩函的头上来,脸上慢慢堆叠起满含歉意的笑脸。
翟老夫人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梭巡两秒,不疾不徐开口,“小两口的事情自然是她们自己处理最好,旁人说再多也得要孩子听得进去。亲家公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习惯,可得早点纠正过来。”
听上去,翟老夫人不过是平平淡淡在讲话,可实际上,话中已经浅显的表露出了自己的不满。
她直到都没有弄懂,这个林少鹤究竟是从哪儿听来的风声,一大早就赶来了别墅。
林少鹤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翟老夫人说得是,都是我太过鲁莽了,以后绝不动手了。”
林佩函微微攥着粉拳,耳边全是林少鹤偃旗息鼓的客套话。
翟翌晨偏头,目光中,林佩函的脸颊上浮着五根手指头的印子,那一块也很明显的肿高,翟翌晨不禁看得心底没由来的一紧。
他很快将视线移开,深眉紧蹙。
想到方才帮林佩函拦下林少鹤那一巴掌的场景,内心更是错综复杂了起来。
他,这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在听到林少鹤指责林佩函的时候,他的情绪也变得不受控制。
“管家,送客!”
翟老夫人对于林少鹤的服软没有丝毫动容,平静的唤了一声管家。
听到“送客”一词,林少鹤面露尴尬,脸上堆着的笑脸都显得有些不安闲。
“亲家公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孩子的事情由他们自己处理便好,你我都起不了作用,”翟老夫人满脸的平静。
林少鹤自然不敢反驳,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讲,在翟老夫人的面前,他只能示弱。
目送着林少鹤离开,林佩函攥紧的拳也逐渐的松开,长长舒了一口气之后道:“奶奶,我先上楼了。”
这是第一次,不等翟老夫人点头,她已经率先上了楼。
林佩函的嗓音一如既往,却透着两分心灰意冷,翟翌晨心头激起一阵涟漪,跟翟老夫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很快便追上了林佩函的脚步。
“奶奶,您看她怎么能这么没有礼貌!您明明帮了她,她连感谢的话都没说!”翟瑾瑜趁火打劫,趁着这个节骨眼,急忙凑到翟老夫人的耳边煽风点火。
翟老夫人听着翟瑾瑜这话,眉梢轻轻挑了挑,回头来看着翟瑾瑜,眼神中添了探寻与狐疑。
“是你通知佩函的父亲过来的?”
此话一出,翟瑾瑜垂在身侧的手都微微收紧,心跳都狂乱了不少,可面上还是故作镇静,“奶奶,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您想多了。”
翟老夫人静静盯着翟瑾瑜看了片刻,最后才颇有深意的开口,“你哥和你嫂子既然已经成婚五年了,自然不可能轻易分开,你这段时间安分些。”
翟瑾瑜眼看着翟老夫人消失在楼梯尽头,双手紧攥着衣角,衣角转瞬间便已经被她捏得个外皱巴巴的了。
她当然清楚,那是她哥,她在他们的婚姻之间,扮演不了任何其他的角色。
想到方才林少鹤的一举一动,翟瑾瑜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事情都在按着意料中发展。昨晚偷听过后她便匿名给林少鹤发送了短信,短信中告诉了他林佩函和翟翌晨闹离婚的事情。
本是让林少鹤来刺激她林佩函一番,假如情绪到位的话,林佩函想通了之后便会卷铺盖走人。
翟瑾瑜朝着楼上看了一眼,眼底添了两分期待,期待着林佩函彻彻底底从这个家里离开。
林佩函回到卧室里面便开始打包行李,动作娴熟得好似在心中演练过百次千次一样。
翟翌晨推开门便看到此情此景,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写满了愠怒,方才心中没由来的怜惜,转眼间便被怒意掩盖。
他朝前走了两步,将林佩函放在床上的行李箱一掌推开,扣住她的手腕,怒形于色,“你想走?问过我的意见了没有?”
方才他帮她拦住了林少鹤的巴掌,道谢他不稀罕,可也轮不上她动辄就要收拾东西离开!
当他这里是什么地儿,菜市场?
林佩函费力的将手从翟翌晨的掌心中抽出来,圆润的杏眸中看不出一丝端倪,如同叙说一件最为平淡的往事一般开口,“离婚协议书我都已经签好了,现在自然是没有留在这个家里的必要了。”
一听林佩函说起离婚协议书,翟翌晨眼底的怒意就越发的深沉,眸光中转眼间冷了好几度,周身的温度也跟着骤降。
站在翟翌晨的身边,林佩函宛如置身冰窖,冷得彻骨,可她依旧故作镇静,手朝着行李箱的方向伸去,试图依旧收拾行李。
“你休想走!这辈子,都休想!”
翟翌晨冷不丁的开口,冰冷的声音如同一把利箭射入林佩函的耳膜当中,震撼不已。
不得不说,翟翌晨话音落下,她的心尖都跟着一颤。
林佩函将手收回,抬起眼帘直视翟翌晨,目光撞进翟翌晨凛如冰霜的黑眸当中,心跳更是漏了一拍。
“你比谁都清楚,这段婚姻究竟名存实亡到了什么程度,分道扬镳也好说好散,这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翟翌晨嗤之以鼻,黑眸中闪过一抹阴戾,两步并做一步走到林佩函的身前,毫无征兆的,双手擒住林佩函的下巴,力度大到似是要捏碎她。

小编推荐

前夫婚过不候,我之前一直因为这本书过高的赞誉而有点不想看,但如今一看,才知道真的是名不虚传。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