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非法同居(胡汉升韩潇苏春儿小说)第49章全文在线阅读
非法同居(胡汉升韩潇苏春儿小说)第49章全文在线阅读

非法同居(胡汉升韩潇苏春儿小说)第49章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8-11-29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非法同居主要讲述了胡汉升韩潇苏春儿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虐心故事:只听一声轻咳声:“大家好,我是虞酒。”她声音很好听,从校广播台传出来没有变音,反而增加了一丝微哑,略带诱惑。谢轻语啊了一声:“这不是隔壁班的吗...........目前小说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非法同居(胡汉升韩潇苏春儿小说)第49章全文在线阅读。

非法同居全文小说简介

乐芽也记得,迷惑道:“我记得广播站不是她负责的,她才刚转来没多久。”
紧接着,虞酒又继续说:“……下面这首《小风情》是唱给高三二班的苏颂。”
学校的广播台一向是一首接一首,一分钟前还在放着别人点的歌,这一分钟就发生了变化。
谢轻语已经反应过来,“哇,这是表白了吗?我的天啦,这也太张扬了吧。”
乐芽还记得虞酒的声音,在办公室那一次她可是记忆深刻,没想到竟然真的没有收敛。
真的太大胆了,一点也不怕老师们。
乐芽低声道:“这会被老师知道的吧?”
谢轻语拍了一下她,“月牙,这你就不懂了吧,这是刺激,我要去看看苏颂在干什么!”
高三的生活如一潭死水,校广播台是少数不多给他们的娱乐活动,大多时候都是在放一些励志的歌曲,碍于学校,也就只有一些大胆的人才会点暧昧的歌曲。
但就是点了,也不会像这样明目张胆地说出来点歌人的名字,校广播台的都是依靠投稿点歌的。
这次一看就是虞酒现在正在广播站里。
乐芽她们正在往回走的时候,旁边还经过了不少同学,都一脸兴奋地去看热闹。
一个女生激动道:“虽然不知道这首歌是什么,但是我一听就知道肯定是有秘密!”
旁边一个人边说边玩手机:“我搜了,没有这首歌,是不是她自己写的啊?”
“可能是的吧,这是直接自己吉他伴奏,估计是自己写的,还真挺好听,也不知道被送的人什么感想。”
“快点快点,趁着还没唱完,赶紧去围观。”
她们很快就跑远了。
乐芽和谢轻语回到高三的教学楼时,学校上方还回荡着虞酒的歌声,真是印了她的歌名,吉他声伴着一丝小风情。
这首歌调子很慢,歌词写的很直白,却也有韵味,只要一听就知道大概是什么意思。
乐芽听得都脸红了。
高三教学楼这边的走廊上围了一圈人,尤以四楼这边最多,都是来围观的。
本来本部高三过来才一个多星期,都没人熟悉谁和谁,虞酒这么一弄,瞬间就出名了。
乐芽和谢轻语回到自己班级都花了好长时间。
校广播台的歌声已经停了,但是余韵还没散。
一班门口和二班后门口都挤满了学生,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我们就是来看热闹的”几个大字。
二班的门和窗已经关上了,俨然是深受其害。
一班最八卦的李明从走廊上回来,坐在第一排座位处说:“我刚才一听到声音就去隔壁了,不过后来被他们班人赶出来了,苏颂之前在教室里,现在不在了。”
他刚才就看着苏颂听到广播台的声音离开的。
那后面是跟着一串围观的人,要不是怕快上课了,恐怕这边围观的人都要跟着去。
谢轻语迷惑:“难道是躲起来了?书呆子做起来这样似乎也很正常,谁让他平时那么啰嗦,管东管西的,现在可算是一物降一物,”
乐芽猜测道:“可能是去找虞酒了吧。”
究竟这事事关他们两个人,苏颂的性格她也有听说,按其他同学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圣父。
“都在这干什么?还不赶紧回教室!”
没等学生八卦多长时间,刚刚吃完晚饭回来的老师们就过来赶人了,没两分钟围观群众就***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虞酒和苏颂从楼梯上上来。
乐芽这星期坐在教室靠近走廊的窗户处,经过的时候虞酒看到她,还冲她笑了笑。
一点也没有会遭到批评的意思。
乐芽没想到对方还记得她,因为仅仅只是当初办公室那一次的见面而已。
不过她也是挺佩服虞酒的行为的。
.
校广播台的动静一直持续了好长时间。
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前还有人在讨论这件事,至于那两位主角,也都在全校出名了。
以往他们都觉得陈漾最大胆,现在又多出来了另外一个,虽然这人他们不熟悉。
赵明日靠在椅子上,“要不咱们也给乐芽妹子点一首歌,就说是漾哥送的。”
“得了吧,点什么点。”梁千没好气说:“漾哥会是和别人一样的吗?”
赵明日想了下,“也是,应该不会的,这样一来岂不是成了漾哥学别人的,那可不行,”
话题中心的陈漾正在睡觉。
两个人没讨论多久,突如其来的手机震动声打断了两个人,因为贴着课桌,所以非常清楚。
梁千咳嗽了一声。
半分钟后,陈漾安静地起身,将手机拿出来,看了眼,直接摁了挂断。
没过几秒,电话又来了。
陈漾再度挂断,只是旁边人都能感觉到低气压。
电话又来之后,这次放了一分钟陈漾才接通,里面传出来一道中年男声:“小兔崽子,还不快回来!”
陈漾面无表情,“我要上晚自习。”
电话那头的人可不管上不上晚自习,直接就骂骂咧咧起来,各种脏话不绝于耳。
一侧的梁千和赵明日都没说话,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陈漾他爸又来电话了。
他们虽然不是非常清楚陈漾家里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但是知道陈漾他爸可不是个好东西,动不动就呼来喝去,整天混日子。
而且陈漾的性子也和家里有很大的关系。
陈漾直接挂断电话,“我回去一趟。”
梁千哎了一声:“我去和班主任请假。”
反正随便掰个身体不舒适的理由,到时候老师也不会怀疑的,还会特殊关心。
陈漾随意嗯了声,离开了教室。
赵明日这时才出声道:“漾哥怎么就摊上了那么个老爸呢,简直不把他当人看啊。”
梁千说:“谁知道呢。”
他们之前碰到的时候也是非常震动,这要换成他们,估计家里人得喜悦死,要成绩有成绩,不用担心上哪个学校,因为都能上。
轮到陈漾这里,反而没什么用了。
……
楼道里只有暗黄色的灯并不是声控,有点摇摇欲坠,甚至还有熄灭的迹象。
陈漾拿钥匙打开门。
只是刚一开,里面就扔出来一个杯子,他往旁边一躲,那杯子就撞到了门上,发出砰地一声,直接碎了一地。
陈漾眼神晦涩,从碎片上踩过去。
没等他走几步,里面又扔出来一样东西,伴随着怒骂声:“你竟然还敢躲?”
这次陈漾没来得及躲开,那东西擦过了脸颊,刚开始没感觉,随后就是有点火辣辣的疼。
他用食指摸了一下,指腹上有点血迹。
出血了啊。
陈漾盯了半晌,将手指放入唇中,铁锈味平台。
客厅里的男人坐在轮椅上,气喘吁吁,脸上满是怒容,还预备扔,看到他的脸后才停住了。
陈漾停在原地,“说吧,叫我回来什么事?”
闻声这问话,中年男人这才舒适了一点,但是怒气未消,“你饭做了吗?我生你就是一天到晚出去玩的?养了个废物!”
陈漾停顿一瞬,忽然溢出一声笑。
中年男人听出他笑声里的嘲讽,一下子气爆,怒骂道:“你笑什么?滚去做饭!”
陈漾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手,一直到对方快要忍不住的时候,他才说:“生我是你没错。”
他放慢语速,说:“至于谁养我的……陈明武,你自己最清楚。”
说完,陈漾便转身去了厨房。
“谁养你的!”陈明武恼羞成怒,将自己手边仅剩的另外一只杯子扔了过去,砸在紧闭的厨房门上。
他被说中心事,双眼发红,假如能从轮椅上站起来,此刻已经直接进了厨房里。
厨房里的东西没多少,上次陈漾才理整洁,现在又乱了,不出意外都知道是谁弄的。
他撸起袖子,一言不发。
几分钟后,陈漾从厨房里出来,冷淡道:“饭在锅里,还有,你是腿瘸了,不是手断了,下次自己做饭。”
陈明武滑动轮椅就要过去,轻而易举地又被激起怒气:“老子生你出来,你就得做一辈子!”
陈漾这次没回话,而是直接走到门边,摸了摸右脸上的伤口,“你先活一辈子再说。”
他丢下这句话,离开了房间。
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喘着粗气的陈明武一个人,还能听到房间里钟表走动声。
“活一辈子?我肯定比他活得久!”
怒吼声回荡在房间里,除了他无人知晓。
.
第二节晚自习是数学老师的。
谢轻语还在给乐芽传纸条,“我刚才路过办公室看到虞酒和苏颂还在里面呢,这都说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估计可能要被处分了。”
究竟闹的这么大。
乐芽还在听周老师讲习题,随手回道:“不会的。”
因为现在是高三,苏颂成绩那么好,学校怎么可能忍心让他背处分,就算背了,也会在毕业前消了的。
习题讲到一半,周老师忽然问想起来自己的教案在楼下十五班数学老师那,“课代表,你去那边拿一下。”
乐芽纸条刚传回去,被吓了一跳。
她连忙站起来,应道:“好。”
周老师没察觉,叮嘱道:“在张老师那里,你下去直接和他说,然后拿上来就行了。”
他和张老师租的房子,算是室友,这事在班上都是公开的,所以十五班的老师他们都熟悉。
乐芽点头道:“好。”
现在正是晚自习时间,外面只有一个个教室亮着灯,一个人都没有,只有老师们抑扬顿挫的讲课声。
她从楼上下去,不自觉加快了步子。
哪曾想才到三楼,她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一双长腿,慵懒地搭在楼梯间里。
陈漾正坐在台阶上。
从乐芽这个角度往下看,能看到他唇上正含着一根烟,手上的打火机被他拨弄着。
只是连续几次都没有火,陈漾索性停了,抬头就见乐芽从上面下来,动作踟蹰。
乐芽被他这光明正大的动作震动了。
班上的男同学虽然有时候调皮起来也不听老师的话,但是抽烟的是从来没有过的。
乐芽忽然想起来,上次搬校区的时候,在公交车上有女生讨论的,一个抽烟很帅的男生。
略黑暗的环境中,他这样的动作让她心头闪过性感这个词,很快又消失。
她现在已经快到一楼了,除非重新上楼从另外一边下去,不然肯定要从他边上经过。
犹豫了几秒,乐芽还是决定下去。
究竟傍晚操场的时候,他们的相处还算愉快,应该不会再忽然遭到什么围堵了。
听到动静,陈漾抬头,穿过扶手看到她的身影。
小姑娘看到他还有点怯,要不是就这么点路,他都觉得人可能会直接跑了。
乐芽贴着栏杆扶手,路过他的时候忍不住提醒道:“学生不能吸烟,教导主任抓这个很严。”
陈漾将烟夹在手指间,被她的话逗笑,一本正经地问:“你要去打报告?”
乐芽摇头,否认道:“不是。”
虽然不好,但是好歹帮过自己的忙,就假装没看见,预备绕开他往楼下走。
经过他时,乐芽手上忽然被拽住。
随后整个人都天旋地转,从楼梯上跌倒,不受控制地摔在了陈漾的身上,吓得叫出声来:“啊……”
陈漾吃痛,微蹙了眉,很快恢复正常。
乐芽赶忙起来,撑起来的时候手还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胸膛,白嫩的耳朵瞬间就红了。
她摆了摆手,无处安放,背在身后,“我说了不会打报告的,你放心好了。”
陈漾睁眼说瞎话:“我不信。”
乐芽不想和他说了,反正也说不过,干脆直接转身就去楼下,拿教案的事还不能耽搁。
陈漾扯住她的校服衣角。
乐芽气急败坏转过身,“你松开。”

非法同居第49章全文在线阅读

最左侧的那人尤其出众,明明同样的校服,却显得身姿挺拔,袖口挽在手腕上,正把玩着一件小玩意儿。
即使隔得远,也能看出对方侵略性的轮廓。
陈漾也在看着这里,刚好和乐芽撞上,暖色灯光下一半都在阴影里,棱角分明。
乐芽连忙转开视线。
手里的奶茶是常温的,一眼看过去是粉色居多,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口味的,但是想必不会差到哪里去。
“喏,所以不是我买的,任务完成我先走啦。”女生说完这句话后就要离开。
乐芽拦住她,“你帮我还回去吧,”
女生连忙摆手,“要还你自己去吧,我可不敢。”
她虽然和十七班离得远,但是人还是知道的,刚刚走路上被请帮忙送奶茶都要激动死了。
虽然她也不熟悉送的这个女孩是谁。
女生怕乐芽还真把奶茶给她,直接就脚底抹油走了,临走时还忍不住对她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乐芽又静静看一眼,低头看奶茶。
“要去还吗?”谢轻语问:“那男生谁啊,长得还挺帅的,要我说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上午那动作她可不觉得没意思,这晚上的还送奶茶,要说没有其他意思她都不相信。
乐芽犹豫道:“我怕他又……”
剩下的话她没说出来,究竟之前三番两次堵住她,怎么说都不像是个好相处的人。
谢轻语仔仔细细地看了看乐芽,这乖巧的模样,声音都轻轻柔柔的,的确很轻易引起一些人的想法。
她提议道:“要不这样吧,你就从她们面前经过,直接塞人家怀里,总不会让它掉下去吧?然后再和我一起走。”
乐芽思考了一下,“就这样。”
虽然她心里有点没底,但是不可能无缘无故接受对方的东西的,尤其还是奶茶。
乐芽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陈漾,然后往那边走。
……
林心乔将东西整理好,然后打了个精致的蝴蝶结。
没等她站起来,手机上就有朋友给她发消息:“我刚刚看到陈漾在操场,你要不要过去?”
林心乔当然要过去。
只是本来打算去教室的,现在改地方也没什么,她把礼盒拿在手上,然后又回了对方,直奔操场而去。
蒋媛走过来挽住她的胳膊,“要去送了啊,正好我也要去那边,一起吧。”
学校里对艺术生管的不是非常严,重心都在前面的学生身上,所以谈恋爱除非闹大,否则一般会无视。
这个年纪的女生都是爱挤在一堆的,林心乔平时人缘很好,之前不少人和她一样去和陈漾表白,最后都自己放弃了,只有她还坚持。
她们表面上恭喜,其实私底下都知道她是没戏的,一群人都是乐于看戏的心理。
两个人一起去了操场。
才到广场的边缘,林心乔就一眼看到那边的陈漾,心就跟着跳了起来,拎着纸盒的手不自觉用力。
蒋媛看了一眼,“哎,旁边只有梁千他们,你去刚刚好,都不会有人打搅的。”
林心乔捋了捋头发,“我知道。”
蒋媛脸上露出一个笑脸,说:“那祝你成功,你可是画了好几个星期呢。”
林心乔脸上闪过不悦。
不过一想到待会的事,还是忽略了她这句话的问题,等陈漾成了她男朋友,到时候就是她们难堪了。
没走出几步,蒋媛就推了推她,“看到没看到没,有人捷足先登了,那女生谁啊?”
闻言,林心乔连忙看过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上次还给看自己画的女生竟然熟悉陈漾,还和他站的那么近。
林心乔心里转过无数想法。
蒋媛摸着下巴,“这女生没见过,以前和陈漾说过话么?你现在还去不去啊?”
林心乔气急败坏:“去。”
刚说完,正盯着那边的蒋媛就掐了把林心乔的胳膊,“快看!”
林心乔抬眼一看,差点没把牙咬碎。
不远处陈漾直接勾住了那女生的胳膊,将她带到了栏杆一侧,就在他身侧靠着,两个人离得极近。
尤其是微微侧头的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陈漾。
林心乔心里恼怒得不行,她上次都把画给对方看了,对方会不知道陈漾是她心里很重要的人?
还是说就是因为看了画,才想着去勾引的?
林心乔忽然觉得自己真相了。
不然怎么这么巧合,上次对方说是一班,那就是本部才来一星期的,怎么可能会熟悉陈漾。
她想了会儿,终于想起来对方叫什么名字了。
……
操场上有微风吹过,夹杂着一丝凉意。
乐芽贴在陈漾的一侧,脸颊微红,一向上看就能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细碎的黑发被风吹动,她把奶茶塞进他怀里,“还你的。”
陈漾尾指勾住快要掉下去的奶茶,袋子发出声音,歪了歪头,“请你的。”
他的手指很好看,乐芽的注重力几乎全被吸引了,回神后听到这句话,摇摇头,“不用啊。”
她认真道:“是我应该请你,我还欠你的。”
一旁的梁千在心底鼓掌,怎么才几天没看,就能让人小姑娘欠一顿奶茶,这以后交集岂不是不会断,厉害啊。
陈漾随口胡诌道:“当上午的谢礼。”
乐芽懵了一下,“谢礼?”
上午明明是他抢走了试卷,怎么说都应该是赔礼才对,怎么会安上谢礼?
难道是自作多情?
陈漾琢磨了一下自己的话,又想了想今天上午乐芽的反应,认真道:“那是我的试卷。”
乐芽瞪大眼,片刻后恢复原样,“哦”了一声。
鬼才信。
一直听壁角的梁千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这大概是做人最失败的一次了。”
就连他都能听出来乐芽的不信。
陈漾也被乐芽的敷衍语气逗笑,头都有点疼,问:“你不信我是陈漾?”
乐芽眨巴着眼:“信。”
反正现在在人家面前,当然只能说信。
陈漾明明是那个戴眼镜的男生,眼前这人怎么看都不像营养不良的模样,而且从气质上看也不一样。
乐芽莫名觉得他很矜贵。
听着她不走心的回答,陈漾气极反笑。
“我要回去了。”乐芽离开栏杆,预备从他旁边走,“快上课了。”
每次都是这个借口,陈漾玩世不恭地看她。
而后他想到了什么,唇掀了掀,用着薄凉的语气道:“不要就扔了。”
语气平淡,像是忽然生了气。
饶是乐芽也有点不知所措。
一旁的梁千看不过去了,提醒道:“你就拿走呗,他真做得出来扔掉的事,那么浪费多不好哇。”
他一听就知道陈漾是心里不爽了。
闻言,乐芽低下头,沉默了半晌,最终小声道:“……那你下次不要这样了。”
她伸手去拿他手指上勾着的袋子。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白皙的手。
林心乔碰到装奶茶的袋子时心跳都漏了一拍,已经想象到陈漾手中的奶茶到了她手里,被她喝下去。
只是谁也没想到的画面发生了。
陈漾手一收,直接将袋子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轻而易举,仿佛做的不过是一件小事。
重物砸进里面的声音格外清楚。
乐芽眨了下眼睛,睫毛轻颤,“啊”了一声。
陈漾单手重新插回兜里,“下次请你。”
轻描淡写的语气。
假如不是刚才一瞬间看到他脸色不虞,乐芽恐怕还以为他说的不是这件事,发生得太快了。
那杯还没喝的奶茶被扔了怎么说都有点遗憾。
而且乐芽觉得陈漾的思维可能有点毛病,刚刚还好好的,忽然就发脾气了。
林心乔脸色一白,陈漾这话在她耳里再清楚不过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她刚才碰到了。
只是因为她碰到了就不要了?
可是他长得好看,自己喜欢他,一旦自己成为陈漾的女朋友,全部人都会知道她林心乔。
陈漾摸了摸乐芽的头顶。
她的头顶绒绒的,还有个旋,即使隔着头发,他的掌心都能碰到温热,和自己的冰凉形成鲜明的对比。
乐芽猝不及防,没料到他的动作。
从小到大,只有家里人才会这样,亲密得让她觉得羞赧,但是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盯着她看,更觉得不安闲。
陈漾若无其事地收回手,慵懒地靠在栏杆上。
见乐芽不赞同地预防看着自己,他挑眉故意道:“嗯,快上课了。”
果然,乐芽被转移注重力。
她捏了捏自己的手,说:“那我先走了。”
出口之后的嗓音和她的脸一样软糯,像是含了水果糖一样,怎么听都带着甜。
陈漾轻飘飘地“嗯”了声。
听到这一声,乐芽就像是解放了一样,脸上笑脸都不由自主地放大,三两步就离开了这里。
谢轻语在前面对她招手。
距离上课还有几十分钟,操场上人走了不少。
林心乔一直听着陈漾和乐芽的对话,包括刚才的摸头动作,手心掐出了红印。
一直等到乐芽离开这边的范围,林心乔脸色才好看点,轻轻呼出一口气。
她扬起一抹微笑,转而将礼盒递过去,腻着声音说:“提前的生日礼物。”
陈漾淡漠道:“不用。”
他的指尖夹了一根烟,但是没有点,只是在无聊地把玩着,动作漫不经心。
陈漾直接起身离开。
林心乔还想说什么,直接被忽视得很彻底,
一直等到全部人都消失,蒋媛才走过来,看了眼她手上的礼盒,问:“怎么回事儿,陈漾没收你的东西啊,刚刚还扔了什么似乎。”
林心乔说:“没什么,垃圾而已。”
蒋媛可是看清了的,若有所思道:“刚才陈漾还摸了那女生的头顶,不知道是不是妹妹,关系可真亲密啊。”
林心乔的脸色更难看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什么妹妹,听对话压根就不是那个样子,而且都不是同一个姓,长得也没有相似的地方。
“等生日再送。”蒋媛露出一个微笑,“你这么专心的礼物肯定会直接脱颖而出的。”
林心乔面无表情。
只有心底冷笑一声。
……
广场上都是急忙着回教学楼的学生。
地上不知谁扔的易拉罐,陈漾直接踢走,一个弧度直接进了垃圾桶里。
梁千吹了声口哨。
临近教学楼时,他把自己的奶茶喝得一干二净,快要齁死了,出声问:“哎,漾哥,你以前见过乐芽吗?”
这问题他老早就想问了。
陈漾敛眉,“有事?”
“没事啊,没什么事。”梁千叫了两声:“我就是觉得你们应该没见过,但是……”
但是又不太像啊,他一看就知道乐芽不熟悉陈漾,正主就在面前承认都还不相信。
只是这操作梁千看不懂。
陈漾只深深一笑,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没见过?
怎么会没见过。

非法同居第59章完整版阅读

说完这句话后,她又想起来一件事,“还有九分钟时间就上课了,还是不去了吧。
乐芽不免想笑,“刚刚是你风风火火的,怎么现在才下课就不要过去了。”
谢轻语没好气说:“我是想着要不我们等大课间,你懂吗?大课间过去。”
大课间有二十分钟,想看还能多聊一会儿呢。
乐芽想了想,“好吧。”
“对了你那快递什么时候到啊?”谢轻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支着下巴说:“这也太久了吧。”
乐芽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快到了,大概明天就能拿到了,主要是好几个快递。”
她不是买的同一家,发货时间也有迟有快,还有一个是前两天才刚刚发货的。
这也不是天猫超市和顺丰,她忘了和店家去说,所以都是普通快递。
谢轻语摆摆手,“那就等着吧。”
下一节课是语文课,无非是文言文的一些事,还有就是讲解资料书上的习题。
乐芽听了一半,重新将陈漾的试卷拿了出来。
她有点好奇对方的其他科目试卷,甚至是语文,假如是这么样的字迹,卷面分应该会很高。
而且作文是她十分好奇的分数。
不过乐芽没有和他借的意思,因为这怎么都不合适,指不定还会被人误会。
第三节课下课铃声响起后,老师刚离开谢轻语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挥手了。
乐芽将试卷整理好,和她一起出去。
现在是大课间,外面很多学生,从走廊还能看到下面在打闹的一些男生。
而走廊的栏杆处都三三两两地趴着学生。
谢轻语勾着乐芽的胳膊,“待会你记得不要说你的名字,万一被乐叔叔知道了就遭了。”
乐芽点点头,“嗯。”
走廊不过十几米,眨眼之间就到了,从后窗这里看十七班的里面还有一半人。
谢轻语说:“我去敲窗子问问。”
她们去了靠近前门的窗户,乐芽跟在她旁边,看她敲了敲窗子,然后旁边的一个女生打开窗户,“有事吗?”
谢轻语问:“你们班陈漾在吗?我们班数学老师之前借了他的试卷,课代表过来还的。”
她指了指乐芽。
乐芽将试卷名字部分给她看。
女生回头看了眼教室,然后转回来笑了笑,“你直接把试卷给我吧,我会给他的。”
闻言,乐芽有点犹豫。
谢轻语也没想到竟然这么不巧,这男生不应该天天待在教室里学习才对吗,到处跑是怎么一回事。
乐芽说:“那等他回来我再给吧。”
女生脸色变了一下,说:“我说……你们两个不会是想着借试卷的缘由来看陈漾的吧?”
还不让给试卷。
乐芽说:“还给本人很希奇吗?”
谢轻语碰了碰她的手,“陈漾有什么好看的,试卷不给本人不放心,难道你不知道有一些同学会因为嫉妒成绩把好学生的试卷撕掉的吗?”
她随口举了一个例子。
虽然她们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是果断不能承认。
乐芽拽她,怎么忽然说这个。
“撕陈漾的试卷?你去撕看看后果吧。”女生一脸冷笑,伸手想把乐芽手中的试卷拿走。
乐芽让开一点,女生被躲开后直接将窗户关上了,乐芽的手差点撞上玻璃。
这神转折让两个人都没反应过来。
谢轻语懵逼,“她为什么那么说啊?”
乐芽猜测道:“可能是以为你刚才说的是她,你刚才说的是有点不对。”
谢轻语转过身说:“我就是找借口,不然我们怎么能看到人。”
好不轻易这么官方的机会,可不能放过了。
紧接着,窗户又被推开,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伸手过来,“把试卷给我吧。”
乐芽和谢轻语都看过去。
谢轻语和她咬耳朵,“这就是那天我看到的。”
乐芽飞快地打量一眼,瘦瘦高高的,脸色苍白,身上的校服有点发白,想必是洗过很多次。
还挺符合她想象中的陈漾的。
见两个女生都看着他,男生也有点羞赧,说:“你们把试卷给我就行了。”
乐芽回神,这么说的话应该就是陈漾了吧,不然怎么会来要试卷。
她将试卷递过去,“你是陈——”
话说到一半,手中试卷忽然被拉走。
乐芽转头,就看到旁边站着一个人,俊朗的五官就在她眼前,眉梢微扬,清隽疏淡,离得太近能看到他未曾收敛的乖戾。
她反应过来,“又是你。”
陈漾展开手中的东西,说:“这试卷似乎有点熟。”
乐芽伸手去拿,又被他往后一躲,轻飘飘地就给躲开了,压根不给她机会。
陈漾懒散地靠在墙壁上,从头看到尾,确定是自己的无误,“你从哪拿到的试卷?”
窗户不知何时被打开,女生眨着眼提醒道:“听说是他们老师借走的。”
陈漾随手毫不留情地把窗户关上。
里面的女生差点被磕到脸,气急败坏。
她刚刚就是想把陈漾的试卷要过来,然后再拍个照,回头怎么也能和室友们吹上两波。
谁知道那两女生根本不给。
看情势不妙,谢轻语小声道:“我们还是跑路吧,同班同学,怎么都不可能私吞试卷的吧。”
主要是她觉得看起来就不是好惹的。
乐芽微微咬着唇,仰着头说:“你不能这样,数学老师让我必须还回去。”
陈漾点头,“嗯,我知道,现在已经还了。”
乐芽:“……”
她伸手去拿,陈漾手一抬。
本身个子就高,这么一弄完全是她够不着的高度,除非蹦起来才行。
乐芽气急,戳了他一下。
轻手轻脚的,就连戳都不敢用力。
陈漾没忍住笑了一声,唇角弯了弯,开口说:“还了,你回去和老师这么说。”
乐芽要说什么,那边楼梯口又上来那黄毛和红毛,而且一眼就往这边看过来了。
谢轻语拉了拉乐芽,“就让他还呗。”
陈漾看了眼面前气得不行的小姑娘,垂眸温声道:“乖,回去上课。”
他说话声音很好听,低沉悦耳,像天鹅绒划过乐芽的耳朵,带来一点酥麻。
乐芽脸颊点发热,但是表面不为所动,说:“你先把试卷给我。”
陈漾将试卷随手一折,夹在指尖,动作轻佻。
教室里窗户边上的女生看的脸红发热。
陈漾低头,“你要收藏吗?”
收藏试卷做什么,乐芽真的是被他气死了。
她又不是什么非凡癖好的人,一份试卷而已,再怎么喜欢也不会偷偷私藏别人的试卷的。
谢轻语在一旁耳朵都要炸了,推了推还一本正经的她,连忙把她拉走。
一直到离开十七班的范围。
乐芽还想回去,“试卷还在他那里。”
谢轻语说:“我的大小姐,你觉得他能给你吗?他说还了,和老师说就行,应该不会做什么的。”
乐芽悻悻道:“好吧。”
谁让他是十七班的。
谢轻语很快转了话题,“你看到陈漾了吧,一棵小白杨似的,还真得补补。”
乐芽想了一下:“过两天就到了。”
只要她经常偷偷买营养品,到时候几个月下去,小白杨也能被补成大树的。
.
下午一班进行了一次英语小考。
大家都习惯了考试,所以这次考完试就和平常一样假哭嚎两声,考完一如既往。
最后一节课后就放学了。
因为晚上还要上自习,中间的时间也就一个半小时,很多学生都不预备回家的,除非家就在这四周。
乐芽和谢轻语在食堂吃过之后,一起去压操场。
操场上外面一侧是篮球场,里面是跑道,不少学生都在跑道上走路,剩下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乐芽和谢轻语坐在操场的草地上看东西。
跑道上有体育生,也有想减肥的妹子,不时地从她们身边跑过去,一圈之后又一圈。
将好几件东西加入购物车后,谢轻语说:“哎,咱们也跑跑,你看你这小身板。”
乐芽拒绝道:“不跑。”
“天天坐在教室里,晚上回家又坐车。”谢轻语拖起她,“你一天有多长时间是走路的?”
乐芽被她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羞惭。
不过她们的跑是跑不过别人的,但是边跑边说话也是很累的,两圈慢跑下来,两个人坐在边上喘气。
谢轻语直接躺在草地上,“我的妈,我再也不拉着你跑步了,这他妈累死人。”
乐芽脸上还带着热出来的红,加上本来就白皙的皮肤,一对比,清楚明了。
她深呼吸好几口,“下次再也不和你一起跑了。”
谢轻语挠了挠她的胳肢窝,乐芽不预防,忍不住笑,两个人一下子滚成了一团。
……
梁千拎着两杯奶茶,哼着歌。
赵明日在发消息:“漾哥,你人在哪啊?”
陈漾:“操场。”
两个人正好距离那里没有多远,一眼就看到陈漾在操场边上,梁千将奶茶递过去,“喏。”
再往操场里一看,哎呦熟人。
梁千自己也有一杯,看着乐芽在这,想起上次问他陈漾的事儿,心里只想笑。
这事他和赵明日瞒着,没敢让陈漾知道。
不过梁千怎么都觉得,这名字还不知道的事,应该陈漾自己心里有数才对。
陈漾接过奶茶,但是没喝。
三个人站在这里,吸引了操场里不少人的注目,还有女生也不跑步了,就坐在不远处。
……
初秋天黑的很早,不过六点钟就已经黑透了,这边的路灯都已经打开,操场这和路边不一样,是暖黄色的。
乐芽碰碰自己热乎乎的脸,“我们回去吧。”
谢轻语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这种天晚上还真有点冷,刚刚跑完步那么热。”
“回教室就暖和了。”乐芽刚要起身,前面跑过来一个女生,将一杯奶茶放到她面前。
她的动作让两个人都懵了。
乐芽左右观望,发现她真的是对着自己的。
她迷惑道:“给我的?”
女生直接把奶茶塞到她手里,“就是你的。”
谢轻语凑过来问:“你请她喝?妹子,我们似乎都不熟悉吧,你是哪个班的呀?”
女生笑着摇摇头,“不是我请的。”
闻言,乐芽软趴趴地啊了一声。
外面的奶茶店推销奶茶都推销进学校里面了吗?不过人家都塞到她手上了,她不好拒绝。
乐芽将手机从口袋里摸出来,预备付款,问:“那这杯奶茶多少钱?”
女生被她的动作逗得噗嗤一声笑出来,“虽然不是我请的,但是是另外一个人让我送给你的。”

小编推荐

非法同居,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