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江星月厉斯城小说)第39章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江星月厉斯城小说)第39章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江星月厉斯城小说)第39章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1-29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虐心故事:她脾气大,习惯差,说话还尖酸,所以从前就得罪了不少人。而当初不敢跟她呛声的,现在忽然遇上了落魄归来的她当然会不予余力的嘲讽...........目前小说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你说爱我的那一刻。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全文小说简介

“呀,你是和静晚一块来的啊。”田萌惊奇道,“你可真行,现在竟然熟悉大明星呢。”
吕静晚虽是娱乐圈的红人,但对于这群二世祖来说不过就是戏子。所以田萌语气虽夸张,但言语中却满是嘲讽,“希奇啊,你说你一个甜点师,来这干什么?”
田萌边上一个女人接道,“这还不简单,交际嘛,要不然还真来吃东西的么。”
“哈哈你说的是啊,是我脑子一时转不过弯了。”田萌低低一笑,“我们许大小姐现在还真是需要……多交际交际。”
讲道理,这些女人在这种场合并不会这么口无遮拦,因为得端着形象。可现在对着许珂,她们竟都激动的都忘了分寸。
吕静晚站着中间,有些怪异地看了许珂一眼,她是没料到许珂和这群女人熟悉,而且听这意思,这群人跟她还有过节。
但她究竟也是在娱乐圈混,愣了片刻后便出来打圆场:“原来都是熟悉的,那我也不用介绍了。许小姐,我们——”
“诶静晚,你怎么带她一块过来呀。”田萌故意道,“啊……你是不是去卡尔曼吃过饭。”
吕静晚:“呃——偶然相识,许小姐是我朋友。”
田萌:“朋友啊,那你可得小心点,咱许大小姐可不是好伺候的喔。”
“有完没完。”许珂目光轻飘飘地瞥着田萌,终于开口了。
她分外嫌弃道:“我知道我难伺候,也知道你以前伺候我伺候太多深有感慨,但你用不着把你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你放心,我这会没瞎折腾别人。”
“……”
吕静晚愣了一下,忍不住溢出一丝笑声。
田萌脸色瞬间铁青:“许珂!你!”
“我怎么了?”许珂不耐烦地打断她,“一张嘴巴巴的,假装不熟悉能给你憋死?”
田萌:“假装不熟悉?昔日的许家大小姐我们怎么假装不熟悉啊,都是老相识,我们不过是来跟你说两句话而已,你什么态度。”
“就这态度,爱看不看。”
田萌以前不敢怼她,现在敢怼了却怼不过她。一时间,一张脸气得又红又青。
许珂懒得和她们对峙,同吕静晚客气道:“我们走吧。”
吕静晚:“好。”
“许珂,你到底还在装什么硬气?你以为你是谁啊,站在这打肿脸充胖子吗?”田萌不服气地道。
许珂摊摊手:“没打肿脸冲胖子啊,只是有人请来……那我只好来了。”
田萌嗤笑:“哪个神经病会请你来这啊。”
“我。”
不轻不重的一个声音,在场站着的几人皆回头看去。
看了之后,都傻了。
几步之外的肖期长身而立,面如冠玉,一双深潭般的黑眸夺目出彩。他浅浅笑着,可眼神却寒气逼人,让人慎得慌。
“不知道这位小姐口中的……神经病?是我吗?”
田萌面色彻底僵了:“不,不是……”
肖期微微颔首,他走上前来,特殊自然地将许珂搂在边上,“这就希奇了,许珂确实是我请来的。”
田萌边上的几个女孩面面相觑,方才看笑话的表情瞬间都变成不知所措。而田萌则更尴尬更着急:“不是那个意思,我不知道——”
“我想也是。”肖期笑着打断她,“小姐一定是一时口误,对吧?”
“啊?啊,是,我只是口误……”田萌最后几个字说得已经十分小声了,一方便是忽然改口的难堪,另一方面则是真有些畏惧肖期。
肖期这个人她不曾近距离接触过,可他出现在友人口中,也出现在父亲口中。在他们那里,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如何雷厉风行、如何不择手段,也知道了,他是个如何都不能得罪的人。
吕静晚的目光一直在肖期和许珂身上,肖期这人她有几分了解,做什么都是逢场作戏,对谁都笑里藏刀、漠不关心。
她从未见到他给哪个女人解过围,出过头。
可这回却为了这个许珂……
肖期似乎对众人探究的视线毫不在意,他微微低头,在许珂耳边道:“站那边等你半天,怎么在后台呆那么久。”
许珂看了一眼他搂在她腰上的手:“又要化妆又要换衣啊,怎么,等不住?”
肖期淡淡一笑:“哪会,等你有什么好等不住的。”
真能秀啊,这话听的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许珂心里好笑,随着演戏欲也上来了:“讨厌啊你。”
一边说着,一边娇滴滴地推了他一把,“大庭广众的,别这么肉麻。”
肖期眉头轻轻一挑:“行呀,那该怎样?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吕静晚:“……”
众人:“…………”
肖期说着和许珂走远了,田萌站在远处,脸色铁青。
“什么情况啊?”边上有人嘀咕了声。
“许珂和肖期,他俩怎么搭上的?”
“萌萌,你不是说许珂现在在卡尔曼当厨师吗?”
田萌咬牙道:“我没说错啊,我怎么知道她还能爬到她老板床上去。”
**
四面不时有目光落在她身上,许珂恍若未觉,目光专注地落在桌上的甜心上。
“你要不就忙你的去吧,你一直站在这我快被当成猴子了。”许珂漫不经心道。
肖期抿了口红酒:“我不在这你也是要被当成猴子看的。”
许珂横了他一眼:“那是我好看才吸引视线,但你在这别人脑子里只会是,这个妖精是谁?怎么诱惑住他们了不起的肖总的?”
“哦,那怎么了。”
听听这语气,又自大又不要脸。
许珂懒得理他,夹了块小蛋糕。
因为今天是几大品牌发起的酒会,所以这些甜点都是由各个品牌下的甜点师所做,每款都包含着各自的特色。
许珂对着盘子里的甜点发了会呆,用小叉子吃了一口。
香浓的巧克力味瞬间在味蕾上化开来,很香,很甜……“我以为你们女人在这种场合穿着这么贴身的衣服是不会吃东西的。”
许珂:“我只是想知道这味道有没有变。”
“嗯?”
“这是江记坞的甜点师做的。”
肖期顿了一下:“你怎么看出来。”
“这道是精选款,十几年前就有了。”
肖期了然:“哦,那你觉得味道变了吗。”
“变了。”许珂讥讽道,“变得极其难吃。”
“我怎么听着像你在故意找茬。”肖期道,“因为不是你家的了,不喜悦了吧。”
“你怎么不信呢?”许珂“委屈”看着他,“不是因为那个,是真的不好吃,喏,你吃吃看。”
说着,叉了一口递到肖期前面。
肖期低眸看了眼,许珂又往前递了递。
不知是她此刻的脸色太过认真,还是他今晚对她预防心不太重,肖期还真的往前倾了倾。
很近了,张口就能咬到,可就在这时,眼前的叉子移了半寸,忽然超他脸上涂来。
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他还没反应过来嘴边就已经凉了凉,巧克力酱连着那一点奶油全都糊在了他脸上。
肖期:“……”
“呀。”许珂捂嘴,“手抖,对不准嘴。”
肖期眯了眯眸,拽着她的手腕,一字一顿道:“许,珂。”
“对不起啊,那什么,肖总,我给你擦擦。”
肖期勾了勾唇,沉声道:“你怎么不说,给我舔舔?”
许珂微微睁大眼睛,故作惊恐:“在这啊?”
“随你在哪。”
“不行,你不要脸,我还要脸。”说着,对路过的服务员道,“不好意思,给我一张餐巾纸。”
服务员看看许珂,又看看黑着一张脸的肖期,忙从四周拿了餐巾纸过来。
许珂接过,一边笑一边给肖期擦脸:“你怎么不躲开啊,其实我以为你会躲开的,真的。”
肖期冷哼:“不过是要吃一口你喂的东西,谁知道你这还装着鬼主意。”
许珂手一顿,抬眸看了眼生闷气的肖期,笑意忽然更深了。
以前怎么不知道,生气的肖期还挺好玩的?
“好了,干净了。”
肖期皱着眉:“黏。”
“擦干净了。”
肖期伸手摸了一下,瞪了她一眼:“还是粘的。”
“有洁癖吗?行行行,我去找找湿巾可以吧,真难伺候……”许珂说完又低声哼哼,“真是,谁让你刚才说这不是我家的了,要你说啊……这蛋糕是我爸创出的,几百年过去也改不了这事实。”
肖期:“你就不能在我这吃一点嘴上的亏是吧。”
许珂理所当然道:“嗯,恃宠而骄,谁让肖总现在对我正感爱好。”
肖期被气笑了:“你还真敢说。”
“客气。”
“……”
“肖总。”就在这时,有几个男人朝这走来,“肖总是在这尝蛋糕?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吗。”
有人来了许珂自然不再造次,可她刚想摆出“端庄”的仪态时就看到说话人的脸,而后,她的脸色直接僵住了。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全文阅读

最左边的电梯最先到达,但门打开后许珂也没动,她心里是想等这群人先离开,可没想到肖期抬脚前忽然转头看她,“不进去?”
他身后那群人齐刷刷地将视线落在了她身上,许珂一顿,中规中矩地朝肖期鞠了个躬:“肖总先请。”
肖期嘴角弯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嘲笑她的乖巧:“哦。”
一群人跟着肖期一块进电梯后里面还空得很,许珂没理由等下一班,只好抬脚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上,缓缓上升。
静谧的空间,反光的电梯门上是每个人肃穆的表情。
“病好些了吗。”
“……”
“…………”
后面几人面面相觑,一是不知道肖期在跟谁说话,二是没料到他忽然呈现这么关切人的一面。
而许珂则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肖期又重复了一遍,她才意识到他在问她。
“还行。”
“没好全别过来。”
许珂道:“那是自然,没好全怎么敢来污染餐厅。”
肖期短暂笑了一下,瞥着许珂的视线有些意味深长:“我的意思是,没好全就好好养着,身体要紧。”
许珂:“……”
叮——
二十八层到了。
肖期率先走了出去,而他身后的那群人也跟着鱼贯而出。有一两个耐不住好奇的,路过许珂的时候回头看了眼。
看到人后,心里是惊异也是恍然大悟。
肖总竟然在关心女人?
肖总原来喜欢这一款。
**
之后几天,许珂几乎没有见到肖期的身影。她不知道他忙不忙,因为虽不见他人影,手机却一直收到他的信息。
【吃了吗】
【记得量体温】
【虽然你东西做的不怎么样,但餐厅还是需要你的】
【中午我不去餐厅吃饭】
……
类似于这种和他平时为人处事不相符的短信,她一天就能收到好几回。
许珂是典型吃软不吃硬的类型,你跟她硬刚吧,她绝对能刚三倍回去。可别人要是对她好,她是肯定能好言好色回应的。
所以对肖期这些行为,许珂没有冷言冷语的嘲讽,而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就似乎你眼前摆着一道你不喜欢并且从未吃过的甜点,你身体在排斥它,可你心里却诡异地在暗示自己,吃一口看看,或许有什么不一样的。
即便真的不对味,吐了也行吧。
晚上餐厅开业前,许珂又收到肖期的信息,这次倒不是例行慰问。
【下来,有事找你】
许珂正换完衣服从员工衣间走出来,看到消息后回到:【肖总麻烦看看时间,我要开始上班了】
【今天你出差】
【?】
【我跟杜宇说过了,今天有人替你】
【你有急事?】
【公事】
“许珂。”就在这时,经理杜宇迎面走来。
”经理。”
杜宇看了她几眼,笑了一下:“你把衣服换回去,肖总在楼下等你。”
许珂:“……”
万恶的上下级制度。
老板说你要出差,那你就是要出差,纵使你的工作区原本只是在厨房。
许珂脱下工服,重新换成了自己的服装。
从酒店出来就看到肖期的车就停在了门口,许珂也不客气,上前拉开了车门就坐了进去。
肖期看了眼手表:“速度不算慢。”
许珂幽幽一笑:“上司说话我们做下属的敢怠慢吗,您说吧,出什么差?您可别是拿出差的噱头做什么私事。”
肖期忽然将两个黑色的礼盒放在了她腿上:“放心,正经出差。”
许珂:“……这什么。”
“工服。”
许珂狐疑地打开,精致的盒子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还有一件精致美艳的黑色礼服。
许珂:”???”
“晚点去一个慈善晚会,穿上。”
许珂拎起礼服翻看了几眼,好笑道:“肖总,这可是我见过的最华丽的工服了。”
肖期随意道:“你看得上眼就好。”
“看是看得上,就不知道我一个小小的甜点师跟你去这种场合合适吗。”
“合适,几个甜点品牌合作主持的,你作为卡尔曼的甜点师,正好。”
许珂眉头微挑,我看是再不合适也能给你说到合适为止。
“但等会可能会见到几个你不想见的人。”肖期看着车前方,幽深的眼眸含着一丝看好戏的情绪。
许珂喔了声:“我不想见的人多了,不知道您说的能不能在我这排上号。”
“哦?”肖期回过头看她,“对你颇有好意的青梅竹马于继航算吗。”
许珂冷耻一声:“算个屁。”
“那赵振宇呢。”
许珂望向他,缓缓凑近,娇笑道:“有您带着,我还怕他呢。”
肖期仿佛很受用,他伸手勾住她的下颚,低着声道:“那……江记坞现在管事的欧阳成呢?”
许珂的表情霎时僵住了。
江记坞,中国知名连锁甜点品牌,二十年前于杭城设立第一家后以新奇的做法和诱人的口味快速赢得当时人们的喜爱,并且在短短几年内快速在国内扩散开来。它经营各类正统西式甜点,其中法式风味尤为突出。
当时那个年代,国内西式甜点还不多,所以它算是独占市场。而后来虽然有其他西式甜点品牌开了起来,但依旧没有一个能真正和它匹敌。
江记坞,几乎没有一个喜爱吃甜点的人不知道。而许珂,她就更了解了。
因为江记坞是她父亲许江远一手经营起来,父亲是因它发家,也是依靠它才有了后来的餐饮大业。
父亲曾说过,江记坞并不是许家最赚钱的项目,但却是许家最重视的项目,因为江记坞对于他来说是不一般的存在。
可无力的是,当初父亲离世、许氏分崩离析时,许珂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父亲珍重的东西也由许氏曾经的副手欧阳成做主了……许珂:“欧阳成么。”
“嗯,看到他,你需要稳住点。”
许珂面色渐渐冷却:“您以为呢?我是要扑上去咬他怪他把江记坞这个名头直接拿走?还是要骂他踩在我父亲肩膀上继续赚钱。”
肖期感爱好的问道:“你不会?”
“这么做之后呢……”许珂忽然低声道,“我就能从他手里把江记坞拿回来吗,我就回到以前的我了吗。”
许珂最后那句几乎是在呓语,如若不是肖期靠得那么近他根本听不清。可此时听清了,他却是停住了。
许珂从来不愿示弱,可在方才那一瞬,他却看到她脸上片刻的迷茫和无助。
“肖总,商界不就是用实力说话吗,我一个小小的甜点师可不敢瞎作为。”许珂靠回椅背,淡淡道,“要是胡搅蛮缠有用的话,几年前我就把欧阳成按地里了……放心吧,等会不给你添乱。”
肖期拧了拧眉,瞥向窗外。
其实,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看到许珂无助又落魄的样子的,可此时她忽然露出那样的表情,他竟又觉得……很烦躁了。
**
慈善晚宴下午就已经开始了,按照流程下午是表演,晚上是酒会。肖期懒得看表演,所以直到晚上的酒会才姗姗来迟。
酒会后台是个大面积的化妆间,本来是给下午表演的明星和歌手换装用的,但现在也有圈外女客人进来补妆。
许珂妆没化衣服也没换,所以肖期直接将车开在了后台的侧门,让人出来接她进去休整一下。
三人下车后等了两分钟,有人出来了,远远的,许珂看到了一个妆扮十分华贵的女人。这人她有印象,最近当红的吕静晚,上回在卡尔曼的晚宴她还是肖期的女伴。
肖期:“你跟她进去换下衣服,等会她会带你来找我。”
许珂盯了他一眼,压着声音:“肖总使唤人使唤的真自如,大明星都给你请来当带路的。”
肖期仿若为闻,等到吕静晚和她几个助理上来了才道:“麻烦。”
“您客气了。”说罢,吕静晚对许珂道,“走吧许小姐。”
许珂从来不知道对别人客气,有人伺候着她也不会觉得不安闲,所以在吕静晚的化妆师和助理的整肃中,她也一直稳如泰山。
半个小时后,她换上了礼服和新妆容同吕静晚一起去酒会中心。
吕静晚是明星,自然轻易成为是焦点,可这一路上,众人在看到吕静晚后却不自觉的将目光放到了她边上的那个女人身上。
那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礼服,露肩高叉,皙白的肌肤在璀璨的灯光下似莲似雪,而那修长的双腿在摇曳的裙摆里若影若现,简直是无声的勾引。
那女人的身姿无疑是美艳无比的,但当你将视线放到她脸上时,却能在这美艳中感受到了莫名的诡谲。
上一秒,她那眼神让人感觉她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可下一秒的侧眸,你却似乎就在她的眼中,那缱绻逼得人血液躁动。
吕静晚自然能感觉到边上人的视线,她也承认她方才看到许珂换完衣服出来后惊艳极了。难怪这人能让赵振宇耐着性子哄了那么些天,也难怪肖期会不看她的身份地位就带她出场。
吕静晚瞥了她一眼,心中暗叹:好在这人不混娱乐圈,要不然还真是一个劲敌。
相较于吕静晚,许珂就淡定多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老娘穿成这样还吸引不了视线,那这些人都应该去眼科挂号。
她一路向前走着,远远地,终于瞧见了肖期。他虽站在一群人之间,但却能让人瞬间把他从中挑出来了。
这人不是什么好人,但确实有一副好皮囊。
许珂淡淡一笑,朝他走去。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完整版完整版阅读

“我头很晕。”女孩有气无力道。
少年:“你发烧了。”
“我发烧了我爸都不来接我,他不会是把我扔在这了吧。”
少年摇头:“不会。”
“也是,他要是敢丢下我,我妈肯定直接从地下爬出来打死他。”
“……”
“还要走多远啊……这什么路?都是泥,我的鞋子都脏了。”
女孩穿着打勾的限量版红色球鞋,那个年代aj还没烂大街,限量版更不是普通家庭大手一挥就会去下单的。可女孩嘟囔了句后,还是不客气地将那鞋踩入泥底。
倒是少年看不过去,蹲下身把她背了起来:“再过一会就能看医生了,你再忍忍。”
女孩俯在他肩头,半睡半醒地安静了下来。
后来看了病吃了药,少年又将女孩从山下的诊所带回去。上山的路显得更不好走了,但途径那段泥泞的路时,少年还是将她背起来。
天色渐暗,少年额上也冒出了一丝薄汗。忽然,脸颊凉了凉,一个软软的东西贴了过来,不过一瞬,又离开。
少年猝然停下脚步,停住了。
“诶,你是除了我爸和欧阳叔叔之外,对我最好的人。”
少年根本没听她说什么,脸上方才的触感让他呼吸都差点停滞了,他僵僵地回头看她,只见他背后的女孩笑意盈盈地道:“你放心,你对我好,那我也一定会对你好的。接下来你还得听我的知道吗?”
“……”
“等我爸爸来接我了,我要把你一块带走。”
“这样不好……”
“怎么不好?反正你也是一个人生活,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块?”
少年的眼眸几乎在发光:“想。”
“想就跟我一块走,我们以后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玩,我喜欢你的,我肯定说话算话。”
“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玩。”
“嗯,对啊,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呗!好不好啊?喂,好不好啊?”
女孩勾着他的脖子,搭在他臂弯的两条细腿一晃一晃的,语气霸道而坚定。
少年心口轻颤,在女孩的笑闹中浅声道:“好。”
……
许珂睁开了眼眸。
落针闻声的卧室,一丝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透了进来,她抬手附上额头,发现额头都是冷汗。
又梦到了,时隔多日,又梦到了多年前的那些画面。
许珂从床上坐起来,想着自己是不是步入初老阶段了,要不然怎么总喜欢回忆过去的事。
嗡嗡——
边上的手机震了起来,许珂看了眼后接起:“喂。”
沈霖霜:“许珂你怎么样啊?对不起啊我昨天实在是被那群人灌多了,倒头就睡都没来得及打电话给你,还活着吗?”
许珂:“……活着。”
“喔那我能好好工作了,你昨天一个人在家也怪让人不放心的。”
许珂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
昨天,她不是一个人在家。
“诶你记得好好吃药啊,饭也别忘了吃,我看你就叫粥喝好了……“沈霖霜还在手机那头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可许珂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昨天是肖期送她回家的,而且她还靠在他怀里让他喂了药……许珂有些失神,霎那间觉得昨晚他怀里的那个温度还在她身上似的。
还有——
“我昨天没化妆。”
沈霖霜:“啊?”
“我昨天不仅没化妆,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什么没化妆啊?你昨天哭了?”
许珂微微瞠目,被自己给吓到了:”我,我不跟你说了,先挂了!“”喂——“
许珂挂了电话,掀开被子就往床下去。不过因为身体问题,走起路来还有点虚。
许珂拉开房间门,满脑子都是——
昨天她是什么形象?
肖期一定觉得特殊好笑吧?
拿她当笑话看了?
她真的特殊特殊后悔,为什么自己就忽然那么没出息,在大马路上哭得爹娘不认!
“你醒了?”
“…………”
刚想从客厅穿过前往浴室的许珂猛得停下了脚步,她难以置信地回过头时,就看到她家的沙发上不知什么时候躺了一个人。
他似乎也是刚睡醒,从沙发上坐起来时,衣服有点皱,神情有些慵懒。
许珂:“???”
肖期似乎根本没察觉有什么不对劲,他清了清嗓子,伸手去整理衬衫:”七点……这么早?”
许珂:“……你怎么还在这。”
“没走,怕你半夜又更严重了。”
“…………”
“有备用的牙刷和毛巾吗。”
提起这,许珂才想起自己也是刚起床,而她此刻这幅尊容,绝对和肖期这幅美男初醒的画面没得比。
“你等着……”
说完,许珂重新回了卧室拿衣服,而后快速钻进浴室乒乒乓乓地开始洗漱化妆。
她在里面忙活了一阵,终于收拾完毕出来了。
“牙刷和毛巾放台上了,自己拿。”
肖期从沙发上站起来,和她擦身而过,“好。”
他看起来完全不觉得怪异,正常得仿佛他真的是在自己女友家似得。可他们两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挂在一个点上,不上不下,根本不是什么正常男女关系。
但许珂此刻也没有剑拨弩着的模样,因为不得否认,他昨晚是帮了她。
**
许珂租的这屋子门铃是坏的,所以有人来的话只能直接拍门。
但没人会一大早拍她家的门啊……许珂望向忽然被人敲的哐哐响的大门,迷惑地走了过去。
看了眼猫眼,开了门,只见两手提着袋子的方彦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前。
许珂:“……”
方彦:“……”
相对无言,最后还是肖期从浴室出来:“方彦?”
方彦:“是我。”
“许珂,东西提进来吧。”
许珂:“什么东西?”
“吃的。”肖期熟稔万分地往里走,“我看你这厨房空荡荡的,跟摆设没区别。”
许珂一头黑线,从方彦手里接过了食物,而后者任务完成后朝她点点头,转身便下楼了。
“你什么时候让他送这些来的。”许珂将两大袋东西放在餐桌上。
“你还在里面洗漱的时候。”
“喔。”
“坐下吧,喝点粥。”
许珂依言乖乖坐下了。
肖期则把吃的摆出来,还拆了筷子和勺子,将它们递到许珂面前。
许珂看着他一副“贤妻良夫”的模样时,心头怪异更甚。
“看什么。”肖期坐下,预备吃东西。
许珂一只手支着脑袋,缓缓道:“肖总,你今儿不用上班?”
肖期抬眸看她:“你在赶我走?”
“啊……那倒不敢,这不是怕耽误您时间么。”
“不会。”
许珂喔了声,喝了一口粥,又道:“您追女孩子的时候都这么走心吗,我都被感动了。”
这语气,可不太像被感动了。
肖期讥讽:“你说呢。”
“我说……您有心了。”
“你感觉得到就好。”
“当然。”
肖期勾了勾唇:“那这次我算是来值了,不仅让你感动了,还看到了你楚楚可怜泪流满面的模样。”
许珂一噎,差点被粥卡住喉咙。
肖期:“不过我有点好奇,你哭什么?”
许珂顺了顺气,面色瞬间冷了:“想哭就哭了,谁规定到这个年纪不能哭吗。”
肖期轻笑了声:“说的也是。”
许珂抿着唇,勺子在粥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搅着,想了半天才道:“昨天的事,你就当没看见。”
“我看见了。”
“你就当没看见!”
“那你拿什么来换。”
许珂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这也要换?你们这些商人就一定要这么斤斤计较?”
肖期平静地看着她:“无奸不商。”
许珂:“……”
方彦买来不止是粥,还有一些可以储存着的东西,比如水果,面食……总之特齐全。
两人吃完饭后,许珂送肖期去门口。
肖期换上鞋,起身时却没马上出门。他回过身,和站在微高一阶的许珂面面相觑。
“拉下什么东西了?”
肖期点了下头:“你用来交换的东西呢。”
许珂:“……还来真的。”
“想不出来?”
“你要什么直接说呗。”
肖期好整以暇:“直接说你都给?”
许珂眯了眯眸子,一双眼睛跟狐狸似得:“看看我给不给得起。”
肖期没说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许珂在这种“僵持”状态下一点也不落下风,她任他看,不进不退,稳得很。
可是,在他越靠越近,近得他那根根纤长的睫毛都能看得清楚、近得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时,她的呼吸中微不可查的紧张了。
那是一种成年男人女人之间的紧张,有点危险,有点刺激。
忽然变的暧昧的空气和近在咫尺的男人都是让她心口紧缩的缘由。
他离她很近,他的唇似乎就要触碰到她的唇。许珂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她甚至都开始思考,这男人的嘴唇会不会挺软的……可就在她以为会发生天雷勾动地火的某些事情时,肖期忽然和她拉开了距离。
“放过你。”他忽然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一下,像对待小孩子一样。
许珂:“…………”

小编推荐

你说爱我的那一刻,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爱情虐心故事, 目前小说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了。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