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致命赌注(沈和李芸熙)第18章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致命赌注(沈和李芸熙)第18章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致命赌注(沈和李芸熙)第18章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分类: 都市职场时间: 2018-11-27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哪里能体验致命赌注在线阅读?主角沈和李芸熙的小说非常的出色,“不好!”张二狗先生大声说,“我就要这套,他出多少钱?我出两倍!” 张书胜冷笑:“没本事的东西,也学别人拼钱了,想想自己的实力再说话!”小编为您共享致命赌注(沈和李芸熙)第18章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致命赌注出色内容

“看来你的确是吃了我的药片,所以才这么聪明。找到工作了吗生活是不是开始有转机了现在再想想那晚的自己,是不是很傻很愚蠢不过也幸好你那晚够蠢,才能有机缘吃到我珍贵的药片。”

致命赌注第20章全文阅读

“白吃的东西好吃吗?”
沈和回头,正对上一张俊秀的笑脸。一个长相好看的小青年,正笑嘻嘻看着他。沈和不理他,回正脑袋,继续吃自己的免费方便面。
那小青年站到他身边,似乎跟他很熟似的,“喂,我看了你很久了,你把能免费吃的都吃了个遍,你得有多穷啊,只有贪便宜的大妈会这么干吧!”
“你管得着么!你得有多闲,才能一路跟着我。”
沈和本是个有些唯唯诺诺的人,今天他也不知怎么了,胆子忽然大了,对这个多管闲事的生疏人能不客气地给以回敬了。
正好他也吃完了面,就把一次性的小碗扔进垃圾桶,向促销小姐道了谢,然后转身朝超市外面走。
那管闲事的小子竟跟上了他,嘴里还不闲着:“喂,你是穷的都买不起饭了吧,既然你这么穷,那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沈和心说:这两天真是邪门了,都是找我做交易的人。
“喂,不理人啊!这么穷,还这么傲,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哈,能让本少爷跟他谈交易的人,这世上可没几个。”
这么狂!沈和的手碰到了口袋里的五块钱,想起自己的处境,他暗自叹了一口气,问:“你要跟我谈什么交易?”
“这就对了。”那小子很喜悦,“我猜,你是外地人吧?大学毕业来余州的吧?一个人住吧?付不起房租了吧?很简单,你出房子,我出钱,你给我地方住,我给你付房钱。”
沈和惊奇地看着面前的小子,既被他突兀的行事风格惊到,也被他的“透视能力”惊到,怎么我就这么好猜?随便一个人都能把我一说一个准。
那小子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吊儿郎当地说:“还犹豫什么,你又不是妹子,怕什么。我会付房租给你的,你这么穷,还不赶紧抱紧我的大腿,这样就不用到超市干白吃这么穷酸的事了。”
“看你也是个读书人,怎么还不如搬砖的,连饭都吃不上。放心,本少爷别的没有,就只有钱了,你说多少就多少,一句话的事。”
沈和狐疑地问:“你那么有钱,干嘛不自己租房子住,干嘛不去住宾馆,干嘛要找上我?”
有钱的小子一挺胸脯,高高昂着头,一脸傲慢地说:“本少爷跟你谈交易,是看得起你。本少爷是讲究人,怎么能住宾馆呢!太low。看你清清爽爽是个读书人,住你家是看得起你。”
“再说了,你不是缺钱嘛,我这也算助人为乐,给自己积点福。”说着他又仔细看了一眼沈和的脸说,“你长的还行吧,不过我取向正常,你不用害怕。”
沈和白了他一眼,说:“月租2000,现结。”
“没问题!”那小子吹了一声口哨。
沈和满心怀疑,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可他也不怕什么,他一无全部,没什么可失去的。现在对他来说,没钱比其它任何危险都更可怕。
“我叫张书胜,喂,你叫什么名字。”
“沈和。”
沈和把张书胜带到自己住处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这两天尽干些疯狂的事了。
张书胜站在房间的中心,嫌弃地扫视着屋内的陈设,说:“这么小,这么简陋,你讹我呢。你全部租金也就2000一个月吧,你是叫我做冤大头,自己一分钱也不用出了是吧!”
还真让他说对了,沈和感觉自己现在像个赌徒,他出言讥讽道:“你不是别的没有只剩钱了么?吹牛呢吧!爱住不住,反正就两千,要住现在就付钱。”
张书胜对他简直刮目相看,“厉害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看起来挺老实的一个,实际上是个奸商。”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因为是老小区的房子,面积比较小,格局也不太好。张书胜晃晃悠悠把几个房间都看了一遍,边看边摇头说:“这样的房子也要两千?奸商啊奸商。”
沈和淡定地说:“我来给你普及普及什么是奸商,什么是真正的无奸不商。古代的米商做生意,除了要把斗装满,还要再多舀上一些,称好分量之后再做个添头,让斗里的米冒尖儿,所以叫无‘尖’不商。本来的意思是赞美,赞美,懂吗?”
“可以呀,厉害了,有意思,有意思。看来跟你住一块儿还是有点儿意思的,本少爷没看错。”张书胜指着沈和住的那间说:“我住这间。”
“这间是我的。”沈和忙说。
“不管,我是出钱的人,你得让我满足。”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沓钱数了数,“给你,两千。”
沈和接过两千块钱,之前的一点骨气马上就没了。他似乎没见过钱似的,使劲控制住自己,才没让接过钱的手发抖。
“行吧,”沈和说,“那间很久没住人了,我打扫打扫。你也回去收拾收拾行李,明后天搬过来住。”
张书胜往沈和的床上一躺,头枕着自己的手臂说:“我没行李,今天,现在,就住下了,你别想骗我走。”
沈和哭笑不得地说:“你怎么会没行李,那你之前住哪儿?你从哪儿来?”
“有钱走遍天下,要行李干嘛,什么都可以买嘛。我能从哪儿来?我就是本地人。”
“本地人你不回家住!”
“小爷我乐意!”
沈和不再说什么,他并没有要劝这位财主回家的意思,他可不想跟钱过不去。
“沈和,给我买套洗漱用品回来,还有内裤、袜子,要贵的,我可不要便宜货。”这位小爷抖着腿又发话了。
沈和正预备去收拾自己晚上要睡的床铺,听了回过身来,手一摊说:“拿钱来。”
“开口闭口都是钱,没钱寸步难行,世态炎凉啊。”张书胜拿出手机,“你微信多少,加个微信,我微信转账给你。”
两人互加了微信,张书胜马上给沈和转了一千块。沈和看他一眼,转身出门了。他无怨无悔地出门给小爷采购去了,有钱的最大,谁叫他人穷气短呢。
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这一个月的生活费不用愁了,等下个月拿工资就能交上房租了。总算能松一口气了,他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等神经放松下来,沈和在心中探究起了这位从天而降的小财神张书胜。他怎么就盯上自己了?他有家不回非要跟自己合住是几个意思?这人心真大,就这么住进一个生疏人的家。不管怎么说,这小子真有点钱,管它!有钱人家就是怪事多。

致命赌注第21章节全本阅读

不管是快乐还是煎熬,都将随着黑夜过去,当太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沈和到美佳食品公司上班了。
李经理指着角落的一个座位对沈和说:“你以后就坐那儿。”
然后扔给他一个文件夹:“你熟悉一下东_湖区4号片区,今天去跑惠利便利店,这周你的任务就是让惠利进我们的货。”
说完李经理就走了,丢下一脸懵懂的沈和。
沈和很快看完了文件夹里的资料,把李经理的话想了好几遍,没有想出什么眉目,于是出发去惠利便利店。
到了惠利,沈和向一位女店员说明自己是美佳食品公司的。女店员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女人,拿起门边的扫帚朝着沈和的脚下就扫了过来,沈和忙向后闪躲,一直被她的扫帚逼到门外,紧接着又朝他的脚下泼了一盆水。
“美佳的业务员,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那女人恶狠狠地说着。
女人似乎有三十多岁,妆有些浓,黑眼睛红嘴唇,本来也有几分好看,但此刻一脸凶相,就显得不那么好了。
“上次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怎么还来?脸皮怎么那么厚!还不赶紧走!告诉你,来一次赶一次,识相的就别再来了!”然后又对那店员说,“闻声没,美佳的人,谁也不准放他们进门,谁放进门扣谁奖金!”
沈和还没被人这么骂过,他想走,脚却像被钉在了原地。脑袋似乎一个庞大的机器,高速运转,似乎都能听到齿轮的声音。各种讯息文字不断闪回,最后,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能就这样走。
他在惠利门口无所事事晃荡了半天,才离开。晚上回到家,就被张书胜拖着去中介看房子。
“你又找什么房子?”
张书胜说:“我要开个音乐工作室,这个花钱比较快。”
沈和看外星人一样看了他一眼,表示不懂富二代。
“走,陪我去一趟,请你吃一顿。”
沈和一听有吃的,马上愉快地跟他去了。
饱餐一顿,又跟着中介看了两处房子,张书胜当即看中了一处。原来是个车库,离居民楼距离稍远,做个隔音的话会不错。
到中介公司预备签约的时候,中介接了个电话,面有难色道:“已经有客户要签约了。”透过听筒,可以闻声对方嚷嚷的声音很大。
中介抱怨道:“这个客户来看了几次都没定,今天我说有客户定了,他就急了,非要赶过来。”
张书胜忙说:“这不行哈,我先定的,总有个先来后到吧,你们做生意要讲诚信。”
“我知道,我知道,我话都跟他讲的很清楚了,那人很不好说话,我也是头大了。”
“赶紧签约,签了他也没话了。”
“合约还在打印,马上就好。”
然而不等合约打印好,那批人就到了。
看见进门的三个人,张书胜骂了一句:“特么的,冤家路窄啊。沈和,你打架行不行,一会儿帮我打架!”
沈和看看来人,又看看张书胜:“咱们是文明人,能讲道理的绝不打架。要打你自己打去。”
“太不够意思了,是不是哥们!”
“不是,”沈和果断摇头,“我们昨天才熟悉,你觉得我们算哥们吗?”
张书胜瞪着沈和,没说话。
三人中为首的那个走近了,怪腔怪调地说:“哎哟,我当是谁,原来是败家子啊!”
“原来是张二狗啊!”张书胜马上毫不客气地回敬。
那个被叫做张二狗的勃然大怒:“你小子,又来跟老子抢,从小到大你都抢我的,我告诉你,这房子本少爷今天要定了!小王!”
中介小王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此时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那位张二狗说:“合同拿来,我要签合同!”
“抱歉,这位张先生,合约是按照那位张先生谈好的条件打印的。这位张先生,我们还有很多房源,您再看看别的好吗?”中介小王像说绕口令似的。
“不好!”张二狗先生大声说,“我就要这套,他出多少钱?我出两倍!”
张书胜冷笑:“没本事的东西,也学别人拼钱了,想想自己的实力再说话!”
“败家子,你有钱?还不是坑爹的钱,有一分是你自己赚的不?”
这句似乎戳到张书胜的痛处,他炸毛了,上去就要打人。
这边沈和忙拉住他,小王和另一个工作人员也劝住了那三人,“先生,先生,消消气,消消气,两位张先生,我们去会议室谈,一定给你们一个满足的解决方案。”“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发文,为民间投资健康发展提供司法保障,平等保护非公有制经济。”
“小拍广告众人伺候,孕肚明显凸起。”
“热点城市房价涨幅领先的根源之一依然是供需矛盾,防泡沫和去库存只能二选一”
“俄唯一航母出征一路喷黑烟,被嘲笑是烧煤船。”
“大牌的小娇妻,红衣粉唇显俗气。”
“摩苏尔战事胶着两随军记者遭射杀。”
……
各种资讯爆炸般的在沈和的脑袋里交替回旋,经济时事娱乐八卦,什么都有。沈和并不想记住这些,但只要眼睛扫过的画面,耳朵扫到的声音,全都会清楚地被记住。
商店里正在播放的电视机,公交车里的车载电视,出租车里的广播,源源不断进击他的大脑。他想逃跑,跑到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里去,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
晚上回到家,他感觉疲惫。他忽然意识到,他吃下药片已经是第五天了。那天他在网上搜索资料被张书胜打断,紧接着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之后又被李芸熙占据了心绪,使他暂时忘记了这件事。
现在,他打开电脑,打开搜索引擎,开始查找陈世昌的背景资料。然而一无所获。又去几个医学院网站查陈世昌的名字,依然没有任何线索。
苦思冥想了一会儿,沈和索性用上了英文搜索。虽然以前他的英文不怎么样,但今天却似乎运气特殊好,特殊顺利的捕捉到了一些他能识别的要害字。通过这些词语片段,对于国的那桩命案,沈和得到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命案发生在三年前,一名白人青年神经错乱,跳楼***。在他身上找到一粒可疑的药片,经检测其成分怪异,有一些不明成分难以界定。该私人医生被捕后,有不明背景的人给他请了强大的律师团,最后,那名医生被无罪释放了。有媒体愤然,长篇累牍地发表抨击的评论,但几个月后也不了了之了。
关于那名医生,网上没有更具体的资料了,也不知道他被释放后的行踪。只知道他的名字叫“特里克”,从照片上看是个白人,灰色的眼睛,棕色卷发,看起来有四十多岁。
而那青年服用的药片,沈和搜索了许多照片,终于在一张放大的法庭照片上看到,跟他服用的药片几乎一样,蓝色的,上面有个字母。
看到这里,沈和打了个寒颤。他害怕了,联想到最近自己的身体反应,他害怕自己会变成一个疯子。
回想那天自己的胆子真大,就这么吃了生疏人的药片,真是不怕死。也是,他当时正预备去死,怎么会怕死呢。当时怎么就决定去死了呢现在,冲动过后,再没有一点儿去死的勇气了。
他判定,这药片绝对不会是麦德林尼片,药片,是跟麦德林尼片完全不同的药。麦德林尼片是一种非凡的,必须在专业医生指导下限制使用的药品;而药片,根本就是未知的,不能证实的,非法的,至少目前是。
药片使人头脑特殊兴奋活泼,思路清楚敏锐。但太过庞杂的信息涌来,又使人难以适应,有种失控的趋于癫狂的感觉,令人害怕。
这个陈世昌,到底是什么人跟境外那个医生是不是一伙的国内网站根本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
沈和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找出那张陈世昌的名片,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电话被接起来了,“啊!”
“啊!”沈和也跟着说了一句,“陈世昌教授”
“是我。”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正是那晚那个疯子教授的声音,他笑起来,“哈哈,小伙子,是你吗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你已经吃了药吧怎么样效果不错吧”
沈和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三年前,国有桩案子,一个青年神经错乱后***身亡,他就是长期服用药片的,他的私人医生被拘捕,后来又被无罪释放。你给我的药片,就是这种药片吧你和那个医生,是同一个组织的吧”

致命赌注小说推荐

哪里有致命赌注小说阅读?这本书写的比较出色,有继续读完的心情。望作者写出更好的书,供读者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