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只对你着迷(沈琰梦夏)第19章至20章完整在线阅读
只对你着迷(沈琰梦夏)第19章至20章完整在线阅读

只对你着迷(沈琰梦夏)第19章至20章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2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只对你着迷讲述的是沈琰梦夏的爱情故事,只对你着迷(沈琰梦夏)第37章至38章完整在线阅读:她好声好气地说:“还在一个班,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一起你都看书不理我,坐这么远了你还会理我吗?”

只对你着迷梦小说介绍

沈琰盯着她:“喜欢学习还是喜欢我?”
“”梦夏问, “你喜欢摄影还是喜欢我?”
沈琰舔舔牙齿:“我喜欢拍你。”
梦夏:“我喜欢你学习。”
沈琰:“”

只对你着迷小说第19章 免费阅读

饶了半个城市,梦夏又回到了沈琰家,屋里到处亮着灯,白色地砖泛着一层光,挑高的客厅在深夜里空旷又安静。
梦夏跟在沈琰后头,他忽而回头,问:“你没做过什么事情?”
梦夏脚步一顿,拧着点眉想了想:“很多事都没做过。”
沈琰换了个说法:“你不敢做什么事?”
梦夏脑子里立马出现了:“抽烟、喝酒、打架...”
活脱脱一个沈琰......
头顶的水晶灯明亮剔透,灯光从他的发顶跌落至肩头,映衬得他的五官每一寸都清楚好看,他弯下腰,对上她的眼睛:“想不想试试?”
“什么?”梦夏脑子里出现出他方才说的那句“你可以不用这么乖”
“想不想试一下?”沈琰重复。
他声音平静,又带着点夏夜的缱绻,循循善诱,勾惑出她心底的蠢蠢欲动。
梦夏扣着指关节,在天平的左右轻晃,少顷,小声道:“那...试试?”
沈琰一笑,揉了把她的后脑:“啤酒?还是试试红酒?”
他指腹的力度和微微温热的触感,让她心脏不禁一缩,目光微微闪烁,说:“好喝点的。”
沈琰还记得上次骗她喝啤酒,她一口喷了出来。蹲下身打开酒柜选,看到一箱RIO,周澜心血来潮买的,又不喝,他拿了几瓶RIO,起身时目光瞟到茶几,随手把那包烟摸进口袋里。
到了二楼,沈琰停下说:“等我一下。”
话落回到房间,肖锋一个人坐在地毯上打小说大全,抽空问了声:“都送到家了?”
沈琰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稍薄的卫衣,没答话,肖锋沉在小说大全里随口一问,人走了都不知道。
走出房间,沈琰将衣服丢给她:“穿上。”
白色卫衣挂在手臂上,又到了楼顶的大露台,深夜的风来,梦夏打了个冷颤,将他的衣服套下去,长到大腿,空荡荡裹在薄裙外,倒是暖和了不少。
沈琰开了瓶水***味的递给她,梦夏两手捧着,垂着长长的睫毛,缓缓抬起玻璃瓶,抿了一***,眼里一亮,笑了:“蛮好喝的。”
沈琰低头轻轻地笑,露台风大,吹得他发丝乱颤,衣服熨帖着身体,勾勒出少年清瘦挺拔的轮廓。
沈琰往后一靠,一边胳膊往后弯着搭在护栏上,玻璃酒瓶伸过去和她一碰,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举到唇边喝了一口。
他问:“冷吗?”
“不冷。”
“过来。”
“嗯?”
“我给你挡风?”
梦夏挨近他一些,学着他的模样靠在护栏上,风吹得发丝不断扫向脸颊,她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忽然说了个知识点:“我们这儿夏天吹的是东南风,你站在我北面。”
沈琰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蹙眉反应了一秒忽然喷笑,笑得肌肉抽紧,血液奔流,愣是在这风口上笑得浑身发热。
她的脑回路永远和常人不一样,清奇得可爱。
梦夏知道自己不会聊天,认真接话却总能一句话接砸了,好在被他笑多了,都习惯了。
烧烤的东西还没收拾,沈琰找出个纸袋,撕开铺在地上,拉着她坐下来,夜又深又静,两人紧挨着靠坐在围墙边,头顶是破碎的风声。
梦夏一瓶RIO喝完了,就听他说:“试试别的?”
“还有什么?”
沈琰不知从哪摸出一瓶红酒,没太讲究,拿了俩玻璃冒充高脚杯,给她倒了半杯。
梦夏嗅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喝了口,一股酒精和苦涩的味道直冲鼻腔,皱着眉头吞下去:“很苦。”
“是涩,这酒没醒,”沈琰轻晃着玻璃杯,教她喝,“抿一***,舌头轻轻动一下,每个地方都感受到了,再慢慢喝下去,回甘会有的甜味。”
梦夏如法喝了一口,眉头皱得更深,捂着嘴想呕吐,没感受到半点甜,缓过劲儿了问:“你很会喝酒吗?”
“还好,我妈爱喝,每晚睡前要喝一点。”
两人就这么坐在地上,轻声聊天,***喝酒,亲近得仿佛熟悉多年。
沈琰没敢让她多喝,等她那半杯喝完了,开了瓶矿泉水给她。
梦夏白皙的皮肤透出红,眼睛很亮,身上隐隐燥热,扯了扯衣领,这副娇憨的模样倒是比平时多了点活气。
沈琰知道她有点醉了,问:“回去睡了?”
梦夏第一次喝酒确实轻易醉,迷瞪瞪地点了点头,手撑在身侧要站起来,一用劲儿,骨头缝就酸软得不行,晕头转向地又坐了下来。
沈琰看得似乎,半抱半拽地拉她起来。
梦夏感觉周遭的景物都在晃,小脑袋一点一点地埋他胸口上,眼睛也闭上了,没力气头又晕,耍赖似的不愿意动,呼出的热情透过T恤烫着他。
香香软软地抱了满怀,沈琰手有些僵,慢慢搂上她的腰扶着,细软得不盈一握,真是要命。心一横,横抱起她,往客厅走。
第二天,梦夏将醒未醒地翻了个身,大脑在某一瞬间捕捉到意识,忽然一激灵坐起来。
生疏的房间,窗帘紧闭,亮着壁灯......
梦夏掀开被子跳下床,拉开窗帘一看,很快想起自己还在沈琰家,昨晚喝多了怎么睡到这儿的完全没印象。
再一看时间,十点,她瞬间醒了个透,仔细去看手机,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信息,松了口气的同时心又空落落地往下掉。
她整理妥帖自己到了一楼,这才发现其他人压根没起床。
周澜的妆容一丝不苟,坐在餐桌旁吃早饭,见到梦夏招手唤她过去。
“阿姨,早上好。”梦夏恭敬地说。
周澜寻思了一晚上,想起梦夏是考试作弊和沈琰一起雇家长那女孩,后来和他们班主任通电话,她才得知这女孩是沈琰的同桌,还是个优等生。
保姆端来一份早饭,梦夏端端坐着,煎蛋切成小块,不急不躁往嘴里送,坐姿和吃相都很好,看得出家教很好。
周澜喝了口牛奶开口:“听说你是沈琰的同桌。”
梦夏点点头,嘴里有食物没出声。
“沈琰的学习怎么样?”周澜轻声细语倒是和蔼,“这孩子叛逆期有点长,什么都不和我说。”
梦夏握着叉子的手紧了紧,怕自己出卖了沈琰,婉约措辞:“他有点懒,认真的话应该能进步,这次的数学小测考得不错。”
周澜笑了笑:“听你们班主任说你的学习好,有空能帮阿姨督促督促他吗?”
梦夏点点头,面色又有些为难,不是不帮,是怕帮不上忙。
餐厅开阔,窗外是深蓝的天空,大朵白云在浮动,周澜娓娓开始述说:沈琰曾经是个乖孩子,后来走上叛逆的不归路一错再错,她无力挽回,只盼着沈琰能考一所过得去的大学。
梦夏听得认真,点点头说:“阿姨,我会尽力的...可是不敢保证。”
周澜欣慰,摸摸梦夏的头:“乖孩子。”
周一到了学校,周舟放下书包,往后转了半个身子找梦夏借作业,看着她,目光变得狐疑,又仔细瞧了瞧。
梦夏被她盯得背不下单词,抬起头无奈地问:“又怎么了?”
周舟说:“我感觉你今天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梦夏下意识摸了下脸:“哪儿不一样。”
“说不上来,感觉似乎...似乎脸上多了点光。”
“英语课要默写,”梦夏推了下周舟的肩膀,“快背单词。”
周舟双手垫着下巴,大眼动了动:“哎,我问你件事。”
“嗯?”
“你和你同桌...沈琰,是不是有点什么?”
梦夏手一重,自动铅笔的笔尖断在课本上,“什么有什么?”
“烧烤那晚,我总觉得你俩有点亲近。”
“因为我们是同桌啊,”梦夏也不知自己心虚什么,不敢直视周舟,“你和肖锋不是也蛮亲近的。”
“我和他?充其量算塑料兄弟,”周舟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谈恋爱,不过假设,假设哈,要是中学生守则规定可以谈恋爱,你会谈恋爱吗?”
梦夏从没想过这种问题,立马摇头:“不可能的。”
“要是沈琰呢?他这么帅,对你也挺好,他也不谈吗?”
梦夏精神全集中在周舟抛出的世纪难题上,丝毫没留意到身后走来个人。
“不存在这种假设,”梦夏难以应对,“唉你别问了。”
周舟不死心:“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吗?我总觉得你们俩看起来...嗯...同桌情蛮深。”
梦夏心跳一下一下紧缩着,她没有感情经历,但这个年纪也不是傻子,沈琰的好她知道,可这种不合时宜的事她习惯性逃避,胡乱一翻书本,说:“我现在除了学习什么都不想。”
沈琰顶顶牙齿,虽然猜到她是这态度,怎么还有点不是滋味?

只对你着迷小说第20章 免费阅读

周一升旗仪式后,高二年级留下开动员大会,学生代表、年纪主任、校长轮流发言,炎炎烈日下,学生们一个个晒得蔫了吧唧。
校长站在国旗下,淌着汗挥舞大臂,讲得***澎湃:“...我们要把握自己,运筹帷幄,决胜于未来!”
这种打了鸡血似的慷慨陈词,很轻易让人虎躯一震,斗志昂扬地想要好好学习,加之周四面五就要月考了,动员大会后,高二的学习氛围浓厚了不少。
沈琰回教室时梦夏正埋头做题,她今天一到学校的状态就比以往紧,如临大敌,仿佛这周不是月考是高考,熟悉这些日子,她细微的气场变化他能感觉出不同。
“看过来。”沈琰懒懒坐下,大爷似的命令。
梦夏连睫毛都没动一下,笔尖唰唰推导课题。
“我数到三,”沈琰一脚踩在她椅子下的横杆上,拖着调子数:“一...二...三。”
梦夏将笔一放,蹙着眉侧头,下一秒,牙齿一磕碰,沈琰直接往她嘴里戳进一根棒棒糖。
舌面沾上一点甜,梦夏微愣,糖在嘴里滚了滚拿出来,问:“你怎么天天带着糖。”
沈琰撕开另一颗糖的包装纸,说:“我买了两支,一支牛奶味,一支薄荷味,你猜我这支是什么味道?”
这问题简直弱智,梦夏忍俊不禁:“我这是牛奶味,你那支当然是薄荷味。”
沈琰故作惊奇:“学霸反应够快啊。”
梦夏又被他逗笑了,沈琰拍拍她的后脑让她继续做题。
难得普通班坐着一个学霸,课间时间总有临时抱佛脚的同学来问问题。
沈琰和她同桌一个月,加上暑假那阵子,知道她轻易分心,有时候思路被打断了,坐在那儿表情空白地懵好几秒才继续学习。
到了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问问题的人源源不断,梦夏脾气好,又不好意思拒绝,□□通的题目也细致地讲解,心里却有些急,要是这样到考前,自己的学习进度怕是要被耽误了。
“谢谢,你一点我就明白了。”肖芯蕾抱着书前脚刚走,朱兑友立马补上来。
沈琰拿起课本往梦夏桌面一丢,随手翻开一页:“这题你给我讲讲。”
朱兑友脚步顿住,大佬这是要......学习?比看鬼片还吓人啊。他颠颠凑过来:“琰哥你—”
“回去,”沈琰虽坐着,抬眼一扫,生生扫出一副睥睨的姿态。
“我可以等,”朱兑友乐呵呵,“等你问完我再问。”
“回到你的位置上去,”沈琰重复,眼光带刺,拔高声音,“自习课,回去自习。”
朱兑友懵了懵,咂摸着这句话里的深意,教室里窸窸窣窣的也静下来,不少人往教室后头看。
秦帅眼珠子一动,嗅到其中不同平常的味道,这是在护妻,他放下手机笑道:“纪律委员维持纪律不知道啊,还不乖乖待坐位置上别乱走动。”
今时今日,小鱼哥抱着以暴制暴的念头选的纪律委员终于派上用处了。
沈琰扫了圈教室,等那些人目光也收了,声音也熄了,才回头看向梦夏。
梦夏看着他手指按着的地方,有些为难:“这里...还没教到。”
沈琰若无其事地收了手:“你给我说说考试范围。”
“......”
教室分外安静,梦夏低下些头,桌面前一垒书挡着,像是说什么静静话:“听说你以前的学习还...不错,为什么后面不爱学习了?”
沈琰眉梢轻轻一动:“嗯?”
“你妈说的。”梦夏没藏心眼,脱口就说了。
沈琰耷拉着的眼一下睁开:“她和你说这个?”
梦夏一滞,目光闪烁:“吃早饭的时候随口聊的。”
她不擅长撒谎,小心思在他眼底无处遁形,沈琰顶顶牙齿:“她让你监督我?”
“没,”梦夏连忙解释,“阿姨就是想你学习认真点。”
沈琰捻起一支笔,手指灵活,习惯性在指尖转,没说话。
梦夏猜不出他的心思,静默几秒问:“你想考什么大学?...或者说去什么城市?”
肖锋从后门进来,刚好听到这句,开口道:“他啊,不爱学习爱摄影,考什么大学啊。”
梦夏眼睛一弯就笑了,说:“那你可以艺考,要是摄影专业的话,就算是北影,文化课的分数也不会太高。”
来自学霸的天然自信,学渣听着有点受伤,肖锋叹了长长一口气:“梦姐啊,感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们学渣,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先不说成绩,沈琰以前也就数学还行,就他妈—嘶~”肖锋小腿一疼,瞪向沈琰,“你踢我干嘛?”
沈琰:“自习课,别吵。”
肖锋瞪大了眼睛,黑人what问号脸,你特么是开玩笑吗?
沈琰瞥他一眼:“纪律委员不能管你?”
肖锋反映了半天想起来这事,一口气咽下去,顿时有点消化不良,吐出俩字:“服气!”
梦夏对这事挺执着,沈琰回头时她还看着他,等他回答。
沈琰舌尖抵了下嘴角,倏地一笑:“想我考北影?和你在同一所城市读大学?”
“我没开玩笑,”梦夏一脸认真,“高考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我们第一次把握自己人生的方向,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她想到北京去,不仅因为爸妈在北京,更因为她不想永远被约束,想逃得远远的。
沈琰靠坐在椅背上,像这夏天的午后一样倦怠,懒声说:“没想法。”
梦夏睫毛轻轻垂了一下,低低“哦”了声,转回自己的位置,拿起笔,看着课本,思绪却还停留在沈琰那儿。
脑子里是他拿着相机时眉目间流露出的清楚质感,他有自己的疆域,不该在年少的雾里蒙了尘。
西斜的太阳失了力度,淡淡弥散在她侧脸,洒在单薄的肩膀上,神情有些落寞,背脊依旧挺直,如她一直给沈琰的感觉,柔弱,却有种□□的力量,在困难前会无措,会难过,但总能挺过去。
沈琰旋着笔的手指忽然一收,将笔紧紧握在手心,心底窜上来的躁意被他无声压下去。
秦帅摸摸鼻子,头探过来,压着声儿问:“艺术节那事考虑好了吗,虽然是省级别的,可你这年纪拍的短片能提名已经很不错了,说不定还真获奖了,你要是考北影,面试的时候多加分。”
“月考哪两天?”沈琰脱离于学习之外。
“这周四五,”秦帅瞅着沈琰神色不对,狐疑道,“不会是时间撞上了吧?”
“嗯,”沈琰说,“周五早上颁奖。”
“你妈那儿我帮你骗,也是希奇,澜姨什么事都好说话,偏偏这事硬得跟金刚钻似的,”秦帅看着他,“哎,不会是因为你爸吧?”
沈琰转开目光,没言语。
晚上留校自习的人越来越多,朱兑友晚饭后到教室无聊,唆使几个早到的男生打赌,赌梦夏能不能考进年级前十。
“我压梦夏能进年纪前十,十块钱。”
“她数学退步了,我压她进不了,十包辣条。”
“口说无凭,我写下来,”朱兑友翻开笔记本唰唰写得飞快。
沈琰走进教室的时候他们聊得正热闹,朱兑友看到他眼睛一亮,三言两语说清楚赌局,献宝似的把笔记本递给他看。
“琰哥,你压什么?”
沈琰大致扫了眼,捏着纸页慢慢撕下来,收紧手指一揉,一团抛进垃圾桶里。
朱兑友惊道:“琰哥你这是干嘛啊?”
沈琰坐在桌沿边,眼风扫过几人:“你们嫌她的压力不够大是吗?”
教室静了静,几人回味着这话,理是这个理,可沈琰是谁,打架不要命凶神恶煞的校霸啊,怎么能这么善解人意?
肖锋跟在沈琰后头进教室,嗓门响亮:“梦夏哪次考试不是年级前十,赌她有什么悬念,要赌就赌沈琰,赌他能不能在班级进步十名。”
教室里顿时嘘声一片,朱兑友砸吧砸吧嘴,说:“虽然琰哥的进步空间很大,但我压他进步不了十名。”
“我也不压他进不了。”
“肯定进步不了啊。”
假如沈琰去领奖的话,周五上午的考试肯定赶不上,来考试了差别也不大,这是必输的局,秦帅从书包里摸出一叠钱:“压个大的,沈琰进步不了十名。”
这时,梦夏和周舟走进教室,朱兑友立马普及:“我们打赌琰哥月考能不能进步十名,班级,你们压什么?”
“不能吧?”周舟一脸凝重,降了语气重复,“不能吧。”
朱兑友又问:“梦夏,你压什么?”
沈琰坐在桌沿边,和站着的梦夏一般高,漆黑的眼眸里锁着一个小小的她,听到她淡却清楚的声音:“我压能。”
全部人立马齐声:“吁~”
梦夏逆势而上,太激励同桌了,秦帅心里咯噔一下,沈琰虽然不像这么没理智的人,可要是为了儿女情长进步十名他就亏大了,于是,秦帅不动声色地抽回两张毛爷爷。
朱兑友一脸热闹:“输了怎么罚?”
沈琰坐回位置,往后一靠,椅背抵着墙:“请你们吃饭。”
朱兑友问:“餐厅我选?”
沈琰没拒绝,默许了。
“好!我们不选最好选最贵!”朱兑友带头鼓掌,掌声立马响成一片。
“哎哎哎,”肖锋嚷,“吃饭有什么劲儿,要我说他们那边就俩人,输了kiss才带感。”
这就刺激了,其他人瞬间叛变,讹沈琰一顿的心思都没了,吵吵嚷嚷地起哄要kiss。
梦夏脸腾地一红,火烧火燎地烫着:“不行,这样我就不参与了。”
肖锋嬉皮笑脸:“不行啊,小梦夏,压了就不行反悔。”
“不行,真的不行,”梦夏求助般看向沈琰。
沈琰抬了抬下巴,轻轻眯起眼:“再闹饭也别想吃。”
大家正闹在兴头上,起哄着不妥协,人不轻狂枉少年,在书堆里寻刺激和乐趣。
最后,秦帅折中说:“沈琰要是没进步十名,背着梦夏教室走一圈行吧?”

推荐理由

只对你着迷(沈琰梦夏)第19章至20章完整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只对你着迷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