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想抱你回家(阮音书程迟)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想抱你回家(阮音书程迟)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想抱你回家(阮音书程迟)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2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阮音书程迟的情感小说-想抱你回家鹿灵小说在线阅读讲述的阮音书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有朝一日竟然会问程迟这种问题。程大少爷是何其厌学的人物,连考试都懒得去, 怎么可能还会帮她解题。

想抱你回家小说摘要

说完之后,李初瓷啧啧嘴:“程迟就是那种虽然不说话,气场也冷,但天生招人好感。而且天不怕地不怕,很潇洒很特殊,也许很多女生就是喜欢他这点。”
想了想,阮音书略略做了个猜想:“我觉得可能还有个原因。”

想抱你回家(阮音书程迟)第15章免费全文阅读

像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就……扔纸飞机的那个。”
阮音书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有朝一日竟然会问程迟这种问题。
程大少爷是何其厌学的人物,连考试都懒得去, 怎么可能还会帮她解题。
而且, 以他这种不学无术的性子,也不大可能解出大家都不会的难题。
更何况他素来张扬打眼, 不像能一言不发在上头默默做事的人。
怎么想都全是谜团。
可说不清道不明的,冥冥中有股她自己都想不通的直觉, 直觉让她问出口, 让她直视程迟。
“什么纸飞机?”
“你说清楚点儿啊丸子, ”程迟收起手机, 那双勾着笑的眼睛平视她, “你不说清楚, 我怎么知道你在问什么?”
“我去新教室解逐物杯决赛题目的时候, 有几个地方卡住了不知道怎么解, 楼上有人给我扔了纸飞机下来教我,”阮音书在身侧捏了捏拳,“可每次上去找人都找不到, 那人似乎不想让我发现。”
程迟皱了皱眉,嘶了声:“扔纸飞机教做题,这人怎么这么奇葩?”
阮音书:“……”
“你该不会觉得, 教你的人是我吧?”程迟好笑地挑了挑眉, “是什么给了你这种误解?”
她指了指他抽屉里的东西:“那个人是用这个打印的纸。”
程迟直起身, 也垂头朝抽屉看去,垂落的刘海儿掩住他眼底情绪。
半晌,她听到他笑音散开:“全校买这玩意儿的人多了去了,你偏偏来问我,我是该感谢你觉得我程迟学习好呢,还是该觉得你昨晚着凉发烧了,嗯?”
“……”
“可是那个人是接着我卡住的思路教我的,应该是个熟悉我的人。”她似乎不愿轻易认输。
“哦——”程迟恍然大悟般点头,“你的意思是全校只有我熟悉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急得脸都快涨红了,“买了喵喵机又离我很近的,不是只有你……”
他答得很快:“就不能是谁买通了你们班的某个人,让人时时给自己汇报你的进展?看到有能帮你的地方,当然想做这个英雄了。”
阮音书看着他,愣了一下。
程迟又伸手,大掌覆盖在她发顶,把她的头拧到左边:“不过,你要真的觉得是我的话,也行——”
又把她的头拧回来,和自己面面相对:“你想怎么感谢我,小丸子?”
阮音书盯着他琥珀色的瞳仁,里面倒映出眨巴着一双鹿眼的自己。
她以前不知道,男孩子的眼睛也能这么好看的。
他眼型不算长,所以看人的时候多了几分冷冽和不近人情,眼皮上的内双褶皱不宽也不深,却意外和他的五官搭调,当他掀开眼睑的时候,眼尾轻轻扇开。
他要这双眼冷,它就能冷,他要它轻佻它就轻佻,而他要它带几分凉薄的散漫,它也悉数照做。
譬如此刻。
他看她的眼神里全是漫不经意的飘渺,似乎是他也成,不是他也成,世界上发生的绝大多数事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无所谓。
阮音书叹息一声,败下阵来:“算了。”
可能真的不是他吧。
他说得对,学校那么多人,她不能仅靠两点就把他定义成那个人。
而且,除了那两点符合,其余的成绩好、有闲工夫、乐于助人……这些似乎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可能确实是我认错了,”阮音书深吸一口气,晃晃脑袋,“走吧。”
出教室锁门的时候,她听到他叹息了一声。
程迟很少叹气,阮音书木了两秒:“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没敲诈你成功,有点遗憾。”
“……”
///
后来和李初瓷说起前一天这件事,彼时的李初瓷还在吃早餐,拿着手里的卷饼啃得津津有味:“你就这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啊?”
“当然,”阮音书抱着书包小声说,“换你你不好奇么?”
“好奇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猜那个人是程迟,这是不是就过分了啊我的音?”
“……”
她嘟囔:“我当时就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呀。”
“道理我都懂,”李初瓷倒也不避讳,“但是程迟——程迟啊我的崽崽,他那从不学习的吊车尾水准,你确定他能做出来你不会的题目?!”
“也许大隐隐于市呢,我看好多热血漫画里吊车尾的都是天才呢,后来逆袭什么的。”阮音书矛盾地说着,也有点不是很有底气了。
李初瓷带皮咬了一口鸡蛋:“你都说是漫画了,程迟又不是动漫男主角,难不成还有什么躲藏技能啊?你也真是太单纯天真了,竟然问他……”
阮音书撑着脸颊:“我那时候潜意识也觉得他不是成绩好的人,可是现在转念一想,为什么会有这种下意识呢?他成绩是真的很烂吗?”
李初瓷投落给她一个你知我知的目光:“应该吧,他们那种不学习的人,成绩应该不会好到哪儿去吧。”
“可这也只是猜测吧,”阮音书眨了眨眼睛,“有什么比较实际的证据佐证吗?例如考试成绩?”
有些人平时不怎么学习,一到考试却照样考得不错,因为有天赋。
李初瓷也很是沉默了一会:“他们一般都不考试吧,似乎也没有什么实际的分数出来,可他们成绩不好,似乎是公认的事了。”
不学无术的顽固少爷们,不听讲不上课,爱迟到爱早退,任谁都没想过他们会是学习的苗子。
阮音书顺着惯性思维点点头,撑着脑袋幽幽叹息了声:“你这么一说,我也没想法了。”
范围被拉得更广,她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才能找到扔纸飞机的那个人了。
李初瓷敲着笔看她:“在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旁敲侧击获得线索呢?”阮音书***了一下嘴唇,眼睫垂落的暗影在眼尾轻轻晃动,天马行空地想着,“指纹鉴定?”
“嗯,”李初瓷状似很赞同地点头,“先去复杂地提取纸飞机上的指纹,然后再把学校每个人的指纹都比对一遍,还不排除那个人戴手套扔纸飞机的情况。”
“音音,你这个想法简直太赞了!真不愧是年级第一想出来的办法!”
“……”
知道李初瓷在说反话,阮音书默默低下头,足尖碾着地面:“那怎么办,找也找不到别的办法了,不如找个什么机会,趁其不备引诱这个人写字呢……”
她天生其实好奇心并不严重,可偏偏有种想做的事一定要做到的拼劲,学习方面是这样,别的方面也是这样。
感觉到扔纸飞机的这个人刻意在躲藏自己,她偏就更想一探究竟。
李初瓷:“我觉得吧……其实这个人就是不想告诉你们自己是谁,可能有什么隐情,或者只是单纯的想当个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呢?就算你要找也不一定找得到,就别浪费时间了吧。”
阮音书趴在桌上放空,兀自思考着。
一开始想找到这个扔纸飞机的人,是想着不能总靠一个纸飞机联络吧,这样的沟通方式不够直白,远远没有面对面讨论问题来得更有效率。
可李初瓷这句话恰巧又提醒了她,是啊,万一那个人并不是一时兴起跟她玩捉迷藏的游戏,只是单纯不想告诉别人自己是谁,那她也应该尊重的。
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
“嗯,那就不找了吧,”阮音书坐直身子,拍了拍自己脸颊,“就随缘联络好了。”
很快早自习的铃声打响,阮音书投入到学习里去,只是在放学整理书包的时候,发现最后一排的座位是空的。
程迟和邓昊今天似乎并没有来。
不过他们俩上课一直随心所欲,所以阮音书也没有太过在意,背着书包去新教室写题了。
决赛只有一道大题,那这道题就注定不会简单,她已经做好长期抗战的预备了。
题目不算好解,她坐在窗台边,榨干脑细胞跟其斗智斗勇。
等算了半个多小时,预备休息一下的时候,发现窗台旁边又落下了一个纸飞机。
这次她已经轻车熟路了,直接在上面写:【是我可以问题的意思吗?】
过了会儿,飞机落下来:【是。】
阮音书又接着他那个字底下写:【可我今天思路挺通顺的,暂时没碰到什么问题。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可以问吗?】
她扯了扯绳子,上面收回去,不过多时,一张崭新的纸叠好降落。
没有说好还是不好,只是问:【什么?】
“一开始,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解哪个部分的”被划掉,阮音书想了一会儿,感觉这么问不太好,只好换了个不痛不痒的。
【会一直帮我到什么时候?】
她本以为这人会给一个具体的时间段,比如比赛结束后或一个月之后,谁知道回复竟然是:【不清楚。】
阮音书又问:【那……为什么要帮我呢?】
她眼睁睁看着纸飞机被提上去,这一次,却没得到回答。
///
连续啃了几天那道题目之后,阮音书也有点吃不消,预备给自己松一松弦,暂且先不把自己逼得那么紧了。
中午吃过午饭后和李初瓷在外头逛了逛,李初瓷跑了大半条街去新店买奶茶,问她:“你想喝什么的?”
“这里竟然有蓝莓牛奶沙冰吗?”阮音书有点惊喜,问老板,“你们的沙冰是打特殊碎的,还是留一点冰碴的?”
“有一点冰碴的哦。”
她捏捏耳垂,“好的,那我要这个。”
等单的时候,她跟李初瓷说:“我好久没有喝到带冰感的沙冰了,好多奶茶店都打得特殊碎,带冰片的很少,但我喜欢这种。”
话没说完,有声音不轻不缓地响在她身后,带着几分抬不起神的慵懒:“有多喜欢?”
她愣了一下,转头去看。
程迟手里拿着手机,不偏不倚正看向她。
阮音书惊诧于在这里他们都能碰到,很显然,也有别的男生和她有一样的惊奇,站外边儿招手问邓昊:“你们怎么跑这儿来了,知道这奶茶店今天开张吗?”
邓昊:“不是,我们基地在这四周,刚睡醒出来,预备上课去呢。”
“哟,还上课呢?”
邓昊摇头晃脑,一脸不可靠的纨绔模样:“那当然……咱们可是好学生呢。”
“噗,你看清那边站的是谁了吗?在我们年级第一阮面前,还敢说自己是好学生呢啊?你们昨天连学校都没来,休想骗我了。”
邓昊皱了皱眉:“昨天我们来了啊,只不过在外头打球没进班,打会球就走了。”
“为什么不进班?”
“没什么必要***呗,而且程……”
邓昊音量见长,程迟踢过去一脚。
邓昊一脸迷茫看了他一眼,知道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错都是自己的错,索性问:“咋了?”
“不是要买奶茶?还聊上瘾了?”
邓昊:“谁说我要买奶茶的?”
程迟:“我。”
“……”O***K。
邓昊感觉他们是在这里站了有点久,不买点什么也过不去,就去收银台随手点了两杯,顺便跟阮音书打了个招呼。
阮音书跟门口隔得远,自然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也不知道他们去不去上课,走的时候就顺势挥手说了拜拜。
“拜什么拜,”程迟看她背影,漫不经心扯扯唇角,“过会儿就见了。”
她们进班没多久之后,程迟也进来了。
下午第一节是语文课,她还没来得及提醒身后的人,程迟便已经从后头把她的语文书抛了过来。
自从上次他说他要背书开始,阮音书就把自己的语文书借给了他,除了语文课和需要用到课本的时候他会把书给她,其余时候书都在程迟手上。
她翻开仍然九成新的课本,想,也不知道他到底背书了没有。
过了会儿老师来了,开始上课,课上到一半,有需要讨论的部分。
“好,现在前后桌四人小组讨论一下,我等下点人起往返答作者写第三段的用意。”
“第一次四人小组讨论诶,”李初瓷扬了扬脖子开始数自己属于哪一组,过了会儿才表意不明地挑挑眉,“我们和后面两位一组。”
阮音书看着课本,也沉默了一会。
李初瓷:“那我们要回头吗?”
阮音书看班上的大家都在讨论得热火朝天,就只有她们俩还坐在位置上没转身。
“回吧。”
两个女生商量好后回过头,这才发现自己和他们之间还隔了一个空排。
这个空排像是一道分界线,一边是无所事事的他们,一边是学风蔚然的一班。
而她坐在离分界线最近的地方,一探身就能逾越到他们那边。
程迟正在手机里看视频,休息眼睛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正对自己的阮音书。
她书本立起来,正伏在他前面那排的桌上,只露出一双笑意盈盈的弯弯眼,也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
邓昊也发现了她们俩转过身,惊奇地抬眼:“这是干嘛呢?”
李初瓷隔排喊话:“讨论。”
阮音书补充:“但是你们没有书。”
程迟轻飘飘一笑:“我书不是在你那儿吗?”
她睁了睁眼,有点惊奇:“谁说的,明明是我的书借你。”
他似乎不太愿意讲道理:“到我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了。”
阮音书:“……”
“你是强盗吗?”她偏头,诚挚发问。
邓昊也学着她侧头,问程迟:“你是强盗吗?”
几个人说了几句,老师喊讨论截止,点了个人起往返答问题。
下课之后,阮音书去问当天的语文作业,回来之后李初瓷便一脸极有共享欲地凑近她:“话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能坐到这个位置吗?”
阮音书一边在书本上勾作业一边回:“为什么?”
“我之前听班长说的,我们那时候不是最后来班上的吗,程迟刚好是在我们前面来的,他们顺便坐了最后一排,我们才能隔一排坐他们前面的。”
李初瓷又道:“不然以程迟的受欢迎程度,要是第一个来选位置,你觉得我们还有坐他四周的可能吗?早就被人抢光了。”
阮音书耸肩:“这么夸张吗?”
“当然了。不然咧,在你的认知里,学习成绩好的女孩子就不会喜欢痞痞坏坏的男生了吗?”李初瓷扯扯袖子,“我告诉你,正好相反,很多女孩子都轻易被坏男生吸引,尤其是那种天生听话的。”
她看李初瓷讲得头头是道一脸了然,不禁哑然失笑:“你这么热衷于研究呀?”
“当然了,我们刚换位置那天有个女生拿着花从一班出来,你记不记得?那个就是二班第一名,其实要不是心理素质不好几次发挥失常,本来也该在一班的。”
“她那天来,花是要送给程迟的。”
说完之后,李初瓷啧啧嘴:“程迟就是那种虽然不说话,气场也冷,但天生招人好感。而且天不怕地不怕,很潇洒很特殊,也许很多女生就是喜欢他这点。”
想了想,阮音书略略做了个猜想:“我觉得可能还有个原因。”
“什么?”
“可能单纯只是颜控而已。”
“……”
///
一节下课,邓昊看到阮音书把自己的语文书递给了程迟,马上起哄:“哎哟哟哟,干嘛呢?!”
“滚远点,”程迟一把推开他,“别把口水喷上来了。”
邓昊:????
阮音书看他们打闹了一阵,把滑下来的书包带挂上椅子的时候才想起来,问程迟:“你真的有在背吗?”
程迟怔瞬片刻:“什么?”
“《劝学》,你真的背了吗?”她持怀疑态度,“这都过去多久了,你怎么还没找我背呀?”
他点点头,竟是很自然地应下,“行,那今天放学找你背。”
“真的?背多少了?”她眨眨眼。
他也学她眨了眨眼,“放学你就知道了。”
他坐在那儿,不过是阖了几下眼睛,眼尾轻开,生出几分轻佻又凉薄的勾人来。
就当今天给自己放个假吧,回去再想逐物杯的那道大题,况且她很久没检查过背书了。
阮音书点点头。
放学之后,阮音书本来预备清书包去新教室的,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要检查背书,便将放进笔袋的笔重新拿了出来,继续写作业。
反正她已经深谙程迟只有等人***才会进入正题这个事实。
等人都***了,阮音书这才回过头,看程迟果然在位置上看书。
第一次看他看书看的这么认真,她倒不好意思打搅了,小心翼翼走过去看了一眼。
一只纯黑色的手机被夹在书页中间,这个刚刚令她生出几分感动的人,正在令人感动地打游戏。
阮音书:……
等这人一局游戏终了,这才发现她来了,略显兴味地抬眉:“课代表怎么过来了?”
“课代表来检查你背书了,”她倒是很乐观,“游戏打得那么快活,课文应该背的很熟了吧?”
说完,她已经做好他要背诵全篇的预备,在他前面一排坐了下来:“可以开始了。”
他神色倒也半分未变,很是悠闲从容的模样,抄着手,合上书。
阮音书等着。
很快,男生声线沾着磁性:“那我开始了?”
“嗯。”
“君子曰:学不可以已。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他只背了这一句,便停住了。
阮音书等了一会儿,以为他是忽然卡住了,提示道:“冰……”
谁知这人很自如地点头:“嗯,我不会了。”
“……”
“………………??”
阮音书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双鹿眼瞪得像两个小铃铛:“……什么?”
“后面字不熟悉,会背的只到这里。”
阮音书沉默了好一会儿,看他一脸坦然,讶异于他竟然能够面不改色说出这种话,也讶异于他竟然连谎都懒得扯。
她本来觉得自己要生气,可情绪没酝酿上来,猛地想起他帮她教训吴欧的事情,想起他帮她揽罪的片段,火还没酝酿出来,生生就熄了。
她看过去,抿抿唇:“从哪开始不会?我教你。”
他舌尖在上齿关滑了圈儿,漫然道:“好啊。”
她先是给他把文章念了一遍,然后道:“基本上生僻字我都有注音的,假如别的有不会的,我刚刚也给你念过了,还有问题吗?”
说完,没等他回答,她又说:“为了方便你理解,我帮你把文章大意也翻译一下吧。”
……
讲完大意,督促着程迟把整篇课文念了两遍,阮音书这才松了口气:“这下没有别的问题了吧?应该是可以顺利背了。”
他不置可否挑眉,唇角扬了扬,不知道在说正话还是反话:“课代表还真是认真负责。”
“还不是因为你问题多。”她嘟嘟囔囔。
程迟忽然想起当初,他让她给自己打个勾,但她压根儿没同意。
同意了不就没这么费劲了,看她累得跟道德模范似的。
“当初我说了给我打勾,你为什么没打?”少年似笑非笑,却隐隐有质问味道。
“你说归说,我做不做又是一码事了呀,”她语气里带着轻飘飘的荒谬味道,“你提出了要求,别人不一定就必须做的。”
想了想,她给他举了个例子,颊边的baby fat带着认真的弧度,“程迟,借我五百万。”
这种荒唐的请求提出来,她自己都忍不住发笑,结果这人的表情却严厉正经。
“好啊,”他的笑带着寡淡的轻佻,玩世不恭地支着脑袋,“命都给你,要不要?”
“……”
她当然没当真:“你有开玩笑的功夫去背书,史记都被你背穿了。”
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阮音书回位置上收拾书包:“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背书你可别再耍花招了。”
他无辜地耸肩:“我没啊。”
出了校门,阮音书没看到阮母的车,猜测应该是有什么事来晚了,便预备去街对面买杯喝的,边喝边等。
过了马路,她发现程迟也在身后,回头看他:“你跟着我干嘛?”
他长腿一迈,很快走到她前面,也跟她一样回头:“你跟着我干什么?”
“……”
“无聊。”
她撇撇嘴,走到奶茶店门口,满脑子都是程迟稀罕古怪的操作,奶茶单都没好好看。
店员探出身:“要什么?”
“鲜双响百香炮……不对不对,”发现自己念错了,舌头结了会儿,这才重新抬头,“鲜百香双响炮。”
店员憋笑:“好的。”
看她通红着耳郭死命摇头,程迟莞尔。
店员看向他:“你好,点单吗?”
“嗯。”
他上前两步,定了定头,声音抑扬顿挫,意味悠长,“我要,鲜双响——百香炮——”
店员愣了一下,阮音书也很快意识到他在照自己说错的念,一时间脸颊温度急剧升高,满面通红地伸手拧他的手臂。
少年手臂带着肌肉,紧绷着,捏的她手发痛。
“嘶——”程迟皱了皱眉,“你怎么打人啊?”
她匆匆拉提起取货处自己的水,瞪了他一眼,眼中潋着盈盈水色,“……因为你欠打!”
说完,阮音书气鼓鼓离场。
程迟看着她背影,捏了捏自己的耳垂,忽而又笑了。
逗她脸红这件事,似乎比自己想的——
还要有趣一点。

想抱你回家(阮音书程迟)第16章免费全文阅读

阮音书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归纳入“有趣”的范围, 只是感觉程迟这人……真是闲得可以。
休息了一天之后, 阮音书又重新步入与题目相爱相杀的阶段, 不定时往新教室跑。
第三天中午又看到了纸飞机, 魏晟赶忙坐过来, 小声问:“这什么意思?”
“我可以问题目的意思。”阮音书长睫敛了敛, 伸手把纸拿进来。
“你有什么要问的吗?!”赵平也凑过来。
阮音书摇头:“最近暂时没有, 自己努力一点都能算出来。”
她又关切道:“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吗,我可以帮你们写上去。”
“那要不这样,”魏晟眼底翻动贪婪的光,“你问问这个人, 能不能帮我们把整道题给解出来?”
赵平皱了皱眉:“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魏晟说,“要不给这人点好处也成。嗳, 你们猜这人——男的女的?”
“那怎么猜得出来, ”福贤也接话了, “不过按照男女比例来说, 是男生的可能性大点, 究竟女孩子精通理科的少一点。”
“是男的就更好说了——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才做的, 不然谁他妈闲着无聊玩这个,”魏晟站起身,“问问这人想要什么啊!”
“也不一定有目的的, ”阮音书拿着笔小声搭话, “也许就是无聊, 或者是之前比赛没发挥好, 想要参与一下决赛。”
魏晟摇头, 很是坚定:“我可不信有人不怀目的做事情,活雷锋那是扯淡,不存在21世纪里。”
大家对魏晟这个观点颇有微词,小声争议起来。
“那要不这样,我现在小声去楼上门口,阮音书写个东西让那个人拿,我们手机联络,那个人一扯绳子我就上,去看看到底是谁。”
魏晟作势就要上楼。
“算了吧,你这又是何必,就为了让那个人给我们做全部的题?”
“我也觉得,要不别上去了吧,比赛还是我们的,自己解出来比较好吧。”
“而且自己解的话有成就感啊。”
魏晟却丝毫没有被不赞同的声音说服:“但我就是想把那个人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啊,假如能很快解出来还不好吗?几万块钱白花花的奖金啊,既然有厉害的人,我们为什么不找?!”
在座几个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了。
能进一高的大部分都是成绩和家境都不错的,这五个人里除了魏晟,家庭条件都很好。
他们是预备以小组形式解题的,最后获奖了也要均分奖金,多的话一万,少的话几千,其实没谁觉得是个大数目,也不觉得要为了奖金无所不用其极。
大家都是怀抱着重在参与的态度,享受解题过程,能拿奖不过是锦上添花。
魏晟看破大家的沉默,笑一声:“我和你们不一样,几万对我来说是大数目,够我们家一年的开支。假如有机会拿到,我就算头破血流也会去抢的。”
每个人的沉默理由各不相同,有人是觉得尴尬,有人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有人是在思考什么……
而阮音书听了魏晟这么说,心里倒没有瞧不起他,只是顺着他的想法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现在上去是为了比赛好,但是假如适得其反了呢,又该怎么办?”
魏晟猛地一怔,看她。
“一开始我们都去找过几次,而且都是卡着时间点去找的,找不到人的话,只能证实这人不想被我们找到,不然也不会几次都无功而返。”
她的声音柔和纯净,连带着全部人都安静了下来。
“假设这人是男生,他确实帮了我们,也不想被找到。可我们却忤逆别人的想法两次三番去打搅人家,他肯定觉得我们不尊重他,一气之下可能会再也不来。”
赵平听完也点了点头:“现在还挺融洽的,我们偶然问问题,他应该也是喜悦的。万一他走了,我们也少一个同僚,大家都不喜悦,得不偿失啊。”
福贤也说:“况且,我觉得能想出纸飞机这个办法,肯定也是一开始不想出面,不然怎么不直接来教室找咱们?又不是逃犯。”
魏晟站了好一会儿,这才叹息一声,回到位置上:“好吧,那就不去了。”
教室里重新安静下来,阮音书在纸上写字,笔落在纸张上,唰唰响着。
未几,赵平小声跟她说:“对于魏晟这种利益至上的人,跟他讲道德伦理方面的似乎没啥用,还是给他分析利弊比较好使,他知道这么做可能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就不会动了。”
“你真的挺聪明的,”赵平叹一句,又看到她在写东西,凑过来问,“在写什么?”
因为一直称呼楼上的人为“那个人”似乎不太尊重,究竟人家帮了他们这么多,所以她在问:【一直不知道怎么叫你,很不方便交流,可以怎么称呼你呢?】
过了会儿,纸飞机载着答案摇摇摆晃地飘下来。
简简单单,就一个字母:【K。】
///
K的出现时间不固定,经常在中午和下午,大概一周会出现两到三次,到了就会垂个纸飞机下来,表示自己在场,其余时间都是查无此人的状态。
阮音书每次看到那个纸飞机,都感觉自己回到了很久前的书信年代,联络随缘,佛系人生。
一开始本也想知道是谁,但时间一久,她也就默默接受了这种沟通方式,大家互不打搅。
K出现的时间也不长,一般是占她在教室时间的三分之一,并且不定时消失,神秘得像个地.下.组.织。
那天K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值得庆幸的是阮音书也没什么题目要问,便也没去管了。
解了一会儿题目,她想起因为自己整理错题集的频率太高,六科全有错题本,所以喵喵机里已经没有纸了。
阮音书收拾了书包,预备去文具店买点纸。
文具店有一个柜子是摆喵喵机的,相邻的地方是个游戏专区,里面有很多键盘和游戏手柄。
她正从游戏专区穿过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漫无波澜的声音:“装看不见我?”
她停住脚步,回身,竟然看到了程迟。
灯光在他发顶捎落氤氲的高光,他一头黑发半湿着,手里拎了个杆子转着玩儿,斜靠在柜子上垂眸看她,下颌往内收敛的弧度流畅自然。
今天不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倒像是来拍港片的。
他站在两个柜子中间,不知道是来买游戏设备的,还是和她一样的目的。
阮音书往自己的目的区走去,圆圆的鹿眼颇有点儿无辜韵味:“是真没看见的。”
说完这句话,她感觉也是打完招呼了,拿了几份填充纸就去柜台结账了。
柜台旁站着刚刚跟她说话的人,这人脱掉外套,显出里面红黑色的背心,肌肉线条清楚好看,
他特意站在一个樱桃小丸子的背景板旁边,没什么情绪又很霸道地抄着手:“现在看见了吗?”
阮音书看着背景板:“……”
她本以为程迟这人,就只会嘴上说说她小丸子的事儿,但谁料到他竟然变本加厉——
次日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语文,殷婕先是把上次还剩一点没讲的课文讲掉,讲完之后发现还剩十分钟,索性道:“今天作业有一张默写诗词的卷子,既然还有十分钟,咱们就课上做了吧,免得你们回去作业多。”
“做完之后音书收起来改完,明天给我。”
“嗯。”
阮音书点头,站起来接过卷子,然后开始发。
诗词卷子是殷婕让她整理写的,主要是把这阵子背过课文里的一些句子挑出来,然后只抄上句或下句,另一句留空给大家填。
不是很难,做巩固知识之用。
因为是阮音书自己出的,填的时候也很快,五分钟不到她就写完了,难得地放空一会,想自己等下中午吃什么。
下课铃打响的时候大多数人也都停笔了,她收自己那一组的卷子,因为有些人还没写完,便站在旁边等了一会儿。
她性子不急,所以等的时候也没什么怨念,也不催人,就只是拿着卷子站在那里。
这时候正是中午,大家赶着出去抢饭,交了卷子就走的也有不少人。
阮音书收到倒数几排的时候,看到程迟手里拿支笔,正低着头,在纸上写着什么。
他一般没什么纸,手底下的东西看外形是刚刚发的卷子。
……他在写卷子吗?
甫一冒出这个想法,她马上觉得有些惊异,但想了想,程迟最近假如真的按她的要求有在背书的话,这些题应该也能写出来一些的。
她恰好刚收完第二组最后的卷子,顺着走到他身后,考虑了一下自己要不要收他的卷子。
既然他写了的话,那她还是收一下比较好吧。
阮音书探出足尖,轻轻踢了踢他的凳子,询问道,“你要交吗?”
他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在写哪里。
很快,他转过头,独属于少年的柑橘香味混合着稍微烟草味逸来,眉眼半挑:“你踢我?”
“我没有。”她抿抿唇,觉得这个人讲话怎么老混淆重点呢。
“我看你就是在踢我。”
“我只是问问你要不要交卷子,看你似乎写的很认真。”
她今天扎了个丸子头,碎发缓飘。
刘海儿长长了一些,但是能在细碎处看到若隐若现的,整洁干净的眉,衬得一双眼更扑簌扑簌的亮。
看起来更像樱桃小丸子了,又懵懂又无辜,还添了些少女的青涩。
他以前一直觉得,刘海这东西一到眉毛上面就很可怕,尤其是女生。
但今天看了她,却觉得……
似乎也不能一概而论。
她伸出手,问他:“要交吗?”
他颔首,浑不在意地答:“交啊。”
卷子递过来,阮音书凑近一看,才诧异地发现——
他哪是在写卷子,他是在卷子背面的空白处,绘出一个栩栩如生的……樱桃小丸子。
…………
“只不过,”欠揍的人这才发声,“我画的你,能交么?”
底下还有一行字,他写的太潦草,她仔细看才看清,是阮阮小丸子。
“……”
这人的无聊程度真的已经超出她认知了。
“因为你太喜欢扎丸子头,所以给你起了这个名字。”他笑得懒散,似乎知道她在看哪里。
她又把目光挪到那张画上去,人物圆圆的脸蛋,漫画式的大眼,额头上参差不齐的狗啃刘海举世瞩目。
她还能说什么,软软的,很贴心?
阮音书持续不想承认:“谁说你画的是我了?”
“谁说画的不是你?”他舌尖抵了抵上齿关,“不像?”
她竭力平复心情,咬牙:“点儿也不像。”
看她吃瘪真的很有意思,一副努力发火却根本发不出来的模样,像用羽毛给人挠痒痒似的。
他起身,若无其事地倾身凑近她,似乎在观察。
可这观察距离太近了,她甚至能瞧见他琥珀色瞳仁的边沿,洇开一圈模糊的轮廓线。
还有他的下睫毛。
程迟双手插兜,背脊微弯,和她面面相对,声音里带着一贯的懒散,和半分抬不起调的兴味。

想抱你回家已全本小说推荐

想抱你回家小说生动的情节,巧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刻画和读者与作者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鸣。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