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傻人有傻福(王二柱林芳小说)第29章全点击榜节阅读
傻人有傻福(王二柱林芳小说)第29章全点击榜节阅读

傻人有傻福(王二柱林芳小说)第29章全点击榜节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8-11-2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傻人有傻福主要讲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坎坷虐心故事:说起来,我已经有几日没见过李熠了。似乎自从那日之后,他就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红莲跟随沈青阳一起离开仙夷城,我站在城上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幸好..........目前小说在线阅读版已上线,感爱好的小伙伴们一定不要错过这部傻人有傻福(王二柱林芳小说)第29章全点击榜节阅读。

傻人有傻福小说简介

“沈家成就大业之时,一定不会亏待你这位嫡女的。”沈云承的脚步声从很远之外我就听到了,他还沉浸在沈青阳为他打天下的美梦之中。
“嫡女?”我冷笑,“你当真以为,我稀罕这个嫡女的身份?”
“噢?如此说来,为父便更要感激你了。”沈云承显然误会了我的意思。
“以前以为,父亲是只诡计多端的老狐狸,可是,着实令人失望,父亲非但没有狐狸的狡猾和聪明,反而......像只只会捡便宜的黄鼠狼而已。”我从浅笑到冷脸,只是一瞬间的反应而已,沈云承的脑子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或许......他太自负了。
他根本不了解这一切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早就和当时完全不一样了。
竟还沉浸在自己的美梦里。
听到我的话,沈云承恼羞成怒,却又不敢明知发作。“你、你不要太得寸进尺。”
“父亲如今困在仙夷城里,还以为自己能够做什么吗?”我示意他回头看看,他身后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来到仙夷城,还以为自己能出得去?
沈云承回过头看向身后,茫茫一片仙夷宫,令他愈发的不安。
我走下了城墙,留他一人在那里发呆出神吧。
这一场戏俨然没了他的戏份,他如今不过是一只被困在仙夷宫里等死的黄鼠狼而已。
在入夜之前,金淮回来了,看他着急火燎赶来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已经听说红莲随沈青阳去了大策的事情。
没等我开口,他便质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安排。”
“自然有我的道理。”我不慌不忙的翻着书页,“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
“看来,你没见到我二哥。”从他的反应上,我便察觉到了结果。
和我预期中的差不多,他应该没能见到我二哥的面。
“他不在忘川了。”金淮的答案却还是让我意外了一点。
究竟,许多年来二哥都不曾离开忘川,他习惯了在那里隐居避世,怎么会......
金淮说,“在我之前,靖王等人已经去过那里了。只不过听说,二殿下也没有见他们。”
“不希奇。”我不禁细想,试图去解开二哥这么做的缘由。“我二哥虽然避世,但却不是对外面的情况毫无察觉,他应该留意过仙夷城的情况了。”
他不愿意出面,恐怕也是为了我们。
“还有一件事,虽然二殿下一直没有见他们,但似乎,靖王见到了他,至于说了什么,忘川那些鬼差也不知道。所以......”
金淮这一趟,他自认为是白跑了。
但我觉得并非如此......
元澈,他们......这么说的话,元澈果然是被仇宁王顺便救了,他们去过忘川,而我二哥也见到了他。元澈不可能在毫无进展的情况下就死心离开忘川,所以,我二哥肯定帮忙了。
金淮转身就走。
“等等。”我叫住他。“你要去找红莲?”
“......我不放心她。”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忧。
“可你现在就这么去了,红莲只要初步估计一下时间,就会认定你是抛下了我,而赶去寻她,你想她心里会原谅你?”
其实金淮并不完全了解红莲的。
经此一番话,金淮自己也想明白了。
“先送我去个地方。”我合上了书卷,起身绕到他面前。在他迷惑的注视下,我解释说,“我现在没有灵力。”
而我要去的地方是......
没错,这里和我梦里的那一处是一模一样的......
金淮很明显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特殊小心,他警惕着四面围的情况,“这是什么地方?”
我定了定,这个问题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一个能解开答案的地方。”我说。
和梦里一样,一样的断崖,一样的迷雾,一样的河......
我抬头望向断崖对面,河面上飘起的云雾仙气,令我们完全看不到对面的情况。
假如真的和梦境是一样的,那么这断崖的对面就应该是......
我闭上眼睛,回忆着梦里发生的一切,有些问题在心里,想要在这里寻找答案。
浓雾散去......
金淮惊得眼睛睁大。
断崖对面的石壁上,果然如梦境中一般,雕刻着一个女子的样貌......
“这是......”金淮问。
因为他也看出来了......那女子的样貌,竟与我有九成相似......
是,我?!
在梦境里,我并未看清那个被雕刻在石壁上女子的样貌,所以现在,我心里的震动不亚于金淮......那个梦境,果然是有原因的。
莫非是父君感知到了我遇困境,所以才会现身于我的梦境之中,来帮我的?
可答案是什么?
我在这里非但没有找到答案,反而,问题又增加了。
我明明没有来过这里,可是为何,这里会有如我一般的石雕?
这石雕应该有些年头了,甚至,可能比我父君母后的年纪都大,不太可能是我父君所为。
她是谁?
我又是谁?
我看到她的样子,就觉得心里的感觉很希奇。
而那石雕,仿佛眨了眨眼睛。
我一愣,定睛细看,似乎它又从未动过......
“金淮,你到外面等我。”我只得支开金淮。等到金淮走后,我站在断崖上继续望向对面的巨大石雕......“你是谁。”
很轻的一声,却回荡着隐隐的质问。
答案,到底是什么......
这石雕上,似乎没有什么......能够解开我心里疑问的东西。
父君特意在梦中指点,让我来到这里,究竟是何用意呢?
这石雕上的人,和我是什么关系,为何它看起来年代久远,又与我如此相似......
我试图仔细观察石雕,想要找到线索,解开石雕像上女子的身份......
羽毛?
那是羽毛吗?
我看到石雕像上,那女子背后的雕刻,如同羽翼一般......她仰望着一个方向,神情坚定,目光凛然,仿佛置身于一场大战之后......

傻人有傻福第29章全文阅读

“啊。”我只觉得眼底在那一瞬间仿佛有一种烧灼的痛感,不禁闷哼一声,伸手去压住了眼眶,想要缓解那种不安闲的感觉。
可就在这个时候,压住的那只眼睛的眼底,仿佛一瞬间看到了那一场大战时的景象......
万千勇士,拼搏厮杀。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忽然,在那一众勇士之间,我看到了她......
就是这个石雕上的女子,她挥舞了一双翅膀从天而降,加入战斗,英勇无比。
玄青色......鸟?玄鸟?
她是......九天玄女?!
我猛然间发现了这个真相......原来这石雕上的女子,正是当年的九天玄女。
她回过头,看向一处......
黄帝?
印象之中,玄鸟伴黄帝生,预示着炎黄一脉的无上尊荣。
甚至,我的出生都曾被人臆测,只因青鸾而至,被一度认为是......继当年的炎黄之后,可再战九黎之人。
但是,玄女望向的......女娲?!
她所望之人不是黄帝,是天际的女娲。
那些幻象,很快就一闪而过......
我松开了手,甚至怀疑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九天玄女所思慕之人,难道是女娲?
那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才一转身,又觉得此处竟汇聚了一些气息是我十分熟悉的......
母,母亲?
这气息,果然是我母亲没错,只有我母亲有这样的气息,不过从无到微弱,然后一点点聚起,再然后......那气息凝聚起一个神形。
是我母亲跪在这断崖,望向对面祈祷......
她与父君成婚多年,却终究没能生下一子半女,天宫众人难免议论,为保一族的名望,她向玄女祈求,愿助玄女零散的游魂转世......
玄女,游魂......
逐鹿之战距今已经时隔许多年了,当年见证过那一场大战的人的孙子辈恐怕都已经消散在这天地间了。我等虽生身为神,却也不曾有幸听到亲临过那一场大战的人,向我们诉说那一场大战的情况。
只知道,在那之后,炎黄斩杀蚩尤,将以蚩尤为首的九黎一族赶出了中原。
而远古的众神,也逐渐泯灭于天地之间。
如玄女一般的,曾经一度登峰造极之辈,尚且有些散碎游魂存于世间,只怕早已经随时万古世间的流逝,石化成......
我忽而反应过来,石化......这便是当年九天玄女留在人世间的那些散碎游魂石化而成的神像?!她......
那我母亲向她请求,愿意帮助她转世。
我是借着玄女的残魂转世而生的?!
我......
怎么会这样呢。
我竟然是借着,借着她的残魂......才有幸生于世上。
难怪我出生之时伴有青鸾鸟鸣叫,难怪......难怪我注定绕不过这轮回因果。
原来这一切,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注定的?!
残魂......
我竟然......
这倒是可以解释,为何我生得与她这石像相似。
不是她像我,而是我像她?
父君托梦于我,想来也是希望我能够到这里来解开我自己的身世之谜吧。
九天玄女的元灵一世都在守护大地,她望向大地之母女娲的样子,倒是能够让我明白,她的魂魄泯灭之时,留下这么些许的残魂石化成像的真正原因。
“我虽不是你,却似乎也能明白你想要守护这一切的原因。我爱这苍生万物,独恋那万千风情,我想要守护我的朋友家人......你泯灭之时,留下些许残魂存于此处,也是这么担心的吗。”我感到凄凉,父君原来一直都知道,只是他没办法亲口告诉我,才会借着梦境指引我到这里来解开迷惑。
我注定要应了玄女的劫,魂归天地间。
所以父君......他疼爱我,宠爱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让我这个嫡子继任他的天君之位吧。
“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我只是她的残魂而已。
生于世上的那一刻,便早已注定了在灾难逃。
生为嫡子,何等尊贵,但我竟有如此命数......
我只是......
......
天宫。
新任的天君昱璟缓缓走进书房,对着一衣着普通器宇不凡的男人行了大礼。“父君。”
此人正是他们的父君,前任的天君。
如今他灵力尽失,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需要昱璟的帮助罢了。
“如何?”
昱璟十分恭谨的回答道,“回父君的话,曦凰已经去过那里了。不过他的灵力都被华颢的乾坤珠吸走,是金淮带他去的。”
父君若有所思的点着头,像是终于可以舒口气了。
“只是,父君......”昱璟仍有迷惑,“假如曦凰知道他乃玄女残魂托生,注定要应玄女的劫数,恐怕他心里会更加失落啊。”
父君听罢,也只是含笑。“如若是旁人,一定会悲愤怨憎,可他不一样,他是曦凰。”
昱璟帮助他们的父君于梦境中见过曦凰,并且提醒他去到玄女石像前寻找答案。起初昱璟也是担心的,假如曦凰知道他的身世,是否会怨憎这一切。“父君,曦凰其实年岁不大,不过是生在了父君膝下,父君还是莫要将他想得太过坚强。”
“......”
昱璟的话,不由得让他们父君动容。
也许昱璟是对的,太过坚强......是啊,他一直都把曦凰想得特殊的坚强。
除了当他是一个胡作非为的嫡子,便是认为他已经长大,可以顶天立地......“你当初自作主张,擅自赐封曦凰战神的封号。是为了帮曦凰避过劫数吧。”
昱璟也是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到底在想什么他不尽然是全都知道的,但是比起曦凰,昱璟这孩子的想法更加像他,所以他自然能够猜到其中的缘由。
“儿臣有罪。”昱璟并未与父君商量,便擅自决定,在九黎之战结束之后,赐封了曦凰战神的封号,加赐银龙铠甲,其实也是为了......
“难为你了。”昱璟的心意,这个当父君的怎么不明白呢。“只是曦凰,注定要经历这一劫,若历劫而成,方可化身战神立于天地之间,你提前赐封想要改变这一切,原就是不可能的,如今,连你也受到了反噬,一旦再有事端,天宫便岌岌可危了。”

傻人有傻福第29章完整版阅读

可想来是我平日贪杯,这酒量明显见涨,已经饮了这许多竟还没有丝毫的醉意。
酒壶又空了,我摇了摇,仍在一旁,“老板,拿酒来。”
这酒肆的掌柜不敢上前,怂恿伙计又断了两壶酒过来,颤颤巍巍的将酒壶放下,一转身就跑了,唯恐我会吃了他似的。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喝闷酒啊?”
我听到声音,缓缓抬起头来,“是你?”
他是......宋思铭。
石堰山庄的主人。
“你记得?”我很诧异,宋思铭见到我并不意外,仿佛,他早就知道似的,这让我不禁怀疑,他竟然也还记得?
“受人之托,给你送来这个。”他说着,将一副画轴放在了我面前。
“九悬宫镇图?”即使不展开,我都知道我面前这一副是真的,“可你为何要给我?”
“既然说了是受人之托......”他是个聪明人。
“既是受人之托,总要告诉我,是谁所托吧?”说话间,倒了杯酒,一仰头就吞了进去,一股辛辣入喉,好不愉快。
“是......婆婆。”他说。
“你说谁?”我正要倒酒,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谁?
“婆婆此前似乎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交代过,假如她此行无回,便让我将这九悬宫镇图交给你。”宋思铭是为了婆婆临终所托而来。
可这就让我更加希奇了。
我冷笑,“九悬宫镇图......你宋家世代守着这东西跟宝贝似的,仓珏山的主人也只是知晓打开的方式,石堰山庄和仓珏山原本就互不干涉,你说你是受婆婆之托,将你宋家的宝贝送来给我?”
他这话,我竟然一个字都没办法相信。
究竟宋思铭在为眼里,可是和沈云承一个级别的......黄鼠狼。
“姑娘还没听完我的话,自然会怀疑。”他说着,又把九悬宫镇图推了过来,“姑娘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真心将此图奉上给姑娘呢。”
我冷眼看着他。
“姑娘难道不想知道,婆婆临去之前还留下过什么话吗。”宋思铭的样子让人看了真的觉得不怀好意,而且,他竟然会将九悬宫镇图交给我?
“婆婆唯恐天下不乱,又怎会助我。你若是听了她的话而来,又如何算是帮我。”
这两个人,不能信。
“正是因为,婆婆唯恐天下不乱,想要拥姑娘复立大凰氏,而今这天下眼看就要落入他人之手。我宋思铭只是一个守护九悬宫镇图的凡人而已,如若此图能够在姑娘手里发挥最大的效用,相信这才是先者所愿。”宋思铭倒是没有掩饰他的用意。
唯恐天下不乱,送来此图?
婆婆都已经死了......她的野心竟还在。
“说说你的用意吧。”我道。
“姑娘何等聪明,宋某怎么敢在姑娘面前耍心眼呢,想必姑娘也肯定明白,宋某知晓,那仙夷宫的圣女和华颢殿下都非常人,天下若落入他们手中,这九悬宫镇图怕是会成为我石堰山庄的要命利器,如今,将它赠予姑娘,宋某可并不知道画中奥秘,只是想借着姑娘的聪明才智帮助宋某解开多年心愿而已。”
他果然是打着这个主意,将这烫手的山芋扔给了我。
不过这些话,听着就耳熟,“可是婆婆教你说的?”
他奸笑。
“婆婆还留下一句话给姑娘,”宋思铭抬起头来,“当断则断。”
我锁了眉头,当断则断?这话,听着倒真是婆婆的风格啊,玄之又玄,常人难懂。
可现下看来,当时婆婆会出现在大策,应该不仅仅是巧合吧,她已经知晓了一切,只是去确认自己所预感到的事情罢了。
“婆婆说姑娘知道如何用此物,那我......也就不必询问什么了吧。”宋思铭可不想知道太多,“宋某今日,只是想来请姑娘解惑的,三日之后,还请姑娘告之宋某,这画中奥秘。”
三日,这个时间挑得真好。
......
打着哈欠回到寝宫,喝了那么多,最后竟然是困了乏了。
这仙夷城果然是虚有其表,连这酒肆的酒水都与天宫的没法比啊。
“你这一身酒气,是跑出去喝酒了?”三哥端坐在桌前,看起来等了有些时候。
我听到他的声音才看到他,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你坐在这里,我进门的时候你也不出个声,这把我吓的......你要是把我吓死了怎么办。”
“你会被吓死?就你的胆子最大,天上地下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三哥如今竟也端出一副稳重的样子来训我,真是让人不习惯。“你从一回来,心思就不知道在哪儿,就算你进门的时候我叫了你,你吓一跳再摔个跟头,到头来还是会怪我。”
“对啊,你说的对,在理!”
我十分认可他的说法,究竟我进门的时候是真的没有注重到他。他那个时候叫我一声,可能我一惊,拌在哪儿,真会摔个跟头。
自顾自的考虑了一会儿,我将手里的九悬宫镇图随手就挂在了床头。
“这是什么?”三哥看到画卷上的内容后,当即脸色又阴了。
“九悬宫镇图啊,你没听说过啊?这凡间的宝贝呢,石堰山庄世代都守着它。”我毫不在意的与他说道,“不会吧,你不会告诉我,你没看出来这画卷上的古怪?”
他的反应证实,他当然觉察到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在意。“这是什么人给你的?”
“当然是石堰山庄的主人宋思铭了,他说,希望我帮他解开这画中的奥秘。你不知道,据说当年有个希奇的老人家,把自己一辈子的学问都编进了这九悬宫镇图里,把九悬宫镇图呢交给了宋家的人,又把解开九悬宫镇图里秘密的办法,告诉了仓珏山的人。画卷和解开的办法就分别世代相传......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弄这么点东西,你要是舍不得你就带走,弄得后世都以为是宝,争来抢去,多少人送命。

小编推荐

傻人有傻福,我之前一直因为这本书过高的赞誉而有点不想看,但如今一看,才知道真的是名不虚传。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