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赵澈周煜)完整版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赵澈周煜)完整版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赵澈周煜)完整版第18章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8-11-2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有心布荆棘溃不成殇免费阅读?这本耽美小说的主角叫赵澈周煜,非常的出色,搜索赵澈周煜小说全文的读者,请到本站体验心布荆棘溃不成殇(赵澈周煜)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文笔成熟,内容新奇,值得一看。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小说简介

云别尘拉开舒凉璧勒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翻身坐起。
后半夜雨慢慢停了,只有屋檐上滴答的水声和竹林里淅淅沥沥的摩挲声。
云别尘打了个冷颤,扭头看了熟睡的舒凉璧一眼,起身走到房间外,掩上门坐在廊下。
他就这么冒着寒风坐到天亮,从前那些纷纷扰扰的画面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仿佛在嘲笑他有多自作多情。
天亮之后,两人坐在大堂里吃包子。
舒凉璧掰开一个,不满的嘟囔,“为什么是猪肉馅的?”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第18章全文阅读

说话间云别尘已经回到马车上,把君黎重带的行李逐一打开,在里面挑挑拣拣了许久,终于找出一套黑色袍子,以及素白的里衣来。
“这是新的,你先借来穿穿,等到了城里,再找家裁缝铺另做一套还给少城主。”
舒凉璧浑身都在滴水,接过衣服也不客气,娇羞道:“可是小云儿,你在马车里,人家怎么好意思换?”
云别尘面无表情道:“第一,你不是大家闺秀,我们都是男子,不存在男女授受不亲一说,第二,你若实在介意,不妨去那边的密林里,找个没人的草丛慢慢换。”
舒凉璧脸色微红,高大的绝色男子竟能比未出阁的妙龄女子更害羞,“可是外面有影卫盯着,人家不好意思换,而且小云儿,你舍得让人家的肉体被别的臭男人看到吗?”
云别尘嘴角微抽,“你我都是男子,我又不盯着你看,你介意什么!”
“我明白了,”舒凉璧点点头,“原来小云儿是想方设法的要和我赤身***共处一室,都怪我不解风情,未能领悟小云儿的意思,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云别尘:“……”
舒凉璧边说边脱衣服,云别尘只好慢吞吞的跳下马车,论脸皮厚度,他甘拜下风!
只是经过湖边那一折腾,他身上难免沾了些湿气,此刻比先前醒来时似乎病得更重了些,头重脚轻,头脑昏沉,下马车时差点摔了。
云别尘一手拢紧外衣,一手撑着车辕,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车厢里,舒凉璧脱掉湿漉漉的外衣,在解里衣时手却顿住。他一身都是诡异妖艳的刺青,背部更是刺满密密麻麻的图纹,每每看见手腕和胸前这些象征耻辱的印记,他的脸色都无比阴郁。
云别尘在外等了好一会都不见舒凉璧出来,我敲车门,“舒兄,还没好吗?”
舒凉璧掀开车帘冒出一颗头来,委屈道:“小云儿,我不喜欢黑白色,这跟死人穿的有什么区别?”
“你可以选择赤身***的满大街跑。”云别尘纯善体贴的建议。
舒凉璧瘪了下嘴,挫败的缩回头去,窸窸窣窣的穿好衣衫。
换了衣服,头发还是湿的,舒凉璧将一头黑发随意散开,原本插在发上的紫玉簪子却当做扒弄火堆的木枝,看得云别尘心疼不已。
紫玉在当朝被视为祥瑞之物,极其少见,舒凉璧这支紫玉簪子更是色泽纯粹,光滑细腻,价值不菲。然而这货竟然用簪子扒火堆,云别尘也是哭笑不得。
像他这种十二三岁就要被迫绣花纳鞋垫养蚕砍柴采草药做苦工等,赚钱给师父还赌债的人,是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舒凉璧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的。
舒凉璧对处理活鱼不怎么在行,弄了半天也没刮下鱼鳞,反而让几条活蹦乱跳的鱼弄了一身腥。云别尘兴致勃勃的旁观了半天,直到舒凉璧气急,要直接把活鱼扔锅里炖了,才赶紧接手过来,用小刀刮干净鳞片,顺便处理了内脏。
两条鱼扔锅里熬汤,三条鱼放火上烤,还有一些小虾小螃蟹,满满堆了一地。
过了许久,君黎重终于抱着两只白兔子小跑回来,老远就在喊,“舒兄,云兄,你们看,我逮到两只小兔兔!”
云别尘丢给舒凉璧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道:“要想等这位少城主带野味回来,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舒凉璧奇道:“小云儿,你之前熟悉这位少城主?”
“不熟悉。”云别尘不假思考道。
舒凉璧也不多问,扒了下火堆让火烧得更旺。
君黎重满头大汗的跑回来,抱着两只兔子在云别尘身边坐下,欢欢喜喜道:“你看,这是我在一个洞里报出来的,怕是刚出生不久,是不是很可爱?”
他倒是喜悦了,可怜两只兔子吓得瑟瑟发抖,眼睛血红,仿佛这三个人类只要说话声音大上一点,它们下一刻就能下晕过去。
云别尘于心不忍,道:“放回去吧,它们的母亲要是发现它们不见了,不知有多伤心焦虑。”
“放回去?”君黎重难以置信的提高嗓音,大声嚷嚷,“我逛了半天就找到这两只杀伤力小的野味,还费了老大劲,放回去了我吃什么?”
……敢情你是抱回来吃的?云别尘都想往君黎重头上来戳一剑开个洞,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么小,剥了皮去了骨头,也就没什么能吃的了。”舒凉璧在一旁慢悠悠道:“少城主,既然小云儿都开口了,你还是依言放回去吧。”
君黎重歪着头瞅了他半晌,“你是谁?”
舒凉璧:“……”
“哦?哦!你是舒兄!”君黎重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腾地站起身,指着舒凉璧的脸激动道:“你,你的脸,你的脸怎么?”
云别尘好心道:“卸妆了而已,另外,他那一身丧服是你的,等到了下一个镇,他再找裁缝另做一套还你。”
君黎重还是初次见到舒凉璧卸妆后的模样,惊异的绕着他走了两圈,衣摆都差点被篝火烧到,“啧啧,舒兄,其实这么看来,你长得真的不赖嘛,比化了妆好看多了。”
“哼,男人出门在外,怎能不能化妆?”
云别尘想,你怕是对“男人”有什么误解。
吃过烤鱼喝过鱼汤,三人坐在火堆旁聊天。
君黎重摸着怀里战战兢兢的兔子,问,“两位,我们接下来去哪?”
“听说烈阳镇的菊花开得早,现下这时候,赏菊大典应该也开始了。”舒凉璧抿了下唇,让唇脂更均匀,接着又道:“小云儿,那地方热闹,你可要去看看?”
云别尘摇摇头。他天生喜静,哪里热闹他反而更想远离。
见云别尘拒绝,舒凉璧又道:“那莫家镇的花灯节可想要去看看?那地方名声不大,去的人少,但花灯却是一绝。”
“花灯多没意思?要我说呀,还不如去铜鼓城。”君黎重神神秘秘一笑,“每年中秋佳节之前,铜鼓城都会举办花魁赛事,全城绝色女子均在此节出动,或歌或舞,争夺花魁之名。”
舒凉璧眼睛一亮,“美人很多?”
君黎重笑而不语。
“那就去铜鼓城!”舒凉璧合拢折扇在手心里敲了敲,眉开眼笑道:“小云儿,你觉得怎么样?”
云别尘漠然点头。
他俩都决定了,除非分道扬镳,他还能提出什么异议?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第21章节阅读

之所以去铜鼓城,除了有花魁赛事外,也有为云别尘请大夫诊治的缘故。
云别尘因风寒一病不起是三人都始料未及的。特殊是君黎重,极其夸张的在云别尘身边不断高呼,“云兄,云兄你也太夸张了吧?你怎么会生病呢?你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这么虚弱了?你不会中邪了吧?”
要不是马车车厢狭小,他都能跟猴子一样上窜下跳起来。
“我是人,自然会生病。”云别尘咳嗽几声,撩开马车帘子对赶车的舒凉璧道:“到铜鼓城还有多久?”
舒凉璧悠哉悠哉的握着缰绳,闻言扭头一笑,“入夜之前能赶到,小云儿,你再坚持一下。”
“我听说铜鼓城城门一入夜就会关闭,还是早些进去的好,”君黎重插了一句,“特殊是花魁赛事期间,为了防止有人捣乱,戒备森严,太晚进城很麻烦。”
舒凉璧点点头,“那你们坐稳。”
马车飞快往铜鼓城奔去,马蹄子扬起一地尘土。
云别尘放下帘子,摸摸滚烫的额头,用只有两人能闻声的声音低低道:“你把我们带去铜鼓城,目的是什么?”
君黎重抬起头朝他眨眨眼,无辜地笑笑,“我不是都说了吗,当然是为了带云兄你们去看遍铜鼓城的美人们!”
“少来,我是认真的。”云别尘斜了他一眼。
君黎重喜悦的磕着炒瓜子,明亮的双眸眨得更欢,“我的目的真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不喜女色的云兄你见识到普天下女子的魅力,我如此推心置腹的对云兄你,你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云别尘气结,又顾虑马车外还有人,只得暗暗警告,“你若是想做什么,我会帮你,别把舒凉璧卷进来。”
君黎重面色一沉,似乎刚才那个嬉皮笑脸的人不是他一样。云别尘抢在他之前开口道:“我头晕,听不见你的声音,等到了铜鼓城再说吧。”
说罢他立即闭上眼睛假寐,君黎重只好讷讷的闭上嘴。
黄昏时节,三人抵达铜鼓城。
铜鼓城虽不如中原第一大城风夜城繁华,但因花魁赛事将近,慕名而来的才子商人络绎不绝,各家马车在城门口堵了老长。
正巧此时,秋雨姗然而至,细密的银丝交织成网,灰蒙蒙的雨雾将铜鼓城笼罩在一派阴暗天色下,秋风卷走落叶,更显凄凉哀怨。
三人出门时都走得急,没有带多余御寒的衣物。云别尘在睡梦中冻得瑟瑟发抖,嘴唇惨白无人色,蜷缩在一旁似受伤的小白兔。
舒凉璧看得也焦虑万分,本想尽快进城找家客栈待着,偏偏车队堵在城门外纹丝不动。
花魁赛时,不止江湖上有大人物赏脸,据说连王公贵族也会来观看,越是如此,越是有猖狂歹徒意图为非作歹。于是为了城中百姓的安危,城主下令要对进城之人严格盘查,火药等危险的东西一律不许带进去。
君黎重跑到最前面看了一圈回来,忧心忡忡道:“舒兄,这要轮到我们进城,怕是要等到深夜里,你看云兄他怎么撑得住啊?”
云别尘紧咬着唇大汗淋漓,额头滚烫似被火烤了一般。
“少城主,劳你守着马车,我先带他进去找大夫。”
“啊?”
君黎重呆呆的看着舒凉璧,后者把外套脱下来盖在云别尘身上,再把人打横抱起。
“你,你这是?”君黎重指着城门口的方向,磕磕绊绊的说道:“进不去啊舒兄,人跟马车都要排队的,你怎么进得去呢?”
舒凉璧抱着怀着人转了个圈,面向无人的城门另一边,“我从那边飞上去。”
“你轻功能好到这地步?”君黎重望着十余丈的城墙直咋舌,别说还得抱着一个人,就算让一个人自己飞上去那也是有难度的。
雨越下越大,在舒凉璧脸上拧成几道银线,混着晕开的胭脂水粉滴答滴答的落下来。
怀了的人昏迷不醒,虽然风寒不是什么大病,但尽早治疗总归能少受些苦。
舒凉璧轻功极好,轻而易举就抱着云别尘从城墙上翻过去,趁着天色渐晚没人注重,很快跃下城墙进了城。
找了家医馆让大夫把完脉,舒凉璧又帮着煎药让云别尘喝下去,等人气色好了些,才出去买了雨伞和御寒的衣物,深夜时扶着云别尘从医馆出来。
云别尘昏昏沉沉了许久,此刻神智才稍微清醒些,对为自己做了许多的舒凉璧深为动容。
“舒兄,多谢,今天若不是你,我……”
“嘘,”舒凉璧面对着他,一手撑伞一手抵着他的唇,笑吟吟道:“小云儿跟我之间,何必说这些?不过,你若是想报答,不如以身相许好了?”
云别尘纯当他放屁,假装没听到,“不知道少城主进城了没有,又会歇在哪家客栈。”
舒凉璧嘴上没占到便宜,手上却毫不示弱,趁着云别尘身体虚弱无力反抗,不老实的在他后背摸来摸去,一边正经道:“其实不用管他,小云儿,我们可以自己找间客栈,趁着今夜天寒地冻,开喜悦心的钻进一个被窝里,把大事办了!”
……为什么这人永远能把话题扯到这么离谱的问题上来?
云别尘继续装傻,“不知道舒兄你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少城主?”
舒凉璧不满的低呼,“明明抱着你来找大夫的是我,为什么小云儿总想着那个臭男人?”
远在客栈里的君黎重于睡梦中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其声音之响让同住客栈里的江湖人士都以为遭受敌袭,刷刷刷的抽出枕头下的大刀凝神戒备了一整晚。
好不轻易找到一家还未打烊且有空房的客栈,舒凉璧却死活要跟云别尘住一间屋子,美其名曰节省盘缠。
银子一向是云别尘的死肋,一想到正如舒凉璧所说,两人住一间能节省许多银子,还很划算,他就傻愣愣的同意了,还深深觉得,行走江湖数年,终于给他占到了客栈的便宜。
淅淅沥沥的秋雨敲打在屋檐上,窗外竹影婆娑。
云别尘喝过汤药睡得极沉,要不是舒凉璧勒着他的脖子让他快要窒息而亡,他都能睡到正午去。
舒凉璧睡姿其实很雅致,躺平后双手交叠放在肚腹,一旦睡着就不会乱动。云别尘一边嫌弃这人睡得像棺材里的死尸,一边暗戳戳的羡慕。
他就不同了,一旦睡死过去,身旁放只胖老虎都能给他踹下床。
不过幸好舒凉璧是睡在里侧,他睡得不老实后虽然踹了舒凉璧几脚,但对方似乎没什么感觉。
不知不觉中,云别尘已经侧着身子抱了舒凉璧一只胳膊,当着枕头放在脖子下靠着。舒凉璧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后半夜越勒越紧,差点给他勒死过去。
醒来后一发现两人竟然是这种睡姿,云别尘就黑了脸。
怎么能这么睡呢?

心布荆棘溃不成殇小说推荐

赵澈周煜小说全文阅读共享给您,这本小说叫《心布荆棘溃不成殇》是一本好看的耽美小说,小编为您带来了心布荆棘溃不成殇全文阅读,一起来追书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