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第30免费全文阅读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第30免费全文阅读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第30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1-24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名叫秦卿、袁闻语的小说名字是《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现在小编为你带来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全本阅读,而原本隐隐面露喜色的袁闻语在近距离注视了他几秒后很快又开始迷惑起来。他站在秦卿面前,上下打量了他好几次,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小说介绍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小说第29章在线阅读

那样的距离,袁闻语应该是看不清他面容的。
但其实就算看清了也没用。忽略这家伙是个重度脸盲不说,自己变作人形时真实的模样他从未见过,不可能认得。
可在对视了两秒后,对方的表情却有了明显的变化。
袁闻语在一脸惊奇的同时马上把手从兜里抽了出来,接着大步向他的方向跑了过来。
秦卿下意识站起身,在对方即将跑到他跟前时甚至往后退了两步。
而原本隐隐面露喜色的袁闻语在近距离注视了他几秒后很快又开始迷惑起来。他站在秦卿面前,上下打量了他好几次,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有什么事吗?”秦卿问。
这紧张感来的莫名其妙。他说话的同时眼神闪躲,两只手在背后止不住地搓。
袁闻语却依旧没开口,只是皱起了眉头,视线直勾勾停留在秦卿脑袋上,
秦卿终于忍不住了:“你干嘛呀!”
“请问,”袁闻语终于开口,“你这顶帽子是哪儿来的?”
秦卿当下咽了口唾沫:“关你什么事。”
他说完转身就想赶紧开溜,却被袁闻语一把拉住了手腕。
“你做什么?”秦卿瞪他。
“你认不熟悉我?”袁闻语依旧皱着眉看着他,“知道我是谁么?”
“……不知道,”秦卿摇头,“你放开我。”
他觉得自己态度似乎有些恶劣,但又控制不住。袁闻语这人真是莫名其妙,一副认出了自己是谁的模样跑过来害他慌得不行,结果竟然只是为了这顶帽子。
“那你怎么会有这顶帽子,”袁闻语不依不饶,“你熟悉秦缘么?”
“我……”秦卿迟疑了一下,才矢口否认,“也不熟悉。”
但他的反应已经引起了袁闻语的怀疑。
“你到底从哪儿得到的这顶帽子?”他追问。
“买的,”秦卿撇过头去,“关你什么事呀。”
“不可能,”袁闻语看着他,“这帽子还没正式发售,而且你头上这顶LOGO下面有我的名字。”
“……”
秦卿懵了。
这帽子看起来普普通通,原来如此特殊。
“你到底从哪里得到的这顶帽子?”袁闻语再次追问。
秦卿现在有点懂曲越当时郁闷的心情了。这人复读机追问起来,真的好烦呀。
“……我地上捡的。”秦卿说完,愈发心虚,低着头不敢看他。
袁闻语没吭声,但抓着他的手也半点没放松。
“你到底要干嘛呀,”秦卿试图把那手甩开,“我要回去了,你放开我。”
他说完飞快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眉头紧蹙。
完了,福尔摩斯袁又开始思考了。这意味着他距离真相将越来越远了。
有些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尴尬,你看到的是真实的,逻辑是正确的,可因为缺乏一点要害信息结论就跑偏八万里。
为了避免被他一路拽去警局,秦卿不得不耐着性子继续把方才那破漏百出的谎话努力编圆一些。
“我在这条巷子里面捡到的……”他小声说着,还伸手指了指,“就是那边。”
“什么时候?”袁闻语问。
“……刚才。”
袁闻语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吭声。
“你快放开我。”秦卿说着,用力抽了一下自己的手,没抽出来,手腕还有点痛了。
他心里忽然就蹭的一下冒出一团火来:“你有病吧,凭什么凶我?”
“啊?”袁闻语愣了一下,“我凶你了吗?”
“你不讲道理!”秦卿愤怒地倒打一耙。
“抱歉,”袁闻语缓了缓,才继续说道,“有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朋友失踪了,你戴着的这顶帽子是我送他的。所以假如方便的话,能不能请你……”
“不能,”秦卿打断他,“你放开我,我要走了。”
“……不讲道理的人是你吧,”袁闻语十分无奈,“你要不是心虚,为什么好好说两句话反应那么激烈?”
“我……”
秦卿说着,忽然鼻子有点酸,于是蔫儿了。
其实袁闻语说的一点也没错。若这顶帽子真的独一无二,那忽然出现在一个生疏人头上,实在太可疑了。更何况这人还态度恶劣,完全不愿好好交流,一心想溜。若是改换立场,自己也必然会产生怀疑。
但道理虽是这样,秦卿却还是忍不住觉得委屈透了。
明明是你自己送我的帽子,现在还问从哪儿来的,不要脸。
你那么关心秦缘,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你。我才是想要和你交朋友喜欢和你相处的那一个,你却根本认不出,还态度那么恶劣。
这个大变态,可能就只认得出他的毛蛋蛋。
秦卿越想越气,冷不防低头一口咬在了袁闻语还拽着他手腕的那只手上。
这一口纯粹为了撒气,还挺用力。袁闻语毫无预防,顿时一惊。在开口喊痛的同时自然也松开了手。
秦卿察觉到腕上一松,转身就跑。
“你等等!”袁闻语眼疾手快,想阻止,但情急之下只抓住了秦卿的帽檐。
秦卿逃窜的脚步并没有因此收住。介于袁闻语比他要高上些许,略微矮下身子很顺利便金蝉脱壳,一溜烟跑开了。
希奇的是,不知为何,袁闻语并没有追上来。当秦卿逃到转角处时飞快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家伙还拿着帽子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背影发愣。
.
秦卿很快意识到了这是为什么
任谁发现一个看似正常的普通人类摘下帽子竟然露出两只毛绒绒的猫耳朵,都会惊呆的。
终于跑到自认为安全的角落后,秦卿蹲在地上,伸手捂着头顶的耳朵,不知所措。
就算路上行人再稀少,他也没心大到能用这样的造型到处移动。若是遇上生疏人被侧目也就算了,再撞上袁闻语可怎么办呀。
傻愣着撸了半天自己的耳朵,秦卿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浪费时间了。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像狼外婆一样裹在了头上,刚打算继续探寻秦缘的气息,才刚一催动法术,忽然一惊。
刚才情急之下慌乱中选择了一条小路,似乎歪打正着了。
秦缘离这里很近,甚至就在方圆十米之内。
秦卿四下仔细看了一圈,发现这是一处十分老旧的居民区,四周大多是一些建筑年龄可能快要上百的平房,墙壁斑驳,二次翻修又破损的水泥下露出的都是青砖。
他小心翼翼四处打量着走了几步后,在一处拐角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杂物堆。那儿堆放着不少老旧家具,风吹日晒下显得残破不堪。
秦卿试探性地小声唤了一句:“秦缘?你在吗?”
话音刚落,那儿一台背靠外的破沙发上马上传来了一阵响动。紧接着,有个脑袋缓缓探了出来。
等秦卿和那双大眼睛四目相对,紧接着对方马上发出了一声带着哭腔的大喊:“卿卿~!”
.
秦缘醒着,甚至没有遭到任何控制。
而他之所以在这样一个破家具堆里一直窝到现在,是因为光着身子。赤身***连内裤都没穿在室外呆了半天,使他精神极度脆弱,一见到秦卿,马上眼泪就下来了。
秦卿才刚跑过去,马上就被抱着一通哭诉。情绪激动之下的秦缘混杂着哭腔口齿不清,秦卿听了半天也只捕捉到只言片语。他一边拍着秦缘的背脊安抚他,一边努力拼凑,猜测他大约是在昏迷的状态下被人***了衣服,醒来后不知所措,只能缩着不敢动弹。
好不轻易等他缓过来,秦卿想赶紧带他回去好好休息,但又遇上了难题。
秦缘还是没有衣服可以穿。
秦卿的外套用来裹头了,若是把里面的内搭给秦缘,那自己就要***。更何况,他也只有一条长裤,他们俩之间总有一个要光着屁股。而要是他变回猫咪,那他身上的全部衣物都会马上消失。究竟那也是变化的一部分。
纠结了一阵,也只有先回去拿衣物再来接他这一条路了。
只是秦缘现在极度缺乏安全感,在听说秦卿要走后,表情看起来又像是要哭了。
“我很快就回来,真的,超快!”秦卿向他保证,“你再躲一会儿,不会很久的。”
秦缘低着头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挤出了一个笑脸。
“嗯,”他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不管发生什么,卿卿肯定会来找我的。”
.
在飞奔回去的路上,秦卿忽然想起在若干年前,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
那时的秦缘还是一个只有现在一半高的小娃娃,有天忽然从秦家的大宅子里消失了。
秦卿一个房间挨着一个房间找过去,终究见不到他的影子。
反正这熊孩子也不是第一次偷溜出去了。秦卿初时还只是气哼哼在心里痛骂小屁孩儿不知轻重,等疯完回来了一定要好好教育他。
一直等到半夜,他从睡梦中模模糊糊醒来,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床铺上没有人,那个非要搂着他才肯睡觉的小祖宗依旧不见踪影。
几个小时后,他终于在离家不远处一座枯井四周听到了秦缘细小的啜泣声。
彼时秦卿变作人形要比这小屁孩儿高上许多,跳下井再让他搂着自己的脖子后,没费太大功夫便借着绳索爬了上来。
一路抱着他回到住处时,那栋三层楼高的别墅安安静静。大多数人睡着,少数在房里做着自己的事。没有人发现秦缘消失过,也没人注重到他又回来了。
“只有卿卿会来找我,”秦缘那时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吸着鼻子,把脸埋进了他的颈窝里,拱得他整个肩膀都变得潮乎乎的,“卿卿最好了。”
.
那是从许久以前起的,不曾许诺却也不可辜负的信赖。
秦卿取衣物的速度比他预计中更快许多。为了争分夺秒,他甚至没空给自己再找一顶帽子。
终于赶回秦缘所在的那个杂物堆四周时,他一贯缺乏锻炼的身体因为过度奔跑而气喘吁吁,不得不放缓了脚步。
正当他即将走进那个拐角,却忽然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放心吧,没事了,”伴随着那个人说话声的,还有大狗子欢快的叫声,“能起身吗?”
秦卿愣了一下,赶紧加快了脚步。
等他探出脑袋往里看去,见到的是曲越正在脱下自己外套的背影。
“冷不冷?”他把外套披在了秦缘背脊上,然后伸出手来轻声说道,“小心,我抱你出来吧。”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第30免费全文阅读

秦缘病了。
一开始见他双颊泛红,秦卿还以为是他光着身子只穿着一件外套便被曲越公主抱了所以觉得羞耻的缘故。可等回程的路上,不止脸颊,他的身体也开始散发不自然的高热,整个人看起来迷茫又无助。
曲越当机立断,直接把他带去了医院。
在惊慌失措下呆在室外被冷风中吹了几个小时,让他发起了高烧。在医生检查过程中,又发现他后脑勺上有一个大包,显然是遭受过重击,可能有稍微脑震荡。而且破了皮的伤口没有得到妥善处理,有些发炎了。
通知了警方以后,因为时间尴尬外加秦缘状态过于糟糕,所以暂时把问询延后了。
周言赶来的时候哭哭啼啼,一半是因为终于松了口气,另一半大概是因为心疼。秦缘伤口尴尬,没法平躺,只能侧着身子,看起来就不怎么舒适,可怜巴巴的。
她原本要在病房陪着,被曲越劝回去了。理由是她一个女孩子已经担惊受怕了大半夜,看她长得也瘦弱,万一跟着病倒就麻烦了。更何况秦缘是个男生,半夜假如有什么需要她一个姑娘家一没力气二不方便,帮不上忙。反正都要有个男性陪床,多留个人纯属浪费资源,没必要。
医院里不能进宠物,那条名字古怪的狗已经被曲越托助理带了回去,秦卿自然也保持着人形。他包着脑袋全程跟在曲越和秦缘身后一言不发,医护人员有不少看他时眼神中带有明显的好奇,好在没人开口询问。
周言来时也忍不住看了他几眼。秦卿厚着脸皮坐在病房角落冲她傻笑,因为过于坦然,反而让人有点不好意思质疑。
周言走了以后,病房里除了烧得迷迷糊糊的秦缘,就只剩下了秦卿和曲越。
这俩互相看对方都不怎么顺眼,但因为担心床上的病人,不得不暂时硬着头皮和平共处。
不久前护士刚来给秦缘测量过体温,已经过了39度。虽然已经打了退烧针还挂着水,但他依旧看起来状态不怎么好,缩在被子里动个不停,让关心他的人看着十分揪心。
曲越皱着眉头守在床边上,小心翼翼护着不让他翻身压到脑袋后面的伤口。
秦缘每次想翻身都被他拦住,烧得模模糊糊间只觉得委屈透顶,终于小声抱怨起来,与此同时还抬起手软绵绵想把跟前这一直捣乱的家伙推走。
“别乱动呀,”曲越低声安抚他,“小心针移位了。”
他边说边捉住了秦缘的手,结果引起了对方更激烈的抗议。
“你好烦,你是谁啊,”秦缘试图挣扎,“我不要你。卿卿呢,卿卿在哪儿?”
一直站在床尾探头探脑的秦卿见状赶紧挪了过去,用力挤开了不知所措的曲越,抓住了秦缘的手。
“我在我在,”他把秦缘的手小心地按了下去,“乖哈,别乱动。”
秦缘这一次特殊听话,马上收回了手以后,又睁开眼睛看向他:“抱抱。”
于是秦卿脱了鞋,轻手轻脚钻进他的被窝,伸手搂住了他后轻轻在他背上有节奏地拍打了起来。
“乖乖的,病好了就不吃药不打针啦。我们秦缘是乖宝宝对不对呀?”
秦缘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嗯。”
还站在床边的曲越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语气十分纠结:“你在干嘛?”
“他从小生病都是我照顾的,”秦卿头也不回,心中微微有些自得,“你别碍手碍脚。”
秦缘幼年还走不稳路时,连鼻涕都是他亲手给擦的,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懂个屁呀。他辛辛劳苦一手带大的小朋友心里最依靠最亲近的是谁,你这个不长眼的家伙可好好看清楚了。
刚才明明也是自己最先找到他的,谁准你半路打劫了。
曲越当场没回腔。
一直到秦缘迷迷糊糊睡着了,他才说道:“你就算要抱着他,能不能换个模样?万一有人进来看到了不太好。”
他说得也有道理。但若是变成猫咪,被医护人员看见了,会不会被赶出去?
难道这才是曲越的真正目的?
秦卿不惮以最坏恶意揣测曲越,当下陷入了犹豫,没有动弹。
“我和他好歹也都算是名人,难免会有小护士接着工作的名义过来看几眼,”曲越继续说道,“传出去了谁会知道你是他养的猫?”
似乎确实是这样。秦缘已经是个大人了,现在病迷糊了才会像小时候那样黏他。若是平日,这样的亲密接触他必定会觉得不好意思。所以,还是变回猫咪好一些吧。这里是特需病房,也许医护人员会对他网开一面。
无奈变回猫咪后,秦缘微微转醒了片刻。在确认面前那一大团橘色毛球还紧靠着自己后,又安心地睡了过去。
秦卿贴在他耳边呼噜了一阵后,背后又传来了烦人的声音。
“像个拖拉机似的,”曲越小声说道,“你也不怕吵到他。”
“你懂个屁,”秦卿尾巴一扫,“他就喜欢听这个。”
正说着,忽然有人敲响了病房大门。秦卿一紧张,赶紧往被窝里钻了一截。
进来的除了护士,还有一个秦卿特殊熟悉的人。
“这位先生说他是你们的朋友。”小护士往返看了看在场的两个人,“没事的话我先走啦,有需要可以按铃。”
她走时一步三回头,让秦卿十分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赌气乖乖变回了原形。
“你还知道过来,”曲越站起身的同时语气十分不爽,“可真靠得住。”
“都没人想到要和我说一声,我找到现在,”袁闻语语气无奈中透着委屈,“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曲越简单交代了几句以后便往后退到了一边,把位置让了出来。
秦卿从被窝缝隙里往外看,见到袁闻语一脸关切地走到了床边,才刚想伸出手,接着似乎是迷惑了一下。
“啊呀……”他皱着眉摇了摇头,看起来十分心疼,“怎么病得我都快认不出了。”
他背后的曲越冷哼了一声。
“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回去了,”曲越说话的时候没看袁闻语,也没看秦缘,垂着视线看着地,“你长点心吧,好好照顾他。”
他说完也不等袁闻语回答,便马上转身向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他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他后脑勺有伤,你别让他躺下去。”
袁闻语直起身来看向他,动了动嘴唇,没出声。
等关门声响过后,他站在原地又发了会儿愣,然后伸手抓了抓头发,一副心情十分复杂的模样。
片刻后,他才终于坐了下来。
“对不起啊,”他说话的同时伸出了手,“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我不在身边。”
眼看他的指尖就要触碰到秦缘垂落在前额的刘海,秦卿眼明爪快,啪一下打了过去。
袁闻语触电一样地把手收了回去,惊魂未定看着那个方才忽然袭击了他的黑洞洞的被窝,半晌后才试探性开口:“卿卿?”
秦卿从被窝里往外钻了半寸,抖了抖耳朵,瞪着他。
“你怎么在这儿,”袁闻语看起来很是惊喜,“谁带你过来的?”
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
“你不熟悉我啦,”袁闻语俯过身来靠近他,“我们刚才还亲过呢。”
秦卿一听,把脑袋缩回去了。
这个人太会聊天了,轻易就让猫下不了台。
可眼见袁闻语又把手伸向秦缘,秦卿赶紧再次***,甚至对着袁闻语哈了口气。
袁闻语有些没辙的样子,冲着他摊手:“被子被你刚才动来动去弄得卷起来啦,我想帮他掖好而已。”
他说完,注视着秦卿的眼睛,非常缓慢地一点一点伸出手,指尖刚接触到被角时还十分谨慎的停顿了一下。见秦卿没有反应,才终于大着胆子把被子整理妥帖。
而秦卿,在整理过后便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
刚被他凶过的袁闻语看似全不介意,松开被子后飞快地点了一下他的鼻尖。
“我们卿卿最棒了,”他说,“是爸爸的小守护神对不对?”
秦卿差点又要当场炸毛。
人类真的很希奇。一个人和猫狗同住,作为室友,为什么总是默认虚拟关系里猫猫狗狗才是小孩儿呢。虽然一直十分坦然地享受秦缘提供给他的丰富物质,但一定要说的话,自己才是爸爸担当呢。
他强烈不满,但又有点心虚。
于是最后只能装模作样舔了舔爪子,不理会他。
.
心虚是因为,袁闻语以为他刚才的反应是为了保护秦缘。
怎么会呢。袁闻语不可能伤害他,这一点秦卿再清楚不过。
他百般阻挠,只是单纯不想袁闻语碰秦缘。而且理由和想把曲越从秦缘身边挤走不太一样。
曲越这家伙太讨厌了,总是戴着一副有色眼镜,和他不对盘。秦卿在精神世界默认秦缘是自家小孩,自然不喜欢他和坏孩子走太近。
但袁闻语不一样。
虽然这个人脑子有问题,总是觊觎他的蛋蛋,变态兮兮的,还认不出他变作人形时的模样。
可是秦卿就是不想他和别人要好。
反正秦缘本来也不怎么喜欢他,那破坏一下,有什么关系呢。
他专心致志于心里这点小九九,一时忘了注重四周,等发现时,一只大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脑门上。
“嘿嘿,”袁闻语对着秦卿有些懵逼的小模样,十分自得,“摸到了。”
他说完后,飞快地在秦卿脑门上一阵撸,揉得他晕头转向。
与此同时,咕噜噜的声音不受控制地从他嗓子里溢了出来,绵长又响亮。听着,可能真的还挺像一台小拖拉机。
“卿卿,你偷偷告诉我,我保证不说出去,”袁闻语忽然靠过来,小声对他说道,“你是不是自己跟过来的?”
秦卿眯着眼呼噜,不做理会。
“我刚才在街上看到的,是不是你?你不放心所以也出来找他对不对?”

推荐理由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第30免费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