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小说第27章完整在线阅读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小说第27章完整在线阅读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小说第27章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1-24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卿袁闻语小说叫什么?哪里阅读全文?小编共享了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小说第27章完整在线阅读:秦卿觉得这个编故事都要占秦缘便宜的人有点无耻,但看在他为自己身材平反的份上,还是可以勉强原谅的。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开始纠结等到时候见到了秦缘,如何才能平息这场闹剧。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小说介绍

但在十二点过后,应该已经无人的房间里,又有人走了出来。那人穿着非常宽大的外套,看不出实际体型,不过身高看起来与秦缘相仿。除了衣着,他的妆扮也不太自然。连帽衫的帽子下面还搭个鸭舌帽,脸上戴着一个口罩,从监控完全看不清面目,十分可疑。
这被警方当做了一个重大疑点。因为从录像中看,秦缘并没有回来过,而联系过节目相关工作人员后对方也能作证他几乎全天都曝光在镜头之下不曾离开。那这个人肯定不是秦缘了。
半个小时以后,这人提着塑料袋又回来了。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小说第27章完整在线阅读

事情的发展远比预计中更尴尬。
袁闻语在答应曲越同行之前与他约法三章。发誓不曾做过任何伤害秦缘的事,到了以后不能随意乱碰乱***说话,不许再恐吓全世界最可爱的小猫咪卿卿。最后甚至还让曲越交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曲越眼看耐心值已经濒临临界点,眉间写满烦躁,但姑且还是全都应了下来。
袁闻语一路开车载着一人一猫驾向秦缘入住的酒店,车上气氛僵硬无比。
坐在后座上的曲越看起来在担忧之余还很意难平。他时不时就会发出各种相关提问。诸如“你和秦缘在一起多久了”,“怎么会在一起的啊”,“你们公司不管吗”,“你经常见到这肥猫么”。
其实他的态度不怎么礼貌。但袁闻语不知为何完全不介意,不但都答了,还答得特殊具体。
“是他主动追我的啊,相处了一段时间感觉不错就在一起了,到现在不算久但也有一阵了,如你所见感情非常好,就连他的猫都喜欢我。卿卿不是肥,它只是比较***柔软而且毛绒绒。”
秦卿觉得这个编故事都要占秦缘便宜的人有点无耻,但看在他为自己身材平反的份上,还是可以勉强原谅的。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开始纠结等到时候见到了秦缘,如何才能平息这场闹剧。
对曲越而言,知道秦缘是安全的应该就足够了。
反正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真身,到时候让秦缘亲口告诉他这其中并没有任何内幕,一切危险都源自于他的过大的脑洞,应该就能结案顺便再反过来嘲笑几句了。
麻烦的是袁闻语。
秦缘对他有强烈的偏见,而他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甚至因为自己的缘故十有**还觉得两人关系相当不错。秦卿一方面不想被秦缘发现自己用他的身份和袁闻语继续交朋友,另一方面又怕秦缘的态度会伤害到袁闻语,于是纠结万分。
终于到了酒店,袁闻语把车开进停车场后,不知为何却不下车。
刚停稳就马上打开车门的曲越见状十分不解,开口催促:“还愣着做什么,抱上那胖子赶紧上楼啊。”
今天生气太多次,秦卿已经累了,于是决定大妖不记小人过,不和这家伙一般见识。
“胖猫是福气,”袁闻语把秦卿抱上了大腿,接着打开了车窗却还是没下车的意思,“有一点小问题。”
曲越站在车外皱着眉头看他:“又怎么了?”
“我刚想起来,我虽然知道他住这里,”袁闻语手指挠了挠下巴,“但我不知道房间啊。”
曲越张了张嘴,接着在原地小范围转了一圈,最后走回了车边指着袁闻语,“他怎么会找了你这么个……”
最后两个字他没念出来,但秦卿观察他口型,觉得不像是好话。
“你别急啊,”袁闻语说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我直觉他不会有事的,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这就是你那么淡定的理由?”曲越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他的手机现在在你兜里,打了没用。”
袁闻语没理他,很快从通讯录里找到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片刻后,他对着手机问道:“老章,你有没有秦缘身边那个小姑娘的手机号码?”
.
最后,是通过章醒拿到了周言的号码,再从周言那儿确认了房间号。
曲越在这过程中一边团团转一边瞪秦卿。究竟要不是他甩着尾巴假装自己只是一只纯正小猫咪,其实是可以告诉在场两人房间号码的。
袁闻语在抱着秦卿走进电梯的时候还一脸认真补充,说自己从小体质特异,第六感超群,关系亲密的人有什么危险都多少会有点意识。如今全无此迹象,可见秦缘安全得很。
秦卿隐约觉得这套逻辑有点破绽。不是怀疑他那所谓的超强第六感,而是忍不住要质疑“关系亲密”的定位。
他们很快到了门口。曲越赶在前面刚想敲门,手一抬,愣了一下。
门没合拢,是虚掩的。微微一用力,就推开了。
“秦缘?”曲越在把门推直以后才伸手敲了敲门背,“你在吗?”
房间里灯光明亮,却安静无比,半晌都没人应声。
袁闻语见状也皱起了眉头。他推开曲越,抱着秦卿径直往里走了进去,边走也边唤道:“秦缘?闻声的话吱一声?”
可房里除了他们几个发出的动静,再没别的声响了。
“喵?”秦卿也跟着叫了一声。
太希奇了。就算临时有事出门,秦缘也不是那种会粗心大意到忘记关门的类型。
从他的角度看不太清,但这房间灯光明亮且电器依旧在正常运转,那肯定还插着门卡。房间一共两张门卡,另一张是由周言保管的。秦缘假如要离开,理论上会选择拔掉供电的门卡,而不是不关门。
可眼看那两人在这套间里转了个遍,喊了半天,哪儿也没见着人。
房间里布满生活痕迹,浴室里水汽都还没散尽,还飘荡着浓郁的浴盐与沐浴露香气,显示这儿不久之前有人出没。
在袁闻语逐渐变了神色的同时,曲越已经在心里认定了罪魁祸首。他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后,顾不得现场另一个人,对着秦卿大声问道:“你到底把他弄去哪儿了?”
秦卿这下可是真冤枉了。他傻愣愣咪了一声后,从袁闻语身上跳下了地,然后抽着鼻子仔仔细细闻了起来。
“不是我,我才刚知道他住这个房间,”袁闻语显然是错把曲越的质问对象当成了自己,“这事情不对啊。”
曲越根本不想理他,走到还在到处闻来闻去的秦卿面前:“你别他妈装了。”
“我没装啊,”袁闻语再次强行对号入座,“倒是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确定他已经提前回来了?”
曲越翻了个白眼,回头看他:“这里没你的事了。”
“你假如只是看到了他留在地上的衣服手机和猫,为什么一口咬定他已经回来了?”袁闻语又问了一次。
“我问你,”曲越无视他的问题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你最后一次同时看秦缘和这只猫,是在什么时候?”
“和这有什么关系,”袁闻语眉头紧锁,“你为什么一直回避我的问题?”
“跟你没法说明白,”曲越显然是觉得他烦的不行,“你看看这浴室,他明显才离开不久,我之前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可能是我把他带走的么?”
“按你这样说,我们都不可能咯?但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回来呢过,”袁闻语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之前被你耍得团团转,其实就是为了把我引开?”
“我引开你干嘛?”曲越喊,“我要引开你我干嘛跟过来?不然你告诉我刚才是谁在这里洗澡?”
“我怎么知道,”袁闻语看他的眼神依旧布满怀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把秦缘怎么了?”
“我……”曲越语塞,深呼吸了一口转头开始寻找秦卿,“问你呢,你把秦缘怎么了?”
秦卿一路从客厅嗅到了房间,又从房间回到客厅,最终停留在了门口。
努力撑着墙壁直起身子仰起脑袋在门把上嗅了嗅后,他陷入了迷惑中。
这房间里到处都是秦缘的味道,可见确实离开不久。要害是这个门把,上面的气味还很新,秦缘应该是自己打开门出去的。
一直闷在房间里难免无聊,想出去转转情有可原。但这房间里,似乎还有另一个人的味道。那气味十分生疏,秦卿以前从来没闻到过。
秦缘的离开,也许和这个人有关?
可他要怎么把这些消息传达给那两个沉迷扮演福尔摩斯疯狂推理但因为信息片面终究找不到重点的人呢。
就在此刻,袁闻语手机响了。来电的是章醒,问他是不是去找秦缘了,还提醒他收敛点别被人看到多惹麻烦。在得知秦缘无故消失后,他大吃一惊,紧接着问:“那你们怎么还不报警?”
.
最后还是报警了。
一个成年人才失踪几个小时,原本是不会立案的。但秦缘究竟身份非凡,是个当红艺人,所以还是马上引起了重视。
在警察来之前,那两个人还没个消停。袁闻语反复勒令曲越别乱碰别乱走老实点儿。曲越一直催着袁闻语让他把猫抱住了千万别让它溜走。
看起来终归不是什么大案情,所以只来了两个年纪挺轻的小警察。他们到了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两人去调取了酒店监控。
于是眼前便出现了一系列十分古怪的画面。
早上七点过后不久,周言出现在门口。五分钟后,身穿连体睡衣的秦缘走了出来,两人一同离开了。
那之后,一直到中午,都再没人进出过。
但在十二点过后,应该已经无人的房间里,又有人走了出来。那人穿着非常宽大的外套,看不出实际体型,不过身高看起来与秦缘相仿。除了衣着,他的妆扮也不太自然。连帽衫的帽子下面还搭个鸭舌帽,脸上戴着一个口罩,从监控完全看不清面目,十分可疑。
这被警方当做了一个重大疑点。因为从录像中看,秦缘并没有回来过,而联系过节目相关工作人员后对方也能作证他几乎全天都曝光在镜头之下不曾离开。那这个人肯定不是秦缘了。
半个小时以后,这人提着塑料袋又回来了。
从袋子上的LOGO来看,是一家连锁便利店。他应该是下楼买了点东西。
他回到房间后,一直到晚上大约六点,有一个外卖小哥出现在了门口。把手上的食物递进门后,他很快便离开了。
一个半小时后,中午那人又出来了,还是那副诡异的妆扮。这次他外出后便再没回来。
而酒店房门口的摄像头之后却又捕捉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那人身材矮小,动作谨慎,看起来高度紧张,刷门卡时手还在不住颤抖,进屋后推上了门但力度不够,故而门只是虚掩并没有合拢。
他进屋后又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曲越和袁闻语便抱着一只猫出现了。
之前那人并没有离开。
他还在房里。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第28章免费全文阅读

当袁闻语和曲越被问到“进来以后有没有见过别人”时十分难得地默契对望了一眼。
曲越一心一意怀疑秦卿,袁闻语一心一意怀疑曲越,两个人一起疑人偷斧,关注点都不在房里,在进来后只是随意找了一圈,呼喊没人应声便默认了里面没人。
倒是秦卿,此刻豁然开朗。难怪还有一股生疏的气味,感情这人还藏在屋里!
一想到这儿,他马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毛嘭了一圈,整个猫看起来更圆润了。
他们出来调取监控时周言恰好赶到,如今还留守在房间里的便只有她这么个小姑娘。众人惊慌之下赶紧回去,好在房间里一派宁静祥和,依旧什么事都没发生。
倒是周言此刻焦心不已,见他们回来马上问个不停。
警察一番搜索后,很快在浴室洗手台下方的柜子里找到了一个身材相当瘦小的女孩子。
也难怪秦卿没闻到她的位置。浴室空气里都是沐浴露和浴盐的香气,把她的存在完全掩盖住了。
那姑娘面色苍白,在被拽出来以后手止不住的抽搐,还时不时发出希奇的声音,看起来十分神经质。
现场几位成年男子面对她,心里都不由得暗自发憷。
从她身上的口袋里和之前躲藏的柜子里还找到了不少秦缘的私人物品,其中甚至包括秦缘刚洗过还没干透的内裤。
袁闻语和曲越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表情都是一言难尽。
但眼下,还是没有秦缘的消息。
面对警察的询问,这非法入侵者非常不配合,答得牛头不对马嘴。若是问话语气稍加严厉,她还会忽然失控大叫。
用曲越的话说,“一看就脑子不正常”。
而因为她显而易见的不正常,便使得秦缘的下落不明更让人忧心了。
“也不一定是她吧……”袁闻语抱着秦卿,努力自我安慰,“房间里不是还有另一个人么,也许是和那个人有关系?可能他是秦缘的朋友,他们现在一起在外面吃饭什么的?”
“但现在都大半夜了,”周言苦着脸,“就算和朋友出去玩儿也该回来了吧。”
秦卿偷偷回身看了一眼曲越,却见对方冷静脸若有所思。
他应该看出来了,那个中途离开的人就是秦缘本人。能让他知道秦缘未受拘禁,来去自由,秦卿顿时清白了很多。但这也意味着,他还不回来的理由只剩下了一个。
一屋子人都心焦不已。
警察表示现在留在这儿也做不了什么。他们已经上报,马上就会大范围调看四周监控信息,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秦缘的下落。大家现在假如方便,最好跟着一起回去做个笔录。
袁闻语和周言都马上答应,但曲越却表示并不方便。
他给的理由乍一听也算合情理。明天还有工作,现在很忙也很累,自己又提供不了要害信息,所以希望能尽快回去休息,之后如有需要会尽力协助警方。
但袁闻语听完,不干了。
“他是最后一个看到秦缘的人,”他当场指认,“秦缘的手机,衣物,甚至是猫,都在他那儿。而且说话颠三倒四,我认为他也有重大嫌疑。”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秦卿扶额,而曲越本人甚至当场翻了一个白眼。
“有问题找我的助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按在桌上,“他会替你们联系我的律师。”
他说完,也不再同其他人打招呼,便转身离开了。
.
其实看袁闻语的样子还挺想追出去的。但他方才的证言很有价值,两位警察强烈希望他能回去笔录。于是无奈之下,他只能老老实实跟去警察局。
而秦卿则被留在了酒店房间里。
袁闻语倒是想带他走,但秦卿不愿意,从他怀里跳走以后躲在角落不肯出来。
究竟也不是他的猫,这里到底还是秦缘的住处。于是犹豫过后,袁闻语蹲在秦卿藏身的角落前小声对他说道:“对不起啊,说好的带你找爸爸,没想到这次雷达失灵了。你先乖乖待一晚上,明天我会再来找你的。”
秦卿在心中暗下决心。等秦缘顺利归来,自己若是再变作他的模样,见到了袁闻语一定要和他解释清楚。
他和秦缘,明明自己才比较像是爸爸。
.
确认一行人已经离开后,秦卿马上化作了人形。
秦缘下落不明,他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在酒店里等着呢。只是曲越的法术依旧在他身上留有痕迹,虽然这次顺利收起了尾巴,但耳朵却还是大喇喇立在头顶上。无奈之下,秦卿只得在出门时又戴上了袁闻语送的那顶帽子。
酒店大堂里比想象中热闹许多。
也不知是哪个环节走漏了风声,距离他们报警才过去几个小时,已经有各路人马赶了过来,想要探听第一手消息。
眼见有一个相貌出众的少年在这时间点忽然出现在大堂里,引起了不少触觉敏锐的人的注重。但把这张漂亮脸蛋在脑中一一过滤后发现圈中查无此人,大家便很快将其忽略了。
因为被忽然注目吓得一个激灵的秦卿见众人对他失了爱好,赶紧低头压紧了帽檐,快步跑了出去。
.
走到了街上才发现这样的找寻实在是漫无目的。
虽然嗅觉比人类灵敏许多倍,但要闹市中辨别出秦卿的气味对他还是太勉强了。就算想使用法术追踪,也总要有个气息强烈的起始点。亦或者距离秦缘现在的方位更近一些也行。两项都不占,作为一只长期不思进取修为浅薄的懒妖,就完全没辙了。
他在四周转了一圈,仔细回忆这两天秦缘曾经和他说过的话。
昨天晚上,秦缘似乎是提到过,觉得四周一条小巷子里有一家看似其貌不扬的小吃店里卖的锅贴特殊美味。当时秦卿似乎有随口说过一句,那我也想吃。
秦缘晚上已经叫了外卖,还特地出门,莫不是专程赶在小吃店打烊前替他买锅贴去了?以他一贯的作风,这可能性实在不低。
只是这小巷子究竟在哪个方位,距离这儿又有多少距离,秦缘却是半句也没提。
这时间点,马路上偶然还有车经过,但路边行人已是十分稀少,想要打听也找不到对象。秦卿无奈之下只能凭着直觉胡乱跑,就这么走了一个多小时,忽然被一只从草丛中窜出的大狗吓了一跳。
连连退了几步以后,秦卿惊魂未定,却见那罪魁祸首的大狗子也是吓得不轻,缩着脖子呜呜直叫。
秦卿皱着眉头盯着它看了一会:“……烤肉饼?”
那狗看起来慌得不行,缩头缩脑往后退。但与此同时,从他的位置竟然传来了人声。
“是你?”
这语气虽然同那狗子畏畏缩缩的模样全然不搭,但眼下唯一可能同他说话的,只有眼前这一个活物了。
而且这声音,听着还有点耳熟。
秦卿略一思考,大惊:“曲越你是条狗!”
那狗子还在哆嗦,但回答他的声音倒是完全不虚:“你才是条狗。”
“我怎么会是狗,”秦卿跺脚,“你欺侮我!”
曲越的声音啧了一下,接着说道:“你站在原地别动。”
.
十分钟后,曲越本人出现在了秦卿面前。
“Adolph忽然闻到了秦缘的味道,结果却扑到一个生疏人,我还以为那个***狂有共犯呢。”
“什么豆腐?”秦卿皱着眉看着那狗子,“它叫豆腐?还不如烤肉饼呢。”
“……”曲越一阵无语,接着无视了他的发言,继续说道,“后来一想,会管它叫烤肉饼还戴着这顶帽子的也就只有你了。”
“你刚才是从他的视角看到我的?”秦卿问。
曲越点了点头:“Adolph是一只特殊聪明的狗,它……”
秦卿大声打断了他:“昨天晚上你也是故意来***的吧!”
“就是这样我才能确认秦缘还没遭你毒手,”曲越说,“因为你身上秦缘的气味非常新鲜。要不然,我哪有耐心等到第二天再和你纠缠。”
秦卿根本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尴尬。袁闻语不知内情,但曲越现在可是知道他身份的。被他闻声了自己竟然问别人一只狗子和自己究竟谁更可爱,想想就羞愤欲死。
“现在知道了你虽然不安好心,但好歹还没想要害命,”曲越瞥了他一眼,“Adolph闻到他去过前面那条小巷子,我们一起找吧。”
秦卿闻言马上激动了起来,也顾不上反驳曲越对他的无故指责了:“快带我去!”
.
到了小巷,果然有一间看起来略显破旧的小吃店。
凌晨时间这小店自然不会开着。
秦卿仔细搜寻,很快就找到了一丝秦缘的气息。他沿着那气息小心翼翼走了几步,曲越忽然开口说道:“他应该去了另一边,我们过来的方向。Adolph就是循着他的味道才撞上你的。”
秦卿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我觉得他在这一边。”
曲越跟着他走了过来,接着拍了拍那狗子的脑袋,俯下身说道:“Adolph,是这里么?”
狗子一路和秦卿同行都表现得非常警惕小心,如今得了主人指令,连嗅东西都感觉格外小心翼翼。
它绕着四周转了一圈后,跑到了另一个方向,然后转头对着曲越叫了一声。
“你看,”曲越说,“它说在那边。”
“我说在这边。”秦卿说完,不管他们,继续循着气息往前走去。
“你不会又想耍什么花样吧?”曲越皱眉。
“不信拉倒,”秦卿头也不回,“我们分开找呗!”
.
他沿着小巷一路往前跑,秦缘的气息若隐若现,最后一直通到了另一条大道上。
这儿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人流量相对巨大,干扰项过多,秦卿一时间又迷糊了。
正蹲在路边发愁,忽然发现十分安静的大街上传来了清浅的脚步声。秦卿下意识回过头一看,停住了。
来人双手插着口袋,脚步迟缓,边走边四下张望,看起来像在散步又像在打探。虽然灯光昏暗距离遥远,但秦卿的视力要远比正常人类好上许多,所以依旧能认清他的面容。
于是秦卿马上就能确认,这个人十有**也是在和他寻找同一个人。
去过了警局的袁闻语并没有回去休息,他果然对秦缘放心不下。
而注重到秦卿的目光后,他马上看了过来,紧接着十分明显的愣了一下。

推荐理由

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秦卿袁闻语)小说第27章完整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那个猫薄荷味的变态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