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贵妃起来上课(苏棠宋珩)第16章全文在线阅读
贵妃起来上课(苏棠宋珩)第16章全文在线阅读

贵妃起来上课(苏棠宋珩)第16章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1-24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贵妃起来上课讲述的是苏棠宋珩爱情故事,贵妃起来上课(苏棠宋珩)第17章全文在线阅读: 她刚刚去沐浴的时候找宫里司寝的嬷嬷给她复习功课了,先是那样,然后那样,最后又那样。

贵妃起来上课小说介绍

苏棠若有所思地点头,初步把它定为侍寝三步法。
苏棠心里给自己打着气,为了可以见哥哥爷爷,再难受她都不在乎了。
宋珩听后轻轻拍了拍手,李德全呈着两个瓷碗走了进来。
瓷碗里的******乎乎的,苏棠看到轻疑一声:“这是……”

贵妃起来上课(苏棠宋珩)第16章全文在线阅读

入夜,养元殿的的烛火被撤去了一半,空气里有令人舒心的熏香味道,李德全面带一丝神秘的微笑,轻轻拉上帘子。
苏棠头上钗环退去,穿一身浅粉滚桃红边儿的中衣,垂着头,安静坐在龙床上。
宋珩掀开纱幔走进来,看了她一眼,坐到床上。
不安纠缠在一起的手指泄露了苏棠的***张,宋珩平静地问:“知道怎么伺候吗?”
苏棠点点头。
她刚刚去沐浴的时候找宫里司寝的嬷嬷给她复习功课了,先是那样,然后那样,最后又那样。
苏棠若有所思地点头,初步把它定为侍寝三步法。
苏棠心里给自己打着气,为了可以见哥哥爷爷,再难受她都不在乎了。
宋珩听后轻轻拍了拍手,李德全呈着两个瓷碗走了进来。
瓷碗里的******乎乎的,苏棠看到轻疑一声:“这是……”
宋珩端起瓷碗,用勺子搅了搅:“朕***前喜欢喝碗安神汤,你也陪朕喝一碗吧。”
“哦。”苏棠捧过摆在她那边的瓷碗,往自己碗里看了看,先是尝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没什么药味,然后连勺子都没用,咕嘟咕嘟把一整碗都喝了下去。
苏棠喝完汤,把碗放回去,用袖子擦了擦嘴角。
宋珩看她喝完汤,自己也用勺子舀着喝了半碗。
李德全端着碗下去了,又恢复了只有苏棠和宋珩两个人的状态,苏棠觉得宋珩的安神汤真是个好东西,她现在心情都平缓了不少,浑身暖融融的愉快不已,没有刚才那么***张了,苏棠吸了一口气,回忆着嬷嬷说过的话,一点一点挪到宋珩身边。
苏棠乖巧跪坐到宋珩面前,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宋珩一眼,然后发现宋珩也在看她,赶***低下头,颤巍巍伸出两只小手,搭在宋珩寝衣的第一颗衣扣上。
两人靠得很近,苏棠闻到宋珩身上男子特有的清冽气息,耳朵尖泛起了淡淡的红色,开始一颗一颗解他衣扣。
苏棠害羞也害怕,成婚那夜的记忆虽被时间冲淡了不少,但是太过不愉快的记忆总会在你心里留下那么一道印子,苏棠的衣扣解得很慢,半天才接到第三颗。
宋珩看着苏棠认真解他衣扣的小脸。
苏家的儿女各个标志,苏棠的两个哥哥是京城里有名的美男子,朝中不少的大臣向他请旨想把自家女儿指给苏棠的兄长,宋珩看着苏棠,想这家伙要是没被父皇那一旨圣旨指给他,去苏府提***的人怕也是踏破了门槛。
似乎是已经看到了当年提***的人络绎不绝去苏府的样子,宋珩心里微微有些不***。
苏棠浅浅的呼吸打在他胸前,宋珩忽然挑起她的下巴,眸底一沉。
她的侍寝三步法才进行到第一步就被打断,苏棠不解地抬头,接着男人便覆了过来。
“唔。”苏棠被推倒在床上,身上有一双游走的大手,苏棠条件反射地想要把那双手拿开,她浑身微微颤栗,侍寝三步法现在在她脑子里全都变成了一团浆糊。
苏棠的手在碰到宋珩袖口的时候忽然顿了下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手指一蜷,最后抓住身下床单,任由人在她身上作祟。
苏棠不敢去看身上的人,******闭上眼睛。
嬷嬷最后说了,虽说侍寝的是她,但是这种事情,到最后,娘娘也只需消受就好。
苏棠闭着眼睛等待,不知道过了多久,意外地,宋珩仿佛并没有进行下一步。
苏棠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开始泛起丝丝凉意,苏棠大着胆子扯了点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然后眼睛静静眯开一条缝。
正对上宋珩铁青的脸。
苏棠吓得往后一缩。
她又,她又做错什么吗?
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
宋珩连衣服都没让她给他脱完!
从成婚之后,宋珩见到她时很少有什么友善的表情,所以苏棠见过很多次宋珩的冷脸,但是这一次,苏棠被冷得仿佛下一秒宋珩就会下令把她拖下去斩了的错觉。
苏棠怕极了,结巴着:“皇,皇……”
她坐起身来,穿着件带子都已经被解开一根的粉色小衣,努力回忆着侍寝三步法想要往宋珩身上凑。
宋珩一手推住凑过来的苏棠肩膀,一手把她寝衣套到她头上:“穿好!”
苏棠懵着穿上寝衣,宋珩又看了她一眼,确保没什么露在外面了,然后冷声道:“李德全。”
**
太医院的太医们,夜半拎着小药箱,匆匆赶往养元殿。
苏棠被李德全带到外面一个小角落坐着,瑟瑟发抖。
李德全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苏棠苦着脸问道:“李公公,这到底是怎么了?”
李德全叹了一口气:“娘娘,这应该是奴才问您的才对。”
侍寝侍到皇上连太医都叫来了,苏贵妃还精神矍铄活蹦乱跳,李德全虽然不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但是还是想歪了。
李德全向苏棠传达了皇上让她待在这里不准乱跑的命令,然后进了内间。
****
龙床上,宋珩伸出一只手,太医给他把脉。
太医在宋珩手腕上***了一番,面上表情古怪起来,最后跪在地上:“皇上……这……”
宋珩面色如死水,一个男人发生了这种事,虽然内心已经惨痛到想要杀人,但是身为一个帝王,他还是暂时保持住了镇静:“说。”
关系到皇上最***的面子问题,太医战战兢兢道:“皇上素来体健,如今忽在***上力不从心,依脉象看来,应是服食了药物之故,且皇上脉虽滑,但根基稳健,想必此药药力并不甚强,还未伤及根本。”
宋珩轻轻松了一口气,忽又眉头一皱:“药物?”
太医点头:“敢问皇上,在和贵妃娘娘……就寝前,是否服食某种药物,或者食物?”
听到这里,李德全十分有眼力见地去端了两个瓷碗来。
一碗已经见了底,一碗还剩了一半***乎乎的汤药。
为了不让苏贵妃起疑,皇上还特意备了两碗安神汤,一碗是给他自己的,素日喝的安神汤,一碗是给苏贵妃的,伪装成安神汤的避子汤。
李德全感叹皇上对苏贵妃其实甚是柔情,还特意问了太医,备的是行房前的避子汤,不会太伤身子。
太医跪直身子,往李德全手里的瓷碗看了一眼。
李德全把那碗还剩一半的汤药端给太医:“劳烦太医给看一看,是不是皇上喝的这碗安神汤里出了问题。”
宋珩眼神一冷。
是谁想要害朕。
太医跪直身子,结果李德全呈上来的瓷碗,用银针试了显示无毒,然后又用指腹轻轻蘸了一点,放入嘴里。
太医品着汤药,眼睛转了转,忽然一下子拜倒在地:“皇上,这,这这……”
宋珩心里一急:“到底如何?”
太医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宋珩:“您***前服用的,应不是安神药,而是……而是一碗女子所服的避子汤。”
“此药药***阴凉,与男子纯阳之体相悖,所以,嗯,皇上才会忽然,力不从心。”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只有灯花毕啵的响,太医额际的汗不停流,李德全下巴快掉到地上。
宋珩:“………………”
从来恪谨有礼的男人头一回在心里爆了一句***。
假如说还有什么值得庆幸的话,那就是宋珩不想伤苏棠身子,那碗避子汤药***算是温顺,再加上他只服了半碗,不算太多。
太医开了一堆药方,最后言辞恳切地嘱托皇上万万保重龙体,近些日子,能不召幸宫嫔,就不召幸吧。
女子的生理周期是一月更替,这个药的药***大概也会在皇上体内留一个月,等一个月过去了,身体还是能恢复如初的。
宋珩坐在床上,嗯了一声。
胡子花白的太医终于可以提着小药箱回去抓方子了。一出室内风一吹,才发现背上已经被岑岑冷汗打湿。
夜里很冷,苏棠抱着胳膊,眼皮开始打架。
苏棠待在外殿,看到太医已经出去了,想宋珩的病肯定也看得差不多了。
苏棠又等了一阵,李德全才一瘸一拐地出来,背了宋珩大手一挥赏了他一届老奴明日二十大板的帐,说皇上叫娘娘***。
“请问公公,皇上,到底有无大碍啊?”苏棠***张地先问李德全。
李德全扯着嘴角:“皇上,暂时没有大碍吧。”只是误服了原本给您预备的汤药,暂时不行了而已。
苏棠听到没有大碍后舒了一口气,攥着小拳头,走到内间门口。
守门的小太监看到她来,给她拉开了帘子。
苏棠蹑手蹑脚地走***,看到宋珩还没***,表情虽然还是很臭,但也没有最开始的那种苏棠以为他要杀人的阴冷了。
“臣,臣妾给皇上请安。”苏棠心里的怕减轻了不少,恭恭敬敬地行礼。
宋珩冷冷看了她一眼,没理她。
苏棠鼓了鼓腮。
苏棠站了半天,宋珩寝殿的温度太过暖和,她困意越来越重了。
苏棠看宋珩正低着头想什么,没看她,于是张嘴打了个哈欠。
于是等宋珩一抬头,就看到苏棠站在那里,张大了嘴,打着舒服的哈欠,犯困。
宋珩忍住想要上去掐死这个女人的冲动。
是啊,喝了他一整碗的安神汤,能不犯困吗?

贵妃起来上课第17章完整免费阅读

苏棠收到了宋珩的警告,让她封***嘴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个字都不准说出去。
苏棠领了命,在养元殿里磨磨蹭蹭,似乎还没有要离去的样子。
宋珩眉头一皱:“还有何事?”
苏棠嗫嚅着:“皇上,那臣妾的兄长和爷爷……”
宋珩大手一挥:“改日他们进宫觐见,朕会叫上你的。”
苏棠想着上次大哥来时见是见上了但是没说上一句话的事,又问道:“那臣妾可不可以……”
宋珩:“会给你时间跟他们说话的。”
随着宋珩话落,苏棠脸上的笑脸忽地漾开,她惊喜地冲宋珩福了福身子:“臣妾多谢皇上!”
然后欢天喜地地跑走了,连背影都透着欢欣雀跃。
宋珩叹了口气。
**
身为皇帝,宋珩的一举一动总是有无数的人盯着,于是皇上下午召苏贵妃去下棋,晚上又翻了苏贵妃牌子的事,第二天基本上宫里人人都知道了。
然后苏棠在宫人们的眼里,彻底咸鱼翻身了,由不受宠的苏贵妃,变成了宫里炙手可热的苏贵妃。皇上都那么久没翻牌子了,头一个召幸的就是她,此等殊荣实在是令人眼红。
就连苏棠的淑棋宫都比往日热闹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嫔妃都不请自来地坐一坐,言语间向都有向苏贵妃投诚靠拢之意。
宫里的后位争夺战中,董贵妃看似中最有潜力,却终究缺了点儿美貌和皇上的宠爱,柔妃也是竞争后位的有力人选,虽然美貌动人并且颇受宠爱,但家庭背景一般,并且总觉得缺了那么点儿母仪天下的稳重贵气。
于是以前后宫的嫔妃们一般都在董贵妃和柔妃二人之间站队,直到现在素来默默无闻的苏贵妃忽然一朝得宠异军突起,大家才发现以前站队是怎么把她给忘了。
这位苏贵妃,家世不必说,后宫里没有能比的上她的,美貌嘛,虽不同柔妃的***妩媚,但确是别有一番清秀可人,并且现在最重要的,是她有了皇上的宠爱。
如今这三样条件加在一起,后位岂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这些流言自然也传到了宋珩耳朵里,宋珩听李德全说完了话,捏着笔杆若有所思。
太后自然也听到这些风言风语了,***自往养元殿跑了一趟,提醒宋珩已经许久不去董贵妃那里了,董贵妃品貌端庄,又是他的***表妹,自然应该与别的嫔妃不同些。
宋珩看外面天光正好,想着自己是有些日子没见这位表妹了,于是传李德全带话,邀董贵妃在御花园醉新亭一聚。
醉新亭建在御花园假山***上,地势颇高,前临御花园树木,后对一片澄碧的小湖,视野开阔,是才子佳人附庸风雅谈情说爱之良地。
董贵妃一边情意绵绵地看着宋珩,一边从宫女手里接过一碟小点心:“这是臣妾***手做的桃花酥,请皇上尝尝。”
宋珩拿起一块酥尝了一口,点头道:“清甜可口,你手艺精进了。”
“多谢皇上。”董贵妃喜不自胜,娇羞笑道。
宋珩将那块只吃了一口的桃花酥放回碟子里,撑着头看凉亭外面风景。
他觉得有些无聊。
不是董贵妃不貌美,也不知这桃花酥不好吃,只是宋珩总觉得,跟董贵妃这样的女人待在一起,累得慌。
因为她总是对你太恭敬有礼了,言行举止仿佛都是用大家闺秀的尺子量出来的一般,找不到一丝一毫差错,宋珩甚至从来都在她脸上看不到她有何喜怒,贤良到有些不真实。
所以宋珩当年在新进宫的嫔妃中会宠柔妃,因为宫里的女人中,柔妃虽说对他也恭谨,但是时不时会使些小***子,向他撒个娇卖个乖,宋珩反倒觉得轻松不少。
至于宫里最近风头正盛的“新宠”苏棠,宋珩想到她,脸***了。
回回都能把他给气死,然后还可怜巴巴地让你找不到可以惩治她的理由,以前竟没发现这女人还有这种本事。
董贵妃察觉到宋珩在走神,他就坐在她面前,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董贵妃只看到宋珩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柔和,最后,嘴角竟然还浮上一抹清浅的笑意。
宋珩是个俊逸的帝王,湖光山色中这一抹浅笑,当真是让人挪不开眼。
可惜这笑脸不是给她的,董贵妃暗自咬唇,重新又带上笑意:“皇上。”
“嗯?”宋珩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想着苏棠那女人,他暗暗唾弃了自己一把,然后略微歉意地看了眼董贵妃。
董贵妃只笑道:“皇上今晚去臣妾宫中用晚膳可好?”
宋珩点点头:“也好。”
李德全听着两人的对话,忽地上前来插了个嘴:“皇上养元殿还有些今日的折子,敢问皇上是晚上回去批,还是明日批呢?”
宋珩额头划过几条***线。
感情李德全这是在拐着弯儿提醒他,他这个月那个不行,不能宿在董贵妃宫里。
董贵妃当真贤德,宋珩还没开口,她便道:“臣妾怎敢耽误皇上政事,只求能陪皇上用完晚膳便心满足足了。”
宋珩:“爱妃贤良。”
两人略坐了一阵,宋珩便陪着董贵妃去她宫里用晚膳了。
董贵妃要去小厨房***自盯着人备菜,宋珩坐在屋里喝茶。
桌上摆了几碟精致的小点心,都是董贵妃***手做的。
宋珩兴致缺缺。
李德全又十分适时地上来提醒一句:“皇上,今儿可请千万为龙体着想啊。”已经在苏贵妃面前丢过一次人了,得亏苏贵妃相关知识不够丰富,要是换成经验老道的董贵妃,那不得一边说没关系,一边情意绵绵地喊皇上加油皇上最棒。
李德全很头***,万一皇上为了不丢面子,真的依照董贵妃的鼓励加起油来,结果体内血脉逆行,阳元耗尽,从此xx爆裂一蹶不振怎么办?这可是关系国本的大事,李德全觉得自己身为一名忠仆,太有再提醒一遍的必要了。
宋珩斜了他一眼。
李德全只好闭上嘴。
宋珩于是又想起苏棠,他磨磨后槽牙,看了一眼桌上董贵妃***手做的代表浓浓情意的小点心,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对李德全吩咐:“去淑棋宫,告诉苏贵妃,让她***自去给朕做两碟点心,两日之内送到养元殿,朕要吃。”
李德全:“……”
李德全领了口谕,走出仁康宫的大门,然后回头看了眼仁康宫的牌匾,叹了口气,接着就往苏棠的淑棋宫走了。
李德全想着仁康宫的宋珩。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身在曹营,心在汉。
**
苏棠收到李德全传来的口谕时正在用晚膳。
李德全笑眯眯:“皇上既然想吃娘娘***手做的点心,娘娘得好好表现才是。”
苏棠试着商量道:“李公公,是不是御膳房做点心的厨子,不中用了?”
“我宫里有个厨子做点心很拿手,要不,我把他献给皇上行吗?”
李德全笑得神神秘秘:“宫里的厨子都好着呢,只是皇上要娘娘***手做点心,娘娘您便做吧,两碟,记得两日之内送到养元殿去,勿要误了时辰。”
李德全说完便走了。
苏棠看着桌上用了一半的晚膳,顿时没胃口了。
在那边天天放学各科老师布置一堆家庭作业就算了,现在在宫里,宋珩还给她搞个作业让她做。
宋珩这又是发的什么疯。
真是令人头***。
**
两日后的最后期限,苏棠捧着一叠小点心,福根捧着一叠点心,主仆二人来到养元殿。
宋珩在里面看书,苏棠把点心交给李德全:“李公公,东西我放这里了,你待会儿拿给皇上,我先走了。”
苏棠正转身预备走,里面就传来宋珩的声音:“***自呈进来。”
苏棠轻轻把点心放在宋珩身旁的小矮几上。
宋珩放下手中书本,看了一眼。
绿豆糕,山药糕。
卖相倒是还凑合,可是跟董贵妃宫里的桃花酥蟹粉酥枣泥杏花糕等精致复杂的点心比起来,这两样民间妇女都人人会做的点心,也太敷衍了些。
宋珩挑了挑眉:“朕让你做点心,你就做这些来打发朕?”
苏棠还是被骂了,她又委屈又生气,她哪做过点心,就这两碟都差点要了她的小命,失败了那么多回,好不轻易做出来的能看了,端过来宋珩还没吃,嘴里就开始嫌弃了。
苏棠低声道:“皇上若嫌弃,臣妾端走就是了。”
她回去自己吃,这两碟点心她做好后自己尝过,味道很不错的。
宋珩哼了一声,指指自己对面的位置:“坐着。”
苏棠只能坐下,她很安静,一直默默不语。
宋珩又看起书来。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宋珩却还是发现,当对面坐的人是苏棠时,他的心很轻易就放松下来,不是面对董贵妃时的无聊,而是另一种,不可言喻的舒坦。
宋珩觉得以后大不了都让苏棠来陪他看书好了,反正他是皇帝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宋珩心里这样想着,看了一阵书,想吃块点心。
桌上苏棠的山药糕颜色雪白,看起来倒是清***。
不知怎么,宋珩忽地想到那一晚,这山药糕的主人浑身肌肤似乎更要白上一份,浑身的雪腻,较之相貌的清秀单纯,身上……却是妩媚至极。
若不是那晚喝错了的汤药,宋珩也不能保证自己接下来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他忽然有些口干舌燥,没有去吃那块山药糕,而是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
苏棠看到宋珩的手都伸到她的山药糕上又缩回去了,以为是他嫌弃,静静瘪了瘪嘴。
李德全这时忽然走了进来,脸上表情凝重,他看了苏棠一眼,然后又附在宋珩耳边,说了两句。
宋珩忽然摔了手上茶盏,怒道:“私通?!”
碎瓷片迸裂,苏棠吓得连忙跑到地上跪着。
私通?苏棠听到宋珩的怒斥,忽然想到上回在冷宫里看到的那一幕,顿时软了身子。
李德全也吓得不轻:“回皇上,现在人赃俱获,后宫各位娘娘已经在等着了,请皇上过去看一看吧。”
宋珩一拂袖,站起身来。
他回身看了一眼苏棠:“你也随朕过去。”
苏棠挣扎着爬起来,跟在宋珩身后走着,心跳如擂鼓。
要是被宋珩发现她其实早就知道沈才人和侍卫私通的事,她会不会也小命不保?
怎么办。
苏棠急得直揉手绢,低着头看路,没有看前面的宋珩。
于是宋珩就看到岔路口,苏棠往另一个方向走。
李德全赶***把苏棠拉回来:“娘娘,你走错地方了,不是这里。”
苏棠“啊”了一声,抬头:“那个私通的沈才人,不是住在冷宫吗?”
………………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苏棠度秒如年,觉得自己随时处在死亡边缘。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闻声宋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私通的还有……沈才人?”

推荐理由

《贵妃起来上课》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小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贵妃起来上课(苏棠宋珩)第17章全文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