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顾深儿君如珩)第88章免费在线阅读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顾深儿君如珩)第88章免费在线阅读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顾深儿君如珩)第88章免费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8-11-2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最近看了《腹黑厨娘撩夫有道》,出乎意料的好看,很适合喜欢看穿越种田文的读者。已全本,不用追更。穿越种田文腹黑厨娘撩夫有道在线阅读出色内容,君如珩却未应声,低头看着她,二人近在咫尺,她眼中的慌乱清楚可见。他轻叹,从她身上挪开。分明她比自己还紧张,为何不愿服从内心的声音。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小说简介

君如珩却未应声,低头看着她,二人近在咫尺,她眼中的慌乱清楚可见。他轻叹,从她身上挪开。分明她比自己还紧张,为何不愿服从内心的声音。
他黑眸闪亮,目光灼灼。顾深儿下意识闪躲开,从床底出来,朝他伸出手,拉着他起来:“你是伤患,你先睡,我守夜,等天一亮,我就去找张大夫借马车,咱们回去。”最起码在镇上,还没有人敢对他怎么样。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顾深儿君如珩)第88章免费在线阅读

第88章 忽然出现
温尔雅直让她放心,说些客套话。顾深儿无心与她多谈,转身便走。
回到家,柳氏快步走上来,按着她的肩膀,满目关切:“你、你真的要出去找药,去漠北?那、那是什么地儿啊。”她对漠北的认知,便是遥远且危险,“你哥哥已经这样了,若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让娘可怎么活。你能不能不去漠北?”
话语间,声音哽咽,脸上划过两行清泪。
顾深儿握着她的手,明显感觉得到她的不安,眼前这人,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顿时满是心疼,拍着她的手宽慰:“娘,我和张择良一起去,他武功高,有他保护我,肯定不不会有事。”
顿了顿,“娘,假如不去找到这草药,我哥的身体就没有办法治好。我一想到我哥是因我变成这样,我心里就很是不安,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去试一试。家里什么事情都有采莲,您别太担心。”
柳氏虽知道她去了会碰到危险,但不去,顾青山的身体就好不了,且她去意已决,只能答应:“我在家里,什么都好说,你在外面才要万事多小心,宁愿吃亏,也不要想着占便宜,且不可得罪人。知道吗?”
柳氏叮嘱几句,忽而将顾深儿拉到房间里,压低声音:“深儿,你和张公子两人出去,万事都要提防,娘相信他是好人,但他也是男人,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懂。记住娘的话。”
顾深儿嘴角微抽,她娘神神秘秘的将她拉回屋,就为了说这个?顿觉好笑:“娘,你放心吧,张择良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但他不是会趁人之危的人。”
柳氏嘴上虽没什么,但看向她的眼神,却满是不放心。
君府。
温尔雅打发走顾深儿,回到君如珩的房间,但见他靠在床头,手握书卷,微微握紧手绢,走上前头:“珩哥哥,你看了这么久的书累不累啊,雅儿给你削个苹果吃。”说罢,到桌边拿起苹果与水果刀,低头慢慢削着。
“这点小事交给下人去做,你仔细着手,”君如珩从书中缓缓抬起头,漫不经心询问,“适才什么事叫你出去,家里的人?”
适才小厮刚到门口汇报,便让取会水果回来的温尔雅撞见。她得知是顾深儿来找后,吩咐下人将水果端进去,称有事出去一趟。
眼下被问到了,温尔雅从善如流:“是家里有点事,让我今天早点回去。”自然的转移话题,“珩哥哥看的什么有趣的书,可都看了一小天了。”
君如珩合上书,曲起手指在书上缓慢敲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论语。”放缓语调,“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我学做生意,学到的第一句话便是讲究诚信,想必做人亦如此。你觉得呢?”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一个人若不老实,还能做什么。温尔雅握刀的手一抖,锋利的刀刃擦过细嫩的手指,立马就是个血口子。她倒吸口凉气,回过神,边擦手边应着:“古人说的是,做人不能没有诚信。”
这话说的可是心虚,低头只看着自己的手。
君如珩似欣慰一笑,眸中却若隐着寒光:“雅儿真聪明。既然家中有事,你就先回去吧,让下人处理下伤口再走。”
温尔雅羞惭难当,低着头绞手绢,神色难堪,脸蛋通红,细密的贝齿咬着下唇。少顷,深吸口气,豁出去的样子:“珩哥哥,我、我刚刚不是我家人来找我的,是是顾姑娘,她说来找你道别。”身上的力气跟着这话,一同被抽了出去。
君如珩面不改色,好似早便知道似的。目光落在她脸上,一眼看穿她的心思:“雅儿,我原以为你和我娘他们是不一样的,”语气复杂,惊奇、失望、迷惑、无奈,化作声叹息,“这里是君府,发生什么我比你清楚,你又是何必。”
温尔雅蓦然抬头,剪水秋瞳闪着晶莹泪光,怔怔看向他,眸中寸寸慌乱:“珩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只是”她只是不想让他和顾深儿接触下去,她错了吗?
她秋瞳含泪,梨花带雨,君如珩速来温润有礼,极为照顾他人感受,眼下却看的微微皱眉,竟有些心烦:“你先回去吧,母亲那边我和她说,我身体好了,你不必每日都来照顾,多陪陪伯父伯母,日后嫁了人,机会就不多了。”
温尔雅愣怔地看着他,惊慌、无措、紧张、无力,一瞬间心情复杂。良久,收回视线,任清泪打湿胭脂,微垂眼睑,转身走出去。
翌日上午。
柳氏送二人到村头,将预备好的干粮交给顾深儿,满面愁容:“找不到就回来,娘不怪你,你的安全最重要。路上千万要小心,记住娘和你说的话。”话到最后,看了张择良一眼。
顾深儿接过干粮,手中的食物似有千斤重:“娘,我一定会找打药,带回来为我疗伤的,您放心,张公子可以保护我的。”
张择良略微收起放荡不羁的模样,稍微端正态度:“柳姨您就安心在家等着吧,本少出马,马到成功。”
这毫不谦虚的样儿,让人难以放心的下。柳氏略微叹息,掏出鼓鼓囊囊的荷包,交到顾深儿手上:“穷家富路,出门别亏待自己。”
顾深儿心底擦过一股暖流,将荷包连同着她的担忧一同收下。
柳氏眼含担忧地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满心担忧的转身回家。
顾深儿走到城门口,倏然停下脚步,朝来时的街道看去,颇为感慨:“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得多看两眼。”
张择良颇为不屑的瞥她一眼:“看什么看,再看君如珩也没来,走了走了,本少要赶路呢。”
一语戳中。顾深儿心虚的让他闭嘴,仔细环视四周,也未寻到那抹白影,眸光一暗。若无其事的摆摆手:“走吧走吧,你急个什么劲儿。”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顾深儿君如珩)第89章免费在线阅读

第89章 我随你一起
阔步走出城门,一抹刺眼的白闯进视线,顾深儿微怔。
君如珩静立在马车前,一袭白衣,手执折扇,面含浅笑的看着她,微微点头:“听说你要出远门,我陪你去。”
直截了当,语气自然,像是约好了似的。
顾深儿从愣怔中回过神来:“我们这趟都不知道要去多久,君公子可别刚出城,就被家人抓回去。”见他好端端的站着,想必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也就放松下来。
张择良想起前几日君家人在城门口等他的画面,笑的放肆:“君家家大业大的,得有人继续,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顿了顿,抬起胳膊搭在顾深儿肩上,“这护花使者还是我来,您勒,别往里掺和了。”
明晃晃的笑脸无比欠揍。顾深儿拎起他的胳膊甩下去,嫌弃的擦了擦肩膀。
君如珩眯眼一笑:“家业就不劳你操心了。深儿,我们走,跟着我有上等客房住,有肉吃。”瞥向张择良一眼,仿佛在问,跟着这穷酸大夫能有什么。
张择良放肆的笑脸一僵:“你个暴发户”
“少爷,少爷”远处跑来一小厮,紧急召唤着,打断张择良的反驳。他不满的看向小厮,想着谁家的下人这么不懂规矩。一见来人,一挑眉:“你来找我干嘛,本少要出趟远门,照顾好老头子。”
小厮苦着脸:“少爷啊,老爷昨儿夜里病倒了,这会儿卧床不起,奴才要请郎中,老爷还嫌丢人,怎么都不让奴才是实在没辙了,才来找您的,您快跟奴才回去看看老爷吧。”
瞧那着急的样子,若不是顾忌着身份,都要上去拽人了。
“这老头子”也太不让人省心。张择良神色复杂,看了看小厮,又看了看顾深儿,魅眸里情绪暗涌。他深知,这次自己不跟去,顾、君二人会朝何方发展。
小厮见他还犹豫,一拍大腿:“少爷啊,老爷吃啥吐啥,您快跟奴才回去看看吧,我的小祖宗哟。”少爷的性子他是知道的,若这会儿随性起来,不回去看病可咋办。
顾深儿跟着着急,蠕动嘴唇,刚要奉劝,便见张择良随性一笑,挑眉看向君如珩,语气随意:“漠北不比镇里,可没人知道你君如珩。把人照顾好了,若有点闪失,本少大闹十里商行去。”虽随口一说,依他的性子,绝对做的出。
不等君如珩答应,从袖中掏出两个小瓷瓶,丢给顾深儿:“白的是百毒散,可解百毒,黑的是创伤止血药,管用着呢。这两个千金难买,仔细着用。”
顾深儿微怔,他还预备了这些?还未答谢,只见他潇洒转身,阔步离去。
张择良转身的一瞬,唇角笑脸尽失,魅眸波涛暗涌。
顾深儿望着他的背影,竟看出一丝落寞。从始至终,他都很想和自己一起去漠北,却在要走时被耽搁,想必心里也有落差。且预备了这两种药这人看上去吊儿郎当,实则重情重义。
马车驶出清水镇,朝北方驶去。
马车颠簸,蹄声哒哒。车内,寂静无声。
君如珩抬眼,见她手里攥着张择良留下的两瓶药,垂着眼睑,睫毛轻轻颤抖,若有所思。沉吟声,笑着打破宁静:“深深昨日去找我时,通报的小厮被温尔雅拦了,事后我才知道你来过。”
顾深儿回过神来,不在意的摆摆手:“本也没什大事,和你道个别罢了。”等等,他在和自己解释?抬眼看向他,对上他温润含笑的眸。
牢房。阴暗潮湿,空气中飘着一股子霉味,还夹杂些许令人作恶的***味。
几只蟑螂从地上爬过,倏然,大地震动两下,伴随着暴喝声,吓得蟑螂们迅速四散。
县令大人暴跳如雷,额上青筋暴起:“你们这些人都是摆设?竟还能把犯人看丢了,要你们有什么用?这漠北走私的犯人可是要押到京城的,现在好了,人没了,我看你们的命也保不住了!”
县令站在原本关押漠北人的牢房里,劈手指着前面几个低着脑袋的狱卒,气的直跺脚:“都还傻站着干什么,去找啊,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人给我找到,抓回来,否则我们都要掉脑袋!”
几个狱卒相视一眼,皆在彼此眼中看到惊恐,连忙称是,迅速下去执行。
暮色熹微,夕阳的余晖打在袅袅炊烟上,朦胧的好似一副山水画。
一辆马车闯入画中,给这山水画添上灵动的一笔。车内,顾深儿放下车窗帘子,幽幽叹口气:“好轻易从村儿里出来,以为能在城里住,没想到又到村儿里。”
伸个懒腰,靠在车上,在颠簸的车中坐大半日,不累是假。
她声音随意且带戏谑,眉眼间也无丝毫不满,君如珩也就未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学着她幽幽的语气:“在村儿里还好,这若是没有多余的房间,我们就得在车里过夜了。”转而一笑,“小空间轻易升温感情,我倒愿意在车里。”环视车内,睡一晚上还凑合。
顾深儿瞥他一眼,眼中点点狡黠:“君公子乐意,那您就住这儿,我去找个面善的大姐借宿一晚,就这么愉快的定了,拜拜了您那。”掀起门帘,趁车夫停车的功夫,跃了下去。
越是往北方行驶,顾深儿越是体会得到人民的淳朴与热情。下了马车,见路边恰好有一妇女出来倒泔水,走到跟前:“大嫂,出来倒泔水啊。”瞧着妇女两胸前的衣料皆湿了一小块,想必是在哺乳期,被奶水给晕湿的,这声大嫂叫的很有把握。
妇女回身见是个小姑娘,更没有预防,打量几眼,瞧着面生:“姑娘是?以前没在村儿里看见你啊。”
村子就这么大,哪家有哪几口人,个个都知道。妇女见顾深儿面生,不由多问几句。
君如珩下马车,但见顾深儿和大嫂聊的火热,时不时的朝自己这边指。末了,妇女大方一招手:“就在嫂子家住下吧,就是嫂子家里有小孩,半夜有点吵。要是不介意,就叫你哥过来。”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已全本小说推荐

腹黑厨娘撩夫有道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非常值得一看。更多出色内容请关注本站,阅读更多最新全本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