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然后是你(裴时桤莳音)第12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然后是你(裴时桤莳音)第12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然后是你(裴时桤莳音)第12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8-11-2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然后是你全本全文结局已出,小编提供然后是你(裴时桤莳音)第12章全本完整章节在线阅读:一中的体育课,是四五个班合在一起,然后再按照自选的体育项目分老师带队。 能选的体育项目全是球类运动。喜欢的朋友欢迎下载本app享受最优质的阅读体验!

裴时桤莳音小说内容介绍

“她真的太可怕了,直接就倒了半包盐进去,裴时桤把水咽下去的时候我一度以为她要挨打,结果竟然没啥事,反倒是我吓的半死。”
“哈哈哈哈我音这么刚的么,难怪昨天我去办公室问问题时,闻声物理老师在夸裴时桤,说他最近都按时完成作业了特殊认真——原来学习动力来源于莳音哦。”
“不过他们俩到底为什么闹成这样?小音一向以脾气好著称,裴时桤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让她化身飞天小女警,舍生取义恶招百出的?”
“唔,事实上我到今天了也没搞清楚。我本来以为是因为裴时桤用馒头砸了她,但后来似乎又说是什么在试卷上乱涂乱画,反正很混乱了。”
“哈?”

然后是你全章阅读之第12章 免费阅读

太阳到达黄经165度,今日的节气为白露。
天气循着惯例渐渐降下来,早晨草木上也开始有了露水,一颗颗圆滚滚的,映照着晨曦,仿佛人间也有了金色绚烂。
不过到了中午的时候,那些绚烂就已经被蒸发的无影无踪了。
从乒乓球室仿佛探监一般的窗口望出去,树木枝叶干燥清爽,同夏天时一模一样。
莳音看着在球桌上欢快蹦哒的黄色小球,有些烦恼地叹了口气。
——同夏天时一模一样,一个暑假过去,她还是没学会打乒乓球。
一中的体育课,是四五个班合在一起,然后再按照自选的体育项目分老师带队。
能选的体育项目全是球类运动。
比如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
比起喜欢在足球场上挥汗如雨的男生,大多数小姑娘们还是更愿意选择在阴凉的室内体育馆里打乒乓球。
并且体型健美的女乒乓球老师非常尊重学生们的自由精神,每节课象征性地站在一边指导两分钟,就让大家自行练习,自己则快乐地坐在瑜伽垫上看小说。
这是一中的特色。
德智体美劳,后三者可有可无,基本属于锦上添花的存在。
“反正高考又不考。”
——任何你觉得不合理的安排,只要校领导祭出这一标准答案,就能让你自动哑口无言。
作为被裴时桤当众diss过“身体不太好”的体育废材莳音,当然也没有任何悬念地连续三个学期都选择了乒乓球课。
只不过和其他熟能生巧,现在已经能拿个球拍玩两下的同班同学不同,这么久过去,她依旧对这颗黄色小球束手无策。
就在女生握住球拍开始自我怀疑,思考自己是不是真如裴时桤说的那样弱鸡时,身边的小伙伴们已经兴致勃勃地聊了好一会儿这段时间试验班的最热新闻了。
并且最热新闻不是别的,正是莳音和裴时桤之间的“天魔大战”。
“她真的太可怕了,直接就倒了半包盐进去,裴时桤把水咽下去的时候我一度以为她要挨打,结果竟然没啥事,反倒是我吓的半死。”
“哈哈哈哈我音这么刚的么,难怪昨天我去办公室问问题时,闻声物理老师在夸裴时桤,说他最近都按时完成作业了特殊认真——原来学习动力来源于莳音哦。”
“不过他们俩到底为什么闹成这样?小音一向以脾气好著称,裴时桤究竟是做了什么,才让她化身飞天小女警,舍生取义恶招百出的?”
“唔,事实上我到今天了也没搞清楚。我本来以为是因为裴时桤用馒头砸了她,但后来似乎又说是什么在试卷上乱涂乱画,反正很混乱了。”
“哈?”
“你也觉得这理由很不可思议对吧?要不是他们下手实在太狠,我都要以为是在打情骂俏了。而且说实话,你们没发现这个走向真的很像流星花园吗?”
江妙推了推旁边心不在焉的女生,
“杉菜,你说是不是?”
莳杉菜极其敷衍地接梗,
“那我一定选择花泽类。”
“嘻嘻嘻,按照我的经验,立这种Flag的,一般来说最后都会自打脸。我赌一个月内,你和裴时桤一定会握手言和,说不准还能组个CP什么的。”
“一个月太久了吧,我赌半个月,不出半个月,他们俩就会肩并肩走在走廊上谈笑风生。”
“那我赌一个星期好了!”
......
女孩子的心思装的多也转得快,探讨完天魔大战的终止日期后,又很快转到了最近在播的影视和鲜肉明星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章盈璐从书包里摸出一本《瑞丽》,积极询问自己的生日礼物是要这件蓝色的裙子比较好,还是那件白色的衬衫比较好。
而在这一方面眼光精准从未出错的莳音,就被拉着翻了整整三本时尚杂志。
——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上了一年的乒乓球课,她依旧没有搞定一颗黄色小球。
不过也不止是她。
整个乒乓球室,认真打球的没几个,基本上都是组成一个个小圈子,在讨论杂七杂八的各种话题,比早读课还热闹。
只除了拐角一处。
莳音无意间抬头时,刚好看见了站在拐角的少女。
齐耳短发,黑框眼镜,厚重的刘海遮住眉毛,加上皮肤不够白,就显得有些土气。
是完全糟糕的发型典范。
但她本人可能比起发型,更关注窗外那只将停未停的长尾鸟儿。
怔怔望着,嘴巴不停蠕动,仿佛在说着什么。
阳光虽然透了进来,却只覆盖住她一半,剩下一半完全藏在阴影里,将她原本就瘦削的身体衬的更加单薄。
跟四周的喧闹比起来,她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沉默又孤独。
莳音注重到她手里拿着的单词本了。
是一本英语专业四级的词汇书,手指隔在很后面的位置,看上去已经记了十之七八。
嘴里念念有词的,应该是在利用体育课的时间记单词。
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
“莳音,你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女生回过神,冲同伴弯弯唇,
“哦,没事。看宁词在记单词,就想到我英语课的pre似乎还没备稿。”
“安心啦,你口语那么好,临场发挥也完全OK的。老师喊我们集合了,快去排队吧。”
“好。”
.
其实莳音认出了宁词的唇形。
因为同一个单词,她反复背了整整十几遍。
“Seventeen,S-E-V-E-N-T-E-E-N——Seventeen,S-E-V-E-N-T-E-E-N——Seventeen,S-E-V-E-N-T-E-E-N......”
直到老师吹响哨声,公布集合,才如梦初醒一般收起单词书,沉默地汇入人群里。
Seventeen,十七。
一个压根就不需要浪费时间再去记的低级词汇。
可能因为在发呆。
就像天天早上走廊上那些大声背诵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文科生一样,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背什么。
只是神游时无意识的重复而已。
女生这样想。
窗外好似路过一道风,把鸟儿的羽毛吹的皱起,那尾翅轻轻一颤,就飞上天空彻底消失在视野里。
不留下半点痕迹。
……
.
体育老师在铃声打响前五分钟公布集合,报完数确认没有早退,就愉快地放他们回家吃午饭睡午觉了。
江妙和另外几个伙伴的家都在另一个方向,所以在校门口挥手离别之后,就又变成了莳音和章盈璐的双人行。
前半条路,她们两个完全没有任何交流,都在努力地咬着烫乎的烤土豆
——究竟两个人的母亲都是标准的养生主义者,在禁止孩子吃路边摊这一方面,从来就没有心软过。
直到快到小区门口,章盈璐才忽然放下手里的竹签,试探性地问,
“莳音啊,你很讨厌裴时桤吗?”
莳音忙着与食物奋斗,
“这你不应该问我,得问他。我虽然看不惯他,但压根没打算报复,是他先故意挑衅的。”
“其实,他人还是挺好的。”
“哦,哪儿好了?是给流浪猫喂食了还是扶老奶奶过马路了?”
“......不要抬杠,我跟裴时桤同班一年了,也算比较了解他,他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样子,但实际上真的挺善良的。你完全可以先退一步,说不准是有什么误会呢,没必要闹的这么不可开交的。”
“那我也很善良啊。为什么不能是他先退一步?”
女生戳着戳碗里的土豆,
“反正——反正不管怎么说,也是他先撩者贱,打死无怨。”
......
不知道裴时桤到底戳到了莳音的哪块逆鳞,向来好说话的女生,第一次表现出这样坚定的敌意。
要知道,就连处处与她争锋相对的郭漫臻,她都没这样费心思地对付过。
出于一种隐秘的心思,章盈璐既希望莳音和裴时桤能握手言和,又矛盾地期盼他们能一直这样敌对下去。
两种心思在颅内打架,蹙着眉头,连土豆也没心思吃了。
“莳音啊,其实我......”
“咦,那不是宁词吗。”
女生诧异的声音打断了她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坦白。
“......宁词?谁?”
“之前跟你说过的,我们班的那个转校生。”
章盈璐顺着她的目光向前望去,不远处的干洗店门口,果然蹲着一个女生。
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捂着肚子靠墙蹲,唇色苍白,不知道是不是位置的原因,这么诡异的姿势,竟然丝毫不起眼。
“她怎么了?看上去似乎很不舒适的样子。”
对方应该也看见她们了,抿了抿唇,略带几分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莳音走上前去,蹲下身,声音很温柔,
“宁词,你怎么了,身体不舒适吗?”
“......我没事。”
“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你家离这远不远?要不然我借个手机让你家里人来接你吧。”
“不用了。”
女生生硬拒绝,沉默了几秒,才开口道,
“我家就在旁边的紫竹花苑,几步路就到了.......等人都走完了就没事了。”
等人都走完了?
莳音看了看四周一波又一波出了校门回家的学生,还有好多聚集在路边摊买东西吃,觉得人可能好久都走不完。
况且,为什么等人都走完了就没事了?
她还想再问,不过看对方明显抗拒的态度,还是没有再勉强,站起身,
“那我走喽?你确定你自己真的可以哦?”
“可以的。再见。”
宁词迫不及待地离别,但可能是因为蹲的太久了,脚底发酸,挥手时,忍不住就往前倾了一下身体。
要不是莳音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差点儿就要栽倒在地。
然后莳音就看见,女生校裤后方那一大团鲜红血迹。
他们学校的秋季校服是浅灰色的,有点棒球服的感觉,设计很小清新,一点都不丑。
据说很多外市的学生报考这所学校,就是因为校服好看。
但是浅灰色的面料渗了血,对比就格外明显了。
都是女孩子,一下就明白了对方不愿开口求助的缘由。
难怪说人都走了就没事了。
估计是打算等到没人的时候,再偷偷走回家吧。
章盈璐和宁词不熟,也不太关心她的身体状况,见对方拒绝了莳音的帮助,就欣然抬脚打算离开。
走了五六步,才发现莳音一直没跟上来。
迷惑地转回头,
“莳音,你怎么还不走?”
莳音在原地轻轻叹息了一声。
然后拉开拉链,把秋季校服外套脱下来,递给地上蹲着的人,
“这个借给你。”
.......
宁词微微一怔,抬眸。
女生正注视着她,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真诚和善意,语气也十分柔和,
“拿着吧,下午上课的时候还我就行。”
“莳音。”
她的同伴在前方催促她。
“来了。”
她见她迟迟不接,就直接把衣服塞进了她的怀里,然后直起身,小跑着追上去。
“她没事吧?”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哦,那就好。但是,说真的,你真的打算跟裴时桤一直这么敌对下去啊?”
“你们怎么都这么关心这个,是他潜伏在我身边的间谍么......”
.......
纤细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宁词攥紧了手里的校服外套。
也许是因为刚从身上脱下来,还带着暖和的体温。
之前也有几个同班同学路过时看见了她,随口问了一句,在得到“没事”的回答之后,就毫不关心地离开了。
只有莳音发现了她的真实窘境,并给予了贴心的帮助。
非常细心。
非常善解人意。
非常地令人感激。
宁词唯一没想通的就是——
既然都已经给予了那么真诚的关怀。
那为什么,明明都在同一个小区,明明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对方却从头至尾都没有提出正常逻辑下都会提出的“一起走吧”的建议。
笑脸暖和而善良。
转身却冷漠利落。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莳音?

然后是你全章阅读之第13章 免费阅读

裴时桤说要去找巫蛊娃娃当然只是一个借口。
实际上他只是饿了,想要找个理由好早退回家吃饭而已。
因为裴大王小时候,和一大帮狐朋狗友在京城作威作福,把幼儿园小学闹的鸡飞狗跳,哀鸿遍野,再加上母亲身份非凡,为了保护孩子的隐私和安全,上初中时,家里人就把裴时桤送回了他母亲的家乡读书。
已经放下事业的他姑奶奶就在这个城市养老享受生活,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简直不能更喜悦,非要跑过来照顾自己的侄孙子。
究竟她老人家无儿无女,裴家三代人丁单薄,就只有他这么一个独苗苗。
年幼时期的裴时桤一度期望父母能再给自己生一个弟弟妹妹,好替他承担太爷爷临终前心心念念的“裴家祖业”。
然而他妈为了保持身材,无情地拒绝了他。
为此,小十七不惜诅咒自己,
“你们为什么就不知道未雨绸缪?万一有一天我出事了,裴家这诺大的家业怎么办?”
他爹从那张七十六分的语文试卷里抬起头,语气淡淡,
“裴时桤,你已经十岁了,是个大孩子了,司马光六七岁的时候就会砸缸了,而你呢,连自己的母语都读不齐全。就算你不出事,我也不敢把裴家这偌大的家业交给你。”
——由此可见,语文不好是一个多么大的硬伤,和人辩论时,不仅要思考合适的理由,说话前还要先想一想自己的发音有没有发错。
.
当然,这都是裴时桤童年时不堪回首的往事了。
他从足球场早退回到家,家里的阿姨已经把饭烧好,满满一桌的菜,丰盛的简直像在过年。
红烧肉,糖醋排骨,可乐鸡翅,葱爆羊肉......最中心竟然还摆着一道佛跳墙。
少年拣了张椅子坐下来,
“我的姑奶奶哦,您今个儿这是碰上什么喜事了?这么大开杀戒。”
“呸呸呸,少胡说八道。”
常年礼佛但是并不茹素的裴姑奶奶瞪了他一眼,替他盛了一碗汤羹,
“奶奶明天要去柬埔寨一趟,你罗阿姨也跟着一起去,所以接下来一个星期,你自己解决伙食。”
“您去柬埔寨干什么?”
“怎么,你姑奶奶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不答应我周游世界享受一下人生啊?”
“答应,当然答应。”
裴时桤静静把汤羹里的红枣丢掉,
“那罗阿姨也跟您一起去旅游吗?”
“你罗阿姨的儿子在那边工作呢,刚好借这个机会,一同过去探望一下。”
“哦,所以这是最后的午餐喽。”
“呸呸呸呸,你这孩子,怎么净说些不吉利的,快给我闭嘴,好好吃饭。”
少年乖巧地比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不过裴姑奶奶看他一片澄澈的汤羹,觉得不对,
“你的红枣呢?我刚才盛了好几颗给你,你不会又给我扔了吧?”
“没扔啊。”
他熟练地把脚边的垃圾桶踢进桌子里,
“我都吃完了。”
“那就好,我告诉你啊,红枣补血,有助于提高免疫力,偶然吃几颗,对你没坏处。”
对方敷衍点头,
“嗯嗯嗯,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
……
然而吃到一半,裴姑奶奶又觉得不对了。
她看少年不断地夹着小青椒往嘴里塞,奇道,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往常不是最讨厌吃青椒的吗?”
裴时桤这才回过神来,感受到了嘴里涩涩的古怪味道。
立马“呸呸呸”吐掉,
“哎呦我....我的老伙计,这可真难吃。”
——在他姑奶奶面前,就是连他爹,都不敢说脏话。
老人家无奈又好笑,
“你遇着什么事儿了到底,吃饭都心不在焉的。”
“没什么事啊。”
“你是我带大的,有没有事我还看不出来啊。快说吧,说不准姑奶奶还能帮得上忙。”
少年斟酌了一下用词,
“我的姑奶奶欸。”
“嗯?”
“我给你讲个故事怎么样?”
裴姑奶奶表示洗耳恭听。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住着一头凶猛高贵的虎鲸和一只狡诈又弱小的鲨鱼,有一天,鲨鱼和虎鲸打起来了,然后.......”
“等等。”
老人家饶有兴致地打断他,“既然虎鲸这么凶猛,鲨鱼这么弱小,它们是怎么打的起来的?”
“.....因为鲨鱼很狡诈。”
“好好,你继续说。”
“然后......总之就是打起来了,打起来的原因双方各执一词。但就这件事而言,您觉不觉得,一只高贵凶猛的虎鲸跑去跟一只鲨鱼计较,显得有点掉份儿?”
“那就要看打起来的原因是什么了。假如是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自然是要追究到底的,但假如只是被拔了一根海草或者捡走了一个贝壳,我觉得,高贵的虎鲸未尝不能宽宏大量地放它一马。”
“那假如鲨鱼嚣张到非要虎鲸道歉才肯罢休呢?”
“那就公平客观地去反思一下事情的缘由,假如真的是虎鲸的错处更大,作为强者,心态就要放的更宽广。为自己的错误道歉,既是尊重鲨鱼,也是尊重虎鲸自己,你说对吗?”
对......对吧。
其实认真算起来,截止到他们两个正式开战之前,确实是自己欠莳音一个道歉。
少年眉头深锁,若有所思。
裴姑奶奶看了他一眼,仿佛不经意间开口,
“十七啊,那只鲨鱼是公的还是雌的啊?”
......
裴时桤太了解他姑奶奶了。
对于连自己的棺材都预备好了的老人家来说,人生中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见子孙后代香火延续。
期盼到甚至恨不得裴家这颗独苗苗能早恋早育,二十岁前就闻声孩子叫爸爸。
“雌的。”
少年又夹了一筷子青椒,
“不过您死心吧,物种不同,无法繁衍,否则就要遭天谴。”
.......
.
初秋的天气就像恋爱中的小姑娘,阴晴不定。
早上还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到了中午,天空中就已经坠了层层灰色的云。
一团一团阴沉沉的,空气里凝聚着浓重的水汽,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坐在教室里都嫌闷的慌。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一中的夏令时要到国庆后才结束,学生们还可以享受半个多月的午睡时光。
但裴时桤今天中午压根没午睡。
他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思考了一个中午的童话故事——究竟怎么样才能在不损害虎鲸大王威严的情况下维护海洋和谐。
最终因为失眠,第一次没有踩着铃声进教室,打破了自己的人生记录。
这个点,离正式上课还有十分钟,教室里稀稀拉拉坐着十几个人,都还睡眼惺忪的,灌咖啡醒神。
所以站在后门门口纵览全局,靠窗倒数第二排那个唯一握着笔杆子学习的女生就显得格外突出。
少年走过去,在莳音身后坐下来。
“咯啦——”
椅子往后一拉,发出闷重又拖沓的声响。
女生依旧在认真学习,背脊挺直,对身后的动静充耳不闻。
半点反应都懒得给。
这么阴冷的天气,她身上却只穿了一件白T,露出两条纤细而白皙的胳膊。
头发扎成高马尾麻花辫,扬在脑后,几缕碎发散落下来,衬的脖颈的线条很美。
男生撑着额,视线漫不经心地落在那根麻花辫尾部的蕾丝发带上。
啧,应该怎么说来着。
是不是应该先寒暄一下?
——你这个头发绳真别致。看在这个小东西的份上,我们握手言和吧。
——喂,英语作业做完了吗?最近学习压力真大,要不然我们握手言和吧。
——今天天气真糟糕,不然我们握手言和吧。
......
正当虎鲸大王还在思考合适的措辞,前方的鲨鱼小妹已经不知何时转过身来了。
坐姿端正,神情肃穆,手里还拿着一张写满了字的A四纸,
“裴时桤,我有话对你说。”
……
少年挑了挑眉,下意识就做出一级预防状态,
“你说呗。”
难道是找到了什么把柄来威胁他?
还是打算再次宣战?
或者是听说了今天上午体育课上的事要来嘲笑他?
不管是因为什么,看对方正襟危坐的样子,都可以断定是来者不善。
“裴时桤。”
女生顿了顿,又咬了咬唇,过了好久,才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抬眸直视他。
大大的杏眼里倒映着少年警惕的脸,她深吸一口气,语气正经的如同在宣誓,
“我们铸剑为犁吧。”
……
……
什么玩意儿?
这姑娘还要铸剑?
虽然裴时桤有限的语文知识,没有告诉他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但又是剑又是犁的,怎么听都不像是个好词。
在虎鲸大王都宽宏大量地预备主动求和,与它化干戈为玉帛的时候,这只弱小鲨鱼竟然还想要继续挑衅他大王的威严?
虎鲸大王真的生气了。
少年眯起眼睛,冷哼一声,重重地在桌子上拍下一掌,
“你少痴心妄想了,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推荐理由

《然后是你》全文阅读APP功能很多,包含了大量的全本小说,支持然后是你全本阅读,免费阅读,无广告阅读等等,不要错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