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白莲花不好当(苏纪时苏堇青)14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白莲花不好当(苏纪时苏堇青)14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白莲花不好当(苏纪时苏堇青)14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8-11-20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白莲花不好当讲述了苏纪时苏堇青之间的爱情故事,哪想到长大后,内向的妹妹踏入娱乐圈,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当红小花;而姐姐却背起书包,在大洋彼岸一路读到了地质学博士。 忽然有一天,姐姐灰头土脸在野外勘探时,妹妹的经纪人带着一帮保镖,把姐姐绑到了综艺节目现场。小编提供白莲花不好当13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支持白莲花不好当(苏纪时苏堇青)14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白莲花不好当小说简介

哪想到长大后,内向的妹妹踏入娱乐圈,成为了人尽皆知的当红小花;而姐姐却背起书包,在大洋彼岸一路读到了地质学博士。 忽然有一天,姐姐灰头土脸在野外勘探时,妹妹的经纪人带着一帮保镖,把姐姐绑到了综艺节目现场。

白莲花不好当13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苏纪时亲亲热热喊出的一声“二舅妈”,惊到了化妆室内外的全部人。
周晶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好不轻易傍了个富贵老板,更是拼命妆扮自己,恨不得把爱马仕专卖店穿在身上。明明是如此光鲜靓丽的一个小女生,偏偏撞上了“二舅妈”这个称呼,转眼间就成了村头洗衣服的邻家大娘,年代感蹭一下就上去了。
周晶又羞又怒,像她这样的小明星,哪个不想嫁入豪门飞上枝头啊?但是被人称作“夫人”是一回事,被人称作“二舅妈”那就是另一回事!
二舅今年都五十多岁了,比她爸爸都大。她挽着他胳臂站在他身边时,不像是情侣,倒像是尊老***道德标兵。她也想像苏瑾一样,傍上穆休伦那样又年轻又多金的豪门贵子,可穆休伦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上她?
剧组工作人员的一双双眼睛全部落在她们身上,可苏纪时却泰然自若,大大方方拉开门,说:“要是早知道是二舅妈来了,我肯定第一时间出来欢迎。”她让开通道,“来,别客气,二舅妈赶紧进来啊。”
她说话时,嘴角虽然是翘着的,可眼神却如刀子,眼瞳里清清楚楚地写着:你敢进吗?
被她盯着,周晶觉得自己仿佛是匍匐在老虎面前的小老鼠,别说挑衅了,她连逃命都迈不***。她眼珠滴溜溜乱转:不是说苏瑾和穆休伦已经玩完了吗,怎么她还有这么强的底气?周晶就是听说她现在没了靠山,才过来耀武扬威的。哪想到苏纪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她落了下风。
若是苏纪时能够听到她心里的话,一定会翻个白眼——她的底气从来不是靠男人给的,而是靠自己赚的!
周晶气场立即弱了下来,她高跟鞋一转,甚至不敢多看苏纪时一眼:“不用了不用了,我本来以为这间没人,既然苏老师在,那我就去那间好了……”
她走路速度飞快,简直像脚底下装了火箭一样,瞬间就带着助理逃到了走廊那头。
苏纪时也不拦她,只是盯着她飞快逃窜的背影,高声说:“二舅妈,一会儿片场见啊!”
……
待门一关,方解立即压低声音问:“什么二舅妈?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亲戚?”
苏纪时简单讲了一下事情经过,似笑非笑:“今天出来拍戏,锤子不在我身边;要是锤子在,我……”
方解赶忙打断她:“就算锤子在,也不能锤人的!”
苏纪时:“不锤人——我就是帮她的保姆车换块挡风玻璃。”
方解惊慌道:“挡风玻璃也不行!”其他剧组里也有女明星闹不合的,闹大了不过挠脸抓头发,哪有像苏纪时这样,随身带把锤子,随时可以亡命天边。“我可不想过几天看到你上了头版头条,写什么《知名女星轮锤砸车》……”
苏纪时却安慰他:“你放心,我动手的时候,一定找个没监控的地方。”
“……”方解头疼极了:这位苏姐姐,怎么就没有苏妹妹一半省心呢?

阶梯教室里,几位充当群演的学生正在无所事事地玩手机,梨娟摸出润色唇彩,借着手机屏幕的反光,给自己的双唇添加了三分颜色。
就在这时,群演副导演拿着剧本匆匆进门,他左右看了一圈,忽然点到了梨娟和她身旁的小姐妹:“就你们俩吧。”他示意她们站出来,“一会儿和两位演员老师搭一下戏,没有台词,很简单的。”
小姐妹兴奋不已,下意识地攥紧梨娟的手:她们不再是背景了!她们也能有镜头了!
别看梨娟表面镇静,究竟骨子里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其实心里早就喜悦坏了。她勉强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问:“导演,那我们一会儿要做什么?”
“很简单。”副导演给他们讲戏,“今天要拍的是,女配角联合自己的同学,排挤女主角。一会儿苏老师会站在讲台上擦黑板。周老师会站在在这里和你们聊天,然后故意拿粉笔头扔苏老师,你们只要跟着笑就好。”
剧情很简单,她们两人很快就学会了。
五分钟之后,教室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动静,有人搬着折叠椅,有人拿着扇子、杯子,还有人则背着化妆包,几个人年纪轻轻,一看就是给明星打杂的助理。
能用得起这么多助理的人,除了苏瑾不做他想。梨娟赶忙转向小姐妹,急切问:“快看看我,我的妆没花吧?”
“没花没花。我们梨娟天生丽质,不比明星差!”小姐妹的话不是恭维,梨娟走在路上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偷看她。
两人正小声嘀咕着,门外的大明星终于进来了——令人失望的是,被三个助理围绕的人,并非是女神苏瑾,而是饰演女配角的周晶。
周晶名气不大,派头却大,被一群助理簇拥着,仿佛是什么大咖一样。
她有着现在最流行的“网红”长相,瓜子脸,尖下巴,鼻梁细窄高挺,睫毛能把天顶破了。美虽美,但只是个人造美女罢了。
周晶走到梨娟面前,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阴阳怪气地说:“呦呵,现在的群演长得都挺不错啊。”
梨娟有些尴尬,不知怎么接话,只能讷讷问好。
周晶根本不理睬她,转过头去和自己的助理说话,指桑骂槐:“有些人真是不懂规矩,涂这么艳的口红,和谁抢风头呢?”
梨娟哪还听不懂?她躲到一边,四处寻找小姐妹的身影。只见她的小姐妹正背对着她,站在教室边缘不知道在捣鼓什么,她赶忙跑过去,急切地戳戳对方的腰,问:“带纸巾了吗?我要把口红擦了。”
“小姐妹”转过身,极富有侵略性的香水味道扑面而来,仿佛置身于一望无际的玫瑰花海。
“为什么要把口红擦了?这不是挺好看的吗?”
这个生疏的声音是……
梨娟抬头一看,当即愣在原地——站在她面前的哪是什么小姐妹,明明是女主角苏瑾啊!
原来,她的小姐妹今天穿了一条蓝色连衣裙,梳着两束麻花辫,恰巧与苏瑾的扮相撞上了。刚刚副导演把小姐妹带走去换衣服,梨娟没注重到,傻乎乎地认错了人。
她呆立当场,一双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不说话也不动弹。
苏纪时觉得这小姑娘有趣极了,故意逗她:“怎么,不熟悉我?”
“不……不不不不不。”
梨娟怎么可能不熟悉她?苏瑾的广告铺天盖地,走在马路上,十个广告牌里有五个都是她的照片。在见到本人之前,梨娟固执地认为,是化妆师高超的化妆技术塑造出了这位清纯小花。可是当苏瑾本人走出屏幕,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时,她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狭隘!
别人都说梨娟是八分美女,然而见到苏瑾后,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满分其实是一百分吧?
苏瑾身姿笔直,却不显得拘谨,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自信与强大,她唇角带笑,顾盼间眼神熠熠生辉。即使只是被她的眼波扫到,梨娟便止不住地浑身发热,就像是一颗冰淇淋,只敢小心翼翼地融化。
这世间有多少凡星,注定是要绕着太阳旋转的呢?
苏纪时自然不知道,就这么短短一个对视,她就莫名收获了一枚小迷妹。她问:“你是群演吗?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擦掉口红?”
梨娟“啊”了一声,像是中了摄神取念的魔法,恍惚回答:“周老师说我的口红太艳了……”
苏纪时哪还不懂二舅妈在想什么。
“不用管她。”苏纪时说,“女孩子妆扮得漂亮一些没错的。只不过……”
“只不过?”
苏纪时忽然伸出右手,出乎意料地托起了女孩的下巴。她身上澎湃而又霸道的玫瑰香气席卷而来,温热的大拇指在女孩唇边一擦而过,梨娟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唇角一热,苏纪时便已经放开了她。
再看苏纪时的大拇指指尖上,留下了一抹殷红。
“不用谢。”苏纪时亲切一笑,“小朋友,你的口红没涂好,我帮你擦干净了。”
……
梨娟踩着飘忽的步子,一脸恍惚地回到了她的位置上。换了身新裙子的小姐妹见她魂不守舍,赶忙推推她,问:“你脸怎么这么烫?”
梨娟摇摇头,说不出话。
就在这时,她兜里的手机急急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发现是许久不联系的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因为他酒后失言,梨娟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理睬他了。他微信发了无数条,电话打了无数个,可是她一概不看不回。
小姐妹原以为这一次梨娟又会挂断电话,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梨娟竟然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一接通,听筒内就传来她男朋友急切的道歉声:“老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的美是独一无二的!我以后再也不说你像苏瑾了!!呜呜呜呜老婆再过几天就是咱们一百天纪念日了我给你预备了礼物求你原谅我吧!!”
梨娟微微一顿,柔声道:“你给我预备了礼物?太巧了,我也给你预备了一份。”
男孩又惊又喜,忙问:“什么礼物?”
梨娟:“我送你一个前女友,好不好?”
“……???!!!”
“你是个很好的男孩子,只是……”梨娟长叹一口气,幽幽道:“……我现在才发现,谈恋爱太浪费时间了,耽误我追星。”

全部演员就位,拍摄即将开始。
别看剧本上只是简单几行文字,实际拍摄中,光是这一组画面,就要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景别拍摄好几次。所以一天下来,即使动作再快,也只能拍四五场戏罢了。
从取景器里看去,周晶站在画面左侧,两位临时群演站在她身边,簇拥着她。画面右侧便是讲台,穿着蓝裙梳着长辫子的苏纪时背对着她们,乖乖擦着黑板,直到一枚粉笔头砸在了身上,她才赶忙转过身子,既生气又受伤地望着她们。
黑板上的内容是提前写好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本《大学物理》,几个人分工合作,依葫芦画瓢抄了满满一黑板的板书。板书图文并茂,旁边还画了一幅受力图,底下写了几个公式,看上去还挺唬人的。
只是时间仓促,而且板书一会儿就要被擦掉,于是工作人员抄书时图省事,受力图没画准、公式也写得丢三落四的。
导演未喊开始,苏纪时便无所事事地在讲台上站着。她瞥了一眼错漏百出的板书,随手拿过粉笔,补全正确公式,又改了一下受力图……前后不超过半分钟,她便把粉笔头扔回了板槽里。
地质学是一门很大的学科,它和其他基础学科都有所交叉,最为出名的便是地球物理、地球化学两大分支。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冰山作用、褶皱断层、风蚀、板块运动等等,都和地球物理有着很深的关系;而火山喷发、变质岩、矿产的形成,这些又是地球化学的作用。苏纪时一直读到博士,没少和物理化学公式打交道,在其他人眼中如同天书一样的公式,她早就运用自如了。
所以,她才能一眼看出板书上平均冲力与冲量的公式,竟然被粗心的工作人员写串了。
她完全是闲得无聊,才随手添上两笔。她自然不知道,就在她身后的教室里,有一位群演学生偷偷举起手机,把她的全部举动都录下来了。
这位群演并没有注重她在黑板上填写了什么,只是作为一枚“舔狗”,把女神苏瑾的小视频共享给了自己的舍友。然后舍友又传给了同班同学,同班同学又传给了其他系的,其他系的又传给了外校的朋友……接下来,又有好事者,把这段只有半分钟的小视频发到了互联网上。不过短短一个小时的功夫,这个视频迅速引起了苏瑾粉丝的爱好,自然也有人发现,苏瑾写在黑板上的,是一个物理公式。
粉丝们***开麦,花式吹捧。
“作为一个文科狗要哭了,以后没文化都不能追星了!”
“呜呜呜呜我真是现场演绎狗熊掰棒子了,我这是进了什么玉米天堂啊,瑾瑾你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惊喜在等着我们发掘?”
“以后某家再艹学霸人设我就把这个视频扔出去!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我反手就是一个公式糊他们脸上!”
然而,苏瑾的粉多,黑更多。
“哈哈哈哈哈笑出鸡叫,‘紧粉’十级尬吹诚不欺我!”
“他们吹盛世美颜时,我没有反对,因为我的爱豆不需要用门面妆点自己;他们吹小仙女人设时,我没有出声,因为我的爱豆才是真性情;当他们靠着一个物理公式打算拿走学霸之名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希望紧JJ放大家一条生路!!!”
“《大物》上随便抄来的公式也能用来艹人设??服了,那下次你们紧紧被苹果砸一下,是不是牛顿力学都要改写了???”
……
网上吵成一片,只不过这种程度的小小掐架,对于正当红的苏瑾来说,一周至少要发生三场。若是每场掐架她都要关注的话,那工作室天天不用干活,只需要守着水军就够了。
作为风暴正中心的苏纪时根本无暇顾及网上的虚名,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如何演好这场戏、如何不露馅,才是至关重要的。
苏纪时没有任何表演经验,方解替她捏了一把冷汗,生怕她露出马脚。
出乎意料地是,苏纪时表现的非常“稳”,即使毫无经验,也不见丝毫胆怯。
经过这半个多月的冲刺减肥,苏纪时比在美国时瘦了许多,从背影看去,她身段苗条,吊带长裙下,一双肩胛骨如同展翅欲飞的蝴蝶,薄薄的肌肉覆盖其上,线条真是美极了。
忽然,一颗小小的粉笔头扔在她身后,她动作一顿,迷惑地转过身,向台下看去。
台下,周晶耀武扬威地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她,在她手里,攥着整整一把粉笔,就像是一颗颗小□□,正确无误地扔向了苏纪时。
“咔!”导演叫了停,把苏纪时喊到身边来,“苏老师,你这段演的不错……但是表情和眼神有点问题。”
苏纪时虚心问:“什么问题?”
“你要更无助、更委屈、更柔弱一些。”
苏纪时:“……”无助、委屈、柔弱?这三个词从未出现在她的身上。
没办法,苏纪时只能重来一遍。
结果第二次,又被叫停了。
导演说:“苏老师,你的眼神里为什么有杀气?”
苏纪时:“她欺负我啊,我当然想还手啊。”
然后是第三次。
导演还没开口,苏纪时自己认错:“对不起,我刚刚不该皱眉的。”
接着是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
苏纪时是个性格很强硬的人,她完全无法代入到主人公的内心中去,她实在不明白,女主角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怎么就不反抗呢?若是她碰到了这种事情,就算不当面锤回去,私底下也有无数种办法报复对方。
随着苏纪时的NG次数逐渐变多,教室里,充当群演的学生们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台下不乏苏瑾的路人粉,本来对这次拍摄布满期待,但随着一遍一遍的重复拍摄,大家的耐心逐渐下滑。
站在最后排的方解,听到有几个工作人员小声议论:“苏瑾怎么回事?怎么表现得像第一次拍电影一样。”
方解心里直打鼓,不行,得想个办法了。

白莲花不好当(苏纪时苏堇青)14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拍摄陷入不停NG的魔咒里,剧组上下的气氛越来越僵硬。而台下,充当群演的学生们表情也有些不自然,探究的视线投注在苏纪时身上,仿佛已经认定,她就是个长相漂亮的花瓶女星而已。
方解紧急叫停,和导演说了几句好话,说苏瑾昨天发烧了,身体刚刚恢复,有点不在状态。导演哪里听不出来他这是托词,但好歹松了口,给全体二十分钟休息时间,方解赶忙趁着空隙,把苏纪时拖回了休息室里。
一进休息室,苏纪时浑身的毛就炸起来了:“我早就说过我一拍戏就要露馅!”苏纪时实在不适合做个演员,她不会演戏,也没有上过系统的演技培训班,不知道怎么用眼神、用肢体、用语言去表达感情。
苏纪时演不好,情有可原——但是“苏瑾”演不好,这就是天大的纰漏。
方解做了这么多年的经纪人,在这点上经验比她丰富。
“苏姐,你先别急,其实你比我想象中的表现要好。”方解先给她戴高帽,“很多人第一次站在摄像机前,就连动作都是僵硬的。至少你表现得落落大方,不会束手束脚。”
他又说:“别看现在娱乐圈里明星这么多,其实真正会演戏的没有几个人。尤其那些唱歌跳舞出身的偶像,他们更不会演戏,但是粉丝想看、经纪公司想赚钱,于是就把他们往摄像机前面一推,硬让他们演。其实他们演来演去,人设都是雷同的——他们演的都是自己。”
比如某个偶像,现实生活中是个暖男情话王,那就给他安排一个温柔贵公子的角色;若他是***乐天派,那就给他安排一个话痨小太阳的人设……他们只需要在镜头前,把真实的自己演出来,就可以轻松完成任务,不会让观众觉得出戏。
其实,这部为苏瑾量身定做的电影,女主角的人设便是在苏堇青真实性格上,加以创作的。偏偏苏纪时和妹妹的性格截然相反,让她去扮演一个柔弱小白花,实在太难了。
“这样吧,苏姐,我给你出个主意。”方解说,“你就别想着去演戏了,你现在把自己的经历往这个角色身上贴……你有没有被其他人欺负过?你有没有什么时候感到过无助?你有没有什么时候觉得特殊委屈?”
“没有、没有、没有。”苏纪时斩钉截铁,“我向来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刚去美国那阵儿,是碰到过几次种族歧视,但是我都当面锤回去了。”
“呃……那再往前呢?你还没出国的时候?”
“更没有了,我在学校很受欢迎的,想和我约会的男生能排到隔壁学校!”
“那就再往前、再往前、再再往前。不是非要来自于同学的,我只是想让你回忆一种无助又委屈的心态,苏姐,即使你再厉害,你总不可能一落地就有个铁脑壳吧?”
苏纪时眉头微皱:“都说了我没……”她的话忽然掐断了。
“……?”
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女孩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仿佛有一种生疏的感情迅速涌入了她的体内。
方解同姐妹俩都相处了不短的时日,他一直很有自信可以分清她们二人——但是在这一秒,她们身上那种清楚的界限消失了。方解有些恍惚,忽然发现现在的苏纪时,实在太像她妹妹了。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是一生下来,就是刀枪不入的。”
“……”
一句话,故事便被她带入了过去的回忆中: “我和堇青的父母,是在我们八岁那年离婚的。”
苏纪时的语速很快,仿佛她在看一部很无聊的电影,她拼命的快进,想要跳过中间枯燥的剧情。“我父亲是个很不负责的人,对他而言,结婚、生子,仅仅是为了完***生里的某个阶段任务。时间到了,该结婚了,于是他碰到了我母亲;时间到了,该生孩子了,于是就有了我们。他感情稀薄,我们三个在他眼里,就像是摆在家里的漂亮洋娃娃,不需要交流。在他心中,最重要的人永远是他自己。”
“可我母亲是个很浪漫的人。她是个音乐老师,从小教我们唱歌,还送我们去学舞蹈,每次从舞蹈班回来,她都会一只手搂着妹妹,一只手搂着我,亲亲我们的脸蛋,说我们是她最珍贵的宝贝……在八岁那年,她终于忍受不了丈夫的漠视,决定同他离婚。”
“可是,”苏纪时重重吐出一口气,“可是在她走的那天,她告诉我们,她养活不起两个孩子——只能带走一个。”
听到这里,方解的呼吸声都轻了。
“我追在她身后,一直哭,一直问她为什么。我说我不怕吃苦挨饿,只要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我可以不要新裙子不要小蛋糕不要洋娃娃,我只想要她……可是她没有回头。”
在此之前,方解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苏纪时苏堇青姐妹俩的关系会这么生疏。即使父母离婚,身为双胞胎的女儿也不应该如此生疏啊。姐妹俩整整十年未见,甚至母亲去世的消息姐姐都不知道,回国后姐姐也不提祭拜的事情……
直到这一刻,才真相大白。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到无助和委屈,也是最后一次。”苏纪时说完这一长串话,微微阖了阖眼,遮住了眼中的万般神色。
堇青有妈妈,可是她没有爸爸。她只能像沉积岩一样,用一层又一层的坚硬物质包裹住自己,耐尽高温,千锤百炼,最终炼为了现在的她。
那份感慨来得快,去得更快。当她再抬眸时,光华尽敛,只剩下眼瞳深处一抹看不透的浓雾。
“放心吧。”她说,“等到一会儿开拍时,我会带着这种感情去演的。”
……
经过二十分钟的修整,等到苏瑾再次出现在片场时,演技简直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同样的开场,当苏瑾转过身来后,她幽深的眼睛受伤地望着周晶,眉头微蹙,两排浓密的睫毛轻轻抖动——下一秒,一颗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滚落,摔在她的锁骨上,碎成了晶莹的花朵。
周晶:“……”
日,苏瑾这是磕了什么霸王神药,也太会给自己加戏了吧!!!
坐在监控器后的导演惊喜极了,赶忙给摄像打手势,让他赶紧把镜头推过去。苏瑾的五官天生精致,在化妆师的巧手装扮下,更带上了一种楚楚可怜的美感。而这颗意外垂落的泪珠,恰如从花瓣上滚落的泪水,激发了每个人心中最深切的保护欲,只想送上掌心,接住这片悲伤。
原本卡了许久的镜头,终于一条就过了!导演喜气洋洋,反复重复播放这个镜头,越看越是喜欢。
至于坐在阶梯教室里的群演学生仔们,更是被苏瑾这滴眼泪折服了——谁说苏瑾不会演戏的!!现在拖出去阉割半小时!!瑾瑾小宝贝啊,你别掉眼泪了,你直接掉我怀里吧!!!
正当全部人都沉浸在那滴泪水中时,苏纪时却捂着脸,从讲台上迅速窜了下来,一把拽起阿山就往休息室跑。
阿山晕头转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巨型风筝,被人拖在身后低空飞。
“苏姐,怎、怎么了?”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苏纪时:“靠,刚才哭得太喜悦,我眼角的那颗假痣,似乎被我哭没了!”
“……”

上午的戏终于拍完,中午十二点,剧组准时停工休息。在教室里当了一上午群演的学生们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身,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讨论起这一上午的“收获”来。
“无聊死了!”一个男生开口,“本来应该我下铺来的,他今早上没起来,就把名额让给我了。本来还以为拍戏多有意思呢,没想到咱们就连小说大全里的NPC都不如,只能呆在这儿,只能翻来覆去地看书,早知道我多待几本小说来了。”
“就是啊,这不是校园剧嘛,哪有学生会在课间时候坐在座位上看书的啊,是吃鸡不好玩,还是综艺不好看?”
“哈哈哈,还课间呢,我看你上课的时候也没少玩手机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吐槽起来,都是十八、九岁的小孩子,刚踏进大学校门,看什么都觉得稀罕。像是电影群演这种工作可不是能随便碰到的,别看他们现在抱怨连连,其实脸上都挂着笑呢。
“对了,不是说群演管饭吗?这都十二点多了,怎么还没开饭啊?”一个胖胖的男生揉揉雷鸣的肚子。他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早就饿到眼冒绿光,
“是啊,怎么还不开饭啊。”“听说剧组的盒饭可难吃了。”“难吃就难吃呗,就当体验生活了!”
正说着话,负责群演的副导演背着手,晃悠悠走了进来。他一招手,冲小朋友们露出八颗牙齿:“来吧,盒饭预备好了,大家过来吃饭吧!”
瞬间,教室里的十来匹饿狼冲了出去,张牙舞爪地凑到保温箱前,去抢盒饭。
副导演说:“大家别着急啊,小伙子们饭量大,这里还有几盒备用的,你们都拿去吃吧。”
很快,饭盒就被瓜分地一干二净了。剧组的盒饭都是统一定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领好了盒饭,一人找了一个角落埋头吃了起来。
两荤一素,营养均衡,剧组的盒饭说不上多香,但辛劳了一上午,闻着空气中这飘香的油脂味,不知不觉让人饭量大增。
苏纪时坐在写有她名字的休息椅上,左看右看,察觉出不对劲儿来了。
苏纪时:“方解,咱们几个的午饭呢?”
方解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对啊,咱的午饭呢?!!”
就在他们几米以外的地方,周晶助理拿出提前预备好的营养午餐,饭盒一打开,用藜麦、牛油果、鸡胸肉、生菜、紫甘蓝组成的考伯沙拉,拼成了彩虹外形,造型精致。
周晶看了苏纪时一眼,假惺惺地问:“哎呀,不会是剧组忘了给我们苏老师定餐了吧?苏老师的助理呢,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怎么没见她影子啊?”
今天小霞姨妈痛,苏纪时就没让她跟着,只带了方解、阿山两个人随行。按照常理来讲,在剧组拍戏都应该由剧组负责订餐,结果小霞不在,就没人check这件事了。
方解赶忙去问剧组工作人员。
结果……还真没给他们订饭。
后勤也傻了:之前拍戏时,苏瑾从来不吃剧组盒饭,每到饭点,都有五星级餐厅的特供外卖送到,所以他们想当然的以为今天苏瑾也会开小灶。
“……”苏纪时服了。之前苏瑾有穆休伦这个大金主照顾,自然衣食住行都被人家给安排妥了;可是她苏纪时已经和穆休伦“分手”了,拍戏时,自然吃不到五星级酒店的外卖了。
见她表情不对,阿山赶忙提醒:“好女孩不可以说脏话呦!”
苏纪时:“我不说脏话。”她转向方解,“没定盒饭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不就在大学城里面嘛,找个学生帮忙跑腿,去食堂打几个菜。”
方解:“好,那吃什么?”
苏纪时微微一笑:“那就吃……黄焖鸡-吧。”
阿山:“……”
苏纪时:“或者大盘鸡-吧。”
阿山:“……”
苏纪时开始报菜名:“烤鸡、炸鸡、红烧鸡、叫花鸡……”
她一边报菜名一边瞅着阿山,眼神里写着:看,我没说脏话吧。
方解被这一连串鸡砸下来,砸到头晕眼花,赶忙叫停:“不行不行不行!苏小姐,苏老师,苏姐!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还在减脂期,这些东西你统统吃不了!!”
苏纪时理直气壮道:“平常我在家里呆着,你给我喂草也就罢了,今天出来拍戏这么辛劳,我就不能改善生活吗?”
方解咬牙退步:“你要是真想吃肉也行,像周老师那样,吃个不放酱的沙拉……”
“你见过大学食堂,还提供沙拉的?”这又不是在美国,她的母校餐厅虽然提供亚洲菜,但都是味道甜腻的中式面条,吃那种东西还不如吃沙拉、啃汉堡。
方解不信邪,视线在教室里搜寻了一圈,叫来了刚才搭戏的小群演。
巧了,正是新鲜出炉的一枚小迷妹梨娟。
梨娟早就竖着耳朵偷听很久了,哎呀呀,虽然苏瑾和电视上那个温柔端方的形象差很多,但是现在这个嬉笑怒骂皆性情的苏瑾更让她喜欢呀!梨娟屁颠颠凑过来,乖乖站到了方解面前。
方解一问,正如苏纪时所料,这所大学的食堂里根本不提供沙拉。
方解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你们食堂里有水煮菜吗?比如水煮菠菜、水煮西蓝花、水煮荷兰豆、水煮芦笋?”
小迷妹心疼起来:“啊?苏老师中午就吃这个啊……”
方解怕落得一个虐待艺人的罪名,赶忙说:“不是不给她吃肉!可是她在减脂,能吃的肉类有限。不过海鲜是可以吃的,比如白灼虾、清蒸鱼、烤三文鱼……”
苏纪时打断他:“总之,我只能吃水煮的海鲜是吧?”
“对啊。”
“那行。”苏纪时从阿山皮夹里直接摸出一百块钱,转手塞到了小迷妹手里,“闻声没有?就照我经纪人说的,给我买份水煮鱼吧。”
方解:“……???”
阿山:“……???”
梨娟甜甜道:“诶!好嘞!”

大学城北门,一辆豪华轿车顺着主干道缓缓驶进了校园中。
大学城位于城北,于十年前正式落成,好几所知名学府把部分学院迁来这里,经过多年发展,大学城已经成为了京城有名的地标建筑。它面积广大,周边配套设施丰富,生活在这里的学生多达十几万人。
望着道路两旁熟悉的街景,坐在轿车后排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脸:“没想到一转眼,都毕业这么多年了。”
“是啊,那时候你没少来蹭课,永远坐在第一排,思路跟着上、作业也完成的很好。结果我们查遍花名册,却没有你的名字。后来才知道,你不仅不是我们院的学生,甚至不是我们校的学生!”
男人身旁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他头发虽白,却用发油梳得整整洁齐,一副金边眼镜架在鼻梁上,看上去很有老一代知识分子的风貌。他衣着干净整洁,却并不是什么名牌,腿上放着一只皮制的棕色公文包,看上去年代久远,却没有什么破损,很是爱惜。
“还要谢谢张院长手下留情,没有把我轰出去。”男人笑道。
“哪里舍得!”被称为张院长的老先生,转头看向他,“休伦,其实你是个做科研的好苗子,可惜……不,也没什么可惜的,每个人都有各自前进的道路。你的路在商业上,我前几日还在报纸上看到你了,今年的‘矿业集团百强’里,你排名比去年又前进了几位。”
穆休伦谦逊地点点头。
穆家是做矿产生意的。几十年前,国家开始放开矿业开采许可,大力扶植民间资本,他的父亲和叔伯就是在那时候发家的。最开始,先是一个铁矿,然后发展到一片铁矿,紧接着是国家急需的铬矿、铝矿、铜矿……
穆休伦是他们这一代年纪最小的孩子,而且又是一个地位尴尬的养子。他毕业时,家族企业的重要位子都被亲戚占据了,父亲只扔给他一个经营不善的小分公司。
全部人都以为他走进绝路了。哪想到他凭借在商业上的灵敏嗅觉、以及在地质学院旁听时培养出来的专业性,果断把公司的开采方向转型为有色金属及稀土……一举,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随着业务逐渐扩大,穆休伦的名字,也越来越常见于报纸和新闻节目上了。
“院长,我这次回来就是来看看您几位,咱们就不聊工作上的事情了。”穆休伦主动转移了话题。
张院长笑了,眼角的皱纹都伸展开了:“行、行!对了,你之前捐赠的实验设备都到了,一会儿去看看?”
穆休伦正要点头,忽然视线被窗外一群蜂拥而过的学生吸引走了。
十八、九岁的新生最有朝气,呜嗡嗡呼朋引伴,同时向着远处的某栋教学楼狂奔。今天是周末,按理说并没有课要上,而且看他们的表情,也不像是去上课,倒像是……去看什么热闹。
穆休伦喃喃:“他们这是去做什么?”
张院长人老心不老,老顽童一样挤挤眼睛,说:“还能是做什么,追星呗。”
“追星?……可是大学城里没有电影学院。”穆休伦皱眉。
张院长给他解释:“昨天教务处发了通知,有个女明星来这里拍外景。叫什么……”他仔细想了想,“哦对了,叫苏瑾!哎呀我那个小孙子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还嚷嚷着让我给他要个签名。大明星的关系,哪是这么好搭的?”
穆休伦:“……”
他清咳一声,道:“若只是一个签名的话,我可以想办法。”
看在前“金主”的份上,苏瑾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吧。

推荐理由

白莲花不好当全点击榜节共享阅读,故事虽平凡,感情却真挚,充沛,感人。点击榜结尾不落俗套,给人以欲还休的感觉。喜欢看白莲花不好当小说全文的朋友,小编提供白莲花不好当13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支持白莲花不好当(苏纪时苏堇青)14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