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沈则)22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沈则)22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沈则)22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8-11-20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讲述了言烁沈则之间的爱情故事,言烁对此很敬佩,还在微博上槽过,说沈则可能是某国王室出身,如此高贵冷艳。 ……不知道沈则看没看见他的小号。 暗地里吐槽同事被同事发现了什么的,言烁有点尴尬。小编提供我和我的四个伴舞by娜可露露21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以及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沈则)22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小说简介

言烁对此很敬佩,还在微博上槽过,说沈则可能是某国王室出身,如此高贵冷艳。 ……不知道沈则看没看见他的小号。 暗地里吐槽同事被同事发现了什么的,言烁有点尴尬。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by娜可露露21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言烁谢绝了一起洗澡的邀请,沈则一个人去洗的时候,他静静地给场外导师发了一条求助消息。
言烁:“晋哥晋哥,呼叫晋哥。”
其实他很少私下找李晋,究竟塑料得很真实,而且他原来不太看得上自己的队友们。
也不能说看不上吧,更多的是看不惯,比如,他嫌傅新言话太多,沈则话太少,戚昊宇太幼稚,李晋天天为爱走钢丝,游走于花丛之中,迟早被曝光……
但最近这段时间,言烁恍然意识到,他对几位队友的认知似乎一直都不太对。
傅新言被他取代了C位,竟然没跟他生气闹翻,也不给他找茬,原来这个人不是想红想疯了才在微博上发神经博出位,他是真的疯,本人就是个真实的戏精。
而沈则并不是一个话少的人,没那么高冷装叉,只是以前跟他没有交集而已,明明瞎掰起来一套一套的,从这一点来看,沈则本人和他写的歌终于画风统一了。
戚昊宇倒是真的幼稚,究竟年纪小,但很热情,也很搞笑。
李晋不是他以为的那种故意哄骗无知少女的渣男,***/女爱,你情我愿,大概不能算渣吧,只是对待感情的态度不同。
言烁破天荒地重新审阅了一遍自己的队友们,抛开固有的偏见之后,其实大家都还不错嘛。
他胡思乱想了一下,微信一震,李晋终于给他回消息了——
“在,怎么了,有事吗?”
言烁有点不好意思:“还是上次的事……”
李晋:“我就知道,说吧,后来发生了什么?”
言烁不啰嗦,直接进正题:“上次不是说她不理我了吗,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没多久,她忽然找我,说对我很有性趣,但不谈情,总之就是……那种关系。”
李晋:“我懂了。”
李晋:“你答应她了?”
言烁:“……嗯。”
言烁:“我有点稀里糊涂的。”
李晋:“是稀里糊涂,还是半推半就?”
言烁:“/emoji冷汗”
高端玩家连提问都这么犀利,言烁觉得自己和李晋对话被秒得渣都不剩了。
况且沈则在他的讲述中是个妹子,他被一个妹子完全支配了,不管是稀里糊涂还是半推半就,都很丢脸。
言烁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李晋也没说话,他俩一起沉默了一会,最后是李晋先开口——
李晋:“弟。”
言烁:“嗯?”
李晋:“其实你没说实话,她不是女的吧?”
李晋:“让我猜一下。”
李晋:“沈则?”
言烁:“……”
言烁:“!!!”
这都行吗?简直吓人。
言烁一口气卡在喉咙,梗了半天才顺过气,但他没有马上承认。
言烁:“为什么会猜他?”
李晋:“很简单,你最近在录节目,一直没出来过吧。”
李晋:“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很敬业,一直认真当完美偶像,不会像我一样冒着被拍的风险偷溜出来和女人约会,那么这个人是谁呢?你什么时候见的她?除非她是节目组内部的人,你们才有条件频繁见面。”
言烁:“……”
这是名侦察柯南吧?
李晋又说:“但是节目组里符合条件的女人很少,我数来数去,唯一一个你有可能看得上的美女只有米灵,但她最近在和我联系,不太可能和你有这么深的纠缠。”
李晋:“换一个解题思路,假如从男的里找,这是一道送分题。”
言烁:“……”
言烁举手投降:“我错了,我不是故意隐瞒你们的。”
李晋:“没事,可以理解。”
这句发完,两人又停顿了。
言烁感觉到了一丝丝尴尬,仿佛在队友面前公开出柜了。
李晋可能是在想措辞——假如对面是戚昊宇,估计早就发来满屏的问号和感叹号了,晋哥不愧是晋哥。
言烁心想,反正都知道了,不如直说。
于是他把自己和沈则最近的事情简单总结了一下,从QQ网恋,被迫营业,互相误会对方暗恋自己,到醉酒、开始契约关系……省略不可描述的部分,从头讲了一遍。
言烁说:“我不想好奇,可我真的很好奇QVQ。”
他学戚昊宇的表情,对李晋说:“我怀疑他精神分裂,要么就是在耍我,他这种行为是不是很希奇啊,晋哥?直男真的会愿意和另一个直男互相帮助吗?”
李晋:“你觉得呢?”
言烁:“啊?”
李晋:“你作为一个直男,愿意和他互相帮助吗?”
李晋发来一张[看戏.jpg]。
言烁:“……”
言烁给自己辩解了一句:“从我的角度说,我觉得没什么的。”
李晋:“嗯,他可能也觉得没什么。”
言烁:“……所以?”
言烁:“我不用烦恼了对吧,不用担心这么多,他确实是直男,没有喜欢我?”
这句发过去,李晋停了一会才回复:“言言,问问题之前你应该先想想自己要干什么,知道答案之后你想怎么办?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么?”
言烁回答不上来。
李晋说:“某些问题,在你自己没有明确的打算之前,不要刨根问底。”
李晋:“否则挖出真相你又处理不了,会更棘手的。”
李晋:“顺其自然。”
言烁:“……”
又上了一堂情感课,沈则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言烁仍然在盯着微信发愣。
他忽然发现,他不仅对队友的认知有偏差,原来对自己的认知也是有偏差的——他没那么聪明,没有那么高情商,在人际交往方面简直不及格。
他一直觉得,他们团这么塑料,是因为队友一个比一个奇葩,原来他自己的问题也挺大的。
“你在和谁聊天,这么投入?”
沈则穿着浴袍走过来,头发没擦干,还在滴水。
言烁抬头,和沈则询问的目光对上。
“没,刚才有点事。你洗完了?我去洗。”言烁把手机放下,起身下床。
他洗得慢,在浴室里把李晋刚才说的话仔细琢磨了一遍。
李晋是提醒他,刨根问底轻易不好收场,可是不搞清楚他就不安心,忍不住。
说到底还是道行太浅了。
言烁慢吞吞地洗完,决定忍不住就不忍,好好跟沈则聊一聊,省得自己憋得慌。
他走出浴室,在床边扯了一张椅子坐下。以往这里是沈则的座位,他总是赖在床上,沈则就坐在椅子上和他说话。
结果他刚坐下,沈则忽然说:“坐那么远干嘛?”
“……”
言烁正在酝酿开场白,忽然被打断,一下子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他卡了一下:“远吗?”
“远。”沈则说,“都几点了,你怎么不上床睡觉?”
“我还不困呢。”
言烁把椅子拉近了一些,拐弯抹角地说:“则哥,你喜欢过别人吗?”
“没有,怎么了?”
言烁点点头:“所以你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对吧?”
“为什么不知道?”沈则不以为然,“没吃过猪肉,我还没看过猪跑吗?你以为我的情歌是怎么写的?”
“……”
无法反驳。
沈则靠在床头,斜睨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对。”
言烁坦诚道,“但我不想说了,说了你也不会好好回答我。”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假如他直接问你是不是喜欢我,沈则肯定说不是。其实他并非认定了沈则一定喜欢他,但是假如想聊得更深入、更正经,沈则估计也不会陪他聊。
从这一点来看,即使是当普通朋友,沈则明显也不是很轻易和别人交心的人。
或许他应该听李晋的建议,别打探那么多,顺其自然就好,小心把自己带沟里去。
不料,他一说不想说了,沈则看上去竟然有点在意。
“你想说什么?说吧,我好好回答你行了吧。”沈则示意自己身边空着的位置,“这里来说。”"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沈则)22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言烁听了,直接坐到沈则身边。
床很大,他们并肩倚在床头,一本正经的气氛中莫名有几分滑稽,言烁觉得可能是因为这个姿势太像小学生排排坐,搞笑得很。
他不安闲地换到沈则对面,清了清嗓道:“其实我没什么要紧事要说,这不无聊嘛,我们在一起住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好聊过天。”
“聊天?”沈则不解,“你想聊什么?”
“爱好?感情?事业?人生理想?什么都行。”言烁这一下铺垫得够远,他说,“我记得你是唱歌进悦时的吧,当时我们第一次见面,李琳佳开会,让我们互相熟悉一下,表演自己擅长的,你就唱了首歌,唱跑调了。当时我很紧张,我以为你也是因为太紧张,可以理解,我还热心地预备好圆场了,怕你尴尬……”
言烁对这件事的记忆无比深刻,那是大概三年前,他对沈则的印象一举定型:“但是你唱完之后,我们几个全都被你唱尴尬了,你自己却一点也不害臊,还昂着下巴,拽里拽气地把我们扫视一遍,眼神跟首长阅兵似的,让我们鼓掌。”
沈则:“……”
“都过去八百年的事了,别提了行吗?”沈则当面被挖黑历史,不喜悦地把言烁拉过来,惩罚一般摁进怀里。
言烁被勒得喘不过气,一边挣扎一边笑:“我这是欲扬先抑呢,马上要夸你了。”
“嗯,你夸。”
沈则松开手,趁言烁要离开的时候再次收力,让他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自己怀里。
言烁本来是要夸的,但靠得这么近,他忽然闻到沈则身上潮湿的水气,混着一股熟悉的清香,“你用我的洗发水了?”他往前靠了一点,贴上沈则的发梢轻轻一嗅。
“是吗?可能拿错了。”沈则说。
言烁不信:“怎么会拿错?我的是黑色瓶,你的是白色。”
沈则一顿:“不就用了你一点洗发水吗,你在计较什么?小气鬼。”
“……”
我不是计较洗发水啊……
言烁语塞了一下,找不到语言表达自己略有些微妙暧昧的心情,只好顺着沈则说:“小气怎么了?你上次的一千三百二还没还我呢。”
沈则无语地瞟他一眼:“行,现在还你。”
说罢,沈则一手搂着他,另一手单手打开微信,在线转账。
“要利息吗?这些够吗?”
言烁没看清沈则转了多少,就听微信嗡嗡嗡地响了好多声,他好奇地拿起手机一看,总共十个转账,每个二百五。
……你才是二百五呢。
“谢谢,多了。”言烁挨个点了收钱,收完预备还击,“我给你退回去。”
沈则却道:“不用了,剩下的给小气鬼多买几瓶洗发水。”
言烁:“……”
话题歪到这地步,气氛基本没有了。
言烁好不轻易找到机会开口,不能半途而废。
他把手机放下,把沈则的手机也收走,一起摆到一边,一本正经道:“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聊到夸我。”沈则不大相信,“你究竟想说什么?别绕圈子,直说吧。”
“我没绕圈子。”言烁说,“我这不是想和你聊聊天,好好交流一下,促进队友情么。”
沈则看着他。
言烁说:“今年年初有一阵子,李琳佳天天让我和你好好沟通,把关系处好。你还记得为什么吗?那段时间外面疯传你要脱团单飞,李琳佳和你沟通困难,就派我来打探军情,探探你的心思。”
“我没有印象了。”
“你当然没印象,因为我根本没找你……坦白说,我们团快三年了,不算这段在一起住的时间,以前你每个星期和我说过的话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咱俩一点也不熟,让我和你沟通,是在为难我。”
“哦。”沈则面无表情,“我有那么难相处吗?”
言烁想起自己是要夸人家,顿时口风一改:“没说你难相处。”他笑了一下,笑出了几分无事献殷勤不怀好心的味道,沈则瞪他一眼,言烁讪讪地,“我是说你有个性,一个有才华的酷哥配上不普通的性格,多么相得益彰。”
“但是……”言烁话锋一转,“我们以前很少有交集,从没沟通,和现在的关系一比,你不觉得进展有点……我是说,我适应不了,感觉不自然,不安心。”
铺垫了八百万字,就为了引出这一句,言烁尽力了。
沈则依然看着他,似乎有点费解:“哪里不自然,为什么不安心?你怎么说得似乎我要对你图谋不轨一样……”
言烁一时失语,沈则说:“我能图你什么,你哪方面会有损失?没有吧,你怕什么?”
“……”
我也不知道我怕什么,可我就是很慌啊……
言烁坐在床上,手指无意识揪着床单玩。
他怕什么呢,为什么要反复地追根究底,因为有一种局面失控的直觉,总是觉得不对劲。像是误入了一团迷雾里,不把雾吹散永远看不见前方藏着什么。
“我感觉不到你的目的。”言烁憋不住话,完全坦诚道,“每个人做事,不论大事小事,即使是吃饭睡觉这么普通的,都有它必要的目的吧,是为了休息,为了吃饱。但你和我现在……互相帮助,我觉得你的理由站不住,你很需要解决吗?我感觉你不是那种……呃,不是需求很强烈的人。”
言烁说得委婉,其实他隐隐觉得这段关系和沈则一贯的作风不搭,沈则应该是那种性冷淡做派,单纯的肉/欲能带给他的愉悦值有限,他更注重精神追求才对。
说白了,假如沈则是一个平时就很肉食系、像李晋一样睡谁都行的男人,他才觉得这段关系可以理解。
可沈则不是。
而且两个人之间,最基础的了解来源于你知道他想从你身上索取什么,假如对此捉摸不透,对方又试图“控制”你,这种感觉简直不能更糟了。
“则哥。”言烁想了想道,“其实你和我在一起挺喜悦的吧?”
“……”
沈则没吭声,言烁小声说:“你很喜欢亲近我……”
沈则依然不说话,只有眼神静静地看着他。
言烁又感觉到距离感了。沈则很直接,表面功夫一点不做,耿直得让人觉得情商低,不圆滑,但又很不直接,更深一些的情绪从来滴水不漏,心思很深沉。
言烁几乎想放弃了,单方面交流让人很累,他终于理解李琳佳口中的“沟通困难”是什么意思了。
“算了。”
“对,我喜欢。”
两人同时开口,言烁一愣,抬头看沈则。
“我说,我喜欢和你亲近。”沈则忽然上前,将他按倒在床上,“大概是从你第一次对我撒娇开始……”
“我没有对你撒娇过。”
“你有。”
“……”
言烁辩解不了,沈则说:“那种感觉你懂吗?很猎奇。”
言烁:“……”
你撒娇才猎奇呢,会不会说话?
可能接收到了他的不满,沈则换了一个形容:“很新奇,我的感觉就像是吃到了一块以前从没尝过的糖,味道有些难以品味,让我心里痒痒的,还想再尝一口,确认它究竟是什么。……我知道不应该,可你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还对我撒娇又对我哭,烦得不行。”
言烁:“……”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后来我想,想吃就吃,为什么不能吃?”
沈则低头吻过来,咬住他的嘴唇。
灼热的呼吸像汹涌热浪,言烁忽然被卷住,低声呜咽了一声,连尾音都被吞掉。
沈则轻轻抚着他的脸,吻得又深又缓慢,慢到让人感觉每一个细节都被放大了,缠绵得格外色/情。
言烁喘息急促,胸口随对方的心跳一同起伏。他下意识地想抓沈则的衣襟,做出动作的一瞬间察觉到其中的暧昧和顺从意味,顿时改了路线,将手放低抓紧了床单。
吻了很久。结束后沈则又黏腻地亲了他几下,沙哑道:“你也很喜欢,对吧?”
“……”
言烁咬着下唇,将被吻得通红的嘴唇咬出了一块白。
沈则说:“我以为你也喜欢,我们这样就很不错,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深的困扰。你想让我解释什么,目的吗?没有目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满足自己,算目的么?”
“……‘喜欢的人’?”
言烁捕捉到要害词,近距离的对视下他眼神焦距微微一收,“你喜欢我?”
沈则摇头,又点了点头:“假如你是女孩,我想我会很喜欢,但很遗憾……”
“……”言烁终于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这类型,可惜我是男的,所以你本来应该追求我,现在只能换成互相帮助的方式,将就一下?你可真是个笔直的直男啊。”
言烁发现自己是个语文鬼才,“将就”用得太精准了,他看见沈则微微一皱眉,明显是对这个词感到不适,却又无法反驳。
“所以你现在……”言烁顿了顿,“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既喜欢又遗憾,你很期待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女孩出现吧?等她出现了,你就可以不用再拿我将就了?——你是在把我当备胎?不对,当代替品?也不对……”
这回找不到更精准的词语了。
沈则却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言烁蹙起眉,周身的气压很低。
沈则不知是无话可说还是怎样,默然地盯着他看,半天才说:“不是,我没想那么多。”
“哦。”言烁心情复杂。
不管沈则把他当成什么,沈则是满足了。可他的提心吊胆多于享受,相比之下里子面子都亏了,简直有点憋屈。
沈则却很坚持,又说了一遍:“我没有那个意思。”
言烁不认为辩论这个问题有什么用,闷声道,“我不想陪你玩了,结束吧。”"

推荐理由

我和我的四个伴舞全点击榜节共享阅读,小说点击榜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点击榜增添了不少情趣。喜欢看我和我的四个伴舞小说全文的朋友,小编提供我和我的四个伴舞by娜可露露21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以及我和我的四个伴舞(言烁沈则)22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